澤州靈泉院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澤州靈泉院記
作者:司空圖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807

嚴飭祠宇,非欲侈於自奉也。蓋不崇不侈,無以聳動群品,俾堅響善之心耳。況帝夢可徵,華緣已熟,山川神祗,罔不薦款。故自京邑以及遐裔,勝概相望,皆奠厥居。中條發於蒲,趨於艮,傑出而為太行,則天壇不得不冠蓋華嵩,爭日觀也。其北川壑會流,盤鬱粹,自高平西顧,以至靈泉極矣。泉之為靈,非惟利物,亦當滋潤所及,不育毒螫也。其院東向顯豁,亙為大川,端門洞辟,正與旭日相迓。豈梵書所謂震旦者,此其證哉?且有為無為,於我不礙。弛之則若涸其中,用之則必滂其外。皆克固其源,乃能動而必濟也。今禪宿洪密長老,俗姓劉氏,本儒家子。早詣石霜,契其大旨。煩而不撓,簡而必周。初自清涼曆覽至是山,乃創林棲之所。遇太尉李公駐軍高平,首資葺構。遠近道俗,莫不歸響。今蒲芮隴西左揆,常因題紀,亦備讚揚,則密公之道益光矣。凡制經樓齋堂共一百餘間,又塑羅漢潔刻之相,以漸化服。而後日集方丈,敷演上乘。自江漢北渡,以至魏晉之交,其俗堅悍難誘,今則悉為佛人矣。且善教童孺者,雖指摘其書,而必以言反覆曉諭,當自釋然。若典教積於前,笞撻駭於側,彼將竄匿之不暇,詎肯說而從命哉?律刑書也,經誥誓也,禪乃誘勸之宗,先馴其性而後入人者耳。故其道至隱,其功至博,不可廢也。常念畜役之外,以逮傭隸。雖豢養至豐,莫不苦於受制。殊不知羈鞅之勞,或能避免,而方寸之內,不形不聲。牙孽牢萌,詫其力者,愈不能爭。以此淪陷死生之域,綿創不能自脫,其苦何如哉?噫!苟非三世之尊,夷山斡海,六祖親授,捩其鉗鈦,長老繼作,磨昏抉瞆,則彼爨膏鑊而勇於自浴者,雖糜爛其身,猶未悔也。今乃聚其徒,侈其居,永為一檀施之會,且俾其福慧皆殖。然則密公之積,焉可抑沒哉?耐辱居士病且死,不忍其門人慧依慧海之勤請也,直紀所行,惟以漏略為愧雲。天祐二年歲次乙丑七月望日記。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