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文鉴 (四部丛刊本)/卷第六十九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六十八 皇朝文鉴 卷第六十九
宋 吕祖谦 编撰 景常熟瞿氏铁琴铜剑楼藏宋刊本
卷第七十

皇朝文鉴巻第六十九

 表

   开封府群见致辞    林  希

   尚书礼部元㑹奏天下祥瑞表

              林  希

   尚书省谢车驾临幸表  林  希

   亳州谢赐恤刑诏书表  林  希

   谢天章阁待制表    林  希

   贺 皇后册礼表    林  希

   代范忠宣贺平河外三州表

             毕  仲游

   京东运副谢至任表  毕  仲游

   谢赐资治通鉴表   张  舜民

   谢諌议大大表    张  舜民

   谢赐恤刑诏表    李  清臣

   免加右光禄大夫表  李  清臣

   谢中书舎人表    苏  辙

   谢尚书右丞表    苏  辙

   贺明堂表      苏  辙

   降朝请大夫谢表   苏  辙

   代贺景灵宫奉安御容礼毕表

              吕  希纯

    开封府群见致辞   林  希

臣希等伏以圣人在上首善始于京师天下修文

贡士兴于圳亩此乃伏遇 尊号皇帝陛下仰稽

古道下育人材发明诏于多方命兴贤于列郡臣

等缪当诏㫖辄与能书虽为草野之臣得奉天庭

之贡

    尚书礼部元㑹奏天下祥瑞表

              林  希

臣圭等言尚书礼部得元丰五年天下所上祥瑞

宣徽南院使判北京臣拱辰承议郎提举河北常

平等事臣宜之通议大夫知秦州臣公孺龙图阁

待制知青州臣绾正义大夫知安州臣甫朝议大

夫知兴元府臣景华朝奉大夫知荣州臣震西上

阁门使知雄州臣舜卿礼賔使知安肃军臣孝绰

文思使知宪州臣诜朝散郎知鼎州臣伋知歙州

臣尧封朝奉郎知蜀州臣少连承议郎知安徳军

臣从谅知利州臣山等言所部有芝生于州宅寺

观殿阁柱有七茎者一苗长尺馀者六牛生二犊

者二嘉禾合穗者三五本合为一者一麦一茎三

穗者四四穗者五穗者百馀穗者各一白乌白鹊

生于巢者各一臣闻圣人出而四海清帝命昭而

万灵集必致诸福之物以表太平之符伏惟

皇帝陛下体尧之仁躬舜之孝力行勤俭而本以

化物诚意恻怛而出于爱民是以指麾之间功业

成就覆载之内阴阳恊和䝉被群生浃肌肤而沦

骨髓涵濡异类霑动植而洽飞翔仰而观者景星

庆云俯而视者醴泉甘露扶踈炜烨发为朱草三

秀之英游泳服驯则有白麟一角之异嘉葩连理

之木异畒同颖之禾巢鹊可俯而窥池龙可豢而

扰谓宜作为声诗而奏于郊庙深诏太史而著之

简编以永无疆之休以昭特起之迹考诸已往固

可谓绝世之殊祥抑而弗宣犹以为盛徳之馀事

自时所纪殆不绝书今者驾鸾辂以充明庭撞黄

锺而御太极典礼大备官仪一新殊方骏奔重译

辐凑自昔辫髪卉裳羁縻之所未至逾沙轶漠言

语之所未通咸奉玉帛而介九賔袭衣冠而献万

寿烜赫威徳冠古超今巍巍煌煌传示亡极铺张

王㑹之众美裒对皇家之盛容臣等恭率有司伏

寻故事稽参图谍宜先象齿之珍敷道句胪敢上

龙墀之奏欢呼抃蹈倍万常情

    尚书省谢车驾临幸表 林  希

天台肇建具崇喉舌之司帝车下临増重陛廉之

寄非常之举视古无伦恭惟 皇帝陛下天纵多

能日新盛徳刬除众弊裁制万微考先王之董治

官立尚书以为政本纪纲条理见微㫖于新书创

作规模别攸司于著位盖虑之积年而成于兹日

闻诸前世而验于方今忽纡清跸之传罙耸鸿都

之观且北辰居极外环象斗之宫而黄道所经旁

及积星之位瞻威颜于咫尺被法语之丁宁敇以

在公退而交儆分曹帅属灿然周典之文望辇拜

恩陋彼汉郎之叹矧复宗藩旅进禁从相趋凡获

侍于宸游皆预窥于圣作欢声载溢庆荣遇于一

时信史备书流美谈于万世臣等叨膺重任乆负

明恩顾怀备位之惭第剧逢辰之幸敢忘策励期

称宠灵

    亳州谢赐恤刑诏书表  林 希

奉圣诏之丁宁见上心之钦恤恭惟 皇帝陛下

治道清净本尧舜之性仁训辞哀矜同禹汤之罪

已虽推行故事实忧闵黎元臣所领州地号重

法南惟故楚北则全齐椎埋为奸其来尚矣杀越

千货间或有之严设检防深用惩艾臣初至问俗

云比年稍登咸知爱身颇重犯法夫廉耻以衣食

为本丰凶者狱市之原民之常情势自当尓臣谨

遵奉成宪申戒有司囹圄之间敢遂期于无犯缧

系之下庶罔厎于非辜祗循寛条用塞吏责

    谢天章阁待制表   林  希

忽繇踈逺俾冒恩荣进不得辞退何胜惧臣窃惟

朝廷名器本以待殊尤特起之才台阁缙绅宜序

进 侍从论思之列分义既定品流自安敢意超

逾倏及孤外伏念臣少而嗜学仕则为贫击柝抱

关初安一命磨铅削椠忝事 三朝金马石渠出

入殆逾于二纪皇坟帝典讨论尝预于片言一去

轩墀五更符印方 两宫之旰食闵赤子之阻饥

申敕守臣悉发常平之廪蠲裁歳计就辍上供之

储全活者一方更生者万口父老至于感涕童稚

莫不驩呼脱于沟壑之虞皆自乾坤之施顾臣无

职在法何逃核实之诛屏息以俟伏遇 皇帝陛

下智周万物明烛四方通逹下情靡逺迩戚䟽之

有间主张善类故包函庇覆以无遗既保宥以曲

全复矜怜其乆次拜恩旧服玷籍近班誉生不虞

宠出非望无循吏之效误被玺书之褒有稽古之愚

曷称服章之锡况臣心甘寂寞年迫衰迟分以滞

䝉老于冗散今兹收擢弥甚惊忧惟是偏州适承

明诏漕由京口控全呉飞挽之冲埭复吕城救积

歳旱干之患方且身先畚筑手谕凖绳计蚤莫以

收功成江淮之长利傥容戮力岂惮糜躯天日九

重但心存于北阙图书三阁许梦到于西清

    贺皇后𠕋礼表    林  希

躬御大廷肆陈徽𠕋班迎行第入践官朝臣闻自

古有邦必先正始故易以家人治内而诗美关雎

好逑维时盛明克备仪物㳟惟 皇帝陛下聦明

文思不学而成恭俭忧勤所闻者化 太皇太后

深惟坤㮀之配实重人伦之基率以旧章应于古

义盖天地社稷之事劢相其难卿士龟筮之从诹

谋是吉衿鞶申戒祎翟增华左右承颜交致

三宫之养春秋奉祀共祗八庙之灵阴教具宣宸

闱有庆臣守藩居外望阙无阶蹈咏之诚寔均凡

    代范忠宣贺平河外三州表

              毕  仲游

平戎韬略靡用干戈䧟虏衣冠自还里闬岂特犬

羊之效顺行知锋镝之可消患弭一隅治形四海

㐲以善战之至𥘉无勇功神武之行亦云不杀矧

羌夷之叛服如禽兽之去来始非得巳而用兵终

则附怀之有道巢穴可穷而不间边陲安堵而自

如情状益殚款诚屡至遂闻革面相与郷风既内

慑于威灵遂尽归其俘𫉬殆非力致纯以德来矧

是生还率常死节度湟伐木不烦充国之谋谒庙

赐田如见子卿之返此盖伏遇 皇帝陛下上仁

兼覆盛德惟新小二汉之边功尽三王之能事卷

惟士伍偶隔声明鞮译在涂既奉君臣之义衣裳

改祍复从父母之邦边候告宁人情厎豫岂异七

旬之格是为千载之逢臣顷预政机亲闻眷算比

分忧𭔃获睹成功再拜奉觞虽阻汉庭之列大书

作䇿永为宋史之光感颂之私倍万常品

    京东运副谢到任表 毕  仲游

分符京右方谨颁条改使山东猥当外计恩私并

及感惕交深伏念臣本以书生学从吏道和铅抱

椠既非博洽之名流𭣄辔登车又乏经营之旅力

出没风波之险支离疾病之馀毎虞𭔃任之难胜

顾以废闲而为幸比𫎇牵用已戴生成未遑宣布

于上恩乃复叨移于剧郡仍迁转漕稍𢌿事权虽

知繁使之可荣大惧谫材之速戾此盖伏遇

皇帝陛下法天广大如日照临道祇务于逺图器

不遗于近用谓从事诏条之内常欲力行故遣司

调度之烦试𮗚心计臣敢不三思厥职一意在公

必祗赴于㑹期以图报上亦爱养其基本不至病

民非专官谤之逃冀合公家之利

    谢赐资治通鉴表   张  舜民

临政愿治乃明主之用心受诏脩书皆儒臣之能

事成而进御宠以匪颁何彼下臣遽霑优赐恭惟

英宗皇帝生知兴学性好观书岂止求之多闻实

欲辅之自得然万机丛委载籍纷䌓自学者不得

遍窥况人主何暇周览思有所述颇难其人畴若

人哉莫如光者给尚方之笔札萃三馆之图书许

自辟官用资检讨重加常俸不责课程上下驰

骋于数千载之前出入将随于十九年之内其间

明君良臣箴规议论切磨之精语名将循吏方略

条教魁梧之伟功休咎庶证之原天人相与之际

抉擿奸宄褒崇善良网罗群言囊括旧史如海之

藏珍怪鱼龙之无数如山之包草木鸟兽之难名

披分畎浍之末流蔽映雕虫之小技旅游东国常

屡叹于斯文留滞周南遂克终于先业虽古者兴

亡事迹固已灿然而光之筋力精神于此尽矣尚

苦言官之督责熟谙俚俗之谤嗤卒成一代之书

仰副 两朝之志揭为通鉴时则弗迷资彼治原

舍兹安出 神宗皇帝饬讲筵而进读挥宸翰以

赐名制序而冠其篇端镂板而布之天下仰君臣

之际㑹已极丹青何父子之沦亡忽悲风露岂谓

门墙之旧物退收铅椠之微功开巻涕流拜嘉汗

浃此乃伏遇 皇帝陛下聪明迪祖宵旰思皇留

神于乙夜之勤访问于西清之奥伏遇 太皇太

后陛下敉宁大业持载烝民安所宝之俭慈格无

疆之寿考逺追三鉴坐振四维顾一介之靡遗与

群贤而乐共储无儋石曾非菽水之忧家有赐书

留作子孙之宝

    谢谏议大夫表    张  舜民

方安谪籍忽对锋车入瞻八彩之秀毫进与七人

之上列窃闻明主临政而愿治先王为官而择人

号曰梓材取其器使若夫谏争之任政惟侍从之

臣地密而选清秩卑而望重其所以起居言动则

与史官相表里其所以弹诃风察则与台宪同戚

休始则专弼人主之违今乃汎论天下之事乃者

药石不进凫雁仅存伏马一鸣茅茹不已岂谓大

明之东出廓然𪾢雪之曰消鼓之以惠风润之以

膏泽南穷海峤北浃江湘脱禁锢者何翅二千人

计水陆则不止一万里死者伤嗟之不及生者扶

匐以来归昔居辅弼之崇谋谟帝所终作蛮夷之

鬼弃掷道傍古先未之或闻毕竟不知其罪敢望

桑榆之晚景获依日月之末光招魂于楚水之涯

拭目于云台之表手遮西日口诵离骚齿髪摧颓

谩索太仓之粟衣裳颠倒惊闻长乐之锺此乃伏

遇 皇帝陛下上当天心下厌人望见几不俟终

日从谏甚于转圜变通得之 神宗寛大类乎

仁祖岂止刍荛之被赏将令泉壤以衘恩率是以

行为国何有敢不激昂暮气缉理空文乘白马而

伏青蒲试图来效饿西山而蹈东海期免后艰

    谢赐恤刑诏表    李  清臣

徒孥颂系交手传欢甿隶闻音相趋动色雷风鼓

舞律吕和平属在守臣惟知䖍命窃惟历代之为

政莫若本朝之恤刑承平几百四十年覆飬方二

三万里徳如天地日月恩及草木虫鱼尚虑府县

狴牢官曹卒吏诵司空城旦为业习柱后惠文之

风喜作烦苛私行惨刻或致孤穷亡告疾痛不聊

是颁诏教之丁宁申喻州邦之长守使之网罗寛

大棂槛䟽通日与凉酏时视药物比周王之扇暍

殆又过之虽夏后之泣辜亦止如是此葢恭遇

太皇太后陛下睿慈燕裕仁治醇𬪩尊居九重之

深周念四海之逺谓圣世不专以刑为天下王者

常欲以恩结民心仰宁八室之光灵垂庆亿年之

统祚臣敢不奉行上意祗率外臣

    免加右光禄大夫表  李  清臣

宗庙穆清方祔神灵之享王庭昭旷重推雨露之

恩优渥荐臻震皇无措敢殚血恳仰冒圣聪窃以

义者天下之大经分乃人臣之常守称多量少岂

宜有失于一毛论重评轻必使外猒于群议如龠

合之器是何足以容釜区如栾栌之材彼安能以胜

梁梠苟犯满溢之戒将贻颠覆之忧伏念臣技能

素卑问学殊浅无益当时之实用宜为盛世之畸

人历任累朝误跻四辅日索太仓之米月受水衡

之钱职空任于股肱勤不施于竹帛同省僚列岂

无邪𢋅而诋诃旧山隐沦能不指背而讥笑夙宵

㥏赧形影彷徨未退即于幽闲已深惭于尸素更

增显宠将累至公恭遇 皇帝陛下天纵睿明日

新制作欲赞斯时之美方收多士之英致此误恩

猥加朽质任人惟旧固惟圣主之隆私受爵斯亡

深惧先民之至诫冀还异数庶息烦言

    谢除中书舍人表   苏  辙

越从左史擢领西垣口出命书身参法从深念山林

之迹本无富贵之心闻命若惊固辞不获伏念臣

生本西蜀家世寒儒学以父兄为师贫无公卿之

助私有求于禄飬辄自力于文词慨然东游无以

上逹际㑹 仁祖访求直言策语猖狂恃圣神之

不讳考官怪怒恶幸直之非宜孰知牾俗之言特

被爱君之诏感激恩遇遂亡死生莫酬国士之知

适有私门之祸未填沟壑重迫饥寒时于道涂望

见 神考一封朝奏夕闻召对之音众口交攻终

致南迁之患生虽不遇尝辱顾于 二宗时不见

容势殆滨于九死厄穷自致黾俛何言敢云衰病

之馀复被宠光之幸此葢伏遇 太皇太后陛下

母慈均覆坤徳无私欲以任姒之明躬行尧舜之

道肆求多士以遗成王耆老毕㑹于朝廷耕筑不

遗于林莽遂令拔擢猥及空踈冯唐已衰犹愿云

中之往贡禹虽老未忘封事之勤譬如木之在山

生则荷恩而死无所怨水之于地行则润下而止

不敢辞臣之事君义亦如此欲报之意非言所殚

    谢除尚书右丞表   苏  辙

涣汗之恩已行而不及伛偻之志虽勤而莫伸上

愧鸿私下惭公议恭惟 皇帝陛下接尧舜之统

蹈成康之仁体貎先正耆老之臣拣拔后来翘秀

之士俛仰六载前后几人坦然公明故不私贤否

之实穆然渊黙故坐照情伪之真临御乆则鉴愈

明得失分则下无隐如臣者西南贱士章句小儒

早歳猖狂偶窃方闻之选中年流落既安县尹之

卑遭时乏人致位近侍跌宕文墨之囿嗫嚅议论

之场举皆空言安有实效顾惟省辖之重实参国

论之馀岂无遗贤遽及微品地寒资浅何以望三

事之馀光才短力罢安能裁六聫之滞论虽复黾

俛就职愧叹何言此葢伏遇 皇帝陛下天地之

仁曲成草木之陋父母之爱不录子弟之非将建

大厦以覆群生故收众材而无弃物然臣负过其

力受非所容惟有洁已无私或不孤于托付引类

自助幸得免于颠𬯀不渝始终少答恩造

    贺明堂表      苏  辙

飨帝尊亲古今之大典推恩肆眚天地之至仁举

此盛仪并在今日伏惟 皇帝陛下以仁御世以

诚事天乾清地宁兵戢民阜人悦故神罔不宥物

备故礼得以成一享圜丘三谒路寝诚敬之心与

日兼茂寛大之泽靡物不䝉能事既修全福自至

方将享尧舜之上寿膺成康之令名民愿所同天

心是若臣顷侍帷幄稍历歳时谴责之深坐甘没

齿江湖之逺犹冀首丘乆蛰泥涂闻震雷而惕若

深囚笼槛得清风而自疑

    降朝请大夫谢表   苏  辙

罪大恩寛言者未厌官髙徳薄法所不容尚领真

祠实出寛宪伏念臣早尘近列无补明时下则拙

于身谋上则暗于国体 先朝矜其愚陋宥以遐

荒前后七年浮沉万死偶真人之御暦数大号以

惟新普复旧官亟叨厚禄然臣年追衰暮知复何

为身利退藏顾未敢请因循于此黾俛自惭虽复

追削者五官仍且获安于闲局涵恩至厚为幸已

多此葢伏遇 皇帝陛下以尧舜之仁行成康之

政𠂻未忘于旧物恩许毕其馀生臣谨当杜门躬

耕没齿𬞞食知生成之难报姑静黙以待终

    代贺景灵宫奉安御容礼毕表

              吕  希纯

即上都之福地载广珍庭㑹列圣之睟容益严昭

荐良辰叶吉缛礼告成凡预照临率同庆抃窃以

仙源浚发帝业肇基祖功休盛于汤文宗𮜿继隆

于启诵虽寝庙时飨祼将克备于灵承而衣冠月

游馆御未经于制度茂惟真主允集大成 皇帝

陛下孝至格天文明若古眷 神功潜跃之字有

章圣诞弥之祥夙建清都仰延真驭迺规恢于旧址

庸考卜于新宫凛然太紫之威隐若神明之奥悙宗

有昭穆之叙谒款无来往之烦而复秘殿重深列仪

坤之正位回廊曼衍图栱极之近寮逮不日以休工

肆前期而蒇事璇题洒落焕东壁之星躔藻卫森罗

备甘泉之法驾奉雕舆而降格祓玉座以妥安诏跸

亟临群司遍至瞻舜瞳而增慕施禹拜以忘勤精

意克伸繁禧举集洽需云而示惠霈解雨以䟽恩

嘉与群伦同兹大庆臣蚤尘枢幄方守塞垣阻陪

鸳鹭之班徒深燕雀之贺




皇朝文鉴巻第六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