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蕊軒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玉蕊軒記
作者:錢謙益 明
1642年
本作品收錄於:《初學集/45

河東君評花,最愛山礬。以為梅花苦寒,蘭花傷豔,山礬清而不寒,香而不豔。有淑姬靜女之風。蠟梅、茉莉,皆不中作侍婢。予深賞其言。今年得兩株於廢圃老牆之下,刜奧草,除瓦礫,披而出之,皆百歲物也。老幹攫挐,樛枝扶疏,如衣從風,如袖拂地。又如人梏拲乍脫,相扶而立,相視而笑。君顧而樂之,為屋三楹,啟北牖以承之,而請名於予。予名之曰玉蕊,而為之記曰:

瑒花之更名山礬,始於黃魯直。以瑒花為唐昌之玉蕊者,段謙叔、曾端伯、洪景盧也。其辨證而以為非者,周子充也。夫瑒花之即玉蕊耶?非耶?誠無可援據。以唐人之詩觀之,則劉夢得之雪蕊瓊絲,王仲初之瓏鬆玉刻,非此花誠不足以當之。有其實而欲奪其名乎?物珍於希,忽於近。在江南則為山礬,為米囊,野人牧豎,夷為樵蘇。在長安則為玉蕊,神女為之下九天,停飆輪,攀折而後去,固其所也。以為玉蕊不生凡地,惟唐昌及集賢翰林有之,則陋。又以為玉蕊之種,江南惟招隱有之,然則子充非重玉蕊也,重李文饒之玉蕊耳。玉樹青蔥,長卿之賦也。瓊樹璧月,江總之辭也。子充又何以云乎?抑將訪其種於宮中,窮其根於天上乎?吾故斷取玉蕊以榜斯軒。春時花放,攀枝弄雪,遊詠其中,當互為詩以記之。訂山礬之名為玉蕊,而無復比瑒更礬之譏也,則自予與君始。崇禎十五年十二月二十九日,牧翁記。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遠遠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