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史方舆纪要/卷四十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录 读史方舆纪要
←上一卷 卷四十 山西二 太原府 下一卷→


山西二[编辑]

太原府,东至北直赵州五百五十里,东南至辽州三百四十里,南至沁州三百十里,又西南至汾州府二百里,西至陕西吴堡县界五百五十里,北至大同府朔州四百里,自府治至至京师一千二百里。

《禹贡》冀州地,春秋时为晋国,战国时属赵。秦置太原郡。两汉因之,兼置并州治焉。魏为太原国,并州仍旧。晋因之,后为刘渊所据,旋没于石勒,又为慕容燕所据,苻坚复取之。后魏仍为太原郡,兼置并州,北齐、后周皆因之。隋初废郡置并州,《隋志》:“开皇二年置河北道行台。九年,改为总管府,大业初府废。”大业初改曰太原郡。唐初曰并州,初置大总管府,又改大都督府。武后长寿元年置北都,旋复曰并州。开元十一年又置北都,改并州为太原府。天宝元年改北都为北京,又为河东节度使治所。《唐书》:“至德初命李光弼为北都留守。”史盖因旧称书之,非是时又改京为都也。宝应初始复曰北都。五代唐为西京,又改为北京。周时为刘崇所据。宋太平兴国四年改置并州,嘉祐中复曰太平府。一曰太原郡,河东军节度。金因之。改军曰武勇,寻复曰河东。元曰太原路,大德九年改冀宁路。明初为太原府,领州五,县二十。
府控带山、河,踞天下之肩背,为河东之根本,诚古今必争之地也。周封叔虞于此,其国日以盛强,狎主齐盟,藩屏周室者几二百年。迨后赵有晋阳,犹足拒塞秦人,为七国雄。秦庄襄王二年,蒙骜击赵,定太原,此赵亡之始矣。汉高二年,韩信虏魏豹,定魏地,置河东、太原、上党郡,此所以下井陉而并赵代也。后置并州于此,以屏蔽两河,联络幽、冀。后汉末,曹操围袁尚于邺,牵招说高干曰:“并州左有恒山之险,右有大河之固,北有强胡,速迎尚以并力观变,犹可为也。”及晋室颠覆,刘琨拮据于此,犹足以中梗刘、石。及琨败,而大河以北无复晋土矣。拓跋世衰,尔朱荣用并、肆之众,攘窃魏权,芟灭群盗,及高欢破尔朱兆,以晋阳四塞建大丞相府而居之。胡氏曰:“太原东阻太行、常山,西有蒙山,南有霍太山、高壁岭,北扼东陉、西陉关,是以谓之四塞也。”及宇文侵齐,议者皆以晋阳为高欢创业之地,宜从河北直指太原,倾其巢穴,便可一举而定。周主用其策,而高齐果覆。隋仁寿末,汉王谅起兵晋阳,遣其党余公理出大谷趋河阳,见河南重险。綦良出滏口、见河南磁州。黎阳,见北直浚县。刘建出井陉,见北直重险。略燕、赵,乔钟葵出雁门略代北,又遣裴文安等入蒲津径指长安,寻为杨素所破败。大业十三年,李渊以晋阳举义,兵遂下汾、晋取关中。唐武德二年,刘武周自马邑南侵,其党范君璋曰:“晋阳以南,道路险隘,悬军深入,无继于后,进战不利,何以自全?”武周不听。时世民言于唐主曰:“太原王业所基,国之根本,请往讨之。”武周败却,其后建为京府,复置大镇以犄角朔方,捍御北狄。李白云:“太原襟四塞之要冲,控五原之都邑。”是也。及安、史之乱,匡济之功,多出河东。最后李克用有其地,与朱温为难。天复元年,朱全忠攻李克用于太原,遣其徒氐叔琮入自太行,张文恭以魏博兵入自磁州新口,葛从周以兖郓、成德兵入自土门,即井陉也。张归厚以洺州兵入自马岭,王处直以义武兵入自飞狐,侯言以慈隰、晋绛兵入自阴地,并抵晋阳城下,而不能克也。迨释上党之围,奋夹河之战,梁遂亡于晋矣。石敬瑭留守晋阳,遂易唐祚,而使刘知远居守。开运初,郭威谓知远曰:“河东山川险固,风俗尚武,土多战马,静则勤稼穑,动则习军旅,此霸王之资也。”知远果以晋阳代有中原。刘崇以十州之众保固一隅。周世宗、宋太祖之雄武,而不能克也。宋太平兴国四年始削平之,亦建为军镇。刘安世曰:“太祖、太宗,尝亲征而得太原,正以其控扼二边、谓辽人,夏人也。下瞰长安谓开封。才数百里,弃太原则长安京城不可都也。”及靖康之祸,金人要割三镇地,三镇,太原、河间、中山也。李纲等以河北河东为国之屏蔽。张所亦言河东为国之根本,不可弃也。时张孝纯固守太原,女真攻之不能克。及太原陷,敌骑遂长驱而南矣。蒙古蹙金汴京,亦先取其河东州郡。明初攻扩廓于太原,别军出泽、潞,而徐达引大兵自平定径趋太原,战于城下,扩廓败走,于是太原以下州郡次第悉平。夫太原为河东都会,有事关、河以北者,此其用武之资也。

阳曲县,附郭。本秦太原郡狼孟县地,汉置阳曲县,属太原郡。魏、晋因之。后魏属来安郡。隋郡废,县属并州。开皇六年改曰阳直,十六年又改曰汾阳,大业末仍曰阳直。唐武德三年析置汾阳县,以阳直县并入。七年复改为阳曲县,仍属并州。宋太平兴国三年改置并州于榆次,七年,复徙治阳曲县之唐明镇。金天会中始移县置郭下,元因之。今编户八十三里。

阳曲故城,府西北五十里,魏、晋时县治此。志云:汉置阳曲县,在今忻州定襄县境,西南去府城八十里。或曰非也,汉城盖今府西北百馀里。应劭曰:“河千里一曲,县当其阳,故曰阳曲。”后汉末移治太原县北四十五里,魏复徙于狼孟县南,即此城也。晋永嘉末,刘琨为并州刺史,刘聪遣兵袭破晋阳,琨请兵于拓跋猗卢,复收晋阳,琨因徙居阳曲。太元末拓跋圭伐后燕,军至阳曲,乘西山临晋阳是也。其地有阳曲川。后魏长广王初,高欢与尔朱兆破河西贼帅纥豆陵步蕃于秀容,兆德欢,欢因诡兆得统六镇降众。欢恐兆悔之,遂宣言受委统州镇兵,可集汾东受号令,乃建牙阳曲川,陈部分。《水经注》:“汾水自汾阳县南流经阳曲城西,阳曲在秀容南也。”《五代史》“后魏移阳曲县复治故城”,盖即太原县北故城。近志云:今府东四十五里有石城,亦曰石城都,后魏尝移县治此。误也。隋文帝开皇六年以杨姓,恶阳曲之名,因改曰阳直。又移于汾阳故城,改曰汾阳。大业末复曰阳直,后治于木井城。旧志云:县东北七十里有阳曲川,其地有木井城。唐武德三年于故汾阳城复置汾阳县,七年省阳直入焉,仍改汾阳曰阳曲,入徙治于阳直故城。盖即木井城矣。大历十三年,回纥寇河东,镇兵逆战,大败于阳曲,即是城也。魏收志县有阳曲泽,即阳曲川也,西南注于汾水。金人移县于今治,而谓木井为故县城。《城邑考》:“今府城宋太平兴国七年所筑,偏于西南。明洪武九年展筑东南北三面,甃以砖石,环以大濠。嘉靖十九年复并南城而新之。”今城周二十四里。
狼孟城,府北七十里。本赵邑。秦庄襄王二年攻赵狼孟。又始皇十五年伐赵,军至太原,取狼孟是也。寻置县,属太原郡。两汉因之。晋属太原国,后魏省。俗名黄头寨。《括地志》:“狼孟城,在故阳曲城东北二十六里。”○汾阳城,在府北九十里。汉县,属太原郡,后汉省。隋移阳直县于此,因改曰汾阳,寻复改废。唐初复置汾阳治此,后又并入阳曲。近志:汾阳城,在今府西七十里。
大盂城,府东北八十里。《春秋》昭二十八年 :“晋分祁氏之邑为七,盂其一也。”胡氏曰:“汉置盂县,盖本治此。”后魏时谓之大祁城,其城左右夹涧幽深,南面大壑,亦曰狼马涧。隋开皇中置盂县治此。大业初并入汾阳县。○洛阴城,在府东北七十里。或曰隋置洛阴府,为屯戍之地。唐武德七年置罗阴县于此。贞观初省。又燕然城,在府西北七十里。唐贞观六年以苏农部落置燕然县,属顺州。八年侨治阳曲,属并州。十七年省入阳曲县。
三交城,府北五十里。相传晋大夫窦鸣犊所筑城也。旧有三交驿,路通忻州。《宋长编》:“河东有地名三交,契丹所保,多由此入寇。太平兴国中诏潘美屯三交口,潜师拔之,美积粟屯兵,寇不敢犯。”又雍熙三年贺怀浦将兵屯三交,即此城也。《一统志》:“城在府北五里。”误。又废白马府,在府西北五十里。隋置屯兵之所也。
罕山,府东五十里。其山层峦起伏,异于他山,因名。山南接榆次县界。又方山,在府东六十里,山形如削,南面正方,其西接清源县界。○汉栅山,在府东北六十里。相传汉时尝置栅屯兵于此,因名。其北接盂县之鸦鸣谷。
系舟山,府北九十里。俗传禹治水曾系舟于此,至今有石如环轴。志云:山北去忻州六十三里。又阪泉山,在府东北八十里。相传旧名汉山,晋文公卜伐楚,遇黄帝战于阪泉之北,因改今名。又亭子山,在府西北五十里,俗名北山头。
龙销谷,府东南五十里。明初大兵下泽、潞,扩廓遣兵驻此以为声援。又干烛谷,在府西北。《通典》:“阳曲县有干烛谷,即羊肠坂。”
汾水,府西二里。源自静乐县管涔山流入境,又西南入太原县界。宋天禧中,陈尧佐知并州,因汾水屡涨,于东岸筑堤周五里,引水注之,四旁植柳万株,今城西一里柳溪是也。又有汾河渡,在城西南十里,路通太原,夏秋置船,冬春为木桥以渡。馀详大川。
洛阴水,府北三十里。源出忻州南界,南流经废洛阴城有真谷水流合焉,又南会石桥河注于汾水。志云:“石桥河在城西南,自盂县流入界,合于洛阴河。上有石桥,因名。○扫谷水,在府西北三十里。出府西北百二十里之扫谷,南流出天门谷,入于汾水。志云:府西北百五十里静乐县界有龙泉,流至横渠合扫谷水。宋天圣二年夏水大涨,郡守陈尧佐筑新堤捍之,患始免。又府东北五十里有涧河水,亦西南流入于汾水。
天门关,府西北六十里,路通旧岚管州。其东北崖隋炀帝为晋王时所开,名杨广道。宋靖康初金人围太原,朔州守臣孙翊将兵赴援,由宁化、宪州出天门关,败没。时府州帅折可求亦统麟府之师三万涉大河,由岢岚、宪州赴援,将出天门,金据关拒之,不能克。复越山取道松子岭至交城,为寇所败。麟,今陕西神木县。府州,今陕西府谷县也。馀见下。
石岭关,府东北百二十里。路通忻州,甚险固。唐武德三年突厥窥晋阳,自石岭以北皆留兵戍之。八年命姜行本断石岭道以备突厥,既又命张瑾屯于此。长安二年突厥破石岭,寇并州。宋开宝二年车驾至太原,契丹来援,何继筠屯阳曲驿,契丹攻石岭关,继筠败却之。太平兴国二年太宗围太原,命郭进为石岭关都部署,以断契丹之援。元至正二十年,命孛罗帖木儿守石岭关以北,察罕帖木儿守石岭关以南,时孛罗驻大同,欲争晋、冀也。二十三年,孛罗以察罕儿既卒,复争晋、冀,引兵至石岭关,扩廓帖木儿大破之,孛罗由是不振。杜佑曰:“忻州定襄县有石岭关,甚险固。”定襄本阳曲地也。
百井镇,府西北十里。唐大历十二年,回纥入寇,河东留后鲍防御之,大败于此。广明元年,河东将张彦球追沙陀于代北,至柏井军变,还晋阳。即百井也。中和元年,李克用陷忻、代,河东帅郑从谠遣兵军百井以备之。五代唐清泰初,云州奏契丹入寇,河东帅石敬瑭请军于百井为之备。周显德六年,命李重进自土门击北汉,败北汉兵于百井。宋雍熙三年,契丹逼代州,潘美将兵自并州往救,至百井而还。即此。
虎北口。在府西北。五代唐清泰三年张敬达攻河东,遣兵戍虎北口。既而围石敬瑭于晋阳,契丹来救,骑兵自扬武谷而南至晋阳,陈于汾北之虎北口,唐兵陈于城西北山下,战于汾阳曲。唐兵大败。契丹寻还营虎北口,敬瑭出北门见契丹主于此。○乌城驿,亦在府北,唐所置也,为晋阳、代州往来之道。

太原县,府西南四十五里。西至交城县七十里。周叔虞始封地,春秋、战国皆曰晋阳。秦置晋阳县,为太原郡治,汉、晋以后因之。唐徙县治汾水东。宋初以县为平晋军,寻罢军为平晋县,后又徙治永利监,属太原府。金因之。元属太原路。明初复移县于汾水西,洪武八年复为太原县。今编户五十五里。

太原故城,在今县治东北。古唐国也。相传帝尧始都此,又夏禹之初亦尝都焉。《左传》“帝迁高辛氏子实沈于大夏,主参;金天氏之裔允格、台骀以处太原”;皆此地矣。周成王灭唐,而封其弟叔虞,虞子燮以唐有晋水,改国曰晋,亦谓之大卤。《春秋》昭元年“荀吴败狄于大卤”,即太原也。中国曰太原,夷狄曰大卤。又谓之大夏,齐桓公曰:“西伐大夏,涉流沙。”亦谓之曰鄂。隐六年:“晋人逆翼侯于随,纳诸鄂,谓之鄂侯。”桓八年:“王又命立哀侯弟缗于晋。”杜氏曰:“鄂即晋也。”《索隐》:“唐侯之后封夏墟而都于鄂,亦谓之大夏。”盖大夏、太原、大卤、夏墟、晋阳、鄂,凡六名,其实一也。《左传》定十三年:“赵鞅入于晋阳以叛。其后简子使尹铎为晋阳。及知伯攻赵,襄子走晋阳,知伯与韩、魏围而灌之,沉灶产,民无叛意,卒灭知伯。”秦纪:“昭襄王四十八年,司马耿北定太原。庄襄王二年使蒙骜攻赵定太原。三年,拔赵晋阳,置太原郡。”又汉高十一年封子恒为代王,都晋阳。《史记》云:“都中都。”如淳曰:“文帝三年幸太原,复晋阳中都二岁,似迁都中都也。”《都邑记》:“太原旧城,晋并州刺史刘琨筑,高四丈,周二十七里。城中又有三城,一曰大明城,古晋阳城也,《左氏》谓董安于所筑。城东有汾水,南流与城西之晋水汇,故《史记》曰智伯引汾水以灌城,《春秋后语》谓决晋水也。高齐于此置大明宫,因名大明城。其城门曰五龙门,齐主纬以周师逼晋阳,夜斩五龙门而出,欲奔突厥,不果。”唐姚最《述行记》:“晋阳宫西南有小城,内有殿号大明宫。又一城南面因大明城,西面连仓城,北面因州城,东魏静帝武定三年于此置晋阳宫,隋又更名新城。又一城东面连新城,西北面因州城,隋开皇十六年筑,今名仓城,高四丈,周八里,唐义旗初建,高祖使子元吉居守,即斯地矣。”《唐会要》:“旧太原都城左汾右晋,潜丘在中;长四千三百二十一步,广二千一百二十二步,周万五千一百五十三步。宫城在都城西北,即晋阳宫也。隋大业三年北巡,还至太原,诏营晋阳宫。高祖起晋阳故宫,仍隋不废,其城周二千五百二十步。汾东曰东城。贞观十三年长史李𪟝所筑。西城间曰中城,武后筑以合东城。”《崔神庆传》:“武后擢神庆为并州长史,初州隔汾为东西二城,神庆跨水连堞,合而一之,省防御兵数千。”所谓太原三城,谓东、西、中城耳。至德二年史思明寇太原,诸将议脩城以待之,李光弼曰:“太原城周四十里,贼垂至而兴役,是未见敌,先自困也。”乃率士卒及民于城外凿濠以自固。光弼所云“四十里”者,止言都城也。建中四年马燧为河东节度,以晋阳王业所基,宜因险以示敌,乃引晋水架汾而属之城,潴为水堤,省守陴万人。又酾汾环城植柳以固堤。《唐志》:“宫城东有大明城,故宫城也。又有节义堂,有受瑞坛,元吉留守时获瑞石,因筑坛祠之。”宋平刘继元,城邑宫阙尽皆毁废。及靖康初金人围太原久不下,于城下筑旧城居之,号元帅府,中外断绝,城中大困。
平晋城,县东北二十里,城周四里。宋平河东,毁旧城置新城于此,曰平晋军。又置永利监。雍熙二年改为平晋县,熙宁三年县废,政和五年复置。金废永利监。元因之。明朝改建太原县于汾西,此城遂废。○龙山城,在县西北。北齐分晋阳县置龙山县于此,因山为名。或曰齐移晋阳县于汾水东,而于城中置龙山县也。隋开皇十年改龙山曰晋阳,移入郭下;改旧晋阳县为太原县。唐并为州治,宋毁。志云:西南外有罗城,以御西山之水。俗呼为长龙城。今有罗城镇。
唐城,在太原故城北一里。《都城记》:尧所筑,叔虞始封此,子燮父徙居于晋水旁,并理故唐城是也。又晋阳旧有东城,高齐天保初宇文泰来伐,军至建州,高洋自将出顿东城云。建州,今见绛县车箱城。○三角城,在县西北二十里。其城三面,一名徒人城,亦曰捍胡城,相传赵襄子所筑。又有王陵城,志云:在旧县东汾水侧。今讹为黄林邨。
竹马废府,在太原旧府城中。又太谷县有宁静府,榆次有洞涡、昌宁二府,盂县有信童府,凡为府十八,皆唐府兵所居也。又天兵军,亦在旧府城内。唐开元五年突厥九姓内属者,皆散居太原,并州长史张嘉祯请宿重兵以镇之,于是置天兵军于并州,集兵八万,以嘉贞为天兵军大使。《会要》:“天兵军,圣历二年置,大足元年废。长安元年又置,景云元年又废。开元五年,张嘉贞又置,十一年改为太原已北诸军节度使。”又有和戎军,亦在晋阳北。开元初薛讷为并州长史,和戎、大武等军州节度使。或谓时改天兵为和戎也。大武,见代州。
蒙山,县西北五里。《隋志》晋阳有蒙山,其山连亘深远,或以为北山,或以为西山。晋永嘉六年,刘聪使刘曜等乘虚寇晋阳取之,并州刺史刘琨请救于猗卢,曜等战败,弃晋阳逾蒙山而归。又后周保定二年杨忠会突厥自北道伐燕,至恒州,三道俱入,从西山而下,去晋阳二里许,为齐将段韶所败;唐天复二年河东将李嗣昭等取慈、隰二州,为汴军所败,汴军乘胜攻河东,嗣昭等依西山得还;又后唐清泰三年,张敬达等围石敬瑭于太原,契丹救太原,敬达等陈于城西北山下,战于汾曲,为契丹所败;皆蒙山也。胡氏曰:“蒙山跨晋阳、石艾二县界。”今平定州别有蒙山,非一山矣。
悬瓮山,县西南十里。一名龙山。晋水所出。山腹有巨石如瓮,水出其中,亦曰汲瓮山,又为结绌山。《水经注》:“悬瓮之山,晋水出焉,其上多玉,其下多铜。”《通志》:“县西八里为龙山,北齐因以名县;又西一里为悬瓮山;皆晋水所出也。又有风谷山,亦在县西十五里。道出交城、楼烦,唐时为驿道所经。又尖山,在县西南十五里,产矾炭。诸山盖皆蒙山之支陇矣。○婴山,在县西北三里。《隋图经》:“婴山,并州主山也。”又有驼山,在县东北三十五里。状若驼峰,一名黑驼山,亦产煤炭。
蓝谷,在县西南。胡氏曰:“蒙山西南有蓝谷。”永嘉六年刘曜自蒙山遁归,拓跋猗卢追之,战于蓝谷,曜兵大败。建兴初刘琨复与猗卢谋讨刘聪,琨进据蓝谷。是也。志云:今县西十八里有黄芦谷,又县西北二十五里有井谷,西南二十五里有苇谷。又有槐子谷,在县西南十五里之才石山。
汾水,在县城东。自阳曲县流入界,又南流与城西之晋水会,西南入清源县界。或谓之南川,以流经太原之南也。晋永嘉六年猗庐救刘琨,前锋败刘曜于汾东,曜扶创渡汾入晋阳,大掠而还。唐武德五年突厥寇并州,襄邑王神符破之于汾东。五代梁贞明二年王檀将河中、同华诸道兵乘虚袭晋阳,昭义将石君立赴救,朝发上党,夕至晋阳,梁兵扼汾河桥以拒之,为君立所败。后唐清泰三年,张敬达攻石敬瑭于河东,契丹来救,败唐兵于汾曲。石晋开运三年契丹入汴,分军自土门西入河东,军于南川,既而引还。宋开宝二年亲征太原、壅汾、晋二水灌其城,北汉大恐,汾水寻陷其南城。太平兴国四年伐太原,驻跸汾东及城下,引汾河、晋祠水灌之,隳其故城。盖太原有事,汾河其必争之地也。今引为十一渠,分灌县境民田。
晋水,在城西南。源出悬瓮山。《水经注》:“昔知伯遏晋水以灌之晋阳,因分为二流:北渎即知氏故渠也,其渎乘高东北注入晋阳城,周围灌溉,东南出城流注于汾;其南渎经城南亦注于汾。”后汉元初三年脩修理太原旧沟渎,灌溉公私田,谓晋水也。唐贞观中李𪟝为并州长史,以太原井水苦不可饮,乃架引晋水入东城以甘民食,名曰晋渠,此即知氏渠也,俗谓之北派。其馀复分二派,中派亦曰中河,又分流为陆堡河;南派亦曰南河,会流为清水河,以注于汾。今晋水入城之流已涸,馀流分为南、北、中渠及陆堡渠,并溉民田。又沙河,亦在县西,源出风谷,经晋阳故城南隍中东流入汾,雨潦则盈,旱则涸。○洞涡水,在县东南三十里,源出乐平县西褄泉岭,经平定州及寿阳、榆次诸县,下流经此入汾。今分为四渠,引流溉田。
台骀泽,在县南十里,即晋泽也。旧为晋水汇流处,蒲鱼所钟。《水经注》:“晋祠南有难老、善利二泉,大旱不涸,隆冬不冻,溉田百馀顷。又有泉出祠下曰滴沥泉,其泉导流为晋水,潴为晋泽。”今泽已湮涸。
晋安砦,在故晋阳城南。亦曰晋安乡。薛居正曰:“在晋祠南。”唐清泰三年石敬瑭以河东叛,诏张敬达讨之,营于晋安乡,寻进围太原,为契丹所败,退保晋安。契丹就围之,置营于晋安南,长百馀里,厚五十里,以绝援兵之路。唐兵赴援者,皆屯团柏不敢进。唐主忧之,廷臣龙敏曰:“今选精骑自介休山路夜冒虏骑入晋安寨,使敬达知大军近在团柏,则事济矣。”唐主不能用,晋安遂为契丹所陷。又阳兴寨,在县东南,或云宋取太原时置。
铜壁戍,在县西南汾水上。晋升平初苻秦冀州刺史张平来降,引兵掠秦境,苻坚自将击之,前锋军于汾上,坚至铜壁,平败降。胡氏曰:“河、汾间有铜川,其民遇乱筑垒壁自守,因曰铜壁。”时平据晋阳,铜壁盖近晋阳也。
柳林,在县东南三十里。契丹围敬达于晋安寨,置营于晋安南,又移帐于柳林,游骑过石会关,既而筑坛于柳林,立敬瑭为天子处也。又甘草地,在县南。宋开宝二年围太原,顿兵甘草地,会暑雨,军士多疾,引还。
晋祠。志云:在县西南十里悬瓮山南,祠叔虞也。高齐天保五年尝改为大崇皇寺,寻复故。宇文周建德五年围齐晋州,齐主高纬集兵晋祠,自晋阳趋救。又唐天复二年汴将氏叔琮围晋阳,营于晋祠,攻其西门。宋熙宁八年太原人史守一修晋祠水利,溉田六百馀顷,盖晋水源其祠下云。○讲武台,《唐志》:“在晋阳县北十五里,显庆五年筑。”又县西南三十里有避暑宫,高欢避暑处。

榆次县,府东南六十里。东北至寿阳县百二十里,南至太谷县七十里。春秋时晋之涂水邑。涂音涂。汉置榆次县,属太原郡。后汉及晋因之。北魏太平真君中并入晋阳县,寻复置。北齐省入中都县。隋改中都曰榆次,寻复移治故城,属并州。唐因之。宋太平兴国中尝为并州治,后仍属并州。今编户七十里。

榆次故城,在今县治西北。杜佑曰:“晋魏榆地也。”《左传》昭八年:“石言于晋魏榆。”服虔曰:“魏,晋地;榆州里名。”后谓之榆次。《史记》:“秦庄襄二年,使蒙骜攻赵拔榆次,取三十七城,还定太原。”是也。汉置县于此,今故址犹存。
中都城,县东十五里。汉置县,属太原郡。文帝为代王,都中都,即此城也。后汉亦曰中都县。晋属太原国。永兴初刘渊遣别将寇太原,取中都,即此。后魏仍属太原郡,隋并入榆次。○武观城,在县西南二十里陈侃邨,一名武馆城。晋人谓之故郛城。卢谌《征艰赋》所云“经武馆之故郛”,即此也。又信都城,在县东十八里,盖南北朝时所侨置。
麓台山,县东南三十里。又东南五十里有鹰山。○黄蛇岭,在县北。唐武德二年刘武周引突厥入寇,军于黄蛇岭,袭陷榆次,即此。
涂水,有二:一曰大涂水,发源县东南百二十里八缚岭下,西北流至县东十五里合流村入洞涡水;一曰小涂水,源出鹰山,西流入大涂水。《水经注》:涂水出阳邑东北大嵰山涂谷,西南与蒋谷水合而入榆次县界。或曰大嵰山今在县东南境,一作“大廉山”。
洞涡水,在县东南十五里,自寿阳县西南流经此合涂水,又西去五里合源涡水,又西经徐沟、清源、太原县界而注于汾水。唐光化二年汴将氏叔琮侵晋阳,周德威拒之于榆次,战于洞涡河,擒其骁将陈章。五年氏叔琮等分道侵河东,出石会关,营于洞涡驿,进抵晋阳,不能克。既而河东将李存审败汴军于洞涡,汴军引退。宋开宝初李继勋等侵太原与北汉战于洞涡河,大破之,进薄太原。魏收《志》:“洞涡水一出木瓜岭,一出沾岭,一出大廉山,一出县东九里原过祠下,四水合流故曰‘同过’,后讹为洞涡”云。
木瓜水,源出县东南六十里木瓜岭下,西流二十里经八缚岭,一名八缚水,西流合洞涡水。又源涡水,在县东八里。其泉自平地涌出,南流会洞涡水。唐贞观中县令孙湛尝令民引渠以溉田。○涧河,在县西,一名赤坑水。源出县东北三十里之罕山,其地名赤坑邨也,西南流分为二渠以溉田。又县东北五十里有芹谷水,西流合涧河注于洞涡水。又牛坑水,出县东南三十里悬泉谷,亦西流入洞涡,居民引渠以溉田。
万春渠,县南三里。引洞涡水西流,溉田凡百二十馀顷。又聂店渠,在县北十五里。引涧河水溉田,凡五百馀顷。
凿台,在县南四十里洞涡水侧。《战国策》:“黄歇说秦昭王书:‘知伯见伐赵之利,而不知榆次之祸也。’又云:‘知氏伐赵,胜有日矣。韩、魏反之,杀之于凿台之下。’《唐书》:“代宗初仆固怀恩叛,其子礏攻榆次,郭子仪将白玉、焦辉击杀之于凿台下,今为洞涡水所湮。又废台,在县东南五十里。相传冉闵为并州刺史所筑。
长宁寨。志云:在县东南二十五里。后魏将李长宁所居,亦曰长宁壁。又福堂寨,在县东南十里。亦曰区堂壁,相传后魏人区堂所居。○土桥,在县东北六十里,又东五十里为太安驿,乃寿阳西走太原之通路。又有鸣谦驿,在县北三十里,西去府城五十里。

太谷县,府东南百二十里。北至榆次县七十里,西至祁县五十里。本晋大夫阳处父邑,汉为阳邑县,属太原郡。后汉及魏、晋因之。后魏太平真君九年省,寻复置。隋开皇十八年改曰太谷县。唐武德三年置太州,六年州废,以县属并州。今编户八十三里。

阳邑城,县东南十五里。汉县治此,后周建德四年始移今治。隋曰太谷。唐武德八年李高迁屯太谷以拒突厥,既而并州总管张瑾与突厥战于太谷,军没,即今县矣。又县西北十五里有洛漠城,即《水经注》所云“涂水出大嵰山,西南径萝罄亭者也。”《郡国记》谓之萝摩亭,俗因讹为洛漠城,相传秦将王翦伐赵时所筑,唐玄宗幸太原置永丰顿,兼立青城于此。
箕城,县东三十五里。《左传》僖十三年:“晋败狄于箕。”昭二十三年:“晋执叔孙昭子,馆于箕。”杜预曰:“箕在阳邑南。”《郡国志》:“县西南七里有副井城,战国时赵戍守处。”今曰副井邨。○秦城,在县界。唐广明元年河东官军击沙陀于太谷,至秦城,战不利。或曰今县西南七里有咸阳城,秦伐赵时以咸阳卒戍此,因名。今犹谓之咸阳邨,疑即是秦城矣。
凤凰山,县南十里,稍东十里曰凤翼山,即凤皇山右翼也。山下耐泉出焉,北流合咸阳谷水谓之交合水。又灰泉山,在县东南二十里。其泉潴而为池。县南七十里又有白壁岭。
马岭,县东南七十里。又东南至辽州榆社县九十里,路通北直顺德府。唐光化二年汴将葛从周救魏博,败幽州兵,自土门进攻河东。其别将氏叔琮自马岭入,拔辽州乐平,进军榆次,为河东将周德威所败。三年李克用遣李嗣昭自马岭而东,与汴军争邢、洺,以救刘仁恭,时仁恭为全忠所攻也。又五年朱全忠大举侵河东,使张归厚以洺州兵入自马岭,至辽州,州降。今马岭关在其上。
太谷,在县南十三里,即咸阳谷也。秦筑城于谷口以置戍军,谷亦因城以名。《水经注》“太谷在祁县东南”,亦即是谷矣。又有奄谷,在县东南十里。俗名千佛崖。又东南二十里曰四卦谷,有泉四派分流。又东南十里曰回马谷,道亦出顺德府。又有象谷,在县东北五十二里。
回马水,在县东南。志云:源出榆次县界黄花岭,流经回马谷,因名。又咸阳谷水亦流合焉,经清源、祁县界注于汾水。又象谷水,在县东北二十五里。源亦出榆次县界恤张岭,下流经象谷名象谷水。合徐沟县之金水河,经清源、祁县界注于汾水。《水经注》“涂水经萝罄亭南合于蒋谷水”,即象谷水矣。○胡谷水,在县西南。西北流入祁县界,合于隆舟水。又奄谷水,出奄谷中,东北流合象谷水。金河水,在县东北。出县界大塔山,众泉合流,经榆次徐沟县境合象谷水。
马岭关,在马岭上。俗作“马陵关”,谓庞涓死处,误矣。其地控扼要险,自昔为戍守处。今有巡司,属辽州榆社县。○武林堡,在县东。北临象谷水,三面石崖,势极险阻,唐武德初筑为戍守处。又王班堡,在阳邑故城东十馀里,内有九级浮图。
万年顿,县西北十里。本名龙泉顿,唐开元十年幸太原,道经此,改曰万年。

祁县,府南百五十里。东至太谷县五十里,西南至汾州府介休县九十里。春秋时晋大夫祁奚邑。《左传》昭二十八年:“晋灭祁氏,分为七县,魏献子以贾辛为祁大夫。”是也。汉置祁县,属太原郡,后汉、魏、晋因之。后魏仍属太原郡。高齐废。隋复置,唐初属太州,寻还属并州。宋因之。金改属晋州。元属冀宁路。今编户四十有五里。

故祁城,县东南七里。汉县治此,后魏徙今治。今曰故县邨,亦曰祁城村。又东南八里有古祁城,志以为古祁氏之邑也。○郜城,在县西七里。志云:《左传》成十三年“晋侯使吕相绝秦曰焚我箕、郜”,谓此郜城也,恐误。或谓之鹄城。今其地名高城邨,盖音讹也。又赵襄子城,志云:在县西六里。赵襄子所筑,今名赵武邨。又沙邨城,在县西五里。相传慕容垂所筑也。
隆舟城,县东南三十里。或谓之隆州城。五代周初刘崇据河东十二州,隆州其一也。既而刘继元筑城以拒周师。宋太平兴国四年伐北汉,命行营都监折御卿分兵攻其岢岚军,下之,遂取岚州。汉人于隆舟依险筑城拒守,为宋军所拔。王氏曰:“折御卿自府州会兵先克岢岚,次克岚州,隆州盖晋、汉间所置,其地当在岢、岚间,非即隆舟城也。”又县东北十五里有秃发城,或以为后魏时置。
山,县东南六十里,东接大谷县界,南接武乡县界。其相近者又有麓台山,一名顶山,又名蒙山,亦曰竭方山。南跨平遥,迤逦接武乡、沁源、灵石三县界。
团柏谷,在县东南。即隆舟城之地,今曰团柏镇。唐末石敬瑭及契丹兵围晋安砦,唐主自河阳遣将康思立进援,赴团柏谷。既而卢龙、魏博诸军皆屯团柏谷口,去晋安才八里,声闻不通,及晋安不守,契丹与河东兵进至团柏,唐兵遂溃。周广顺初,北汉主发兵屯团柏。又显德初,北汉主遣其将李存环自团柏进攻晋州,又自团柏南趋潞州,进屯梁侯驿,昭义帅李筠壁于太平驿,为北汉兵所败,遁归上党。宋乾德四年昭义节度使李继勋伐北汉,汉主刘继恩遣刘继业等扼团柏,为继勋前锋将何继筠所败,遂夺汾河桥,薄太原城下,焚其延夏门,会契丹来救乃还。又开宝三年,北汉主刘继元置宝兴军于此。《九国志》:“北汉主以僧刘继邕知国政,继邕游华岩,见地有宝气,乃于团柏谷置银场,募民凿山采取,北汉主因置宝兴军是也。”梁侯、太平等驿,俱见潞安府长治县。
隆舟水,在县东南。志云:本名龙舟水,源出县东南百六十里胡甲山西,亦名胡甲水,北流出龙舟谷名龙舟水。其支渠东北出为昌源渠,西南出径平遥县界为长寿渠,皆有灌溉之利。又径侯邨旁,名侯甲水,至介休县北张南邨溉田,流入汾水。《水经注》:“侯甲水发源胡甲岭。”蔡邕曰:“侯甲,邑名,在祁县。”今沁州武乡县西北有胡甲岭,盖旧为祁县地。
胡谷水,在县东。志云:出太谷县,流入县境。或曰即通光水也,出县东南四十里胡城谷中,亦谓之胡城水,北流溉田,为利甚溥。
昭馀祁薮,县东七里。其水久涸,元至元十一年浚凿得细水,溉田及浸隍下树木。《周•职方》:“并州薮曰昭馀祁。”《水经注》:“侯甲水又西北流径祁县故城南,自县连延,西接邬泽。是为祁薮,即《尔雅》所谓昭馀祁矣。”
隆州谷关,县东南九十里。南通沁州,北通徐沟县,两壁皆山,道旁有水,即胡甲水也。洪武三年置巡司戍守,亦曰隆州谷北关。
盘陀戍。县东五里。宋靖康初金人败种师中之兵于榆次,乘胜趋威胜军,与姚古遇于盘陀山,兵溃,退保隆谷。今为盘陀驿。

徐沟县,府南八十里。南至祁县七十里。本清源县之徐沟镇,金大定二十九年析平晋、榆次、清源三县地置今县,属太原府。编户十九里。

洞涡水,在县北。自榆次县流入界,又西入清源县界,今县有洞涡驿,盖因水以名焉。○金水河,在县东。志云:源出太谷县东北大塔山,下流合众泉,经榆次县之东阳镇流入县界合象谷水,又西入清源境。
象谷渠。在县城下。流分三道,环绕东西,分灌民田,盖居民引象谷水为渠也。

清源县,府西南八十里。东至徐沟县五十里,北至太原县四十里。春秋时晋之梗阳邑,汉为榆次县地,隋开皇十六年,始于梗阳故城置清源县,大业初省入晋阳。唐初复置,宋因之。金尝置晋州于此,寻还属太原府。今编户二十八里。

梗阳城,在今县治南,故晋邑也。《左传》襄十八年:“晋中行穆子见梗阳之巫皋。又梗阳人有狱,魏献子不能决者。”《史记》“赵惠文王十一年秦取梗阳”,即此。故城周六里。○涂阳城,在县南二十里。春秋时晋大夫祁氏邑,魏献子以知徐吾为涂水大夫是也。今名屠贾邨,有谷曰屠谷,谷夏则水涨,冬则涸。志云:谷在县南十五里。又县东南四十里有陶唐城,旧《经》:“陶唐氏自涿鹿徙居此,俗谓之姚城。”
鹅城,县东南二十三里。《晋阳秋》:“永嘉元年洛阳步广里地陷,有二鹅飞出,苍色者冲天,白者止此。苍色北方象,刘渊以为己瑞,筑城应之。”又印驹城,志云:在县西南二十三里。相传汉文帝置牧于交城县,筑此城以印驹。今县西北十五里有马名山,亦以文帝牧苑而名。
中隐山,县西北八里。四围高峰,山独中隐,亦曰中隐谷。又白石山,在县西五里。亦曰白石谷。中多白石,因名。洪武中筑堰于此以御暴流冲啮之患,至今城无水灾。
汾水,县东五里。自太原县流入界,又南经此。有米阳渡,流阔八十馀步,路出徐沟。又县东十二里有永济渠,则引汾灌田处也。汾水又西南流入交城县界。
清源水。县西北五里。自平地涌出,亦曰平泉,一名不老池,引流溉田,水溢则东南注于汾。又白石水,源出白石谷,流合平泉水;又中隐水,出中隐谷;并流注于汾。

交城县,府西南百二十里。西南至汾州府九十里。汉晋阳县之西境,北齐置牧官于此,隋开皇十六年置交城县,属并州,以县界有古交城而名。唐因之。宋置大通监,金废监,县仍属太原府。编户四十二里。

故交城,县东北七十里。隋、唐时县置于此。志云:古交城又在其东北二十里,当孔水、汾水交流之处,隋所取以名县者也。《旧唐书》:“交城县西北有古交城。县初治交山,天授元年移置却波邨。先天二年,于故县分置灵川县,开元二年省。却波邨,即今县治也。又《寰宇记》云:“县西北四十里有大通监,管东西二冶烹铁务。东冶在绵上县,西冶在交城县北山义泉社,取狐突山铁矿烹炼。”宋白曰:“大通监本古交城地。”又县西北八十里有大通铁冶,宋设都提举司及铁冶所、巡司,今俱废。
下马城,县北百六十里,接静乐县界。相传元魏孝文往来避暑下马处。又马兰城,在县北九十里孔河上。今名马兰邨。孔水南流经此东注于汾,汉、魏、北齐皆尝牧马于此。又有榆城,在县西北百三十里文谷水上,亦故戍守处也。其地多榆,因名。
狐突山,县西北五十里。有晋大夫狐突庙,因名。县之镇山也,产青铁,宋因以置监。一名马鞍山。○锦屏山,在县西北五里。红崖绿树,灿若锦屏。又县北五里有万卦山,有六峰峙立其旁,众峰交错,因名。又县西北二十里有石壁山,四围小山相向如壁。
羊肠山,县东北百里。石磴萦委,如羊肠然。后魏立仓于此,名羊肠仓。隋大业四年经此幸汾阳,改名深谷岭。岭上有故石墟,相传魏太武避暑之所,亦谓之万根谷山。《元和志》“羊肠山在交城县东南五十三里”,以旧城言也。○交城山,在县北百二十五里,志云:古交城治此。周显德三年北汉主钧葬其父崇于交城北山,即此。又黑石楼山,在县西北百五十里。黑石攒起,如楼阁然。其相近者曰独泉山,洞穴中有石如盆安,泉出其中。或云北汉石盆砦盖置于此,宋乾德四年石盆砦来降是也。
文山,在县西北九十里。文水历榆城又南径文山下,山因以名。又谷积山,在县西北百五十里,山形侧竖如谷积。一名滑集山,与永宁州吕梁山相接。又有龙王山,亦名刘山。相传刘渊都离石时尝游此,因名。二山西南去永宁州八十里,盖境相接也。又孝文山,在县西北二百里,连永宁及静乐县界。相传魏孝文临幸汾阳,置行宫于此也。
汾水,在县东南。自清源县折而西,流经县界,又西南入文水县界。○文水,在县西北三十里。源出永宁州北境之方山,流经狐突山下,又西南流入文水县境,下流至汾阳县入于汾水。亦谓之文谷水。
孔河。在县东北。源出县西北百二十里之龙树山,南经故马兰城,东流至太原县界注于汾水。○步浑水,在县城东,出狐突山南之步浑谷;又城东南有塔沙水,亦出县狐突山南之塔沙谷,俱流注于汾河。又福泉水,出县东北百七十里之福泉山,亦东南流入汾。

文水县,府西南百六十里。西至永宁州二百四十里,南至汾州府介休县八十里。春秋时晋平陵邑。汉为大陵县地,属太原郡。后汉及晋因之。后魏置受阳县,隋开皇十年改曰文水,以文谷水名也。唐武德三年改属汾州,六年还属并州,明年又属汾州,贞观初复故。天授初改为武兴县,神龙初仍为文水县。编户七十九里。

大陵城,县东北二十里。即晋之平陵也。昭二十八年魏献子分祁氏之田,使司马乌为平陵大夫。赵曰大陆,亦曰大陵。《史记》:“赵肃侯六年,游大陆,至于鹿门。又武灵王十六年,游大陵,梦处女鼓瑟而歌。”刘昭曰:“大陵即大陆也。”汉置大陵县。晋时为南单于所居。永兴初东瀛公腾遣将聂玄击刘渊于大陵,为渊所败。后魏迁治于城西南十里,改曰受阳。隋曰文水,今县东十里故文水城是也,子城周二里有奇。宋元丰间因水患徙置南漳蛇邨高阜处,即今县治。《城邑考》:“大陵故城周十馀里,后魏废。”今为官田。
平陶城,县西南二十五里。汉县,属太原郡。后汉及晋因之。后魏改曰平遥,避太武嫌名也。《水经注》:“西胡内侵,徙居京陵。”魏收志平遥有京陵城,今汾州府属县,即魏末所迁也。○栅城,在县北二十五里,后魏宣武时所筑,当文谷口。今名开山邨。又云州城,在县北三十里,后魏末所筑,云州寄理于此。今曰云州邨。又大干城,在县南十里。《旧经》:“晋时刘元海所筑,令其兄延年居之,俗谓兄为阿干也。”
隐泉山,县西南二十五里。在平陶故城南,亦名陶山。石崖绝险,壁立险固,中有石室,去地可五十馀丈,惟西侧一处得历级升陟。顶上平地十馀顷,有泉东流,注于山下,亦名东津渠,隐没而不恒流,故有隐泉之名,雨泽丰注则通入文水。志曰:隐泉一名谒泉,其石窟曰隐堂洞,亦曰子夏室,昔子夏退居西河之上,即此地也,故山亦兼子夏之称。宋靖康元年金人围太原,使李纲督诸道兵赴救,折可求之师溃于子夏山,时可求自汾州而进,取道山下也。
双峰山,县北二十里,两峰壁立。县西北三十里又有熊耳山,亦以两峰并峙而名,一名崇山。
汾河,县东四十五里。自交城县流入境,又南入祁县及汾州府平遥县界。
文水,在县东十五里。自交城县南流入县界,经县北三十里,由文谷口微折而东南流经此,又南入汾州府界合于汾河。又泌水,在县北八里,自山下涌出,东南注文水。《寰宇记》谓之神福泉也。又有甘泉水,在县西南四十里,下流亦注于文水。
猷水,县东北三十五里。古大陵城之东南,周十馀里,或谓之邬泽。《水经注》:“汾水经大陵县,左迤为邬泽。”《广雅》:“水自汾出为汾陂,东西四里,南北十馀里,陂南即邬县也。”《汉志》注:“邬县九泽在北,是为昭馀祁。《吕氏春秋》所谓区夷之泽也。”邬县,见介休境内。○武涝泊,在县南二十里,唐天授二年赐名朱雀泊。又县东南三十里有伯鱼泊,或以为即九泽馀迹也,今皆涸。
栅城渠,县西北二十里。唐贞观三年县民相率开此渠以引文水,溉田数百顷。《唐志》:“县西十里有常渠,武德二年汾州刺史萧𫖮凿以引文水,南流入汾。又县东北五十里有甘泉渠,二十五里有荡沙渠,二十里有灵长渠、千亩渠,俱引文谷水,溉田数千顷,皆开元二年县令戴谦所凿。”今多湮废。
鸿唐砦。在县南。北汉据河东时所置戍守处。宋乾德四年北汉石盆砦、鸿唐砦来降。石盆砦,今见交城县交城山下。

寿阳县,府东百六十里。东至平定州百十里,东北至盂县九十里。春秋时晋之马首邑。汉为榆次县之东境,晋置寿阳县,属乐平郡,后废。隋开皇十年改受阳为文水,而于故受阳城置今县,属并州。唐武德三年改属辽州,六年移受州治此。贞观八年州废,县仍属并州。宋因之。金兴定二年改属平定州,元仍属太原路。编户三十里。

马首城,县东南十五里。春秋时晋分祁氏,魏献子使韩固为马首大夫是也。今仍名马首邨。又贺鲁城,在县西三十五里。相传赵简子所筑,一名胡芦城。又县西二十五里有燕州城,县志云:北齐置州于此,今又名烟竹邨。
广牧城,在县北。汉广牧县本属朔方郡,后汉建安中移治陉南,属新兴郡。晋因之。建兴四年刘琨遣箕澹等救乐平太守韩据于沾城,琨屯广牧为声援。后废。
方山,县西北三十五里,顶方一里。一名神福山,或以为寿阳山。晋永嘉六年拓跋猗卢引兵救刘琨复晋阳,追败刘曜于蓝谷,因大猎寿阳山,陈阅皮肉,山为之赤。寿阳山,《北史》作“牢山”。《郡县志》:“牢山在晋阳东北四十五里。”或曰今阳曲县罕山之讹也。○双凤山,在县北五十里,两峰状若伏凤。山之东有剽水泉。
涡山,县南八十里。洞涡水经其下,因名。亦曰过山,以高过群山也。又芹泉山,在县东二十里,泉源有二,出南山鸦儿谷曰南芹。出北山木平谷曰北芹,二泉合流,东入平定州界。亦曰琴泉。志云:县北十五里有尖山,圆秀迥出群峦。后有神武邨,亦名神山。
杀熊岭,县西六十里,接榆次县界。宋靖康元年种师中自真定趋援太原,抵寿阳之石坑,为金将完颜活女所袭,五战三胜,回趋榆次,至杀熊岭,去太原百里,败死。石坑。或曰在县东南。又黄岭,在县西北五十里,岭皆黄沙。又西北二十里为却略岭。
鸦儿谷,县东南三十里,东北去盂县百二十里。亦曰鸦鸣谷。唐乾符五年昭义帅李钧与沙陀战于岢岚之沙谷,败死。兵还至代州,士卒剽掠州民,杀之殆尽,馀众自鸦鸣谷走归上党。石晋天福九年契丹入犯,南至黎阳,别遣兵入雁门寇太原,刘知远败之于秀容,乃自鸦鸣谷遁去。《图经》:“谷径幽邃,昔有迷谷中者,见鸦飞鸣得路,因名。”
洞涡水,县南五十里。自平定州流入境,又西南经此。一名冷泉河,以其地有冷泉。亦西南流至榆次界入洞涡水也。又有黑水,源出县西四十里黑水邨之西山,三源合流,至县南五十里,入洞涡水,并流入榆次县境。
寿水,县南二里。有二源并导合流,至县西南十里合于黑水。又童子河,在县北二十里,一名曾河。流经县西南四里合于寿水。又有龙门河,在县西北三十里。亦有二源,合流而南入于寿水。
西张寨。县西北五十里。高五丈,周仅十亩许,五代时所置也。《金志》:“兴定四年以寿阳西张寨置晋州。”后为蒙古所毁,州亦废。

盂县,府东二百四十里。东至北直真定府二百里,东南至北直井陉县百五十里,西北至代州五台县百二十里。春秋时仇犹国,后并于晋,魏献子使盂丙为盂大夫。哀四年齐国夏伐晋,取盂。战国时为赵之源仇城。汉置盂县,属太原郡。后汉及晋因之。后魏省入石艾县。隋开皇十六年复分置原仇县,属辽州。大业初改曰盂县,属太原郡。唐武德三年,置受州于此,六年州移治寿阳,县属焉。贞观八年仍属并州。宋因之。金兴定中升为州,元因之。明洪武二年改州为县。编户二十二里。

仇犹城,在县东北一里。韩非子曰:“智伯欲伐仇犹,道不通行,因铸大钟遗之,仇犹大悦,除道而纳之,国遂亡。”其遗址尚存。《寰宇记》:“汉盂县城在阳曲东北八十里。隋改置原仇县于故仇犹县城西南,即今治也。寻曰盂县。”五代唐同光四年,李嗣源为魏州乱兵所推,遂与朝廷相猜贰,自魏县南趋相州。李从珂时戍横水,遂将所部兵由盂县趋镇州,与别将王建立合兵倍道从嗣源。又五代周显德初伐北汉,其盂县降。即今城也。今县北七里有仇犹山。
乌河城,县西南二十里。隋义宁初置县,唐初属并州,贞观元年省。或云隋末置抚城县,唐武德初改曰乌河。又有皋牢城,在县东二十里,亦故戍守处。
白马山,县东北二十里。宋太平兴国四年征太原,契丹来援,至白马岭与郭进遇,契丹将耶津沙欲阻涧以待后军,其监军敌烈不从,渡涧迎战,大败。《图经》:“白马之山,白马水出焉。”○藏山,在县北五十里。相传程婴、公孙杵臼藏赵孤处,岩垒环堵,石溜灌镕。旁有泉曰圣水,志云:县西五里有重门山,一名慈氏山。
滹沱河,县北七十里。源出繁畤县之太戏山,经代州崞县、忻州定襄及五台县境,又东南流经县境而东入北直平山县界。详见北直大川。
牧马水,县北七十里。源出白马山,北流入于滹沱。又龙化河,在县西四十五里。一名兴龙泉,北流至榆枣关口入于滹沱。又县西南有细水河,流至平山县境亦注于滹沱。
白鹿泓,在县西。孔颖达曰:“盂县西有白鹿泓,出自西北鹿山南渚。”《史记•赵世家》:“肃侯十六年游大陵,出于鹿门。”鹿门盖在此水之侧。
伏马关。县东北七十里,亦名白马关。或云后魏时置,路通北直平山县。○榆枣关,在县东北百十里。路亦通平山县,滹沱河所经也。

静乐县,府西北二百二十里。西南至岚县五十里。汉汾阳县地,北齐置岢岚县,隋开皇十八年改曰汾源,又置岚州于此。宋白曰:“后魏尝置岚州,隋因之。仁寿末岚州刺史乔钟葵以汉王谅举兵并州,将兵赴谅。大业初州废,四年改县曰静乐,又置楼烦郡治焉。”唐武德四年改置管州,五年又改为北管州。八年州省,以县属岚州。宋太平兴国六年置静乐军,寻废军,徙宪州治此。熙宁四年州废。元丰初复置,亦曰汾源郡。金仍改曰管州,元因之。明洪武二年省州入县。今编户三十里。

楼烦城,县南七十里。志云:故楼烦胡地。赵武灵王曰:“吾国西有林胡、楼烦之边。”《史记•赵世家》:“主父行新地,出代,西遇楼烦王于西河而致其兵。”汉置楼烦县,属雁门郡。有楼烦王城。高祖九年周勃击韩王信军于硰石,破之,还攻楼烦王城。后汉仍为楼烦县,灵帝时废。曹魏青龙初,并州刺史毕轨遣将苏尚等击鲜卑轲比能,战于楼烦,败没。县故有盐官,晋及后魏皆为牧苑地。后魏主浚和平六年如楼烦宫。盖地近平城,往往游猎于此也。隋、唐亦为监牧地。《旧唐书》:“楼烦监先隶陇右节度使,至德后属内飞龙使。”监城,开元四年王毛仲所筑也。贞元十五年始别置监牧使。中和二年李克用自鞑靼还据忻、代州,数争楼烦监。龙纪初李克用表置宪州于此,仍置楼烦县,兼领玄池、天池二县。宋咸平五年以州地卑隘多水潦,移治静乐县,后又省玄池、天池二县入焉,惟楼烦改属岚州。金因之。元省县置巡司。今为楼烦镇,仍有巡司戍守。志云:镇东临汾水,西抵周洪山,通交城县。胡氏曰:“楼烦本匈奴所居地,在北河之地,此盖因汉名,或后代所侨置,非即故地也。”
天池城,《旧唐书》:“天池县在楼烦城西南五十里。本置于孔河馆,乾元后移于安明谷口道人堡下。初属岚州,后属宪州。”宋省。又玄池废县,《旧唐书》:“在楼烦城东六十里,即李克用所奏置也。”宋废。又有汾阳废县,在今县东北。《唐书》:“武德四年分静乐置汾阳,六度二县,隶管州,六年仍省入焉。”○赵武灵王城,志云:在县南三十里东山。下临汾水,城垒犹存。
三堆城,今县治。后魏初尝置三堆县,太平真君七年省三堆,属平寇县。有三堆戍。西魏大统三年宇文泰使柔然侵魏三堆,高欢击走之。又齐主洋天保四年山胡围离石,洋讨之,胡走,因巡三堆,大猎而归,盖即三堆戍也。隋筑城,置郡于此。宋白曰:“今城内有堆阜三,俗犹名三堆城。”平寇,见忻州。
硰石城,在县东北。汉初韩王信反,灌婴击之,破胡骑于硰石。又周勃击信于硰石,破之。《正义》曰:“在楼烦县西北。”似误。又襄阳城,志云:在县北九十里故宁化军南十八里,盖南北朝时所侨置。又林溪镇城,在县西北百五十里。相传隋大业中尝避暑于此。
宁化城,县北八十里。北汉刘崇置宁化军,宋太平兴国四年置宁化县为军治。熙宁三年军废,元祐初复置。崇宁三年又废为镇。金大定二十二年升为州,仍置县为州治。元州县俱废,明洪武二年改置守御千户所。
岑峰山,在县治东,城跨其上。城南三里有天柱山,以后魏天柱将军尔朱荣尝经此而名。○石硖山,在县南六十里。石硖如门,有石硖泉流注于汾。相传晋人以屈产之乘,假道于虞,盖出于此。又有石门山,在县西南百里,楼烦镇西北二十五里,两山耸立,其状若门。○周洪山,在县西南七十里,巍峨奇秀。其西北十里有渥洼泉。或曰山盖与石峡山相接也。又西南五十里有龙和山,峭壁嵯峨,环绕左右。山东去楼烦镇三十里。
管涔山,县北百四十里。北去朔州百二十里。其山中高而旁下。《山海经》:“管涔之山,汾水出焉。”今山下有天池,有龙眼泉,即汾水之源也。一名燕京山,一名林溪山,相传刘渊尝读书山中。隋以汾源名县,唐曰管州,皆以此山也。又芦芽山,在县北百五十里。其南有神林山,其西南有荷叶平山,俱形势险峻,迤逦抵岢岚界。
屹嵯山,县东北六十里,北接刁胡山,西通磨官谷。谷中有磨川水,亦流注汾水。又刁胡山,在东北八十里。路从磨官谷入,称为险隘。又有悬锺山,在县东七十五里。上有石寨,名曰马寨。
汾水,在县城西。自管涔山发源,流经宁化所东五里,又南流经此,至楼烦镇东南而入阳曲县界。汾流曲折处谓之汾曲,其所经州县多引以溉田,民被其利。
岚河,县西南六十里。与岚县接界,东流入汾。又羊儿河,出县西南五十里鹿绽岭下,亦东流入汾。○碾河,在县南二里。源出县东北百二十里巾子山,流通悬锺山,马寨水流合焉,西流入汾。又监河,在楼烦镇南一里。源出县南百四十里之独石河邨,北流经此注于汾水。
天池,在管涔山北原上。池方里许,常盈不涸,澄渟如鉴,即汾水之源也。北人谓天为祁连,亦谓之祁连泊。元魏孝文屡游畋于此,高欢亦尝游焉。高洋天保九年自邺如晋阳,至祁连池。高演皇建初自将伐库莫奚,至天池,库莫奚闻之,出长城北遁。高炜亦尝猎于天池。胡氏曰:“晋阳至天池三百七十馀里,相传其水潜通桑干,盖即桑干上源矣。”池东更有一池,清澈与天池相似,二池通流。池西有沟名老马沟。《通志》:“天池在宁化所北百四十里。”似误。○温泉,在县东十五里北山下。出石罅中,流分数派,注于碾河。
汾阳宫,在管涔山北原上。隋大业四年诏于汾水之原,营汾阳宫,遂营建宫室,环天池之上,并筑楼烦城。《隋志》“静乐县有汾阳宫”是也。唐废。
西岭关,县东南六十五里。路出阳曲。明初调太原左卫官军戍守。洪武八年改置故镇巡司,缭以土城,周一里有奇。又楼烦关,在县北。隋大业三年北巡至突厥牙,还入楼烦关至太原。《唐志》:“静乐县管涔山北有楼烦关”。
娑婆岭隘,县东八十里。洪武初调太原左卫官兵戍守,七年置巡司,兼筑土城。其南十里有悬锺岭隘口,通忻州牛尾寨;东北十里有石神岭隘口,亦通忻州界。又有马家会隘口,在娑婆隘西五十里;桥门岭隘口,在娑婆隘西北三里。○鹿径岭隘,在县西北六十里。南接岚县界,西出岢岚州。旧置巡司,今革。
马陵戍,在县北。魏武定元年高欢筑长城于肆州北山,西自马陵,东至土墱。马陵,盖是时戍守处。土墱,见崞县。○龙尾庄,在县西。明初元裔屯静乐岢岚山中,结寨自固,旋寇武州,太原守将击败之,追至龙尾庄,擒其三太子脱忽的,即此。又窟谷镇,在县西北六十里。本属宁化县,旧为戍守处。
下马营堡,志云:在宁化所北三十里。又北七十里即宁武关也。又支锅石堡,在宁化所西北二十里。《边防考》:“所城虽近腹里,而支锅石、小岭儿敌骑可通,亦称要害。”

河曲县,府西北四百八十里。西南渡河至陕西府谷县百十里,南至保德州百里。唐岚州宜芳县地,北汉刘崇置雄勇镇,宋太平兴国七年改置火山军,移治于镇西三十里。治平四年又置火山县,县寻废。金大定二十二年升为火山州,寻又改为隩州,贞元初置河曲县,取河千里一曲之意。元初州、县俱省入保德州。明初洪武二年仍置河曲县,六年复废,十四年又置。编户七里。

河曲城,旧城在今县东北八十里。金兴定二年尝以隩州改隶岚州,四年以旧城残破,徙治于黄河滩许父寨。明初因之,始筑土城。万历十三年增脩,城周四里。《边防考》:“县西倚洪河,东南两面皆深沟陡峻,惟北面石梯口受敌为最。嘉靖四十五年河冻,寇自陕西黄甫川过河,经石梯口突犯。又有曲峪等处,为滨河极冲,边外正对陕西焦家坪等处,直接青草湾,皆为寇境”。
火山,在县西五里黄河东岸。山上有孔,以草投孔中烟焰上发,可熟食。不生草木。上有硇砂窟,下有气砂窟。山高四五丈,黄河过此如遇覆釜,而河流为之曲折云。
黄河,县西北六里。自故东胜州境转而西南流八十里至平泉邨,又西流九十里至天桥子,又南流入保德州界。县西北六十里有唐家会渡,为津济要口。《边防考》:“大河流入老牛湾,过县西南,经保德州,中间有娘娘滩、太子滩,皆在县北九十里,套贼渡河处,最为险要。”嘉靖四十四年抚臣万恭言:“山西冬防,滨河打冰以防贼渡,朔气严凝,随打随结,劳而无济。计沿河最冲,自险崖达阴湾凡二十里,自阴湾达石门又二十里,筑墙拒守,以为得策”。
关河,在县北百十里。源出朔州界,流经偏头关西北入黄河。又大涧水,去县城百步,西流七里入于黄河。又有平泉,在县西北八十里。平地涌出,亦西流入河。○菜园沟,在县西北。近时贼王嘉允渡河掠菜园沟,即此。又有倒回谷沟,在县西南三十里,亦流入河。上有倒回谷口桥。
偏头关,县北百十里。古武州地,东连鸦角山,西逼黄河,其地东仰西伏,因名偏头。宋置偏头寨,金因之,元升为关,明初属镇西卫守备。洪武二十二年始建土城,宣德、天顺、成化、弘治间皆脩筑。万历二年复改筑关城,周五里有馀,备兵使者驻焉。志云:大边在关北百二十里,起大同之崖头,至黄河七十里,无墙而有藩篱;成化二年复于关北六十里起老营鸦角墩,西至黄河岸老牛湾,筑墙百四十里,号二边;而三墙在关东北三十里,起石庙儿至石梯墩,凡七十里;四墙则在关北二里,起鹰窝山至教场百二十里。后复以时增脩,比之二关,尤为严固。盖山西惟偏头亦称外关,与宣、大角峙,宣、大以蔽京师,偏头以蔽全晋也。《边防考》:“偏头所辖边,东起宁武界椒茆,西至河曲界寺前墩,延袤二百三十二里。本关孤悬寇境,西边大河,实为冲要。近口有关河口、浦家湾等冲,边外则银安口、青太口及丰州滩、归化城等处,皆逼虏巢。而关城四面皆山,形若覆盂,设敌登高下瞰,城中历历可数,且山谷错杂,瞭望难周,防维不易。弘治十三年寇犯偏头关。隆庆初寇由西北驴皮窟入犯岢岚、岚县、石州、汾州,明年复由好汉山入,夜薄老营堡,此前车也”。
桦林堡,在偏头关西二十里。万历二十年建土堡,二十九年增修,周一里有奇。西去黄河三里,与套寇东西相望,边外红漕等处即所居也。○韩家坪,在偏关东二十里。隆庆二年置,万历十四年增修,周一里有奇。又东二十里为马站堡,正德十年置,隆庆初及万历六年增筑,周四里有奇。堡介偏头、老营之中,为东西应援之地,城北即土山,戍守尤切。
八柳树堡,在偏关东六十里。景泰二年建,万历十五年脩筑,周二里有奇。堡西北红水沟为最冲,寇每由此深入,犯偏头、老营,一时声援难及。嘉靖四十一年寇又从鸦角山、五眼井入犯老营及本堡,至宁武一带,故增脩此堡,藉为保障。然堡内无水,设有寇警,不可不虑。
老营堡,在偏关东北八十里。正统末置,弘治十五年、万历六年增脩,周四里有奇。近边有鸦角山、镇胡墩、五眼井等冲,边外王家庄、银川城诸处,蒙古驻牧地也。《边防考》:“本堡设在极边,与大同接攘,山坡平漫,寇骑易逞,嘉、隆间,数从马头山、好汉山入犯河曲是也。而堡城东北去山止数十步,敌若登山下射城中,则守陴者危矣,此不可不虑。”○小营儿堡,在老营堡西二十五里,嘉靖初置。又西二十五里为寺坞堡,本民堡也,嘉靖四十年为寇攻毁。四十二年改为官堡。万历十五年增脩,周不及一里,在山脊之上。西南通偏关,东北通水泉堡,为两城脉络所关。志云:堡南至偏关四十里,北至草垛山堡二十里。
柏杨岭堡,在老营堡西北。万历二年置,周不及一里。沿边破虏营、好汉山等三十一处,皆极冲。边外昭君墓诸处,即虏酋驻牧。志云:堡旧设于柏杨岭,后因山高无水,移于窖儿坞,仍存故名。而新堡亦复无水,取汲于塌崖沟,且士马单弱,幸老营伊迩,缓急可恃。○贾家堡,在老营东二十里。嘉靖初边臣陈讲言:“老营堡东界有东长峪,去大同最远,应援常疏,此两镇受祸之由。”四十五年因创筑此堡,即大同东长峪地,而堡属偏头。盖老营运饷向来仰给云、朔,贼常于乃河道中扑掠,老营坐困,故设此堡以连两镇之声势也。万历十八年增脩,城周一里有奇,东去大同乃河堡二十里。
水泉营堡,在偏关北六十里。宣德九年置,万历三年增脩,周二里有奇。二十四年又创筑附堡一座,二十八年增脩,一面连旧城,三面周一里零。其北为红门隘口。隆庆五年马市成,设市堡于其处。沿边有兔儿窊等处,为最冲。边外兔毛河、归化城、宁边河诸处,即部长驻牧。《边防考》“堡逼邻敌巢,为偏关肩背,山坡平漫,最易驰突。其西为驴皮窑,嘉靖中石州之变,实由于此。正北三百里曰归化城,青山负焉,即部长之牙帐也。堡内止一井,汲引甚难”云。青山,见大同府。
草垛山堡,在水泉营西二十里。弘治十五年置,万历二十三年及二十八年增脩,周二里有奇。边口有东坡墩、驴皮窑、杨家庄等冲,边外双墩子、鹞子沟、白塔儿一带,即部长驻牧。堡势极孤悬,山谷错杂,防维宜密。又黄龙池堡,在草垛山堡西十里。弘治十五年置,万历十九年废,二十三年复置,二十九年脩筑,周一里有奇。沿边杨家庄为最冲,边外鹞子沟一带即部长驻牧。又堡西十五里为滑石涧堡,宣德九年置,万历八年增脩,周一里有奇。边口水门等处为最冲,草垛沟次之。边外白塔儿一带即部长驻牧。堡孤悬一隅,咫尺外境,沿边石磴纡回,寇每缘之以入犯。至水门迤西即接河套,冬深冰结,防御尤切。志云:滑石涧堡南去偏关六十里,北去边六里,西去大河二十五里。
永兴堡,在偏关南四十里。正德十年置,嘉靖四十二年、万历十八年增脩,周一里有奇。堡南五十里为八角堡,去边虽远,而地稍平旷,寇易驰骤,守此以连内外之声援云。○楼沟堡,在永兴堡西南。隆庆初置,万历十七年增脩,周不及一里。堡密迩龙霸山,寇尝据此,偏关饷道几绝,故设此堡以遏龙霸之冲。万历三十一年又增筑土堡一座,与旧堡相连。
河曲营堡,在县东北二十里。宣德四年置,万历二年及七年增脩,周二里有奇。二十六年又增筑东关土堡,三十六年增脩,亦周二里有奇。沿边鲁家口诸处为最冲,边外榆树滩、白泉子沟、大灰沟等处,俱部长驻牧。隔河即陕西黄甫川清水营矣。《边防考》:“隆庆三年营城,设参将驻守。东北起楼子营界寺前墩,西南抵县北石梯隘口,长百三十一里;又南抵兴县黑峪口,止黄河东岸,沿长二百十里;皆分辖处也。”
扬兔堡,在县北,南去石梯儿十里。堡北十里为得马水营,其西即黄河娘娘滩也。又北十里为五花营堡,又北十里为唐家会堡。《边防考》:“唐家会堡在县西北六十里,有唐家会渡,为官军往来津要。宣德二年置堡,万历十年增脩,周一里有奇。当黄河渡口之冲。”○河会堡,在唐家会堡东南。万历二十五年建,城周二里有奇。边口有曲谷等处,为最冲。边外正对陕西焦家坪、弥罗胡同、马家会等处,直接牙帐。东北泉子沟,西北柴关儿坌、霸王庙,俱部长驻牧。堡地势平坦,四平通衢,河冻时备御尤切。
灰沟营堡,在偏关西六十里,去唐家会堡十里。又东北二十里为罗圈堡,又东北五里为楼子营堡。堡宣德四年置,万历五年脩筑,周一里有奇。二十二年革。边口有羊角尖、吴峪口等处,为最冲。成化十八年抚臣何乔新败敌于灰沟是也。嘉、隆间寇每由此入犯董家庄、辛家坪等处。边外山羊会、小水口一带,皆部长驻牧。河西即陕西黄甫川清水营,正对牙帐。《边防考》:“堡东南至偏头关六十里,逼近黄河,当北部、套部之交,沿河有大峪邨等处,居民向称繁庶。
下镇砦,在县北。宋置雄勇、偏头、董家、横谷、桔槔、护水六砦,属火山军。后废。元丰中止领下镇一砦。○杨家砦,在县西北七十里,明初调镇西卫官兵戍守,今革。
附见:
宁化守御千户所,即静乐县北宁化故城也,洪武二年置所于此。旧城周六里有奇,明初东畔依山坡改筑,周二里有奇。
偏头守御千户所,详见上偏头关。明成化十一年置。
老营守御千户所。详见上老营堡。明嘉靖十五年置。

平定州[编辑]

平定州,府东二百八十里。东北至北直平山县九十里,西至辽州二百二十里,北至代州三百三十里。

春秋时晋地。战国属赵。秦为太原、上党二郡地,汉属太原郡,后汉属常山国,晋属乐平郡,后魏因之。隋属辽州,后属太原郡。唐初亦属辽州,寻属并州。宋置平定军,金曰平定州。元因之,以州治平定县省入。明初亦曰平定州。编户二十三里。领县一。
州东迫常山,扼井陉之重险,西驰汾曲,据太原之上游,并、冀有事,州其必争之地也。且前控漳、滏之流,后拒句注之阻,山川环绕,道路四通,居然雄胜矣。
平定废县,今州治。汉为上艾县,属太原郡。后汉改属常山国。晋属乐平郡,后魏太平真君九年废。孝昌六年复置,改曰石艾。隋因之。唐武德三年县属辽州,六年改属受州,贞观八年还属并州,天宝初改曰广阳县。至德二载史思明寇太原,遣人取攻具予山东,以北兵送之,李光弼遣兵歼之于广阳是也。宋太平兴国四年改为平定县,平定军治焉。金为州治,元省。《城邑考》:“州有上城、下城。上城谓之榆关,相传韩信伐赵时尝驻兵于此,因高阜为寨,以榆塞门,因名。宋初增筑其东北隅,谓之下城,元时尝脩筑之。”今城周九里有奇。
广阳城,州东南三十里。五代时,北汉置砦于此,宋初取其地,改属镇州。太平兴国二年建为平定军,四年移治平定县。志云:汉上艾县、唐广阳县旧皆治此。似误。又有广阳古城,志云:在州西八十里,唐因以名县。今废为广阳邨。○平潭城,在州西北二十五里,相传赵简子所筑也。今为平潭马驿。《城冢记》:“州西北三十里有赛鱼城,唐武德八年受州尝治于此。”今亦名废受州城。
冠山,州西南八里。以高冠群山而名。又州西八里有嘉山。山下有黑水泉,流经城东西合于洮水。○蒙山,在州东北十五里,孤峰耸秀,高出众山。
绵山,州东北九十里。一名紫金山。泽发水出焉。志云:故关山在州东八十五里。两山险隘,关居其中。州东北九十里又有承天山。○四角山,在州西南三十里。山势四起,下出三泉。又西南十里有七里岭,岭高七里,因名。又东浮化山,在州东五十里。州西八十里曰西浮化山。
泽发水,州东九十里。源出绵山,一名毕发水,一名阜浆水,亦名妒女泉。上有妒女祠,俗以为介子推妹也。泉色青碧,妇人袨服至此必兴雷雨。今泉突起平地,下赴绝涧,悬流千尺,俗谓之水帘洞,东北入北直井陉县界,为治河之上源。
洞涡水,在县西南五十里。自乐平县流入界合浮化水,又西入寿阳县界。志云:浮化水在州西南八十里,出西浮化山,流入洞涡水。○洮水,在城东。其上源即寿阳县之芹泉也,经州西九十里谓之洮水,下流注于泽发水。又故关水,在州东五十里。东流入井陉故关合于冶水。
南川水,在州南五里。源出七里岭,东流合于洮水。又有阳胜川,在州南三十五里。出州西南侯神岭,亦东流合于南川水。
故关,州东九十里,道出井陉之要口也。《通志》谓之井陉关,今关与北直井陉县接界,洪武三年置故关巡司于此。
苇泽关。州东北八十里。即唐之承天军,俗曰娘子关,以妒女祠而名。自昔为太原、恒山之界。胡氏曰:“承天军至太原府三百五十里。”是也。今为承天镇。详见北直真定县。○盘石关,在县东北七十里,与苇泽关相接,并为设险处。又有甘淘口,亦在州东,接井陉界。《通志》:“苇泽关在井陉北十里,甘桃口在井陉南三里。”误也。今详见北直井陉县。又董卓垒,在州东北九十里,魏收《志》谓之董卓城。《一统志》云:“唐于此置承天军。”盖垒与苇泽关相近,皆唐时承天军所戍守处。

乐平县,州东南六十里。南至辽州和顺县七十里,东南至北直顺德府二百四十里。汉沾县地,属上党郡,后汉因之。三国魏析置乐平县,为乐平郡治,晋及后魏俱属乐平郡。隋开皇初郡废,十六年于县置辽州,大业初州废,县属太原郡。唐武德五年复置辽州治此。寻徙州治辽山,以县属受州。州废仍属并州。宋乾德初伐北汉取之,升为平晋军,旋复故,改属平定军。金兴定四年升为皋州。元复故。今编户十里。

沾县城,县西南三十里。汉沾县治此。《晋志》:“泰始中置乐平郡,治沾县。”建兴四年石勒围乐平太守韩据于沾城,刘琨救之,为勒所败,乐平陷,并州亦降于勒。后魏真君九年郡废,县属太原郡。孝昌二年复置郡,仍治沾城。隋初郡废,县并入乐平。
昔阳城,县东五十里。《左传》昭十二年:“晋荀吴入昔阳,灭肥。”杜预曰:“乐平沾县东有昔阳城。”此肥子所都之昔阳也,俗误为夕阳城,七国时赵置戍于此。又县东有东山废县,隋开皇初置,大业初废。志云:县南三十里又有仓角城,一名阳豪城。建置未详。
少山,县西南二十里。清漳水所出。《淮南子》:“清漳出揭戾山。”高诱曰:“山在沾县,俗谓之漳山。”《水经》:“清漳水,出少山大黾谷。”郦道元曰:“其山亦曰鹿谷山,出大要谷,南流经沾县故城东。”《山海经》:“少山亦名河逢山。”《福地记》:“山在乐平沾县,高八百丈,可避兵,恒山之左支也。亦曰沾岭。”
皋落山,县东七十里。《左传》闵二年:晋侯使太子申生伐东山皋落氏。杜氏曰:“皋落,赤狄别种也。”盖邑于此山下,亦谓之皋落墟。又山亦名灵山,下有皋落水,南流入于鸣水。○石梯山,在县东南六十里。石磴陡绝如梯。又十里为恒山,山势横亘,西入寿阳县界。又白岩山,在县东南八十里。下有杨赵水,北流合沾水。其麓据马岭隘口,接北直邢台县界,五代末为河东守险之地。
松子岭,在县南四十里。接和顺县界,小松水出其北。又有松溪水出焉,西流经平定州界,又北入北直井陉县界注于冶河。○黄沙岭,在县东南二十里。又县西四十里有陡泉岭,洞涡水出焉,流入平定州界。
清漳水,在县西。源出沾岭,北流十八里复折而西南流,名为溯流水,又南入辽州和顺界,乐榆水流入焉。详见北直大川漳水。
沾水,在县西南。源亦出沾岭,东流合鸣水及小松水,过昔阳城东北流入泽发水。○鸣水,在县西陡泉岭,亦名陡泉水,流经县南三十里与石马水合流,东北入于沾水。志云:县西南二十里有石马谷,石马水所出也。○小松水,在县南,发源松子岭,东北流入于沾水。
洞涡水,在县西,源出陡泉岭,西北流入平定州界。《水经注》:“洞涡水西流与南溪水合,水出南山,西北注洞涡水。”
静阳镇。在县东南九十里。宋乾德四年北汉侵安国军,节度使罗彦瑰等追败之于静阳。安国军,即今北直顺德府。○百井砦,在县东北七十里。亦谓之东百井镇,以阳曲县有百井也。今设柏井马驿于此。《舆程记》:“柏井驿东去故关四十里。”

忻州[编辑]

忻州,府北百六十里。东北至代州百七十里,东南至平定州二百七十里,西至岢岚州三百四十里。

春秋属晋。战国属赵。秦为太原郡地,汉因之。后汉末为新兴郡地,晋因之。北魏兼置肆州,永安中又改郡为来安郡。后周徙州于雁门郡。隋开皇初复改置新兴郡,旋废。十八年置忻州,因忻口为名。大业三年州废,属楼烦郡,义宁初复置新兴郡。唐武德初又改为忻州。天宝初曰新兴郡,乾元初复故。宋仍为忻州,金因之。元初改为九原府,旋复故。明初仍曰忻州,以州治秀容县省入。编户六十三里。领县一。
州翼蔽晋阳,控带云、朔,左卫勾注之塞,南扼石岭之关,屹为襟要。
秀容废县,今州治。本汉阳曲县地,后汉末置九原县,属新兴郡。晋为新兴郡治。后魏天赐二年分并州北境为九原镇,真君七年置肆州,以九原县并入定襄县,而改置平寇县。后废,高齐复置。隋开皇十年废平寇县,移秀容县治焉。十八年为忻州治,大业初属楼烦郡。自唐以后皆为忻州治,明初省。今州城周九里有奇。
秀容故城,在州西北百里,后魏时所谓南秀容也。又有北秀容,在汉定襄郡界,去南秀容三百馀里。晋太元末慕容垂伐西燕,西燕主永求救于拓跋圭,圭遣兵东渡河,屯秀容以救之,此北秀容也。魏收《地形志》:“永兴二年置秀容郡,属肆州,领秀容等县。”又立秀容护军于汾水西北六十里,徙北秀容胡人居之,此南秀容也。又《尔朱荣传》云:“秀容川酋长尔朱羽健之先世,居尔朱川,因以为氏。魏主圭以羽健从征晋阳、中山有功,以南秀容川原沃衍,欲令居之,且环其所居,割地三百里,以为封邑。羽健曰:‘北秀容既在刬内,差近京师,岂以沃瘠更迁远地。’圭许之。”是尔朱氏本居北秀容,其地近平城也。又云:羽健之孙代勤官肆州刺史,子新兴嗣;新兴卒,子荣嗣,世为秀容酋长。是代勤以后又居南秀容矣。长广王初河西贼帅纥豆陵步蕃败尔朱兆于秀容,南逼晋阳,兆惧,引兵南出,步蕃游兵至乐平,既而高欢与兆合击步蕃,大破之于秀容之石鼓山;孝武帝脩太昌初,高欢自邺讨尔朱兆于晋阳,兆大掠晋阳,北走秀容,分守险隘,出入寇掠,欢定谋袭之,遣其将窦泰自晋阳趋秀容,一日一夜行三百里,自以大军继之,遂入其城,兆走死;皆南秀容也。志云:后魏末恒州寄治肆州秀容郡城,盖南秀容多故以后,而北秀容之名益晦矣。今州治之秀容,则出自隋以后,不可不辨也。《寰宇记》:“州西北五十里有秀容城,即后魏肆州治。”
九原城,在州西。汉置京陵县,属太原郡。师古曰:“即古九原也。”记曰:赵武从先大夫于九原。后汉末改置九原县。《十三州志》:“九原山,其仞有九,故曰九原。”汉末大乱,匈奴侵边,自定襄以西尽云中、雁门之间遂空。建安中曹公集荒郡之户以为县,聚之九原界,立新兴郡,领九原等县。《三国志》:“建安二十年集塞下荒地置新兴郡,魏黄初二年迁于陉岭之南。”是也。后魏置肆州,治九原城。即此。《寰宇记》:“州南三十里有新兴城,魏曹公所筑,亦名建安城。”或曰非也,此盖隋开皇初所置新兴郡城。○平寇城,志云:在州东十五里。后魏改置平寇县,属永安郡,盖治于此。魏收志:“真君七年并三堆、朔方、定襄入平寇”,盖皆初置县也。隋开皇中改废。又州西有铜川废县,隋开皇初置,属新兴郡。郡旋废,县属并州,寻属忻州,大业初县废。
九原山,在州城西。汉末以此名县。今州城跨冈上,三面俱临平畴,亦曰九龙冈。又独担山,在州东南二十里。产云母石。○程侯山,在州东北三十五里。相传以程婴得名。山甚广饶,旧有采金穴,一名金山。又西北十五里有云中山,下有谷,云中水出焉。或曰:晋置云中县,属新兴郡,盖治于山下。山之北即崞县界。又有大岭山,在云中山西二十里。
滹沱河,在州北五十里。自崞县流入界,经忻口山下,又东历程侯山北,入定襄县界。○云中水,在州北七十里,一名肆卢川,亦曰忻水,与州南牧马水合流入滹沱。
牧马水,州南七里。源出州西南五十里白马山东北,流经三交邨,有牛尾庄水流合焉,又东经州南而东北入定襄县界合三合水,下流注于滹沱,有灌溉之利。志云:州西南旧有渭渠,宋郭咨知忻州,开渠以导汾水,兴水利,置屯田,公私利之。今湮。
赤塘关,州西南五十里。相传后魏时有刘赤塘者隐此而名。《唐志》:“忻州白马山下有赤塘谷,关因以名。”○牛尾庄寨,在州西南九十里。志云:寨在白马山西,南路通静乐县,洪武七年置巡司于此。又州西北五十里有寨西隘口,志云:即故云内镇,一名云内堡。又西北二十里有沙沟寨,洪武中置寨西、沙沟二巡司戍守。
忻口砦。在州北五十里忻口山上。《土地记》:“汉高出平城之围,还师至此,六军忻然,因名。”旧有忻口城,相传即汉高所筑。隋大业十一年北巡,突厥围帝于雁门,援军至忻口,突厥解围去。五代周显德元年攻北汉,符彦卿入忻州,契丹兵在忻、代间,为北汉声援者退保忻口。《九域志》:“秀容县有忻口砦。”今半为民居,其半筑堡为戍守之所。○猫儿砦,在州北忻水东。亦曰猫寨,元时戍守处也。明正统末北寇深入,官军拒守于寨口,寇不能陷。

定襄县,州东五十里。东北至代州五台县六十里。汉阳曲县地,晋置晋昌县,属新兴郡。后魏太平真君七年省入定襄县。隋为秀容县地。唐武德四年分秀容县地置定襄县,属忻州。宋熙宁五年省,元祐初复置。今编户二十里。

定襄城,在县西南。刘昫曰:“汉阳曲县故城也。后汉末移阳曲于太原界,于故城置定襄县,属新兴郡,以处塞下遗民。晋因之,惠帝析置晋昌县。后魏真君七年省晋昌入定襄,永安中为来安郡治。高齐郡、县俱废,唐改置定襄县于今治。”
肆卢城,在县西北。后魏置县,以西近肆卢水而名。后齐省。又有三会城,在县西南,亦后魏所置。魏收志:“肆卢县治新会城,太平真君七年并三会入焉。”魏主嗣泰常八年如三会,观屋侯泉,即此。
圣阜山,县东北二十里。又东北去五台县三十八里,为接境处。其山挺然孤峙,上有温泉,圣阜水出焉。又丛蒙山,在县南二十五里。山甚高峻。山下有泉三穴,流合为一曰三会水。○七岩山,在县东南十五里。其岩有七,故名。又东南十里为居士山,山有居士台,台上有浮图七级。
滹沱河,在县北。自忻州流入,又东入五台县界。志云:县西北二十里有滹水渠,东北有通利渠,引滹沱水经县东北十五里神山下,又东南接牧马河,灌溉民田。
三会水,在县南,出丛蒙山,东北流合圣阜水,又牧马水自忻州流合焉,同注于滹沱河。《水经注》:“三会水出九原县西,东流经定襄入滹沱水。”是也。
胡峪寨。在县东北。有巡司戍此。《宋志》:代州有胡谷砦。

代州[编辑]

代州,府东北三百五十里。东至蔚州三百六十里,东南至北直真定府四百五十里,西南至忻州百七十里,北至大同二百六十里。

春秋时晋地,战国时赵地。秦为太原、雁门二郡之境,两汉、魏、晋因之。后魏亦为雁门等郡地。后周移肆州治此。隋改为代州,大业初曰雁门郡。唐复曰代州,天宝初亦曰雁门郡,乾元初复故,中和二年置雁门节度治此。五代末属于北汉。后周显德初侵北汉得其地,置静塞军,旋复失之。刘继元尝改置建雄军于此。宋仍曰代州,亦曰雁门郡。金因之,亦曰震武军。元仍曰代州,以州治雁门县省入。明洪武二年州废为县,八年复曰代州。编户四十一里。领县三。
州外壮大同之藩卫,内固太原之锁钥。根柢三关,咽喉全晋。向以山川扼塞,去边颇远,称为腹里,自东胜弃而平、雁剥肤,河套失而偏、老震邻矣。嘉靖中晋事日棘,太原建为重镇,州尤为唇齿要地。秋防抚臣移驻焉。三关内边东起平刑关石窒砦,西抵桦林堡老牛湾,延袤千馀里,分为三路:宁武关为中路,雁门关为东路,偏头关为西路。东路则雁门关、平刑关之寇家梁、广武站,宁武关之阳方口,皆为冲要。然寇从平虏卫而下,犹有大同为外蔽,惟西路偏头关突出边地,虽有老营堡、水泉营,相为犄角,而形势单外,西接套部仅隔一水,冬春之间,冰坚可渡也。盖东胜去偏关仅三百里,无东胜则敌之来路益多,偏头危迫,而自州以南且不得安枕矣。然则代州与云、朔,利害相等,东胜不守,河套不复,未可谓云、朔之患切而代州之患缓也。
雁门废县,今州治。汉广武县地,属太原郡地,东汉改属雁门郡。三国魏黄初二年徙雁门郡南度勾注,治广武县。隋开皇十八年以太子广讳,改曰雁门。唐、宋因之,元废。宋白曰:“后汉雁门郡理阴馆,今勾注山北下馆城是。魏文帝丕移雁门郡南度勾注,治广武县,今州西广武故城是。后魏明帝诩又移置广武东古上馆城内,今州城是也。《城邑考》:“州城洪武六年脩筑,旧有西关,景泰、成化中,添筑东北二关城。”今城周八里有奇。
阴馆城,在州北四十里。汉置县,属雁门郡。《班志》注:“县本楼烦乡,景帝后三年置县。”后汉为雁门郡治,建安中废。三国魏青龙初,并州刺史毕轨以鲜卑轲比能军陉北,诱集塞下鲜卑,因进军屯阴馆,为彼所败。宋白曰:“今州城为上馆城,而阴馆为下馆城。”《魏志•牵招传》:“招为雁门太守,通河西鲜卑附头十馀万家,缮治陉北故上馆城,置屯戍,以镇内外。”或疑上馆亦在陉北,盖《招传》讹以下馆为上馆也。东魏武定三年高欢娶于柔然,亲迎于下馆,魏收志:“下馆即故阴馆城。”
广武城,州西十五里。《图经》云:“在勾注陉南口之南。秦县,属雁门郡。”汉七年韩王信与匈奴谋攻汉,匈奴使左、右贤王将万馀骑与王黄屯广武以南至晋阳。又高祖械娄敬于广武,即此也。《汉志》属太原郡,为北部都尉治。魏、晋皆为雁门郡治。后魏徙县于上馆城,仍曰广武县,为雁门郡治,而废城亦曰古雁门城。唐武德八年突厥寇广武,盖即雁门县也。○原平城,在州西。汉县,属太原郡,后汉属雁门郡,晋及后魏因之。魏收《志》原平有阴馆、楼烦等故城是也。高齐废。
善无城,在州西北七十里。汉县,雁门郡治此,后汉为定襄郡治。宋白曰:“秦始皇十三年移楼烦于善无县,县盖秦所置,后汉建安中废。晋太元十一年代刘头眷,击破贺兰部于善无,即此。东魏天平二年复置善无郡,治善无县,属恒州,后周废。”又平城废县,在州西南,后汉末所侨置也。晋仍属雁门郡,后魏复还治陉北云。
神武军,城在州北。《唐志》:“代州有守捉兵,其北有大同军,本名大武军,调露二年曰神武军。天授二年曰平狄军。大足元年复曰神武军。其西又有天安军,天宝十二载置。亦曰天宁军。”景福元年李克用北巡至天宁军,闻卢龙帅李匡威、振武帅赫连铎寇云州,乃遣将发兵于晋阳,而潜入新城是也。新城,见大同府。志云:州城中有通阜监,金大定中铸钱监也。今太仆寺置于此。
勾注山,州西北二十五里。一名勾注陉,亦曰西陉,有太和岭当出入之冲。今置太和岭巡司于此。志云:州西北三十五里曰牛斗山,亦名牛头山,亦名累头山。山有七峰如斗形,又名北斗山。下有白龙池。其东即勾注陉也。夫勾注为南北巨防,州境诸山得名者,皆勾注之支山矣。今详见名山。
雁门山,州北三十五里。与勾注冈陇相接,故勾注亦兼雁门之称。一名雁门塞。稍东有过雁峰,巍然特高,其北与应州龙首山相望。又夏屋山,在州东北三十里,《汉志•注》谓之贾屋山,贾与夏同音也。赵襄子北登夏屋,诱代王杀之,遂兴兵平代地。《尔雅》谓之下壶山。《括地志》:夏屋山一名贾毋山,在雁门县东北,与勾注山相接。山侧有西峨谷。又覆宿山,亦在州东北三十五里。形圆如星,州之主山也。俗名馒头山。
凤凰山,州南三十里。相传隋仁寿二年凤见于此,一名嘉瑞山。有峰岩洞壑之胜。○黄嵬山,在州北。宋熙宁八年辽人使萧素来议疆事,诏刘忱等会议于代州境上之大黄平,不决。沈括言:“疆地本以古长城分界,今所争乃黄嵬山,相远三十馀里,不可许。”辽人复舍黄嵬而以天池请,既而从王安石议,如辽人所欲得者,一以分水岭为界。凡山皆有分水岭,辽人意在妄取也,于是东西失地七百里,遂为异日兴兵之端。天池,见静乐县。
豺山,在州西北故善无县境。晋元兴元年柔然侵魏,自参合陂至豺山及善无北泽是也。明年魏主圭筑豺山宫于此,自是数如此山宫如别宫焉。○猎岭,在夏屋山东北。晋太元二十一年慕容垂自将伐魏,至猎岭,遣前锋袭平城,破之。志云:山本名腊岭,后魏都平城,尝猎于此,因名。
滹沱河,在州西。自繁畤县西流入州界,又西南入崞县境。《三国志》:“建安十年凿渠自滹沱河入汾,名平虏渠。”又宋雍熙二年张齐贤知代州,契丹来寇,齐贤拒却之。契丹循胡卢南河而西,齐贤夜发兵,距城西三十里列帜燃刍,敌骇而北走。胡卢南河,即滹沱河之讹也。
雁门渠,在州东南。《三国志》:“魏牵招为雁门太守,郡治广武,井水咸苦,民皆远汲,招准望地势,因山陵之宜,凿原开渠,注水城南,民赖其益。”今雁门山下有水,东南流经州城外东关厢,名东关水。又南入于滹沱。或谓之常溪水。
谷口河,在州东南五十里。自五台县杨林岭发源,流经谷口邨,故名。民多引流灌溉。志云:城西有三里、七里河,皆以去城远近之次为名。又州西十里有羊头神河,自州西北黄龙等池发源,分东西二河,与三里河、七里河俱注于滹沱。又九龙河,在州西北三十五里,亦流入滹沱。
龙跃泉,在州西北二十五里。《水经注》谓之云龙泉。出雁门西平地,其大三轮,泉源腾沸,因名。相传与静乐县之天池潜通。又趵突泉,在州北四十里。亦自平地涌出,厥势涌跃,其流俱达于滹沱。
雁门关,州北十五里。旧名勾注,亦曰西陉,在今关西数里,元废,后遂移置于此。两山夹峙,形势雄胜。盖即勾注故道改从直路南出耳。关外有大石墙三道,小石墙二十五道,道北即广武站也。其隘口凡十八,东起水峪以迄于平刑,西自太和岭以迄于芦版口,皆有堡。正德十一年督臣李钺复增筑土堡十一座于北口,在关东者七,关西者四。又于通贼要路咸斩崖挑堑,间以石墙,防卫始密。《边防考》:“雁门关城,洪武七年筑,周二里有奇。嘉靖中增脩,万历二十五年复脩筑。自古称雁门形胜甲于天下,然广武当四达之冲,寇从大同左、右卫而入,东越广武,则北楼、平刑之患亟,西越白草沟则夹柳树、雕窠梁之备切。嘉靖时寇尝两次入犯,皆由白草沟、寇家梁而出。近建宁边楼于关外,威远楼于山巅,益以戍兵,尽杜其山梁窥伺之隙,雁门庶可无旁越之虞矣。”馀附详见名山勾注。○东陉关,在南三十里,所谓雁门有东陉、西陉之险也。元时与西陉俱废。
广武营,在雁门关北二十里。亦曰广武城,亦曰广武站。洪武七年创置,万历三年脩筑,周三里有奇。其西十里为白草沟堡,又西二十里为八岔口堡,一名水芹堡。其东二十里为水峪堡,又东五十里为胡峪堡,东接繁畤县之马兰堡。《边防志》:“广武当南北之冲,北去马邑县仅三十里。水峪堡与应州山阴县接界,相去不过四十里。内边东起繁峙县北楼堡界东津谷,西迄宁武界神树梁,凡百馀里。中间白草沟、樊家坡、吉家坡、灰窑沟、寺儿滩等处为极冲;其大小盐沟、马莲坪,山势颇峻,为次险。又城西之麻巾裂、寇家梁,城东之灰窑沟,又东之天圪𡋎,皆嘉靖间贼尝内犯之径也。”
乐安镇。在州北。唐大顺初云州防御赫连铎与幽州帅李匡威侵河东,引蕃、汉兵攻雁门北鄙遮虏军,李克用遣李存信等击之,营于浑河川之田邨,战于乐安镇,幽州兵皆溃而还。

五台县,州南百四十里。东南至盂县百二十里。汉虑虒县,属太原郡。虑虒读曰庐夷。后汉因之,晋废。后魏复置,讹为驴夷县,属永安郡。高齐改属雁门郡。隋大业初改曰五台,因山以名也。唐属代州,宋因之。金贞祐四年升为台州,元因之。明洪武二年复为五台县,属太原府,八年改属代州。今编户十五里。

虑虒城,在县治东北,汉县治此。西晋末南单于铁佛刘武居于新兴虑虒之北,谓此也。又张公城,在县北五里。相传石勒将张平所筑。又有仓城,在县西南三十里之白邨,周百三十步,盖魏、晋时驴夷有仓城是也。
五台山,县东北百四十里,北接蔚州界,回环五百馀里,有五峰并耸。唐大历初造金阁寺于五台是也。今详见名山。
滹沱河,在县西南三十五里,自定襄县流入界,又东南流入盂县界。志云:县西三十里有泉岩河,平地发源,流入滹沱。
虑虒水,在县东南十里。志云:源出县西北十五里王邨,环县东南,一名县河,与县东北虒阳河合入清水河注于滹沱。汉以此水名县。明天顺中知府李华导民引虑虒为渠以溉田,曰丰乐渠。○虒阳河,在县东北四十里。平地涌出,西南合虑虒水。又清水河,出县东北百六十里华岩岭,西南流,虑虒水及虒阳河俱流合焉,注于滹沱。
饭仙山口。县东北百二十里,有巡司戍守。其西南二十里为狐野口,西北二十里为赵滕口。又大峪口,在县东北五十里。路通北直阜平县,西通崞县,有大峪巡司。县东南六十里又有高洪口,南接石佛口,北连大峪口,路出阜平县关口山,有高洪口巡司戍守。志云:石佛谷口在县东南五十里。

繁峙县,州东北七十里。西北至大同府应州百七十里。汉繁畤县,属雁门郡,后汉及晋因之。后魏拓跋圭筑宫于此,曰繁畤宫。东魏天平二年置繁畤郡,后周郡、县俱废。隋开皇十八年复置繁畤县,属代州,唐、宋因之。金贞祐三年升为坚州。元因之。明洪武二年复为繁峙县,讹畤为“峙”也,属太原府。今编户一十九里。

武州城,即今县治。汉置繁畤县,建武九年杜茂击卢芳将贾览于繁畤,败绩。晋咸康三年代王什翼犍僭位于繁畤北,后因置宫于此。东魏武定初置武州,领吐京郡、齐郡、新安郡,并寄治繁畤城内。后齐改为北灵州,寻废。胡氏曰:“汉初繁畤县置于武州城,此亦后汉末所迁也。”《金人图经》:“城三面枕涧,东接峻坂,极为险固,故曰‘坚州’。”
卤城,县东百里。汉卤城县,属代郡。后汉改属雁门郡,建安中废。其地多卤,因名。故城周三里有奇。又东五里有齐城,或以为东魏之齐郡城也。○𦹿人城,在县北,汉县,属太原郡。𦹿,音琐,又山寡切。高帝七年周勃从上击反韩王信于代,降下霍人,前击胡骑,破之于武泉北。《正义》曰:“霍人即𦹿人也。”武泉,见大同府下。
泰戏山,县东北百二十里。《山海经》:“大戏之山,滹沱水出焉。”或讹为泰戏山。郭璞谓之武夫山,又讹为氏夫山,或谓之戍夫山。有三峰耸立于平川之内,俗又谓之孤山。《说文》“泒水出雁门𦹿人戍夫山,东北入海”,盖以滹沱为即泒水也。泒读狐。《一统志》:“泰戏山俗名小孤山。”又有大狐山在县西北五十里,近法池口。《通志》:“泰戏为大孤山,其东又有小孤山。”恐误。
茹越山,县北二十里有谷,路通大同应州。山下旧有茹越镇,亦曰茹越口,为戍守处。县东北百里又有平地岭,亦北出大同之道也。○宝山,在县东南九十里。有南冶谷,路通北直唐县、定州之境。志云:县东南八十里有憨山,山势耸拔崎岖,陟者难辨方向,因名。又有华岩山,在县东九十里。
滹沱河,在县城北。志云:出泰戏山,有三泉并导,西南流三里而玉斗泉流合焉,亦名青龙泉,又西流数里复有三泉流注之,又西流至沙涧东合北楼口水,又西流合华岩岭水,至城北又西入代州界,下流至北直静海县入海。盖河东、河北之大川矣。
郎岭关,县东百里。旧名狼岭,路通应州,属振武卫戍守。《通志》:“崞县石佛峪西北有郎岭关,洪武七年千户王原所筑。”
平刑岭关,县东百四十里,路通灵丘县。本名瓶形寨。宋沈括曰:“飞狐路有道从倒马关出,却自石门子冷水铺入,瓶形、枚回两寨间可至代州是也。”《金志》:“县有瓶形、梅回等镇。”枚、梅通。盖与瓶形相近矣。今关有岭口堡,西去雁门关二百三十里,东至灵丘不过九十里,北出大寨口至浑源州亦九十里,南至北直阜平县二百里。嘉靖二十年寇由此越塞而出,因增设官军戍守。《边防考》:“堡城正德六年筑,嘉靖二十四年、万历九年增脩,周二里有奇。”自此而西二十里曰团城子堡,又西北二十里曰大安岭堡,又西北二十里曰车道口堡。大安堡南六十里曰沙涧驿,又西南至县凡四十里。本关为东路之门户,东控紫荆,西辖雁门,与团城子等堡分管内边百二十四里。关北平安窊及大安岭一带俱寇冲,嘉靖间寇每由此入犯繁峙、代州保御为切。
北楼口堡,在县东北百二十里。堡城正德九年筑,嘉靖二十三年、万历五年增脩,周四里有奇,备兵使者驻焉。所辖边二百五十三里,东起平刑界石窑庵,西抵广武界东津口,皆近腹里。山南一带层峦茂林,为内地障蔽。堡城地势宽平,田土饶沃,然东有正峪口,西有白道陂,俱为冲要。堡东三十里曰凌云口堡,东南接大安岭,凡百里。其西三十里曰大石口堡,北去应州止三十里。宋杨业自云、应引还,欲出大石路。入石碣谷,以避契丹兵锋处也。其北又有石跌路,乃西趋雁门之道。或曰即崞县之石峡口也。
小石口堡。在大石口西五里。堡城正德九年筑,万历二十八年增脩,后又增筑北关,今城周二里有奇。西二十里为茹越堡。又西二十里为马兰峪堡,堡北至山阴县三十里,其西十五里即代州之胡峪堡也。《边防考》:“小石口辖凌云、大石、茹越、马兰等四堡,分管边一百有六里。堡东麻森岭、上胡同、白道陂、牛巢峪等处,山谷平漫,嘉靖中寇入犯堡南黄草坪及龙王堂、板铺岭,俱由此逸出,盖冲要地也。”

崞县,州西南六十里。西南至忻州百四十里。汉崞县地,属雁门郡。后汉末废。晋复置,仍属雁门郡。后魏永兴二年析置石城县,属秀容郡。东魏置廓州,北齐改为北显州,后周州废。隋开皇十年改石城曰平寇,属代州。大业初复曰崞县,唐、宋因之。元曰崞州,明洪武二年改州为县,属太原府,八年改今属。编户三十八里。

崞县故城,在县西三十五里。汉县治此,晋因之。后魏改为崞山县,东魏天平二年县属繁畤郡,后齐省入石城县。《隋志》:“东魏于石城县置廓州,领广安、永定、建安三郡,俱寄治崞山城内。后齐废郡,改置北显州。后周建德六年平齐,齐定州刺史高绍义复据北显州,周兵击之,拔显州,进逼马邑,即北显州也。隋因旧名,改石城为崞县。大业十一年北巡,突厥来袭,帝驰入雁门,齐王暕以后军保崞县,即今县治。唐乾符五年沙陀李国昌等焚唐林、崞县,入忻州。元致和元年燕帖木儿作乱于大都,上都诸王忽剌台等引兵入崞州,时县升为州也。
云中城,县西南七十里。后魏末侨置云中郡,领延民、云阳二县,盖魏主脩永熙二年所置。《隋志》:“云中城,东魏时侨置恒州,寻废。后为芦板寨城。”今为芦板寨口堡,设兵戍守,南至忻口二十里。○唐林城,在县南四十里,唐武氏证圣元年分五台、崞县置武延县,景云初改为唐林县,五代梁改曰白鹿县,石晋曰广武县,宋省入崞县。又楼烦城,志云:在县东十五里,石赵时置。魏收志:“雁门郡原平县有楼烦城。”章怀太子贤曰:“故城在崞县东北。”元魏主浚如楼烦宫,宫盖置于此。杜佑亦曰:“崞县东有楼烦故城。”
崞山,县西南四十里。汉以此山名县。《后魏记》:“太武保母窦氏葬崞山,别立寝庙,故累代皆致祀。文成帝浚太安三年畋崞山,遂如繁畤。献文帝宏皇兴二年亦畋崞山,如繁畤。孝文帝宏太和初自白登如崞山,明年复如崞山。自是三年至六年,皆亲往焉。十五年始为定制,惟遣有司行事。”《水经注》:“崞川水出崞山县故城南,西流出山,谓之崞口,故崞县亦有崞口之名。”○大涯山,在县东南四十里。山形森秀,如芙渠然,一名莲花峰。又有五峰山,在县东二十五里,以五峰并峙而名。又有黄嵬山,在县西南七十五里。
石鼓山,县东南七十里。志云:县东南有福寿山,山之左即石鼓山。魏收云:“秀容县有石鼓山。”是也。后魏长广王初,河西贼帅纥豆陵步蕃败尔朱兆于秀容,南逼晋阳,高欢与尔朱兆合击,大破之于石鼓山,即此。
扬武谷,县西三十里。扬一作“羊”,或作“阳”。自昔戍守要地也。唐大历十三年回纥入寇,代州都督张光晟破之于羊武谷。五代唐清泰三年石敬瑭据河东,求援于契丹,契丹将兵自扬武谷而南。石晋开运三年契丹寇河东,刘知远败之于扬武谷。盖雁门西偏之要隘也。《九域志》崞县有羊武寨。刘份曰:“代州扬武寨,其北有长城岭,今为扬武峪口堡,南至扬武邨三十里,西至芦坂邨寨四十里,设兵戍守。堡南又有扬武上、下关。”○石佛谷,志云:在县西北三十里,北接朔州界。元末用石垒寨,明初因之,南通庙岭,即夹柳树堡也。其西北有郎岭关云。
滹沱河,在县东南。自代州流入境,又西南入忻州界。又县南有扬武河,源出县西五十里太子岩,东流入于滹沱。○七里河,在县北,南流入于滹沱河。又有龙泉,在县西北。有二源,北曰上龙泉,南曰下龙泉,流分三派,合流而入于滹沱。
宁武关,县西北百十里,北接朔州,南通静乐县界。旧为宁文堡,在今关城西一里。景泰元年创筑今关,东至代州百七十里,西去岚县百六十里,成化初增脩。正德八年寇由大同入犯宁朔、倒马诸关,议者欲调大同兵守宁武,枢臣以为宁武三关所以蔽山西,而大同所以蔽宁武,若耑守宁武,是自撤藩篱,非计也。然自是以后,防维益重,隆庆四年又加脩筑。关城周七里馀,帅臣建牙于此,据险扼吭,屹为保障。关东北二十里曰杨方堡,堡城创筑于嘉靖十八年,万历四年增脩,周二里有奇。近堡有西沟口、苦参窊,为极冲。自堡北至朔州,不过四十里,不惟宁武要冲,亦为三关翰蔽,大同有事以重兵驻此,东可以卫雁门,西可以援偏、老,北可以应云、朔,盖地利得也。《边防考》:“宁武关分辖扬方、朔宁、大水口三堡,分管边四十馀里。其朔宁堡在关东三十里。大水口堡在关西北三十里,亦曰狗儿涧。北有马安山、灰泉梁,嘉靖间寇由入犯岢岚州一带,亦防御之要地也。”
盘道梁堡,在宁武关东百里。有新旧二城。旧城创筑于嘉靖三十二年,万历十三年增脩。二十二年以旧城地势低洼,又改筑新城于边内,周一里有奇。虽高踞山巅,而汲水外沟,且砂土脉松,墙垣易圮。堡西十里曰夹柳树堡,中间有骆驼梁,为贼冲。又西十五里为雕窠梁堡,中间有火烧沟,为贼冲。火烧沟之东又有卧羊坡,地平坡漫,寇易驰突,因设燕儿水堡于其地。自雕窠梁而西二十里,曰玄冈堡,堡西去宁武关五十里,中间有金家嘴,为贼冲。又自盘道梁而东十里曰小莲花堡,亦曰吊桥岭,东接代州之八坌堡凡十五里。《边防考》:“自盘道梁已下凡五堡,分管内边四十八里。”
神池堡,在宁武关北三十五里。嘉靖十八年筑,万历四年增修,周五里有奇。堡东通朔州井坪所,西南通岢岚之三岔、五寨等堡,商贩咸集于此。其东曰圪圪𡋎堡,近堡有靳家窊等冲,嘉靖间寇由此入犯堡南温岭、青羊渠诸处。其北曰石湖岭堡,又东北为西沟口堡。近堡有涧平、西沟二水门,阔皆丈馀,中竖石栅以防零寇。自神池堡以下共四堡,分管内边四十里。
八角堡,宁武关西北七十里,西北至偏头关九十里。弘治二年筑,万历十五年增修,周四里有奇。堡北二十里有野猪沟堡,为最冲。东有干柴沟堡。又有长林堡,在八角堡东北六十里。嘉靖四十五年筑,东面靠边,三面长七十八丈。初属岢岚,后改属宁武。东去朔州界五里,北至老营堡三十五里。近堡有暗门,大庄窝、石湖水口三处为最冲。盖堡当南北孔道,旁多蹊径,若寇从大同之乃河堡与西路老营之贾家堡犯五寨、三岔诸处,长林其必由之道也。《边防考》:“八角所与所辖三堡,分管边四十里,东西与大同老营接壤,据山负险,寇不易犯,惟野猪岭之两山,长林堡之左右平漫,易于驰突,不可不备。”
利民堡,在宁武关北八十五里。弘治二年筑,嘉靖二十七年、万历四年增修,周三里有奇。东去朔州六十里,北至老营堡九十里,备兵使者驻焉。所辖边二百九里,东起广武界八岔堡西之神树梁,西尽老营堡东之地椒峁,为中路之要害。而堡东曰得胜堡,西曰勒马沟堡,北曰蒋家峪堡。得胜口有牛筋肢湾、小道坞、荍麦川,俱为寇冲,盖寇从大同、威远、平虏而下,即荍麦川也。又勒马沟有赤谷邨等冲,嘉靖间寇每由此入犯兴、岚一带,盖堡境平衍,无险可恃也。《边防考》:“利民堡与所辖得胜三堡,分管边四十里。”
黄花岭堡,在宁武关北二十里,又北十五里即神池堡也。又土棚堡,在宁武关北六十里,又西十里即义井堡,俱嘉靖中置。旧志:宁武东路有大河堡。又东北则杨方堡也。宁武而西则宁文堡,又西则三马营堡,又西南则西镇堡,相为犄角。
石峡寨,在县东北。今为石峡口堡,与杨方堡相近,即雕窠梁堡也。嘉靖十三年督臣任洛自雕窠梁至达达墩,筑边八里有奇。议者谓杨方堡以西,大川通谷,平漫无险,为云、朔、忻、代、岚、石之径道,寇每由此入犯。十八年督臣陈讲乃弃旧边,寻王野梁废迹修筑,东起杨方,经温岭、大小水口、神池、荍麦川至八角堡,为长城百八十里,中间堑山堙谷,环以壕堑,险始可恃。二十三年督臣曾铣复增筑高厚云。
土墱寨。在县西北。东魏武定元年高欢筑长城于肆州北山,西自马陵,东至土墱。宋雍熙三年契丹寇代州,张齐贤却之。乃北走,齐贤先伏步卒二千于土墱寨掩击之,契丹大败。《九域志》崞县有土墱寨。墱,《北史》作“隥”,土邓反。
附见:
振武卫。在代州治东南。明洪武二十三年建。
雁门守御千户所,在雁门关。洪武七年建所于此,属振武卫。
宁武守御千户所,在宁武关。宏治十一年建所。详见前。
八角守御千户所,在八角堡。嘉靖二年建所。见前。

岢岚州[编辑]

岢岚州,府西二百八十里。南至永宁州二百五十里,西北至保德州二百里,东北至大同府朔州二百四十里。

春秋时晋地,后为楼烦胡所据。赵灭楼烦,因为赵地。秦属太原郡,汉因之。后汉末,为新兴郡地,魏、晋因之。后魏末为岚州地。未白曰:“州治在今静乐县。”隋属楼烦郡,唐属岚州。宋太平兴国五年置苛岚军,金大定二十二年升为州。元初为管州地,后为岚州地。明洪武七年复置岢岚县,属太原府,九年升为州。编户十一里。领县二。
州控大河之阻,居四山之中,捍御边陲,形势雄固。
岚谷废县,今州治。汉汾阳县地也,后汉以后其地大抵荒废。后魏末为岚州地。隋为静乐县地,又置岢岚镇于此。唐为岢岚军。刘昫曰:“唐初宜芳县地也,有岢岚军。长定三年分置岚谷县,神龙二年省。景龙中张仁亶徙其军于朔州,留者号岢岚守捉,隶大同军。开元十二年复置岚谷县,隶岚州。”《新唐书》:“高宗永淳二年以岢岚镇为栅,长安三年改为军。”是也。五代唐复置岢岚军。周广顺二年府州防御使析德扆拔北汉岢岚军,以兵戍之。宋仍置军于此。金为州治,元州、县俱废。明初复置岢岚县,寻升为州。今州城周六里有奇。
遮虏城,在州东南。唐遮虏军也,亦曰遮虏平。乾符五年以振武帅李国昌为大同帅,国昌不受命,与子克用合兵陷遮虏军,寻攻岢岚军,陷其罗城,败官军于洪谷。志云:洪谷东北有遮虏平,时置军于此。○孤苏戍城,在州东北十里。相传北齐所筑,遗址犹存。
岢岚山,州北百里。高二千馀丈,长百馀里,与雪山相接。《一统志》云:“蔚汾水出岢岚山。”似误。又雪山,在州东北七十里,高三十里,长三十里,有东西二山,即岚、朔之分界。《一统志》:“雪山在州东北四十里。”○长城山,在州东三十里。山下有白龙泉,流合岚漪河。志云:州西有焚台山,地中出火,因名。山上又有火井。
巨麓岭,州西南五十里。西南至兴县六十里,接境处也。山多松,一名万松岭。或谓之松子岭。宋靖康初析可求援太原,道出松子岭,为金人所败处。○乏马岭,在州东四十里。山岭高峻,马经此辄疲乏,因名。志云:巨麓岭、乏马岭下皆有水流入岚漪河。
岚漪河,在州城西南,源出州东五十里黄道川北之分水岭,经乏马岭西与舟道沟水合流,又西南合巨麓岭水,西流经兴县界入大河。○名源水,在州北五十里,亦西南流入于黄河。
洪谷保隘,州南四十里。唐末李克用败官军于洪谷,即此。胡氏曰:“岢岚军南有洪谷,今为洪谷保隘,路出永宁州。”又天涧堡隘,在州北五里,路通大同、朔州。两山并峙,深狭如涧,因名。○于坑保隘,在州西北八十里,路通保德州。志云:州东北四十里有三井镇,明初置巡司于此,今革。
五寨堡。在州北。东去宁武关神池堡八十里。堡城嘉靖十六年筑,万历八年增修,周四里有奇。镇西卫五所屯牧于此,故名五寨。四野平旷,居民蕃滋,寇往往窥伺。又逼近芦芽山,丛木茂林,寇易啸集,防守不可不密。○三岔堡,在五寨北五十里。堡城嘉靖十八年筑,万历九年增修。堡当四达之冲,偏关商旅,尽出其途,亦要地也。

岚县,州东南百四十里。东北至静乐县九十里,东南至文水县百七十里。亦汉汾阳县地。隋为静乐县地,隋末置岚城县。唐武德四年置东会州治焉,又改县为宜芳县。六年改置岚州,天宝初曰楼烦郡,乾元初复故。宋仍曰岚州。金因之,亦曰镇西军。元至元二年州、县俱省入管州。五年复置岚州,以宜芳县省入。明洪武二年降为县,九年析置岢岚州,以县属焉。编户十里。

合会城,在县西南。《唐志》:“武德四年分宜芳县置合会、丰润二县,属东会州。明年省丰润入宜芳。六年县属岚州。九年又省合会入宜芳县。”○秀容城,《通志》云:“在县南三十里。”《通典》:“宜芳县有古秀容城,即汉汾阳县。”或曰城盖刘渊所筑,渊姿容秀美,因以名其城云。
铜鼓山,县南四十里。山险峻。又大万山,在县西南六十里。山下有白龙池,亦名白龙山。又黄签山,在县西二十五里。志云:县四境绵邈,山谷丛杂,有白龙、铜鼓、鸡缺、势要等山,俱称险阻,盗贼往往潜匿其间。又尖山,亦在县西。志云:蔚汾水所出。
羊肠坂,在县东。《水经注》:“汾阳故城,积粟所在,谓之羊肠仓。有羊肠坂,石磴萦纡,若羊肠焉。”《唐志》:“岚州界有羊肠坂。”皇甫谧《地理书》:“太原北九十里有羊肠坂,崔颐引以对隋炀帝。”《通释》云:“岚州羊肠坂,盖与交城县羊肠山相近。”
大贤河,在县南。志云:源出县南四十里柳峪邨,东北流至静乐县之楼烦镇入于汾水。又蔚汾水,在县西。源出尖山,流经州境,入兴县界注于大河。○清水河,在县东。源出县北四十里双松山,流经静乐县之楼烦镇入汾水。
贰郎关,县北二十五里。有土城,周一里。元大德十一年置巡司于此。明洪武十八年修筑,仍置巡司。今革。○天邨寨,在县北三十五里。有城,周二里。洪武九年调镇西卫官兵戍守。今革。
乏马岭寨,在县北六十里,与岢岚州接界。有城,周三里。洪武九年亦调镇西卫官兵守御。今罢。○宁武寨,或曰在县西。唐乾元中戍守处。后置军于此,曰宁武军。乾符五年李国昌陷遮虏军,进击宁武及岢岚军,盖即此。胡氏曰“妫州怀戎县西有宁武军”,盖国昌遣兵东西肆略也。

兴县,州西五十里。北至保德州百五十里,西南至陕西葭州六十六里。汉汾阳县地。后齐置蔚汾县,属神武郡。隋废郡,大业四年改县曰临泉,属楼烦郡。唐武德四年又改县曰临津,属东会州,寻属岚州。贞观元年复改为合河县。宋因之。金末升为兴州,属太原府。元仍旧。明洪武二年降为县,九年改今属。编户十二里。

合河城,县西北六十里。唐县治此。宋元丰中,徙治蔚汾水北,即今治也。或曰今县东南六十里有故临津城,盖唐初县尝治此。○太和废县,在县北,隋末置。唐初属东会州,寻属岚州,九年省。贞观三年复置太和县。八年又省入合河县。
石楼山,县东北五十里。一峰孤耸,峭壁端直,百丈有馀,四围不可攀援,惟向北一小径,盘回可达峰顶,俯视群山,若丘垤然。一名通天山。后汉阳嘉中,使匈奴中郎将张耽等击乌桓于通天山,大破之。后魏主浚和平三年,石楼人贺略孙及长安,镇将陆真讨平之。高齐天保五年齐主自离石进讨山贼,一军从显州道,一军从晋州道,夹攻,大破之,遂平石楼。石楼绝险,自魏世所不能至,于是远近山胡莫不慑服是也。显州,今见汾州府六壁城。
合查山,县东南八十里。峰峦耸异,下有龙池。又采林山,在县西南六十里。峰岩高峻,甲于群山。又县西百二十里有紫金山,泉石颇胜。
黄河,在县西五十里。自保德州流入境,又南入汾州府临县界。
蔚汾水,县南十五里。自岢岚流经此。县治东有通惠泉,自崖阜间分三穴涌出,西南合蔚汾水,又西南流达于大河。○南川河,在县东南八十二里,源出合查山,经县南五十里合蔚汾水。又有湫水,亦出合查山,西南流入临县界,下流注于大河。
合河关,县西北七十里。宋白曰:“蔚汾水西与黄河合,故曰合河。有合河津,唐置关于此。”赵珣《聚米图经》:“关在府州东南二百里。”唐开元九年,并州长史张说出合河关,掩击叛众于银城、连谷,大破之。宋庆历元年,赵元昊陷丰州,遣兵分屯要害以绝麟州饷道,议者请弃河外保合河津,即此也。银城、连谷,见陕西神木县,馀见榆林卫。○蔚汾关,在县东。《唐志》合河县“东有蔚汾关”,盖以蔚汾水为名。后废。
黑峪口。县西五十里。即黄河官渡,路通陕西神木、柏林等处。嘉靖四十三年套寇由此踏冰突犯,隆庆元年套寇复由此南犯石州,旁略县界,盖县之要防也。○界河口,在县东六十里,路出岢岚州,置有巡司戍守。又孟家峪,在县西南五十里黄河崖口。路出陕西神木县,亦置巡司于此。其相近者又有穆家峪,旧亦置巡司,今革。
附见:
镇西卫。在岢岚州治西。明洪武七年置。

保德州[编辑]

保德州,府西北五百里。南至汾州府永宁州二百七十里,西南至陕西葭州二百二十里,东北至河曲县百二十里。

春秋时晋地,战国属赵,秦属太原郡,两汉因之,晋以后荒弃。隋、唐时为岚州地,宋淳化四年置定羌军,景德初改保德军。金大定二十二年升为州。元因之,属太原路。明洪武七年改州为县。九年复为保德州,编户五里。仍属太原府。
州迫临黄河,密迩西徼,一有不虞,自河以东如捧漏卮矣,故西境之防,河曲而下,州其次冲也。
保德废县,今州治。自昔未有城邑,宋始置军于此,与河西麟、府诸州相应援。金大定十一年于军城内置附郭县,仍曰保德,寻改军为州。元省县入州,明朝因之。永乐十一年修筑土城,东西南三面临深沟,北临大河。万历二十年、三十年俱增筑。《边防考》:“州与陕西府谷县止隔一河,先年寇由柳沟、驴皮窑等处入犯州境,直至河曲一带,俱被荼毒,故汛守为切。”今州城周七里有奇。
芭州城,在州东北。元初置芭州,属太原路。至元初省入保德州。志云:州本置于黄河北岸,后圮于河,遗址仅存。今见陕西府谷县。
翠峰山,州东八十里,形如覆斗,松柏蔚然,州之镇山也。又有赤山,在州东十里。
黄河,在州城西北,与陕西府谷县隔河相望,东北接河曲县界,南接兴县界,套寇入犯,侵轶为虞。《宋志》保德军有大堡、沙谷二津,盖大河津渡处也。
保马水关。州东北百里,有土城,周一里馀。洪武九年置巡司于此。志云:州东北二十里有水寨,地名义门邨,黄河中流,巍然屹立,高二十八丈,周围如之,旧尝置寨于此。
附见:
保德州守御千户所。在县治东南。宣德中建。
 上一卷 ↑返回顶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