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夏书事/33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录 西夏书事
←上一卷 卷三十三 下一卷→


政和六年、夏雍宁三年春二月,仁多泉城降于熙河将刘法,法屠之。

童贯使刘法合熙、秦之师攻仁多泉城。守将遣使请救,干顺命晋王察哥将兵援之。察哥闻法名不敢进,城中孤守月馀,力竭出降。法受而屠之,死者三千馀人。

按:杀降,兵家所忌;屠之,虐更甚矣!异时,统安之败,法不得其死,宜哉!秋七月,李讹𠼪被获,伏诛。

讹𠼪在夏国渐用事,与子遇昌常引兵入寇。至是,入边侦事,为熙河逻卒所获。徽宗诏诛之,函其首于甲库。

冬十一月,破靖夏城,屠之。

自绍圣、崇宁,节次进筑,夏南境地仅存五、六千里,居民皆散处沙漠、山谷间,泾原又筑席苇平为靖夏城,形势更蹙。干顺大举兵攻之,时久无雪,先使数万骑绕城践尘涨天,潜穿濠为地道入城,城陷,尽屠之,以报仁多泉之役。《周礼》曰:屠者,暴之也。刘法屠仁多泉城,夏人屠靖夏城,递相报复,无时休息,率土地以食人肉,其祸惨矣,其罪甚矣!然非夏之跋扈,实宋之自取也耳。

攻石尖山,兵溃。

先是,种师道筑安平寨,干顺遣重兵据寨水源,渭州都监郭浩率精骑数百夺之。兵退,转攻石尖山。浩复昌阵而前,流矢中左胁,不拔,奋力大呼,诸军从之,夏兵不能御,遂溃。

十二月,遣使入贡。

时中国以熙河进筑功成,进执政等官,使副廷见,并加诘责,怏怏而回。

政和七年、夏雍宁四年春二月,种师道帅师克藏底河城。

师道率陕西七路兵共十万征藏底河城,期以旬日必克。既薄城下,城中守备固,攻之不破,至八日,师道斩不用命者,安边巡检杨震率壮士先登,斩级数百,众乘而上,守城卒惊溃,遂克之。

按:藏底河城小而坚,夏人恃以为固,师道八日克之,功亦伟矣!然亦见地利之不足恃也,负险者可以鉴矣。

夏四月,鄜延将刘延庆破成德军,大首领赏屈被执,西蕃王子益麻党征内降。童贯又使延庆袭破成德军,擒赏屈,党征等遂举众降。

重和元年、夏雍宁五年春二月,围震武军。

震武,即古骨龙城,童贯进筑赐名。地在山峡中,熙、秦两路不能饷。自筑城后,夏国数以兵争,杀知军事李明,时熙河、泾原、环庆同日地震,民心慌乱,干顺遣兵从善治堡入围之。知军孟明出斗被创,危甚,熙河将刘法率兵赴援,围乃解。

夏四月,入丁星原大掠。

丁星原在乳酪河西,距湟州绥远关四十里。初,刘法解震武围,于瞎令古城北连筑德通、石门两堡。干顺畏逼,遣兵入丁星原围之,见御备固,旁掠六日而还。徽宗诏再筑靖夏、伏羌、制戎等城为备。

 史臣曰:“雍熙元年,复以银、夏、绥、宥四州授李继捧,自后四州之地不复领职方。熙宁始务辟土,而种谔先取绥州,韩绛继取银州,最后李宪取兰州,沈括复取葭芦、米脂、安疆、浮图等寨。迨元祐更张,仍以葭芦四寨给赐夏人,而分画久不能定。绍圣遂罢前议,督诸军乘势进讨。自三年秋,迄元符二年冬,凡陕西、河东建州一、军二、关三、城九、寨二十八、堡十。崇宁、政和间,陶节夫、锺传之徒又建仁多泉、靖夏等城。虽夏人浸衰,而中国之民力亦重困矣。”

六月,筑割牛城,廓州防御使何灌袭之,城不守。

干顺见中国进筑不已,于癿六岭分界处筑割牛城,屯重兵守之,为东南捍蔽。童贯使灌由肤公城夜出兵袭据之。贯以闻,赐名“统安”。

宣和元年、夏元德元年春三月,败熙河经略使刘法军于统安城,杀之。复围震武。

统安深入夏境,童贯得之,谓可制夏人死命,乃遣刘法进取朔方。法不欲行,贯强之曰:“君在京师,亲受命于帝,自言必成功,今难之,何也?”法不得已,引兵二万至统安。干顺令晋王察哥率步骑万馀为三阵,以当法前军,别遣精骑登山出其后。大战移七时,法兵饥马渴,死者甚众,前军杨惟忠、后军焦安节、左军朱定国等皆败。法乘夜遁,比明,走七十里,至盖朱危,守兵追之,坠崖折足,一负担军斩之。察哥见法首,恻然语其下曰:“刘将军前败我于古骨龙、仁多泉,吾尝避其锋,谓天生神将,岂料今为一小卒枭首哉!其失在恃胜轻出,不可不戒。”遂陷统安,进围震武。震武频受兵,熙、秦两路疲于奔命,蕃、汉苦之。至是将陷,察哥曰:“勿破此城,留作南朝病块。”遂引还。

 史臣曰:“是役死者十万,贯隐其败,以捷闻,宣抚使以下受解围赏者数百人,不知夏人实自去也。诸路所筑城寨皆不毛,夏所不争之地,而关辅为之萧条,果如察哥之言。”

夏四月,战于萧关,败绩,遂弃永和等三城。

震武围既解,童贯始命种师道、刘仲武、刘延庆将兵出萧关,夏兵拒之,不胜,遂破永和寨;围割遝城,城中兵出战,又败;逐北至鸣沙,夏兵已弃城走,师道等无所见而回。

五月,复围震武军,不克。

察哥因童贯兵进鸣沙,复至震武,日夜百道攻之,城中危甚。会贯兵还救,乃退。

六月,以辽国书请和于鄜延。

初,干顺恃茶山盐铁之利及横山诸族帐劲勇善战,用以抗中国。自童贯领六路军事督诸将进筑军垒,立堡寨,尽得山界部州,已失所恃。及永和、震武之败,疆地日蹙,兵势亦衰,遂以辽国书致鄜延帅刘韐,请纳款谢罪。众疑为诈,韐曰:“兵兴累年,中国尚不支,况小邦乎?彼方新败,其众甚疲,惧我再举,故款附以图自安耳。”密疏以闻,徽宗诏许之。已,干顺故愆期,久之方使人再请。韐戒之曰:“朝延方事征讨,吾为汝请命,毋若异时邀岁币,轶边疆,以取威怒。”使臣惧听命。

秋八月,遣使上誓表,弃所与誓诏而还。

自夏国纳款,陕西六路兵皆罢,干顺遣人进誓表。时童贯已入为太傅,以誓诏授使者。使辞不取,贯迫馆伴强与之。使持还,及境,仍弃之于道。

冬十月,遗使入贺天宁节。

先,夏使所弃誓诏,鄜延帅贾炎得而上之,童贯大惭,忿将请兵合讨,会贺节使入,乃止。

按:西夏贺节使自是正史不书。

宣和二年、夏元德二年春三月,日承气,立妃曹氏。

曹氏,曩霄时把关太尉曹勉孙也。年十四入宫,性温柔贞静,动以礼法。常侍仁安公主,主素严肃,氏身承起居,顺适其意,因劝干顺纳之。始命为才人,至是进位贤妃。

冬十一月,封宗室子仁忠为濮王,仁礼为舒王。

仁忠父景思尝从秉常于木寨,当河津阻绝,罔萌讹等潜使窥伺,欲施鸩毒,景思左右抗护,以计脱者再,秉常德之。已复位,欲加显擢,为梁氏父子阻抑,不遂志。死时仁忠二人尚幼,及长俱通蕃、汉字,有才思,善歌咏。始任秘书监;继擢仁忠礼部郎中、仁礼河南转运使;至是,二人自陈先世功,乃晋爵。

宣和三年、夏元德三年,遣使约辽兵入寇。

北方女真部完颜氏,世居混同江之东,南接高丽,北邻室韦,西界渤海铁甸,东濒海,在夷狄最微。建隆中,尝献马。自天圣后,役属于辽,不复入贡。传至阿骨打,政和中始叛辽,取宁江州,遂称帝,建国号“金”,更名“旻”。中国遣马政、赵良嗣等浮海使金,约攻辽国,以复燕、云。干顺闻之,遣使如辽,约先举兵入寇,辽主不许。

宣和四年、夏元德四年春三月,遣兵援辽西京,不及。

金将斜也、斡离不等破辽西京,追辽主于乙室部,不获,西京复拒守。干顺遣兵五千为援,甫出境,闻金将谋良虎已破西京,顺遂还。

夏四月,金降将耶律坦犯境,以兵备河西。

坦奉金将斜也命,将兵胁降辽西南招讨使所属诸部,直至夏境,声势甚盛。干顺遣兵备河西诸郡,坦解去。

五月,遣大将李良辅救辽,破金兵于天德军。

辽山西城邑诸部,尽降于金。干顺闻辽主走保阴山,遣良辅将兵三万救之。次天德境,金都统娄室遣将突撚、补攧以骑二百为候,良辅击之殆尽,知金兵将大至,设伏以待。未几,金将阿土罕以数百骑来攻,伏发歼之,阿土罕弃马越山得脱。张时泰曰:“当时辽、金之不敌,审矣。夏人何以救为哉?曰:彼但知救灾恤邻之义,强弱非所论也。呜呼!观夫夏人此举,则其磊落光明,固非宋之助叛攻邻者比也。”

按:拓跋起自西陲,其战争攻取,散见史册,鲜有以“救”书者,惟石晋时李彝兴兵掠契丹,以牵制其侵晋之师,《纲目》书之曰“救”。夫是时晋力未衰,尚可无藉于救,而已特书予之。若辽国为宋、金交攻,高丽坐视,部族离心,势穷援绝,独干顺毅然出师,星驰赴难,较之彝兴殆有进焉。后日宜水之败,乃天不祚辽耳,岂战之罪耶?

六月,进军宜水,与金将斡鲁、娄室两军战,败绩。

良辅既胜金军,时久雨,谓金兵怯,恃众不备。已,闻娄室出陵野岭,留将拔离速扼险来拒,遂纵兵渡宜水,为方阵前突。娄室分军为二,迭出迭入,转战三十里,将近宜水,金都统斡鲁军又至,从旁合击。良辅大败,死者数千人,退走野谷,渡涧水,水暴至,漂没不可胜计。

秋七月,遣使问辽主起居。

辽主既失西京及沙漠以南,遂由讹莎烈走石辇驿。金将蒲家奴追败之,辽主悉弃辎重走。干顺遣大臣曹价奔问起居,馈以粮糗。

宣和五年、夏元德五年春正月,复发兵救辽。次可敦馆,不得进。

干顺奉辽主命,遣兵屯于可敦馆,相为声援。金将娄室以兵戍朔州,筑城霸德山。阻之,不得进。

按:夏与金兵势悬殊,干顺不畏宜水之败,复出师为辽声援,霸德山之阻,乃力之不足,非心不诚也。书“复发兵”,书“不得进”,皆原其心而恕之。

夏五月,遣使迎辽主于云中。

金都统斡鲁遣斡离不、银术可等袭辽主于阴山,诸王、妃、女悉被掳,辽主伪使乞降,而西走云内。干顺知车驾濒河,遣使往迎,请临其国。金人来诱叛辽。

六月,辽使册为夏国皇帝。因征兵,不应。

先是,斡离不追辽主至天德,遣使谕夏国,许割地议和,以沮救辽之心。辽主左右颇有知其事者。及辽主谋奔河西,中军都统萧特烈、同知检点司事耶律怀义等谏,不听,渡河次于金肃军北。金候人吴十等侦言夏国已迎护辽主渡大河矣。斡离不又遗干顺书曰:“奉诏有云:夏王,辽之所出,不渝终始,危难相救。今兹已举辽国,若能如事辽之旧以效职贡,当听其来,若辽主至彼,可令执送,割地酬勋。倘有疑贰,恐生后悔。”书至,会辽主遣使册干顺为夏国皇帝,命益发兵来卫。干顺不应。

按:匹夫不可夺志,矧一国之主哉!当干顺救辽之时,问起居,请临幸,苟守此志不渝,金源虽狡,焉得致之。乃始惧兵威,继贪土地,渐易初心,顿忘旧好。虽金人实诱之,而干顺之为德不终,亦无所辞罪矣。

宣和六年、夏元德六年春正月,奉表称藩于金。金赐以辽西北地。

干顺既与辽异,遣御史中丞芭里公亮奉表金主,请以事辽之礼事金,因受赐地。金都统粘没喝承制,割下塞以北、阴山以南、乙室耶刺部吐渌泺西之地与之。泺西,本拓跋地,向为辽侵取者也。

按:此夏国臣金之始。既称藩,复得地,其叛辽益著矣。

三月,上誓表于金。

干顺得金赐地,复遣芭里公亮献方物,上誓表曰:“臣干顺言:今月十五日,西南、北两路都统遣左谏议大夫王介儒等赍牒奉宣,若夏国追悔前罪,捕送辽主,立盟上表,仍依辽国旧制及赐誓诏,将来或有不虞,交相救援者。臣与辽国世通姻契,名系藩臣,辄为援以启端,曾犯威而结衅。既速违天之咎,果罹败绩之忧。蒙降德音以宽前罪,仍赐土地用广藩篱,载惟含垢之恩,常切戴天之望。自今以后,凡于岁时朝贺、贡进表章、使人往复等事,一切永依臣事辽国旧例。其契丹昏主今不在境,至如奔窜到此,不复存泊,即当执献。若大朝知其所在,以兵追捕,无敢为地及依前援助。其或征兵,即当依应。至如殊方异域朝觐天阙,合经当国道路,亦不阻节。以上所叙数事,臣誓固此诚,传嗣不变,苟或有渝,天地鉴察,神明殛之,祸及子孙,不克享国。”

闰三月,金使来赐誓诏,更辽礼以受。

金主遣王阿海、杨天吉赐誓诏,曰“维天会二年,岁次甲辰,闰三月戊寅朔,皇帝赐誓诏于夏国主干顺:先皇帝诞膺宝箓,肇启皇图,而卿国据夏台,境连辽右,以效力于昏主,致结衅于王师。先皇以为忠于所事,务施恩而释过。迨眇躬之纂绍,仰遗训以遵行,卿乃深念前非,乐从内附,饬使轺而奉贡,效臣节以称藩。载锡宠光,用彰复好,所有割赐土地、使聘礼节、相为援助等事,一切恭依先朝制诏。其依应征兵,所请宜允。三辰在上,朕岂食言?苟或变渝,亦如卿誓。垂远戒谕,毋替厥诚”。故事:辽使至国,以臣礼见。干顺欲依旧礼,阿海不肯,曰:“辽与夏甥舅也,故夏主坐受使者之礼。今大金与夏国君臣也,见大国使者当如仪。”争数日不决,干顺乃起立受焉。自后,见金使皆如之。

按:更辽礼受,丑干顺也。干顺再表奉金,请以事辽为例。至是,竟以臣礼见,其屈己不已甚哉!秋七月,以兵侵武、朔二州。

武、朔,辽山后地。金取武州归宋,朔州守将韩正亦举城内附,中国筑固疆等堡为守。干顺数以兵攻之,宣抚使谭稹遗部将李嗣本督兵出战,相持数日不解。

九月,子仁孝生。

仁孝,曹妃所生。生时异光满室,成安公主见而爱之,请名“仁孝”,令保母持至宫中,时抚摩不忍释。

冬十月,谢金誓诏,且以宋侵赐地告。

干顺遣使奉表至金,谢赐誓诏,并诉所受新割地为宋人侵略,求援。金主诏曰:“省所上表,具悉。已命西南、北两路都统府从宜定夺。”使贺金天清节。

天清节,金主晟诞也。夏使次于宋使、高丽使后,赐宴亦如之。

按:此西夏贺金节之始。

十一月,金人索辽户口,归之。

初,干顺乘辽之敝,侵掠沿边户口赀孥。及受金割地,曾约非其境内者,愿还所掠。久之不归,金主诏副都统斡鲁曰:“夏人数以宋侵赐地求吾援兵,或不欲尽归户口,沮吾追辽主事也。今后在夏户口,其尽索无遗。”干顺知不可止,乃悉归之。

十二月,遣使入贡。

按:西夏入贡使,自是正史不书。

宣和七年、夏元德七年春正月,始贺金正旦。

干顺表略云:“斗柄建寅,当帝历更新之旦;葭灰飞管,属皇图正始之辰。四序推先,一人履庆。恭惟化流中外,德被迩遐。方熙律之载阳,应令候而布惠。克凝神于突𡪿,务行政于要荒。四表无虞,群黎至治。爰凤阙届春之早,协龙廷展贺之初。百辟称觞,用尽输诚之意;万邦荐祉,克坚献岁之心。臣无任”云云。大使武功郎没细好、副使宣德郎季膺等奉表以闻。

按:此西夏贺金正旦之始。

二月,遣使如金奠慰并贺即位。

金太祖葬于和陵,干顺奉表致奠,并贺太宗即位。时藩使馆见仪未有定制,使至逾月,殿中少监刘筈始详定焉。

秋八月,金兵来侵。

辽主延禧被获,都统林牙耶律大石率所部西走。金诸帅讹传干顺约大石取山西诸郡,因纵兵入境,掠取人畜。干顺遗书娄室责之,都统完颜希尹以闻,金主命严备之。

按:夏之事金,未有失礼。乃前索户口,兹肆侵掠。是夏之臣金,非求福,直求祸矣。虽然贪一时之利,弃百年之好,结虎狼之邻,基他日之祸,中国且然,于夏何责哉!

九月,世子仁爱卒。

仁爱幼聪颖,长多材艺。初,金兵破辽,辽主西走,即恸哭,请兵赴援;宜水之败,咄嗟者累月;及干顺臣金,泣谏不听,悒郁而卒。

按:仁爱因辽亡,饮恨不肯臣金,愤恚而卒,可谓能知大义者。干顺何心有愧于其子多矣!辽成安公主卒。公主伤辽亡,又痛世子,不食卒。

按:不书后某氏,而曰“辽公主”,著其心乎辽也。心乎辽,故小鞠䩮书“辽将”,耶律大石书“辽臣”,后书“辽公主”,皆所以予义也。

冬十月,使贺金天清节。

时金人潜分两路伐宋,军务旁午。夏使与宋使俱不得见,就馆赐燕而还。

附:《金史·宗翰传》:太宗欲罢陕西兵,诸将不可,曰:“陕西与西夏为邻,兵不可罢。”宗翰曰:“初与夏约攻宋陕西,夏人不应。今宜先事陕西,略定五路,既弱西夏,然后取宋。”考太宗伐宋在天会三年,约夏夹攻,《本纪》不载。

十二月,遣使入贺正旦。干顺闻钦宗即位,遣使表贺,且觇虚实。

按:西夏贺正使,自是正史不书。

Arrow l.svg上一卷 下一卷Arrow r.svg
西夏书事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