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文鉴 (四部丛刊本)/卷第四十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三十九 皇朝文鉴 卷第四十
宋 吕祖谦 编撰 景常熟瞿氏铁琴铜剑楼藏宋刊本
卷第四十一

皇朝文鉴卷第四十

 诰

   蒋之奇天章阁待制知潭州

              苏  轼

   吕惠卿责授建宁节度副使本州安置不

     得签书公事    苏  轼

   李南公知沧州穆珣知庐州王子韶知寿

     州赵扬知润州   苏  轼

   李之纯户部侍郎    苏  轼

   谢卿材陕西转运使   苏  轼

   御史中丞刘摰兼徒读  苏  轼

   皇兄右千牛卫将军士升等转官

              钱  勰

   待制知青州邓绾可龙图阁直学士知永

     兴军       钱  勰

   范育直龙图阁知秦州  钱  勰

   刘攽秘书少监     钱  勰

   正议大夫知枢密院事章光宗御名知汝州

              钱  勰

   刘奉世起居郎孔文仲起居舎人

              苏  辙

   陈烈落致仕福州教授  苏  辙

   蔡确攺知安州     苏  辙

   侍御史林旦权淮南运副 苏  辙

   郭逵自致仕起知潞州  苏  辙

   范镇侍读太一宫使   苏  辙

   庄公岳成都提刑苏泌利州运判

              苏  辙

   刘摰尚书左丞     苏  辙

   太仆少卿李周秘书少监 曽  肇

   通议大夫贾昌衡正议大夫致仕

              曽  肇

   左武卫上将军郭逵特赠雄武军节度使

              曽  肇

   正议大夫知邓州蔡确复观文殿学士差

     遣依旧      曽  肇

   御史中丞李常中大夫  曽  肇

   蒋之奇宝文阁待制   曽  肇

   御史中丞胡宗愈尚书右丞

              曽  肇

   陕西运副吕大忠知陕府 曽  肇

   知洪州熊本知越州   曽  肇

   朝奉郎石赓京东东路提刑

              曽  肇

   契丹伪公主锡令结年封夫人

              曽  肇

   范纯礼复天章阁待制除枢密都承旨

              曽  肇

   文彦博追复河东节度使太师开府仪同

     三司       曽  肇

   东头供奉官李志张大中并转两官

              曽  肇

   尚书左丞梁焘资政殿学士同体泉观使

              吕  陶

   李潜落致仕      邹  浩

   章楶同知枢密院    邹  浩

   吕希哲直秘阁知曹州  邹  浩

    蒋之奇天章阁待制知潭州

              苏  轼

三后在上遗文在下炳若云汉昭回于天乃眷藏

书之府因为育材之地爰登秀杰以备顾问虽持

节出使剖符分忧一挂名于其间遂增重于所莅

且使民见侍从之出守知朝廷之念逺也具官蒋之

奇少以异材辅之博学艺于从政敏而有功使之

治剧于一方固当坐啸以终日勿谓湖湘之逺在

余庭户之间务安斯民以称朕意

    吕惠卿责授建宁军节度副使本州安

    置不得签书公事   苏  轼

元凶在位民不奠居司寇失刑士有异论稍正滔

天之罪永为垂世之规具官吕惠卿以斗筲之才

挟穿窬之智謟事宰辅同升庙堂乐祸而贪功好

兵而喜杀以聚敛为仁义以法律为诗书首建青

苗次行助役均输之政自同商贾手实之祸下及

鸡豚苟可蠹国以害民率皆攘臂而称首先皇帝

求贤若不及从善如转圜始以帝尧之心姑试伯

鲧终然孔子之圣不信宰予发其宿奸谪之辅郡

尚疑改过稍畀重权复陈罔上之言继有砀山之

贬反复教戒恶心不悛躁轻矫诬德音犹在始与

知已共为欺君喜则摩足以相欢怒则反目以相

噬连起大狱发其私书党与交攻几半天下奸𧷢

狼籍横被江东至其复用之年始倡西戎之隙妄

出新意变乱旧章力引狂生之谋驯致永乐之祸

兴言及此流涕何追迨予践祚之初首发安边之

诏假我号令成汝诈谋不图涣汗之文止为款贼

之具迷国不道从古罕闻尚寛两观之诛薄示三

危之窜国有常典朕不敢私

    李南公知沧州穆珣知庐州王子韶知

    寿州赵扬知润州   苏  轼

剌史秩六百石以按列郡而治行卓然乃以二千

石为郡守昔以责人者今以自责则物被其惠民

无间言尔等皆尝奉使督察官吏公明之称达于

朕听董制江淮控临河海任亦重矣益勉之无使

风采减于平昔

    李之纯户部侍郎   苏  轼

保国犹保身药石不如养气御民犹御马鞭棰不

如轻车故兴利以冨民不如省事而民自冨广求

以丰国不如节用而国自丰朕嘉与庶工共行此

志具官李之纯屡试以事号称循良虽为有司不

吝出纳宜膺躐等之用庶无虚授之讥服我训词

以厌公议

    谢卿材陕西转运使  苏  轼

治边者不计财惟边之所用治财者不恤民惟财

之为冨此古今之通患也朕知汝才智可𠋣忠厚

可信故以西方之政责成于汝往与帅守者谋之

惟适厥中以民为本

    御史中丞刘挚兼侍读 苏  轼

孟子有言君仁莫不仁君义莫不义一正君而天

下定矣朕惟台諌言责之臣虽知无不言常救之

于已失而劝讲进读之士盖朝夕纳诲故日化而

不知合于孟子正君之义非独有司之事也具官

刘挚以道事君非法不言使朕日闻所不闻天下

称焉宜因古今𠕋书之成文取其兴坏治忽之要

论言之于无事救之于未失使朕立于无过之地

岂非汝争臣之大愿乎

    皇兄右千牛卫将军士升转官

              钱  勰

九庙子孙其丽蕃衍垂绅入侍悉以岁迁拱卫之

严列于督护尚惟敦睦以称恩休

    待制知青州邓绾可龙图直学士知永

    兴军        钱  勰

雍州积髙号称陆海屏翰之重坐镇西陲贤相所

宜付畀其选具官邓绾资适逢世早践禁途蕃宣

回翔岁月淹乆学士通贵还陟近班帅守镇临往

敷寛诏服我休宠无怠毖勤

    范育直龙图阁知秦州 钱  勰

古者不以勇猛为边贵谋而贱战故国家妙选耆

儒颛付方镇外以训齐戎旅而内以息安元元用

此道也具官范育才猷智略夙膺器任选众揆材

往临帅阃夫新秦奥区控扼汧陇绥怀夷落应援

新邦无以乆安而忘备豫祗膺休显益思报称

    刘攽秘书少监    钱  勰

学者以东观为老氏藏室道家蓬莱山而国家所

以涵养令器待才用者之宅也以尔攽词艺之冨

回翔之乆擢贰厥官益将试用

    正议大夫知枢密院事章光宗御名知汝州

              钱  勰

黜陟之典咸徇至公进退之间尚存大体具官章

光宗御名早繇法从亟预近司肆彼躁轻失于审重至

于暬御之列尝通问遗之私比议役书本俾参订

当其敷纳初不建明逮于宣行始兴沮难务从含

贷益至喧呶鞅鞅非少主之臣硁硁无大臣之节

稽参故实稍屈典刑噫朕以㓜冲仰烦慈训苟乖

恭事曷肃宪章其解政机往临郡𭔃弗忘循省服

我寛恩

    刘奉世起居郎孔文仲起居舍人

              苏  辙

欲治国家当先得士顷者人物之评废而长育之

道微朕顾瞻周行恻焉兴叹或盘桓乆次而未用

或沉伏下僚而莫知将以责成功折遐冲人不素

具其何赖焉具官刘奉世家世名臣才颍风发试

以治剧烦而益明具官孔文仲进以直言文史足

用责之典礼守正不回斯皆一时之俊良多士之

领袖方欲寘之侍从益当养其才能左右史官号

为要地前后达者皆由此途手刋𠕋书足以明枉

直之效密侍殿陛足以观进退之详益勉自修以

须不次

    陈烈落致仕福州教授 苏  辙

维孝友于兄弟是以为政尔以笃行见纪于东南

虽老而不试可以无憾朕方欲推尔所为施于郷

人其起视学校使诸生有所矜式

    蔡确攺知安州    苏  辙

朕体貌大臣务全终始有善则藩饰褒显以风励

天下有过则迁就讳避以曲全旧恩至于用法盖

不得已具官蔡确早以才力奋于下僚旋蒙器使

致位元宰弟硕不类贪冒有素而溺于私爱以废

公议曲从举吏之请遂成黩货之辜其骄奢淫

之状理无不知而涵养蒙蔽之甚殆非体国致烦

言之并作虽欲宥而不能黜守小邦仍褫旧职往

自循省尚体至恩

    侍御史林旦权淮南运副

              苏  辙

淮甸之民荐罹饥馑乃者诏发仓廪辍吴楚之漕

以拯其急犹以乏食流徙达于朕听朕惟救荒之

术行之略尽惟得良使者因事施宜为若可赖尔

由郎官以才任御史习于扬楚之故其为朕往视

之均徭薄敛禁𭧂戢奸无使斯人重被其困

    郭逵自致仕起知潞州 苏  辙

秦伯复用孟明是以能霸蜀人亟诛马谡终亦无

功朕周于用人笃于求旧虽设干羽以怀柔异类

而听鞞鼓则无忘将臣岂其旧勲乆废不用具官

郭逵蚤学弓剑晚通诗书勇而有谋整且能暇威

名慑于西鄙柄任及于中枢南伐无成嗟伏波之

遂弃退居能饭知廉颇之未衰擢从解组之馀复

𭔃长民之任过而能改岂一眚之足云穷当益坚

或来功之可冀勉于图报以称异恩

    范镇侍读太一宫使  苏  辙

为国无强于得人用人莫先于求旧朕历选贤俊

至于侧微患其德望之未充而典刑之未练舍骐

骥而不御临长道以咨嗟人皆病之予何疑者具

官范镇文冠多士有扬雄之遗风任历三朝守刘

向之忠节蚤事 仁祖首开社稷之言晚说 𥙿

陵复陈尧舜之道自处以义归不待年身友渔樵

已无求于当世名书简𠕋恍或疑其古人兹予纉

服之初日思讲义之益谓白首穷经之乐尚可推

以与人而真祠访道之游足使退而养志勉徇予

意毋留所安

    庄公岳成都提刑苏泌利州运判

              苏  辙

守令贤否朝廷不能自知天下利病吏民不能自

言宣吾德泽于下而达民情于上者部使者也朕

既选用旧人而去其贪𭧂诏举亲进而汰其不以

实者矣以尔公岳乆任剌举所至称治以尔泌家

世文雅通于吏事益利崄逺民罹茶盐苖役之害

罢瘵未复朕念之深矣其悉乃心谨察苛吏与民

休息毋废朕命

    刘摰尚书右丞    苏  辙

汉御史大夫能任其职则为丞相近世中执法议

论不挠亦𥙷执政昔我 仁宗优养正士开受直

言时则有若包拯张升之流咸以敢言获闻大政

旧俗已逺此风寂寥容恱相承亦弃不用朕追怀

先正选建忠贤谔谔之声庶几前烈具官刘挚早

以御史祗事 𥙿陵力陈是非不避权宠十年流

落志气不衰召置台端首开正论进任中司之要

屡开白简之言风声凛然国是已定朕欲试其行

事之实是用付以右辖之权治忽所关𭔃任尤重

夫以言责人甚易以义持已实难尔其勉之毋使

辅政之功不若言事之效

    太仆少卿李周秘书少监

              曽  肇

东观以图书为职长贰之选尤髙非年耆德茂未

易得也然秩清务简处不争之地恬于荣进则能

安之好利夸侈者不能一朝居也具官李周质性

纯厚临事有守历试烦使时之老成位于列卿众

谓淹乆进秩外史往服少事优游省闼不亦美欤

    通议大夫贾昌衡正议大夫致仕

              曾  肇

士大夫束发起家白首辞位终始无悔人之所难

岂无褒嘉慰尔归老具官贾昌衡名卿之裔以吏

能进历试内外致位通显优有风绩号称廉平上

书引年愿还印绶嘉其知止足之谊闵尔有官职

之劳序进文阶以为尔宠退安闾里益俾寿臧

    左武卫上将军郭逵特赠雄武军节度

    使         曾  肇

念功隐卒国有彝章矧予劳旧之臣尝处𬣙谟之

地奄终寿考宜极哀荣具官郭逵少也知书长而

甚武蚤著战多之绩深通静胜之谋伏波未衰尚

威名之可𠋣营平既老亦筹䇿之是咨孰云注意

之辰忽起云亡之痛听鼓𥀷而增感赐𫓧𨱆以饰

终尚其有知膺此异数

    正议大夫知邓州蔡确复观文殿学士

    差遣依旧      曾  肇

法始于贵者所以示朝廷之公恩笃于旧臣所以

为天下之劝眷吾近弼尝絓微文虽符守之既更

顾宠名之尚阙吏民安仰廉陛未尊具官蔡确材

术䟽通谋猷肤敏与闻机政自元丰之纪年升冠

宰司当 𥙿陵之复土属均劳于辅郡旋禠职于

殿庐原情无它在法当复尚淹时日以塞人言未

忘矜念之心难废公平之典备顾问于帏幄稍还

近班宣条教于翰垣益思尽瘁

    龙图阁直学士朝议大夫御史中丞兼

    侍读李常中大夫依前龙图阁直学士

    御史中丞兼侍读   曾  肇

有位而无官守有禄而无事责此阶散所以无常

贠也然必积日累年不罹罪悔有司铢寸校量应

格然后一迁亦已艰矣具官李常闳𥙿而靖深温

恭而谅直秉义陪朕朝夕有恪盖直延阁长宪台

侍经席皆儒学之华选仕进之要地也人处其一

以为宠荣尔今兼之其任重矣兹又因其岁成进

秩二等往服朕命职思其忧

    蒋之奇宝文阁待制  曾  肇

三圣图书萃在延阁儒学之士列职其中讽议计

论惟时妙选虽身在江海之上而名近日月之光

则世以为荣任亦加重具官蒋之奇冨以辞艺博

知古今台阁践更号为乆次眷予南服付以列城

属愚民弄兵骚动岭表武夫利赏贼杀善民而尔

应接经营多中机㑹有罪就戮无辜获申载嘉汝

能宜用褒显进于侍从之列不改师帅之旧使逺

人观望益加二千石之尊为汝之光不既多乎

    御史中丞胡宗愈中大夫尚书右丞

              曾  肇

先帝稽古建官肇自三省维尚书万事所出丞实

緫其纪纲纠正官邪弥纶国典非通达治道刚毅

有守乌能胜其任哉具官胡宗愈明允笃诚敏于

世用待时以君子之器立朝有诤臣之风直笔正

绳无所回挠开广朕意见弗欺之忠补助政体多

可行之论断自朕志擢贰中台躐进文阶増峻堂

陛唐太宗尝谓尚书丞百职纲维事一失中天下

有受其弊者而当时魏郑公戴胄刘泊軰迭处其

位皆号得人今朕虚已仰成股肱是赖尔其矫正

浮伪振肃偷堕使官修政举有正观之风则岂独

汝为称职亦以副 先帝作则垂宪之心可不勉

    陕西运副吕大忠知陕府

              曾  肇

朕于用人不尽其力不夺其志均其劳佚欲臣下

恱而知劝也尔以材谞乆勤于外自陕以西兵食

所赖而屡以疾告自请方州甘棠之郊姑遂尔欲

坐啸卧治安其土风庶几少休毋忘忠报

    知洪州熊本知越州  曾  肇

㑹稽西阻浙河东渐于海有陂湖灌漑之利故岁

多顺成有𢇁枲鱼盐之饶故俗重犯法狱讼稀简

土风和平置守牧人此为乐国具官熊本辞学起

家果艺从政南宫西掖试用有声番禺豫章循行

可纪因尔能效委兹重𭔃环地千里提封七州兵

籍赋舆莫不兼緫名聮侍从之列身𭔃牛斗之闲

是为宠荣益务报称

    朝奉郎石赓京东路提刑

              曾  肇

朕于用刑宁失有罪而岁报大辟有加无损意法

网尚宻使民难避易犯欤抑吏之不良犹有迁情

以就法者欤故于临遣使臣尤欲使知朕意以尔

质厚而识明宜能导民以逺罪哀矜而折狱矧齐

鲁之俗易与为善往祗朕训其尽尔心

    契丹伪公主锡令结牟封夫人

              曾  肇

先帝威德覆被四方宜有逺人举宗内属优锡命

数朕其可忘某人生自大邦嫔于西土能慕声教

叩关请朝引对在廷益嘉恭顺胙之成国视古小

君象揥翟衣以为尔宠往帅种落举为王民

    范纯礼复天章阁待制枢密都承旨

              曾  肇

枢机之地选用士人宣纳密命自 神考始肆予

纂服收抜端良寘诸左右盖遵先志具官范纯礼

夷易有守笃实无华恂恂自持言行相顾失职兹

乆秉心不移起分州符未厌舆议其还延阁侍从

之邃来赞右府𬣙谟之微副予咨求伫尔忠益

    故降授太子少保致仕潞国公文彦博

    追复河东节度管内观察处置等使太

    师开府仪同三司太原尹潞国公

              曾  肇

朕嗣位五月三下恩书徽𬙊桁杨栖置弗用放流

窜逐系踵生还尚念故老元臣尝位丞弼或夺爵

身后或殒命贬中霈泽之行岂限存殁不有追复

孰慰营魂具官文彦博佐佑四朝勲德兼茂粤自

神考命为师臣逮及 先皇咨以重事去国未乆

啧有烦言降秩春宫仅存公号赍志没地屡阅岁

时蔽自朕心悉还旧贯维垣印绶冠秩百工全晋

节旄视仪三事纳书泉壤流泽子孙死而有知可

以无憾

    东头供奉官李志张大中并转两官

              曾  肇

朕图疆场之功常以静胜为优斩获为下顾如尔

等立效西陲实在前日第劳行赏则有旧章其往

自今当体朕意

    尚书左丞梁焘资政殿学士同醴泉观

    使         吕  陶

君臣之㑹遇岂不难哉平居竭股肱之效则与之

合谋一旦有筋力之忧则遂欲去位违从之际朕

甚重之虽朝廷始终之恩固无所间而贤者进退

之分亦贵其全爰有宠章以褒逺业具官梁焘蕴

造道之深识知事君之大方早以文学之望更直

于儒林晚以諌诤之才尽规于治路向从内相之

选进领中台之权资其纳忠距此周岁大纲已举

知戴胄之有劳奇论不闻惜少翁之告病遽形奏

牍求解政几章却复来至于五六尔既怀知止之

义屡请于朝予亦有优贤之心敢劳以事宜跻华

于秘殿仍庀职于真宫示以眷存遂其安佚惟五

福之报德必锡之寿康惟大臣之爱君不系于出

处其绥吉履益茂壮猷

    李潜落致仕     邹  浩

朕欲士大夫风节奋厉以成一世之俗而忘已徇

物或者安之与其严法以示惩曷若表贤而自劝

以尔自为礼义行贯幽明归卧郷闾世所推尚精

神思虑虽老不衰近臣以闻适恊朕意传不云乎

可以处而处可以仕而仕孔子也尔既师之以治

已有日矣勉承朕命以畅逺猷

    章楶同知枢密院   邹  浩

朕惟天下治安之本实在二府故文武虽若异任

而眷注未尝不均必求其人以赞枢极具官章楶

受知 哲庙擢付师权既生致于酋豪且广恢于

境土屡形捷奏数被褒嘉眷宥密之须才越班聮

而登用蔽自朕志宠示殊恩惟不忍肝脑之涂郊

原故能爱重人命惟备见飞挽之耗帑廪故能谨

惜邦财事在变通尔知之矣勉思所以善其后者

以副朕跻民仁寿之意

    吕希哲直秘阁知曹州 邹  浩

秘阁聚天下之图籍以崇养豪英以鉴观理乱惟

时分直不轻授人以尔学知所宗行与言称方从

卿寺出守辅藩兹用褒嘉以为尔宠夫济阴患盗

乆矣以尔之不欲而表励之则虽赏之不窃将不

特见于空言而已往其懋哉





皇朝文鉴卷第四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