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玉皇心印妙测经疏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无上心印妙经测疏
作者:陆西星 明朝
本作品收录于《方壶外史

无上玉皇心印妙经

淮海参学小臣陆西星谨测

【上药三品,神与气精,】 Δ 夫人身中三宝,精气与神而已矣。 灵明知觉之谓神,充周运动之谓气,滋液润泽之谓精。 以其分量而言,则神主宰制,气主作用,精主化生,各专其能,而皆听命于主人。 以其功用而言,则精能化气,气能化神,而神之所至,气亦至焉。 气之所至,精亦至焉,又皆相依相济,以成自然之用。 若乃原始反本,则无极之真,二五之精,妙合而凝,而后三者始具。 盖神即无极之真,而气与精即二五之精也。 太朴未散之民,药物完具,圣体浑全,故童初之子,不假归复,而成无为之道。 自夫窍凿之后,天真既斲,而此三者,日改月化,而度于后天。 后天之物,当体属阴,不能久固,故不可以入于药品。 今之上药,则指先天而言,所谓元精、元气、元神是也。 盖元神者,混沌之神,非日用思虑之神也。 元气者,鸿濛始判之气,非口鼻呼吸之气也。 元精者,其精甚真,其中有信之精,非交感淫佚之精也。 是三者得而用之,然后可以扶救老残,补续年命,回阳换骨,而成上品九级之天仙。 若乃后天之物,则破坏无用,但可保啬以为助道之阶梯。 品为上药,理或未然。 又诸丹经之言药者,有内有外,不容无辨。 上阳子云:外药者,色身上事也;内药者,法身上事也。 内药了性,外药了命。内药无为无作而实有,外药有为有作而实无。 又内而非外,则丹基不立;外而非内,则圣果不圆。二者相须,其用始备。

【恍恍惚惚,杳杳冥冥。存无守有,顷刻而成,回风混合,百日功灵。】 Δ 章首二句,见道德经。 恍惚者,似有似无之义;窈冥者,深昧不测之称。 言此三品,隐于互藏之宅,视之不可见,听不可闻,搏之不可得,然却有真信,故曰其精甚真,其中有信。 圣人知此,故盗其机而逆用之。 存无守有,言盗机也;回风混合,言逆用也。 存无者,凝神静虑,炼己以有待也。 守有者,勿失爻动,乘时而有为也。 盖无者,离之性;有者,坎之情。 悟真篇云:恍惚之中寻有象,是存无也;窈冥之内觅真精,是守有也。 殆夫玄珠呈象,运剑追来,疾驾河车,逆转而上,此时元皇正炁来合我身,故曰回风混合。 合则冠婚相纽,龙虎交媾,而丹药圆成矣! 是知存无守有者,以神而驭炁也;回风混合者,以炁而合神也。 药物和合,火候调停,百日之中,灵功早著,奚俟久远哉!

【默朝上帝,一纪飞升,知者易悟,昧者难行。】 Δ 上言丹药圆成,故此遂言养丹之事。 盖西入东家,宾迎主人,既已回风混合于戊己之宫,但见身中精气一时辐辏,而朝于主人,如君臣之庆会者。 然如此朝朝暮暮,火候无差,长养圣胎,婴儿显相,直至三年九载,行满功成,脱胎神化,而升于玉阙,则还丹之事毕,而大丈夫之志愿遂矣! 夫存无守有,采炼于顷刻之间,回风混合,功灵于百日之内,默朝上帝,升神于一记之期,如此程途,历历可循,所谓功夫容易,大药非遥,上根之人,一闻即悟,勤而行之,则如上功程,指日可计。 若彼愚昧小人,素无慧目,不能洞晓深达,独以一言半句,臆度揣摩,冥行妄作,以希成就,岂不难哉。 或谓默朝上帝,为移丹上田者,于义亦通。

【履践天光,呼吸育清,出玄入牝,若亡若存。绵绵不绝,固蒂深根。】 Δ 如上指陈药物,克计功程,大义已晰,故此复言火候密旨。 盖火之消息,准于日辰。 参同契云:日辰为期度,动静有早晚。 天光即日辰也。 履践天光,则能执天之行,而早晚动静之消息,斯得之矣。 夫火,神火也,而何与息? 盖息者,火之橐龠也。今夫冶人之铸金也,必以橐龠。 急则火燥,调则火匀,缓则火藏,止则火冷。 故养丹之法,妙在调停真息,以佐神火常,使一呼一吸,消息合宜,育养清阳,以滋灵质。 然而呼吸出入,必有根蒂,所谓呼则接天根,吸则接地脉。 玄牝者,神气归复之所,真息之根蒂也。 南华真经云:真人之息以踵,故绵绵不绝,而若亡若有,则以踵之道得,而根日以深,蒂日以固矣。 我师有云:丹灶河车休矻矻,鹤胎龟息自绵绵。意盖如此。 夫既指天光以为消息,又指呼吸以为橐龠,又指玄牝以为根蒂,火候之旨,无馀蕴矣。

【人各有精,精合其神。神合其气,气合体真,不得其真,皆是强名。 神能入石,神能飞形,入水不溺,入火不焚。】 Δ 阴阳之精互藏其宅,故云各有。 各有,则阴中用阳,阳中用阴,而坎离之药物显矣。 今夫先天之精,隐于窈冥之内者,吾盗其机而用之,以合己汞,是精合其神也。 精合其神,是谓金来归性,而还丹可成矣。 惟此金精,有气无质,既合我神,日以神火,周遭温养,混合为一,非神合其气乎! 气合我体,则怀胎结婴,于是乎真体始就,而四大假合之躯始为幻质矣,故曰气合体真。 然谓之真,即真一也;不得此真,则不知以何而为丹母。 云何而化阳神,是以强名曰道,而偏枯不全,强名曰丹,而灵通莫著,既得此真,则阴阳妙合,丹体常灵,道备功圆,阳神出现。 夫是以透金石而无碍,入水火而无虞,飞空步虚,皆其馀事,又岂复为形体所累哉。 参同契云:服食三载,轻举远游,入水不濡,跨火不焦,与此同旨。

【神依形生,精依气盈,不雕不残,松柏青青。】 Δ 上言三品相合,而成不坏之真,此又言三品相依,而成永固之体,所谓形神俱妙者也。 夫先天元神,原自不坏,但不依形身,未经煆炼,虽有灵妙,无自而显,是故学道之士,贵在保啬此身,以固主人之宅舍。 然而四大一身,皆属于阴,则又不能以永固,必得先天真一之气,以补之,然后阳里阴精,长盈长住,而不雕不残,蔚乎如松柏之青青。 盖精盈则形固,形固则神安,而长生久视之道,端在是矣。

【三品一理,妙不可听,其聚则有,其散则零。】 Δ 是上药也,分类则品各有三,混合则理原归一。 一即真一也,归于一,则超于色相声臭之表,而妙不可听矣。 不可听,即不可见,不可闻,不可得之意。 悟真篇云:见之不可用,用之不可见,恍惚里相逢,窈冥中有变。 变则聚而成有,故曰其聚则有。 聚者,三五归一,攒簇和合之义。 盖聚,则怀胎结婴,而无质生质矣。 若耗散不收,则药物日见其零落,而大命随之乌能生妙有耶。   【七窍相通,窍窍光明,圣日圣月,照耀金庭。一得永得,自然身轻,太和充溢,骨散寒琼。得丹则灵,不得则倾,丹在身中,非白非青。 诵之万遍,妙理自明。】 Δ 此言圣胎灵质之妙。 盖身外之身,本无形体之隔,是以晃朗交映,洞彻无外,而圣日圣月常自照耀于金庭之中。 金庭,即金胎神室也;圣日圣月,坎离之精也。 盖丹法本日月交光而成,故内景焕照,七窍通明,表里莹然,无有隔碍,其妙有如此者。 悟真篇云:近来透体金光现,不与傍人话此规。是皆得此真一之气而然。然得其一,则万事毕矣。 故一得永得,自然身轻。谓之永得者,如以矿销金,不复重为矿也。若乃美在其中,而畅于四支,则太和充溢,盎然元气之春,融骨节,致坚铿,尔寒琼之错落,珠藏渊媚,玉韫山辉,理势自然,无足异者,是知得丹,则转凡成圣,而灵通莫测,不得则流浪生死,而命日倾危。 且丹在身中,果何物也?而灵妙若是,以为龙虎弦炁,则尚属之两家。 既归身中,混合为一,则不可谓之青龙,谓之白虎,而谓之丹矣。 丹之为字,象日象月,是乃日月交光,而成真体,所谓无质之质,不空之空。 故弹丸朱橘,摩尼黍米,古仙状之不一,然皆未有实见其形容者。 至于非白非青之旨,则杳绝名言,空诸色相矣。 有缘之士,得遇是经,苟能口诵心研,百遍千遍,乃至万遍,则精诚所感,自尔心花发明,洞彻玄理。 又况是经乃上帝之心印,诸经之鼻祖,玉京之尊典,有志斯道者,当信受而奉行之。 臣志窃负山,学惭窥管,不揣固陋,僭为测疏,凡我同志好道之伦,尚冀因言悟道,同登法航,不胜庆幸之至。 时 隆庆五年岁在辛未五月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