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村梅谱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范村梅谱
作者:范成大 宋

范成大撰。成大有桂海虞衡志,已著录。此乃记所居范村之梅,凡十二种。前有自序,称“于石湖玉雪坡既有梅数百本,又于舍南买氏僦舍七十楹,尽折除之,治为范村,以其地三分之一与梅。下栽梅特盛,其品不一,今始尽得之,随所得为之谱。”盖记其别业之所有,故以范村为目也。梅之名虽见经典,然古者不重其花,故离骚遍咏香草,独不及梅。说苑始有使执一枝梅遗梁王事,其重花之始欤?六朝及唐,递相赋咏,至而遂为诗家所最贵。然其裒为谱者,则自成大是编始,其所品评,往往与后来小异。如绿萼梅今为常产,而成大以为极难得,是盖古今地气之异,故以少而见珍也。又杨无咎画梅,后世珍为绝作,而成大后序,乃谓其画大略皆如下之气条,虽笔法奇峭,去梅实远,与宋孝宗无咎为村梅者所论相近。至嘉熙淳祐间,赵希鹄洞天淸录,始称江西人得无咎一幅梅,价不下百千疋,是又贵远贱近之证矣。通考以此书与所作菊谱合为一编,题曰《范村梅菊谱》二巻,然观其自序,实别为书,今故仍分著于录焉。四库全书总目·巻一百十五·子部二十五·谱录类

自序

梅,天下尤物,无问智贤愚不肖,莫敢有异议。学圃之士必先种梅,且不厌多。他花有无,多少,皆不繋重轻。余于石湖玉雪坡既有梅数百本。比年又于舍南买氏僦舍七十楹,尽拆除之,治为范村,以其地三分之一与梅。下栽梅特盛,其品不一,今始尽得之。随所得为之谱,以遗好事者。

江梅

遗核野生,不经栽接者,又名“直脚梅”,或谓之“野梅”。凡山间水滨,荒寒淸绝之趣,皆此本也。花稍小而疏瘦,有韵,香最淸,实小而硬。

早梅

花胜直脚梅,中春晩二月始烂漫,独此品于冬至前已开,故得“早”名。钱塘湖上亦有一种,尤开早。余尝重阳日亲折之,有“横枝对菊开”之句。

行都卖花者,争先为竒。冬初所未开,枝寘浴室中薫蒸,令拆,强名“早梅”,终琐碎,无香。

余顷守桂林,立春,梅已过。元夕则见靑子,皆非风土之正。杜子美诗云:“梅蘃腊前破,梅花年后多。”惟冬春之交,正是花时耳。

官城梅

下圃人以直脚梅择他本花肥实美者,接之,花遂敷腴,实亦佳,可入煎造。人所称“官梅”止谓“在官府园圃中”,非此“官城梅”也。

消梅花与江梅、官城梅相似,其实圆小鬆脆,多液无滓。多液则不耐日乾,故不入煎造,亦不宜熟,惟堪靑啖,比梨,亦有一种轻鬆者,名“消梨”,与此同意。

古梅

会稽最多,四明呉兴亦间有之。其枝樛曲万状,苍藓鳞皴,封满花身。又有苔鬚垂于枝间,或长数寸,风至,绿丝飘飘,可玩。初谓“古木”,久历风日致然。详考会稽所产,虽小株,亦有苔痕,盖别是一种,非必古木。余尝从会稽移植十本。一年后,花虽盛发,苔皆剥落殆尽,其自武康所得者,即不变移,风土不相宜。会稽隔一江,接壤,故土宜或异同也。凡古梅多苔者,封固花叶之眼,惟鏬隙间始能发花。花虽稀而气之所鍾,丰腴妙绝,苔剥落者,则花发仍多,与常梅同。

成都二十里,有卧梅,偃蹇十馀丈,相传物也,谓之“梅龙”。好事者,载酒遊之。

淸江酒家有大梅如数间屋,傍枝四垂,周遭可罗坐数十人。任子严运使买得,作凌风阁临之,因遂进筑大圃,谓之盘园

余生平所见梅之奇,古者,惟此两处为冠,随笔记之,附古梅后。

重叶梅

花头甚丰,叶重数层,盛开如小白莲,梅中之奇品。花房独出而结实多双,尤为瑰异,极梅之变,化工无馀巧矣。近年方见之,海棠有重叶者,名“莲花海棠”,为天下第一,可与此梅作对。

绿萼梅

凡梅花,纣蒂皆綘紫色,惟此纯绿。枝梗亦靑,特为淸髙,好事者比之“九疑仙人萼绿华”。京师艮嶽萼绿华堂,其下专植此本。人间亦不多有,为时所贵重。下又有一种萼,亦微绿,四边犹浅,綘亦自难得。

百叶缃梅

亦名“黄香梅”,亦名“千叶香”。梅花叶至二十馀瓣,心色微黄,花头差小而繁宻,别有一种芳香,比常梅尤秾美。不结实。

红梅

粉红色。标格犹是梅,而繁宻则如杏。香亦类杏。诗人有“北人全未识,浑作杏花看”之句,与江梅同开,红白相映,园林初春绝景也。梅圣俞诗云“认桃无绿叶,辩杏有靑枝。”当时以为著题。东坡诗云“诗老不知梅格在,更看绿叶与靑枝”,盖谓其不韵,为红梅解嘲云。承平时,此花独盛于姑苏晏元献公,始移植西冈圃中。一日贵游,赂园吏得一枝分接。由是都下有二本,尝与客饮花下,赋诗云“若更开迟三二月,北人应作杏花看”,客曰“公诗固佳,待北俗何浅耶?”笑曰“伧父安得不然。”王琪君玉,时守呉郡,闻盗花种事,以诗遗公曰“馆娃宫北发精神,粉瘦琼寒露蕊新。园吏无端偷折去,鳯城从此有双身。”当时罕得如此。比年展转移接,殆不可胜数矣。世传下红梅诗甚多,惟方子通一篇绝唱,有“紫府与丹来换骨,春风吹酒上凝脂”之句。

鸳鸯梅

多叶红梅也。花轻盈,重叶数层,凡双果,必并蒂。惟此一蒂而结双。梅亦尤物。杏梅花比红梅色微淡,结实甚匾,有斓斑色,全似杏味,不及红梅。

蜡梅

本非梅类,以其与梅同时,香又相近,色酷似蜜,故名梅。凡三种:以子种出,不经接,花小香淡,其品最下,俗谓之“狗蝇梅”;经接,花疏,虽盛开,花常半含,名“磬口梅”,言似僧磬之口也;最先开,色深,黄如紫檀。花密香秾,名“檀香梅”。此品最佳。梅,香极淸芳,殆过梅香,初不以形状贵也。故难题咏。山谷简斋但作五言小诗而已。此花多宿叶,结实如垂铃,尖长寸馀。又如大桃,奴子在其中。

后序

梅,以韵胜,以格髙,故以横斜疏瘦与老枝恠竒者为贵。其新接稚木,一岁抽嫩枝直上,或三四尺,如酴醾、蔷薇辈者,下谓之“气条”,此直宜取实规利,无所谓韵与格矣。又有一种粪壤力胜者,于条上茁短横枝,状如棘针,花密缀之,亦非髙品。近世始画墨梅。江西杨补之者,尤有名。其徒倣之者,实繁。观氏画大畧皆“气条”耳,虽笔法奇峭,去梅实远,惟廉宣仲所作差有风致,世鲜有评之者,余故附之谱后。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