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文鑑 (四部叢刊本)/卷第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四 皇朝文鑑 卷第五
宋 呂祖謙 編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第六

皇朝文鑑卷第五

 賦

   不寐賦        劉  攽

   拙賦         周  悙頥

   洛陽懷古賦      邵  雍

   灔澦堆賦       蘇  軾

   屈原廟賦       蘇  軾

   昆陽城賦       蘇  軾

   赤壁賦        蘇  軾

   後赤壁賦       蘇  軾

   秋陽賦        蘇  軾

   中山松醪賦      蘇  軾

   懷歸賦        沈  括

   黄樓賦        蘇  轍

    不寐賦       劉  攽

忳鬱邑其馮中𠔃何鑒寐其弗夷方永夜之未艾

𠔃廓靜處而長思悼旣徃之弗及𠔃慨來今之曷

知緒將絶而復續𠔃精發越而滛移倐四海其再

撫𠔃泯萬朞乎須㬰武勝商而歸周𠔃天保定其

千億叔旦兼乎三王𠔃仰勤思而有𫉬孔潜精於

好學𠔃致憤懣於無益樂好善而用魯𠔃孟見喜

乎顔色仁弗遇於衛頃𠔃願奮飛而不得翟相氛

而見祥𠔃獻肇謀乎虞虢彼逺慮之與近思𠔃智

與愚皆從其職嗟民生之多艱𠔃羌以心爲形役

君子 有不安其命𠔃小民有不度其力非蚊虻之

𠾱膚𠔃曽内懷於大𣗥惟昔夢之蘧蘧𠔃旣悵然

而獨寤亮伐柯之不逺𠔃何内韄而罙固晞聖人

之大覺𠔃綿萬丗而不遇幸曲肱而自怡𠔃庶無

迷於𥘉度

    拙賦        周  悙頥

或謂予曰人謂子拙予曰巧竊所恥也且患丗多

巧也喜而賦之

巧者言拙者黙巧者勞拙者逸巧者賊拙者德巧

者凶拙者吉嗚呼天下拙刑政徹上安下順風清

𡚁絶

    洛陽懷古賦     邵  雍

洛陽之爲都也居天地之中有終天之王氣在焉

予家此治平歳㑹秋乗雨霽與殿院劉君玉登天

宫寺三寳閣洛之風景因得周覽惜其百代興廢

以來天子雖都之而多不得其乆居也故有懷古

之感以通諷 諭君玉好賦以賦言

秋雨霽日色清景方出秋益明何幽懷之能快唯

髙閣之可憑天之空廓風之輕冷覽三川之形勝

感千古之廢興乃眷西北物華之妍雲情物態一

氣茫然擁樓閣以髙下煥金碧之光鮮當地𫝑之

拱處有王居之在焉惜乎天子居東都此邦若諸

夏不㑹要于方來不號令于天下聲明文物不此

而出道德仁義不此而化宮殿森列鞠而爲茂草

園囿棊布荒而爲平野鸞輿曽不到者三十餘年

使人依然而歎曰虚有都之名也噫夏王之治水

也四海之内列壤惟九而居中者實曰豫州荆河

之北此爲上流周公之卜宅也率土之濵建國爲

萬而居中者實曰洛陽𤁄澗之側此唯舊都迄于

今日二千年之有餘因興替之不定故靡常其厥

居我所以作賦者閱古今變易之時𫐠興亡異同

之迹追旣失之君王存後來之國家也噫太昊始

法二帝成之三王全法參用適冝伊六聖之經理

實萬丗之宗師我乃謂治民之道於是乎大盡矣

逮夫五覇抗軌七雄駕威漢之興乗秦之弊曹之

擅幸漢之衰始鼎立而治終豆分而𮥠𣈆中原之

失守宋江左之畫畿或走齊而驛魏或道陳而經

隋自元魏廓河南之土植六朝之風物李唐蟠𨵿

中之腹孕五代之亂離其間或道勝而得民或兵

強而慴下或虎吞而龍噬或鷄狂而犬詐或創業

於艱難或守成於逸暇或覆餗而終焉或包桑而

振者故得陳其六事雖善惡不同其成敗一也其

一曰大哉德之爲大也能潤天下必先行之於身

然後化之於人化也者効之也自人而効我者也

所以不嚴而治不爲而成不言而信不令而行順

天下之性命育天下之生靈其帝者之所爲乎其

二曰至哉政之爲大也能公天下必先行之於身

然後教之於人教也者正之也自我而正之者也

所以有嚴而治有爲而成有言而信有令而行拔

天下之疾苦遂天下之生靈其王者之所爲乎其三

曰壯哉力之大也能致天下必先豐府庫峙倉箱

銳鋒鏑峻金湯嚴法令于烈火肅兵刑于秋霜竦

民聽于上下慴夷心于外荒其霸者之所爲乎其

四曰時若傷之于隨失之于寛始則廢事乆則生

姦旣利不能勝言故冗得以疾賢是必薄其賦歛

欲民不困而民愈困省其刑罰欲民不殘而民愈

殘蓋致之之道失其本矣其五曰時若任之以民

專之以察始則烈烈終焉缺缺旣上下以交虐乃

恩信之見奪是必峻其刑罰欲民不犯而民愈犯

厚其賦歛欲國不竭而國愈竭蓋致之之道失其

末矣其六曰水旱爲沴年歳豐虚此天地之常理

雖聖人不能無蓋有備而無患不得中者加以寛

猛失政重輕逸權不有水旱而民已困而况有水

旱兵革焉所謂本末交失不亡何待天下有成敗

六焉此之謂也君天下者得不用聖帝之典謨行

明王之教化士可殺不可辱民可近不可下上能

撫如子焉下必戴其后也仲尼所以陳革命則抑

爲人之匪君明遜國則杜爲人之不臣定禮樂而

一天下之政教修春秋而罪諸侯之亂倫刪詩以

揚文武之美序書以尊堯舜之仁賛大易以都括

與六經而並存意者不可以地之重易民之教不

可以民之教悖天之時教之各備則居地而得宜

是故知地不可固有之也君上必欲上爲帝事則

請執天道焉中爲王事則請執人道焉下爲霸事

則請執地道焉三道之間能舉其一千古之上猶

反掌焉則是洛之興也又何計乎都與不都也如

欲用我吾從其中

    灔澦堆賦      蘇  軾

丗以瞿唐峽口灔澦堆爲天下之至險凡覆舟者

皆歸咎於此石以余觀之蓋有功於斯人者夫蜀

江㑹百水而至於䕫瀰漫浩汗横放於大野而峽

之小大曽不及其十一茍先無以齟齬於其間則

江之逺來奔騰迅快盡銳於瞿唐之口則其嶮悍

可畏當不啻於今耳因爲之賦以待好事者試觀

而思之

天下之至信者唯水而已江河之大與海之深而

可以意揣唯其不自爲形而因物以賦形是故千

變萬化而有必然之理掀騰悖怒萬夫不敢前𠔃

宛然聽命惟聖人之所使予泊舟乎瞿唐之口而

觀乎灔澦之崔嵬然後知其所以開峽而不去者

固有以也蜀江逺來𠔃浩漫漫之平沙行千里而未

甞齟齬𠔃其意驕逞而不可摧忽峽口之逼窄𠔃

納萬頃於一盃方其未知有峽也而戰乎灔澦之

下喧豗震掉盡力以與石闘勃乎若萬𮪍之西來

孤城之當道鉤援臨衝畢至於其下𠔃城堅而

不可取矢盡劒折𠔃迤邐循城而東去於是滔滔

汨汨相與入峽安行而不敢怒嗟夫物固有以安

而生變𠔃亦有以用危而求安得吾說而推之𠔃

亦足以知物理之固然

    屈原廟賦      蘇  軾

浮扁舟以適楚𠔃過屈原之遺宮覽江上之重山

𠔃曰惟予之故郷伊昔放逐𠔃渡江濤而南遷去

家千里𠔃生無所歸而死無以爲墳悲夫人固有

一死𠔃處死之爲難徘徊江上欲去而未决𠔃俯

千仞之驚湍賦懷沙以自傷𠔃嗟子獨何以爲心

忽終章之慘烈𠔃逝將去此而沉吟吾豈不能髙

舉而逺遊𠔃又豈不能退黙而深居獨嗷嗷其怨

慕𠔃恐君臣之愈踈生旣不能力爭而強諌𠔃死

猶冀其感發而改行苟宗國之顛覆𠔃吾亦獨何

愛於乆生託江神以告寃𠔃馮夷教之以上訴歷

九𨵿而見帝𠔃帝亦悲傷而不能救懷瑾佩蘭而

無所歸𠔃獨惸惸乎中浦峽山髙𠔃崔嵬故居廢

𠔃行人哀子孫散𠔃安在况復見𠔃髙臺自子之

逝今千載𠔃丗愈狹而難存賢者畏譏而改度𠔃

隨俗變化斵方以爲圓黽勉於亂丗而不能去𠔃

又或爲之臣佐變丹青於玉瑩𠔃彼乃謂子爲非

智惟髙節之不可以企及𠔃冝夫人之不吾與違

國去俗死而不顧𠔃豈不足以免於後丗嗚呼君

子之道豈必全𠔃全身逺害亦或然𠔃嗟子區區

獨爲其難𠔃雖不適中要以爲賢𠔃夫我何悲子

所安𠔃

    昆陽城賦      蘇  軾

淡平野之靄靄忽孤城之如塊風吹沙以蒼莾悵

樓櫓之安在横門豁以四逹故道宛其未改彼野

人之何知方傴僂而畦菜嗟夫昆陽之戰屠百萬

於斯須曠千古而一快想尋邑之來陣兀若驅雲

而擁海猛士扶輪以蒙茸虎豹雜沓而横潰罄天

下於一戰謂此舉之不再方其乞降而末獲固已

變色而驚悔忽千𮪍之獨出犯𥘉鋒於未艾始憑

軾而大𥬇旋弃鼔而投械紛紛籍籍死於溝壑者

不知其何人或金章而玉佩彼狂童之僣竊蓋已

旋踵而將敗豈豪傑之能得盡市井之無頼貢符

獻瑞一朝而成羣𠔃紛就死之何怪獨悲傷於嚴

生懷長才而自浼豈不知其必喪獨徘徊其安待

過故城而一弔増志士之永慨

    赤壁賦       蘇  軾

壬戌之秋七月旣望⿱⺾⿰𩵋禾 -- 蘇子與客泛舟遊於赤壁之

下清風徐來水波不興舉酒屬客誦明月之詩歌

窈窕之章少焉月出於東山之上徘徊於斗牛之

間白露横江水光接天縱一葦之所如凌萬頃之

茫然浩浩乎如馮虚遇風而不知其所止飄飄乎

如遺丗獨立羽化而登仙於是飲酒樂甚扣舷而歌

之歌曰桂棹𠔃蘭槳擊空明𠔃泝流光渺渺乎予懷

望美人𠔃天一方客有吹洞簫者𠋣歌而和之其

聲嗚嗚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訴餘音嫋嫋不絶如

縷舞幽壑之潜蛟泣孤舟之嫠婦蘇子愀然正襟

危坐而問客曰何爲其然也客曰月明星稀烏鵲

南飛此非曹孟德之詩乎西望夏口東望武昌山

川相繆鬱乎蒼蒼此非孟德之困於周郎者乎方

其破荆州下江陵順流而東也舳艫千里旌旗蔽

空釃酒臨江横槊賦詩固一丗之雄也而今安在

哉况吾與子漁樵於江渚之上侣魚鰕而友麋鹿

駕一葉之扁舟舉匏樽以相屬𭔃蜉蝣於天地渺

浮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須㬰羡長江之無窮挾飛仙

以遨遊抱明月而長終知不可乎驟得託遺響於

悲風⿱⺾⿰𩵋禾 -- 蘇子曰客亦知夫水與月乎逝者如斯而未

嘗徃也盈虚者如彼而卒莫消長也蓋將自其變

者而觀之則天地曽不能以一瞬自其不變者而觀

之則物與我皆無盡也而又何羡乎且夫天地之

間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雖一毫而莫取惟江

上之清風與山間之明月耳得之而爲聲目遇之

而成色取之無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無盡藏

也而吾與子之所共食客喜而𥬇洗盞更酌肴核

旣盡杯盤狼籍相與枕藉乎舟中不知東方之旣

    後赤壁賦      蘇  軾

是歳十月之望歩自雪堂將歸于臨皐二客從予

過黄泥之坂霜露旣降木葉盡脫人影在地仰見

明月顧而樂之行歌相荅已而歎曰有客無酒有

酒無肴月白風清如此良夜何客曰今者薄暮舉

網得魚巨口細鱗狀似松江之鱸顧安所得酒乎

歸而謀諸婦婦𥬇曰我有斗酒藏之乆矣以待子

不時之須於是携酒與魚復遊於赤壁之下江流

有聲斷岸千尺山髙月小水落石出曽日月之幾

何而江山不可復識矣予乃攝衣而上履巉巖披

蒙茸踞虎豹登虬龍攀栖鶻之危巢俯馮夷之幽

宫蓋二客不能從焉劃然長嘯草木震動山鳴谷

應風起水涌予亦悄然而悲肅然而恐凛乎其不

可留也反而登舟放乎中流聽其所止而休焉時

夜將半四顧寂寥適有孤鶴横江東來翅如車輪

𤣥裳縞衣戞然長鳴掠予舟而西也須㬰客去予

亦就睡夣一道士羽衣翩僊過臨皐之下揖予而

言曰赤壁之遊樂乎問其姓名俛而不荅嗚呼噫

嘻我知之矣疇昔之夜飛鳴而過我者非子也耶

道士顧𥬇予亦驚悟開户視之不見其處

    秋陽賦       ⿱⺾⿰𩵋禾 -- 蘇  軾

越王之孫有賢公子宅於不土之里而詠無言之

詩以告東坡居士曰吾心皎然如秋陽之明吾氣

肅然如秋陽之清吾好善而欲成之如秋陽之堅

百穀吾惡惡而欲刑之如秋陽之隕羣木夫是以

樂而賦之子以爲何如居士𥬇曰公子何自知秋

陽哉生於華屋之下而長遊於朝廷之上出擁大

蓋入侍幃幄暑至於温寒至於凉而已矣何自知

秋陽哉若予者乃真知之方夏潦之滛也雲烝雨

泄雷電發越江湖爲一后士冒沒舟行城郭魚龍

入室𮏄衣生於用器蛙蚓行於几席夜違濕而五

遷晝燎衣而三易是猶未足病也耕於三呉有田

一㕓禾巳實而生耳稻方秀而泥蟠溝塍交通牆

壁頽穿面垢落墍之塗目泫濕薪之煙釡甑其空

四鄰悄然鸛鶴鳴於户庭婦宵興而永歎計無食

其幾何矧有衣於窮年忽釡星之雜出又燈花之

𩀱懸清風西來皷鍾其鏜奴婢喜而告予此雨止

之祥也蚤作而占之則長庚澹其不芒矣浴於暘

谷升於扶桑曽未轉盼而倒景飛於屋梁矣方是

時也如醉而醒如瘖而鳴如痿而起行如還故郷

𥘉見父兄公子亦有此樂乎公子曰善哉吾雖不

身履而可以意知也居士曰日行於天南北異宜

赫然而炎非其虐穆然而温非其慈且今之温者

昔之炎者也云何以夏爲盾而以冬爲衰乎吾儕

小人輕愠易喜彼冬夏之畏愛乃群狙之三四自

今知之可以無惑居不障户出不御笠暑不言病

以無忘秋陽之德公子拊掌一𥬇而作

    中山松醪賦     ⿱⺾⿰𩵋禾 -- 蘇  軾

始予宵濟於衡漳車徒渉而夜號燧松明以記淺

散星宿於亭皐鬱風中之香霧若訴予以不遭豈

千歳之妙質而死斤斧於鴻毛効區區之寸明曽

何異於束蒿爛文章之糾纆驚節解而流膏喜構(“冉”換為“冄”)

厦其巳逺尚藥石之可曹收薄用於桑榆製中山

之松醪救爾灰燼之中免爾螢爝之勞取通明於

盤錯出肪澤於烹熬與𮮐麥而皆熟沸春聲之嘈

嘈味甘餘而小苦歎幽姿之獨髙知甘酸之易壞

𥬇涼州之蒲萄似玉池之生肥非内府之烝羔酌

以癭藤之紋樽薦以石蟹之霜螯曽日飲之幾何

𮗜天刑之可逃投拄杖而起行罷兒童之抑搔望

西山之咫尺欲褰裳以遊遨跨超峯之奔鹿接掛

壁之飛猱遂從此而入海𦕈飜天之雲濤使夫嵆

阮之倫與八仙之羣豪或𮪍麟而翳鳳爭榼挈而

瓢操顛倒白綸巾淋漓宫錦𫀆追東坡而不可及

歸餔歠其醨糟漱松風於齒牙猶足以賦逺遊而

續離騷也

    懷歸賦       沈  括

歸休乎嗟生亦勞𠔃歳常九行而一息四方已莫

不異𠔃欲終徃而安即披荆榛以孤鶩渉大塗之

梗塞投孱顔以坌入孰爲晏眠而朝食謦欬一山而

百折𠔃况千里之綿邈髙浪鱗卷而電劃𠔃近不

保乎咫尺嗟 子乗此而安之𠔃託扶揺以寸翮

吾一念子之徃𠔃意乆兀硉而屹栗彼夫人之聖

哲寧有欲乎顚踣摩SKcharSKchar之無窮抽萬丗之潜黙

雖皎中而自信亦終𡒄坎而莫覿來之不可與謀

𠔃果去亦庸何傷旣振轡而大驅𠔃蓋倡佯其所

適期無羡於古人𠔃苟亦善吾之令德終曠蕩之

可驤𠔃信幽履之不惑

    黄樓賦       蘇  轍

熈寧十年秋七月乙丑河决於澶淵東流入鉅野

北溢于濟南溢于泗八月戊戌水及彭城下余兄

子瞻適爲彭城守水未至使民具畚鍤畜土石積

芻茭窒𨻶穴以爲水備故水至民不恐自戊戊至

九月戊申水及城下二丈八尺塞東西北門水皆

自城際山雨晝夜不止子瞻衣製履屨廬於城

上調急夫發禁卒以從事令民無得竊出避水以

身帥之與城存亡故水大至民不潰方水之淫也

汗漫千餘里漂廬舍敗冢墓老弱蔽川而下壯者

狂走無所得食槁死於丘陵林木之上子瞻使習

水者浮舟擑載糗糧以濟之得脫者無數水旣涸

朝廷方塞澶淵未暇及徐子瞻曰澶淵誠塞徐則

無害塞不塞天也不可使徐人重𬒳其患乃請増

築徐城相水之衝以木堤捍之水雖復至不能以

病徐也故水旣去而民益親於是即城之東門爲

大樓焉堊以黄土曰土實勝水徐人相勸成之轍

方從事於宋將登黄樓覽觀山川弔水之遺迹乃作

黄樓之賦其詞曰

子瞻與客遊於黄樓之上客仰而望俯而歎曰噫

嘻殆哉在漢元光河决瓠子騰蹙鉅野衍溢淮泗

梁楚受害二十餘年下者爲汙澤上者爲沮洳民

爲魚鼈郡縣無所天子封祀太山徜徉東方哀民

之無辜流死不藏使公卿負薪以塞宣房瓠子之

歌至今傷之嗟惟此邦俯仰千載河東傾而南洩

蹈漢丗之遺害包原隰而爲一窺吾墉之摧敗吕

梁齟齬横絶乎其前四山連屬合圍乎其外水洄

洑而不進環孤城以爲海舞魚龍於堭壑閱帆檣

於睥睨方飄風之迅發震鞞皷之驚駭誠蟻穴之

不救分閭閻之横潰幸冬日之旣迫水泉縮以自

退棲流枿於喬木遺枯蚌於水裔聽澶淵之奏功

非天意吾誰頼今我與公冠冕裳衣設几布筵斗

酒相屬飲酣樂作開口而𥬇夫豈偶然也哉子瞻

曰今夫安於樂者不知樂之爲樂也必渉於害者

而後知之吾甞與子馮兹樓而四顧覽天宇之宏

大繚青山以爲城引長河而爲帶平皐衍其如席

桑麻蔚乎斾斾畫阡陌之從横分園廬之向背放

田漁於江浦散牛羊於煙際清風時起微雲霮䨴

山川開闔蒼莽千里東望則連山參差與水背馳

群石傾奔絶流而西百歩湧波舟楫紛披魚鼈顛

沛没人所嬉聲崩震雷城堞爲危南望則戯馬之

臺巨佛之峯巋乎特起下窺城中樓觀翶翶嵬峩

相重激水旣平𦕈莽浮空駢洲接浦下與淮通西

望則山斷爲玦傷心極目麥熟禾秀離離滿隰飛

鴻羣徃白鳥孤没横煙澹澹俯見落日北望則泗

水湠漫古汴合焉匯爲濤淵蛟龍所蟠古木蔽空

烏鳥號呼賈客連檣聮絡城隅送夕陽之西盡導

明月之東出金鉦薄於青嶂隂氛爲之辟易窺人

寰而直上委餘彩於沙磧激飛楹而入户使人體

寒而戰慄息洶洶於羣動聽川流之蕩潏可以起

舞相命一飲千石遺弃憂患超然自得且子獨不

見夫昔之居此者乎前則項籍劉戊後則光弼建

封戰馬成群猛士成林振臂長嘯風動雲興朱閣

青樓舞女歌童𫝑窮力竭化爲虚空山髙水深草

生故墟盖將問其遺老旣巳灰滅而無餘矣故吾

將與子弔古人之旣逝閔河決於疇昔知變化之

無在付杯酒以終日於是衆客釋然而𥬇頽然就

醉河傾月墮携扶而出




皇朝文鑑卷第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