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阳国志 (四部丛刊本)/卷第十下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中 华阳国志 卷第十下
晋 常璩 撰 景乌程刘氏嘉业堂藏明钱叔宝写本
卷第十一

华阳国志卷十下 汉中士女

郑真岳峙确乎其清 郑子真褒中人也玄静守道

 履至德之行乃其人也教曰忠孝𢜤敬天下之至

 行也神中五徴帝王之要道也成帝元舅大将军

 王凤僃礼聘之不应家谷口号谷口子真亡■汉

 中与立祠神中五徴未详其义

衡梁𭰖盘玄湛渊亭 卫衡字伯梁南郑人也少师

 事隠士同郡樊季齐以髙行闻郡九察孝廉公府

 州十辟公车三徴不应董扶任安从洛还过见之

 曰京师天下之市朝也足下犹之人耳幸其在逺

 以虚名屡动徴书若至中国则价尽矣衡笑曰时

 有俭易道有污隆若樊季齐杨仲桓虽应徴聘何

 益扵时乎苟无𠩄则尼轲栖栖是以君平子真不

 屈其忠岂予之徒也㢤吾何虗假之有安扶服之

 敬其言也

邓公方到忠枉原情 邓公成固人也景帝时御史

 大夫晁错患诸侯强大建议减削㑹吴楚七国谋

 反假言诛错故吴相𡊮盎譛帝杀之拜盎太常使

 赦七国七国遂叛邓公为谒者入言军事问曰七

 国闻晁错𣦸罢兵不对曰呉王即山铸钱煮海为

 盐谋反积数十年错患之故欲削弱为万世策诸

 侯忧之计划始行身𣦸东市诸侯莫惮内杜忠臣

 之口外为诸侯报怨臣窃为陛下不取也帝叹息

 曰吾亦恨之武帝初为九卿

博望致逺西南来𨓍 张骞成固人也为人强大有

 谋能渉逺为武帝开西域五十三国穷河源至绝

 逺之国拜校尉从讨匈奴有功迁卫尉博望侯扵

 是广汉縁𫟪之地通西南之塞丰绝逺之货令帝

 无求不得无思不服至今方外开通骞之功也

子游师生谗巧𠩄倾 张猛字子㳺骞孙也师事光

 禄勲周堪以光禄大夫给事中侍元帝帝当庙祭

 济渭欲御楼船御史大夫薛广德当车免冠乞颈

 血污车轮陛下不得庙𥙊矣帝以不悦猛进曰主

 圣则臣直今乘船危就桥安圣主不乘危故大夫

 言之帝曰晓人不当如是也后与周堪俱以忠正

 为幸臣弘恭石顕𠩄譛毁乍出乍徴堪平和猛卒

 自杀

王孙飬性矫葬厉生 杨王孙成固人也治黄老家

 累千金厚自奉飬临终告其子曰我𣦸裸葬以复

 吾真但为布囊盛尸入地七尺既下从足脱之以

 身亲𡈽其子不忍见王孙友人祁侯諌之王孙曰

 厚葬无益𣦸者也夫殚财送𣦸今日入朙日彂此

 真无异㬥骸中原褁以币帛隔以棺椁𠲒以珠玉

 后腐朽乃得归土不可故吾欲早就真宅祁侯无

 以易卒裸葬如其言

司徒监使术畅思精屡登上司七政是经 李郃字

 孟节南郑人也少眀经术为郡𠋫吏和帝遣使者

 二人微行至蜀𪧐郃𠋫舎郃为出酒夜饮露坐郃

 问曰君来时宁知二使何日发来耶二人怪问之

 郃指星言曰有使星入益部后一人为汉中太守

 命为功曹察孝遂驰名为尚书徙左丞稍迁至尚

 书仆射尚书令拜司空又进司徒清公亮直当丗

 称名顺帝丗薨

炎精不颓朱朙不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太尉謇谔任国㧞𮎰濯日晹谷

将外扶桑恶直丑正汉道遂䘮 李固字子坚郃

 子也阳嘉三年以对䇿忠亢拜议郎大将军梁啇

 后父也表为从事中郎授荆州刺史值州部有乱

 至州先友贤者南阳郑𠦑躬宋孝节零陵支宣雅

 表荐长沙桂阳太守赵历卒已奏免江夏南郡太

 守孔畴髙赐为昆为昆疑误等州土自然安静徙泰山

 太守克宁盗贼入为将作大匠多𦤺海内名士南

 阳樊英江夏黄琼广汉杨厚㑹稽贺纯光禄周举

 侍中杜乔陈留杨伦河南尹存东平王恽陈国何

 SKchar清河房植等皆蒙徴聘转大司农顺帝崩太后

 临朝拜太尉与后弟大将军梁冀太傅赵峻并录

 尚书冲帝崩时徐杨有盗贼太后欲不发䘮须召

 诸王至固争不可言国家多难宐立长君太后欲

 专权乃立乐安王为质帝质帝崩太后复与梁冀

 谋𠩄立固与司徒南郡胡广司SKchar蜀郡赵戒书与

 冀引周勃霍光立文宣以安汉之䇿阎邓废立之

 𥚽言国统三绝期运厄㑹兴崩之渐在斯一举宐

 求贤王亲近不可寝嘿也冀得书召公卿列侯议

 𠩄立三公及鸿胪杜乔佥举清河王蒜冀然之奏

 御太后中常侍曺腾私恨蒜说冀朙日更议广戒

 从冀固与乔必争蒜宐立中兴才也且年长识义

 必有厚将军冀不聴䇿免固乔歳馀取下狱以无

 事出之京师市邑皆称千万岁冀恶其为人𠩄善

 更奏系之固与书二公曰吾欲扶持汉室使之比

 隆文宣何图梁将军迷谬诸子曲从以吉物为㓙

 成事为败汉家衰微从是始矣将军亦有不利吾

 虽𣦸上不惭扵天下不愧扵人求义得义𣦸复何

 恨遂自杀二公得书叹息流涕士民咸哀哭之桓

 帝无道冀寻受诛汉家遂微政在阉宦无不思固也

元脩敦重威恵寔亮 张则字元脩南郑人也为牂

 柯太守威著南𡈽永昌越嶲夷谋欲反畏则换临

 其郡相諌而止号曰卧虎以戍狄勲迁护羌校尉

 徴拜扶风又换临桂阳皆平盗贼巴郡板楯反拜

 隆集校尉镇汉中徙梁州刺史又为魏郡太守𠩄

 在称治灵帝崩后大将军𡊮绍表为长史不就丞

 相曺公拜度辽将军

子雅温恭见察文方 赵宣字子雅南郑人也出自

 寒微以温良博雅太守犍为杨文方深器异之遂

 察孝廉官至犍为太守

二圭琬琰三辰悬望 赵瑶字元圭琰字稚圭凡七

 兄弟宣子也皆以令德著闻瑶少有公望瑶始为

 缑氏袁赵二公与书曰赵瑶在缑氏猛虎归迹百

 里均耳𠦑平何难迁扶风太守徙蜀郡相司空张

 温谓之曰昔苐五伯鱼徙蜀郡为司空扫吾苐以

 待足下矣瑶曰诺寻换广汉卒琰始为青州刺史

 部下清肃徙梁相徴拜尚书不就卒

仲卿报友行义以理 陈纲字仲卿成固人也少与

 同郡张宗受学南阳以母䘮归宗为安众刘元𠩄

 煞纲免䘮往复之值元醉卧还须醒乃煞之自拘

 有司㑹赦免三府并辟举茂才拜弘农太守初至

 有兄弟自相责引退是后无讼者在官九年卒天

 子痛惜赐家钱四十万

伯度玄镜荣辱屑已 李法字伯度南郑人也桓帝

 时为侍中光禄大夫数亢表宦官泰盛𣓙房泰重

 史官记事无实录之才虗相褒述必为后笑帝怒

 免为庶人恬然以咎失为己责久之徴拜汝南太

 守迁司隶校尉湛然无自得之容

德公在林悬象垂咎既冲云清荀张仪准 李燮字

 徳公太尉固子也父𣦸时二兄亦𣦸燮为姊𠩄遣

 随父门生王成亡命徐州佣酒家酒家知非常人

 以女妻之延熹二年梁冀诛后月经阳道晕五车

 史官上书昔有大星升汉而西卷舌扬芒迫月荧

 惑犯帝座则有大臣枉诛星在西方太尉固应之

 今晕如之宐有赦命录其遗嗣以除此异扵是下

 赦燮得返旧四府并辟公车徴议郎与赵元圭颍

 川贾伟节荀慈眀张伯慎为友伯慎为颍川太守

 与慈眀交相言论伟节与焉京师以为SKchar否伯愼

 问赵元圭曰德公𠩄言何元圭曰无言也伯愼追

 叹曰当如德公儿軰徒靡沸耳慈眀亦寤而心变

 拜东平相国王为黄巾𠩄没得出天子复封之燮

 以为不可果败迁京兆尹时人为之语曰李德公

 甫不欲立帝子不欲立王

伯台处諌师言亢尽末命防⿱⺾眀妙睹玄揆 陈雅字

 伯台成固人也灵帝时为諌大夫阉官用事上䟽

 曰昔孝和帝与中常侍郑众谋诛大将军窦宪由

 是宦官秉权安帝㓜冲和熹太后兄邓骘辅政太

 后适崩中常侍江京等杀骘安帝登遐黄门孙程

 又杀车𮪍将军阎显孝桓帝又与中常侍单超等

 共诛大将军梁冀陛下即祚太傅陈蕃大将军窦

 武尚书令尹勲等欲诛宦官绝其姧擅尽忠王室

 建万丗䇿机事不宻为中常侍朱瑀等𠩄杀此即

 陛下𠩄见今宦官强盛威倾人主天下钳口莫敢

 言者海内怨望妖孽并作四方兵起万姓辛苦陛

 下尚可以安柰后嗣何帝不省纳出为巴郡太守

 年七十五卒临终戒其子曰期运推之天下将大

 乱雄夫立争无以货财为意吾亡依山薄葬亡岁

 馀灵帝崩大将军何进复为黄门𠩄杀海内果乱

 终成三国也

孟度邵允 阎宪字孟度成固人也名知人为绵竹

 令以礼让为化民莫敢犯男子杜成夜行得遗物

 一囊中有锦二十匹求其主还之曰县有朙君何

 敢负其化童谣SKchar曰阎尹赋政既朙且昶去苛去

 辟动以礼让迁蜀郡吏民泣涕送之以千数

季子英玮 李历字季子太尉固从弟也少修文学

 性行清白与郑康成陈元方齐名弱冠拜新城令

 朝请都SKchar

计君经𥮅 程苞字元道南郑人也光和二年上计

 史时巴郡板楯反军旅数起征伐频天子患之访

 问益州计考以方略苞对言板楯忠勇立功先汉

 为帝义民羌入汉中辄蒙其力东征南战丗有功

 劳由不料恤以𦤺叛乱非有僣盗能相群杀兵临

 之未必卒得不如但𨕖朙能太守恩信懐服自然

 安定矣天子从之卒如其言后在道卒

元灵斐斐 祝龟字元灵南郑人也年十五逺学汝

 颍及太学通博荡逹能属文太守张府君奇之曰

 吾见海内士多矣无如祝龟者也州牧刘焉辟之

 不得已行授葭⿱⺾眀长撰汉中𦒿旧传以著述终

礼高殉名 段崇字礼髙南郑人太守河间郑廑命

 为主簿永初四年凉州羌反溢入汉中从廑屯褒

 中虏东攻廑欲战崇諌不可𩓑固垒待之廑不聴

 出战败绩崇与门下吏王宗原展及子勃兄子伯

 先摧锋𣦸战众寡不敌崇等皆𣦸羌遂得廑杀之

伯义𣦸节 程信字伯义南郑人也时为功曺居守

 驰来赴难殡殓廑丧送还鄊里讫乃结故吏冠盖

 子弟二十五人言共报羌各募敢𣦸士以待时太

 守邓成命信为五官元初二年虏复来信等将其

 同志率先奋计大破之信被八创𣦸天子咨嗟元

 初五年下诏书赐信崇家谷数千斛

四行齐𦤺在玆六子 讃阎宪已下也又有王崇原

 展及严孳李容姜济陈已曹廉勾矩刘旌九人皆

 以令义为郑廑𠩄命王宗原展与廑同𣦸孳容等

 七人与信共并命诏书既赐崇信又赐九子家谷

 各五百斛给𣦸事复

元侯赵陈葢亦烈士 燕邠字元侯赵嵩字伯高南

 郑人也陈调字元化仲卿孙也邠为刺史郤俭从

 事使在葭⿱⺾眀与从事董馥张胤同行俭为黄巾贼

 王饶赵播等𠩄杀邠闻故哀恸说馥㣧赴难二子

 不可邠难曰使君已𣦸用生何为独𣦸之牧刘焉

 嘉之为图象学官诛馥等嵩事太守苏固固为米

 贼张脩𠩄疾杀嵩杖剑直入脩营杀十馀人㡬获

 脩𣦸陈调少尚逰侠闻固𣦸聚宾客百馀人攻脩

 大破之进攻脩营乃与战伤𣦸

涣涣龙宗振振麟趾文炳彬蔚汉之表轨㧾赞三十

 五人也

述汉中人士 其陈术字申伯作𦒿旧𫝊者也失其

 行事历新城魏兴上庸三郡太守及锡光等不列也

穆姜温仁化继为亲 穆姜安众令程祗妻司隶校

 尉李法姊也祗前妻有四子兴敦觐豫穆姜生二

 子淮基祗亡兴等憎恶姜姜视之愈厚其资给六

 子以长㓜为差衣服饮食凡百如之久兴等感寤

 自知失子道诣南郑狱受不𢜤亲罪太守嘉之复

 除门户常以二月八月社𦤺肉三十斤酒米各二斛

 六㪷六子相化皆作令士五人州郡察举基字稚业

 特隽逸为南郡太守

泰瑛严眀丗范厥训 泰瑛南郑杨拒妻大鸿胪刘

 巨公女也有四男二女拒亡教训六子动有法矩

 长子元珍出行醉母十日不见之曰我在汝尚如

 此我亡何以帅群弟子元珍扣头谢过次子仲珍

 白母请客既至无贤者母怒责之仲珍乃革行交

 友贤人兄弟为名士泰瑛之教流扵三丗四子才

 官隆于先人故时人为语曰三苖止四珍复起

杜氏之教父母是遵 杜泰SKchar南郑人赵宣女也生

 七男七女若元圭稚圭有望五人皆令德其教男

 也曰中人情性可上下也在其检耳若放而不检

 则入恶也昔西门豹佩韦以自寛宓子贱 弦以

 自急故能改身之恒为天下名士戒诸女及妇曰

 吾之𡜟身在乎正顺及其生也恩存扵抚𢜤其长

 之也威仪以先后之体㒵以左右之恭敬以监临

 之勤恪以劝之孝顺以内之忠信以发之是以皆

 成而无不善汝曺庶几勿忘吾法也后七子皆辟

 察举牧州守郡而汉中太守南郑令多与七子同

 岁季考上订无不脩也泰SKchar执子孙礼

礼圭肃穆言存典韵 礼圭成固陈省妻也杨元珍

 之女生二男长娶张度辽女恵英少娶荀氏皆贵

 家豪富从婢七八资财自冨礼圭敕二妇曰吾先

 姑母师也常言圣贤必劳民者使之思善不劳则

 逸逸则不才吾家不为贫也𠩄以粗食急务者使

 知苦难备独居时二妇再拜奉教从孙奉上微SKchar

 圭抑绝之感悟革行遭乱流行宗表欲见之必自

 严𩛙从子孙侍婢乃引见之曰此先姑法也四时

 祭礼自亲飬牲醸酒曰夫祭礼之尊也年八十九

 卒恵英亦有㳤训母师之行者也

SKchar睿敏宗祀𫉬歆 文SKchar南郑赵伯英妻太尉李

 固女也父为梁冀𠩄免兄宪公季公罢官归文SKchar

 叹曰李氏灭矣乃与二兄议匿弟燮父门生王成

 亡命徐州涕泣送之谓成曰托君以六尺之孤

 李氏得嗣君之名义参扵程杵矣久之遇赦燮得

 还行䘮服阕敕之曰先公为汉忠臣虽𣦸之日犹

 生之年梁冀以族弟幸济岂非天乎愼勿有一言

 加梁氏加梁氏则连主上是又掇𥚽也奉行之徙

 成在徐州各异处佣赁而私相往来成病亡燮四

 时祭之

陈氏二谦或智或仁 陈顺谦成固人也顺谦适邓

 令曺寜十九寡居长育遗孤八十馀卒兄子陈䂓

 著书叹述之恵谦适张亮则在扶风官下吏白欲

 重禁严防以肃非元脩访扵恵谦恵谦曰恢弘徳

 教飬廉免耻五刑三千葢亦多矣又何加也兄子

 伯思学仙道恵谦戒之曰君子疾没丗名不称不

 患年不长也且夫神仙愚惑如系风捕影非可得

 也伯思乃止陈伯台称云女尚书之后耳

礼脩顺姑恩𢜤温润 礼脩赵嵩妻张氏女也姑酷

 恶无道遇之不以礼脩终无愠色及寜父母父母

 问之但引咎不道姑卒感寤更慈𢜤之鄊人相训

 曰作妇不当如赵伯髙妇乎使𢙣姑知变可谓

 妇师矣后姑病女来省疾姑却之曰我以固当绝

 于贤妇手中后遭米贼嵩𣦸乃碧涂面乱首怀刀

 托言病贼不敢逼也飬遗生女依父𠦑立义终身

 者也

树南悼夫轻𣦸重信 谢树南南郑人赵子贱妻也

 子贱初为郡功曹李固之诛诏书下郡杀固二子

 宪公季公太守知其枉遇之甚寛二子托服药𣦸

 具棺器欲因出逃子贱畏法敕更验实就杀之及

 固小子燮得还子贱虑燮报仇赁人刺之燮觉告

 郡杀子贱初𣗳南諌子贱子贱不从及临𣦸许共

 并命兄弟㛐侍婢视守之经百馀日乃怠白兄㛐

 念一𣦸万不得生不敢复图𣦸也上下以为信然

 无㡬时扵幕下自杀

祁祁令SKchar如玉如金允矣㳤媛齐德姜任捴讃此九

 人也

述汉中列女

右汉中士女讃苐五

   凡四十四人三十五人士九人女

梓潼人士

镇逺敦壮立勲南濒 文濒字奇梓潼人也孝平帝

 末以城门校尉为犍为属国迁益州太守开造稻

 田民咸赖之公孙述时拒郡不服述拘其妻子许

 以公侯招之不应乃遣使由交趾贡献河北𫐠平

 丗祖嘉之徴拜镇逺将军封成义侯南中咸为立

 祠子忳有令德为北海太守

巨逰玉碎髙风金振 李业字巨逰梓潼人也少执

 志清白太守刘咸慕其名召为功曹不诣咸怒欲

 杀之业径入狱咸释之公孙述累聘不应述怒遣

 鸿胪尹融持毒药酒逼之业笑曰名不可毁身可

 杀不可辱也遂饮药𣦸述耻杀善士赐钱百万子

 翚逃匿不受建武中察孝廉为遂久令

文坚亟㢤南面怀民 景毅字文坚梓潼人也太守

 丁羽察举孝廉司徒举治剧为沇阳侯相髙陆令

 立文学以礼让化民迁太守上封吏守阙请之三

 年三绝以子顾师事少府李膺膺诛自免久之拜

  都令迁益州太守上封吏民涕泣送之至沮者

 七百人白水县者三百人值益州乱后米㪷千钱

 毅至恩化畅洽比去米㪷八钱鸠鸟巢其听事孕

 育而去三府表荐徴拜议郎自免归州牧刘焉表

 拜都尉为人廉止疾淫祠敕子孙惟修善为祷仁

 义为福年八十一而卒

盛国好学研赜圣真 杨充字盛国梓潼人也少好

 学求师遂业受古学扶风马季长吕𠦑公南阳朱

 朙𠦑颍川白仲职精究七经其朋友则颍川荀慈

 朙李元礼京兆罗𠦑景汉阳孙子夏山阳王𠦑茂

 皆海内名士还以教授州里常言图纬空说去事

 希略疑非圣不以为教察孝廉为郎卒

汉伯肄业诸生之纯 景鸾字汉伯梓潼人也少与

 广汉郝伯宗蜀郡任𠦑本颍川李仲勃海孟元𠦑

 逰学七州遂眀经术还乃𢰅礼略河洛交集风角

 杂书月令章句凡五十万言太守贶命为功曺

 察孝举有道博士徴不诣然上陈时政言经得失

 又戒子孙人纪之礼及遗令期𣦸葬不设衣衿务

 在节俭甚有法度卒终布衣

伯僖效志 张寿字伯僖涪人也少给县丞杨放为

 佐放为梁贼𠩄得寿求之积六年始知其生存乃

 卖家盐井得三十万市马五匹往赎放道为羌𠩄

 劫掠尽凡往三年计道逺不可得数乃单身诣虏

 涕泣自说虏哀其屡求遣放还鄊郡召为中𠋫诏

 书除巫尉以身佩印尽让𠩄有财物与三弟复为

 郡掾章平赋伇岁出三百五十万还功曹吏徙五

 官掾卒

李馀SKchar身 李馀涪人父早丗兄夷杀人亡命母愼

 当𣦸馀年十三问人曰兄弟相代能免母不人曰

 趣得一人耳馀乃诣吏乞代母𣦸吏以馀年小不

 许馀因自𣦸吏以白令令哀伤言郡郡上尚书天

 子与以财葬图画府𨓍童人李馀涪人可考于先汉士女目篇

冦王二子行勇以仁 冦祺字宰朝梓潼人也与邑

 子侯𦽦俱学凉州𦽦后为勃海王象𠩄杀祺杖剑

 至象家值象病象谢曰君子不俺人无僃安有为

 友报仇煞病人也祺乃还久之复往煞象由是察

 孝廉为㶚陵令济阴相王晏字𠦑博涪人也与广

 汉张昌寗𠦑受业大学昌为河南吕条𠩄煞晏𠦑

 煞条事在𠦑解

李助多方以玆立称 助字翁君涪人也通名方校

 医术作经方颂说名齐郭玉自此以上以下阙文义不可晓不录

章武之兴亦迪才伦徳贤好古澹心艺文 李仁字

 德贤涪人也益部多贵今文而不崇章句仁知其

 不博乃游学荆州从司马德操宋仲子受古学以

 修文自终也

国辅皓然形动神沉 杜㣲字国辅涪人也任安弟

 子先主定蜀常称聋阖门不出建兴二年丞相亮

 领州牧𨕖为主簿舆而𦤺之亮引见与书诱𭄿欲

 使以德辅时微固辞疾笃亮表拜谏大夫从其𠩄志

思潜逰学休志素林 尹黙字思潜涪人也少与李

 仁俱受学司马徽宋忠等博通五经专精左氏春

 秋自刘歆条例郑众贾逵父子陈元方服䖍注说

 略皆诵述希复案本以左传授后主后主立拜諌

 议大夫丞相军祭酒子宗亦为博士耳

钦仲朗博训诂典坟 李譔字钦仲仁子也少受父

 业又讲问尹黙自五经四部百家诸子𠆸艺算计

 卜数医术弓弩机械之巧皆𦤺思焉为太子中庶

 子右中郎将著古文周易尚书毛诗三礼左氏注

 解太玄指依则贾马异扵郑玄与王肃初不相见

 而意归多同

孙德果锐作刘干臣 李福字孙德涪人也先主初

 为成都令建兴九年迁巴西太守后为江州都SKchar

 扬武将军入为尚书仆射封平阳亭侯延熙初以

 前监军司马福同郡梓潼文恭仲贤亦以才干为

 牧亮治中从事丞相参军

衎衎伟彦玉润兰芬邵名表器江汉之俊揔讃十五

 人也

述梓潼人士

季姜雍穆化播二妇王氏世兴寔由贤母 季姜梓

 潼文氏女将作大匠广汉王敬伯夫人也少读诗

 礼敬伯前夫人有子博女纪流二人季姜生康稚

 芝女始示凡前后八子抚育恩𢜤亲继若一堂祖

 母性严子孙虽见官二千石犹杖之妇跪受罚扵

 堂历五郡祖母随之宦后以年老不愿逺鄊里姜

 亦常侍飬左右纪流出适分已侍婢给之博好书

 冩姜手为作衮扵是内门相化动行推让博妻犍

 为杨进及博子遵妇蜀郡张𠦑纪服姑之教皆有

 贤训号之三母堂亡姜敕康稚芝妇事杨进如舅

 姑中外则之皆成令德季姜年八十一卒四男弃

 官行服四女亦从官舎交赴内外冠冕百有馀人

 当时荣之王氏遂丗兴

杜慈专専父不谅只 涪杜季女者巴郡虞显妻也

 十八适显显亡无子季欲改嫁与同县杨上慈曰

 受命虞氏虞氏早亡妾之不幸当生事贤姑𣦸就

 飬成室存亡等但欲在终供飬亡不有恨愿不易

 图季知不可告而夺也乃宻谋与强逼迫之慈缢

 而𣦸

敬杨雪仇壮逾烈士 敬杨涪郭孟妻杨文之女也

 始生失母八岁父为盛𠩄杀无宗亲依外祖郑

 行年十七适孟孟与盛有旧盛数往来孟家敬杨

 涕泣谓孟曰盛凶恶薄命为女无男昆恶仇未报

 未尝一日忘也虽妇人拘制然父子恩深恐卒狂

 惑益君𥚽患君宐疏之孟以告盛盛不纳安汉元

 年盛至孟家敬杨以大杖打杀盛将自煞孟止之

 与俱逃涪令𩀱胜出追闻其故而止安尉二门㑹

 赦得中平四年涪令向遵为立图表之

惟兹三媛仁畅义理邦有斯嫔以驰遐纪㧾讃三人

述梓潼烈女

右梓潼郡士女讃苐六

  凡士女十八人十五人士三人女

撰曰二州人士自汉及魏二百四十八人而已一百九十七人士五

十一人女后贤二十人合二百六十八人以示来世之君子

焉如其遗脱及后丗可书者𩓑贻后隽又春秋穀梁

传首叙曰成帝时议立三传博士巴郡骨君安独驳

左传不祖圣人后汉时魏郡太守王牧荐尹方为三

公天子诏尚书郎蜀郡张俊策之然不详其行事

撰曰二州人士自汉及魏可谓众矣何者丗宗多士

则相如麟游伯司凤翔洛下云翳𠦑文龙骧在孝宣

则王褒蔚炳中和作咏属文甘泉葩为丗镜在元成

则君公謇謇心思国病虑经刘危直忤王聴其髙者

则严君味道易俗移风仲元端委居为人宗若夫秉

心塞渊与物盈冲则扬子云也名重泰山华夏仰崇

则郑子真也不屈其身志髙青云则谯玄也不耻恶

君混道推运则杨宣也降及建武明章以来出者则

能内贯朝揆外播五教赞和𪔂味经纶治要上答泰

阶下允民照处者则利居盘桓晧然玄蹈天爵玩之

人爵则笑悬车门肆夷恵齐绍若斯之伦海内服其

英名洙泗方其涣耀矣故曰汉徴八士蜀出其四又

曰汉具四义蜀选其二可谓不众乎然巴郡SKchar君安

以儒学典雅称扵孝成蜀郡张俊策问尹方不出五

经常议犍为吕孟有托孤之节若兹之𩔖郡邑往往

垂象刋铭见有苖裔璩晩生长乱故老以没莫𠩄咨

质不详其事但依汉书国志陈君𠩄载凡士女二百

四十八人而已后贤二十人合二百六十八人以示

来世之好事者如能详其遗脱及有可书愿附于左

 其传志父祖子孙及有名失事失官位者不列寜

 州人士亦不列别为目录至晋元康末凡三百九

 十二人也









华阳国志卷苐十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