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陽國志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下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第十中 華陽國志 卷第十下
晉 常璩 撰 景烏程劉氏嘉業堂藏明錢叔寶寫本
卷第十一

華陽國志卷十下 漢中士女

鄭眞岳峙確乎其清 鄭子眞襃中人也玄靜守道

 履至德之行乃其人也教曰忠孝𢜤敬天下之至

 行也神中五徴帝王之要道也成帝元舅大將軍

 王鳳僃禮聘之不應家谷口號谷口子眞亡■漢

 中與立祠神中五徴未詳其義

衡梁𭰖盤玄湛淵亭 衞衡字伯梁南鄭人也少師

 事隠士同郡樊季齊以髙行聞郡九察孝㢘公府

 州十辟公車三徴不應董扶任安從洛還過見之

 曰京師天下之市朝也足下猶之人耳幸其在逺

 以虛名屢動徴書若至中國則價盡矣衡笑曰時

 有儉易道有汚隆若樊季齊楊仲桓雖應徴聘何

 益扵時乎苟無𠩄則尼軻棲棲是以君平子眞不

 屈其忠豈予之徒也㢤吾何虗假之有安扶服之

 敬其言也

鄧公方到忠枉原情 鄧公成固人也景帝時御史

 大夫晁錯患諸侯強大建議減削㑹吳楚七國謀

 反假言誅錯故吳相𡊮盎譛帝殺之拜盎太常使

 赦七國七國遂叛鄧公爲謁者入言軍事問曰七

 國聞晁錯𣦸罷兵不對曰呉王即山鑄錢煮海爲

 鹽謀反積數十年錯患之故欲削弱爲萬世策諸

 侯憂之計畫始行身𣦸東市諸侯莫憚內杜忠臣

 之口外爲諸侯報怨臣竊爲陛下不取也帝歎息

 曰吾亦恨之武帝初爲九卿

博望致逺西南來𨓍 張騫成固人也爲人強大有

 謀能渉逺爲武帝開西域五十三國窮河源至絶

 逺之國拜校尉從討匈奴有功遷衞尉博望侯扵

 是廣漢縁𫟪之地通西南之塞豐絶逺之貨令帝

 無求不得無思不服至今方外開通騫之功也

子游師生讒巧𠩄傾 張猛字子㳺騫孫也師事光

 祿勲周堪以光祿大夫給事中侍元帝帝當廟祭

 濟渭欲御樓船御史大夫薛廣德當車免冠乞頸

 血汚車輪陛下不得廟𥙊矣帝以不悅猛進曰主

 聖則臣直今乗船危就橋安聖主不乘危故大夫

 言之帝曰曉人不當如是也後與周堪俱以忠正

 爲幸臣弘恭石顕𠩄譛毀乍出乍徴堪平和猛卒

 自殺

王孫飬性矯葬厲生 楊王孫成固人也治黃老家

 累千金厚自奉飬臨終告其子曰我𣦸躶葬以復

 吾眞但爲布囊盛屍入地七尺既下從足脫之以

 身親𡈽其子不忍見王孫友人祁侯諌之王孫曰

 厚葬無益𣦸者也夫殫財送𣦸今日入朙日彂此

 眞無異㬥骸中原褁以幣帛隔以棺槨𠲒以珠玉

 後腐朽乃得歸土不可故吾欲早就眞宅祁侯無

 以易卒躶葬如其言

司徒監使術暢思精屢登上司七政是經 李郃字

 孟節南鄭人也少眀經術爲郡𠋫吏和帝遣使者

 二人微行至蜀𪧐郃𠋫舎郃爲出酒夜飲露坐郃

 問曰君來時寧知二使何日發來耶二人恠問之

 郃指星言曰有使星入益部後一人爲漢中太守

 命爲功曹察孝遂馳名爲尚書徙左丞稍遷至尚

 書僕射尚書令拜司空又進司徒清公亮直當丗

 稱名順帝丗薨

炎精不頽朱朙不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太尉謇諤任國㧞𮎰濯日晹谷

將外扶桑惡直醜正漢道遂䘮 李固字子堅郃

 子也陽嘉三年以對䇿忠亢拜議郎大將軍梁啇

 後父也表爲從事中郎授荊州刺史值州部有亂

 至州先友賢者南陽鄭𠦑躬宋孝節零陵支宣雅

 表薦長沙桂陽太守趙歴䘚已奏免江夏南郡太

 守孔疇髙賜為昆爲昆疑誤等州土自然安靜徙泰山

 太守克寧盜賊入爲將作大匠多𦤺海內名士南

 陽樊英江夏黃瓊廣漢楊厚㑹稽賀純光祿周舉

 侍中杜喬陳留楊倫河南尹存東平王惲陳國何

 SKchar清河房植等皆蒙徴聘轉大司農順帝崩太后

 臨朝拜太尉與後弟大將軍梁冀太傅趙峻竝録

 尚書沖帝崩時徐楊有盜賊太后欲不發䘮須召

 諸王至固爭不可言國家多難宐立長君太后欲

 專權乃立樂安王爲質帝質帝崩太后復與梁冀

 謀𠩄立固與司徒南郡胡廣司SKchar蜀郡趙戒書與

 冀引周勃霍光立文宣以安漢之䇿閻鄧廢立之

 𥚽言國統三絶期運厄㑹興崩之漸在斯一舉宐

 求賢王親近不可寢嘿也冀得書召公卿列侯議

 𠩄立三公及鴻臚杜喬僉舉清河王蒜冀然之奏

 御太后中常侍曺騰私恨蒜說冀朙日更議廣戒

 從冀固與喬必爭蒜宐立中興才也且年長識義

 必有厚將軍冀不聴䇿免固喬歳餘取下獄以無

 事出之京師市邑皆稱千萬嵗冀惡其爲人𠩄善

 更奏繫之固與書二公曰吾欲扶持漢室使之比

 隆文宣何圖梁將軍迷謬諸子曲從以吉物爲㓙

 成事爲敗漢家衰微從是始矣將軍亦有不利吾

 雖𣦸上不慚扵天下不愧扵人求義得義𣦸復何

 恨遂自殺二公得書歎息流涕士民咸哀哭之桓

 帝無道冀尋受誅漢家遂微政在閹宦無不思固也

元脩敦重威恵寔亮 張則字元脩南鄭人也爲牂

 柯太守威著南𡈽永昌越嶲夷謀欲反畏則換臨

 其郡相諌而止號曰臥虎以戍狄勲遷護𦍑校尉

 徴拜扶風又換臨桂陽皆平盜賊巴郡板楯反拜

 隆集校尉鎮漢中徙梁州刺史又爲魏郡太守𠩄

 在稱治靈帝崩後大將軍𡊮紹表爲長史不就丞

 相曺公拜度遼將軍

子雅溫恭見察文方 趙宣字子雅南鄭人也出自

 寒微以溫良博雅太守犍爲楊文方深器異之遂

 察孝㢘官至犍爲太守

二珪琬琰三辰懸望 趙瑤字元珪琰字稚圭凡七

 兄弟宣子也皆以令德著聞瑤少有公望瑤始爲

 緱氏袁趙二公與書曰趙瑤在緱氏猛虎歸跡百

 里均耳𠦑平何難遷扶風太守徙蜀郡相司空張

 溫謂之曰昔苐五伯魚徙蜀郡爲司空掃吾苐以

 待足下矣瑤曰諾尋換廣漢䘚琰始爲青州刺史

 部下清肅徙梁相徴拜尚書不就䘚

仲卿報友行義以理 陳綱字仲卿成固人也少與

 同郡張宗受學南陽以母䘮歸宗爲安衆劉元𠩄

 煞綱免䘮徃復之值元醉臥還須醒乃煞之自拘

 有司㑹赦免三府竝辟舉茂才拜弘農太守初至

 有兄弟自相責引退是後無訟者在官九年䘚天

 子痛惜賜家錢四十萬

伯度玄鏡榮辱屑已 李法字伯度南鄭人也桓帝

 時爲侍中光祿大夫數亢表宦官泰盛𣓙房泰重

 史官記事無實録之才虗相襃述必爲後笑帝怒

 免爲庶人恬然以咎失爲己責久之徴拜汝南太

 守遷司𨽻校尉湛然無自得之容

德公在林懸象垂咎旣沖雲清荀張儀准 李爕字

 徳公太尉固子也父𣦸時二兄亦𣦸爕爲姉𠩄遣

 隨父門生王成亡命徐州傭酒家酒家知非常人

 以女妻之延熹二年梁冀誅後月經陽道暈五車

 史官上書昔有大星升漢而西捲舌揚芒迫月熒

 惑犯帝座則有大臣枉誅星在西方太尉固應之

 今暈如之宐有赦命録其遺嗣以除此異扵是下

 赦爕得返舊四府竝辟公車徴議郎與趙元珪潁

 川賈偉節荀慈眀張伯慎爲友伯慎爲潁川太守

 與慈眀交相言論偉節與焉京師以爲SKchar否伯愼

 問趙元珪曰德公𠩄言何元珪曰無言也伯愼追

 歎曰當如德公兒軰徒靡沸耳慈眀亦寤而心變

 拜東平相國王爲黃巾𠩄沒得出天子復封之爕

 以爲不可果敗遷京兆尹時人爲之語曰李德公

 甫不欲立帝子不欲立王

伯臺處諌師言亢盡末命防⿱⺾眀妙覩玄揆 陳雅字

 伯臺成固人也靈帝時爲諌大夫閹官用事上䟽

 曰昔孝和帝與中常侍鄭衆謀誅大將軍竇憲由

 是宦官秉權安帝㓜沖和熹太后兄鄧騭輔政太

 後適崩中常侍江京等殺騭安帝登遐黃門孫程

 又殺車𮪍將軍閻顯孝桓帝又與中常侍單超等

 共誅大將軍梁冀陛下即祚太傅陳蕃大將軍竇

 武尚書令尹勲等欲誅宦官絶其姧擅盡忠王室

 建萬丗䇿機事不宻爲中常侍朱瑀等𠩄殺此即

 陛下𠩄見今宦官強盛威傾人主天下鉗口莫敢

 言者海內怨望妖孽竝作四方兵起萬姓辛苦陛

 下尚可以安柰後嗣何帝不省納出爲巴郡太守

 年七十五卒臨終戒其子曰期運推之天下將大

 亂雄夫立爭無以貨財爲意吾亡依山薄葬亡嵗

 餘靈帝崩大將軍何進復爲黃門𠩄殺海內果亂

 終成三國也

孟度邵允 閻憲字孟度成固人也名知人爲綿竹

 令以禮讓爲化民莫敢犯男子杜成夜行得遺物

 一囊中有錦二十匹求其主還之曰縣有朙君何

 敢負其化童謡SKchar曰閻尹賦政既朙且昶去苛去

 辟動以禮讓遷蜀郡吏民泣涕送之以千數

季子英瑋 李歷字季子太尉固從弟也少修文學

 性行清白與鄭康成陳元方齊名弱冠拜新城令

 朝請都SKchar

計君經𥮅 程苞字元道南鄭人也光和二年上計

 史時巴郡板楯反軍旅數起征伐頻天子患之訪

 問益州計考以方畧苞對言板楯忠勇立功先漢

 爲帝義民羗入漢中輒蒙其力東征南戰丗有功

 勞由不料䘏以𦤺叛亂非有僣盜能相群殺兵臨

 之未必卒得不如但𨕖朙能太守恩信懐服自然

 安定矣天子從之䘚如其言後在道卒

元靈斐斐 祝龜字元靈南鄭人也年十五逺學汝

 潁及太學通博蕩逹能屬文太守張府君竒之曰

 吾見海內士多矣無如祝龜者也州牧劉焉辟之

 不得已行授葭⿱⺾眀長撰漢中𦒿舊傳以著述終

禮高殉名 段崇字禮髙南鄭人太守河間鄭廑命

 爲主簿永初四年涼州𦍑反溢入漢中從廑屯襃

 中虜東攻廑欲戰崇諌不可𩓑固壘待之廑不聴

 出戰敗績崇與門下吏王宗原展及子勃兄子伯

 先摧鋒𣦸戰衆寡不敵崇等皆𣦸羗遂得廑殺之

伯義𣦸節 程信字伯義南鄭人也時爲功曺居守

 馳來赴難殯殮廑喪送還鄊里訖乃結故吏冠蓋

 子弟二十五人言共報羗各募敢𣦸士以待時太

 守鄧成命信爲五官元初二年虜復來信等將其

 同志率先奮計大破之信被八創𣦸天子咨嗟元

 初五年下詔書賜信崇家穀數千斛

四行齊𦤺在玆六子 讃閻憲已下也又有王崇原

 展及嚴孳李容姜濟陳已曹㢘勾矩劉旌九人皆

 以令義爲鄭廑𠩄命王宗原展與廑同𣦸孳容等

 七人與信共並命詔書旣賜崇信又賜九子家穀

 各五百斛給𣦸事復

元侯趙陳葢亦烈士 燕邠字元侯趙嵩字伯高南

 鄭人也陳調字元化仲卿孫也邠爲刺史郤儉從

 事使在葭⿱⺾眀與從事董馥張胤同行儉爲黃巾賊

 王饒趙播等𠩄殺邠聞故哀慟說馥㣧赴難二子

 不可邠難曰使君已𣦸用生何爲獨𣦸之牧劉焉

 嘉之爲圖象學官誅馥等嵩事太守蘇固固爲米

 賊張脩𠩄疾殺嵩杖劒直入脩營殺十餘人㡬獲

 脩𣦸陳調少尚逰俠聞固𣦸聚賓客百餘人攻脩

 大破之進攻脩營乃與戰傷𣦸

渙渙龍宗振振麟趾文炳彬蔚漢之表軌㧾讚三十

 五人也

述漢中人士 其陳術字申伯作𦒿舊𫝊者也失其

 行事歷新城魏興上庸三郡太守及錫光等不列也

穆姜溫仁化繼爲親 穆姜安衆令程祗妻司𨽻校

 尉李法姉也祗前妻有四子興敦覲豫穆姜生二

 子淮基祗亡興等憎惡姜姜視之愈厚其資給六

 子以長㓜爲差衣服飲食凡百如之久興等感寤

 自知失子道詣南鄭獄受不𢜤親罪太守嘉之復

 除門戶常以二月八月社𦤺肉三十斤酒米各二斛

 六㪷六子相化皆作令士五人州郡察舉基字稚業

 特雋逸爲南郡太守

泰瑛嚴眀丗範厥訓 泰瑛南鄭楊拒妻大鴻臚劉

 巨公女也有四男二女拒亡教訓六子動有法矩

 長子元珍出行醉母十日不見之曰我在汝尚如

 此我亡何以帥群弟子元珍扣頭謝過次子仲珍

 白母請客既至無賢者母怒責之仲珍乃革行交

 友賢人兄弟爲名士泰瑛之教流扵三丗四子才

 官隆於先人故時人爲語曰三苖止四珍復起

杜氏之教父母是遵 杜泰SKchar南鄭人趙宣女也生

 七男七女若元珪稚圭有望五人皆令德其教男

 也曰中人情性可上下也在其檢耳若放而不檢

 則入惡也昔西門豹佩韋以自寛宓子賤 絃以

 自急故能改身之恆爲天下名士戒諸女及婦曰

 吾之𡜟身在乎正順及其生也恩存扵撫𢜤其長

 之也威儀以先後之體㒵以左右之恭敬以監臨

 之懃恪以勸之孝順以內之忠信以發之是以皆

 成而無不善汝曺庶幾勿忘吾法也後七子皆辟

 察舉牧州守郡而漢中太守南鄭令多與七子同

 嵗季考上訂無不脩也泰SKchar執子孫禮

禮珪肅穆言存典韻 禮珪成固陳省妻也楊元珍

 之女生二男長娶張度遼女恵英少娶荀氏皆貴

 家豪富從婢七八資財自冨禮珪敕二婦曰吾先

 姑母師也常言聖賢必勞民者使之思善不勞則

 逸逸則不才吾家不爲貧也𠩄以麤食急務者使

 知苦難備獨居時二婦再拜奉教從孫奉上微SKchar

 珪抑絶之感悟革行遭亂流行宗表欲見之必自

 嚴𩛙從子孫侍婢乃引見之曰此先姑法也四時

 祭禮自親飬牲醸酒曰夫祭禮之尊也年八十九

 卒恵英亦有㳤訓母師之行者也

SKchar叡敏宗祀𫉬歆 文SKchar南鄭趙伯英妻太尉李

 固女也父爲梁冀𠩄免兄憲公季公罷官歸文SKchar

 歎曰李氏滅矣乃與二兄議匿弟爕父門生王成

 亡命徐州涕泣送之謂成曰託君以六尺之孤

 李氏得嗣君之名義參扵程杵矣久之遇赦爕得

 還行䘮服闋敕之曰先公爲漢忠臣雖𣦸之日猶

 生之年梁冀以族弟幸濟豈非天乎愼勿有一言

 加梁氏加梁氏則連主上是又掇𥚽也奉行之徙

 成在徐州各異処傭賃而私相徃來成病亡爕四

 時祭之

陳氏二謙或智或仁 陳順謙成固人也順謙適鄧

 令曺寜十九寡居長育遺孤八十餘卒兄子陳䂓

 著書歎述之恵謙適張亮則在扶風官下吏白欲

 重禁嚴防以肅非元脩訪扵恵謙恵謙曰恢弘徳

 教飬㢘免恥五刑三千葢亦多矣又何加也兄子

 伯思學仙道恵謙戒之曰君子疾沒丗名不稱不

 患年不長也且夫神仙愚惑如繫風捕影非可得

 也伯思乃止陳伯臺稱雲女尚書之後耳

禮脩順姑恩𢜤溫潤 禮脩趙嵩妻張氏女也姑酷

 惡無道遇之不以禮脩終無慍色及寜父母父母

 問之但引咎不道姑卒感寤更慈𢜤之鄊人相訓

 曰作婦不當如趙伯髙婦乎使𢙣姑知變可謂

 婦師矣後姑病女來省疾姑卻之曰我以固當絶

 於賢婦手中後遭米賊嵩𣦸乃碧塗面亂首懷刀

 託言病賊不敢逼也飬遺生女依父𠦑立義終身

 者也

樹南悼夫輕𣦸重信 謝樹南南鄭人趙子賤妻也

 子賤初為郡功曹李固之誅詔書下郡殺固二子

 憲公季公太守知其枉遇之甚寛二子託服藥𣦸

 具棺器欲因出逃子賤畏法敕更驗實就殺之及

 固小子爕得還子賤慮爕報仇賃人刺之爕覺告

 郡殺子賤初𣗳南諌子賤子賤不從及臨𣦸許共

 並命兄弟㛐侍婢視守之經百餘日乃怠白兄㛐

 念一𣦸萬不得生不敢復圖𣦸也上下以爲信然

 無㡬時扵幕下自殺

祁祁令SKchar如玉如金允矣㳤媛齊德姜任捴讃此九

 人也

述漢中列女

右漢中士女讃苐五

   凡四十四人三十五人士九人女

梓潼人士

鎭逺敦壯立勲南瀕 文瀕字竒梓潼人也孝平帝

 末以城門校尉爲犍爲屬國遷益州太守開造稻

 田民咸賴之公孫述時拒郡不服述拘其妻子許

 以公侯招之不應乃遣使由交趾貢獻河北𫐠平

 丗祖嘉之徴拜鎭逺將軍封成義侯南中咸爲立

 祠子忳有令德爲北海太守

巨逰玉碎髙風金振 李業字巨逰梓潼人也少執

 志清白太守劉咸慕其名召爲功曹不詣咸怒欲

 殺之業徑入獄咸釋之公孫述累聘不應述怒遣

 鴻臚尹融持毒藥酒逼之業笑曰名不可毀身可

 殺不可辱也遂飲藥𣦸述恥殺善士賜錢百萬子

 翬逃匿不受建武中察孝㢘爲遂久令

文堅亟㢤南面懷民 景毅字文堅梓潼人也太守

 丁羽察舉孝㢘司徒舉治劇爲沇陽侯相髙陸令

 立文學以禮讓化民遷太守上封吏守闕請之三

 年三絶以子顧師事少府李膺膺誅自免久之拜

  都令遷益州太守上封吏民涕泣送之至沮者

 七百人白水縣者三百人值益州亂後米㪷千錢

 毅至恩化暢洽比去米㪷八錢鳩鳥巢其聽事孕

 育而去三府表薦徴拜議郎自免歸州牧劉焉表

 拜都尉爲人㢘止疾滛祠敕子孫惟修善為禱仁

 義爲福年八十一而卒

盛國好學研賾聖眞 楊充字盛國梓潼人也少好

 學求師遂業受古學扶風馬季長呂𠦑公南陽朱

 朙𠦑潁川白仲職精究七經其朋友則潁川荀慈

 朙李元禮京兆羅𠦑景漢陽孫子夏山陽王𠦑茂

 皆海內名士還以教授州里常言圖緯空說去事

 希略疑非聖不以爲教察孝㢘爲郎卒

漢伯肄業諸生之純 景鸞字漢伯梓潼人也少與

 廣漢郝伯宗蜀郡任𠦑本潁川李仲勃海孟元𠦑

 逰學七州遂眀經術還乃𢰅禮略河洛交集風角

 雜書月令章句凡五十萬言太守貺命爲功曺

 察孝舉有道博士徴不詣然上陳時政言經得失

 又戒子孫人紀之禮及遺令期𣦸葬不設衣衿務

 在節儉甚有法度卒終布衣

伯僖効志 張夀字伯僖涪人也少給縣丞楊放爲

 佐放爲梁賊𠩄得夀求之積六年始知其生存乃

 賣家鹽井得三十萬市馬五匹徃贖放道爲𦍑𠩄

 刼掠盡凡徃三年計道逺不可得數乃單身詣虜

 涕泣自說虜哀其屢求遣放還鄊郡召爲中𠋫詔

 書除巫尉以身佩印盡讓𠩄有財物與三弟復爲

 郡掾章平賦伇嵗出三百五十萬還功曹吏徙五

 官掾卒

李餘SKchar身 李餘涪人父早丗兄夷殺人亡命母愼

 當𣦸餘年十三問人曰兄弟相代能免母不人曰

 趣得一人耳餘乃詣吏乞代母𣦸吏以餘年小不

 許餘因自𣦸吏以白令令哀傷言郡郡上尚書天

 子與以財葬圖畫府𨓍童人李餘涪人可考於先漢士女目篇

冦王二子行勇以仁 冦祺字宰朝梓潼人也與邑

 子侯𦽦俱學涼州𦽦後爲勃海王象𠩄殺祺杖劒

 至象家值象病象謝曰君子不俺人無僃安有爲

 友報讎煞病人也祺乃還久之復徃煞象由是察

 孝㢘爲㶚陵令濟隂相王晏字𠦑博涪人也與廣

 漢張昌寗𠦑受業大學昌爲河南呂條𠩄煞晏𠦑

 煞條事在𠦑解

李助多方以玆立稱 助字翁君涪人也通名方校

 醫術作經方頌說名齊郭玉自此以上以下闕文義不可曉不錄

章武之興亦迪才倫徳賢好古澹心藝文 李仁字

 德賢涪人也益部多貴今文而不崇章句仁知其

 不博乃游學荊州從司馬德操宋仲子受古學以

 修文自終也

國輔皓然形動神沉 杜㣲字國輔涪人也任安弟

 子先主定蜀常稱聾闔門不出建興二年丞相亮

 領州牧𨕖爲主簿輿而𦤺之亮引見與書誘𭄿欲

 使以德輔時微固辭疾篤亮表拜諫大夫從其𠩄志

思潛逰學休志素林 尹黙字思潛涪人也少與李

 仁俱受學司馬徽宋忠等博通五經專精左氏春

 秋自劉歆條例鄭衆賈逵父子陳元方服䖍注說

 略皆誦述希復案本以左傳授後主後主立拜諌

 議大夫丞相軍祭酒子宗亦爲博士耳

欽仲朗博訓詁典墳 李譔字欽仲仁子也少受父

 業又講問尹黙自五經四部百家諸子𠆸藝筭計

 卜數醫術弓弩機械之巧皆𦤺思焉爲太子中庶

 子右中郎將著古文周易尚書毛詩三禮左氏注

 解太玄指依則賈馬異扵鄭玄與王肅初不相見

 而意歸多同

孫德果銳作劉幹臣 李福字孫德涪人也先主初

 爲成都令建興九年遷巴西太守後爲江州都SKchar

 揚武將軍入爲尚書僕射封平陽亭侯延熈初以

 前監軍司馬福同郡梓潼文恭仲賢亦以才幹爲

 牧亮治中從事丞相參軍

衎衎偉彥玉潤蘭芬邵名表器江漢之俊揔讃十五

 人也

述梓潼人士

季姜雍穆化播二婦王氏世興寔由賢母 季姜梓

 潼文氏女將作大匠廣漢王敬伯夫人也少讀詩

 禮敬伯前夫人有子博女紀流二人季姜生康稚

 芝女始示凡前後八子撫育恩𢜤親繼若一堂祖

 母性嚴子孫雖見官二千石猶杖之婦跪受罰扵

 堂歷五郡祖母隨之宦後以年老不願逺鄊里姜

 亦常侍飬左右紀流出適分已侍婢給之博好書

 冩姜手爲作袞扵是內門相化動行推讓博妻犍

 爲楊進及博子遵婦蜀郡張𠦑紀服姑之教皆有

 賢訓號之三母堂亡姜敕康稚芝婦事楊進如舅

 姑中外則之皆成令德季姜年八十一卒四男棄

 官行服四女亦從官舎交赴內外冠冕百有餘人

 當時榮之王氏遂丗興

杜慈專専父不諒只 涪杜季女者巴郡虞顯妻也

 十八適顯顯亡無子季欲改嫁與同縣楊上慈曰

 受命虞氏虞氏早亡妾之不幸當生事賢姑𣦸就

 飬成室存亡等但欲在終供飬亡不有恨願不易

 圖季知不可告而奪也乃宻謀與彊逼迫之慈縊

 而𣦸

敬楊雪讎壯踰烈士 敬楊涪郭孟妻楊文之女也

 始生失母八嵗父為盛𠩄殺無宗親依外祖鄭

 行年十七適孟孟與盛有舊盛數徃來孟家敬楊

 涕泣謂孟曰盛凶惡薄命爲女無男昆惡讎未報

 未嘗一日忘也雖婦人拘制然父子恩深恐卒狂

 惑益君𥚽患君宐疎之孟以告盛盛不納安漢元

 年盛至孟家敬楊以大杖打殺盛將自煞孟止之

 與俱逃涪令𩀱勝出追聞其故而止安尉二門㑹

 赦得中平四年涪令向遵爲立圖表之

惟茲三媛仁暢義理邦有斯嬪以馳遐紀㧾讃三人

述梓潼烈女

右梓潼郡士女讃苐六

  凡士女十八人十五人士三人女

譔曰二州人士自漢及魏二百四十八人而已一百九十七人士五

十一人女後賢二十人合二百六十八人以示來世之君子

焉如其遺脫及後丗可書者𩓑貽後雋又春秋穀梁

傳首敘曰成帝時議立三傳博士巴郡骨君安獨駮

左傳不祖聖人後漢時魏郡太守王牧薦尹方爲三

公天子詔尚書郎蜀郡張俊策之然不詳其行事

譔曰二州人士自漢及魏可謂衆矣何者丗宗多士

則相如麟遊伯司鳳翔洛下雲翳𠦑文龍驤在孝宣

則王襃蔚炳中和作詠屬文甘泉葩爲丗鏡在元成

則君公謇謇心思國病慮經劉危直忤王聴其髙者

則嚴君味道易俗移風仲元端委居爲人宗若夫秉

心塞淵與物盈沖則揚子雲也名重泰山華夏仰崇

則鄭子眞也不屈其身志髙青雲則譙玄也不恥惡

君混道推運則楊宣也降及建武明章以來出者則

能內貫朝揆外播五教贊和𪔂味經綸治要上答泰

階下允民照處者則利居槃桓晧然玄蹈天爵玩之

人爵則笑懸車門肆夷恵齊紹若斯之倫海內服其

英名洙泗方其渙耀矣故曰漢徴八士蜀出其四又

曰漢具四義蜀選其二可謂不衆乎然巴郡SKchar君安

以儒學典雅稱扵孝成蜀郡張俊策問尹方不出五

經常議犍爲呂孟有託孤之節若茲之𩔖郡邑徃徃

垂象刋銘見有苖裔璩晩生長亂故老以沒莫𠩄咨

質不詳其事但依漢書國志陳君𠩄載凢士女二百

四十八人而已後賢二十人合二百六十八人以示

來世之好事者如能詳其遺脫及有可書願附於左

 其傳志父祖子孫及有名失事失官位者不列寜

 州人士亦不列別爲目録至晉元康末凡三百九

 十二人也









華陽國志卷苐十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