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史方輿紀要/卷四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目錄 讀史方輿紀要
←上一卷 卷四十 山西二 太原府 下一卷→


山西二[編輯]

太原府,東至北直趙州五百五十里,東南至遼州三百四十里,南至沁州三百十里,又西南至汾州府二百里,西至陝西吳堡縣界五百五十里,北至大同府朔州四百里,自府治至至京師一千二百里。

《禹貢》冀州地,春秋時爲晉國,戰國時屬趙。秦置太原郡。兩漢因之,兼置并州治焉。魏爲太原國,并州仍舊。晉因之,後爲劉淵所據,旋沒於石勒,又爲慕容燕所據,苻堅復取之。後魏仍爲太原郡,兼置并州,北齊、後周皆因之。隋初廢郡置并州,《隋志》:「開皇二年置河北道行臺。九年,改爲總管府,大業初府廢。」大業初改曰太原郡。唐初曰并州,初置大總管府,又改大都督府。武后長壽元年置北都,旋復曰并州。開元十一年又置北都,改并州爲太原府。天寶元年改北都爲北京,又爲河東節度使治所。《唐書》:「至德初命李光弼爲北都留守。」史蓋因舊稱書之,非是時又改京爲都也。寶應初始復曰北都。五代唐爲西京,又改爲北京。周時爲劉崇所據。宋太平興國四年改置并州,嘉祐中復曰太平府。一曰太原郡,河東軍節度。金因之。改軍曰武勇,尋復曰河東。元曰太原路,大德九年改冀寧路。明初爲太原府,領州五,縣二十。
府控帶山、河,踞天下之肩背,爲河東之根本,誠古今必爭之地也。周封叔虞於此,其國日以盛強,狎主齊盟,藩屏周室者幾二百年。迨後趙有晉陽,猶足拒塞秦人,爲七國雄。秦莊襄王二年,蒙驁擊趙,定太原,此趙亡之始矣。漢高二年,韓信虜魏豹,定魏地,置河東、太原、上黨郡,此所以下井陘而並趙代也。後置并州於此,以屏蔽兩河,聯絡幽、冀。後漢末,曹操圍袁尚於鄴,牽招說高幹曰:「并州左有恆山之險,右有大河之固,北有強胡,速迎尚以並力觀變,猶可爲也。」及晉室顛覆,劉琨拮据於此,猶足以中梗劉、石。及琨敗,而大河以北無復晉土矣。拓跋世衰,爾朱榮用並、肆之衆,攘竊魏權,芟滅羣盜,及高歡破爾朱兆,以晉陽四塞建大丞相府而居之。胡氏曰:「太原東阻太行、常山,西有蒙山,南有霍太山、高壁嶺,北扼東陘、西陘關,是以謂之四塞也。」及宇文侵齊,議者皆以晉陽爲高歡創業之地,宜從河北直指太原,傾其巢穴,便可一舉而定。周主用其策,而高齊果覆。隋仁壽末,漢王諒起兵晉陽,遣其黨余公理出大谷趨河陽,見河南重險。綦良出滏口、見河南磁州。黎陽,見北直濬縣。劉建出井陘,見北直重險。略燕、趙,喬鐘葵出鴈門略代北,又遣裴文安等入蒲津徑指長安,尋爲楊素所破敗。大業十三年,李淵以晉陽舉義,兵遂下汾、晉取關中。唐武德二年,劉武周自馬邑南侵,其黨范君璋曰:「晉陽以南,道路險隘,懸軍深入,無繼於後,進戰不利,何以自全?」武周不聽。時世民言於唐主曰:「太原王業所基,國之根本,請往討之。」武周敗卻,其後建爲京府,復置大鎮以犄角朔方,捍禦北狄。李白云:「太原襟四塞之要衝,控五原之都邑。」是也。及安、史之亂,匡濟之功,多出河東。最後李克用有其地,與朱溫爲難。天復元年,朱全忠攻李克用於太原,遣其徒氐叔琮入自太行,張文恭以魏博兵入自磁州新口,葛從周以兗鄆、成德兵入自土門,即井陘也。張歸厚以洺州兵入自馬嶺,王處直以義武兵入自飛狐,侯言以慈隰、晉絳兵入自陰地,並抵晉陽城下,而不能克也。迨釋上黨之圍,奮夾河之戰,梁遂亡於晉矣。石敬瑭留守晉陽,遂易唐祚,而使劉知遠居守。開運初,郭威謂知遠曰:「河東山川險固,風俗尚武,土多戰馬,靜則勤稼穡,動則習軍旅,此霸王之資也。」知遠果以晉陽代有中原。劉崇以十州之衆保固一隅。周世宗、宋太祖之雄武,而不能克也。宋太平興國四年始削平之,亦建爲軍鎮。劉安世曰:「太祖、太宗,嘗親征而得太原,正以其控扼二邊、謂遼人,夏人也。下瞰長安謂開封。才數百里,棄太原則長安京城不可都也。」及靖康之禍,金人要割三鎮地,三鎮,太原、河間、中山也。李綱等以河北河東爲國之屏蔽。張所亦言河東爲國之根本,不可棄也。時張孝純固守太原,女真攻之不能克。及太原陷,敵騎遂長驅而南矣。蒙古蹙金汴京,亦先取其河東州郡。明初攻擴廓於太原,別軍出澤、潞,而徐達引大兵自平定徑趨太原,戰於城下,擴廓敗走,於是太原以下州郡次第悉平。夫太原爲河東都會,有事關、河以北者,此其用武之資也。

陽曲縣,附郭。本秦太原郡狼孟縣地,漢置陽曲縣,屬太原郡。魏、晉因之。後魏屬來安郡。隋郡廢,縣屬并州。開皇六年改曰陽直,十六年又改曰汾陽,大業末仍曰陽直。唐武德三年析置汾陽縣,以陽直縣併入。七年復改爲陽曲縣,仍屬并州。宋太平興國三年改置并州於榆次,七年,復徙治陽曲縣之唐明鎮。金天會中始移縣置郭下,元因之。今編戶八十三里。

陽曲故城,府西北五十里,魏、晉時縣治此。志云:漢置陽曲縣,在今忻州定襄縣境,西南去府城八十里。或曰非也,漢城蓋今府西北百餘里。應劭曰:「河千里一曲,縣當其陽,故曰陽曲。」後漢末移治太原縣北四十五里,魏復徙於狼孟縣南,即此城也。晉永嘉末,劉琨爲并州刺史,劉聰遣兵襲破晉陽,琨請兵於拓跋猗盧,復收晉陽,琨因徙居陽曲。太元末拓跋珪伐後燕,軍至陽曲,乘西山臨晉陽是也。其地有陽曲川。後魏長廣王初,高歡與爾朱兆破河西賊帥紇豆陵步蕃於秀容,兆德歡,歡因詭兆得統六鎮降衆。歡恐兆悔之,遂宣言受委統州鎮兵,可集汾東受號令,乃建牙陽曲川,陳部分。《水經注》:「汾水自汾陽縣南流經陽曲城西,陽曲在秀容南也。」《五代史》「後魏移陽曲縣復治故城」,蓋即太原縣北故城。近志云:今府東四十五里有石城,亦曰石城都,後魏嘗移縣治此。誤也。隋文帝開皇六年以楊姓,惡陽曲之名,因改曰陽直。又移於汾陽故城,改曰汾陽。大業末復曰陽直,後治於木井城。舊志云:縣東北七十里有陽曲川,其地有木井城。唐武德三年於故汾陽城復置汾陽縣,七年省陽直入焉,仍改汾陽曰陽曲,入徙治於陽直故城。蓋即木井城矣。大曆十三年,回紇寇河東,鎮兵逆戰,大敗於陽曲,即是城也。魏收志縣有陽曲澤,即陽曲川也,西南注於汾水。金人移縣於今治,而謂木井爲故縣城。《城邑攷》:「今府城宋太平興國七年所築,偏於西南。明洪武九年展築東南北三面,甃以磚石,環以大濠。嘉靖十九年復並南城而新之。」今城周二十四里。
狼孟城,府北七十里。本趙邑。秦莊襄王二年攻趙狼孟。又始皇十五年伐趙,軍至太原,取狼孟是也。尋置縣,屬太原郡。兩漢因之。晉屬太原國,後魏省。俗名黃頭寨。《括地誌》:「狼孟城,在故陽曲城東北二十六里。」○汾陽城,在府北九十里。漢縣,屬太原郡,後漢省。隋移陽直縣於此,因改曰汾陽,尋復改廢。唐初復置汾陽治此,後又併入陽曲。近志:汾陽城,在今府西七十里。
大盂城,府東北八十里。《春秋》昭二十八年 :「晉分祁氏之邑爲七,盂其一也。」胡氏曰:「漢置盂縣,蓋本治此。」後魏時謂之大祁城,其城左右夾澗幽深,南面大壑,亦曰狼馬澗。隋開皇中置盂縣治此。大業初併入汾陽縣。○洛陰城,在府東北七十里。或曰隋置洛陰府,爲屯戍之地。唐武德七年置羅陰縣於此。貞觀初省。又燕然城,在府西北七十里。唐貞觀六年以蘇農部落置燕然縣,屬順州。八年僑治陽曲,屬并州。十七年省入陽曲縣。
三交城,府北五十里。相傳晉大夫竇鳴犢所築城也。舊有三交驛,路通忻州。《宋長編》:「河東有地名三交,契丹所保,多由此入寇。太平興國中詔潘美屯三交口,潛師拔之,美積粟屯兵,寇不敢犯。」又雍熙三年賀懷浦將兵屯三交,即此城也。《一統志》:「城在府北五里。」悞。又廢白馬府,在府西北五十里。隋置屯兵之所也。
罕山,府東五十里。其山層巒起伏,異於他山,因名。山南接榆次縣界。又方山,在府東六十里,山形如削,南面正方,其西接清源縣界。○漢柵山,在府東北六十里。相傳漢時嘗置柵屯兵於此,因名。其北接盂縣之鴉鳴谷。
繫舟山,府北九十里。俗傳禹治水曾繫舟於此,至今有石如環軸。志云:山北去忻州六十三里。又阪泉山,在府東北八十里。相傳舊名漢山,晉文公卜伐楚,遇黃帝戰於阪泉之北,因改今名。又亭子山,在府西北五十里,俗名北山頭。
龍銷谷,府東南五十里。明初大兵下澤、潞,擴廓遣兵駐此以爲聲援。又乾燭谷,在府西北。《通典》:「陽曲縣有乾燭谷,即羊腸坂。」
汾水,府西二里。源自靜樂縣管涔山流入境,又西南入太原縣界。宋天禧中,陳堯佐知并州,因汾水屢漲,於東岸築堤周五里,引水注之,四旁植柳萬株,今城西一里柳溪是也。又有汾河渡,在城西南十里,路通太原,夏秋置船,冬春爲木橋以渡。餘詳大川。
洛陰水,府北三十里。源出忻州南界,南流經廢洛陰城有真谷水流合焉,又南會石橋河注於汾水。志云:「石橋河在城西南,自盂縣流入界,合於洛陰河。上有石橋,因名。○掃谷水,在府西北三十里。出府西北百二十里之掃谷,南流出天門谷,入於汾水。志云:府西北百五十里靜樂縣界有龍泉,流至橫渠合掃谷水。宋天聖二年夏水大漲,郡守陳堯佐築新堤捍之,患始免。又府東北五十里有澗河水,亦西南流入於汾水。
天門關,府西北六十里,路通舊嵐管州。其東北崖隋煬帝爲晉王時所開,名楊廣道。宋靖康初金人圍太原,朔州守臣孫翊將兵赴援,由寧化、憲州出天門關,敗沒。時府州帥折可求亦統麟府之師三萬涉大河,由岢嵐、憲州赴援,將出天門,金據關拒之,不能克。復越山取道松子嶺至交城,爲寇所敗。麟,今陝西神木縣。府州,今陝西府谷縣也。餘見下。
石嶺關,府東北百二十里。路通忻州,甚險固。唐武德三年突厥窺晉陽,自石嶺以北皆留兵戍之。八年命姜行本斷石嶺道以備突厥,既又命張瑾屯於此。長安二年突厥破石嶺,寇并州。宋開寶二年車駕至太原,契丹來援,何繼筠屯陽曲驛,契丹攻石嶺關,繼筠敗卻之。太平興國二年太宗圍太原,命郭進爲石嶺關都部署,以斷契丹之援。元至正二十年,命孛羅帖木兒守石嶺關以北,察罕帖木兒守石嶺關以南,時孛羅駐大同,欲爭晉、冀也。二十三年,孛羅以察罕兒既卒,復爭晉、冀,引兵至石嶺關,擴廓帖木兒大破之,孛羅由是不振。杜佑曰:「忻州定襄縣有石嶺關,甚險固。」定襄本陽曲地也。
百井鎮,府西北十里。唐大曆十二年,回紇入寇,河東留後鮑防禦之,大敗於此。廣明元年,河東將張彥球追沙陀於代北,至柏井軍變,還晉陽。即百井也。中和元年,李克用陷忻、代,河東帥鄭從讜遣兵軍百井以備之。五代唐清泰初,雲州奏契丹入寇,河東帥石敬瑭請軍於百井爲之備。周顯德六年,命李重進自土門擊北漢,敗北漢兵於百井。宋雍熙三年,契丹逼代州,潘美將兵自并州往救,至百井而還。即此。
虎北口。在府西北。五代唐清泰三年張敬達攻河東,遣兵戍虎北口。既而圍石敬瑭於晉陽,契丹來救,騎兵自揚武谷而南至晉陽,陳於汾北之虎北口,唐兵陳於城西北山下,戰於汾陽曲。唐兵大敗。契丹尋還營虎北口,敬瑭出北門見契丹主於此。○烏城驛,亦在府北,唐所置也,爲晉陽、代州往來之道。

太原縣,府西南四十五里。西至交城縣七十里。周叔虞始封地,春秋、戰國皆曰晉陽。秦置晉陽縣,爲太原郡治,漢、晉以後因之。唐徙縣治汾水東。宋初以縣爲平晉軍,尋罷軍爲平晉縣,後又徙治永利監,屬太原府。金因之。元屬太原路。明初復移縣於汾水西,洪武八年復爲太原縣。今編戶五十五里。

太原故城,在今縣治東北。古唐國也。相傳帝堯始都此,又夏禹之初亦嘗都焉。《左傳》「帝遷高辛氏子實沈於大夏,主參;金天氏之裔允格、臺駘以處太原」;皆此地矣。周成王滅唐,而封其弟叔虞,虞子燮以唐有晉水,改國曰晉,亦謂之大鹵。《春秋》昭元年「荀吳敗狄於大鹵」,即太原也。中國曰太原,夷狄曰大鹵。又謂之大夏,齊桓公曰:「西伐大夏,涉流沙。」亦謂之曰鄂。隱六年:「晉人逆翼侯於隨,納諸鄂,謂之鄂侯。」桓八年:「王又命立哀侯弟緡於晉。」杜氏曰:「鄂即晉也。」《索隱》:「唐侯之後封夏墟而都於鄂,亦謂之大夏。」蓋大夏、太原、大鹵、夏墟、晉陽、鄂,凡六名,其實一也。《左傳》定十三年:「趙鞅入於晉陽以叛。其後簡子使尹鐸爲晉陽。及知伯攻趙,襄子走晉陽,知伯與韓、魏圍而灌之,沉竈產,民無叛意,卒滅知伯。」秦紀:「昭襄王四十八年,司馬耿北定太原。莊襄王二年使蒙驁攻趙定太原。三年,拔趙晉陽,置太原郡。」又漢高十一年封子恆爲代王,都晉陽。《史記》云:「都中都。」如淳曰:「文帝三年幸太原,復晉陽中都二歲,似遷都中都也。」《都邑記》:「太原舊城,晉并州刺史劉琨築,高四丈,周二十七里。城中又有三城,一曰大明城,古晉陽城也,《左氏》謂董安於所築。城東有汾水,南流與城西之晉水匯,故《史記》曰智伯引汾水以灌城,《春秋後語》謂決晉水也。高齊於此置大明宮,因名大明城。其城門曰五龍門,齊主緯以周師逼晉陽,夜斬五龍門而出,欲奔突厥,不果。」唐姚最《述行記》:「晉陽宮西南有小城,內有殿號大明宮。又一城南面因大明城,西面連倉城,北面因州城,東魏靜帝武定三年於此置晉陽宮,隋又更名新城。又一城東面連新城,西北面因州城,隋開皇十六年築,今名倉城,高四丈,周八里,唐義旗初建,高祖使子元吉居守,即斯地矣。」《唐會要》:「舊太原都城左汾右晉,潛丘在中;長四千三百二十一步,廣二千一百二十二步,周萬五千一百五十三步。宮城在都城西北,即晉陽宮也。隋大業三年北巡,還至太原,詔營晉陽宮。高祖起晉陽故宮,仍隋不廢,其城周二千五百二十步。汾東曰東城。貞觀十三年長史李勣所築。西城間曰中城,武后築以合東城。」《崔神慶傳》:「武后擢神慶爲并州長史,初州隔汾爲東西二城,神慶跨水連堞,合而一之,省防禦兵數千。」所謂太原三城,謂東、西、中城耳。至德二年史思明寇太原,諸將議脩城以待之,李光弼曰:「太原城周四十里,賊垂至而興役,是未見敵,先自困也。」乃率士卒及民於城外鑿濠以自固。光弼所云「四十里」者,止言都城也。建中四年馬燧爲河東節度,以晉陽王業所基,宜因險以示敵,乃引晉水架汾而屬之城,瀦爲水隄,省守陴萬人。又釃汾環城植柳以固堤。《唐志》:「宮城東有大明城,故宮城也。又有節義堂,有受瑞壇,元吉留守時獲瑞石,因築壇祠之。」宋平劉繼元,城邑宮闕盡皆毀廢。及靖康初金人圍太原久不下,於城下築舊城居之,號元帥府,中外斷絕,城中大困。
平晉城,縣東北二十里,城周四里。宋平河東,毀舊城置新城於此,曰平晉軍。又置永利監。雍熙二年改爲平晉縣,熙寧三年縣廢,政和五年復置。金廢永利監。元因之。明朝改建太原縣於汾西,此城遂廢。○龍山城,在縣西北。北齊分晉陽縣置龍山縣於此,因山爲名。或曰齊移晉陽縣於汾水東,而於城中置龍山縣也。隋開皇十年改龍山曰晉陽,移入郭下;改舊晉陽縣爲太原縣。唐並爲州治,宋毀。志云:西南外有羅城,以禦西山之水。俗呼爲長龍城。今有羅城鎮。
唐城,在太原故城北一里。《都城記》:堯所築,叔虞始封此,子燮父徙居於晉水旁,併理故唐城是也。又晉陽舊有東城,高齊天保初宇文泰來伐,軍至建州,高洋自將出頓東城雲。建州,今見絳縣車箱城。○三角城,在縣西北二十里。其城三面,一名徒人城,亦曰捍胡城,相傳趙襄子所築。又有王陵城,志云:在舊縣東汾水側。今訛爲黃林邨。
竹馬廢府,在太原舊府城中。又太谷縣有寧靜府,榆次有洞渦、昌寧二府,盂縣有信童府,凡爲府十八,皆唐府兵所居也。又天兵軍,亦在舊府城內。唐開元五年突厥九姓內屬者,皆散居太原,并州長史張嘉禎請宿重兵以鎮之,於是置天兵軍於并州,集兵八萬,以嘉貞爲天兵軍大使。《會要》:「天兵軍,聖曆二年置,大足元年廢。長安元年又置,景雲元年又廢。開元五年,張嘉貞又置,十一年改爲太原已北諸軍節度使。」又有和戎軍,亦在晉陽北。開元初薛訥爲并州長史,和戎、大武等軍州節度使。或謂時改天兵爲和戎也。大武,見代州。
蒙山,縣西北五里。《隋志》晉陽有蒙山,其山連亙深遠,或以爲北山,或以爲西山。晉永嘉六年,劉聰使劉曜等乘虛寇晉陽取之,并州刺史劉琨請救於猗盧,曜等戰敗,棄晉陽踰蒙山而歸。又後周保定二年楊忠會突厥自北道伐燕,至恆州,三道俱入,從西山而下,去晉陽二里許,爲齊將段韶所敗;唐天復二年河東將李嗣昭等取慈、隰二州,爲汴軍所敗,汴軍乘勝攻河東,嗣昭等依西山得還;又後唐清泰三年,張敬達等圍石敬瑭於太原,契丹救太原,敬達等陳於城西北山下,戰於汾曲,爲契丹所敗;皆蒙山也。胡氏曰:「蒙山跨晉陽、石艾二縣界。」今平定州別有蒙山,非一山矣。
懸甕山,縣西南十里。一名龍山。晉水所出。山腹有巨石如甕,水出其中,亦曰汲甕山,又爲結絀山。《水經注》:「懸甕之山,晉水出焉,其上多玉,其下多銅。」《通志》:「縣西八里爲龍山,北齊因以名縣;又西一里爲懸甕山;皆晉水所出也。又有風谷山,亦在縣西十五里。道出交城、樓煩,唐時爲驛道所經。又尖山,在縣西南十五里,產礬炭。諸山蓋皆蒙山之支隴矣。○嬰山,在縣西北三里。《隋圖經》:「嬰山,并州主山也。」又有駝山,在縣東北三十五里。狀若駝峰,一名黑駝山,亦產煤炭。
藍谷,在縣西南。胡氏曰:「蒙山西南有藍谷。」永嘉六年劉曜自蒙山遁歸,拓跋猗盧追之,戰於藍谷,曜兵大敗。建興初劉琨復與猗盧謀討劉聰,琨進據藍谷。是也。志云:今縣西十八里有黃蘆谷,又縣西北二十五里有井谷,西南二十五里有葦谷。又有槐子谷,在縣西南十五里之纔石山。
汾水,在縣城東。自陽曲縣流入界,又南流與城西之晉水會,西南入清源縣界。或謂之南川,以流經太原之南也。晉永嘉六年猗廬救劉琨,前鋒敗劉曜於汾東,曜扶創渡汾入晉陽,大掠而還。唐武德五年突厥寇并州,襄邑王神符破之於汾東。五代梁貞明二年王檀將河中、同華諸道兵乘虛襲晉陽,昭義將石君立赴救,朝發上黨,夕至晉陽,梁兵扼汾河橋以拒之,爲君立所敗。後唐清泰三年,張敬達攻石敬瑭於河東,契丹來救,敗唐兵於汾曲。石晉開運三年契丹入汴,分軍自土門西入河東,軍於南川,既而引還。宋開寶二年親征太原、壅汾、晉二水灌其城,北漢大恐,汾水尋陷其南城。太平興國四年伐太原,駐蹕汾東及城下,引汾河、晉祠水灌之,隳其故城。蓋太原有事,汾河其必爭之地也。今引爲十一渠,分灌縣境民田。
晉水,在城西南。源出懸甕山。《水經注》:「昔知伯遏晉水以灌之晉陽,因分爲二流:北瀆即知氏故渠也,其瀆乘高東北注入晉陽城,周圍灌溉,東南出城流注於汾;其南瀆經城南亦注於汾。」後漢元初三年脩修理太原舊溝瀆,灌溉公私田,謂晉水也。唐貞觀中李勣爲并州長史,以太原井水苦不可飲,乃架引晉水入東城以甘民食,名曰晉渠,此即知氏渠也,俗謂之北派。其餘復分二派,中派亦曰中河,又分流爲陸堡河;南派亦曰南河,會流爲清水河,以注於汾。今晉水入城之流已涸,餘流分爲南、北、中渠及陸堡渠,並溉民田。又沙河,亦在縣西,源出風谷,經晉陽故城南隍中東流入汾,雨潦則盈,旱則涸。○洞渦水,在縣東南三十里,源出樂平縣西褄泉嶺,經平定州及壽陽、榆次諸縣,下流經此入汾。今分爲四渠,引流溉田。
臺駘澤,在縣南十里,即晉澤也。舊爲晉水匯流處,蒲魚所鍾。《水經注》:「晉祠南有難老、善利二泉,大旱不涸,隆冬不凍,溉田百餘頃。又有泉出祠下曰滴瀝泉,其泉導流爲晉水,瀦爲晉澤。」今澤已湮涸。
晉安砦,在故晉陽城南。亦曰晉安鄉。薛居正曰:「在晉祠南。」唐清泰三年石敬瑭以河東叛,詔張敬達討之,營於晉安鄉,尋進圍太原,爲契丹所敗,退保晉安。契丹就圍之,置營於晉安南,長百餘里,厚五十里,以絕援兵之路。唐兵赴援者,皆屯團柏不敢進。唐主憂之,廷臣龍敏曰:「今選精騎自介休山路夜冒虜騎入晉安寨,使敬達知大軍近在團柏,則事濟矣。」唐主不能用,晉安遂爲契丹所陷。又陽興寨,在縣東南,或雲宋取太原時置。
銅壁戍,在縣西南汾水上。晉昇平初苻秦冀州刺史張平來降,引兵掠秦境,苻堅自將擊之,前鋒軍於汾上,堅至銅壁,平敗降。胡氏曰:「河、汾間有銅川,其民遇亂築壘壁自守,因曰銅壁。」時平據晉陽,銅壁蓋近晉陽也。
柳林,在縣東南三十里。契丹圍敬達於晉安寨,置營於晉安南,又移帳於柳林,遊騎過石會關,既而築壇於柳林,立敬瑭爲天子處也。又甘草地,在縣南。宋開寶二年圍太原,頓兵甘草地,會暑雨,軍士多疾,引還。
晉祠。志云:在縣西南十里懸甕山南,祠叔虞也。高齊天保五年嘗改爲大崇皇寺,尋復故。宇文周建德五年圍齊晉州,齊主高緯集兵晉祠,自晉陽趨救。又唐天復二年汴將氏叔琮圍晉陽,營於晉祠,攻其西門。宋熙寧八年太原人史守一修晉祠水利,溉田六百餘頃,蓋晉水源其祠下雲。○講武臺,《唐志》:「在晉陽縣北十五里,顯慶五年築。」又縣西南三十里有避暑宮,高歡避暑處。

榆次縣,府東南六十里。東北至壽陽縣百二十里,南至太谷縣七十里。春秋時晉之塗水邑。塗音塗。漢置榆次縣,屬太原郡。後漢及晉因之。北魏太平真君中併入晉陽縣,尋復置。北齊省入中都縣。隋改中都曰榆次,尋復移治故城,屬并州。唐因之。宋太平興國中嘗爲并州治,後仍屬并州。今編戶七十里。

榆次故城,在今縣治西北。杜佑曰:「晉魏榆地也。」《左傳》昭八年:「石言於晉魏榆。」服虔曰:「魏,晉地;榆州里名。」後謂之榆次。《史記》:「秦莊襄二年,使蒙驁攻趙拔榆次,取三十七城,還定太原。」是也。漢置縣於此,今故址猶存。
中都城,縣東十五里。漢置縣,屬太原郡。文帝爲代王,都中都,即此城也。後漢亦曰中都縣。晉屬太原國。永興初劉淵遣別將寇太原,取中都,即此。後魏仍屬太原郡,隋併入榆次。○武觀城,在縣西南二十里陳侃邨,一名武館城。晉人謂之故郛城。盧諶《徵艱賦》所云「經武館之故郛」,即此也。又信都城,在縣東十八里,蓋南北朝時所僑置。
麓臺山,縣東南三十里。又東南五十里有鷹山。○黃蛇嶺,在縣北。唐武德二年劉武周引突厥入寇,軍於黃蛇嶺,襲陷榆次,即此。
塗水,有二:一曰大塗水,發源縣東南百二十里八縛嶺下,西北流至縣東十五里合流村入洞渦水;一曰小塗水,源出鷹山,西流入大塗水。《水經注》:塗水出陽邑東北大嵰山塗谷,西南與蔣谷水合而入榆次縣界。或曰大嵰山今在縣東南境,一作「大廉山」。
洞渦水,在縣東南十五里,自壽陽縣西南流經此合塗水,又西去五里合源渦水,又西經徐溝、清源、太原縣界而注於汾水。唐光化二年汴將氏叔琮侵晉陽,周德威拒之於榆次,戰於洞渦河,擒其驍將陳章。五年氏叔琮等分道侵河東,出石會關,營於洞渦驛,進抵晉陽,不能克。既而河東將李存審敗汴軍於洞渦,汴軍引退。宋開寶初李繼勳等侵太原與北漢戰於洞渦河,大破之,進薄太原。魏收《志》:「洞渦水一出木瓜嶺,一出沾嶺,一出大廉山,一出縣東九里原過祠下,四水合流故曰『同過』,後訛爲洞渦」雲。
木瓜水,源出縣東南六十里木瓜嶺下,西流二十里經八縛嶺,一名八縛水,西流合洞渦水。又源渦水,在縣東八里。其泉自平地湧出,南流會洞渦水。唐貞觀中縣令孫湛嘗令民引渠以溉田。○澗河,在縣西,一名赤坑水。源出縣東北三十里之罕山,其地名赤坑邨也,西南流分爲二渠以溉田。又縣東北五十里有芹谷水,西流合澗河注於洞渦水。又牛坑水,出縣東南三十里懸泉谷,亦西流入洞渦,居民引渠以溉田。
萬春渠,縣南三里。引洞渦水西流,溉田凡百二十餘頃。又聶店渠,在縣北十五里。引澗河水溉田,凡五百餘頃。
鑿臺,在縣南四十里洞渦水側。《戰國策》:「黃歇說秦昭王書:『知伯見伐趙之利,而不知榆次之禍也。』又云:『知氏伐趙,勝有日矣。韓、魏反之,殺之於鑿臺之下。』《唐書》:「代宗初僕固懷恩叛,其子礏攻榆次,郭子儀將白玉、焦輝擊殺之於鑿臺下,今爲洞渦水所湮。又廢臺,在縣東南五十里。相傳冉閔爲并州刺史所築。
長寧寨。志云:在縣東南二十五里。後魏將李長寧所居,亦曰長寧壁。又福堂寨,在縣東南十里。亦曰區堂壁,相傳後魏人區堂所居。○土橋,在縣東北六十里,又東五十里爲太安驛,乃壽陽西走太原之通路。又有鳴謙驛,在縣北三十里,西去府城五十里。

太谷縣,府東南百二十里。北至榆次縣七十里,西至祁縣五十里。本晉大夫陽處父邑,漢爲陽邑縣,屬太原郡。後漢及魏、晉因之。後魏太平真君九年省,尋復置。隋開皇十八年改曰太谷縣。唐武德三年置太州,六年州廢,以縣屬并州。今編戶八十三里。

陽邑城,縣東南十五里。漢縣治此,後周建德四年始移今治。隋曰太谷。唐武德八年李高遷屯太谷以拒突厥,既而并州總管張瑾與突厥戰於太谷,軍沒,即今縣矣。又縣西北十五里有洛漠城,即《水經注》所云「塗水出大嵰山,西南徑蘿罄亭者也。」《郡國記》謂之蘿摩亭,俗因訛爲洛漠城,相傳秦將王翦伐趙時所築,唐玄宗幸太原置永豐頓,兼立青城於此。
箕城,縣東三十五里。《左傳》僖十三年:「晉敗狄於箕。」昭二十三年:「晉執叔孫昭子,館於箕。」杜預曰:「箕在陽邑南。」《郡國志》:「縣西南七里有副井城,戰國時趙戍守處。」今曰副井邨。○秦城,在縣界。唐廣明元年河東官軍擊沙陀於太谷,至秦城,戰不利。或曰今縣西南七里有咸陽城,秦伐趙時以咸陽卒戍此,因名。今猶謂之咸陽邨,疑即是秦城矣。
鳳凰山,縣南十里,稍東十里曰鳳翼山,即鳳皇山右翼也。山下耐泉出焉,北流合咸陽谷水謂之交合水。又灰泉山,在縣東南二十里。其泉瀦而爲池。縣南七十里又有白壁嶺。
馬嶺,縣東南七十里。又東南至遼州榆社縣九十里,路通北直順德府。唐光化二年汴將葛從周救魏博,敗幽州兵,自土門進攻河東。其別將氏叔琮自馬嶺入,拔遼州樂平,進軍榆次,爲河東將周德威所敗。三年李克用遣李嗣昭自馬嶺而東,與汴軍爭邢、洺,以救劉仁恭,時仁恭爲全忠所攻也。又五年朱全忠大舉侵河東,使張歸厚以洺州兵入自馬嶺,至遼州,州降。今馬嶺關在其上。
太谷,在縣南十三里,即咸陽谷也。秦築城於谷口以置戍軍,谷亦因城以名。《水經注》「太谷在祁縣東南」,亦即是谷矣。又有奄谷,在縣東南十里。俗名千佛崖。又東南二十里曰四卦谷,有泉四派分流。又東南十里曰回馬谷,道亦出順德府。又有象谷,在縣東北五十二里。
回馬水,在縣東南。志云:源出榆次縣界黃花嶺,流經回馬谷,因名。又咸陽谷水亦流合焉,經清源、祁縣界注於汾水。又象谷水,在縣東北二十五里。源亦出榆次縣界恤張嶺,下流經象谷名象谷水。合徐溝縣之金水河,經清源、祁縣界注於汾水。《水經注》「塗水經蘿罄亭南合於蔣谷水」,即象谷水矣。○胡谷水,在縣西南。西北流入祁縣界,合於隆舟水。又奄谷水,出奄谷中,東北流合象谷水。金河水,在縣東北。出縣界大塔山,衆泉合流,經榆次徐溝縣境合象谷水。
馬嶺關,在馬嶺上。俗作「馬陵關」,謂龐涓死處,誤矣。其地控扼要險,自昔爲戍守處。今有巡司,屬遼州榆社縣。○武林堡,在縣東。北臨象谷水,三面石崖,勢極險阻,唐武德初築爲戍守處。又王班堡,在陽邑故城東十餘里,內有九級浮圖。
萬年頓,縣西北十里。本名龍泉頓,唐開元十年幸太原,道經此,改曰萬年。

祁縣,府南百五十里。東至太谷縣五十里,西南至汾州府介休縣九十里。春秋時晉大夫祁奚邑。《左傳》昭二十八年:「晉滅祁氏,分爲七縣,魏獻子以賈辛爲祁大夫。」是也。漢置祁縣,屬太原郡,後漢、魏、晉因之。後魏仍屬太原郡。高齊廢。隋復置,唐初屬太州,尋還屬并州。宋因之。金改屬晉州。元屬冀寧路。今編戶四十有五里。

故祁城,縣東南七里。漢縣治此,後魏徙今治。今曰故縣邨,亦曰祁城村。又東南八里有古祁城,志以爲古祁氏之邑也。○郜城,在縣西七里。志云:《左傳》成十三年「晉侯使呂相絕秦曰焚我箕、郜」,謂此郜城也,恐誤。或謂之鵠城。今其地名高城邨,蓋音訛也。又趙襄子城,志云:在縣西六里。趙襄子所築,今名趙武邨。又沙邨城,在縣西五里。相傳慕容垂所築也。
隆舟城,縣東南三十里。或謂之隆州城。五代周初劉崇據河東十二州,隆州其一也。既而劉繼元築城以拒周師。宋太平興國四年伐北漢,命行營都監折御卿分兵攻其岢嵐軍,下之,遂取嵐州。漢人於隆舟依險築城拒守,爲宋軍所拔。王氏曰:「折御卿自府州會兵先克岢嵐,次克嵐州,隆州蓋晉、漢間所置,其地當在岢、嵐間,非即隆舟城也。」又縣東北十五里有禿髮城,或以爲後魏時置。
山,縣東南六十里,東接大谷縣界,南接武鄉縣界。其相近者又有麓臺山,一名頂山,又名蒙山,亦曰竭方山。南跨平遙,迤邐接武鄉、沁源、靈石三縣界。
團柏谷,在縣東南。即隆舟城之地,今曰團柏鎮。唐末石敬瑭及契丹兵圍晉安砦,唐主自河陽遣將康思立進援,赴團柏谷。既而盧龍、魏博諸軍皆屯團柏谷口,去晉安才八里,聲聞不通,及晉安不守,契丹與河東兵進至團柏,唐兵遂潰。周廣順初,北漢主發兵屯團柏。又顯德初,北漢主遣其將李存環自團柏進攻晉州,又自團柏南趨潞州,進屯梁侯驛,昭義帥李筠壁於太平驛,爲北漢兵所敗,遁歸上黨。宋乾德四年昭義節度使李繼勳伐北漢,漢主劉繼恩遣劉繼業等扼團柏,爲繼勳前鋒將何繼筠所敗,遂奪汾河橋,薄太原城下,焚其延夏門,會契丹來救乃還。又開寶三年,北漢主劉繼元置寶興軍於此。《九國志》:「北漢主以僧劉繼邕知國政,繼邕遊華巖,見地有寶氣,乃於團柏谷置銀場,募民鑿山採取,北漢主因置寶興軍是也。」梁侯、太平等驛,俱見潞安府長治縣。
隆舟水,在縣東南。志云:本名龍舟水,源出縣東南百六十里胡甲山西,亦名胡甲水,北流出龍舟谷名龍舟水。其支渠東北出爲昌源渠,西南出徑平遙縣界爲長壽渠,皆有灌溉之利。又徑侯邨旁,名侯甲水,至介休縣北張南邨溉田,流入汾水。《水經注》:「侯甲水發源胡甲嶺。」蔡邕曰:「侯甲,邑名,在祁縣。」今沁州武鄉縣西北有胡甲嶺,蓋舊爲祁縣地。
胡谷水,在縣東。志云:出太谷縣,流入縣境。或曰即通光水也,出縣東南四十里胡城谷中,亦謂之胡城水,北流溉田,爲利甚溥。
昭餘祁藪,縣東七里。其水久涸,元至元十一年浚鑿得細水,溉田及浸隍下樹木。《周•職方》:「并州藪曰昭餘祁。」《水經注》:「侯甲水又西北流徑祁縣故城南,自縣連延,西接鄔澤。是爲祁藪,即《爾雅》所謂昭餘祁矣。」
隆州谷關,縣東南九十里。南通沁州,北通徐溝縣,兩壁皆山,道旁有水,即胡甲水也。洪武三年置巡司戍守,亦曰隆州谷北關。
盤陀戍。縣東五里。宋靖康初金人敗种師中之兵於榆次,乘勝趨威勝軍,與姚古遇於盤陀山,兵潰,退保隆谷。今爲盤陀驛。

徐溝縣,府南八十里。南至祁縣七十里。本清源縣之徐溝鎮,金大定二十九年析平晉、榆次、清源三縣地置今縣,屬太原府。編戶十九里。

洞渦水,在縣北。自榆次縣流入界,又西入清源縣界,今縣有洞渦驛,蓋因水以名焉。○金水河,在縣東。志云:源出太谷縣東北大塔山,下流合衆泉,經榆次縣之東陽鎮流入縣界合象谷水,又西入清源境。
象谷渠。在縣城下。流分三道,環繞東西,分灌民田,蓋居民引象谷水爲渠也。

清源縣,府西南八十里。東至徐溝縣五十里,北至太原縣四十里。春秋時晉之梗陽邑,漢爲榆次縣地,隋開皇十六年,始於梗陽故城置清源縣,大業初省入晉陽。唐初復置,宋因之。金嘗置晉州於此,尋還屬太原府。今編戶二十八里。

梗陽城,在今縣治南,故晉邑也。《左傳》襄十八年:「晉中行穆子見梗陽之巫臯。又梗陽人有獄,魏獻子不能決者。」《史記》「趙惠文王十一年秦取梗陽」,即此。故城周六里。○塗陽城,在縣南二十里。春秋時晉大夫祁氏邑,魏獻子以知徐吾爲塗水大夫是也。今名屠賈邨,有谷曰屠谷,谷夏則水漲,冬則涸。志云:谷在縣南十五里。又縣東南四十里有陶唐城,舊《經》:「陶唐氏自涿鹿徙居此,俗謂之姚城。」
鵝城,縣東南二十三里。《晉陽秋》:「永嘉元年洛陽步廣里地陷,有二鵝飛出,蒼色者沖天,白者止此。蒼色北方象,劉淵以爲己瑞,築城應之。」又印駒城,志云:在縣西南二十三里。相傳漢文帝置牧於交城縣,築此城以印駒。今縣西北十五里有馬名山,亦以文帝牧苑而名。
中隱山,縣西北八里。四圍高峰,山獨中隱,亦曰中隱谷。又白石山,在縣西五里。亦曰白石谷。中多白石,因名。洪武中築堰於此以禦暴流沖囓之患,至今城無水災。
汾水,縣東五里。自太原縣流入界,又南經此。有米陽渡,流闊八十餘步,路出徐溝。又縣東十二里有永濟渠,則引汾灌田處也。汾水又西南流入交城縣界。
清源水。縣西北五里。自平地湧出,亦曰平泉,一名不老池,引流溉田,水溢則東南注於汾。又白石水,源出白石谷,流合平泉水;又中隱水,出中隱谷;並流注於汾。

交城縣,府西南百二十里。西南至汾州府九十里。漢晉陽縣之西境,北齊置牧官於此,隋開皇十六年置交城縣,屬并州,以縣界有古交城而名。唐因之。宋置大通監,金廢監,縣仍屬太原府。編戶四十二里。

故交城,縣東北七十里。隋、唐時縣置於此。志云:古交城又在其東北二十里,當孔水、汾水交流之處,隋所取以名縣者也。《舊唐書》:「交城縣西北有古交城。縣初治交山,天授元年移置卻波邨。先天二年,於故縣分置靈川縣,開元二年省。卻波邨,即今縣治也。又《寰宇記》云:「縣西北四十里有大通監,管東西二冶烹鐵務。東冶在綿上縣,西冶在交城縣北山義泉社,取狐突山鐵礦烹煉。」宋白曰:「大通監本古交城地。」又縣西北八十里有大通鐵冶,宋設都提舉司及鐵冶所、巡司,今俱廢。
下馬城,縣北百六十里,接靜樂縣界。相傳元魏孝文往來避暑下馬處。又馬蘭城,在縣北九十里孔河上。今名馬蘭邨。孔水南流經此東注於汾,漢、魏、北齊皆嘗牧馬於此。又有榆城,在縣西北百三十里文谷水上,亦故戍守處也。其地多榆,因名。
狐突山,縣西北五十里。有晉大夫狐突廟,因名。縣之鎮山也,產青鐵,宋因以置監。一名馬鞍山。○錦屏山,在縣西北五里。紅崖綠樹,燦若錦屏。又縣北五里有萬卦山,有六峰峙立其旁,衆峰交錯,因名。又縣西北二十里有石壁山,四圍小山相向如壁。
羊腸山,縣東北百里。石磴縈委,如羊腸然。後魏立倉於此,名羊腸倉。隋大業四年經此幸汾陽,改名深谷嶺。嶺上有故石墟,相傳魏太武避暑之所,亦謂之萬根谷山。《元和志》「羊腸山在交城縣東南五十三里」,以舊城言也。○交城山,在縣北百二十五里,志云:古交城治此。周顯德三年北漢主鈞葬其父崇於交城北山,即此。又黑石樓山,在縣西北百五十里。黑石攢起,如樓閣然。其相近者曰獨泉山,洞穴中有石如盆安,泉出其中。或雲北漢石盆砦蓋置於此,宋乾德四年石盆砦來降是也。
文山,在縣西北九十里。文水歷榆城又南徑文山下,山因以名。又穀積山,在縣西北百五十里,山形側豎如穀積。一名滑集山,與永寧州呂梁山相接。又有龍王山,亦名劉山。相傳劉淵都離石時嘗遊此,因名。二山西南去永寧州八十里,蓋境相接也。又孝文山,在縣西北二百里,連永寧及靜樂縣界。相傳魏孝文臨幸汾陽,置行宮於此也。
汾水,在縣東南。自清源縣折而西,流經縣界,又西南入文水縣界。○文水,在縣西北三十里。源出永寧州北境之方山,流經狐突山下,又西南流入文水縣境,下流至汾陽縣入於汾水。亦謂之文谷水。
孔河。在縣東北。源出縣西北百二十里之龍樹山,南經故馬蘭城,東流至太原縣界注於汾水。○步渾水,在縣城東,出狐突山南之步渾谷;又城東南有塔沙水,亦出縣狐突山南之塔沙谷,俱流注於汾河。又福泉水,出縣東北百七十里之福泉山,亦東南流入汾。

文水縣,府西南百六十里。西至永寧州二百四十里,南至汾州府介休縣八十里。春秋時晉平陵邑。漢爲大陵縣地,屬太原郡。後漢及晉因之。後魏置受陽縣,隋開皇十年改曰文水,以文谷水名也。唐武德三年改屬汾州,六年還屬并州,明年又屬汾州,貞觀初復故。天授初改爲武興縣,神龍初仍爲文水縣。編戶七十九里。

大陵城,縣東北二十里。即晉之平陵也。昭二十八年魏獻子分祁氏之田,使司馬烏爲平陵大夫。趙曰大陸,亦曰大陵。《史記》:「趙肅侯六年,遊大陸,至於鹿門。又武靈王十六年,遊大陵,夢處女鼓瑟而歌。」劉昭曰:「大陵即大陸也。」漢置大陵縣。晉時爲南單于所居。永興初東瀛公騰遣將聶玄擊劉淵於大陵,爲淵所敗。後魏遷治於城西南十里,改曰受陽。隋曰文水,今縣東十里故文水城是也,子城周二里有奇。宋元豐間因水患徙置南漳蛇邨高阜處,即今縣治。《城邑攷》:「大陵故城周十餘里,後魏廢。」今爲官田。
平陶城,縣西南二十五里。漢縣,屬太原郡。後漢及晉因之。後魏改曰平遙,避太武嫌名也。《水經注》:「西胡內侵,徙居京陵。」魏收志平遙有京陵城,今汾州府屬縣,即魏末所遷也。○柵城,在縣北二十五里,後魏宣武時所築,當文谷口。今名開山邨。又雲州城,在縣北三十里,後魏末所築,雲州寄理於此。今曰雲州邨。又大幹城,在縣南十里。《舊經》:「晉時劉元海所築,令其兄延年居之,俗謂兄爲阿干也。」
隱泉山,縣西南二十五里。在平陶故城南,亦名陶山。石崖絕險,壁立險固,中有石室,去地可五十餘丈,惟西側一處得歷級升陟。頂上平地十餘頃,有泉東流,注於山下,亦名東津渠,隱沒而不恆流,故有隱泉之名,雨澤豐注則通入文水。志曰:隱泉一名謁泉,其石窟曰隱堂洞,亦曰子夏室,昔子夏退居西河之上,即此地也,故山亦兼子夏之稱。宋靖康元年金人圍太原,使李綱督諸道兵赴救,折可求之師潰於子夏山,時可求自汾州而進,取道山下也。
雙峰山,縣北二十里,兩峰壁立。縣西北三十里又有熊耳山,亦以兩峰並峙而名,一名崇山。
汾河,縣東四十五里。自交城縣流入境,又南入祁縣及汾州府平遙縣界。
文水,在縣東十五里。自交城縣南流入縣界,經縣北三十里,由文谷口微折而東南流經此,又南入汾州府界合於汾河。又泌水,在縣北八里,自山下湧出,東南注文水。《寰宇記》謂之神福泉也。又有甘泉水,在縣西南四十里,下流亦注於文水。
猷水,縣東北三十五里。古大陵城之東南,周十餘里,或謂之鄔澤。《水經注》:「汾水經大陵縣,左迤爲鄔澤。」《廣雅》:「水自汾出爲汾陂,東西四里,南北十餘里,陂南即鄔縣也。」《漢志》註:「鄔縣九澤在北,是爲昭餘祁。《呂氏春秋》所謂區夷之澤也。」鄔縣,見介休境內。○武澇泊,在縣南二十里,唐天授二年賜名朱雀泊。又縣東南三十里有伯魚泊,或以爲即九澤餘蹟也,今皆涸。
柵城渠,縣西北二十里。唐貞觀三年縣民相率開此渠以引文水,溉田數百頃。《唐志》:「縣西十里有常渠,武德二年汾州刺史蕭顗鑿以引文水,南流入汾。又縣東北五十里有甘泉渠,二十五里有盪沙渠,二十里有靈長渠、千畝渠,俱引文谷水,溉田數千頃,皆開元二年縣令戴謙所鑿。」今多湮廢。
鴻唐砦。在縣南。北漢據河東時所置戍守處。宋乾德四年北漢石盆砦、鴻唐砦來降。石盆砦,今見交城縣交城山下。

壽陽縣,府東百六十里。東至平定州百十里,東北至盂縣九十里。春秋時晉之馬首邑。漢爲榆次縣之東境,晉置壽陽縣,屬樂平郡,後廢。隋開皇十年改受陽爲文水,而於故受陽城置今縣,屬并州。唐武德三年改屬遼州,六年移受州治此。貞觀八年州廢,縣仍屬并州。宋因之。金興定二年改屬平定州,元仍屬太原路。編戶三十里。

馬首城,縣東南十五里。春秋時晉分祁氏,魏獻子使韓固爲馬首大夫是也。今仍名馬首邨。又賀魯城,在縣西三十五里。相傳趙簡子所築,一名胡蘆城。又縣西二十五里有燕州城,縣志云:北齊置州於此,今又名煙竹邨。
廣牧城,在縣北。漢廣牧縣本屬朔方郡,後漢建安中移治陘南,屬新興郡。晉因之。建興四年劉琨遣箕澹等救樂平太守韓據於沾城,琨屯廣牧爲聲援。後廢。
方山,縣西北三十五里,頂方一里。一名神福山,或以爲壽陽山。晉永嘉六年拓跋猗盧引兵救劉琨復晉陽,追敗劉曜於藍谷,因大獵壽陽山,陳閱皮肉,山爲之赤。壽陽山,《北史》作「牢山」。《郡縣志》:「牢山在晉陽東北四十五里。」或曰今陽曲縣罕山之訛也。○雙鳳山,在縣北五十里,兩峰狀若伏鳳。山之東有剽水泉。
渦山,縣南八十里。洞渦水經其下,因名。亦曰過山,以高過羣山也。又芹泉山,在縣東二十里,泉源有二,出南山鴉兒谷曰南芹。出北山木平谷曰北芹,二泉合流,東入平定州界。亦曰琴泉。志云:縣北十五里有尖山,圓秀迥出羣巒。後有神武邨,亦名神山。
殺熊嶺,縣西六十里,接榆次縣界。宋靖康元年种師中自真定趨援太原,抵壽陽之石坑,爲金將完顏活女所襲,五戰三勝,回趨榆次,至殺熊嶺,去太原百里,敗死。石坑。或曰在縣東南。又黃嶺,在縣西北五十里,嶺皆黃沙。又西北二十里爲卻略嶺。
鴉兒谷,縣東南三十里,東北去盂縣百二十里。亦曰鴉鳴谷。唐乾符五年昭義帥李鈞與沙陀戰於岢嵐之沙谷,敗死。兵還至代州,士卒剽掠州民,殺之殆盡,餘衆自鴉鳴谷走歸上黨。石晉天福九年契丹入犯,南至黎陽,別遣兵入鴈門寇太原,劉知遠敗之於秀容,乃自鴉鳴谷遁去。《圖經》:「谷徑幽邃,昔有迷谷中者,見鴉飛鳴得路,因名。」
洞渦水,縣南五十里。自平定州流入境,又西南經此。一名冷泉河,以其地有冷泉。亦西南流至榆次界入洞渦水也。又有黑水,源出縣西四十里黑水邨之西山,三源合流,至縣南五十里,入洞渦水,並流入榆次縣境。
壽水,縣南二里。有二源並導合流,至縣西南十里合於黑水。又童子河,在縣北二十里,一名曾河。流經縣西南四里合於壽水。又有龍門河,在縣西北三十里。亦有二源,合流而南入於壽水。
西張寨。縣西北五十里。高五丈,周僅十畝許,五代時所置也。《金志》:「興定四年以壽陽西張寨置晉州。」後爲蒙古所毀,州亦廢。

盂縣,府東二百四十里。東至北直真定府二百里,東南至北直井陘縣百五十里,西北至代州五臺縣百二十里。春秋時仇猶國,後並於晉,魏獻子使盂丙爲盂大夫。哀四年齊國夏伐晉,取盂。戰國時爲趙之源仇城。漢置盂縣,屬太原郡。後漢及晉因之。後魏省入石艾縣。隋開皇十六年復分置原仇縣,屬遼州。大業初改曰盂縣,屬太原郡。唐武德三年,置受州於此,六年州移治壽陽,縣屬焉。貞觀八年仍屬并州。宋因之。金興定中升爲州,元因之。明洪武二年改州爲縣。編戶二十二里。

仇猶城,在縣東北一里。韓非子曰:「智伯欲伐仇猶,道不通行,因鑄大鐘遺之,仇猶大悅,除道而納之,國遂亡。」其遺址尚存。《寰宇記》:「漢盂縣城在陽曲東北八十里。隋改置原仇縣於故仇猶縣城西南,即今治也。尋曰盂縣。」五代唐同光四年,李嗣源爲魏州亂兵所推,遂與朝廷相猜貳,自魏縣南趨相州。李從珂時戍橫水,遂將所部兵由盂縣趨鎮州,與別將王建立合兵倍道從嗣源。又五代周顯德初伐北漢,其盂縣降。即今城也。今縣北七里有仇猶山。
烏河城,縣西南二十里。隋義寧初置縣,唐初屬并州,貞觀元年省。或雲隋末置撫城縣,唐武德初改曰烏河。又有臯牢城,在縣東二十里,亦故戍守處。
白馬山,縣東北二十里。宋太平興國四年征太原,契丹來援,至白馬嶺與郭進遇,契丹將耶津沙欲阻澗以待後軍,其監軍敵烈不從,渡澗迎戰,大敗。《圖經》:「白馬之山,白馬水出焉。」○藏山,在縣北五十里。相傳程嬰、公孫杵臼藏趙孤處,巖壘環堵,石溜灌鎔。旁有泉曰聖水,志云:縣西五里有重門山,一名慈氏山。
滹沱河,縣北七十里。源出繁畤縣之太戲山,經代州崞縣、忻州定襄及五臺縣境,又東南流經縣境而東入北直平山縣界。詳見北直大川。
牧馬水,縣北七十里。源出白馬山,北流入於滹沱。又龍化河,在縣西四十五里。一名興龍泉,北流至榆棗關口入於滹沱。又縣西南有細水河,流至平山縣境亦注於滹沱。
白鹿泓,在縣西。孔穎達曰:「盂縣西有白鹿泓,出自西北鹿山南渚。」《史記•趙世家》:「肅侯十六年遊大陵,出於鹿門。」鹿門蓋在此水之側。
伏馬關。縣東北七十里,亦名白馬關。或雲後魏時置,路通北直平山縣。○榆棗關,在縣東北百十里。路亦通平山縣,滹沱河所經也。

靜樂縣,府西北二百二十里。西南至嵐縣五十里。漢汾陽縣地,北齊置岢嵐縣,隋開皇十八年改曰汾源,又置嵐州於此。宋白曰:「後魏嘗置嵐州,隋因之。仁壽末嵐州刺史喬鐘葵以漢王諒舉兵并州,將兵赴諒。大業初州廢,四年改縣曰靜樂,又置樓煩郡治焉。」唐武德四年改置管州,五年又改爲北管州。八年州省,以縣屬嵐州。宋太平興國六年置靜樂軍,尋廢軍,徙憲州治此。熙寧四年州廢。元豐初復置,亦曰汾源郡。金仍改曰管州,元因之。明洪武二年省州入縣。今編戶三十里。

樓煩城,縣南七十里。志云:故樓煩胡地。趙武靈王曰:「吾國西有林胡、樓煩之邊。」《史記•趙世家》:「主父行新地,出代,西遇樓煩王於西河而致其兵。」漢置樓煩縣,屬鴈門郡。有樓煩王城。高祖九年周勃擊韓王信軍於硰石,破之,還攻樓煩王城。後漢仍爲樓煩縣,靈帝時廢。曹魏青龍初,并州刺史畢軌遣將蘇尚等擊鮮卑軻比能,戰於樓煩,敗沒。縣故有鹽官,晉及後魏皆爲牧苑地。後魏主濬和平六年如樓煩宮。蓋地近平城,往往遊獵於此也。隋、唐亦爲監牧地。《舊唐書》:「樓煩監先隸隴右節度使,至德後屬內飛龍使。」監城,開元四年王毛仲所築也。貞元十五年始別置監牧使。中和二年李克用自韃靼還據忻、代州,數爭樓煩監。龍紀初李克用表置憲州於此,仍置樓煩縣,兼領玄池、天池二縣。宋咸平五年以州地卑隘多水潦,移治靜樂縣,後又省玄池、天池二縣入焉,惟樓煩改屬嵐州。金因之。元省縣置巡司。今爲樓煩鎮,仍有巡司戍守。志云:鎮東臨汾水,西抵周洪山,通交城縣。胡氏曰:「樓煩本匈奴所居地,在北河之地,此蓋因漢名,或後代所僑置,非即故地也。」
天池城,《舊唐書》:「天池縣在樓煩城西南五十里。本置於孔河館,乾元後移於安明谷口道人堡下。初屬嵐州,後屬憲州。」宋省。又玄池廢縣,《舊唐書》:「在樓煩城東六十里,即李克用所奏置也。」宋廢。又有汾陽廢縣,在今縣東北。《唐書》:「武德四年分靜樂置汾陽,六度二縣,隸管州,六年仍省入焉。」○趙武靈王城,志云:在縣南三十里東山。下臨汾水,城壘猶存。
三堆城,今縣治。後魏初嘗置三堆縣,太平真君七年省三堆,屬平寇縣。有三堆戍。西魏大統三年宇文泰使柔然侵魏三堆,高歡擊走之。又齊主洋天保四年山胡圍離石,洋討之,胡走,因巡三堆,大獵而歸,蓋即三堆戍也。隋築城,置郡於此。宋白曰:「今城內有堆阜三,俗猶名三堆城。」平寇,見忻州。
硰石城,在縣東北。漢初韓王信反,灌嬰擊之,破胡騎於硰石。又周勃擊信於硰石,破之。《正義》曰:「在樓煩縣西北。」似誤。又襄陽城,志云:在縣北九十里故寧化軍南十八里,蓋南北朝時所僑置。又林溪鎮城,在縣西北百五十里。相傳隋大業中嘗避暑於此。
寧化城,縣北八十里。北漢劉崇置寧化軍,宋太平興國四年置寧化縣爲軍治。熙寧三年軍廢,元祐初復置。崇寧三年又廢爲鎮。金大定二十二年升爲州,仍置縣爲州治。元州縣俱廢,明洪武二年改置守禦千戶所。
岑峰山,在縣治東,城跨其上。城南三里有天柱山,以後魏天柱將軍爾朱榮嘗經此而名。○石硤山,在縣南六十里。石硤如門,有石硤泉流注於汾。相傳晉人以屈產之乘,假道於虞,蓋出於此。又有石門山,在縣西南百里,樓煩鎮西北二十五里,兩山聳立,其狀若門。○周洪山,在縣西南七十里,巍峨奇秀。其西北十里有渥窪泉。或曰山蓋與石峽山相接也。又西南五十里有龍和山,峭壁嵯峨,環繞左右。山東去樓煩鎮三十里。
管涔山,縣北百四十里。北去朔州百二十里。其山中高而旁下。《山海經》:「管涔之山,汾水出焉。」今山下有天池,有龍眼泉,即汾水之源也。一名燕京山,一名林溪山,相傳劉淵嘗讀書山中。隋以汾源名縣,唐曰管州,皆以此山也。又蘆芽山,在縣北百五十里。其南有神林山,其西南有荷葉平山,俱形勢險峻,迤邐抵岢嵐界。
屹嵯山,縣東北六十里,北接刁胡山,西通磨官谷。谷中有磨川水,亦流注汾水。又刁胡山,在東北八十里。路從磨官谷入,稱爲險隘。又有懸鍾山,在縣東七十五里。上有石寨,名曰馬寨。
汾水,在縣城西。自管涔山發源,流經寧化所東五里,又南流經此,至樓煩鎮東南而入陽曲縣界。汾流曲折處謂之汾曲,其所經州縣多引以溉田,民被其利。
嵐河,縣西南六十里。與嵐縣接界,東流入汾。又羊兒河,出縣西南五十里鹿綻嶺下,亦東流入汾。○碾河,在縣南二里。源出縣東北百二十里巾子山,流通懸鍾山,馬寨水流合焉,西流入汾。又監河,在樓煩鎮南一里。源出縣南百四十里之獨石河邨,北流經此注於汾水。
天池,在管涔山北原上。池方里許,常盈不涸,澄渟如鑑,即汾水之源也。北人謂天爲祁連,亦謂之祁連泊。元魏孝文屢遊畋於此,高歡亦嘗遊焉。高洋天保九年自鄴如晉陽,至祁連池。高演皇建初自將伐庫莫奚,至天池,庫莫奚聞之,出長城北遁。高煒亦嘗獵於天池。胡氏曰:「晉陽至天池三百七十餘里,相傳其水潛通桑乾,蓋即桑乾上源矣。」池東更有一池,清澈與天池相似,二池通流。池西有溝名老馬溝。《通志》:「天池在寧化所北百四十里。」似誤。○溫泉,在縣東十五里北山下。出石罅中,流分數派,注於碾河。
汾陽宮,在管涔山北原上。隋大業四年詔於汾水之原,營汾陽宮,遂營建宮室,環天池之上,並築樓煩城。《隋志》「靜樂縣有汾陽宮」是也。唐廢。
西嶺關,縣東南六十五里。路出陽曲。明初調太原左衛官軍戍守。洪武八年改置故鎮巡司,繚以土城,周一里有奇。又樓煩關,在縣北。隋大業三年北巡至突厥牙,還入樓煩關至太原。《唐志》:「靜樂縣管涔山北有樓煩關」。
娑婆嶺隘,縣東八十里。洪武初調太原左衛官兵戍守,七年置巡司,兼築土城。其南十里有懸鍾嶺隘口,通忻州牛尾寨;東北十里有石神嶺隘口,亦通忻州界。又有馬家會隘口,在娑婆隘西五十里;橋門嶺隘口,在娑婆隘西北三里。○鹿徑嶺隘,在縣西北六十里。南接嵐縣界,西出岢嵐州。舊置巡司,今革。
馬陵戍,在縣北。魏武定元年高歡築長城於肆州北山,西自馬陵,東至土墱。馬陵,蓋是時戍守處。土墱,見崞縣。○龍尾莊,在縣西。明初元裔屯靜樂岢嵐山中,結寨自固,旋寇武州,太原守將擊敗之,追至龍尾莊,擒其三太子脫忽的,即此。又窟谷鎮,在縣西北六十里。本屬寧化縣,舊爲戍守處。
下馬營堡,志云:在寧化所北三十里。又北七十里即寧武關也。又支鍋石堡,在寧化所西北二十里。《邊防攷》:「所城雖近腹裏,而支鍋石、小嶺兒敵騎可通,亦稱要害。」

河曲縣,府西北四百八十里。西南渡河至陝西府谷縣百十里,南至保德州百里。唐嵐州宜芳縣地,北漢劉崇置雄勇鎮,宋太平興國七年改置火山軍,移治於鎮西三十里。治平四年又置火山縣,縣尋廢。金大定二十二年升爲火山州,尋又改爲隩州,貞元初置河曲縣,取河千里一曲之意。元初州、縣俱省入保德州。明初洪武二年仍置河曲縣,六年復廢,十四年又置。編戶七里。

河曲城,舊城在今縣東北八十里。金興定二年嘗以隩州改隸嵐州,四年以舊城殘破,徙治於黃河灘許父寨。明初因之,始築土城。萬曆十三年增脩,城周四里。《邊防攷》:「縣西倚洪河,東南兩面皆深溝陡峻,惟北面石梯口受敵爲最。嘉靖四十五年河凍,寇自陝西黃甫川過河,經石梯口突犯。又有曲峪等處,爲濱河極衝,邊外正對陝西焦家坪等處,直接青草灣,皆爲寇境」。
火山,在縣西五里黃河東岸。山上有孔,以草投孔中煙焰上發,可熟食。不生草木。上有硇砂窟,下有氣砂窟。山高四五丈,黃河過此如遇覆釜,而河流爲之曲折雲。
黃河,縣西北六里。自故東勝州境轉而西南流八十里至平泉邨,又西流九十里至天橋子,又南流入保德州界。縣西北六十里有唐家會渡,爲津濟要口。《邊防攷》:「大河流入老牛灣,過縣西南,經保德州,中間有娘娘灘、太子灘,皆在縣北九十里,套賊渡河處,最爲險要。」嘉靖四十四年撫臣萬恭言:「山西冬防,濱河打冰以防賊渡,朔氣嚴凝,隨打隨結,勞而無濟。計沿河最衝,自險崖達陰灣凡二十里,自陰灣達石門又二十里,築牆拒守,以爲得策」。
關河,在縣北百十里。源出朔州界,流經偏頭關西北入黃河。又大澗水,去縣城百步,西流七里入於黃河。又有平泉,在縣西北八十里。平地湧出,亦西流入河。○菜園溝,在縣西北。近時賊王嘉允渡河掠菜園溝,即此。又有倒回谷溝,在縣西南三十里,亦流入河。上有倒回谷口橋。
偏頭關,縣北百十里。古武州地,東連鴉角山,西逼黃河,其地東仰西伏,因名偏頭。宋置偏頭寨,金因之,元升爲關,明初屬鎮西衛守備。洪武二十二年始建土城,宣德、天順、成化、弘治間皆脩築。萬曆二年復改築關城,周五里有餘,備兵使者駐焉。志云:大邊在關北百二十里,起大同之崖頭,至黃河七十里,無牆而有藩籬;成化二年復於關北六十里起老營鴉角墩,西至黃河岸老牛灣,築牆百四十里,號二邊;而三牆在關東北三十里,起石廟兒至石梯墩,凡七十里;四牆則在關北二里,起鷹窩山至教場百二十里。後復以時增脩,比之二關,尤爲嚴固。蓋山西惟偏頭亦稱外關,與宣、大角峙,宣、大以蔽京師,偏頭以蔽全晉也。《邊防攷》:「偏頭所轄邊,東起寧武界椒茆,西至河曲界寺前墩,延袤二百三十二里。本關孤懸寇境,西邊大河,實爲衝要。近口有關河口、浦家灣等衝,邊外則銀安口、青太口及豐州灘、歸化城等處,皆逼虜巢。而關城四面皆山,形若覆盂,設敵登高下瞰,城中歷歷可數,且山谷錯雜,瞭望難周,防維不易。弘治十三年寇犯偏頭關。隆慶初寇由西北驢皮窟入犯岢嵐、嵐縣、石州、汾州,明年復由好漢山入,夜薄老營堡,此前車也」。
樺林堡,在偏頭關西二十里。萬曆二十年建土堡,二十九年增修,周一里有奇。西去黃河三里,與套寇東西相望,邊外紅漕等處即所居也。○韓家坪,在偏關東二十里。隆慶二年置,萬曆十四年增修,周一里有奇。又東二十里爲馬站堡,正德十年置,隆慶初及萬曆六年增築,周四里有奇。堡介偏頭、老營之中,爲東西應援之地,城北即土山,戍守尤切。
八柳樹堡,在偏關東六十里。景泰二年建,萬曆十五年脩築,周二里有奇。堡西北紅水溝爲最衝,寇每由此深入,犯偏頭、老營,一時聲援難及。嘉靖四十一年寇又從鴉角山、五眼井入犯老營及本堡,至寧武一帶,故增脩此堡,藉爲保障。然堡內無水,設有寇警,不可不慮。
老營堡,在偏關東北八十里。正統末置,弘治十五年、萬曆六年增脩,周四里有奇。近邊有鴉角山、鎮胡墩、五眼井等衝,邊外王家莊、銀川城諸處,蒙古駐牧地也。《邊防考》:「本堡設在極邊,與大同接攘,山坡平漫,寇騎易逞,嘉、隆間,數從馬頭山、好漢山入犯河曲是也。而堡城東北去山止數十步,敵若登山下射城中,則守陴者危矣,此不可不慮。」○小營兒堡,在老營堡西二十五里,嘉靖初置。又西二十五里爲寺塢堡,本民堡也,嘉靖四十年爲寇攻毀。四十二年改爲官堡。萬曆十五年增脩,周不及一里,在山脊之上。西南通偏關,東北通水泉堡,爲兩城脈絡所關。志云:堡南至偏關四十里,北至草垛山堡二十里。
柏楊嶺堡,在老營堡西北。萬曆二年置,周不及一里。沿邊破虜營、好漢山等三十一處,皆極衝。邊外昭君墓諸處,即虜酋駐牧。志云:堡舊設於柏楊嶺,後因山高無水,移於窖兒塢,仍存故名。而新堡亦復無水,取汲於塌崖溝,且士馬單弱,幸老營伊邇,緩急可恃。○賈家堡,在老營東二十里。嘉靖初邊臣陳講言:「老營堡東界有東長峪,去大同最遠,應援常疏,此兩鎮受禍之由。」四十五年因創築此堡,即大同東長峪地,而堡屬偏頭。蓋老營運餉向來仰給雲、朔,賊常於乃河道中撲掠,老營坐困,故設此堡以連兩鎮之聲勢也。萬曆十八年增脩,城周一里有奇,東去大同乃河堡二十里。
水泉營堡,在偏關北六十里。宣德九年置,萬曆三年增脩,周二里有奇。二十四年又創築附堡一座,二十八年增脩,一面連舊城,三面周一里零。其北爲紅門隘口。隆慶五年馬市成,設市堡於其處。沿邊有兔兒窊等處,爲最衝。邊外兔毛河、歸化城、寧邊河諸處,即部長駐牧。《邊防攷》「堡逼鄰敵巢,爲偏關肩背,山坡平漫,最易馳突。其西爲驢皮窯,嘉靖中石州之變,實由於此。正北三百里曰歸化城,青山負焉,即部長之牙帳也。堡內止一井,汲引甚難」雲。青山,見大同府。
草垛山堡,在水泉營西二十里。弘治十五年置,萬曆二十三年及二十八年增脩,周二里有奇。邊口有東坡墩、驢皮窯、楊家莊等衝,邊外雙墩子、鷂子溝、白塔兒一帶,即部長駐牧。堡勢極孤懸,山谷錯雜,防維宜密。又黃龍池堡,在草垛山堡西十里。弘治十五年置,萬曆十九年廢,二十三年復置,二十九年脩築,周一里有奇。沿邊楊家莊爲最衝,邊外鷂子溝一帶即部長駐牧。又堡西十五里爲滑石澗堡,宣德九年置,萬曆八年增脩,周一里有奇。邊口水門等處爲最衝,草垛溝次之。邊外白塔兒一帶即部長駐牧。堡孤懸一隅,咫尺外境,沿邊石磴紆迴,寇每緣之以入犯。至水門迤西即接河套,冬深冰結,防禦尤切。志云:滑石澗堡南去偏關六十里,北去邊六里,西去大河二十五里。
永興堡,在偏關南四十里。正德十年置,嘉靖四十二年、萬曆十八年增脩,周一里有奇。堡南五十里爲八角堡,去邊雖遠,而地稍平曠,寇易馳驟,守此以連內外之聲援雲。○樓溝堡,在永興堡西南。隆慶初置,萬曆十七年增脩,周不及一里。堡密邇龍霸山,寇嘗據此,偏關餉道幾絕,故設此堡以遏龍霸之衝。萬曆三十一年又增築土堡一座,與舊堡相連。
河曲營堡,在縣東北二十里。宣德四年置,萬曆二年及七年增脩,周二里有奇。二十六年又增築東關土堡,三十六年增脩,亦周二里有奇。沿邊魯家口諸處爲最衝,邊外榆樹灘、白泉子溝、大灰溝等處,俱部長駐牧。隔河即陝西黃甫川清水營矣。《邊防攷》:「隆慶三年營城,設參將駐守。東北起樓子營界寺前墩,西南抵縣北石梯隘口,長百三十一里;又南抵興縣黑峪口,止黃河東岸,沿長二百十里;皆分轄處也。」
揚兔堡,在縣北,南去石梯兒十里。堡北十里爲得馬水營,其西即黃河娘娘灘也。又北十里爲五花營堡,又北十里爲唐家會堡。《邊防攷》:「唐家會堡在縣西北六十里,有唐家會渡,爲官軍往來津要。宣德二年置堡,萬曆十年增脩,周一里有奇。當黃河渡口之衝。」○河會堡,在唐家會堡東南。萬曆二十五年建,城周二里有奇。邊口有曲谷等處,爲最衝。邊外正對陝西焦家坪、彌羅胡同、馬家會等處,直接牙帳。東北泉子溝,西北柴關兒坌、霸王廟,俱部長駐牧。堡地勢平坦,四平通衢,河凍時備禦尤切。
灰溝營堡,在偏關西六十里,去唐家會堡十里。又東北二十里爲羅圈堡,又東北五里爲樓子營堡。堡宣德四年置,萬曆五年脩築,周一里有奇。二十二年革。邊口有羊角尖、吳峪口等處,爲最衝。成化十八年撫臣何喬新敗敵於灰溝是也。嘉、隆間寇每由此入犯董家莊、辛家坪等處。邊外山羊會、小水口一帶,皆部長駐牧。河西即陝西黃甫川清水營,正對牙帳。《邊防考》:「堡東南至偏頭關六十里,逼近黃河,當北部、套部之交,沿河有大峪邨等處,居民向稱繁庶。
下鎮砦,在縣北。宋置雄勇、偏頭、董家、橫谷、桔槔、護水六砦,屬火山軍。後廢。元豐中止領下鎮一砦。○楊家砦,在縣西北七十里,明初調鎮西衛官兵戍守,今革。
附見:
寧化守禦千戶所,即靜樂縣北寧化故城也,洪武二年置所於此。舊城周六里有奇,明初東畔依山坡改築,周二里有奇。
偏頭守禦千戶所,詳見上偏頭關。明成化十一年置。
老營守禦千戶所。詳見上老營堡。明嘉靖十五年置。

平定州[編輯]

平定州,府東二百八十里。東北至北直平山縣九十里,西至遼州二百二十里,北至代州三百三十里。

春秋時晉地。戰國屬趙。秦爲太原、上黨二郡地,漢屬太原郡,後漢屬常山國,晉屬樂平郡,後魏因之。隋屬遼州,後屬太原郡。唐初亦屬遼州,尋屬并州。宋置平定軍,金曰平定州。元因之,以州治平定縣省入。明初亦曰平定州。編戶二十三里。領縣一。
州東迫常山,扼井陘之重險,西馳汾曲,據太原之上游,並、冀有事,州其必爭之地也。且前控漳、滏之流,後拒句注之阻,山川環繞,道路四通,居然雄勝矣。
平定廢縣,今州治。漢爲上艾縣,屬太原郡。後漢改屬常山國。晉屬樂平郡,後魏太平真君九年廢。孝昌六年復置,改曰石艾。隋因之。唐武德三年縣屬遼州,六年改屬受州,貞觀八年還屬并州,天寶初改曰廣陽縣。至德二載史思明寇太原,遣人取攻具予山東,以北兵送之,李光弼遣兵殲之於廣陽是也。宋太平興國四年改爲平定縣,平定軍治焉。金爲州治,元省。《城邑攷》:「州有上城、下城。上城謂之榆關,相傳韓信伐趙時嘗駐兵於此,因高阜爲寨,以榆塞門,因名。宋初增築其東北隅,謂之下城,元時嘗脩築之。」今城周九里有奇。
廣陽城,州東南三十里。五代時,北漢置砦於此,宋初取其地,改屬鎮州。太平興國二年建爲平定軍,四年移治平定縣。志云:漢上艾縣、唐廣陽縣舊皆治此。似誤。又有廣陽古城,志云:在州西八十里,唐因以名縣。今廢爲廣陽邨。○平潭城,在州西北二十五里,相傳趙簡子所築也。今爲平潭馬驛。《城冢記》:「州西北三十里有賽魚城,唐武德八年受州嘗治於此。」今亦名廢受州城。
冠山,州西南八里。以高冠羣山而名。又州西八里有嘉山。山下有黑水泉,流經城東西合於洮水。○蒙山,在州東北十五里,孤峰聳秀,高出衆山。
綿山,州東北九十里。一名紫金山。澤發水出焉。志云:故關山在州東八十五里。兩山險隘,關居其中。州東北九十里又有承天山。○四角山,在州西南三十里。山勢四起,下出三泉。又西南十里有七里嶺,嶺高七里,因名。又東浮化山,在州東五十里。州西八十里曰西浮化山。
澤發水,州東九十里。源出綿山,一名畢發水,一名阜漿水,亦名妬女泉。上有妬女祠,俗以爲介子推妹也。泉色青碧,婦人袨服至此必興雷雨。今泉突起平地,下赴絕澗,懸流千尺,俗謂之水簾洞,東北入北直井陘縣界,爲治河之上源。
洞渦水,在縣西南五十里。自樂平縣流入界合浮化水,又西入壽陽縣界。志云:浮化水在州西南八十里,出西浮化山,流入洞渦水。○洮水,在城東。其上源即壽陽縣之芹泉也,經州西九十里謂之洮水,下流注於澤發水。又故關水,在州東五十里。東流入井陘故關合於冶水。
南川水,在州南五里。源出七里嶺,東流合於洮水。又有陽勝川,在州南三十五里。出州西南侯神嶺,亦東流合於南川水。
故關,州東九十里,道出井陘之要口也。《通志》謂之井陘關,今關與北直井陘縣接界,洪武三年置故關巡司於此。
葦澤關。州東北八十里。即唐之承天軍,俗曰娘子關,以妬女祠而名。自昔爲太原、恆山之界。胡氏曰:「承天軍至太原府三百五十里。」是也。今爲承天鎮。詳見北直真定縣。○盤石關,在縣東北七十里,與葦澤關相接,並爲設險處。又有甘淘口,亦在州東,接井陘界。《通志》:「葦澤關在井陘北十里,甘桃口在井陘南三里。」誤也。今詳見北直井陘縣。又董卓壘,在州東北九十里,魏收《志》謂之董卓城。《一統志》云:「唐於此置承天軍。」蓋壘與葦澤關相近,皆唐時承天軍所戍守處。

樂平縣,州東南六十里。南至遼州和順縣七十里,東南至北直順德府二百四十里。漢沾縣地,屬上黨郡,後漢因之。三國魏析置樂平縣,爲樂平郡治,晉及後魏俱屬樂平郡。隋開皇初郡廢,十六年於縣置遼州,大業初州廢,縣屬太原郡。唐武德五年復置遼州治此。尋徙州治遼山,以縣屬受州。州廢仍屬并州。宋乾德初伐北漢取之,升爲平晉軍,旋復故,改屬平定軍。金興定四年升爲臯州。元復故。今編戶十里。

沾縣城,縣西南三十里。漢沾縣治此。《晉志》:「泰始中置樂平郡,治沾縣。」建興四年石勒圍樂平太守韓據於沾城,劉琨救之,爲勒所敗,樂平陷,并州亦降於勒。後魏真君九年郡廢,縣屬太原郡。孝昌二年復置郡,仍治沾城。隋初郡廢,縣併入樂平。
昔陽城,縣東五十里。《左傳》昭十二年:「晉荀吳入昔陽,滅肥。」杜預曰:「樂平沾縣東有昔陽城。」此肥子所都之昔陽也,俗悞爲夕陽城,七國時趙置戍於此。又縣東有東山廢縣,隋開皇初置,大業初廢。志云:縣南三十里又有倉角城,一名陽豪城。建置未詳。
少山,縣西南二十里。清漳水所出。《淮南子》:「清漳出揭戾山。」高誘曰:「山在沾縣,俗謂之漳山。」《水經》:「清漳水,出少山大黽谷。」酈道元曰:「其山亦曰鹿谷山,出大要谷,南流經沾縣故城東。」《山海經》:「少山亦名河逢山。」《福地記》:「山在樂平沾縣,高八百丈,可避兵,恆山之左支也。亦曰沾嶺。」
臯落山,縣東七十里。《左傳》閔二年:晉侯使太子申生伐東山臯落氏。杜氏曰:「臯落,赤狄別種也。」蓋邑於此山下,亦謂之臯落墟。又山亦名靈山,下有臯落水,南流入於鳴水。○石梯山,在縣東南六十里。石磴陡絕如梯。又十里爲恆山,山勢橫亙,西入壽陽縣界。又白巖山,在縣東南八十里。下有楊趙水,北流合沾水。其麓據馬嶺隘口,接北直邢臺縣界,五代末爲河東守險之地。
松子嶺,在縣南四十里。接和順縣界,小松水出其北。又有鬆溪水出焉,西流經平定州界,又北入北直井陘縣界注於冶河。○黃沙嶺,在縣東南二十里。又縣西四十里有陡泉嶺,洞渦水出焉,流入平定州界。
清漳水,在縣西。源出沾嶺,北流十八里復折而西南流,名爲溯流水,又南入遼州和順界,樂榆水流入焉。詳見北直大川漳水。
沾水,在縣西南。源亦出沾嶺,東流合鳴水及小松水,過昔陽城東北流入澤發水。○鳴水,在縣西陡泉嶺,亦名陡泉水,流經縣南三十里與石馬水合流,東北入於沾水。志云:縣西南二十里有石馬谷,石馬水所出也。○小松水,在縣南,發源松子嶺,東北流入於沾水。
洞渦水,在縣西,源出陡泉嶺,西北流入平定州界。《水經注》:「洞渦水西流與南溪水合,水出南山,西北注洞渦水。」
靜陽鎮。在縣東南九十里。宋乾德四年北漢侵安國軍,節度使羅彥瓌等追敗之於靜陽。安國軍,即今北直順德府。○百井砦,在縣東北七十里。亦謂之東百井鎮,以陽曲縣有百井也。今設柏井馬驛於此。《輿程記》:「柏井驛東去故關四十里。」

忻州[編輯]

忻州,府北百六十里。東北至代州百七十里,東南至平定州二百七十里,西至岢嵐州三百四十里。

春秋屬晉。戰國屬趙。秦爲太原郡地,漢因之。後漢末爲新興郡地,晉因之。北魏兼置肆州,永安中又改郡爲來安郡。後周徙州於鴈門郡。隋開皇初復改置新興郡,旋廢。十八年置忻州,因忻口爲名。大業三年州廢,屬樓煩郡,義寧初復置新興郡。唐武德初又改爲忻州。天寶初曰新興郡,乾元初復故。宋仍爲忻州,金因之。元初改爲九原府,旋復故。明初仍曰忻州,以州治秀容縣省入。編戶六十三里。領縣一。
州翼蔽晉陽,控帶雲、朔,左衛勾注之塞,南扼石嶺之關,屹爲襟要。
秀容廢縣,今州治。本漢陽曲縣地,後漢末置九原縣,屬新興郡。晉爲新興郡治。後魏天賜二年分并州北境爲九原鎮,真君七年置肆州,以九原縣併入定襄縣,而改置平寇縣。後廢,高齊復置。隋開皇十年廢平寇縣,移秀容縣治焉。十八年爲忻州治,大業初屬樓煩郡。自唐以後皆爲忻州治,明初省。今州城周九里有奇。
秀容故城,在州西北百里,後魏時所謂南秀容也。又有北秀容,在漢定襄郡界,去南秀容三百餘里。晉太元末慕容垂伐西燕,西燕主永求救於拓跋珪,珪遣兵東渡河,屯秀容以救之,此北秀容也。魏收《地形志》:「永興二年置秀容郡,屬肆州,領秀容等縣。」又立秀容護軍於汾水西北六十里,徙北秀容胡人居之,此南秀容也。又《爾朱榮傳》云:「秀容川酋長爾朱羽健之先世,居爾朱川,因以爲氏。魏主珪以羽健從征晉陽、中山有功,以南秀容川原沃衍,欲令居之,且環其所居,割地三百里,以爲封邑。羽健曰:『北秀容既在剗內,差近京師,豈以沃瘠更遷遠地。』珪許之。」是爾朱氏本居北秀容,其地近平城也。又云:羽健之孫代勤官肆州刺史,子新興嗣;新興卒,子榮嗣,世爲秀容酋長。是代勤以後又居南秀容矣。長廣王初河西賊帥紇豆陵步蕃敗爾朱兆於秀容,南逼晉陽,兆懼,引兵南出,步蕃遊兵至樂平,既而高歡與兆合擊步蕃,大破之於秀容之石鼓山;孝武帝脩太昌初,高歡自鄴討爾朱兆於晉陽,兆大掠晉陽,北走秀容,分守險隘,出入寇掠,歡定謀襲之,遣其將竇泰自晉陽趨秀容,一日一夜行三百里,自以大軍繼之,遂入其城,兆走死;皆南秀容也。志云:後魏末恆州寄治肆州秀容郡城,蓋南秀容多故以後,而北秀容之名益晦矣。今州治之秀容,則出自隋以後,不可不辨也。《寰宇記》:「州西北五十里有秀容城,即後魏肆州治。」
九原城,在州西。漢置京陵縣,屬太原郡。師古曰:「即古九原也。」記曰:趙武從先大夫於九原。後漢末改置九原縣。《十三州志》:「九原山,其仞有九,故曰九原。」漢末大亂,匈奴侵邊,自定襄以西盡雲中、鴈門之間遂空。建安中曹公集荒郡之戶以爲縣,聚之九原界,立新興郡,領九原等縣。《三國志》:「建安二十年集塞下荒地置新興郡,魏黃初二年遷於陘嶺之南。」是也。後魏置肆州,治九原城。即此。《寰宇記》:「州南三十里有新興城,魏曹公所築,亦名建安城。」或曰非也,此蓋隋開皇初所置新興郡城。○平寇城,志云:在州東十五里。後魏改置平寇縣,屬永安郡,蓋治於此。魏收志:「真君七年並三堆、朔方、定襄入平寇」,蓋皆初置縣也。隋開皇中改廢。又州西有銅川廢縣,隋開皇初置,屬新興郡。郡旋廢,縣屬并州,尋屬忻州,大業初縣廢。
九原山,在州城西。漢末以此名縣。今州城跨岡上,三面俱臨平疇,亦曰九龍岡。又獨擔山,在州東南二十里。產雲母石。○程侯山,在州東北三十五里。相傳以程嬰得名。山甚廣饒,舊有採金穴,一名金山。又西北十五里有雲中山,下有谷,雲中水出焉。或曰:晉置雲中縣,屬新興郡,蓋治於山下。山之北即崞縣界。又有大嶺山,在雲中山西二十里。
滹沱河,在州北五十里。自崞縣流入界,經忻口山下,又東歷程侯山北,入定襄縣界。○雲中水,在州北七十里,一名肆盧川,亦曰忻水,與州南牧馬水合流入滹沱。
牧馬水,州南七里。源出州西南五十裏白馬山東北,流經三交邨,有牛尾莊水流合焉,又東經州南而東北入定襄縣界合三合水,下流注於滹沱,有灌溉之利。志云:州西南舊有渭渠,宋郭諮知忻州,開渠以導汾水,興水利,置屯田,公私利之。今湮。
赤塘關,州西南五十里。相傳後魏時有劉赤塘者隱此而名。《唐志》:「忻州白馬山下有赤塘谷,關因以名。」○牛尾莊寨,在州西南九十里。志云:寨在白馬山西,南路通靜樂縣,洪武七年置巡司於此。又州西北五十里有寨西隘口,志云:即故雲內鎮,一名雲內堡。又西北二十里有沙溝寨,洪武中置寨西、沙溝二巡司戍守。
忻口砦。在州北五十里忻口山上。《土地記》:「漢高出平城之圍,還師至此,六軍忻然,因名。」舊有忻口城,相傳即漢高所築。隋大業十一年北巡,突厥圍帝於鴈門,援軍至忻口,突厥解圍去。五代周顯德元年攻北漢,符彥卿入忻州,契丹兵在忻、代間,爲北漢聲援者退保忻口。《九域志》:「秀容縣有忻口砦。」今半爲民居,其半築堡爲戍守之所。○貓兒砦,在州北忻水東。亦曰貓寨,元時戍守處也。明正統末北寇深入,官軍拒守於寨口,寇不能陷。

定襄縣,州東五十里。東北至代州五臺縣六十里。漢陽曲縣地,晉置晉昌縣,屬新興郡。後魏太平真君七年省入定襄縣。隋爲秀容縣地。唐武德四年分秀容縣地置定襄縣,屬忻州。宋熙寧五年省,元祐初復置。今編戶二十里。

定襄城,在縣西南。劉昫曰:「漢陽曲縣故城也。後漢末移陽曲於太原界,於故城置定襄縣,屬新興郡,以處塞下遺民。晉因之,惠帝析置晉昌縣。後魏真君七年省晉昌入定襄,永安中爲來安郡治。高齊郡、縣俱廢,唐改置定襄縣於今治。」
肆盧城,在縣西北。後魏置縣,以西近肆盧水而名。後齊省。又有三會城,在縣西南,亦後魏所置。魏收志:「肆盧縣治新會城,太平真君七年並三會入焉。」魏主嗣泰常八年如三會,觀屋侯泉,即此。
聖阜山,縣東北二十里。又東北去五臺縣三十八里,爲接境處。其山挺然孤峙,上有溫泉,聖阜水出焉。又叢蒙山,在縣南二十五里。山甚高峻。山下有泉三穴,流合爲一曰三會水。○七巖山,在縣東南十五里。其巖有七,故名。又東南十里爲居士山,山有居士臺,臺上有浮圖七級。
滹沱河,在縣北。自忻州流入,又東入五臺縣界。志云:縣西北二十里有滹水渠,東北有通利渠,引滹沱水經縣東北十五里神山下,又東南接牧馬河,灌溉民田。
三會水,在縣南,出叢蒙山,東北流合聖阜水,又牧馬水自忻州流合焉,同注於滹沱河。《水經注》:「三會水出九原縣西,東流經定襄入滹沱水。」是也。
胡峪寨。在縣東北。有巡司戍此。《宋志》:代州有胡谷砦。

代州[編輯]

代州,府東北三百五十里。東至蔚州三百六十里,東南至北直真定府四百五十里,西南至忻州百七十里,北至大同二百六十里。

春秋時晉地,戰國時趙地。秦爲太原、鴈門二郡之境,兩漢、魏、晉因之。後魏亦爲鴈門等郡地。後周移肆州治此。隋改爲代州,大業初曰鴈門郡。唐復曰代州,天寶初亦曰鴈門郡,乾元初復故,中和二年置鴈門節度治此。五代末屬於北漢。後周顯德初侵北漢得其地,置靜塞軍,旋復失之。劉繼元嘗改置建雄軍於此。宋仍曰代州,亦曰鴈門郡。金因之,亦曰震武軍。元仍曰代州,以州治鴈門縣省入。明洪武二年州廢爲縣,八年復曰代州。編戶四十一里。領縣三。
州外壯大同之藩衛,內固太原之鎖鑰。根柢三關,咽喉全晉。向以山川扼塞,去邊頗遠,稱爲腹裏,自東勝棄而平、鴈剝膚,河套失而偏、老震鄰矣。嘉靖中晉事日棘,太原建爲重鎮,州尤爲唇齒要地。秋防撫臣移駐焉。三關內邊東起平刑關石窒砦,西抵樺林堡老牛灣,延袤千餘里,分爲三路:寧武關爲中路,鴈門關爲東路,偏頭關爲西路。東路則鴈門關、平刑關之寇家梁、廣武站,寧武關之陽方口,皆爲衝要。然寇從平虜衛而下,猶有大同爲外蔽,惟西路偏頭關突出邊地,雖有老營堡、水泉營,相爲犄角,而形勢單外,西接套部僅隔一水,冬春之間,冰堅可渡也。蓋東勝去偏關僅三百里,無東勝則敵之來路益多,偏頭危迫,而自州以南且不得安枕矣。然則代州與雲、朔,利害相等,東勝不守,河套不復,未可謂雲、朔之患切而代州之患緩也。
鴈門廢縣,今州治。漢廣武縣地,屬太原郡地,東漢改屬鴈門郡。三國魏黃初二年徙鴈門郡南度勾注,治廣武縣。隋開皇十八年以太子廣諱,改曰鴈門。唐、宋因之,元廢。宋白曰:「後漢鴈門郡理陰館,今勾注山北下館城是。魏文帝丕移鴈門郡南度勾注,治廣武縣,今州西廣武故城是。後魏明帝詡又移置廣武東古上館城內,今州城是也。《城邑攷》:「州城洪武六年脩築,舊有西關,景泰、成化中,添築東北二關城。」今城周八里有奇。
陰館城,在州北四十里。漢置縣,屬鴈門郡。《班志》註:「縣本樓煩鄉,景帝後三年置縣。」後漢爲鴈門郡治,建安中廢。三國魏青龍初,并州刺史畢軌以鮮卑軻比能軍陘北,誘集塞下鮮卑,因進軍屯陰館,爲彼所敗。宋白曰:「今州城爲上館城,而陰館爲下館城。」《魏志•牽招傳》:「招爲鴈門太守,通河西鮮卑附頭十餘萬家,繕治陘北故上館城,置屯戍,以鎮內外。」或疑上館亦在陘北,蓋《招傳》訛以下館爲上館也。東魏武定三年高歡娶於柔然,親迎於下館,魏收志:「下館即故陰館城。」
廣武城,州西十五里。《圖經》云:「在勾注陘南口之南。秦縣,屬鴈門郡。」漢七年韓王信與匈奴謀攻漢,匈奴使左、右賢王將萬餘騎與王黃屯廣武以南至晉陽。又高祖械婁敬於廣武,即此也。《漢志》屬太原郡,爲北部都尉治。魏、晉皆爲鴈門郡治。後魏徙縣於上館城,仍曰廣武縣,爲鴈門郡治,而廢城亦曰古鴈門城。唐武德八年突厥寇廣武,蓋即鴈門縣也。○原平城,在州西。漢縣,屬太原郡,後漢屬鴈門郡,晉及後魏因之。魏收《志》原平有陰館、樓煩等故城是也。高齊廢。
善無城,在州西北七十里。漢縣,鴈門郡治此,後漢爲定襄郡治。宋白曰:「秦始皇十三年移樓煩於善無縣,縣蓋秦所置,後漢建安中廢。晉太元十一年代劉頭眷,擊破賀蘭部於善無,即此。東魏天平二年復置善無郡,治善無縣,屬恆州,後周廢。」又平城廢縣,在州西南,後漢末所僑置也。晉仍屬鴈門郡,後魏復還治陘北雲。
神武軍,城在州北。《唐志》:「代州有守捉兵,其北有大同軍,本名大武軍,調露二年曰神武軍。天授二年曰平狄軍。大足元年復曰神武軍。其西又有天安軍,天寶十二載置。亦曰天寧軍。」景福元年李克用北巡至天寧軍,聞盧龍帥李匡威、振武帥赫連鐸寇雲州,乃遣將發兵於晉陽,而潛入新城是也。新城,見大同府。志云:州城中有通阜監,金大定中鑄錢監也。今太僕寺置於此。
勾注山,州西北二十五里。一名勾注陘,亦曰西陘,有太和嶺當出入之衝。今置太和嶺巡司於此。志云:州西北三十五里曰牛斗山,亦名牛頭山,亦名纍頭山。山有七峰如斗形,又名北斗山。下有白龍池。其東即勾注陘也。夫勾注爲南北巨防,州境諸山得名者,皆勾注之支山矣。今詳見名山。
鴈門山,州北三十五里。與勾注岡隴相接,故勾注亦兼鴈門之稱。一名鴈門塞。稍東有過鴈峰,巍然特高,其北與應州龍首山相望。又夏屋山,在州東北三十里,《漢志•注》謂之賈屋山,賈與夏同音也。趙襄子北登夏屋,誘代王殺之,遂興兵平代地。《爾雅》謂之下壺山。《括地誌》:夏屋山一名賈毋山,在鴈門縣東北,與勾注山相接。山側有西峨谷。又覆宿山,亦在州東北三十五里。形圓如星,州之主山也。俗名饅頭山。
鳳凰山,州南三十里。相傳隋仁壽二年鳳見於此,一名嘉瑞山。有峰岩洞壑之勝。○黃嵬山,在州北。宋熙寧八年遼人使蕭素來議疆事,詔劉忱等會議於代州境上之大黃平,不決。沈括言:「疆地本以古長城分界,今所爭乃黃嵬山,相遠三十餘里,不可許。」遼人復舍黃嵬而以天池請,既而從王安石議,如遼人所欲得者,一以分水嶺爲界。凡山皆有分水嶺,遼人意在妄取也,於是東西失地七百里,遂爲異日興兵之端。天池,見靜樂縣。
豺山,在州西北故善無縣境。晉元興元年柔然侵魏,自參合陂至豺山及善無北澤是也。明年魏主珪築豺山宮於此,自是數如此山宮如別宮焉。○獵嶺,在夏屋山東北。晉太元二十一年慕容垂自將伐魏,至獵嶺,遣前鋒襲平城,破之。志云:山本名臘嶺,後魏都平城,嘗獵於此,因名。
滹沱河,在州西。自繁畤縣西流入州界,又西南入崞縣境。《三國志》:「建安十年鑿渠自滹沱河入汾,名平虜渠。」又宋雍熙二年張齊賢知代州,契丹來寇,齊賢拒卻之。契丹循胡盧南河而西,齊賢夜發兵,距城西三十里列幟燃芻,敵駭而北走。胡盧南河,即滹沱河之訛也。
鴈門渠,在州東南。《三國志》:「魏牽招爲鴈門太守,郡治廣武,井水鹹苦,民皆遠汲,招準望地勢,因山陵之宜,鑿原開渠,注水城南,民賴其益。」今鴈門山下有水,東南流經州城外東關廂,名東關水。又南入於滹沱。或謂之常溪水。
谷口河,在州東南五十里。自五臺縣楊林嶺發源,流經谷口邨,故名。民多引流灌溉。志云:城西有三里、七里河,皆以去城遠近之次爲名。又州西十里有羊頭神河,自州西北黃龍等池發源,分東西二河,與三里河、七里河俱注於滹沱。又九龍河,在州西北三十五里,亦流入滹沱。
龍躍泉,在州西北二十五里。《水經注》謂之雲龍泉。出鴈門西平地,其大三輪,泉源騰沸,因名。相傳與靜樂縣之天池潛通。又趵突泉,在州北四十里。亦自平地湧出,厥勢湧躍,其流俱達於滹沱。
鴈門關,州北十五里。舊名勾注,亦曰西陘,在今關西數里,元廢,後遂移置於此。兩山夾峙,形勢雄勝。蓋即勾注故道改從直路南出耳。關外有大石牆三道,小石牆二十五道,道北即廣武站也。其隘口凡十八,東起水峪以迄於平刑,西自太和嶺以迄於蘆版口,皆有堡。正德十一年督臣李鉞復增築土堡十一座於北口,在關東者七,關西者四。又於通賊要路咸斬崖挑塹,間以石牆,防衛始密。《邊防攷》:「鴈門關城,洪武七年築,周二里有奇。嘉靖中增脩,萬曆二十五年復脩築。自古稱鴈門形勝甲於天下,然廣武當四達之衝,寇從大同左、右衛而入,東越廣武,則北樓、平刑之患亟,西越白草溝則夾柳樹、雕窠梁之備切。嘉靖時寇嘗兩次入犯,皆由白草溝、寇家梁而出。近建寧邊樓於關外,威遠樓於山巔,益以戍兵,盡杜其山樑窺伺之隙,鴈門庶可無旁越之虞矣。」餘附詳見名山勾注。○東陘關,在南三十里,所謂鴈門有東陘、西陘之險也。元時與西陘俱廢。
廣武營,在鴈門關北二十里。亦曰廣武城,亦曰廣武站。洪武七年創置,萬曆三年脩築,周三里有奇。其西十里爲白草溝堡,又西二十里爲八岔口堡,一名水芹堡。其東二十里爲水峪堡,又東五十里爲胡峪堡,東接繁畤縣之馬蘭堡。《邊防志》:「廣武當南北之衝,北去馬邑縣僅三十里。水峪堡與應州山陰縣接界,相去不過四十里。內邊東起繁峙縣北樓堡界東津谷,西迄寧武界神樹梁,凡百餘里。中間白草溝、樊家坡、吉家坡、灰窯溝、寺兒灘等處爲極衝;其大小鹽溝、馬蓮坪,山勢頗峻,爲次險。又城西之麻巾裂、寇家梁,城東之灰窯溝,又東之天圪𡋎,皆嘉靖間賊嘗內犯之徑也。」
樂安鎮。在州北。唐大順初雲州防禦赫連鐸與幽州帥李匡威侵河東,引蕃、漢兵攻鴈門北鄙遮虜軍,李克用遣李存信等擊之,營於渾河川之田邨,戰於樂安鎮,幽州兵皆潰而還。

五臺縣,州南百四十里。東南至盂縣百二十里。漢慮虒縣,屬太原郡。慮虒讀曰廬夷。後漢因之,晉廢。後魏復置,訛爲驢夷縣,屬永安郡。高齊改屬鴈門郡。隋大業初改曰五臺,因山以名也。唐屬代州,宋因之。金貞祐四年升爲臺州,元因之。明洪武二年復爲五臺縣,屬太原府,八年改屬代州。今編戶十五里。

慮虒城,在縣治東北,漢縣治此。西晉末南單于鐵佛劉武居於新興慮虒之北,謂此也。又張公城,在縣北五里。相傳石勒將張平所築。又有倉城,在縣西南三十里之白邨,周百三十步,蓋魏、晉時驢夷有倉城是也。
五臺山,縣東北百四十里,北接蔚州界,迴環五百餘里,有五峰並聳。唐大曆初造金閣寺於五臺是也。今詳見名山。
滹沱河,在縣西南三十五里,自定襄縣流入界,又東南流入盂縣界。志云:縣西三十里有泉巖河,平地發源,流入滹沱。
慮虒水,在縣東南十里。志云:源出縣西北十五里王邨,環縣東南,一名縣河,與縣東北虒陽河合入清水河注於滹沱。漢以此水名縣。明天順中知府李華導民引慮虒爲渠以溉田,曰豐樂渠。○虒陽河,在縣東北四十里。平地湧出,西南合慮虒水。又清水河,出縣東北百六十里華巖嶺,西南流,慮虒水及虒陽河俱流合焉,注於滹沱。
飯仙山口。縣東北百二十里,有巡司戍守。其西南二十里爲狐野口,西北二十里爲趙滕口。又大峪口,在縣東北五十里。路通北直阜平縣,西通崞縣,有大峪巡司。縣東南六十里又有高洪口,南接石佛口,北連大峪口,路出阜平縣關口山,有高洪口巡司戍守。志云:石佛谷口在縣東南五十里。

繁峙縣,州東北七十里。西北至大同府應州百七十里。漢繁畤縣,屬鴈門郡,後漢及晉因之。後魏拓跋珪築宮於此,曰繁畤宮。東魏天平二年置繁畤郡,後周郡、縣俱廢。隋開皇十八年復置繁畤縣,屬代州,唐、宋因之。金貞祐三年升爲堅州。元因之。明洪武二年復爲繁峙縣,訛畤爲「峙」也,屬太原府。今編戶一十九里。

武州城,即今縣治。漢置繁畤縣,建武九年杜茂擊盧芳將賈覽於繁畤,敗績。晉咸康三年代王什翼犍僭位於繁畤北,後因置宮於此。東魏武定初置武州,領吐京郡、齊郡、新安郡,並寄治繁畤城內。後齊改爲北靈州,尋廢。胡氏曰:「漢初繁畤縣置於武州城,此亦後漢末所遷也。」《金人圖經》:「城三面枕澗,東接峻坂,極爲險固,故曰『堅州』。」
鹵城,縣東百里。漢鹵城縣,屬代郡。後漢改屬鴈門郡,建安中廢。其地多鹵,因名。故城周三里有奇。又東五里有齊城,或以爲東魏之齊郡城也。○𦹿人城,在縣北,漢縣,屬太原郡。𦹿,音瑣,又山寡切。高帝七年周勃從上擊反韓王信於代,降下霍人,前擊胡騎,破之於武泉北。《正義》曰:「霍人即𦹿人也。」武泉,見大同府下。
泰戲山,縣東北百二十里。《山海經》:「大戲之山,滹沱水出焉。」或訛爲泰戲山。郭璞謂之武夫山,又訛爲氏夫山,或謂之戍夫山。有三峰聳立於平川之內,俗又謂之孤山。《說文》「泒水出鴈門𦹿人戍夫山,東北入海」,蓋以滹沱爲即泒水也。泒讀狐。《一統志》:「泰戲山俗名小孤山。」又有大狐山在縣西北五十里,近法池口。《通志》:「泰戲爲大孤山,其東又有小孤山。」恐悞。
茹越山,縣北二十里有谷,路通大同應州。山下舊有茹越鎮,亦曰茹越口,爲戍守處。縣東北百里又有平地嶺,亦北出大同之道也。○寶山,在縣東南九十里。有南冶谷,路通北直唐縣、定州之境。志云:縣東南八十里有憨山,山勢聳拔崎嶇,陟者難辨方向,因名。又有華巖山,在縣東九十里。
滹沱河,在縣城北。志云:出泰戲山,有三泉並導,西南流三里而玉斗泉流合焉,亦名青龍泉,又西流數里復有三泉流注之,又西流至沙澗東合北樓口水,又西流合華巖嶺水,至城北又西入代州界,下流至北直靜海縣入海。蓋河東、河北之大川矣。
郎嶺關,縣東百里。舊名狼嶺,路通應州,屬振武衛戍守。《通志》:「崞縣石佛峪西北有郎嶺關,洪武七年千戶王原所築。」
平刑嶺關,縣東百四十里,路通靈丘縣。本名瓶形寨。宋沈括曰:「飛狐路有道從倒馬關出,卻自石門子冷水鋪入,瓶形、枚回兩寨間可至代州是也。」《金志》:「縣有瓶形、梅迴等鎮。」枚、梅通。蓋與瓶形相近矣。今關有嶺口堡,西去鴈門關二百三十里,東至靈丘不過九十里,北出大寨口至渾源州亦九十里,南至北直阜平縣二百里。嘉靖二十年寇由此越塞而出,因增設官軍戍守。《邊防考》:「堡城正德六年築,嘉靖二十四年、萬曆九年增脩,周二里有奇。」自此而西二十里曰團城子堡,又西北二十里曰大安嶺堡,又西北二十里曰車道口堡。大安堡南六十里曰沙澗驛,又西南至縣凡四十里。本關爲東路之門戶,東控紫荊,西轄鴈門,與團城子等堡分管內邊百二十四里。關北平安窊及大安嶺一帶俱寇衝,嘉靖間寇每由此入犯繁峙、代州保禦爲切。
北樓口堡,在縣東北百二十里。堡城正德九年築,嘉靖二十三年、萬曆五年增脩,周四里有奇,備兵使者駐焉。所轄邊二百五十三里,東起平刑界石窯庵,西抵廣武界東津口,皆近腹裏。山南一帶層巒茂林,爲內地障蔽。堡城地勢寬平,田土饒沃,然東有正峪口,西有白道陂,俱爲衝要。堡東三十里曰凌雲口堡,東南接大安嶺,凡百里。其西三十里曰大石口堡,北去應州止三十里。宋楊業自雲、應引還,欲出大石路。入石碣谷,以避契丹兵鋒處也。其北又有石跌路,乃西趨鴈門之道。或曰即崞縣之石峽口也。
小石口堡。在大石口西五里。堡城正德九年築,萬曆二十八年增脩,後又增築北關,今城周二里有奇。西二十里爲茹越堡。又西二十里爲馬蘭峪堡,堡北至山陰縣三十里,其西十五里即代州之胡峪堡也。《邊防攷》:「小石口轄凌雲、大石、茹越、馬蘭等四堡,分管邊一百有六里。堡東麻森嶺、上衚同、白道陂、牛巢峪等處,山谷平漫,嘉靖中寇入犯堡南黃草坪及龍王堂、板舖嶺,俱由此逸出,蓋衝要地也。」

崞縣,州西南六十里。西南至忻州百四十里。漢崞縣地,屬鴈門郡。後漢末廢。晉復置,仍屬鴈門郡。後魏永興二年析置石城縣,屬秀容郡。東魏置廓州,北齊改爲北顯州,後周州廢。隋開皇十年改石城曰平寇,屬代州。大業初復曰崞縣,唐、宋因之。元曰崞州,明洪武二年改州爲縣,屬太原府,八年改今屬。編戶三十八里。

崞縣故城,在縣西三十五里。漢縣治此,晉因之。後魏改爲崞山縣,東魏天平二年縣屬繁畤郡,後齊省入石城縣。《隋志》:「東魏於石城縣置廓州,領廣安、永定、建安三郡,俱寄治崞山城內。後齊廢郡,改置北顯州。後周建德六年平齊,齊定州刺史高紹義復據北顯州,周兵擊之,拔顯州,進逼馬邑,即北顯州也。隋因舊名,改石城爲崞縣。大業十一年北巡,突厥來襲,帝馳入鴈門,齊王暕以後軍保崞縣,即今縣治。唐乾符五年沙陀李國昌等焚唐林、崞縣,入忻州。元致和元年燕帖木兒作亂於大都,上都諸王忽剌台等引兵入崞州,時縣升爲州也。
雲中城,縣西南七十里。後魏末僑置雲中郡,領延民、雲陽二縣,蓋魏主脩永熙二年所置。《隋志》:「雲中城,東魏時僑置恆州,尋廢。後爲蘆板寨城。」今爲蘆板寨口堡,設兵戍守,南至忻口二十里。○唐林城,在縣南四十里,唐武氏證聖元年分五臺、崞縣置武延縣,景雲初改爲唐林縣,五代梁改曰白鹿縣,石晉曰廣武縣,宋省入崞縣。又樓煩城,志云:在縣東十五里,石趙時置。魏收志:「鴈門郡原平縣有樓煩城。」章懷太子賢曰:「故城在崞縣東北。」元魏主濬如樓煩宮,宮蓋置於此。杜佑亦曰:「崞縣東有樓煩故城。」
崞山,縣西南四十里。漢以此山名縣。《後魏記》:「太武保母竇氏葬崞山,別立寢廟,故累代皆致祀。文成帝濬太安三年畋崞山,遂如繁畤。獻文帝宏皇興二年亦畋崞山,如繁畤。孝文帝宏太和初自白登如崞山,明年復如崞山。自是三年至六年,皆親往焉。十五年始爲定製,惟遣有司行事。」《水經注》:「崞川水出崞山縣故城南,西流出山,謂之崞口,故崞縣亦有崞口之名。」○大涯山,在縣東南四十里。山形森秀,如芙渠然,一名蓮花峰。又有五峰山,在縣東二十五里,以五峰並峙而名。又有黃嵬山,在縣西南七十五里。
石鼓山,縣東南七十里。志云:縣東南有福壽山,山之左即石鼓山。魏收云:「秀容縣有石鼓山。」是也。後魏長廣王初,河西賊帥紇豆陵步蕃敗爾朱兆於秀容,南逼晉陽,高歡與爾朱兆合擊,大破之於石鼓山,即此。
揚武谷,縣西三十里。揚一作「羊」,或作「陽」。自昔戍守要地也。唐大曆十三年回紇入寇,代州都督張光晟破之於羊武谷。五代唐清泰三年石敬瑭據河東,求援於契丹,契丹將兵自揚武谷而南。石晉開運三年契丹寇河東,劉知遠敗之於揚武谷。蓋鴈門西偏之要隘也。《九域志》崞縣有羊武寨。劉份曰:「代州揚武寨,其北有長城嶺,今爲揚武峪口堡,南至揚武邨三十里,西至蘆坂邨寨四十里,設兵戍守。堡南又有揚武上、下關。」○石佛谷,志云:在縣西北三十里,北接朔州界。元末用石壘寨,明初因之,南通廟嶺,即夾柳樹堡也。其西北有郎嶺關雲。
滹沱河,在縣東南。自代州流入境,又西南入忻州界。又縣南有揚武河,源出縣西五十里太子巖,東流入於滹沱。○七里河,在縣北,南流入於滹沱河。又有龍泉,在縣西北。有二源,北曰上龍泉,南曰下龍泉,流分三派,合流而入於滹沱。
寧武關,縣西北百十里,北接朔州,南通靜樂縣界。舊爲寧文堡,在今關城西一里。景泰元年創築今關,東至代州百七十里,西去嵐縣百六十里,成化初增脩。正德八年寇由大同入犯寧朔、倒馬諸關,議者欲調大同兵守寧武,樞臣以爲寧武三關所以蔽山西,而大同所以蔽寧武,若耑守寧武,是自撤藩籬,非計也。然自是以後,防維益重,隆慶四年又加脩築。關城周七里餘,帥臣建牙於此,據險扼吭,屹爲保障。關東北二十里曰楊方堡,堡城創築於嘉靖十八年,萬曆四年增脩,周二里有奇。近堡有西溝口、苦參窊,爲極衝。自堡北至朔州,不過四十里,不惟寧武要衝,亦爲三關翰蔽,大同有事以重兵駐此,東可以衛鴈門,西可以援偏、老,北可以應雲、朔,蓋地利得也。《邊防攷》:「寧武關分轄揚方、朔寧、大水口三堡,分管邊四十餘里。其朔寧堡在關東三十里。大水口堡在關西北三十里,亦曰狗兒澗。北有馬安山、灰泉梁,嘉靖間寇由入犯岢嵐州一帶,亦防禦之要地也。」
盤道梁堡,在寧武關東百里。有新舊二城。舊城創築於嘉靖三十二年,萬曆十三年增脩。二十二年以舊城地勢低窪,又改築新城於邊內,周一里有奇。雖高踞山巔,而汲水外溝,且砂土脈鬆,牆垣易圮。堡西十里曰夾柳樹堡,中間有駱駝梁,爲賊衝。又西十五里爲雕窠梁堡,中間有火燒溝,爲賊衝。火燒溝之東又有臥羊坡,地平坡漫,寇易馳突,因設燕兒水堡於其地。自雕窠梁而西二十里,曰玄岡堡,堡西去寧武關五十里,中間有金家嘴,爲賊衝。又自盤道梁而東十里曰小蓮花堡,亦曰弔橋嶺,東接代州之八坌堡凡十五里。《邊防攷》:「自盤道梁已下凡五堡,分管內邊四十八里。」
神池堡,在寧武關北三十五里。嘉靖十八年築,萬曆四年增修,周五里有奇。堡東通朔州井坪所,西南通岢嵐之三岔、五寨等堡,商販咸集於此。其東曰圪圪𡋎堡,近堡有靳家窊等衝,嘉靖間寇由此入犯堡南溫嶺、青羊渠諸處。其北曰石湖嶺堡,又東北爲西溝口堡。近堡有澗平、西溝二水門,闊皆丈餘,中豎石柵以防零寇。自神池堡以下共四堡,分管內邊四十里。
八角堡,寧武關西北七十里,西北至偏頭關九十里。弘治二年築,萬曆十五年增修,周四里有奇。堡北二十里有野豬溝堡,爲最衝。東有乾柴溝堡。又有長林堡,在八角堡東北六十里。嘉靖四十五年築,東面靠邊,三面長七十八丈。初屬岢嵐,後改屬寧武。東去朔州界五里,北至老營堡三十五里。近堡有暗門,大莊窩、石湖水口三處爲最衝。蓋堡當南北孔道,旁多蹊徑,若寇從大同之乃河堡與西路老營之賈家堡犯五寨、三岔諸處,長林其必由之道也。《邊防攷》:「八角所與所轄三堡,分管邊四十里,東西與大同老營接壤,據山負險,寇不易犯,惟野豬嶺之兩山,長林堡之左右平漫,易於馳突,不可不備。」
利民堡,在寧武關北八十五里。弘治二年築,嘉靖二十七年、萬曆四年增修,周三里有奇。東去朔州六十里,北至老營堡九十里,備兵使者駐焉。所轄邊二百九里,東起廣武界八岔堡西之神樹梁,西盡老營堡東之地椒峁,爲中路之要害。而堡東曰得勝堡,西曰勒馬溝堡,北曰蔣家峪堡。得勝口有牛筋肢灣、小道塢、荍麥川,俱爲寇衝,蓋寇從大同、威遠、平虜而下,即荍麥川也。又勒馬溝有赤谷邨等衝,嘉靖間寇每由此入犯興、嵐一帶,蓋堡境平衍,無險可恃也。《邊防攷》:「利民堡與所轄得勝三堡,分管邊四十里。」
黃花嶺堡,在寧武關北二十里,又北十五里即神池堡也。又土棚堡,在寧武關北六十里,又西十里即義井堡,俱嘉靖中置。舊志:寧武東路有大河堡。又東北則楊方堡也。寧武而西則寧文堡,又西則三馬營堡,又西南則西鎮堡,相爲犄角。
石峽寨,在縣東北。今爲石峽口堡,與楊方堡相近,即雕窠梁堡也。嘉靖十三年督臣任洛自雕窠梁至達達墩,築邊八里有奇。議者謂楊方堡以西,大川通谷,平漫無險,爲雲、朔、忻、代、嵐、石之徑道,寇每由此入犯。十八年督臣陳講乃棄舊邊,尋王野梁廢蹟修築,東起楊方,經溫嶺、大小水口、神池、荍麥川至八角堡,爲長城百八十里,中間塹山堙谷,環以壕塹,險始可恃。二十三年督臣曾銑復增築高厚雲。
土墱寨。在縣西北。東魏武定元年高歡築長城於肆州北山,西自馬陵,東至土墱。宋雍熙三年契丹寇代州,張齊賢卻之。乃北走,齊賢先伏步卒二千於土墱寨掩擊之,契丹大敗。《九域志》崞縣有土墱寨。墱,《北史》作「隥」,土鄧反。
附見:
振武衛。在代州治東南。明洪武二十三年建。
鴈門守禦千戶所,在鴈門關。洪武七年建所於此,屬振武衛。
寧武守禦千戶所,在寧武關。宏治十一年建所。詳見前。
八角守禦千戶所,在八角堡。嘉靖二年建所。見前。

岢嵐州[編輯]

岢嵐州,府西二百八十里。南至永寧州二百五十里,西北至保德州二百里,東北至大同府朔州二百四十里。

春秋時晉地,後爲樓煩胡所據。趙滅樓煩,因爲趙地。秦屬太原郡,漢因之。後漢末,爲新興郡地,魏、晉因之。後魏末爲嵐州地。未白曰:「州治在今靜樂縣。」隋屬樓煩郡,唐屬嵐州。宋太平興國五年置苛嵐軍,金大定二十二年升爲州。元初爲管州地,後爲嵐州地。明洪武七年復置岢嵐縣,屬太原府,九年升爲州。編戶十一里。領縣二。
州控大河之阻,居四山之中,捍禦邊陲,形勢雄固。
嵐谷廢縣,今州治。漢汾陽縣地也,後漢以後其地大抵荒廢。後魏末爲嵐州地。隋爲靜樂縣地,又置岢嵐鎮於此。唐爲岢嵐軍。劉昫曰:「唐初宜芳縣地也,有岢嵐軍。長定三年分置嵐谷縣,神龍二年省。景龍中張仁亶徙其軍於朔州,留者號岢嵐守捉,隸大同軍。開元十二年復置嵐谷縣,隸嵐州。」《新唐書》:「高宗永淳二年以岢嵐鎮爲柵,長安三年改爲軍。」是也。五代唐復置岢嵐軍。周廣順二年府州防禦使析德扆拔北漢岢嵐軍,以兵戍之。宋仍置軍於此。金爲州治,元州、縣俱廢。明初復置岢嵐縣,尋升爲州。今州城周六里有奇。
遮虜城,在州東南。唐遮虜軍也,亦曰遮虜平。乾符五年以振武帥李國昌爲大同帥,國昌不受命,與子克用合兵陷遮虜軍,尋攻岢嵐軍,陷其羅城,敗官軍於洪谷。志云:洪谷東北有遮虜平,時置軍於此。○孤蘇戍城,在州東北十里。相傳北齊所築,遺址猶存。
岢嵐山,州北百里。高二千餘丈,長百餘里,與雪山相接。《一統志》云:「蔚汾水出岢嵐山。」似悞。又雪山,在州東北七十里,高三十里,長三十里,有東西二山,即嵐、朔之分界。《一統志》:「雪山在州東北四十里。」○長城山,在州東三十里。山下有白龍泉,流合嵐漪河。志云:州西有焚臺山,地中出火,因名。山上又有火井。
巨麓嶺,州西南五十里。西南至興縣六十里,接境處也。山多松,一名萬松嶺。或謂之松子嶺。宋靖康初析可求援太原,道出松子嶺,爲金人所敗處。○乏馬嶺,在州東四十里。山嶺高峻,馬經此輒疲乏,因名。志云:巨麓嶺、乏馬嶺下皆有水流入嵐漪河。
嵐漪河,在州城西南,源出州東五十里黃道川北之分水嶺,經乏馬嶺西與舟道溝水合流,又西南合巨麓嶺水,西流經興縣界入大河。○名源水,在州北五十里,亦西南流入於黃河。
洪谷保隘,州南四十里。唐末李克用敗官軍於洪谷,即此。胡氏曰:「岢嵐軍南有洪谷,今爲洪谷保隘,路出永寧州。」又天澗堡隘,在州北五里,路通大同、朔州。兩山並峙,深狹如澗,因名。○於坑保隘,在州西北八十里,路通保德州。志云:州東北四十里有三井鎮,明初置巡司於此,今革。
五寨堡。在州北。東去寧武關神池堡八十里。堡城嘉靖十六年築,萬曆八年增修,周四里有奇。鎮西衛五所屯牧於此,故名五寨。四野平曠,居民蕃滋,寇往往窺伺。又逼近蘆芽山,叢木茂林,寇易嘯集,防守不可不密。○三岔堡,在五寨北五十里。堡城嘉靖十八年築,萬曆九年增修。堡當四達之衝,偏關商旅,盡出其途,亦要地也。

嵐縣,州東南百四十里。東北至靜樂縣九十里,東南至文水縣百七十里。亦漢汾陽縣地。隋爲靜樂縣地,隋末置嵐城縣。唐武德四年置東會州治焉,又改縣爲宜芳縣。六年改置嵐州,天寶初曰樓煩郡,乾元初復故。宋仍曰嵐州。金因之,亦曰鎮西軍。元至元二年州、縣俱省入管州。五年復置嵐州,以宜芳縣省入。明洪武二年降爲縣,九年析置岢嵐州,以縣屬焉。編戶十里。

合會城,在縣西南。《唐志》:「武德四年分宜芳縣置合會、豐潤二縣,屬東會州。明年省豐潤入宜芳。六年縣屬嵐州。九年又省合會入宜芳縣。」○秀容城,《通志》云:「在縣南三十里。」《通典》:「宜芳縣有古秀容城,即漢汾陽縣。」或曰城蓋劉淵所築,淵姿容秀美,因以名其城雲。
銅鼓山,縣南四十里。山險峻。又大萬山,在縣西南六十里。山下有白龍池,亦名白龍山。又黃簽山,在縣西二十五里。志云:縣四境綿邈,山谷叢雜,有白龍、銅鼓、雞缺、勢要等山,俱稱險阻,盜賊往往潛匿其間。又尖山,亦在縣西。志云:蔚汾水所出。
羊腸坂,在縣東。《水經注》:「汾陽故城,積粟所在,謂之羊腸倉。有羊腸坂,石磴縈紆,若羊腸焉。」《唐志》:「嵐州界有羊腸坂。」皇甫謐《地理書》:「太原北九十里有羊腸坂,崔頤引以對隋煬帝。」《通釋》云:「嵐州羊腸坂,蓋與交城縣羊腸山相近。」
大賢河,在縣南。志云:源出縣南四十里柳峪邨,東北流至靜樂縣之樓煩鎮入於汾水。又蔚汾水,在縣西。源出尖山,流經州境,入興縣界注於大河。○清水河,在縣東。源出縣北四十里雙松山,流經靜樂縣之樓煩鎮入汾水。
貳郎關,縣北二十五里。有土城,周一里。元大德十一年置巡司於此。明洪武十八年修築,仍置巡司。今革。○天邨寨,在縣北三十五里。有城,周二里。洪武九年調鎮西衛官兵戍守。今革。
乏馬嶺寨,在縣北六十里,與岢嵐州接界。有城,周三里。洪武九年亦調鎮西衛官兵守禦。今罷。○寧武寨,或曰在縣西。唐乾元中戍守處。後置軍於此,曰寧武軍。乾符五年李國昌陷遮虜軍,進擊寧武及岢嵐軍,蓋即此。胡氏曰「嬀州懷戎縣西有寧武軍」,蓋國昌遣兵東西肆略也。

興縣,州西五十里。北至保德州百五十里,西南至陝西葭州六十六里。漢汾陽縣地。後齊置蔚汾縣,屬神武郡。隋廢郡,大業四年改縣曰臨泉,屬樓煩郡。唐武德四年又改縣曰臨津,屬東會州,尋屬嵐州。貞觀元年復改爲合河縣。宋因之。金末升爲興州,屬太原府。元仍舊。明洪武二年降爲縣,九年改今屬。編戶十二里。

合河城,縣西北六十里。唐縣治此。宋元豐中,徙治蔚汾水北,即今治也。或曰今縣東南六十里有故臨津城,蓋唐初縣嘗治此。○太和廢縣,在縣北,隋末置。唐初屬東會州,尋屬嵐州,九年省。貞觀三年復置太和縣。八年又省入合河縣。
石樓山,縣東北五十里。一峰孤聳,峭壁端直,百丈有餘,四圍不可攀援,惟向北一小徑,盤迴可達峰頂,俯視羣山,若丘垤然。一名通天山。後漢陽嘉中,使匈奴中郎將張耽等擊烏桓於通天山,大破之。後魏主濬和平三年,石樓人賀略孫及長安,鎮將陸真討平之。高齊天保五年齊主自離石進討山賊,一軍從顯州道,一軍從晉州道,夾攻,大破之,遂平石樓。石樓絕險,自魏世所不能至,於是遠近山胡莫不懾服是也。顯州,今見汾州府六壁城。
合查山,縣東南八十里。峰巒聳異,下有龍池。又採林山,在縣西南六十里。峰巖高峻,甲於羣山。又縣西百二十里有紫金山,泉石頗勝。
黃河,在縣西五十里。自保德州流入境,又南入汾州府臨縣界。
蔚汾水,縣南十五里。自岢嵐流經此。縣治東有通惠泉,自崖阜間分三穴湧出,西南合蔚汾水,又西南流達於大河。○南川河,在縣東南八十二里,源出合查山,經縣南五十里合蔚汾水。又有湫水,亦出合查山,西南流入臨縣界,下流注於大河。
合河關,縣西北七十里。宋白曰:「蔚汾水西與黃河合,故曰合河。有合河津,唐置關於此。」趙珣《聚米圖經》:「關在府州東南二百里。」唐開元九年,并州長史張說出合河關,掩擊叛衆於銀城、連谷,大破之。宋慶曆元年,趙元昊陷豐州,遣兵分屯要害以絕麟州餉道,議者請棄河外保合河津,即此也。銀城、連谷,見陝西神木縣,餘見榆林衛。○蔚汾關,在縣東。《唐志》合河縣「東有蔚汾關」,蓋以蔚汾水爲名。後廢。
黑峪口。縣西五十里。即黃河官渡,路通陝西神木、柏林等處。嘉靖四十三年套寇由此踏冰突犯,隆慶元年套寇復由此南犯石州,旁略縣界,蓋縣之要防也。○界河口,在縣東六十里,路出岢嵐州,置有巡司戍守。又孟家峪,在縣西南五十里黃河崖口。路出陝西神木縣,亦置巡司於此。其相近者又有穆家峪,舊亦置巡司,今革。
附見:
鎮西衛。在岢嵐州治西。明洪武七年置。

保德州[編輯]

保德州,府西北五百里。南至汾州府永寧州二百七十里,西南至陝西葭州二百二十里,東北至河曲縣百二十里。

春秋時晉地,戰國屬趙,秦屬太原郡,兩漢因之,晉以後荒棄。隋、唐時爲嵐州地,宋淳化四年置定羌軍,景德初改保德軍。金大定二十二年升爲州。元因之,屬太原路。明洪武七年改州爲縣。九年復爲保德州,編戶五里。仍屬太原府。
州迫臨黃河,密邇西徼,一有不虞,自河以東如捧漏巵矣,故西境之防,河曲而下,州其次衝也。
保德廢縣,今州治。自昔未有城邑,宋始置軍於此,與河西麟、府諸州相應援。金大定十一年於軍城內置附郭縣,仍曰保德,尋改軍爲州。元省縣入州,明朝因之。永樂十一年修築土城,東西南三面臨深溝,北臨大河。萬曆二十年、三十年俱增築。《邊防攷》:「州與陝西府谷縣止隔一河,先年寇由柳溝、驢皮窯等處入犯州境,直至河曲一帶,俱被荼毒,故汛守爲切。」今州城周七里有奇。
芭州城,在州東北。元初置芭州,屬太原路。至元初省入保德州。志云:州本置於黃河北岸,後圮於河,遺址僅存。今見陝西府谷縣。
翠峰山,州東八十里,形如覆斗,松柏蔚然,州之鎮山也。又有赤山,在州東十里。
黃河,在州城西北,與陝西府谷縣隔河相望,東北接河曲縣界,南接興縣界,套寇入犯,侵軼爲虞。《宋志》保德軍有大堡、沙谷二津,蓋大河津渡處也。
保馬水關。州東北百里,有土城,周一里餘。洪武九年置巡司於此。志云:州東北二十里有水寨,地名義門邨,黃河中流,巍然屹立,高二十八丈,周圍如之,舊嘗置寨於此。
附見:
保德州守禦千戶所。在縣治東南。宣德中建。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