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文鑑 (四部叢刊本)/卷第六十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第六十八 皇朝文鑑 卷第六十九
宋 呂祖謙 編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第七十

皇朝文鑑巻第六十九

 表

   開封府羣見致辭    林  希

   尚書禮部元㑹奏天下祥瑞表

              林  希

   尚書省謝車駕臨幸表  林  希

   亳州謝賜䘏刑詔書表  林  希

   謝天章閣待制表    林  希

   賀 皇后冊禮表    林  希

   代范忠宣賀平河外三州表

             畢  仲游

   京東運副謝至任表  畢  仲游

   謝賜資治通鑑表   張  舜民

   謝諌議大大表    張  舜民

   謝賜䘏刑詔表    李  清臣

   免加右光祿大夫表  李  清臣

   謝中書舎人表    蘇  轍

   謝尚書右丞表    蘇  轍

   賀明堂表      蘇  轍

   降朝請大夫謝表   蘇  轍

   代賀景靈宮奉安御容禮畢表

              呂  希純

    開封府羣見致辭   林  希

臣希等伏以聖人在上首善始於京師天下修文

貢士興於甽畆此乃伏遇 尊號皇帝陛下仰稽

古道下育人材發明詔於多方命興賢於列郡臣

等繆當詔㫖輙與能書雖為草野之臣得奉天庭

之貢

    尚書禮部元㑹奏天下祥瑞表

              林  希

臣珪等言尚書禮部得元豐五年天下所上祥瑞

宣徽南院使判北京臣拱辰承議郎提舉河北常

平等事臣宜之通議大夫知秦州臣公孺龍圖閣

待制知青州臣綰正義大夫知安州臣甫朝議大

夫知興元府臣景華朝奉大夫知榮州臣震西上

閤門使知雄州臣舜卿禮賔使知安肅軍臣孝綽

文思使知憲州臣詵朝散郎知鼎州臣伋知歙州

臣堯封朝奉郎知蜀州臣少連承議郎知安徳軍

臣從諒知利州臣山等言所部有芝生於州宅寺

觀殿閣柱有七莖者一苗長尺餘者六牛生二犢

者二嘉禾合穗者三五本合為一者一麥一莖三

穗者四四穗者五穗者百餘穗者各一白烏白鵲

生於巢者各一臣聞聖人出而四海清帝命昭而

萬靈集必致諸福之物以表太平之符伏惟

皇帝陛下體堯之仁躬舜之孝力行勤儉而本以

化物誠意惻怛而出於愛民是以指麾之間功業

成就覆載之內隂陽恊和䝉被群生浹肌膚而淪

骨髓涵濡異類霑動植而洽飛翔仰而觀者景星

慶雲俯而視者醴泉甘露扶踈煒燁發為朱草三

秀之英游泳服馴則有白麟一角之異嘉葩連理

之木異畒同頴之禾巢鵲可俯而窺池龍可豢而

擾謂宜作為聲詩而奏於郊廟深詔太史而著之

簡編以永無疆之休以昭特起之蹟考諸已徃固

可謂絶世之殊祥抑而弗宣猶以為盛徳之餘事

自時所紀殆不絶書今者駕鸞輅以充明庭撞黃

鍾而御太極典禮大備官儀一新殊方駿奔重譯

輻湊自昔辮髪卉裳羈縻之所未至踰沙軼漠言

語之所未通咸奉玉帛而介九賔襲衣冠而獻萬

壽烜赫威徳冠古超今巍巍煌煌傳示亡極鋪張

王㑹之衆美裒對皇家之盛容臣等恭率有司伏

尋故事稽參圖諜宜先象齒之珎敷道句臚敢上

龍墀之奏歡呼抃蹈倍萬常情

    尚書省謝車駕臨幸表 林  希

天臺肇建具崇喉舌之司帝車下臨増重陛廉之

寄非常之舉視古無倫恭惟 皇帝陛下天縱多

能日新盛徳剗除衆𡚁裁製萬微考先王之董治

官立尚書以為政本紀綱條理見微㫖於新書剏

作規模別攸司於著位蓋慮之積年而成於茲日

聞諸前世而驗於方今忽紆清蹕之傳罙聳鴻都

之觀且北辰居極外環象斗之宮而黃道所經旁

及積星之位瞻威顔於咫尺被法語之丁寧敇以

在公退而交儆分曹帥屬燦然周典之文望輦拜

恩陋彼漢郎之嘆矧復宗藩旅進禁從相趨凡獲

侍於宸遊皆預窺於聖作歡聲載溢慶榮遇於一

時信史備書流美談於萬世臣等叨膺重任乆負

明恩顧懷備位之慙第劇逢辰之幸敢忘策勵期

稱寵靈

    亳州謝賜䘏刑詔書表  林 希

奉聖詔之丁寧見上心之欽恤恭惟 皇帝陛下

治道清淨本堯舜之性仁訓辭哀矜同禹湯之罪

已雖推行故事實憂閔黎元臣所領州地號重

法南惟故楚北則全齊椎埋為姦其來尚矣殺越

千貨間或有之嚴設檢防深用懲艾臣初至問俗

雲比年稍登咸知愛身頗重犯法夫亷恥以衣食

為本豐凶者獄市之原民之常情勢自當尓臣謹

遵奉成憲申戒有司囹圄之間敢遂期於無犯縲

繫之下庶罔厎於非辜祗循寛條用塞吏責

    謝天章閣待制表   林  希

忽繇踈逺俾冒恩榮進不得辭退何勝懼臣竊惟

朝廷名器本以待殊尤特起之才臺閣縉紳宜序

進 侍從論思之列分義既定品流自安敢意超

踰倐及孤外伏念臣少而嗜學仕則爲貧擊柝抱

関初安一命磨鈆削槧忝事 三朝金馬石渠出

入殆逾於二紀皇墳帝典討論嘗預於片言一去

軒墀五更符印方 兩宮之旰食閔赤子之阻飢

申敕守臣悉發常平之廩蠲裁歳計就輟上供之

儲全活者一方更生者萬口父老至於感涕童稚

莫不驩呼脫於溝壑之虞皆自乾坤之施顧臣無

職在法何逃覈實之誅屏息以俟伏遇 皇帝陛

下智周萬物明燭四方通逹下情靡逺邇戚䟽之

有間主張善類故包函庇覆以無遺既保宥以曲

全復矜憐其乆次拜恩舊服玷籍近班譽生不虞

寵出非望無循吏之效誤被璽書之褒有稽古之愚

曷稱服章之錫況臣心甘寂寞年廹衰遲分以滯

䝉老於冗散今茲收擢彌甚驚憂惟是偏州適承

明詔漕由京口控全呉飛輓之衝埭復呂城救積

歳旱乾之患方且身先畚築手諭凖繩計蚤莫以

収功成江淮之長利儻容戮力豈憚糜軀天日九

重但心存於北闕圖書三閣許夢到於西清

    賀皇后𠕋禮表    林  希

躬御大廷肆陳徽𠕋班迎行第入踐官朝臣聞自

古有邦必先正始故易以家人治內而詩美關雎

好逑維時盛明克備儀物㳟惟 皇帝陛下聦明

文思不學而成恭儉憂勤所聞者化 太皇太后

深惟坤㮀之配實重人倫之基率以舊章應於古

義蓋天地社稷之事勱相其難卿士龜筮之從諏

謀是吉衿鞶申戒禕翟增華左右承顔交致

三宮之養春秋奉祀共祗八廟之靈隂教具宣宸

闈有慶臣守藩居外望闕無階蹈詠之誠寔均凡

    代范忠宣賀平河外三州表

              畢  仲游

平戎韜略靡用干戈䧟虜衣冠自還里閈豈特犬

羊之效順行知鋒鏑之可消患弭一隅治形四海

㐲以善戰之至𥘉無勇功神武之行亦云不殺矧

羗夷之叛服如禽獸之去來始非得巳而用兵終

則附懷之有道巢穴可窮而不間邊陲安堵而自

如情狀益殫欵誠屢至遂聞革靣相與郷風旣內

懾於威靈遂盡歸其俘𫉬殆非力致純以德來矧

是生還率常死節度湟伐木不煩充國之謀謁廟

賜田如見子卿之返此蓋伏遇 皇帝陛下上仁

兼覆盛德惟新小二漢之邊功盡三王之能事卷

惟士伍偶隔聲明鞮譯在塗旣奉君臣之義衣裳

改祍復從父母之邦邊候告寧人情厎豫豈異七

旬之格是爲千載之逢臣頃預政機親聞眷筭比

分憂𭔃獲覩成功再拜奉觴雖阻漢庭之列大書

作䇿永爲宋史之光感頌之私倍萬常品

    京東運副謝到任表 畢  仲游

分符京右方謹頒條改使山東猥當外計恩私併

及感惕交深伏念臣本以書生學從吏道和鉛抱

槧既非博洽之名流𭣄轡登車又乏經營之旅力

出沒風波之險支離疾病之餘毎虞𭔃任之難勝

顧以廢閑而爲幸比𫎇牽用已戴生成未遑宣布

於上恩乃復叨移於劇郡仍遷轉漕稍𢌿事權雖

知繁使之可榮大懼謭材之速戾此蓋伏遇

皇帝陛下法天廣大如日照臨道祇務於逺圖器

不遺於近用謂從事詔條之內常欲力行故遣司

調度之煩試𮗚心計臣敢不三思厥職一意在公

必祗赴於㑹期以圖報上亦愛養其基本不至病

民非專官謗之逃冀合公家之利

    謝賜資治通鑑表   張  舜民

臨政願治乃明主之用心受詔脩書皆儒臣之能

事成而進御寵以匪頒何彼下臣遽霑優賜恭惟

英宗皇帝生知興學性好觀書豈止求之多聞實

欲輔之自得然萬機叢委載籍紛䌓自學者不得

遍窺況人主何暇周覽思有所述頗難其人疇若

人哉莫如光者給尚方之筆札萃三館之圖書許

自辟官用資檢討重加常俸不責課程上下馳

騁於數千載之前出入將隨於十九年之內其間

明君良臣箴規議論切磨之精語名將循吏方略

條教魁梧之偉功休咎庶證之原天人相與之際

抉擿姦宄褒崇善良網羅群言囊括舊史如海之

藏珎怪魚龍之無數如山之包草木鳥獸之難名

披分畎澮之末流蔽映雕蟲之小技旅遊東國常

屢歎於斯文留滯周南遂克終於先業雖古者興

亡事跡固已燦然而光之筋力精神於此盡矣尚

苦言官之督責熟諳俚俗之謗嗤卒成一代之書

仰副 兩朝之志揭為通鑑時則弗迷資彼治原

捨茲安出 神宗皇帝飭講筵而進讀揮宸翰以

賜名製序而冠其篇端鏤板而布之天下仰君臣

之際㑹已極丹青何父子之淪亡忽悲風露豈謂

門墻之舊物退收鉛槧之微功開巻涕流拜嘉汗

浹此乃伏遇 皇帝陛下聰明廸祖宵旰思皇留

神於乙夜之勤訪問於西清之奧伏遇 太皇太

後陛下敉寧大業持載烝民安所寳之儉慈格無

疆之壽考逺追三鑑坐振四維顧一介之靡遺與

群賢而樂共儲無儋石曾非菽水之憂家有賜書

留作子孫之寳

    謝諫議大夫表    張  舜民

方安謫籍忽對鋒車入瞻八彩之秀毫進與七人

之上列竊聞明主臨政而願治先王為官而擇人

號曰梓材取其器使若夫諫爭之任政惟侍從之

臣地密而選清秩卑而望重其所以起居言動則

與史官相表裏其所以彈訶風察則與臺憲同戚

休始則專弼人主之違今乃汎論天下之事乃者

藥石不進鳬鴈僅存伏馬一鳴茅茹不已豈謂大

明之東出廓然睍雪之曰消皷之以惠風潤之以

膏澤南窮海嶠北浹江湘脫禁錮者何翅二千人

計水陸則不止一萬里死者傷嗟之不及生者扶

匐以來歸昔居輔弼之崇謀謨帝所終作蠻夷之

鬼棄擲道傍古先未之或聞畢竟不知其罪敢望

桑榆之晚景獲依日月之末光招䰟於楚水之涯

拭目於雲臺之表手遮西日口誦離騷齒髪摧頽

謾索太倉之粟衣裳顛倒驚聞長樂之鍾此乃伏

遇 皇帝陛下上當天心下厭人望見幾不俟終

日從諫甚於轉圜變通得之 神宗寛大類乎

仁祖豈止芻蕘之被賞將令泉壤以衘恩率是以

行為國何有敢不激昂暮氣緝理空文乘白馬而

伏青蒲試圖來效餓西山而蹈東海期免後艱

    謝賜恤刑詔表    李  清臣

徒孥頌繫交手傳懽甿𨽻聞音相趨動色雷風鼓

舞律呂和平屬在守臣惟知䖍命竊惟歷代之為

政莫若本朝之恤刑承平幾百四十年覆飬方二

三萬里徳如天地日月恩及草木蟲魚尚慮府縣

狴牢官曹卒吏誦司空城旦為業習柱後惠文之

風喜作煩苛私行慘刻或致孤窮亡告疾痛不聊

是頒詔教之丁寧申喻州邦之長守使之網羅寛

大櫺檻䟽通日與涼酏時視藥物比周王之扇暍

殆又過之雖夏後之泣辜亦止如是此葢恭遇

太皇太后陛下睿慈燕裕仁治醇醲尊居九重之

深周念四海之逺謂聖世不專以刑為天下王者

常欲以恩結民心仰寧八室之光靈垂慶億年之

統祚臣敢不奉行上意祗率外臣

    免加右光祿大夫表  李  清臣

宗廟穆清方祔神靈之享王庭昭曠重推雨露之

恩優渥荐臻震皇無措敢殫血懇仰冒聖聰竊以

義者天下之大經分乃人臣之常守稱多量少豈

宜有失於一毛論重評輕必使外猒於群議如龠

合之器是何足以容鬴區如欒櫨之材彼安能以勝

梁梠苟犯滿溢之戒將貽顛覆之憂伏念臣技能

素卑問學殊淺無益當時之實用宜為盛世之畸

人歷任累朝誤躋四輔日索太倉之米月受水衡

之錢職空任於股肱勤不施於竹帛同省僚列豈

無邪𢋅而詆訶舊山隱淪能不指背而譏笑夙宵

㥏赧形影徬徨未退即於幽閑已深慙於屍素更

增顯寵將累至公恭遇 皇帝陛下天縱睿明日

新製作欲賛斯時之美方收多士之英致此誤恩

猥加朽質任人惟舊固惟聖主之隆私受爵斯亡

深懼先民之至誡冀還異數庶息煩言

    謝除中書舍人表   蘇  轍

越從左史擢領西垣口出命書身參法從深念山林

之跡本無富貴之心聞命若驚固辤不獲伏念臣

生本西蜀家世寒儒學以父兄為師貧無公卿之

助私有求於祿飬輙自力於文詞慨然東遊無以

上逹際㑹 仁祖訪求直言策語猖狂恃聖神之

不諱考官怪怒惡倖直之非宜孰知牾俗之言特

被愛君之詔感激恩遇遂亡死生莫酬國士之知

適有私門之禍未填溝壑重廹饑寒時於道塗望

見 神考一封朝奏夕聞召對之音衆口交攻終

致南遷之患生雖不遇甞辱顧於 二宗時不見

容勢殆濱於九死厄窮自致黽俛何言敢雲衰病

之餘復被寵光之幸此葢伏遇 太皇太后陛下

母慈均覆坤徳無私慾以任姒之明躬行堯舜之

道肆求多士以遺成王耆老畢㑹於朝廷耕築不

遺於林莽遂令拔擢猥及空踈馮唐已衰猶願雲

中之徃貢禹雖老未忘封事之勤譬如木之在山

生則荷恩而死無所怨水之於地行則潤下而止

不敢辭臣之事君義亦如此欲報之意非言所殫

    謝除尚書右丞表   蘇  轍

渙汗之恩已行而不及傴僂之志雖勤而莫伸上

愧鴻私下慙公議恭惟 皇帝陛下接堯舜之統

蹈成康之仁體貎先正耆老之臣揀拔後來翹秀

之士俛仰六載前後幾人坦然公明故不私賢否

之實穆然淵黙故坐照情偽之真臨御乆則鍳愈

明得失分則下無隱如臣者西南賤士章句小儒

早歳猖狂偶竊方聞之選中年流落既安縣尹之

卑遭時乏人致位近侍跌宕文墨之囿囁嚅議論

之場舉皆空言安有實效顧惟省轄之重實參國

論之餘豈無遺賢遽及微品地寒資淺何以望三

事之餘光才短力罷安能裁六聫之滯論雖復黽

俛就職愧歎何言此葢伏遇 皇帝陛下天地之

仁曲成草木之陋父母之愛不録子弟之非將建

大廈以覆群生故収衆材而無棄物然臣負過其

力受非所容惟有潔已無私或不孤於託付引類

自助幸得免於顛隮不渝始終少答恩造

    賀明堂表      蘇  轍

饗帝尊親古今之大典推恩肆眚天地之至仁舉

此盛儀併在今日伏惟 皇帝陛下以仁御世以

誠事天乾清地寧兵戢民阜人悅故神罔不宥物

備故禮得以成一享圜丘三謁路寢誠敬之心與

日兼茂寛大之澤靡物不䝉能事既修全福自至

方將享堯舜之上壽膺成康之令名民願所同天

心是若臣頃侍帷幄稍歷歳時譴責之深坐甘沒

齒江湖之逺猶冀首丘乆蟄泥塗聞震雷而惕若

深囚籠檻得清風而自疑

    降朝請大夫謝表   蘇  轍

罪大恩寛言者未厭官髙徳薄法所不容尚領真

祠實出寛憲伏念臣早塵近列無補明時下則拙

於身謀上則闇於國體 先朝矜其愚陋宥以遐

荒前後七年浮沉萬死偶真人之御暦數大號以

惟新普復舊官亟叨厚祿然臣年追衰暮知復何

為身利退藏顧未敢請因循於此黽俛自慙雖復

追削者五官仍且獲安於閑局涵恩至厚為幸已

多此葢伏遇 皇帝陛下以堯舜之仁行成康之

政𠂻未忘於舊物恩許畢其餘生臣謹當杜門躬

耕沒齒𬞞食知生成之難報姑靜黙以待終

    代賀景靈宮奉安御容禮畢表

              呂  希純

即上都之福地載廣珍庭㑹列聖之睟容益嚴昭

薦良辰葉吉縟禮告成凡預照臨率同慶抃竊以

仙源濬發帝業肇基祖功休盛於湯文宗𮜿繼隆

於啓誦雖寢廟時饗祼將克備於靈承而衣冠月

游館御未經於制度茂惟真主允集大成 皇帝

陛下孝至格天文明若古眷 神功潛躍之字有

章聖誕彌之祥夙建清都仰延真馭廼規恢於舊址

庸考卜於新宮凜然太紫之威隱若神明之奧悙宗

有昭穆之敘謁欵無來徃之煩而復祕殿重深列儀

坤之正位迴廊曼衍圖栱極之近寮逮不日以休工

肆前期而蕆事璿題灑落煥東壁之星躔藻衛森羅

備甘泉之法駕奉雕輿而降格祓玉座以妥安詔蹕

亟臨羣司徧至瞻舜瞳而增慕施禹拜以忘勤精

意克伸繁禧舉集洽需雲而示惠霈解雨以䟽恩

嘉與羣倫同茲大慶臣蚤塵樞幄方守塞垣阻陪

鴛鷺之班徒深燕雀之賀




皇朝文鑑巻第六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