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繼/卷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畫繼
◀上一卷 卷四 紳韋布 下一卷▶


劉明復,為直龍圖閣,師李成,特細秀。作松枝而無向背,荊楚秀甚。浮休有鄧正字宅見劉明復所畫《麓山秋景》五十六言雲:『洛陽才子見長沙,自識中丹鬢未華。文武全才皆不試,丹青妙筆更誰加。老杉列在皇堂上,小景將歸學士家。我有故山常自寫,免教魂夢落天涯。』

蔣長源,字永仲,官至大夫。作著色山水,山頂似荊浩,松身似李成,葉取真松為之,如靈鼠尾,大有生意。石不甚工。作淩霄花纏松,亦佳作。

鄢陵王主簿,未審其名,長於花鳥。東坡有書所畫《折枝》二詩,其一雲:『論畫以形似,見與兒童鄰。為詩必以詩,定知非詩人。詩畫本一律,天工與清新。邊鸞雀寫生,趙昌花傳神。如何此兩幅,疏淡含精勻。誰言一點紅,解寄無邊春。』二雲:『瘦竹如幽人,幽花如處女。低昂枝上雀,搖蕩花間雨。雙翎決時起,眾葉紛自舉。可憐采花蜂,潰蜜寄兩股。若人富天巧,春色入毫楮。懸知君能詩,寄聲求妙語。』

李世南,字唐臣,安肅人。明經及第,終大理寺丞。嘗與晁無咎同試諸生,無咎有求橫幅長篇,又有題扇詩,蓋長於山水也。東坡亦嘗題其《秋景平遠》雲:『人間斤斧日創夷,果見龍蛇百尺姿。不是溪山曾獨往,何人解作掛猿枝?野水參差落漲痕,疏林欹倒出霜根。浩歌一棹歸何處?家在江南黃葉村。』予嘗見其孫皓雲:『此圖本寒林障,分作兩軸,前三幅盡寒林,坡所以有「龍蛇姿」之句,後三幅盡平遠,所以有「黃葉村」之句,其實一景而坡作兩意。又「浩歌」字,雕本皆以為「扁舟」,其實畫一舟子張頤鼓作浩歌之態,今作「扁舟」,甚無謂也。』

趙宗閔,為尚書郎。山谷載銅官僧舍墨竹一枝,筆勢妙天下,為作小詩雲:『省郎潦倒今何處?敗壁風生雙竹枝。滿世閻劉專翰墨,誰為真賞拂蛛絲。』又雲:『獨來野寺無人識,故作寒崖雪壓枝。想得平生藏妙手,只今猶在鬢成絲。』

薛判官者,不得其名。浮休題其所作《秋溪煙竹》雲:『深墨畫竹竹明白,淡墨畫竹竹帶煙。高堂忽爾開數幅,半隱半見如自然。』者是也。

倪濤,字巨濟,宣和間為都司。一日訪其友,戲畫三蠅壁間,自題雲:『何人刻獼猴,老眼覷荊棘。不如丹青手,快意風雨疾。我窮坐詩豪,九鼎扛筆力,偶然一點汙,著紙生羽翼。千言走蚍蜉,寧為寸紙逼。還當寫君詩,什襲同藏冪。』今李文正之孫有所畫蜥蜴、ぐ蟾,甚佳。

文勛,字安國,元末作太府寺丞、福建漕。東坡跋其畫扇雲:『道子畫西方變相,觀者如堵。作佛圓光,風落電轉,一揮而成,嘗疑其不然。今觀安國作方界,略不抒思,乃知傳者之不謬。』

劉延世,公是先生之猶子也,少有盛名。元初,遊太學,不得誌,築堂業講,名曰『抱甕』。嘗作墨竹,題詩雲:『酷愛此君心,常將墨點真。毫端雖在手,難寫淡精神。』又雲:『靜室焚香盤膝坐,長廊看畫散衣行。』趣尚之高,有如此者。

王沖隱,名持,字正叔,長安人。長於翎毛,學崔白。今顏魯公鹿脯帖後有題跋:『妙於筆法,蓋其人也。』嘗於邵氏見竹棘、雪禽二軸,極清雅。上題雲:『正叔為伯起作,崇寧甲申。』伯起名振,其兄也。

王利用,字賓王,潼川人。舉進士,終夔憲。書畫皆能,光堯皇帝頗愛其書,畫則山水長於人物,精謹而已,不及其書也。

靳東發,字茂遠,其高祖太尉,即射撻覽者,官止敘ヘ。其性多能,尤工畫藝,人目之為『靳百會』。近世畫手,少作故事人物,頗失古人規鑒之意,茂遠獨集古今諫諍百事,以為圖,號《百諫圖》,誠可尚者。

,字少張,其子也,今主簿於郫。長於山水,尤為多能,蓋其出藍之青也。

魏燮,字彥密,北人,長於水墨雜畫。光堯見之,喜動天顏,遂除浙西參議。

李昭,字晉傑,鄄城人,李文靖之曾孫,蔡文忠公曾外孫也。以恩科仕江州德化尉。長於墨竹,自雲:『他人以蕭疏為能,余以重密為巧,吾之墨竹一派,不讓湖洲。』又善墨花小筆,亦能山水,學範寬,篆尤精,學三墳記也。紹興間死於江南。

李頎秀才,善畫山,嘗以兩軸並詩上東坡,東坡次其韻答之:『平生自是個中人,欲向漁舟便寫真。詩句對君難出手,雲泉勸我早收身。年來白髮驚秋速,長恐青山與世新。從此北歸休悵望,囊中收得武陵春。』

陳直躬,高郵人也。坡有題所畫《雁》二詩雲:『野雁見人時,未起意先改。君從何處看,得此無人態。』者是也。而無咎集中有和蘇翰林題李甲畫《雁》二首,乃用此韻,不知何謂也。

朱象先,字景初,松陵人,馳名紹聖、元符間。坡跋其畫雲:『能文而不求舉,善畫而不求售,文以達吾心,畫以適吾意而已。』以其不求售也,故得之自;然世亦罕見,不知其所長也。

張無惑,山人也,善畫山水。浮休贈詩雲:『西征已度故關山,秋雨零零路屈盤。受盡艱辛心不足,解程又展畫圖看。』

眉山老書生,不得其名。作《七才子入關圖》,山谷謂人物亦各有意態,以為趙雲子之苗裔。摹寫物象漸密,而放浪閑遠,則不逮也。

何充秀才,不知何許人,能寫貌。坡有贈詩雲:『問君何苦寫吾真,君言好之聊自適。』

雍秀才,不知何許人。坡有詠所畫《草蟲八物》詩。詩意每一物,譏當時用事者一人,如『升高不知回,竟作粘壁枯』,以比介甫;『初來花爭妍,倏去鬼無跡』,以比章。今詩與畫俱刊石流傳於世。又作畫《捕魚圖贊》,載集中。

章友直,字伯益,善畫龜蛇。以篆筆畫,頗有生意。又能以篆筆畫棋盤,筆筆相似。

黃斌老,不記名,潼州府安泰人,文湖州之妻侄也。登科,嘗任戎ヘ,適山谷貶戎州,與定交。且通譜,善畫竹。山谷有詠其《橫竹》詩,又謝斌老送《墨竹十二韻》雲:『吾子學湖州,師逸功已倍。預知更入神,後出遂無對。』

黃彜,字子舟,斌老之弟。其名字初非彜與子舟也,山谷以其尚氣,故取二器以規之。自後折節遂為粹君子。舉八行,終朝郎郡ヘ。山谷用贈斌老韻謝子舟為余作《風雨竹》兩篇,前篇雲:『歲寒十三本,與可可追配。』後篇雲:『森削一山竹,牝牡十三輩。誰言湖州沒,筆力今尚在。』而與可每言,所作不及子舟。

劉明仲,善作竹,山谷為作《墨竹賦》。

黃與迪,善畫竹,山谷次韻謝與迪所作《竹》五幅雲:『吾宗墨修竹,心手不自知。』但不知為何人,任子淵詩註,亦不及之。

楊吉老,文潛甥也。文潛嘗雲:『吾甥楊吉老,本不好畫竹,一旦頓解,便有作者風氣。揮灑奮迅,初不經意,森然已成,愜可人意。其法有未具,而生意超然矣。』無咎亦有《贈文潛甥克一學與可畫竹》詩。克一,吉老字也。

成子,不得其名。山谷詩雲:『成子寫浯溪,下筆便造極。』徐師川亦有《成生畫山水歌》雲:『成子貌古心亦古,造化為工筆端取。玄冬起雷夏造冰,翻手為雲覆手雨。』

張遠,字行之,太原榆次人。本士人,隱居山間。政和中有河東漕宋姓者,親訪其廬,邀致公署,令畫絹八幅。遠請屏去左右,且約漕無相見,獨與弟子郝士安評議。酣寢數日,忽起下筆,頗窮天真。兩幅不如意,遂焚之,以六幅與宋。宋大喜,贈送甚厚,高謝還廬。

張明,其侄也,亦以山水擅名,比季父則差肩矣。

王元通,以字稱,工山水,滄州人也,師李成。為人豪逸自負,每畫竟,輒大呼『奇奇』數聲,乃得意筆也。

喬仲常,河中人,工雜畫,師龍眠。圍城中思歸,一日,作《河中圖》贈邵澤民侍郎,至今藏其家。又有《龍宮散齋》手軸、《山居羅漢》、《淵明聽松風》、《李白捉月》、《玄真子西塞》、《列子禦風》等圖,傳於世。

孔去非,汝州寧極先生之後也,長於小筆,清雅可玩。尤工草蟲,作蟻、蝶、蜂、蟬、竹雀甚可觀。平生極留意於此,凡翹而飛動之物,必募小兒求之。搜索無遺,以類置其翅羽冊葉中,按形為之,纖悉畢具。

閭丘秀才,江南人,不記名。長於畫水,無所宗師,自成一家。嘗畫五嶽觀壁,凡作水,先畫浪頭,然後畫水紋,頃刻而成,驚濤洶湧,勢欲掀壁。

劉松老,字榮祖,書學元章,畫師東坡。成都李才元家有四軸山水,上有印文雲:『巨濟震子名松老者』八字,可見其高怪不隨俗也。成都《佛掌骨記》,實榮祖筆,特借米老名耳。予見此本在張恭州彌明家,後歸一豪族,價三十萬,非真物也。

王逸民,字逸民,永康導江人。初為僧,名紹祖,詩畫俱仿周忘機,而氣韻懸絕也。平生頗負氣,政和間改德士,則雲:『我生不背佛而從外道。』取祠部焚之。自加冠巾,學山谷草書,亦美觀。

馮久照,字明遠,汾州人也。少遊太學,兵亂入蜀,寓居渠州。其山水初頗繁冗,後因郭熙之孫遊卿來為太守,盡以其家學傳之,遂一變。趙相鼎與之有太學之舊,薦於川路監司,由是益得名。

劉履中,字坦然,汴人也,寓遂寧靈泉山趾。壁傳人物,筆勢雄特。今遂寧後土祠殿廡內外,盡出其手。仙佛圖軸,亦其所長。但作故事人物,未脫工氣也。

劉銓,字真孺,成都人,察院卿之族也,家本豪富,性好畫。所居對聖壽寺,寺多唐蜀名跡,真孺終日諦玩。至忘飲食,久而自能。所畫山水,多以布紋印科葉者,唐舊制,蓋得於壁間也。尤精佛像,描墨成染,與李道明無異,清勁則過之。

李皓,字雲叟,唐臣孫也。避亂入蜀,居成都。其所作山水,取前輩成樣,合而為一,故能美觀,一時翕然稱之。

張昌嗣,字起之,與可之外孫也,筆法既有所授。每作竹,必乘醉大呼,然後落筆。不可求,或強求之,必詬罵而走。然有愧宅相者,於攢三聚五,太拘拘耳。

連鰲,字仲舉,吉州人,自號石臺居士。精於長短句,工畫魚,幾於徐白。紹興間人。

任粹秀才,仲之侄,能作著色山。

楊補之,字無咎,洪州人,長於水墨人物。祖伯時,今年七十矣,自號逃禪老人。

,字幼山,興元人。善山水,作巖崖、枯木、雲氣,墨梅尤佳。舉進士,屢免。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