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史纪事本末 (民国三年石印本)/卷68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六十七 清史纪事本末 (民国三年石印本)
卷六十八
卷六十九 
本作品收录于:《清史纪事本末

清史纪事本末卷六十八

  自立军之失败

德宗光绪二十六年秋七月秦鼎彝起兵于安徽之大通不克走日本鼎彝湖南长沙人一名蝍又

名俊杰上年秋东渡日本游学是年二月返沪时康有为等居日本以保皇会名义募集海外华

侨巨款使浏阳唐才常在沪招集同志为内应将图大举一时声势颇震动湘阴林圭亦因汉上

之众以应之鼎彝乃自沪至皖之大通运动水师弁卒共图起事并与皖抚卫队管带孙道毅深

相结纳密输军火予之以为响应计方与汉上约期并发为大通保甲局委员许鼎霖侦悉告密

巡抚王之春下令戒严鼎彝见事泄仓猝发难督率水师占领盐局局员钱绶甫逃防营管带萧

镇江守中立之春闻警派营官邱显铭率所部至通捍御并令芜湖防营统领李本钦就近率大

队来通以助军势鼎彝挥兵搏鬬甚力卒以兵单寡败绩馀众四散鼎彝仅以身免仍走日本

汪镕谋起事于湖南事泄自杀镕安徽人幼从父宦游湖南自德据胶澳感于外患日亟创设白

话报于芜北以开通民智自任未几政变朝士被杀者六人株连甚众镕愤然曰康某日言变法

为淸廷效忠尚不见容于满人横遭诛窜天下事尚可为乎因鼓吹益力及是年五月拳匪乱作

开衅列强大局益危时唐才常倡破坏于沪上林圭等谋举事于汉𦤎镕亟思结合湖南会党以

为发难地大会湘省志士于定王台以掣于经济之缺乏不能大有所设施复赴汉约师期时主

南路者为清泉杨暨主西路者为武陵何来保均谋响应未几大通失败湘抚兪廉三迎合督臣

张之洞意旨大索党人镕兄鉴以县佐候缺长沙热中干进乃告密于劣绅王先谦凡与镕有连

者悉罗列无遗先谦上之廉三乃缇骑四出镕方自汉归闻被捕始知为兄所卖仰药死之复逮

其次兄瑶下之狱鉴叙功得保知县 唐才常谋起兵于湖北之汉口事发被杀先是长沙毕永

年幼读衡阳王氏遗书慨然具种族思想弱冠后即结纳湘中会党以为异日利用地浏阳谭嗣

同深敬其人因与缔交政变之前数日永年至北京观察政局造康有为语不合乃为书抵嗣同

历陈利害劝之行嗣同不果永年遂东渡嗣同卒及于祸永年至日本晤广东香山孙文日本人

宫崎寅藏与语皆大合旋偕日人平山周回华运动出入湘省者凡三次偕各会党首领赴香港

组织兴中会自湘鄂至长江一带两粤闽浙闲皆为所鼓动方谋克期大举以乏饷械故迟迟未

发时有为得保皇会款才常欲因其资联络嗣同旧部师襄等发难南方为嗣同复仇方别有所

组织永年亦才常反因往说之以勤王光复相与辩论一日夜卒以宗旨不合永年恸哭而去弃

为僧居粤之普陀所部遂归于才常密布长江上下游窥武汉欲因而袭取之为根据地才常复

组织正气会于上海以为机关寻易会名为自立开国会于张园志士至者数千公推香山容闳

为会长福建侯官严复为副会长才常为总干事林圭及长沙沈荩皆干事圭湘阴人为才常弟

子而亦永年挚友也初游学日本上年冬返国偕行者慈利李炳寰田邦璇武陵蔡钟浩长沙秦

鼎彝及才常之弟才中共五人建议欲着手于湖南之运动挈一日本人拟建立学校或报馆译

书局暗设自立会机关部不果行圭乃至汉口设自立国会散放富有票起自立军分地段以设

旅馆为会友及其他党徒往来寄宿之区而东南独立之基础以立其旅馆在汉口者曰宾贤公

襄阳曰庆贤公沙市曰制贤公荆州曰集贤公岳州曰益贤公长沙曰招贤公刊布会章称新造

自立之国其规条有不认满洲为国家及本国会深懔危亡等语分立五军以大通为前军鼎彝

统之安庆为后军邦璇统之常德为左军龙阳陈犹龙统之新堤为右军荩统之汉口为中军圭

自统之而推才常为督办分途增募兵勇数十营上游则界四川之宜昌下游则界江西之武穴

南则界湘之荆州北则界汉之襄阳随州当阳应山麻城中路则沔阳新堤沙洋嘉鱼蒲圻崇阳

监利皆其势力范围所及诸事粗定值北方拳乱事作圭思利用此时机而起促才常发上海才

常至汉定期是月十五日大举以部署未整缓之而长江防范严军耗不能达大通至期而大通

已举事以后路不及响应无援而溃后屡迁期而二十五而二十九至是事败时二十七夜也才

常圭炳寰邦璇及长沙瞿河清向联陞沅陵王天曙湖北潜江傅慈祥广东香山黎科黄自福福

建漳浦郑保晟直隶宛平蔡成煜同系者十三人翌日又捕获七人皆见害方才常之在汉也尝

藉日本人为通殷勤于鄂督张之洞讽以自立军将拥之挈两湖宣言独立之洞先颔之故当自

立军之厚集兵力时时过江点兵又大通前军之败距是时已十馀日之洞固皆熟闻之而不予

发觉然卒狐疑莫能自定才常以之洞无复可望乃示绝于之洞而扬言于外人曰倘张之洞奉

满廷之伪谕以排外(是年五月联军攻大沽之洞电奏北京言臣应不带兵北上御敌恭候朝命

后为江督刘坤一阻止)吾必先杀张之洞以自任保护外人之事语浸闻于之洞继又侦知才常

等之所为与己绝反对且将布告在汉各国领事据武昌独立之洞乃突发而擒之才常题诗狱

壁中有剩好头颅酬故友无真面目见群魔之句圭为人沈鸷有条理主持军中一切交通之力

甚大而其谋国之忠历境之艰尤为同人中之杰出者炳寰志趣弘伟文思敏瞻从圭治军书遇

事赞画翩翩记室才也邦璇魄力尤雄学识绝流俗自安庆计划失败退至汉口遗诗数章读之

皆凛凛有生气慈祥科保晟成煜四人乃留学日本陆军学生时以暑假归与谋不数日而及于

难永年宗旨主急进而多方略与人交开诚布公故群贤乐为之用汉事未起以前一夫倡说举

国同声皆永年一人十馀年前奔走呼号之力也自是湖北杀人无虚日以护军营二百人驻汉

口铁政局形迹之稍涉嫌疑者皆不免约死百馀人湖南数亦称是葢湘抚兪廉三承之洞旨任

用劣弁刘俊棠杨明远熊海门劣员王祖荫等要功觊利恣意搜索同时两湖骚然其在湖南死

事之最著称者汪镕外为唐才中蔡锺浩何来保方成祥徐德姚小琴李生芝汪楚珍李英徐崑

陈保南易瑞林李广顺莫海楼仇长庚李如海沈竹亭及臬幕李运航騈死者亦百馀人惟杨暨走

免才中自其兄才常被逮于汉口以脱于难奔新堤旋入湘以集军遂及于难锺浩治事机警始

从才常部署于汉上事败返武陵方有所谋画忽被逮来保被执于辰州槛送长沙杀之生芝于

汉上事败之后复于慈利联合沙市会众成十馀营图再举时有慈利官班子之号其势力范围

之大可以概见运航以汉寓检查信据得其寄予炳寰家书言及进兵湖南事有曰一路来当为

王者之师毋得杀戮过甚遂以是定谳逾年廉三复名捕长沙舒闰祥闰祥闻之愤言曰士可杀

不可辱因饮药以殉 沈荩起兵于湖北之新堤附近之崇阳监利及湖南之临湘沅州湘潭各

起应之皆败绩荩在新堤闻汉上以迂缓失事亟起发难于新堤而崇阳监利与湖南临沅潭等

邑群起响应时因中军已失人心涣散师遂溃黄南阳李寿金曾广文王昌年皆被执死之荩走

武昌

二十九年夏六月沈荩被执于京师命立毙杖下荩自新堤失败之后欲着手中央之运动乃走

北京至天津时联军屯聚于津沽荩通刺谒联军诸将士而与日帅尤治谋藉奉魁案以尽复满

族因条列诸凶名及其罪款致诸联军于是载勋启秀载漪载澜之徒分别诛窜几尽闻者称快

荩既居北京二年时值联俄党与俄人订密约于北京荩侦知之悉为揭载于日本各新闻于是

政府备受东京留学生及各友邦之诘责有内务府郎中庆宽者前以身家不清为御史锺德祥

所劾籍其家既落职日思复官不得尝随刘学询至海外谋捕康有为亦不获又检讨吴式钊初

亦自附于新党后以沈鹏事牵连禠职二人固皆识荩欲陷之以图开复乃相与协谋发荩以上

三事先商之鄂督张之洞前驻日使臣李盛铎然后因权阉李莲英以告密即日传旨步军统领

协同工巡局捕荩于城内三条胡同既上狱太后命毋庸覆奏捶毙之乃以竹鞭鞭背至四时之久

血肉横飞惨酷万状而犹未死以绳勒其颈始绝时月之初八日也自荩惨死后国中舆论大哗

上海人士大开追悼会于愚园男女至者及千外人亦大不平以为中国政府如此野蛮各国实

难以平等相待惟有以强硬手段使之恐惧而外部叠接驻扎各国使臣警报谓各国政府观于

此事逆料中国居大位者将有不得久安之势且有某某等国将重翻庚子庇匪旧案索当时罪

魁之幸免者于此时再行正罪英外部大臣蓝斯唐更于上议院论及此事之非故各西报持论

皆谓沈荩之死震动人心较之日俄开战尤当

 编者曰自立军世人所谓勤王之师也因其会章有曰务合海内仁人志士共讲忠君爱国之

 实以济时艰人遂指为保皇之铁证然其序则有曰低头腥膻自甘奴隶又曰非我族类其

 心必异此其军中之真相究为何若但观其词气之闲已有隐隐流露者矣葢平心论之是时

 内地风气未开闻谈民权变法者莫不色骇而却走唐氏固知之以为中国有数千年之习惯

 即满淸有三百年之驯伏非藉忠君爱国之名词不足以号召天下故一时人杰如毕永年氏

 馀杭章炳麟氏皆常以此相驳诘而唐氏勿顾也不然当日军中之健将如林圭氏秦鼎彝氏

 汪镕氏沈荩氏皆天纵之才岂轻为人所嬲合者况后此之特起民军以光复我汉族者即出

 于自立之军将也是则唐氏及当年在事诸同人之隐志又乌可不亟为揭明之以示天下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6年1月1日以前以匿名或别名发表,确实作者身份不明(包括仅以法人名义发表),在美国以及版权期限是匿名别名作品发表起105年以下的国家以及地区(包括新加坡、加拿大、韩国、新西兰、两岸四地、马来西亚)属于公有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