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文鉴 (四部丛刊本)/卷第五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四 皇朝文鉴 卷第五
宋 吕祖谦 编撰 景常熟瞿氏铁琴铜剑楼藏宋刊本
卷第六

皇朝文鉴卷第五

 赋

   不寐赋        刘  攽

   拙赋         周  悙頥

   洛阳怀古赋      邵  雍

   灔滪堆赋       苏  轼

   屈原庙赋       苏  轼

   昆阳城赋       苏  轼

   赤壁赋        苏  轼

   后赤壁赋       苏  轼

   秋阳赋        苏  轼

   中山松醪赋      苏  轼

   怀归赋        沈  括

   黄楼赋        苏  辙

    不寐赋       刘  攽

忳郁邑其冯中𠔃何鉴寐其弗夷方永夜之未艾

𠔃廓静处而长思悼既往之弗及𠔃慨来今之曷

知绪将绝而复续𠔃精发越而淫移倏四海其再

抚𠔃泯万期乎须㬰武胜商而归周𠔃天保定其

千亿叔旦兼乎三王𠔃仰勤思而有𫉬孔潜精于

好学𠔃致愤懑于无益乐好善而用鲁𠔃孟见喜

乎颜色仁弗遇于卫顷𠔃愿奋飞而不得翟相氛

而见祥𠔃献肇谋乎虞虢彼逺虑之与近思𠔃智

与愚皆从其职嗟民生之多艰𠔃羌以心为形役

君子 有不安其命𠔃小民有不度其力非蚊虻之

𠾱肤𠔃曽内怀于大𣗥惟昔梦之蘧蘧𠔃既怅然

而独寤亮伐柯之不逺𠔃何内韄而罙固晞圣人

之大觉𠔃绵万丗而不遇幸曲肱而自怡𠔃庶无

迷于𥘉度

    拙赋        周  悙頥

或谓予曰人谓子拙予曰巧窃所耻也且患丗多

巧也喜而赋之

巧者言拙者黙巧者劳拙者逸巧者贼拙者德巧

者凶拙者吉呜呼天下拙刑政彻上安下顺风清

弊绝

    洛阳怀古赋     邵  雍

洛阳之为都也居天地之中有终天之王气在焉

予家此治平歳㑹秋乘雨霁与殿院刘君玉登天

宫寺三宝阁洛之风景因得周览惜其百代兴废

以来天子虽都之而多不得其乆居也故有怀古

之感以通讽 谕君玉好赋以赋言

秋雨霁日色清景方出秋益明何幽怀之能快唯

髙阁之可凭天之空廓风之轻冷览三川之形胜

感千古之废兴乃眷西北物华之妍云情物态一

气茫然拥楼阁以髙下焕金碧之光鲜当地𫝑之

拱处有王居之在焉惜乎天子居东都此邦若诸

夏不㑹要于方来不号令于天下声明文物不此

而出道德仁义不此而化宫殿森列鞠而为茂草

园囿棋布荒而为平野鸾舆曽不到者三十馀年

使人依然而叹曰虚有都之名也噫夏王之治水

也四海之内列壤惟九而居中者实曰豫州荆河

之北此为上流周公之卜宅也率土之濵建国为

万而居中者实曰洛阳𤁄涧之侧此唯旧都迄于

今日二千年之有馀因兴替之不定故靡常其厥

居我所以作赋者阅古今变易之时𫐠兴亡异同

之迹追既失之君王存后来之国家也噫太昊始

法二帝成之三王全法参用适冝伊六圣之经理

实万丗之宗师我乃谓治民之道于是乎大尽矣

逮夫五霸抗轨七雄驾威汉之兴乘秦之弊曹之

擅幸汉之衰始鼎立而治终豆分而𮥠𣈆中原之

失守宋江左之画畿或走齐而驿魏或道陈而经

隋自元魏廓河南之土植六朝之风物李唐蟠𨵿

中之腹孕五代之乱离其间或道胜而得民或兵

强而慑下或虎吞而龙噬或鸡狂而犬诈或创业

于艰难或守成于逸暇或覆𫗧而终焉或包桑而

振者故得陈其六事虽善恶不同其成败一也其

一曰大哉德之为大也能润天下必先行之于身

然后化之于人化也者效之也自人而效我者也

所以不严而治不为而成不言而信不令而行顺

天下之性命育天下之生灵其帝者之所为乎其

二曰至哉政之为大也能公天下必先行之于身

然后教之于人教也者正之也自我而正之者也

所以有严而治有为而成有言而信有令而行拔

天下之疾苦遂天下之生灵其王者之所为乎其三

曰壮哉力之大也能致天下必先丰府库峙仓箱

锐锋镝峻金汤严法令于烈火肃兵刑于秋霜竦

民听于上下慑夷心于外荒其霸者之所为乎其

四曰时若伤之于随失之于寛始则废事乆则生

奸既利不能胜言故冗得以疾贤是必薄其赋敛

欲民不困而民愈困省其刑罚欲民不残而民愈

残盖致之之道失其本矣其五曰时若任之以民

专之以察始则烈烈终焉缺缺既上下以交虐乃

恩信之见夺是必峻其刑罚欲民不犯而民愈犯

厚其赋敛欲国不竭而国愈竭盖致之之道失其

末矣其六曰水旱为沴年歳丰虚此天地之常理

虽圣人不能无盖有备而无患不得中者加以寛

猛失政重轻逸权不有水旱而民已困而况有水

旱兵革焉所谓本末交失不亡何待天下有成败

六焉此之谓也君天下者得不用圣帝之典谟行

明王之教化士可杀不可辱民可近不可下上能

抚如子焉下必戴其后也仲尼所以陈革命则抑

为人之匪君明逊国则杜为人之不臣定礼乐而

一天下之政教修春秋而罪诸侯之乱伦删诗以

扬文武之美序书以尊尧舜之仁赞大易以都括

与六经而并存意者不可以地之重易民之教不

可以民之教悖天之时教之各备则居地而得宜

是故知地不可固有之也君上必欲上为帝事则

请执天道焉中为王事则请执人道焉下为霸事

则请执地道焉三道之间能举其一千古之上犹

反掌焉则是洛之兴也又何计乎都与不都也如

欲用我吾从其中

    灔滪堆赋      苏  轼

丗以瞿唐峡口灔滪堆为天下之至险凡覆舟者

皆归咎于此石以余观之盖有功于斯人者夫蜀

江㑹百水而至于䕫弥漫浩汗横放于大野而峡

之小大曽不及其十一茍先无以龃龉于其间则

江之逺来奔腾迅快尽锐于瞿唐之口则其崄悍

可畏当不啻于今耳因为之赋以待好事者试观

而思之

天下之至信者唯水而已江河之大与海之深而

可以意揣唯其不自为形而因物以赋形是故千

变万化而有必然之理掀腾悖怒万夫不敢前𠔃

宛然听命惟圣人之所使予泊舟乎瞿唐之口而

观乎灔滪之崔嵬然后知其所以开峡而不去者

固有以也蜀江逺来𠔃浩漫漫之平沙行千里而未

尝龃龉𠔃其意骄逞而不可摧忽峡口之逼窄𠔃

纳万顷于一杯方其未知有峡也而战乎灔滪之

下喧豗震掉尽力以与石闘勃乎若万𮪍之西来

孤城之当道钩援临冲毕至于其下𠔃城坚而

不可取矢尽剑折𠔃迤逦循城而东去于是滔滔

汨汨相与入峡安行而不敢怒嗟夫物固有以安

而生变𠔃亦有以用危而求安得吾说而推之𠔃

亦足以知物理之固然

    屈原庙赋      苏  轼

浮扁舟以适楚𠔃过屈原之遗宫览江上之重山

𠔃曰惟予之故郷伊昔放逐𠔃渡江涛而南迁去

家千里𠔃生无所归而死无以为坟悲夫人固有

一死𠔃处死之为难徘徊江上欲去而未决𠔃俯

千仞之惊湍赋怀沙以自伤𠔃嗟子独何以为心

忽终章之惨烈𠔃逝将去此而沉吟吾岂不能髙

举而逺游𠔃又岂不能退黙而深居独嗷嗷其怨

慕𠔃恐君臣之愈踈生既不能力争而强諌𠔃死

犹冀其感发而改行苟宗国之颠覆𠔃吾亦独何

爱于乆生托江神以告冤𠔃冯夷教之以上诉历

九𨵿而见帝𠔃帝亦悲伤而不能救怀瑾佩兰而

无所归𠔃独惸惸乎中浦峡山髙𠔃崔嵬故居废

𠔃行人哀子孙散𠔃安在况复见𠔃髙台自子之

逝今千载𠔃丗愈狭而难存贤者畏讥而改度𠔃

随俗变化斵方以为圆黾勉于乱丗而不能去𠔃

又或为之臣佐变丹青于玉莹𠔃彼乃谓子为非

智惟髙节之不可以企及𠔃冝夫人之不吾与违

国去俗死而不顾𠔃岂不足以免于后丗呜呼君

子之道岂必全𠔃全身逺害亦或然𠔃嗟子区区

独为其难𠔃虽不适中要以为贤𠔃夫我何悲子

所安𠔃

    昆阳城赋      苏  轼

淡平野之霭霭忽孤城之如块风吹沙以苍莾怅

楼橹之安在横门豁以四逹故道宛其未改彼野

人之何知方伛偻而畦菜嗟夫昆阳之战屠百万

于斯须旷千古而一快想寻邑之来阵兀若驱云

而拥海猛士扶轮以蒙茸虎豹杂沓而横溃罄天

下于一战谓此举之不再方其乞降而末获固已

变色而惊悔忽千𮪍之独出犯𥘉锋于未艾始凭

轼而大𥬇旋弃鼔而投械纷纷籍籍死于沟壑者

不知其何人或金章而玉佩彼狂童之僣窃盖已

旋踵而将败岂豪杰之能得尽市井之无赖贡符

献瑞一朝而成群𠔃纷就死之何怪独悲伤于严

生怀长才而自浼岂不知其必丧独徘徊其安待

过故城而一吊増志士之永慨

    赤壁赋       苏  轼

壬戌之秋七月既望⿱⺾⿰𩵋禾子与客泛舟游于赤壁之

下清风徐来水波不兴举酒属客诵明月之诗歌

窈窕之章少焉月出于东山之上徘徊于斗牛之

间白露横江水光接天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

茫然浩浩乎如冯虚遇风而不知其所止飘飘乎

如遗丗独立羽化而登仙于是饮酒乐甚扣舷而歌

之歌曰桂棹𠔃兰桨击空明𠔃溯流光渺渺乎予怀

望美人𠔃天一方客有吹洞箫者𠋣歌而和之其

声呜呜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诉馀音袅袅不绝如

缕舞幽壑之潜蛟泣孤舟之嫠妇苏子愀然正襟

危坐而问客曰何为其然也客曰月明星稀乌鹊

南飞此非曹孟德之诗乎西望夏口东望武昌山

川相缪郁乎苍苍此非孟德之困于周郎者乎方

其破荆州下江陵顺流而东也舳舻千里旌旗蔽

空酾酒临江横槊赋诗固一丗之雄也而今安在

哉况吾与子渔樵于江渚之上侣鱼鰕而友麋鹿

驾一叶之扁舟举匏樽以相属𭔃蜉蝣于天地渺

浮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须㬰羡长江之无穷挟飞仙

以遨游抱明月而长终知不可乎骤得托遗响于

悲风⿱⺾⿰𩵋禾子曰客亦知夫水与月乎逝者如斯而未

尝往也盈虚者如彼而卒莫消长也盖将自其变

者而观之则天地曽不能以一瞬自其不变者而观

之则物与我皆无尽也而又何羡乎且夫天地之

间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惟江

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

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

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食客喜而𥬇洗盏更酌肴核

既尽杯盘狼籍相与枕藉乎舟中不知东方之既

    后赤壁赋      苏  轼

是歳十月之望歩自雪堂将归于临皋二客从予

过黄泥之坂霜露既降木叶尽脱人影在地仰见

明月顾而乐之行歌相答已而叹曰有客无酒有

酒无肴月白风清如此良夜何客曰今者薄暮举

网得鱼巨口细鳞状似松江之鲈顾安所得酒乎

归而谋诸妇妇𥬇曰我有斗酒藏之乆矣以待子

不时之须于是携酒与鱼复游于赤壁之下江流

有声断岸千尺山髙月小水落石出曽日月之几

何而江山不可复识矣予乃摄衣而上履巉岩披

蒙茸踞虎豹登虬龙攀栖鹘之危巢俯冯夷之幽

宫盖二客不能从焉划然长啸草木震动山鸣谷

应风起水涌予亦悄然而悲肃然而恐凛乎其不

可留也反而登舟放乎中流听其所止而休焉时

夜将半四顾寂寥适有孤鹤横江东来翅如车轮

𤣥裳缟衣戛然长鸣掠予舟而西也须㬰客去予

亦就睡夣一道士羽衣翩仙过临皋之下揖予而

言曰赤壁之游乐乎问其姓名俛而不答呜呼噫

嘻我知之矣畴昔之夜飞鸣而过我者非子也耶

道士顾𥬇予亦惊悟开户视之不见其处

    秋阳赋       ⿱⺾⿰𩵋禾  轼

越王之孙有贤公子宅于不土之里而咏无言之

诗以告东坡居士曰吾心皎然如秋阳之明吾气

肃然如秋阳之清吾好善而欲成之如秋阳之坚

百谷吾恶恶而欲刑之如秋阳之陨群木夫是以

乐而赋之子以为何如居士𥬇曰公子何自知秋

阳哉生于华屋之下而长游于朝廷之上出拥大

盖入侍帏幄暑至于温寒至于凉而已矣何自知

秋阳哉若予者乃真知之方夏潦之淫也云烝雨

泄雷电发越江湖为一后士冒没舟行城郭鱼龙

入室𮏄衣生于用器蛙蚓行于几席夜违湿而五

迁昼燎衣而三易是犹未足病也耕于三呉有田

一㕓禾巳实而生耳稻方秀而泥蟠沟塍交通墙

壁颓穿面垢落墍之涂目泫湿薪之烟釡甑其空

四邻悄然鹳鹤鸣于户庭妇宵兴而永叹计无食

其几何矧有衣于穷年忽釡星之杂出又灯花之

𩀱悬清风西来鼓锺其镗奴婢喜而告予此雨止

之祥也蚤作而占之则长庚澹其不芒矣浴于旸

谷升于扶桑曽未转盼而倒景飞于屋梁矣方是

时也如醉而醒如喑而鸣如痿而起行如还故郷

𥘉见父兄公子亦有此乐乎公子曰善哉吾虽不

身履而可以意知也居士曰日行于天南北异宜

赫然而炎非其虐穆然而温非其慈且今之温者

昔之炎者也云何以夏为盾而以冬为衰乎吾侪

小人轻愠易喜彼冬夏之畏爱乃群狙之三四自

今知之可以无惑居不障户出不御笠暑不言病

以无忘秋阳之德公子拊掌一𥬇而作

    中山松醪赋     ⿱⺾⿰𩵋禾  轼

始予宵济于衡漳车徒渉而夜号燧松明以记浅

散星宿于亭皋郁风中之香雾若诉予以不遭岂

千歳之妙质而死斤斧于鸿毛效区区之寸明曽

何异于束蒿烂文章之纠𬙊惊节解而流膏喜构(“冉”换为“冉”)

厦其巳逺尚药石之可曹收薄用于桑榆制中山

之松醪救尔灰烬之中免尔萤爝之劳取通明于

盘错出肪泽于烹熬与𮮐麦而皆熟沸春声之嘈

嘈味甘馀而小苦叹幽姿之独髙知甘酸之易坏

𥬇凉州之蒲萄似玉池之生肥非内府之烝羔酌

以瘿藤之纹樽荐以石蟹之霜螯曽日饮之几何

𮗜天刑之可逃投拄杖而起行罢儿童之抑搔望

西山之咫尺欲褰裳以游遨跨超峰之奔鹿接挂

壁之飞猱遂从此而入海眇翻天之云涛使夫嵆

阮之伦与八仙之群豪或𮪍麟而翳凤争榼挈而

瓢操颠倒白纶巾淋漓宫锦𫀆追东坡而不可及

归𫗦歠其醨糟漱松风于齿牙犹足以赋逺游而

续离骚也

    怀归赋       沈  括

归休乎嗟生亦劳𠔃歳常九行而一息四方已莫

不异𠔃欲终往而安即披荆榛以孤鹜渉大涂之

梗塞投孱颜以坌入孰为晏眠而朝食謦欬一山而

百折𠔃况千里之绵邈髙浪鳞卷而电划𠔃近不

保乎咫尺嗟 子乘此而安之𠔃托扶揺以寸翮

吾一念子之往𠔃意乆兀硉而屹栗彼夫人之圣

哲宁有欲乎顚踣摩SKcharSKchar之无穷抽万丗之潜黙

虽皎中而自信亦终𡒄坎而莫觌来之不可与谋

𠔃果去亦庸何伤既振辔而大驱𠔃盖倡佯其所

适期无羡于古人𠔃苟亦善吾之令德终旷荡之

可骧𠔃信幽履之不惑

    黄楼赋       苏  辙

熙宁十年秋七月乙丑河决于澶渊东流入巨野

北溢于济南溢于泗八月戊戌水及彭城下余兄

子瞻适为彭城守水未至使民具畚锸畜土石积

刍茭窒𨻶穴以为水备故水至民不恐自戊戊至

九月戊申水及城下二丈八尺塞东西北门水皆

自城际山雨昼夜不止子瞻衣制履屦庐于城

上调急夫发禁卒以从事令民无得窃出避水以

身帅之与城存亡故水大至民不溃方水之淫也

汗漫千馀里漂庐舍败冢墓老弱蔽川而下壮者

狂走无所得食槁死于丘陵林木之上子瞻使习

水者浮舟擑载糗粮以济之得脱者无数水既涸

朝廷方塞澶渊未暇及徐子瞻曰澶渊诚塞徐则

无害塞不塞天也不可使徐人重𬒳其患乃请増

筑徐城相水之冲以木堤捍之水虽复至不能以

病徐也故水既去而民益亲于是即城之东门为

大楼焉垩以黄土曰土实胜水徐人相劝成之辙

方从事于宋将登黄楼览观山川吊水之遗迹乃作

黄楼之赋其词曰

子瞻与客游于黄楼之上客仰而望俯而叹曰噫

嘻殆哉在汉元光河决瓠子腾蹙巨野衍溢淮泗

梁楚受害二十馀年下者为污泽上者为沮洳民

为鱼鳖郡县无所天子封祀太山徜徉东方哀民

之无辜流死不藏使公卿负薪以塞宣房瓠子之

歌至今伤之嗟惟此邦俯仰千载河东倾而南泄

蹈汉丗之遗害包原隰而为一窥吾墉之摧败吕

梁龃龉横绝乎其前四山连属合围乎其外水洄

洑而不进环孤城以为海舞鱼龙于堭壑阅帆樯

于睥睨方飘风之迅发震鞞鼓之惊骇诚蚁穴之

不救分闾阎之横溃幸冬日之既迫水泉缩以自

退栖流枿于乔木遗枯蚌于水裔听澶渊之奏功

非天意吾谁赖今我与公冠冕裳衣设几布筵斗

酒相属饮酣乐作开口而𥬇夫岂偶然也哉子瞻

曰今夫安于乐者不知乐之为乐也必渉于害者

而后知之吾尝与子冯兹楼而四顾览天宇之宏

大缭青山以为城引长河而为带平皋衍其如席

桑麻蔚乎斾斾画阡陌之从横分园庐之向背放

田渔于江浦散牛羊于烟际清风时起微云霮䨴

山川开阖苍莽千里东望则连山参差与水背驰

群石倾奔绝流而西百歩涌波舟楫纷披鱼鳖颠

沛没人所嬉声崩震雷城堞为危南望则戏马之

台巨佛之峰岿乎特起下窥城中楼观翱翱嵬峨

相重激水既平眇莽浮空骈洲接浦下与淮通西

望则山断为玦伤心极目麦熟禾秀离离满隰飞

鸿群往白鸟孤没横烟澹澹俯见落日北望则泗

水湠漫古汴合焉汇为涛渊蛟龙所蟠古木蔽空

乌鸟号呼贾客连樯聮络城隅送夕阳之西尽导

明月之东出金钲薄于青嶂阴氛为之辟易窥人

寰而直上委馀彩于沙碛激飞楹而入户使人体

寒而战栗息汹汹于群动听川流之荡潏可以起

舞相命一饮千石遗弃忧患超然自得且子独不

见夫昔之居此者乎前则项籍刘戊后则光弼建

封战马成群猛士成林振臂长啸风动云兴朱阁

青楼舞女歌童𫝑穷力竭化为虚空山髙水深草

生故墟盖将问其遗老既巳灰灭而无馀矣故吾

将与子吊古人之既逝闵河决于畴昔知变化之

无在付杯酒以终日于是众客释然而𥬇颓然就

醉河倾月堕携扶而出




皇朝文鉴卷第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