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文鑑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第三十九 皇朝文鑑 卷第四十
宋 呂祖謙 編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第四十一

皇朝文鑑卷第四十

 誥

   蔣之竒天章閣待制知潭州

              蘇  軾

   呂惠卿責授建寧節度副使本州安置不

     得簽書公事    蘇  軾

   李南公知滄州穆珣知廬州王子韶知壽

     州趙揚知潤州   蘇  軾

   李之純戶部侍郎    蘇  軾

   謝卿材陜西轉運使   蘇  軾

   御史中丞劉摰兼徒讀  蘇  軾

   皇兄右千牛衞將軍士昇等轉官

              錢  勰

   待制知青州鄧綰可龍圖閣直學士知永

     興軍       錢  勰

   范育直龍圖閣知秦州  錢  勰

   劉攽祕書少監     錢  勰

   正議大夫知樞密院事章光宗御名知汝州

              錢  勰

   劉奉世起居郎孔文仲起居舎人

              蘇  轍

   陳烈落致仕福州教授  蘇  轍

   蔡確攺知安州     蘇  轍

   侍御史林旦權淮南運副 蘇  轍

   郭逵自致仕起知潞州  蘇  轍

   范鎭侍讀太一宮使   蘇  轍

   莊公岳成都提刑蘇泌利州運判

              蘇  轍

   劉摰尚書左丞     蘇  轍

   太僕少卿李周祕書少監 曽  肇

   通議大夫賈昌衡正議大夫致仕

              曽  肇

   左武衛上將軍郭逵特贈雄武軍節度使

              曽  肇

   正議大夫知鄧州蔡確復觀文殿學士差

     遣依舊      曽  肇

   御史中丞李常中大夫  曽  肇

   蔣之竒寶文閣待制   曽  肇

   御史中丞胡宗愈尚書右丞

              曽  肇

   陜西運副呂大忠知陜府 曽  肇

   知洪州熊本知越州   曽  肇

   朝奉郎石賡京東東路提刑

              曽  肇

   契丹僞公主錫令結年封夫人

              曽  肇

   范純禮復天章閣待制除樞密都承旨

              曽  肇

   文彥博追復河東節度使太師開府儀同

     三司       曽  肇

   東頭供奉官李志張大中並轉兩官

              曽  肇

   尚書左丞梁燾資政殿學士同體泉觀使

              呂  陶

   李潛落致仕      鄒  浩

   章楶同知樞密院    鄒  浩

   呂希哲直祕閣知曹州  鄒  浩

    蔣之竒天章閣待制知潭州

              蘇  軾

三後在上遺文在下炳若雲漢昭回於天乃眷藏

書之府因爲育材之地爰登秀傑以備顧問雖持

節出使剖符分憂一掛名於其間遂增重於所蒞

且使民見侍從之出守知朝廷之念逺也具官蔣之

竒少以異材輔之博學藝於從政敏而有功使之

治劇於一方固當坐嘯以終日勿謂湖湘之逺在

余庭戶之間務安斯民以稱朕意

    呂惠卿責授建寧軍節度副使本州安

    置不得簽書公事   蘇  軾

元兇在位民不奠居司㓂失刑士有異論稍正滔

天之罪永爲垂世之規具官呂惠卿以斗筲之才

挾穿窬之智謟事宰輔同升廟堂樂禍而貪功好

兵而喜殺以聚斂爲仁義以法律爲詩書首建青

苗次行助役均輸之政自同商賈手實之禍下及

雞豚苟可蠧國以害民率皆攘臂而稱首先皇帝

求賢若不及從善如轉圜始以帝堯之心姑試伯

鯀終然孔子之聖不信宰予發其宿姦讁之輔郡

尚疑改過稍畀重權復陳罔上之言繼有碭山之

貶反覆教戒惡心不悛躁輕矯誣德音猶在始與

知已共爲欺君喜則摩足以相歡怒則反目以相

噬連起大獄發其私書黨與交攻幾半天下姦𧷢

狼籍橫被江東至其復用之年始倡西戎之隙妄

出新意變亂舊章力引狂生之謀馴致永樂之旤

興言及此流涕何追迨予踐祚之初首發安邊之

詔假我號令成汝詐謀不圖渙汗之文止爲款賊

之具迷國不道從古罕聞尚寛兩觀之誅薄示三

危之竄國有常典朕不敢私

    李南公知滄州穆珣知廬州王子韶知

    壽州趙揚知潤州   蘇  軾

剌史秩六百石以按列郡而治行卓然乃以二千

石爲郡守昔以責人者今以自責則物被其惠民

無間言爾等皆嘗奉使督察官吏公明之稱達於

朕聽董制江淮控臨河海任亦重矣益勉之無使

風采減於平昔

    李之純戶部侍郎   蘇  軾

保國猶保身藥石不如養氣御民猶御馬鞭箠不

如輕車故興利以冨民不如省事而民自冨廣求

以豐國不如節用而國自豐朕嘉與庶工共行此

志具官李之純屢試以事號稱循良雖爲有司不

吝出納宜膺躐等之用庶無虛授之譏服我訓詞

以厭公議

    謝卿材陜西轉運使  蘇  軾

治邊者不計財惟邊之所用治財者不䘏民惟財

之爲冨此古今之通患也朕知汝才智可𠋣忠厚

可信故以西方之政責成於汝徃與帥守者謀之

惟適厥中以民爲本

    御史中丞劉摯兼侍讀 蘇  軾

孟子有言君仁莫不仁君義莫不義一正君而天

下定矣朕惟臺諌言責之臣雖知無不言常救之

於已失而勸講進讀之士蓋朝夕納誨故日化而

不知合於孟子正君之義非獨有司之事也具官

劉摯以道事君非法不言使朕日聞所不聞天下

稱焉宜因古今𠕋書之成文取其興壞治忽之要

論言之於無事救之於未失使朕立於無過之地

豈非汝爭臣之大願乎

    皇兄右千牛衞將軍士昇轉官

              錢  勰

九廟子孫其麗蕃衍垂紳入侍悉以嵗遷拱衞之

嚴列於督護尚惟敦睦以稱恩休

    待制知青州鄧綰可龍圖直學士知永

    興軍        錢  勰

雍州積髙號稱陸海屏翰之重坐鎭西陲賢相所

宜付畀其選具官鄧綰資適逢世早踐禁途蕃宣

迴翔嵗月淹乆學士通貴還陟近班帥守鎭臨徃

敷寛詔服我休寵無怠毖懃

    范育直龍圖閣知秦州 錢  勰

古者不以勇猛爲邊貴謀而賤戰故國家妙選耆

儒顓付方鎭外以訓齊戎旅而內以息安元元用

此道也具官范育才猷智略夙膺器任選衆揆材

徃臨帥閫夫新秦奧區控扼汧隴綏懷夷落應援

新邦無以乆安而忘備豫祗膺休顯益思報稱

    劉攽祕書少監    錢  勰

學者以東觀爲老氏藏室道家蓬萊山而國家所

以涵養令器待才用者之宅也以爾攽詞藝之冨

迴翔之乆擢貳厥官益將試用

    正議大夫知樞密院事章光宗御名知汝州

              錢  勰

黜陟之典咸徇至公進退之間尚存大體具官章

光宗御名早繇法從亟預近司肆彼躁輕失於審重至

於暬御之列嘗通問遺之私比議役書本俾參訂

當其敷納初不建明逮於宣行始興沮難務從含

貸益至喧呶鞅鞅非少主之臣硜硜無大臣之節

稽參故實稍屈典刑噫朕以㓜沖仰煩慈訓苟乖

恭事曷肅憲章其解政機徃臨郡𭔃弗忘循省服

我寛恩

    劉奉世起居郎孔文仲起居舍人

              蘇  轍

欲治國家當先得士頃者人物之評廢而長育之

道微朕顧瞻周行惻焉興歎或盤桓乆次而未用

或沉伏下僚而莫知將以責成功折遐衝人不素

具其何賴焉具官劉奉世家世名臣才潁風發試

以治劇煩而益明具官孔文仲進以直言文史足

用責之典禮守正不回斯皆一時之俊良多士之

領袖方欲寘之侍從益當養其才能左右史官號

爲要地前後達者皆由此途手刋𠕋書足以明枉

直之效密侍殿陛足以觀進退之詳益勉自修以

須不次

    陳烈落致仕福州教授 蘇  轍

維孝友於兄弟是以爲政爾以篤行見紀於東南

雖老而不試可以無憾朕方欲推爾所爲施於郷

人其起視學校使諸生有所矜式

    蔡確攺知安州    蘇  轍

朕體貌大臣務全終始有善則藩飾褒顯以風勵

天下有過則遷就諱避以曲全舊恩至於用法蓋

不得已具官蔡確早以才力奮於下僚旋蒙器使

致位元宰弟碩不類貪冐有素而溺於私愛以廢

公議曲從舉吏之請遂成黷貨之辜其驕奢滛

之狀理無不知而涵養蒙蔽之甚殆非體國致煩

言之並作雖欲宥而不能黜守小邦仍褫舊職徃

自循省尚體至恩

    侍御史林旦權淮南運副

              蘇  轍

淮甸之民薦罹饑饉乃者詔發倉廩輟吳楚之漕

以拯其急猶以乏食流徙達於朕聽朕惟救荒之

術行之略盡惟得良使者因事施宜爲若可賴爾

由郎官以才任御史習於揚楚之故其爲朕徃視

之均徭薄斂禁𭧂戢姦無使斯人重被其困

    郭逵自致仕起知潞州 蘇  轍

秦伯復用孟明是以能覇蜀人亟誅馬謖終亦無

功朕周於用人篤於求舊雖設干羽以懷柔異類

而聽鞞皷則無忘將臣豈其舊勲乆廢不用具官

郭逵蚤學弓劒晚通詩書勇而有謀整且能暇威

名懾於西鄙柄任及於中樞南伐無成嗟伏波之

遂棄退居能飯知廉頗之未衰擢從解組之餘復

𭔃長民之任過而能改豈一眚之足雲窮當益堅

或來功之可冀勉於圖報以稱異恩

    范鎭侍讀太一宮使  蘇  轍

爲國無強於得人用人莫先於求舊朕歷選賢俊

至於側微患其德望之未充而典刑之未練舍騏

驥而不御臨長道以咨嗟人皆病之予何疑者具

官范鎭文冠多士有揚雄之遺風任歷三朝守劉

向之忠節蚤事 仁祖首開社稷之言晚說 𥙿

陵復陳堯舜之道自處以義歸不待年身友漁樵

已無求於當世名書簡𠕋恍或疑其古人茲予纉

服之初日思講義之益謂白首窮經之樂尚可推

以與人而眞祠訪道之遊足使退而養志勉徇予

意毋留所安

    莊公岳成都提刑蘇泌利州運判

              蘇  轍

守令賢否朝廷不能自知天下利病吏民不能自

言宣吾德澤於下而達民情於上者部使者也朕

旣選用舊人而去其貪𭧂詔舉親進而汰其不以

實者矣以爾公岳乆任剌舉所至稱治以爾泌家

世文雅通於吏事益利嶮逺民罹茶鹽苖役之害

罷瘵未復朕念之深矣其悉乃心謹察苛吏與民

休息毋廢朕命

    劉摰尚書右丞    蘇  轍

漢御史大夫能任其職則爲丞相近世中執法議

論不撓亦𥙷執政昔我 仁宗優養正士開受直

言時則有若包拯張昇之流咸以敢言獲聞大政

舊俗已逺此風寂寥容恱相承亦棄不用朕追懷

先正選建忠賢諤諤之聲庶幾前烈具官劉摯早

以御史祗事 𥙿陵力陳是非不避權寵十年流

落志氣不衰召置臺端首開正論進任中司之要

屢開白簡之言風聲凜然國是已定朕欲試其行

事之實是用付以右轄之權治忽所關𭔃任尤重

夫以言責人甚易以義持已實難爾其勉之毋使

輔政之功不若言事之效

    太僕少卿李周祕書少監

              曽  肇

東觀以圖書爲職長貳之選尤髙非年耆德茂未

易得也然秩清務簡處不爭之地恬於榮進則能

安之好利夸侈者不能一朝居也具官李周質性

純厚臨事有守歷試煩使時之老成位於列卿衆

謂淹乆進秩外史徃服少事優游省闥不亦美歟

    通議大夫賈昌衡正議大夫致仕

              曾  肇

士大夫束髮起家白首辭位終始無悔人之所難

豈無褒嘉慰爾歸老具官賈昌衡名卿之裔以吏

能進歷試內外致位通顯優有風績號稱廉平上

書引年願還印綬嘉其知止足之誼閔爾有官職

之勞序進文階以爲爾寵退安閭里益俾壽臧

    左武衞上將軍郭逵特贈雄武軍節度

    使         曾  肇

念功隱卒國有彝章矧予勞舊之臣嘗處訏謨之

地奄終壽考宜極哀榮具官郭逵少也知書長而

甚武蚤著戰多之績深通靜勝之謀伏波未衰尚

威名之可𠋣營平旣老亦籌䇿之是咨孰雲注意

之辰忽起雲亡之痛聽皷𥀷而增感賜鈇龯以飾

終尚其有知膺此異數

    正議大夫知鄧州蔡確復觀文殿學士

    差遣依舊      曾  肇

法始於貴者所以示朝廷之公恩篤於舊臣所以

爲天下之勸眷吾近弼嘗絓微文雖符守之旣更

顧寵名之尚闕吏民安仰廉陛未尊具官蔡確材

術䟽通謀猷膚敏與聞機政自元豐之紀年升冠

宰司當 𥙿陵之復土屬均勞於輔郡旋禠職於

殿廬原情無它在法當復尚淹時日以塞人言未

忘矜念之心難廢公平之典備顧問於幃幄稍還

近班宣條教於翰垣益思盡瘁

    龍圖閣直學士朝議大夫御史中丞兼

    侍讀李常中大夫依前龍圖閣直學士

    御史中丞兼侍讀   曾  肇

有位而無官守有祿而無事責此階散所以無常

貟也然必積日累年不罹罪悔有司銖寸校量應

格然後一遷亦已艱矣具官李常閎𥙿而靖深溫

恭而諒直秉義陪朕朝夕有恪蓋直延閣長憲臺

侍經席皆儒學之華選仕進之要地也人處其一

以爲寵榮爾今兼之其任重矣茲又因其嵗成進

秩二等徃服朕命職思其憂

    蔣之竒寶文閣待制  曾  肇

三聖圖書萃在延閣儒學之士列職其中諷議計

論惟時妙選雖身在江海之上而名近日月之光

則世以爲榮任亦加重具官蔣之竒冨以辭藝博

知古今臺閣踐更號爲乆次眷予南服付以列城

屬愚民弄兵騷動嶺表武夫利賞賊殺善民而爾

應接經營多中機㑹有罪就戮無辜獲申載嘉汝

能宜用褒顯進於侍從之列不改師帥之舊使逺

人觀望益加二千石之尊爲汝之光不旣多乎

    御史中丞胡宗愈中大夫尚書右丞

              曾  肇

先帝稽古建官肇自三省維尚書萬事所出丞實

緫其紀綱糾正官邪彌綸國典非通達治道剛毅

有守烏能勝其任哉具官胡宗愈明允篤誠敏於

世用待時以君子之器立朝有諍臣之風直筆正

繩無所回撓開廣朕意見弗欺之忠補助政體多

可行之論斷自朕志擢貳中臺躐進文階増峻堂

陛唐太宗嘗謂尚書丞百職綱維事一失中天下

有受其弊者而當時魏鄭公戴胄劉泊軰迭處其

位皆號得人今朕虛已仰成股肱是賴爾其矯正

浮僞振肅偷墮使官修政舉有正觀之風則豈獨

汝爲稱職亦以副 先帝作則垂憲之心可不勉

    陜西運副呂大忠知陜府

              曾  肇

朕於用人不盡其力不奪其志均其勞佚欲臣下

恱而知勸也爾以材諝乆勤於外自陜以西兵食

所賴而屢以疾告自請方州甘棠之郊姑遂爾欲

坐嘯臥治安其土風庶幾少休毋忘忠報

    知洪州熊本知越州  曾  肇

㑹稽西阻淛河東漸於海有陂湖灌漑之利故嵗

多順成有𢇁枲魚鹽之饒故俗重犯法獄訟稀簡

土風和平置守牧人此爲樂國具官熊本辭學起

家果藝從政南宮西掖試用有聲番禺豫章循行

可紀因爾能效委茲重𭔃環地千里提封七州兵

籍賦輿莫不兼緫名聮侍從之列身𭔃牛斗之閒

是爲寵榮益務報稱

    朝奉郎石賡京東路提刑

              曾  肇

朕於用刑寧失有罪而嵗報大辟有加無損意法

網尚宻使民難避易犯歟抑吏之不良猶有遷情

以就法者歟故於臨遣使臣尤欲使知朕意以爾

質厚而識明宜能導民以逺罪哀矜而折獄矧齊

魯之俗易與爲善徃祗朕訓其盡爾心

    契丹僞公主錫令結牟封夫人

              曾  肇

先帝威德覆被四方宜有逺人舉宗內屬優錫命

數朕其可忘某人生自大邦嬪於西土能慕聲教

叩關請朝引對在廷益嘉恭順胙之成國視古小

君象揥翟衣以爲爾寵徃帥種落舉爲王民

    范純禮復天章閣待制樞密都承旨

              曾  肇

樞機之地選用士人宣納密命自 神考始肆予

纂服收抜端良寘諸左右蓋遵先志具官范純禮

夷易有守篤實無華恂恂自持言行相顧失職茲

乆秉心不移起分州符未厭輿議其還延閣侍從

之邃來賛右府訏謨之微副予咨求竚爾忠益

    故降授太子少保致仕潞國公文彥博

    追復河東節度管內觀察處置等使太

    師開府儀同三司太原尹潞國公

              曾  肇

朕嗣位五月三下恩書徽纆桁楊棲置弗用放流

竄逐係踵生還尚念故老元臣嘗位丞弼或奪爵

身後或殞命貶中霈澤之行豈限存歿不有追復

孰慰營魂具官文彥博佐佑四朝勲德兼茂粵自

神考命爲師臣逮及 先皇咨以重事去國未乆

嘖有煩言降秩春宮僅存公號齎志沒地屢閲嵗

時蔽自朕心悉還舊貫維垣印綬冠秩百工全晉

節旄視儀三事納書泉壤流澤子孫死而有知可

以無憾

    東頭供奉官李志張大中並轉兩官

              曾  肇

朕圖疆場之功常以靜勝爲優斬獲爲下顧如爾

等立效西陲實在前日第勞行賞則有舊章其徃

自今當體朕意

    尚書左丞梁燾資政殿學士同醴泉觀

    使         呂  陶

君臣之㑹遇豈不難哉平居竭股肱之效則與之

合謀一旦有筋力之憂則遂欲去位違從之際朕

甚重之雖朝廷始終之恩固無所間而賢者進退

之分亦貴其全爰有寵章以襃逺業具官梁燾藴

造道之深識知事君之大方早以文學之望更直

於儒林晚以諌諍之才盡規於治路向從內相之

選進領中臺之權資其納忠距此周嵗大綱已舉

知戴冑之有勞竒論不聞惜少翁之告病遽形奏

牘求解政幾章卻復來至於五六爾旣懷知止之

義屢請於朝予亦有優賢之心敢勞以事宜躋華

於祕殿仍庀職於眞宮示以眷存遂其安佚惟五

福之報德必錫之壽康惟大臣之愛君不繫於出

處其綏吉履益茂壯猷

    李潛落致仕     鄒  浩

朕欲士大夫風節奮厲以成一世之俗而忘已徇

物或者安之與其嚴法以示懲曷若表賢而自勸

以爾自爲禮義行貫幽明歸臥郷閭世所推尚精

神思慮雖老不衰近臣以聞適恊朕意傳不云乎

可以處而處可以仕而仕孔子也爾旣師之以治

已有日矣勉承朕命以暢逺猷

    章楶同知樞密院   鄒  浩

朕惟天下治安之本實在二府故文武雖若異任

而眷注未嘗不均必求其人以賛樞極具官章楶

受知 哲廟擢付師權旣生致於酋豪且廣恢於

境土屢形捷奏數被襃嘉眷宥密之須才越班聮

而登用蔽自朕志寵示殊恩惟不忍肝腦之塗郊

原故能愛重人命惟備見飛輓之耗帑廩故能謹

惜邦財事在變通爾知之矣勉思所以善其後者

以副朕躋民仁壽之意

    呂希哲直祕閣知曹州 鄒  浩

祕閣聚天下之圖籍以崇養豪英以鑒觀理亂惟

時分直不輕授人以爾學知所宗行與言稱方從

卿寺出守輔藩茲用襃嘉以爲爾寵夫濟隂患盜

乆矣以爾之不欲而表勵之則雖賞之不竊將不

特見於空言而已徃其懋哉





皇朝文鑑卷第四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