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州灵泉院记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泽州灵泉院记
作者:司空图 唐
本作品收录于《全唐文/卷0807

严饬祠宇,非欲侈于自奉也。盖不崇不侈,无以耸动群品,俾坚响善之心耳。况帝梦可征,华缘已熟,山川神祗,罔不荐款。故自京邑以及遐裔,胜概相望,皆奠厥居。中条发于蒲,趋于艮,杰出而为太行,则天坛不得不冠盖华嵩,争日观也。其北川壑会流,盘郁粹,自高平西顾,以至灵泉极矣。泉之为灵,非惟利物,亦当滋润所及,不育毒螫也。其院东向显豁,亘为大川,端门洞辟,正与旭日相迓。岂梵书所谓震旦者,此其证哉?且有为无为,于我不碍。弛之则若涸其中,用之则必滂其外。皆克固其源,乃能动而必济也。今禅宿洪密长老,俗姓刘氏,本儒家子。早诣石霜,契其大旨。烦而不挠,简而必周。初自清凉历览至是山,乃创林栖之所。遇太尉李公驻军高平,首资葺构。远近道俗,莫不归响。今蒲芮陇西左揆,常因题纪,亦备赞扬,则密公之道益光矣。凡制经楼斋堂共一百馀间,又塑罗汉洁刻之相,以渐化服。而后日集方丈,敷演上乘。自江汉北渡,以至魏晋之交,其俗坚悍难诱,今则悉为佛人矣。且善教童孺者,虽指摘其书,而必以言反复晓谕,当自释然。若典教积于前,笞挞骇于侧,彼将窜匿之不暇,讵肯说而从命哉?律刑书也,经诰誓也,禅乃诱劝之宗,先驯其性而后入人者耳。故其道至隐,其功至博,不可废也。常念畜役之外,以逮佣隶。虽豢养至丰,莫不苦于受制。殊不知羁鞅之劳,或能避免,而方寸之内,不形不声。牙孽牢萌,诧其力者,愈不能争。以此沦陷死生之域,绵创不能自脱,其苦何如哉?噫!苟非三世之尊,夷山斡海,六祖亲授,捩其钳钛,长老继作,磨昏抉瞆,则彼爨膏镬而勇于自浴者,虽糜烂其身,犹未悔也。今乃聚其徒,侈其居,永为一檀施之会,且俾其福慧皆殖。然则密公之积,焉可抑没哉?耐辱居士病且死,不忍其门人慧依慧海之勤请也,直纪所行,惟以漏略为愧云。天祐二年岁次乙丑七月望日记。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