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苑/卷06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五 异苑
异苑卷六
卷七 

王陵[编辑]

晋宣帝诛王陵,后寝疾。日见陵来逼。帝呼曰:“彦云缓我。”身上便有打处。贾逵亦为崇。少日遂薨。初,陵既被执,过贾逵庙。呼曰:“贾梁道,王陵——魏之忠臣。唯尔有神知之。”故逵助焉。

夏侯玄[编辑]

晋夏侯玄,字太初。以当时才望,为司马景王所忌而杀之。宗族为之设祭,见玄来灵坐,上脱头,置其傍。悉取果食鱼肉之属,以内颈中,毕,还自安其头。既而言曰:“吾得诉于上帝矣。司马子元无嗣也。”寻有永嘉之乱。军还,世宗殂而无子。后有巫见帝涕泗云:“国家倾覆,正由曹爽、夏侯玄诉怨得伸故也。”爽以势族致诛,玄以时望被戮。

嵇中散[编辑]

晋嵇中散常于夜中灯火下弹琴。有一人入室,初来时面甚小,斯须渐大,遂长丈馀,颜色甚黑,单衣草带。嵇熟视良久,乃吹火灭曰:“耻与魑魅争光。”

土瓦中人[编辑]

晋邹湛,南阳人。初,湛常见一人,自称甄舒仲,余无所言。如此非一。久之乃悟曰:“吾宅西有积土败瓦,其中必有死人。甄舒仲者,予舍西土瓦中人也。”检之,果然。乃厚加殡殓毕。梦此人来谢。

山阳王辅嗣[编辑]

晋清河陆机初入洛,次河南之偃师。时久结阴,望道左若有民居,因往投宿。见一年少,神姿端远,置《易》投壶。与机言论,妙得玄微。机心服其能,无以酹抗;乃提纬古今,总验名实,此年少不甚欣解。既晓便去,税骖逆旅,问逆旅妪。妪曰:“此东数十里无村落,止有山阳王家冢尔。”机乃怪怅。还睇昨路,空野霾云,拱木蔽日。方知昨所遇者,信王弼也。一说陆云独行,逗宿故人家,夜暗迷路,莫知所从。忽望草中有火光,云时饥乏,因而诣前。至一家,墙院甚整,便寄宿。见一年少,可二十馀,丰姿甚嘉,论叙平生,不异于人,寻共说《老子》,极有辞致。云出,临别语云:“我是山阳王辅嗣。”云出门,回望向处,止是一冢。云始谓俄顷已经三日,乃大怪怅。

朱彦胆勇[编辑]

晋永嘉中,朱彦居永宁。披荒入舍,便闻管弦之声及小儿啼呼之音。夜见一人,身甚壮大,呼杀其犬。彦素胆勇,不以为惧,即不移居,亦无后患。

鬼唱佳声[编辑]

晋永嘉中,李谦素善琵琶。元嘉初,往广州。夜集坐倦悉寝,惟谦独挥弹未辍。便闻窗外有唱佳声,每至契会,无不击节。谦怪语曰:“何不进耶?”对曰:“遗生已久,无宜干突。”始悟是鬼。

麻子轩[编辑]

刘聪建元三年,并州祭酒桓回于途遇一老父,问之云:“昔乐工成凭,今居何职?我与其人有旧,为致清谈,得察孝廉。君若相见,令知消息。”回问姓字,曰:“我吴郡麻子轩也。”言毕而失。回见凭,具宣其意。凭叹曰:“昔有此人,计去世近五十年。”中郎荀彦舒闻之,为造祝文,令凭设酒饭,祀于通衢之下。

形见慰母[编辑]

晋太元中,桓轨为巴东太守,留家江陵。妻乳母姓陈,儿道生,随轨之郡,坠濑死。道生形见云:“今获在河伯左右,蒙假二十日,得暂还。”母哀至,辄有一黑乌,以翅掩其口。舌上遂生一瘤,从此便不复哭。

荀泽见形[编辑]

晋颍川荀泽,以太元中亡,恒形见。还与妇鲁国孔氏嬿婉绸缪,遂有妊焉。十月而产,产悉是水,别房作酱。泽曰:“汝知丧家不当作酱而故为之。今上官责我数豆,致劬不复堪。”经少时而绝。

亡妇免夫[编辑]

晋时会稽严猛妇出采薪,为虎所害。后一年,猛行至蒿中,忽见妇云:“君今日行,必遭不善。我当相免也。”既而俱前。忽逢一虎,跳踉向猛。猛妇举手指㧑,状如遮护。须臾,有一胡人荷戟而过。妇因指之,虎即击胡。婿乃得免。

庾绍之见形[编辑]

晋新野庾绍之,字道遐。与南阳宋协中表之亲,情好绸缪。桓玄时,庾为湘东太守,病亡。义熙中,忽见形诣协。一小儿通云:“庾湘东来。”须臾便至,两脚著械。既至,脱械置地而坐。协问:“何由得顾?”答云:“暂蒙假归,与卿亲好,故相过耳。”协问鬼神之事,绍辄漫略,不甚谐对。具问亲戚,因谈世事。末复求酒,协时时饵茱萸酒,因为设之。酒至,执杯还置,云:“有茱萸气。”协曰:“卿恶之耶?”绍云:“上官皆畏之,非独我也!”绍为人语声高壮,此言论时不异恒日。有顷,协儿邃之来。绍闻屐声,极有惧色。乃谓协曰:“生气见陵,不复得住。与卿三年别耳。”因贯械而起,出户便灭。协后为正员郎,果三年而卒。

山阴徐琦[编辑]

晋义熙三年,山阴徐琦每出门,见一女子,貌极艳丽。琦便解银钤赠之。女曰:“感君佳贶。”以青铜镜与琦,便结为伉俪。

葛辉夫妖死[编辑]

晋义熙中,乌伤葛辉夫在女家。宿至三更,竟有两人把火至阶前,疑是凶人,往打之。欲下杖,悉变为蝴蝶,缤纷飞散。忽有一物冲辉夫腋下,便倒地,少时死。

团扇梦别[编辑]

义熙中,高平檀茂崇丧亡。其母沛郡刘氏昼眠,梦见崇手执团扇云:“崇年命未尽,横被灾厉,上永违离。今以此扇奉别。”母流涕惊觉。果于屏风间得扇,上皆如蜘蛛网络。抚执悲恸。

朱衣吏滥取[编辑]

义熙中,长山唐邦闻扣门声,出视,见两朱衣吏云:“官欲得汝。”遂将至县东岗殷安冢中。冢中有人语吏云:“本取唐福,何以滥取唐邦?”敕鞭之,遣将出。唐福少时而死。

鬼歌子夜[编辑]

晋孝武太元中,琅玡王轲之家有鬼歌子夜。殷允为章郡,侨人庾僧度家,亦有鬼歌子夜。

许氏鬼崇[编辑]

晋太元中,吴兴许 【 一作沈。】 寂之,忽有鬼于空中语笑,或歌或哭,至夜偏盛。寂之有灵车,鬼共牵走,车为坏。寂之有长刀,乃以摄置瓮中,有大镜,亦摄以纳器中。

床下老公[编辑]

晋元兴中,东阳太守朱牙之。忽有一老公,从其妾董床下出,著黄裳衿帽。所出之坎甚滑泽,有泉。遂与董交好。若有吉凶,遂以告。牙之儿疾疟,公曰:“此应得虎卵服之。”持戟向山,果得虎阴,尚馀暖气。使儿炙啖,疟即断绝。公常使董梳头,发如野猪毛。牙之后诣祭酒上章,于是绝迹。乃作沸汤,试浇此坎。掘得数斛大蚁。不日,村人捉大刀野行。逢一丈夫,见刀,操黄金一饼,求以易刀。及授刀,奄失其人所在。重察向金,乃是牛粪。计此,乃牙之家鬼。

秦树冥缘[编辑]

沛郡人秦树者,家在曲阿小辛村。尝自京归,未至二十里许,天暗失道。遥望火光,往投之宿。见一女子秉烛出云:“女弱独居,不得宿客。”树曰:“欲进路,碍夜,不可前去。”乞寄外住。女然之。树既进坐,竟以此女独居一室,虑其夫至,不敢安眠。女曰:“何似过嫌?保无虞,不相误也。”为树设食,食物悉是陈久。树曰:“卿未出适,我亦未婚。欲结大义,能相顾否?”女笑曰:“自顾鄙薄,岂足伉俪?”遂与寝止。向晨,树去。乃俱起执别,女泣曰:“与君一睹,后面无期。”以指环一双赠之,结置衣带,相送出门。树低头急去数十步,顾其宿处,乃是冢墓。居数日,亡。其指环结带如故。

灵侯[编辑]

南平国蛮兵【 一作岳。】 在姑孰, 【 一作苏。】便有鬼附之。声呦呦细长,或在檐宇之际,或在庭树上。每占吉凶,辄先索琵琶,随弹而言。事事有验。时却倚为长史,问当迁官,云:“不久持节也。”寻为南蛮校尉。予为国郎中,亲领此土。荆州俗谚或云是老鼠所作,名曰灵侯。

户外应声[编辑]

昔有老姥雨夜纺绩,断失其(金奏)所在。姥独骂云:“何物鬼担去?”户外即有应声言:“暂借避雨,实不偷(金奏)。宜就觅之。”姥惊惧窥外,略无所见,(金奏)亦寻获。

妒鬼[编辑]

吴兴袁乞妻临终,执乞手云:“我死,君再婚否?”乞言:“不忍也。”既而服竟更娶。乞白日见其死妇语之云:“君先结誓,云何负言?”因以刀割其阳道。虽不致死,人性永废。

花上盈盈[编辑]

临 【 一作林。】 川聂包死数年,忽诣南丰相沈道袭作歌。其歌笑甚有伦次,每歌辄作“花上盈盈正闻行,当归不闻死复生”。事异辞怪。

亡儿慰母[编辑]

琅玡王凝之,字叔平。妻左将军夫人谢氏,弈之女也。尝频亡二男,悼惜甚过,哭泣累年,若居至艰。后忽见二儿俱还,皆若锁械,慰免其母:“宜自宽割。儿并有罪。若垂哀怜,可为作福。”于是哀痛稍止而勤功德。

鬼作嗔声[编辑]

琅玡王骋之妻陈郡谢氏,生一男,小字奴子。经夫后,王以妇婢招利为妾。谢元嘉八年病终。王之墓在会稽,假瘗建康东冈。既窆反虞,舆灵入屋。凭几忽于空中掷地,便有嗔声曰:“何不作挽歌,令我寂寂上道耶?”骋之云:“非为永葬,故不具仪耳。”

打鼓称冤[编辑]

沙门有支法存者,本自胡人,生长广州。妙善医术,遂成巨富。有八尺(翕毛)(登毛),光彩耀目,作百种形象。又有沉香八尺板床,居常香馥。太原王琰 【一作谈。】为广州刺史,大儿邵之屡求二物,法存不与。王因状法存豪纵,乃杀而籍没家财焉。法存死后,形见于府内,辄打阁下鼓,似若称冤。如此经日。王寻得病,恒见法存守之。少时,遂亡。邵之此至扬都,亦丧。

司马家奴[编辑]

河内司马惟之奴天雄死后还,其妇来喜闻体有鞭痕而脚著锁。问云:“有何过,至如此?”曰:“曾因醉,窃骂大家,今受此罪。”

颜延之妾[编辑]

陈郡颜延之字延年,有爱妾死。延之痛惜甚至。以冬日临哭,忽见妾排屏风,以压延之。延之惧,坠地。因病卒。

鬼食粔籹[编辑]

永初中,张骥于都丧亡。司马茂之往哭,见骥凭几而坐,以箸刺粔籹食之。 【 米巨籹膏环也。】

厩中怪[编辑]

元嘉二十六年,豫章胡庇之尝为武昌郡。入厩中,便有鬼怪。中宵笼月,户牖少开。有人倚立户外,状似小儿。户闭,便闻人行如著木屐声,看则无所见。如此甚数。二十八年三月,举家悉得时病,既而渐差。

刘元入魏[编辑]

刘元字幼祖,少与武帝善,而轻何无忌,遂不相得,乃去。游吴郡虎邱山,心欲留焉。夜临风长啸,对月鼓琴于剑池上。忽闻环佩音,一女子衣紫之衣,垂钿带,谓元曰:“吴王爱女,愿来相访。”元曰:“吴王爱女,岂非韩重妻紫玉耶?”遂与元偕行,谓元曰:“闻君与刘裕相得,裕是王者。然与何无忌不美,此人恐为君患。若北还仕魏朝,官亦不减牧伯。”言讫,忽不见。乃在一大陵松树下,约去虎邱三里许。元乃北去仕魏,累官青州刺史。

麝香辟恶[编辑]

元嘉二十年,王怀之丁母忧。葬毕,忽见树上有妪,头戴大发,身披白裙,足不践柯,亭然虚立。还家叙述,其女遂得暴疾,面乃变作向树杪鬼状。乃与麝香服之,寻复如常。世云麝香辟恶,此其验也。

一足鬼[编辑]

元嘉中,魏郡张承吉息元庆年十二,见一鬼,长三尺,一足而鸟爪,背有鳞甲,来招。元庆恍惚如狂,游走非所。父母挞之。俄闻空中云:“是我所教,幸勿与罚。” 张有二卷羊中敬书,忽失所在。鬼于梁上掷还一卷,少裂坏,乃为补治。王家嫁女,就张借□。鬼求纸笔代答。张素工巧,尝造一弹弓。鬼借之,明日送还,而皆折坏。

鬼作五木[编辑]

元嘉中,颍川宋寂。昼忽有一足鬼,长三尺,遂为寂驱使。欲与邻人摴蒱而无五木,鬼乃取刀斫庭中杨枝,于户间作之,即烧灼,黑白虽分明,但朴耳。

七日假[编辑]

元嘉十二年,长山郭悖病亡。后孙儿见悖著帻布裙,在灵床上呼孙与语,云:“今得七日假,假满将去。二小鬼捉幞在门,可就取也。”孙求幞,即得。又云:“汝叔从都还,得锽犁(金辟)。可试取看。”便以呈之,仍以两铁钳加,苍苍作声。语孙曰:“我无复归缘,从此而绝。”

黄父鬼[编辑]

黄州治下有黄父 【 一作文。】 鬼,出则为祟。所着衣袷皆黄,至人家,张口而笑,必得疫疠。长短无定,随篱高下。自不出已十馀年。土俗畏怖,惶恐不绝。

山灵[编辑]

庐陵人郭庆之,有家生婢,名采薇,年少,有美色。宋孝建年中,忽有一人,自称山灵,如人裸身,形长丈馀,胸臂皆有黄色,肤貌端洁,言音周正,呼为“黄父鬼”,来通此婢。婢云:“意事如人。”鬼遂数来。常隐其身,时或露形。形变无常,乍大乍小,或似烟气,或为石,或为小鬼,或为妇人,或如鸟兽足迹,或如人,长二尺许;或似鹅,迹掌大如盘。开户闭牖,其入如神。与婢戏笑,如人也。

鬼避徐叔宝[编辑]

元嘉十四年,徐道饶忽见一鬼,自言是其先人。于时冬日,天气清朗。先积稻屋下,云:“汝明日可曝谷。天方大雨,未有晴时。”饶从其教,鬼亦助辇。后果霖雨。时有见者,形如猕猴。饶就道士请符,悬著窗中。见便大笑云:“欲以此断我,我自能从狗窦中入。”虽则此语,而不复进。经数日,叹云:“徐叔宝来,吾不宜见之。”后日果至,于是遂绝。

梁清家诸异[编辑]

安定梁清,字道修,居扬州右尚方间桓徐州故宅。元嘉十四年二月,数有异光,仍闻擘萝声。令婢子松罗往看,见一人,问,云姓华名芙蓉,为六甲至尊所使,从太微紫宫下,来过旧居。乃留不去。或鸟头人身,举面是毛,掷洒粪秽。清引弓射之,应弦而灭,并有绛汁染箭。又睹一物,形如猴,悬在树标。令人刺,中其髀,堕地淹没。经日,反从屋上跛行,就婢乞食,团饭授之,顿造二升。经日,众鬼群至,丑恶不可称论。松罗床帐,【一作障。】尘石飞扬,累晨不息。婢采菊,路逢一鬼,着衣帻,乘马,卫从数十。谓采菊曰:“我是天上仙人,勿名作鬼。”问:“何以恒掷秽污?”答曰:“粪污者,钱财之象也。投掷者,速迁之征也。”顷之,清果为扬武将军、北鲁郡太守。清厌毒既久,乃呼外国道人波罗(叠毛)诵咒文。见诸鬼怖惧,逾垣穴壁而走,皆作鸟声,于此都绝。在郡,少时夜中,松罗复见威仪器械、人众数十,一人戴帻,送书粗纸,有七十许字,笔迹婉媚,远拟羲、献。又歌云:“坐侬孔雀楼,遥闻凤凰鼓。下我邹山头,仿佛见梁鲁。”鬼有叔操丧,哭泣答吊,不异世人。鬼传教曾乞松罗一函书,题云:“故孔修之死罪”,白笺,以吊其叔丧,叙致哀情,甚有铨次。复云:“近往西方,见一沙门,自名大摩刹,问君消息,寄五丸香,以相与之。”清先奉使炖煌,忆见此僧。清有婢产,于此遂绝。

青桐树[编辑]

句章人 【 一无人字。】 吴平州门前,忽生一株青桐树,上有谣歌之声。平恶而斫杀。平随军北征,首尾三载。死桐欻自还立于故根之上。又闻树巅空中歌曰:“死桐今更青,吴平寻当归。适闻杀此树,已复有光辉。”平寻复归如见。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