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蕊轩记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玉蕊轩记
作者:钱谦益 明
1642年
本作品收录于:《初学集/45

河东君评花,最爱山矾。以为梅花苦寒,兰花伤艳,山矾清而不寒,香而不艳。有淑姬静女之风。蜡梅、茉莉,皆不中作侍婢。予深赏其言。今年得两株于废圃老墙之下,刜奥草,除瓦砾,披而出之,皆百岁物也。老干攫挐,樛枝扶疏,如衣从风,如袖拂地。又如人梏拲乍脱,相扶而立,相视而笑。君顾而乐之,为屋三楹,启北牖以承之,而请名于予。予名之曰玉蕊,而为之记曰:

玚花之更名山矾,始于黄鲁直。以玚花为唐昌之玉蕊者,段谦叔、曾端伯、洪景卢也。其辨证而以为非者,周子充也。夫玚花之即玉蕊耶?非耶?诚无可援据。以唐人之诗观之,则刘梦得之雪蕊琼丝,王仲初之珑松玉刻,非此花诚不足以当之。有其实而欲夺其名乎?物珍于希,忽于近。在江南则为山矾,为米囊,野人牧竖,夷为樵苏。在长安则为玉蕊,神女为之下九天,停飙轮,攀折而后去,固其所也。以为玉蕊不生凡地,惟唐昌及集贤翰林有之,则陋。又以为玉蕊之种,江南惟招隐有之,然则子充非重玉蕊也,重李文饶之玉蕊耳。玉树青葱,长卿之赋也。琼树璧月,江总之辞也。子充又何以云乎?抑将访其种于宫中,穷其根于天上乎?吾故断取玉蕊以榜斯轩。春时花放,攀枝弄雪,游咏其中,当互为诗以记之。订山矾之名为玉蕊,而无复比玚更矾之讥也,则自予与君始。崇祯十五年十二月二十九日,牧翁记。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远远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