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继/卷四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录 画继
←上一卷 卷四 绅韦布 下一卷→


刘明复,为直龙图阁,师李成,特细秀。作松枝而无向背,荆楚秀甚。浮休有邓正字宅见刘明复所画《麓山秋景》五十六言云:‘洛阳才子见长沙,自识中丹鬓未华。文武全才皆不试,丹青妙笔更谁加。老杉列在皇堂上,小景将归学士家。我有故山常自写,免教魂梦落天涯。’

蒋长源,字永仲,官至大夫。作着色山水,山顶似荆浩,松身似李成,叶取真松为之,如灵鼠尾,大有生意。石不甚工。作凌霄花缠松,亦佳作。

鄢陵王主簿,未审其名,长于花鸟。东坡有书所画《折枝》二诗,其一云:‘论画以形似,见与儿童邻。为诗必以诗,定知非诗人。诗画本一律,天工与清新。边鸾雀写生,赵昌花传神。如何此两幅,疏淡含精匀。谁言一点红,解寄无边春。’二云:‘瘦竹如幽人,幽花如处女。低昂枝上雀,摇荡花间雨。双翎决时起,众叶纷自举。可怜采花蜂,溃蜜寄两股。若人富天巧,春色入毫楮。悬知君能诗,寄声求妙语。’

李世南,字唐臣,安肃人。明经及第,终大理寺丞。尝与晁无咎同试诸生,无咎有求横幅长篇,又有题扇诗,盖长于山水也。东坡亦尝题其《秋景平远》云:‘人间斤斧日创夷,果见龙蛇百尺姿。不是溪山曾独往,何人解作挂猿枝?野水参差落涨痕,疏林欹倒出霜根。浩歌一棹归何处?家在江南黄叶村。’予尝见其孙皓云:‘此图本寒林障,分作两轴,前三幅尽寒林,坡所以有“龙蛇姿”之句,后三幅尽平远,所以有“黄叶村”之句,其实一景而坡作两意。又“浩歌”字,雕本皆以为“扁舟”,其实画一舟子张颐鼓作浩歌之态,今作“扁舟”,甚无谓也。’

赵宗闵,为尚书郎。山谷载铜官僧舍墨竹一枝,笔势妙天下,为作小诗云:‘省郎潦倒今何处?败壁风生双竹枝。满世阎刘专翰墨,谁为真赏拂蛛丝。’又云:‘独来野寺无人识,故作寒崖雪压枝。想得平生藏妙手,只今犹在鬓成丝。’

薛判官者,不得其名。浮休题其所作《秋溪烟竹》云:‘深墨画竹竹明白,淡墨画竹竹带烟。高堂忽尔开数幅,半隐半见如自然。’者是也。

倪涛,字巨济,宣和间为都司。一日访其友,戏画三蝇壁间,自题云:‘何人刻猕猴,老眼觑荆棘。不如丹青手,快意风雨疾。我穷坐诗豪,九鼎扛笔力,偶然一点污,著纸生羽翼。千言走蚍蜉,宁为寸纸逼。还当写君诗,什袭同藏幂。’今李文正之孙有所画蜥蜴、ぐ蟾,甚佳。

文勋,字安国,元末作太府寺丞、福建漕。东坡跋其画扇云:‘道子画西方变相,观者如堵。作佛圆光,风落电转,一挥而成,尝疑其不然。今观安国作方界,略不抒思,乃知传者之不谬。’

刘延世,公是先生之犹子也,少有盛名。元初,游太学,不得志,筑堂业讲,名曰‘抱瓮’。尝作墨竹,题诗云:‘酷爱此君心,常将墨点真。毫端虽在手,难写淡精神。’又云:‘静室焚香盘膝坐,长廊看画散衣行。’趣尚之高,有如此者。

王冲隐,名持,字正叔,长安人。长于翎毛,学崔白。今颜鲁公鹿脯帖后有题跋:‘妙于笔法,盖其人也。’尝于邵氏见竹棘、雪禽二轴,极清雅。上题云:‘正叔为伯起作,崇宁甲申。’伯起名振,其兄也。

王利用,字宾王,潼川人。举进士,终夔宪。书画皆能,光尧皇帝颇爱其书,画则山水长于人物,精谨而已,不及其书也。

靳东发,字茂远,其高祖太尉,即射挞览者,官止叙ヘ。其性多能,尤工画艺,人目之为‘靳百会’。近世画手,少作故事人物,颇失古人规鉴之意,茂远独集古今谏诤百事,以为图,号《百谏图》,诚可尚者。

,字少张,其子也,今主簿于郫。长于山水,尤为多能,盖其出蓝之青也。

魏燮,字彦密,北人,长于水墨杂画。光尧见之,喜动天颜,遂除浙西参议。

李昭,字晋杰,鄄城人,李文靖之曾孙,蔡文忠公曾外孙也。以恩科仕江州德化尉。长于墨竹,自云:‘他人以萧疏为能,余以重密为巧,吾之墨竹一派,不让湖洲。’又善墨花小笔,亦能山水,学范宽,篆尤精,学三坟记也。绍兴间死于江南。

李颀秀才,善画山,尝以两轴并诗上东坡,东坡次其韵答之:‘平生自是个中人,欲向渔舟便写真。诗句对君难出手,云泉劝我早收身。年来白发惊秋速,长恐青山与世新。从此北归休怅望,囊中收得武陵春。’

陈直躬,高邮人也。坡有题所画《雁》二诗云:‘野雁见人时,未起意先改。君从何处看,得此无人态。’者是也。而无咎集中有和苏翰林题李甲画《雁》二首,乃用此韵,不知何谓也。

朱象先,字景初,松陵人,驰名绍圣、元符间。坡跋其画云:‘能文而不求举,善画而不求售,文以达吾心,画以适吾意而已。’以其不求售也,故得之自;然世亦罕见,不知其所长也。

张无惑,山人也,善画山水。浮休赠诗云:‘西征已度故关山,秋雨零零路屈盘。受尽艰辛心不足,解程又展画图看。’

眉山老书生,不得其名。作《七才子入关图》,山谷谓人物亦各有意态,以为赵云子之苗裔。摹写物象渐密,而放浪闲远,则不逮也。

何充秀才,不知何许人,能写貌。坡有赠诗云:‘问君何苦写吾真,君言好之聊自适。’

雍秀才,不知何许人。坡有咏所画《草虫八物》诗。诗意每一物,讥当时用事者一人,如‘升高不知回,竟作粘壁枯’,以比介甫;‘初来花争妍,倏去鬼无迹’,以比章。今诗与画俱刊石流传于世。又作画《捕鱼图赞》,载集中。

章友直,字伯益,善画龟蛇。以篆笔画,颇有生意。又能以篆笔画棋盘,笔笔相似。

黄斌老,不记名,潼州府安泰人,文湖州之妻侄也。登科,尝任戎ヘ,适山谷贬戎州,与定交。且通谱,善画竹。山谷有咏其《横竹》诗,又谢斌老送《墨竹十二韵》云:‘吾子学湖州,师逸功已倍。预知更入神,后出遂无对。’

黄彝,字子舟,斌老之弟。其名字初非彝与子舟也,山谷以其尚气,故取二器以规之。自后折节遂为粹君子。举八行,终朝郎郡ヘ。山谷用赠斌老韵谢子舟为余作《风雨竹》两篇,前篇云:‘岁寒十三本,与可可追配。’后篇云:‘森削一山竹,牝牡十三辈。谁言湖州没,笔力今尚在。’而与可每言,所作不及子舟。

刘明仲,善作竹,山谷为作《墨竹赋》。

黄与迪,善画竹,山谷次韵谢与迪所作《竹》五幅云:‘吾宗墨修竹,心手不自知。’但不知为何人,任子渊诗注,亦不及之。

杨吉老,文潜甥也。文潜尝云:‘吾甥杨吉老,本不好画竹,一旦顿解,便有作者风气。挥洒奋迅,初不经意,森然已成,惬可人意。其法有未具,而生意超然矣。’无咎亦有《赠文潜甥克一学与可画竹》诗。克一,吉老字也。

成子,不得其名。山谷诗云:‘成子写浯溪,下笔便造极。’徐师川亦有《成生画山水歌》云:‘成子貌古心亦古,造化为工笔端取。玄冬起雷夏造冰,翻手为云覆手雨。’

张远,字行之,太原榆次人。本士人,隐居山间。政和中有河东漕宋姓者,亲访其庐,邀致公署,令画绢八幅。远请屏去左右,且约漕无相见,独与弟子郝士安评议。酣寝数日,忽起下笔,颇穷天真。两幅不如意,遂焚之,以六幅与宋。宋大喜,赠送甚厚,高谢还庐。

张明,其侄也,亦以山水擅名,比季父则差肩矣。

王元通,以字称,工山水,沧州人也,师李成。为人豪逸自负,每画竟,辄大呼‘奇奇’数声,乃得意笔也。

乔仲常,河中人,工杂画,师龙眠。围城中思归,一日,作《河中图》赠邵泽民侍郎,至今藏其家。又有《龙宫散斋》手轴、《山居罗汉》、《渊明听松风》、《李白捉月》、《玄真子西塞》、《列子御风》等图,传于世。

孔去非,汝州宁极先生之后也,长于小笔,清雅可玩。尤工草虫,作蚁、蝶、蜂、蝉、竹雀甚可观。平生极留意于此,凡翘而飞动之物,必募小儿求之。搜索无遗,以类置其翅羽册叶中,按形为之,纤悉毕具。

闾丘秀才,江南人,不记名。长于画水,无所宗师,自成一家。尝画五岳观壁,凡作水,先画浪头,然后画水纹,顷刻而成,惊涛汹涌,势欲掀壁。

刘松老,字荣祖,书学元章,画师东坡。成都李才元家有四轴山水,上有印文云:‘巨济震子名松老者’八字,可见其高怪不随俗也。成都《佛掌骨记》,实荣祖笔,特借米老名耳。予见此本在张恭州弥明家,后归一豪族,价三十万,非真物也。

王逸民,字逸民,永康导江人。初为僧,名绍祖,诗画俱仿周忘机,而气韵悬绝也。平生颇负气,政和间改德士,则云:‘我生不背佛而从外道。’取祠部焚之。自加冠巾,学山谷草书,亦美观。

冯久照,字明远,汾州人也。少游太学,兵乱入蜀,寓居渠州。其山水初颇繁冗,后因郭熙之孙游卿来为太守,尽以其家学传之,遂一变。赵相鼎与之有太学之旧,荐于川路监司,由是益得名。

刘履中,字坦然,汴人也,寓遂宁灵泉山趾。壁传人物,笔势雄特。今遂宁后土祠殿庑内外,尽出其手。仙佛图轴,亦其所长。但作故事人物,未脱工气也。

刘铨,字真孺,成都人,察院卿之族也,家本豪富,性好画。所居对圣寿寺,寺多唐蜀名迹,真孺终日谛玩。至忘饮食,久而自能。所画山水,多以布纹印科叶者,唐旧制,盖得于壁间也。尤精佛像,描墨成染,与李道明无异,清劲则过之。

李皓,字云叟,唐臣孙也。避乱入蜀,居成都。其所作山水,取前辈成样,合而为一,故能美观,一时翕然称之。

张昌嗣,字起之,与可之外孙也,笔法既有所授。每作竹,必乘醉大呼,然后落笔。不可求,或强求之,必诟骂而走。然有愧宅相者,于攒三聚五,太拘拘耳。

连鳌,字仲举,吉州人,自号石台居士。精于长短句,工画鱼,几于徐白。绍兴间人。

任粹秀才,仲之侄,能作着色山。

杨补之,字无咎,洪州人,长于水墨人物。祖伯时,今年七十矣,自号逃禅老人。

,字幼山,兴元人。善山水,作岩崖、枯木、云气,墨梅尤佳。举进士,屡免。

 上一卷 ↑返回顶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