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玉皇心印妙測經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無上心印妙經測疏
作者:陸西星 明朝
本作品收錄於《方壺外史

無上玉皇心印妙經

淮海參學小臣陸西星謹測

【上藥三品,神與氣精,】 Δ 夫人身中三寶,精氣與神而已矣。 靈明知覺之謂神,充周運動之謂氣,滋液潤澤之謂精。 以其分量而言,則神主宰制,氣主作用,精主化生,各專其能,而皆聽命於主人。 以其功用而言,則精能化氣,氣能化神,而神之所至,氣亦至焉。 氣之所至,精亦至焉,又皆相依相濟,以成自然之用。 若乃原始反本,則無極之真,二五之精,妙合而凝,而後三者始具。 蓋神即無極之真,而氣與精即二五之精也。 太樸未散之民,藥物完具,聖體渾全,故童初之子,不假歸復,而成無為之道。 自夫竅鑿之後,天真既斲,而此三者,日改月化,而度於後天。 後天之物,當體屬陰,不能久固,故不可以入於藥品。 今之上藥,則指先天而言,所謂元精、元氣、元神是也。 蓋元神者,混沌之神,非日用思慮之神也。 元氣者,鴻濛始判之氣,非口鼻呼吸之氣也。 元精者,其精甚真,其中有信之精,非交感淫佚之精也。 是三者得而用之,然後可以扶救老殘,補續年命,迴陽換骨,而成上品九級之天仙。 若乃後天之物,則破壞無用,但可保嗇以為助道之階梯。 品為上藥,理或未然。 又諸丹經之言藥者,有內有外,不容無辨。 上陽子云:外藥者,色身上事也;內藥者,法身上事也。 內藥了性,外藥了命。內藥無為無作而實有,外藥有為有作而實無。 又內而非外,則丹基不立;外而非內,則聖果不圓。二者相須,其用始備。

【恍恍惚惚,杳杳冥冥。存無守有,頃刻而成,廻風混合,百日功靈。】 Δ 章首二句,見道德經。 恍惚者,似有似無之義;窈冥者,深昧不測之稱。 言此三品,隱於互藏之宅,視之不可見,聽不可聞,搏之不可得,然卻有真信,故曰其精甚真,其中有信。 聖人知此,故盜其機而逆用之。 存無守有,言盜機也;廻風混合,言逆用也。 存無者,凝神靜慮,煉己以有待也。 守有者,勿失爻動,乘時而有為也。 蓋無者,離之性;有者,坎之情。 悟真篇云:恍惚之中尋有象,是存無也;窈冥之內覓真精,是守有也。 殆夫玄珠呈象,運劍追來,疾駕河車,逆轉而上,此時元皇正炁來合我身,故曰迴風混合。 合則冠婚相紐,龍虎交媾,而丹藥圓成矣! 是知存無守有者,以神而馭炁也;迴風混合者,以炁而合神也。 藥物和合,火候調停,百日之中,靈功早著,奚俟久遠哉!

【默朝上帝,一紀飛昇,知者易悟,昧者難行。】 Δ 上言丹藥圓成,故此遂言養丹之事。 蓋西入東家,賓迎主人,既已廻風混合於戊己之宮,但見身中精氣一時輻輳,而朝於主人,如君臣之慶會者。 然如此朝朝暮暮,火候無差,長養聖胎,嬰兒顯相,直至三年九載,行滿功成,脫胎神化,而昇於玉闕,則還丹之事畢,而大丈夫之志願遂矣! 夫存無守有,採煉於頃刻之間,廻風混合,功靈於百日之內,默朝上帝,昇神於一記之期,如此程途,歷歷可循,所謂功夫容易,大藥非遙,上根之人,一聞即悟,勤而行之,則如上功程,指日可計。 若彼愚昧小人,素無慧目,不能洞曉深達,獨以一言半句,臆度揣摩,冥行妄作,以希成就,豈不難哉。 或謂默朝上帝,為移丹上田者,於義亦通。

【履踐天光,呼吸育清,出玄入牝,若亡若存。綿綿不絕,固蒂深根。】 Δ 如上指陳藥物,尅計功程,大義已晰,故此復言火候密旨。 蓋火之消息,准於日辰。 參同契云:日辰為期度,動靜有早晚。 天光即日辰也。 履踐天光,則能執天之行,而早晚動靜之消息,斯得之矣。 夫火,神火也,而何與息? 蓋息者,火之橐籥也。今夫冶人之鑄金也,必以橐籥。 急則火燥,調則火勻,緩則火藏,止則火冷。 故養丹之法,妙在調停真息,以佐神火常,使一呼一吸,消息合宜,育養清陽,以滋靈質。 然而呼吸出入,必有根蔕,所謂呼則接天根,吸則接地脈。 玄牝者,神氣歸復之所,真息之根蔕也。 南華真經云:真人之息以踵,故綿綿不絕,而若亡若有,則以踵之道得,而根日以深,蔕日以固矣。 我師有云:丹竈河車休矻矻,鶴胎龜息自綿綿。意蓋如此。 夫既指天光以為消息,又指呼吸以為橐籥,又指玄牝以為根蔕,火候之旨,無餘蘊矣。

【人各有精,精合其神。神合其氣,氣合體真,不得其真,皆是強名。 神能入石,神能飛形,入水不溺,入火不焚。】 Δ 陰陽之精互藏其宅,故云各有。 各有,則陰中用陽,陽中用陰,而坎離之藥物顯矣。 今夫先天之精,隱於窈冥之內者,吾盜其機而用之,以合己汞,是精合其神也。 精合其神,是謂金來歸性,而還丹可成矣。 惟此金精,有氣無質,既合我神,日以神火,周遭溫養,混合為一,非神合其氣乎! 氣合我體,則懷胎結嬰,於是乎真體始就,而四大假合之軀始為幻質矣,故曰氣合體真。 然謂之真,即真一也;不得此真,則不知以何而為丹母。 云何而化陽神,是以強名曰道,而偏枯不全,強名曰丹,而靈通莫著,既得此真,則陰陽妙合,丹體常靈,道備功圓,陽神出現。 夫是以透金石而無礙,入水火而無虞,飛空步虛,皆其餘事,又豈復為形體所累哉。 參同契云:服食三載,輕舉遠遊,入水不濡,跨火不焦,與此同旨。

【神依形生,精依氣盈,不彫不殘,松栢青青。】 Δ 上言三品相合,而成不壞之真,此又言三品相依,而成永固之體,所謂形神俱妙者也。 夫先天元神,原自不壞,但不依形身,未經煆煉,雖有靈妙,無自而顯,是故學道之士,貴在保嗇此身,以固主人之宅舍。 然而四大一身,皆屬於陰,則又不能以永固,必得先天真一之氣,以補之,然後陽裏陰精,長盈長住,而不彫不殘,蔚乎如松栢之青青。 蓋精盈則形固,形固則神安,而長生久視之道,端在是矣。

【三品一理,妙不可聽,其聚則有,其散則零。】 Δ 是上藥也,分類則品各有三,混合則理原歸一。 一即真一也,歸於一,則超於色相聲臭之表,而妙不可聽矣。 不可聽,即不可見,不可聞,不可得之意。 悟真篇云:見之不可用,用之不可見,恍惚裏相逢,窈冥中有變。 變則聚而成有,故曰其聚則有。 聚者,三五歸一,攢簇和合之義。 蓋聚,則懷胎結嬰,而無質生質矣。 若耗散不收,則藥物日見其零落,而大命隨之烏能生妙有耶。   【七竅相通,竅竅光明,聖日聖月,照耀金庭。一得永得,自然身輕,太和充溢,骨散寒瓊。得丹則靈,不得則傾,丹在身中,非白非青。 誦之萬遍,妙理自明。】 Δ 此言聖胎靈質之妙。 蓋身外之身,本無形體之隔,是以晃朗交暎,洞徹無外,而聖日聖月常自照耀於金庭之中。 金庭,即金胎神室也;聖日聖月,坎離之精也。 蓋丹法本日月交光而成,故內景煥照,七竅通明,表裏瑩然,無有隔礙,其妙有如此者。 悟真篇云:近來透體金光現,不與傍人話此規。是皆得此真一之氣而然。然得其一,則萬事畢矣。 故一得永得,自然身輕。謂之永得者,如以鑛銷金,不復重為鑛也。若乃美在其中,而暢於四支,則太和充溢,盎然元氣之春,融骨節,緻堅鏗,爾寒瓊之錯落,珠藏淵媚,玉韞山輝,理勢自然,無足異者,是知得丹,則轉凡成聖,而靈通莫測,不得則流浪生死,而命日傾危。 且丹在身中,果何物也?而靈妙若是,以為龍虎弦炁,則尚屬之兩家。 既歸身中,混合為一,則不可謂之青龍,謂之白虎,而謂之丹矣。 丹之為字,象日象月,是乃日月交光,而成真體,所謂無質之質,不空之空。 故彈丸朱橘,摩尼黍米,古仙狀之不一,然皆未有實見其形容者。 至於非白非青之旨,則杳絕名言,空諸色相矣。 有緣之士,得遇是經,苟能口誦心研,百遍千遍,乃至萬遍,則精誠所感,自爾心花發明,洞徹玄理。 又況是經乃上帝之心印,諸經之鼻祖,玉京之尊典,有志斯道者,當信受而奉行之。 臣志竊負山,學慚窺管,不揣固陋,僭為測疏,凡我同志好道之倫,尚冀因言悟道,同登法航,不勝慶幸之至。 時 隆慶五年歲在辛未五月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