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夏书事/09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录 西夏书事
◀上一卷 卷九 下一卷▶


景德四年春三月,德明使谢廪俸。

宋制:节度使俸给钱四百千、粟一百五十石,春冬加绢各百匹、大绫各二十匹、小绫各三十匹、罗各十匹、绵各五百两,惟诸王皇族充节度及藩镇管军节度则有之,外蕃遥领者不与焉。真宗赐德明廪俸,悉与内地节度同,德明感恩,遣使奉表自称草土臣,献马五百匹、橐驼三百头以谢。故事:赐物谢恩,止给来使缗帛,真宗以德明进奉频数,加赐袭衣、金带、器币。

请于京师市易。德明表请进奉使至京师,市所需物,诏从之。

夏四月,建馆舍于绥、夏二州。

德明以中国恩礼优渥,天使频临,遂于绥、夏州建馆舍二:曰“承恩”,曰“迎晖”。五百里内,道路、桥梁修治整饬,闻朝使至,必遣亲信重臣郊迎道左,礼仪中节,渐有华风。

五月,母罔氏卒,遣使告哀。

德明嫡母罔氏卒,遣都押牙贺承珍诣京师告哀。真宗命殿中丞赵稹为吊赠兼起复官告使,授德明镇军大将军、右金吾卫上将军,员外置同正员,馀如故。德明以鼓乐迎至柩前,明日衣禫衣受赐,泣对使者曰:“蕃夷母丧,蒙天子吊赠、起复,宠荣极矣。”及葬,请修供五台山十寺为母祈福。真宗遣阁门祗候袁瑀为致祭使,随护送德明所供物至五台。

按:此西夏告哀中国之始。契丹使来吊祭。且赐起复。行牒延州,请止保安军修驿。

自德明纳款,真宗令缘边城池依誓约应行修葺外,自馀移徙寨栅,开复河道,无大小悉禁之。时保安军起葺驿舍,德明移牒延州,言边民扰惧不安,愿罢其役,从之。

六月,贡马助皇后园陵。章穆皇后初葬,德明献马五百匹,助修园陵。真宗嘉纳之。索夏州民刘岩等不得。

秋七月,请置榷场于保安军。

先是,夏州民刘岩等二十馀人内属,给以延州旷土耕之。而所居当绥州要路,德明部族出入多为擒戮。及德明归顺,移牒求岩等复还,真宗难之,颇严边禁。德明请置榷场于保安军,许蕃汉贸易。朝议从之,令以驼马、牛羊、玉、毡毯、甘草易缯帛、罗绮,以密蜡、麝香、毛褐、羚角、𥐻砂、柴胡、苁蓉、红花、翎毛易香药、瓷漆器、姜桂等物,其非官市者,听与民交易。

按:此西夏复互市之始。

九月,出兵攻六谷,不果行。

六谷诸酋,久推忠顺,自潘罗支死,折逋游龙钵等尽归德明部下,惟罗支弟朔方节度、西凉府六谷大首领厮铎督犹与德明抗。德明以六谷世仇,意将阻绝使人,使不得列于缘边属户,侵掠无虚日。厮铎督潜以蕃书入诉,真宗令张崇贵谕之,德明不听,率兵屯境上,谋取六谷,厮铎督援结回鹘为备,德明兵不出。

冬十月,请行“仪天历”。

宋初用周时旧历,建隆三年,始命司天少监王处讷别造新历,命名“应天”。太平兴国中,改为“乾元”。真宗嗣位,命司天监史序考验前法,研核旧文,取其枢要,成“仪天历”。时咸平四年三月也。西夏自保吉俶扰,羌戎不知正朔几二十年。德明遣贡使表请,真宗以新历并冬服赐之。初,诏延州牙校赍往,比闻德明葺馆舍、修道路以待朝命,乃命阁门祗候往赐,德明受而行之。

按:此西夏受历之始。

十一月,请于麟州置榷场。真宗以延州已置,不许。

大中祥符元年春正月,德明赐“守正功臣”号。

益食邑千户,实封四百户。时天书降于承天门,故有是赐。守正,乃赐中书、枢密号也。出兵侵甘州回鹘。

回鹘有甘州、沙州、西州、新复州数种,而甘州地逼西夏,其可汗夜落纥尝与沙州可汗禄胜数出兵为保吉难。保吉死,德明思报怨,遣将张浦率骑数千,抄掠其境,夜落纥出兵拒之,浦不能胜。

三月,复遣万子等族袭甘州,大败。

张浦兵还,德明遣万子等四军主悉其族兵取六谷,进图甘州。万子军主至西凉,见六谷兵盛,不敢攻,径趋甘州,袭回鹘。回鹘侦知设伏,示弱不与斗,俟其过,奋击之,剿杀殆尽。军主挺身走免,其被擒者,因鹘驱坐于野,悉以所获资粮示之,曰:“尔辈狐鼠,规求小利,我则不然!”尽焚讫,乃杀之。

夏四月,请市青盐。

盐乃中国利薮,盐州五原县乌、白池所出青、白二盐味胜解池。边人商贩者多,西戎久擅其利。自保吉骚动,禁止入塞。德明初附时,力请放行,不得。是时见朝廷恩礼日隆,致书于鄜延部署张崇贵请之,崇贵以闻,真宗以德明所纳誓表付崇贵谕之,盖向未载放盐事也。

五月,夏州属户扰泾原。

泾原向少藩篱,保吉时,钤辖秦翰规摩要害,尝以三十万工凿巨堑,数年而成,保吉遂不能入寇。时夏州属户以德明纳款,辄越堑侵掠泾原,德明不禁。真宗遣翰巡视边部,夏人闻翰至,惧而退。

六月,绥、银、夏三州旱。

绥、银以大理、无定两河为灌溉,近甘、凉间则又有居延、鲜卑沙河诸水襟带回环,故岁无旱涝之虞。是时,天时亢旱,黄河淤浅,诸水源涸,居民惶乱,边臣以闻,真宗诏榷场勿禁西人市粮,以赈其乏。

秋七月,太白犯舆鬼。入积尸。

八月,自将侵甘州,不克。

甘州兵乘胜追逐,德明不能拒,越黄沙走免。可汗夜落纥上言,乞朝廷署孔目官一员至本道,以抚纳羌众,真宗慰谕之。

九月,灵、夏饥,表求粟百万,未得而罢。

西北少五谷。军兴,粮馈多用大麦、荜豆、青麻子之类。其民春食豉子蔓、咸蓬子;夏食苁蓉苗、小芜荑;秋食席鸡子、地黄叶、登厢草;冬则畜沙葱、野韭、柜霜、灰子、白蒿、咸松子以为岁计。时绥、银久旱,灵、夏禾麦不登,民大饥。德明遣使奉表求粟百万斛。廷议不知所出,或言德明方纳款而敢渝誓,请降诏责之。宰相王旦曰:“第语德明:尔土实馑,朝廷抚驭荒远,固当赈救,然极塞刍粟,屯戍多,不可辍易。已敕三司具粟百万于京师,可遣众来取。”德明得诏,惭且拜曰:“朝廷有人,臣不合如此。”遂止。

按:救患分灾,礼也。春秋之世,岁饥告籴,何国蔑有?求粟百万则异矣,未得而罢则尤异矣。

冬十月,遣使入献,赐兼中书令。

德明闻中国封泰山,遣使入献。真宗令西京左藏库使阎承翰为加恩官告使,赐德明兼中书令,益食邑一千户,实封四百户。承翰因德明于绥、夏各建馆舍恭伺王人,使还,亦请于浦洛河置馆以待夏使,诏以荒敻劳役,不许。

大中祥符二年春三月,德明移牒鄜延,请罢庆州浚濠。

德明遣人辄由间道赍违禁物窃市于边,环庆都钤辖曹玮发兵浚庆州濠堑遏之,德明牒鄜延钤辖李继昌言其事,中朝方务招纳,遂罢之。

夏四月,遣兵攻甘州,败还。

夏俗以不报仇为耻。德明与回鹘世仇,愤其兵数败,遣张浦将精骑二万攻甘州。可汗夜落纥拒守经旬,伺间遣将翟苻守荣夜出兵袭之,浦大败还。夜落纥令左温宰相、何居录越自秦州献捷,表陈兵败德明,其立功首领请加恩赏。真宗诏给司戈、司阶、郎将告敕十道,使得承制补署。

六月,谍者卢蒐入环庆,被获。逻卒捕得之,法当死,真宗诏械送夏州,令德明自处之。

冬十一月,使请市弩。

德明进奉使白守贵请市弓弩,朝议以旧制弓矢兵器不入外夷,不许。

十二月,复出兵侵甘州,恒星昼见,惧而还。

德明精天文,通兵法。夏俗出兵先卜,其法有四:一炙勃焦,以艾灼羊髀骨;一擗算,擗竹于地以求数,若揲蓍然;一咒羊,夜以羊焚香祝羊,又焚谷火布静处,晨屠羊,视其肠胃通则兵无阻,心有血则不利;一听弓,以矢击弓弦,审其声,知敌至之期与兵交之胜负,及六畜之灾祥、五谷之凶稔。是时,德明自出兵攻回鹘,恒星昼见经天,卜之不吉,大惧还。

按:德明甘州之役四书矣,兹书“复”,甚之也。然能因星变而惧,则犹有畏天意焉。契丹使来告哀。承天皇太后丧也。

大中祥符三年春三月,德明母野利氏卒。

野利氏,德明生母。既卒,鄜延路以闻,宰臣曰:“德明顷年以告母丧,朝廷锡以命典。蕃戎之俗,诸母众多,必俟其有请,别加商议。”既而德明不告哀,中国亦置之。

按:书“卒”不书“告哀”,著夷俗也。夷俗诸母众多,使不胜告。然以生母并略之,亦成其为夷而已矣。

夏六月,攻河州诸羌,破之。出大理河,筑苍耳平栅。

德明境内荒歉,与邻近族帐争博粜量斛以平物价。又点集所部广作炮楼,西攻河州宗哥诸族,破之,尽掠其货财。出大理河,至苍耳平筑栅戍兵,与永平界蕃族日相劫杀。

遂寇延州。

德明遗鄜延都钤辖张崇贵书,称遣牙校贡马,并言延州熟户明爱侵其绥州地。崇贵疑其诈,潜遣兵戍境上。德明果以兵三千入寇,兵未发,先遣所部缘边贸易,潜觇虚实。俄而众突至,戍兵出不意逆击,大败还。

按:此德明扰边之始。前书“侵麟府”,伐其谋也;兹书“寇延州”,实其事也。

秋七月,蕃族万子太保掠西蕃贡使于天都山。

吐蕃部署绰克宗向属西凉府,咸平中为赵保吉所破,徙居龛谷。至是,闻夏州归顺,以马三百匹入贡,过天都山,德明属下万子太保见而夺之,得至京师仅二十馀匹。

按:上书德明,兹书蕃属,上尤下效,势固然也。

九月,契丹封德明夏国王,遂建宫阙于鏊子山。

契丹主隆绪以德明朝贡时至,遣使持册封为夏国王。德明益自大,役民夫数万于鏊子山,大起宫室,绵亘二十馀里,颇极壮丽。山在陕西延州境西北,德明驻军于此,盖欲窥中国也。

按:《春秋》遂者,继事之辞。德明因朝廷姑息,桀骜渐形,然未敢显逞也。迨契丹予以国号,加以王封,遂敢建宫阙,窥边境,大起僭端。德明之跋扈固可诛,而契丹教猱之罪其又奚辞?比书以交恶之。

冬十二月,奉表自陈。

德明表诉明爱侵耕绥州界,乞遣使按视。真宗诏张崇贵详度。令明爱等还居内地,然实未侵其界也。

大中祥符四年春二月,德明遣使入贡。

德明贡使所过,州军官吏犒设颇简。真宗以远人慕义,接不以礼,恐生慢心,特诏戒之。

夏四月,贺祀汾阴,进中书令。

德明闻中国祀汾阴,贡马称贺。礼毕,赐德明衣带、鞍马、器币,宾佐将士锦帛、茶荈。时贡马子弟或与京城民争殴,折其齿,开封府言当杖脊,真宗诏付鄜延路,令移文德明,就彼裁处。寻遣勾当皇城使韩守殷、作坊使张佶为官告使,进德明中书令。

秋八月,掠回鹘贡奉使,西蕃宗哥族发兵援之。

甘州数与夏州战,夜落纥所遣贡使过境,德明遣人抄夺,吐蕃宗哥族感中国恩化,发兵护送,方得至京师。

九月,攻凉州样丹族,不克。

样丹,西凉大族,自作文法,素不属夏州。德明遣军校苏守信领蕃骑袭击六谷,大首领厮铎督会诸族御之,大败守信兵。守信,西凉人也。

大中祥符五年春正月,德明入贡。

夏州贡使在道市物,颇扰民。真宗诏所在有司严示约束。

三月,诱延州蕃落不得,遂以侵黑林平地入奏。

鄜延钤辖张崇贵卒,德明益逾轶,常令所部酿酒招内属蕃户饮之,诱其叛附,饮者多不如约。延州黑林平地,向与夏境邻,德明诬为熟户侵占。真宗令陕西转运使薛奎按验,奎阅郡籍,得德明尝假道黑林平文移,录示之,德明乃伏。

献马契丹。

契丹畜牧之法,西夏与室韦例进马三百匹。是时,德明以良马二百匹、凡马百匹献,契丹主优赐之。

夏四月,表乞绥州土田、人户。

德明上表请以绥州土田、人户割隶本道,边臣争之,不许。德明复使诣阙上诉,真宗诏陕西转运使取德明元进誓书,与边臣详定报之。

冬十一月,中国禁使臣造军器。

德明供奉使至京,辄仿中国制潜造军器携归,真宗下诏禁之。

十二月,加太保。圣祖降于延恩殿覃恩。

大中祥符六年春二月,德明如鏊子山。

德明虽臣宋与契丹,而僭拟日甚。是时,由夏州如鏊子山,大辇方舆、卤簿仪卫,一如中国帝制。

按:此德明僭帝制之始。

夏五月,党项曷党等部来投,不纳。

东山党项诸部皆顺契丹,因困征发,悉遁黄河北依模赧山以居。惟曷党、乌迷两部尚居故地,遣使约归夏州,德明不敢纳。

秋七月,以兵从契丹攻党项。

契丹主闻曷党等西归,遣使抚谕不听,赐诏德明曰:“党项叛我,今欲西伐,尔当东击,毋失犄角之势。”德明出兵境上应之。

八月,契丹使赐车马。

契丹主以夏兵助讨党项,遣引进使李延宏赐德明及义成公主车马。

九月,旺家族首领都子走还环州。随之走者又三族。

大中祥符七年春二月,德明遣使入朝,加“宣德功臣”号。

“宣德”,赐皇子、皇亲号也。德明闻车驾谒太清宫,遣使诣行阙朝贺,献方物,特加赐号,宠异之。

秋七月,张浦卒。

浦,银州人,事保吉、德明两世,忠诚练达,知无不言。及卒,德明临其丧,哭之恸,赠“银州观察使”。元昊僭号,追封“银川伯”。

按:书夏臣卒始此。

冬十一月,遣使入贡。

德明进奉使每挟带私物,规免市征,鄜延路钤辖张继能奏请条约。真宗以戎人远来,获利无几,命第如旧制。

◀上一卷 下一卷▶
西夏书事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