淮海集 (四部丛刊本)/卷第三十五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三十四 淮海集 卷第三十五
宋 秦观 撰 景海盬涉园张氏藏明嘉靖刊小字本
卷第三十六

淮海集卷之三十五

            秦 观 少游

   法帖通解序

法帖者太宗皇帝时遣使购摹前代法书集为十卷摹

刻于板藏之禁中大臣初登二府诏以一本赐之其后

不复赐世号官帖故丞相刘公沆守长沙日以赐帖墓

刻二本一置郡帑一藏于家自此法帖盛行于世士大

夫好事者又往往自为别本矣今可见者潭綘二郡刘

丞相家潘尚书师旦家刘御史次庄家宗将世章家凡

六本虽有精粗然大抵皆官帖之苖裔也顷为正字时

见诸帖墨迹有藏于秘府者字皆华润有肉神气动人

非如刻本之枯槁也盖虽官帖亦其糟粕耳又当时奉

诏集帖之人茍于书成不复更加研考颇有伪迹滥厕

其间至扵摽题次序乖错逾甚士大夫以字画小技莫

有论次之者投荒索居无以解日辄以其灼然可考者

䟽记之疑者阙之名曰法帖通解云

   汉章帝书

卫巨山云汉兴而有草书不知作者姓名至时齐相

杜度号善作篇是章帝时已有草书矣然千字文者乃

梁武帝得王羲之所书千字使周兴嗣以韵次之时南

平王伟令萧子范亦制此文蔡逺浪释辰宿一帖兴嗣

文也岂得为汉章帝之书耶欧阳文忠以谓前世学书

者已有此语不独始扵羲之按汉武帝时司马相如作

无将篇无复字元帝时黄门令史游作急就篇成帝时

将作大匠李长作元尚篇元始中扬雄作训纂篇班固

续之无复字皆小学家也千字文者盖拟诸篇而作今

急就篇之类尚有存者其词高古读之不问可知为汉

人之文与兴嗣所作殊不𩔗也文忠此说殆亦可疑尔

   仓颉书

易曰上古结绳而治后世圣人易之以书契百官以治

万民以察盖取诸史而说者或以为书契始扵伏羲或

以为始扵仓颉盖伏羲画八卦则书契已兆至仓颉观

鸟迹则书契遂详始扵伏羲而成扵仓颉尔古者八歳

入小学故周官保氏掌国子教之六书谓象形象事象

意象声转住假借也谓之小学家自至秦焚烧典籍始

用篆隶而古文灭矣汉武时鲁共王坏孔子旧宅于壁

中得尚书春秋论语孝经时人以不复知有古文谓之

科斗书又北平侯张苍献春秋左氏传郡国亦往往扵

山川得鼎彝其铭则前代之古文皆自相似时王莾司

空甄丰改定古文有谓古文奇字羲书佐书缪篆鸟书

凡六体所谓古文者孔氏壁中书也魏初传古文者有

邯郸淳卫觊尝写淳尚书后以示淳而淳不别至正始

中在三字不维转失淳法因科斗之名遂效其形太康

元年汲县人盗发魏襄王冢得简书十馀万言案魏氏

所出犹有仿佛古书亦数种其一巻论楚事者最为工

妙齐文惠太子为雍州时盗发楚王冢亦得竹简青𢇁

纶简广数分长二尺皮节如新有得十馀简者王僧䖍

云是科斗书记周官所阙文以此论之凡称古文者皆

仓颉遗法也古文虽非科斗书而世常谓之科斗者以

其𩔗科斗尔此帖题曰仓颉书而了不与科斗相𩔗乃

近大小二篆盖可疑也

   仲尼书

鲁司寇仲尼书者呉季子墓铭也铭在季子墓上其字

皆径尺馀唐张从绅记云旧本湮灭开元中玄宗命殷

仲容摹拓其书以传至大暦中萧定又刻于石此小字

者盖后人依效为之者也欧阳文忠公谓孔子平生未

尝至呉以史记世家考之其历聘诸侯南不逾楚推其

歳月踪迹未尝过呉不得亲铭季子之墓又其字特大

非古简牍所容然则季子墓铭其真者犹疑非仲尼书

又况依仿为之者欤

   史籕李斯

史籕者周宣王太史作大篆十五篇与古文时有同异

先王之时天下之书同文及其衰也诸侯各自为政而

字画之形亦异殊矣秦兼天下丞相李斯乃奏罢不合

秦文者而斯作仓颉篇车府令赵髙作爰历篇太史令

胡毋敬作博学篇皆取史籕大篆或颇省改是为小篆

是时天下多事篆字难成长安下士人程邈得罪系寜

阳十年从狱中增减大篆去其繁复奏之始皇以为善

出邈为御史名其书曰隶书凡奏事令隶人书之故又

谓之佐书自尔秦书有大篆小篆刻符包蚫隶书等凡

八体焉仓颉爰历博学三篇至汉时闾里之师并为仓

颉篇而籕文至建武时已六篇矣今称史籕之迹者惟

岐阳石鼔文李斯之书惟㤗山诏为真迹二世诏峄山

之碑近世传者出扵徐常侍夏英公家自唐封演巳疑

非真杜甫直谓野火焚枣木传刻尔不知此谓史籕李

斯二帖者何从得之也今汉碑在者皆隶字而程邈此

帖乃是小楷观其气象岂敢遂信以为秦人书

   锺繇

锺繇贺捷表其后云建安二十四年闰月九日南蕃东

武亭侯锺繇上欧阳文忠公尝问孙集贤思恭云建安

二十四年闰在何月集贤精于暦学以汉家所用四分

乾象暦推之是歳己亥三暦皆闰十月文忠以陈寿三

国志考与集贤之言合然文忠考魏呉二志乃权以是

岁闰十月方征闗羽至十二月获之明年正月始传首

至洛阳锺繇安得扵闰十月先贺捷也由是疑此表为

非真焉

   懐素

懐素唐僧字藏真此帖称王右军云吾真书可比锺繇

而草故不减张芝仆以为真不如锺草不如张乂尝见其

一帖云汉时张芝言书为世所重非老僧莫入其体则

懐素自谓抗张芝而过右军矣昔桓元自谓右军之流

论者以比孔琳之齐髙帝谓张融曰卿书殊有骨力但

恨无二王法答曰非恨臣无二王法亦恨二王无臣法

前世善书者盖尝欲与右军抗衡矣而毎不谓公论所

许懐素此言其果然欤欧阳文忠公尝谓法帖者乃魏

晋时人施扵家人朋友其逸笔馀兴初非用意自然可

喜后人乃弃百事而以学书为事如一未至至扵终老穷

年疲弊精神而不以为苦是真可叹也懐素之徒是巳

文忠此论可谓名言然天下之事毕竟亦何所有孰为

可学孰为不可学者自古以艺自名家至扵文章学术

大功大名世所谓不朽者其人方从事扵其间也曷尝

不弃百事而为之至扵终老竆年疲弊精神而不以为

苦也由后世观之其异扵懐素之学草书也几何邪

   书晋贤图后

此画旧名晋贤图有古衣冠十人惟一人举杯欲饮其

馀隐几杖䇿倾听假𥧌读书属文了无霑醉之态龙眠

李叔时见之曰此醉客图也盖以唐窦䝉画评有毛惠

逺醉客图故以名之焉叔时善画人所取信未几转相

摹写遍于都下皆曰此真醉客图也非叔时畴能辨之

独谯郡张文潜与余以为不然此画晋贤宴居之状非

醉客也叔时易其名出奇以眩俗耳余旧传闻江南有

一僧以赀得度未尝诵经闻有书生欲苦之诣僧问曰

上人亦尝诵经否僧曰然生曰金刚经㡬卷僧实不知

卒为所困即诬生曰君今日已醉不复可语请俟他日

书生笑而去至夜僧从邻房问知卷数诘旦生来僧大

声曰君今日乃可语耳岂不知金刚经一卷也生曰然

则卷有几分僧茫然瞪目熟视曰君又醉耶闻者莫不

绝倒今图中诸公了无醉态而横被沉𭰫之名然后知

昔所传闻为不谬矣虽然余惧叔时以余与文潜异论

亦将以醉见名则余二人者将何以自解也叔时好古

博雅君子其言宜不妄岂评此画时方在酩酊邪图中

诸客洎予二人孰醉孰不醉当有能辨之者

   书兰亭叙后

兰亭者晋右将军㑹稽内使琅琊王羲之逸少所书诗

序也右军以穆帝永和九年三月三日与太原孙统丞

公孙绰兴公广汉王彬之道生陈郡谢安安右髙平郄

昙重熙太原王蕴发仁释支遁道林及其子凝之徽之

操之等四十有一人修袚褉于山阴之兰亭酒酣赋诗

制序用蚕茧纸䑕须笔书凡二十八行三百二十四字

字有重者皆构别体而之字最多至二十许字他日更

书数十本终无及者右军亦自爱重留付子孙至七代

孙智永为比丘俗呼永禅师永卒传其书扵弟子辩才

才俗姓𡊮氏梁司空昻之玄孙唐正观中太宗锐意学

二王书帖摹拓殆尽惟未得兰亭凡三召辩才诘之固

称荐经䘮乱亡失不知所在后遣监察御史萧翼㣲服

为书生以诡辩才始得之命供奉拓书人赵模韩道政

冯承素葛贞等四人各拓数本以赐皇太子诸王近臣

贞观二十三年髙宗奉遗诏以兰亭入昭陵惟赵模等

所榻者传于世事见何延之兰亭记





淮海先生文集卷之三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