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治通鉴外纪 (四部丛刊本)/卷第十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九 资治通鉴外纪 卷第十
宋 刘恕 撰 景上海涵芬楼藏明刊本
目录序

资治通鉴外纪卷第十

        宋 京兆万年刘 恕 编集

 周纪八起旃䝉赤奋若尽强圉赤奋若凡七十三年

  元王

元年春越侵楚夏楚追越师至冥不及乃还 秋楚

伐东夷

二年冬十一月越围吴 是岁晋知伯伐郑取九邑

 晋定公薨子出公错立 晋赵简子尝与栾激游

曰吾好声色而激致之吾好宫室台榭而激为之吾

好良马善御而激求之吾好士六年矣而激未尝进

一人是进吾过而黜吾善也将沈激于河 或谓简

子曰君何不更乎简子曰诺左右曰君未有过何更

简子曰吾将求之以来諌者却之必止我过矣 简

子闻杨实之贤问于成𫝊𫝊曰不知也简子曰子与

之友何不知也𫝊曰实年十五廉而不匿年二十善

义且仁三十勇毅果决四十绥懐乡里逺人亲附不

见于今十年为人数变是以不知也 杨因见简子

曰臣居乡三逐事君五去闻君好士故来见简子绝

食而迎之左右諌曰居乡三逐不容于众也事君五

去不忠于君也简子曰美女丑妇之仇也盛德之士

乱世所疏也正直之行邪枉所憎也授以为相而国

大治 赵简子病召太子母恤而告之曰我死已葬

服衰上夏屋山以望太子敬诺简子卒母恤代立是

为襄子未葬简子而中牟畔入齐葬五日襄子兴师

攻之围未合而城自壊者十堵襄子击金而退军军

吏曰天助也曷为去之襄子曰吾闻之于叔向曰君

子不乘人于利不迫人于险使之城成而后攻中牟

闻其义请降襄子服衰与群臣上夏屋山望代俗甚

乐甚美襄子曰先君必以此教也乃先善之代君好

色以其姊妻之其所善代者万故久之代君以善马

奉襄子襄子谒代君请觞之舞者数百人置兵羽中

先具大金斗代君酒酣反斗而击之一成脑涂地舞

者操兵以斗尽杀其从者以代君之车迎其妻道闻

之泣呼天曰以弟亡夫非仁也以夫恐弟非义也磨

笄自刺而死代人怜之名其所死地为磨笄山遂兴

兵平代代即北戎也襄子兄伯鲁早死封其子周于

代为代成君

 刘恕曰左氏传鲁哀公十七年晋复伐卫简子曰

 止谓赵鞅也二十年十一月越围吴赵孟降于䘮

 食曰先王与吴王有质告于吴王曰寡君之老无

 恤谓襄子也杜预曰赵孟襄子无恤时有父简子

 之丧是岁周元王二年晋定公三十七年也史记

 六国表周定王十一年晋出公十七年赵简子之

 六十年简子卒赵世家亦云出公十七年简子卒

 在鲁哀公二十年之后十七年也而赵世家襄子

 元年越围吴襄子降丧食乃是左传哀二十年事

 若简子以晋出公十七年卒则襄子元年在吴亡

 后十六年也史记前后差互故以左氏传为据

四年夏四月邾隠公自齐奔越曰吴为无道执父立

子越王归之太子桓公革奔越 越王勾践郊败吴

吴三战三北冬入吴吴师自溃夫差帅其贤良与重

禄上姑苏越围王台吴使王孙洛肉袒膝行请成于

越曰孤臣夫差异日尝得罪于㑹稽夫差不敢逆命

今君王举玉趾而诛孤臣孤臣意者欲如㑹稽之事

敢布腹心越王欲许之范蠡曰天节不逺五年复反

王曰诺不许使者往而复来辞愈卑礼愈尊请以金

玉子女赂君之辱男女服为臣御王又欲许之范蠡

曰十年谋之一朝而弃之可乎王曰吾难对其使者

子其对之范蠡乃左提鼓右援枹以应使者曰昔上

天降祸于越委制于吴而吴不受今反此义以报此

祸吾王敢无聴天之命而聴君王之令乎王孙洛曰

吴稻蟹不遗种子助天为虐不忌不祥乎范蠡曰昔

吾先君周室之不成子也濵于东海之陂鼋龟鱼鳖

之与处蛙黾之与同渚吾虽腼然人面犹禽兽也又

安知是𬣡𬣡者乎王孙洛请反辞于王范蠡曰君王

委制于执事之人子往矣无使执事之人得罪于子

使者反范蠡击鼓兴师至姑苏宫十一月丁𫑗勾践

使人告夫差曰天以吴赐越孤不敢不受王其无死

寡人达王于甬句东夫妇三百唯王所安吾与王为

二君以没王年夫差对曰天降祸吴国不在前后当

孤之身土地人民越既有之矣孤何面目以视天下

吾老矣不能事君王夫差将死曰使死者有知吾无

以见子胥为幂冒面而死自是越春祭三江秋祭五

湖为之立祠 越王索卒于楚而攻晋左史倚相谓

楚惠王曰越已破吴豪士死锐卒尽大甲伤索兵攻

晋示我病也不如起师与之分吴惠王曰善起师从

之越王怒将击楚文种曰我惫矣与战必不克不如

赂之乃割露山之西五百里以与楚 勾践反至五

湖范蠡辞王曰臣不复至越国矣君忧臣劳君辱臣

死昔君王辱于㑹稽臣不死者为此事也今事已济

请从㑹稽之罚王曰子聴吾言与子分国不聴身死

妻子为戮范蠡曰君行制臣行意乃叹曰计然之䇿

十用其五而得意既以施国吾欲用之家装其轻宝

珠玉与私徒属乘舟浮于五湖莫知其所终极越王

命工以良金冩范蠡之状而朝礼之浃日令大夫朝

之环㑹稽三百里为范蠡地曰后世子孙有敢侵蠡

地者使无终没于越国

 刘恕曰史记吴世家越王灭吴诛太宰嚭以为不

 忠而归左氏传哀二十四年闰月哀公如越季孙

 惧使因太宰嚭而纳赂焉在吴亡后二年也如左

 氏之说则嚭入越亦用事安得吴亡即诛哉

是岁陨石于晋

五年夏六月晋伐齐壬辰败齐于犁丘 是岁蔡成

侯薨子声侯产立 越王勾践以兵北渡淮与齐晋

㑹于徐州致贡于周元王使人赐勾践胙命为伯兼

有九夷归吴所侵宋地于宋与鲁泗东方百里当是

时越兵横行于江淮东诸侯毕贺号称伯王句践令

群臣曰闻吾过而不告者其罪刑句践一决狱不辜

援龙渊而切其股血流至足以自罚而战武士必其

死 范蠡浮海出齐变姓名自谓鸱夷子皮苦身戮

力耕于海畔父子治产致数千万齐人闻其贤以为

相范蠡喟然叹曰居家致千金居官致卿相此布衣

之极也乆受尊名不祥乃归相印尽散其财而懐其

重宝间行以去止于陶以为陶天下之中诸侯四通

货物所交易可以致富自谓陶朱公复约要父子耕

畜废居𠉀时转物逐什一之利居无何赀累巨万初

范蠡自齐遗越文种书曰越王为人长颈鸟喙可与

共患难与共乐子何不去种见书称病不朝人或䜛

种且作乱勾践赐种劔曰子教寡人伐吴七术寡人

用其三而败吴其四在子子为我从先王试之种遂

自杀范蠡善治产能择人而任时十九年间三徙所

止必成名再散贫友昆弟鲁之穷士猗顿耕桑而常

饥寒闻朱公富往问术焉朱公告之曰畜五牸乃适

西河大畜牛羊子猗氏南十年之间其息不可计赀

拟王公以兴富于猗氏故曰猗顿或曰顿用盬盐起

邯郸郭纵以铸冶成业皆与王者埒富范蠡衰老聴

子孙修业而息之遂至巨万故天下言富者称陶朱

六年夏四月晋鲁伐齐取廪丘 邾隠公无道越人

执之以归而立其子何何亦无道 是岁杞湣公弟

阏路弑公自立是为哀公

七年夏五月卫褚师北等作乱攻出公公奔蒲遂奔

宋是岁彗星见 晋浍丹水绝三日不流

八年夏五月越宋鲁纳卫出公公不敢入国人立庄

公庶弟黚是为悼公 宋景公使工为弓九年而成

曰臣之精力尽矣归三日而死公弯弧登台东射矢

逾山集彭城之东其馀力逸劲饮羽于石梁冬十月

辛巳景公薨无子大尹立元公孙周之子启司城乐

茷攻大尹大尹奉启奔楚国人立启兄得是为昭公

卫出公自城锄使问子贡曰吾其入乎对曰臣不识

也私于使者曰若得其人四方以为主而国于何有

出公后卒于越 子贡好废举与时转货赀废著鬻

财于曹鲁之间七十子之徒赐最为饶益喜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人之

美不能匿人之过尝相鲁卫家累千金原宪不厌糟

糠匿于穷巷子贡结驷连骑排藜藿过之原宪摄敝

衣冠见子贡子贡耻之曰夫子病乎宪曰吾闻无财

谓之贫学道而不能行谓之病若宪贫也非病也夫

希世而行比周而交学以为人教以为己仁义之慝

舆马之饰衣裘之丽宪不忍为也子贡面有愧色不

辞而去原宪曵杖拖履行歌商颂而反声满天地如

出金石子贡终身耻其言之过也

 刘恕曰颜回原宪之才之徳不屈于衰乱之世歌

 颂夫子之文章优游六艺之富箪食瓢饮在陋巷

 而不改其乐摄敝衣冠曵杖拖履而歌商颂乐道

 忘势可以谓之贤矣若夫闾巷贱隶才卑志下冻

 馁艰苦行歌坐啸愚于雀鼠曾何足道哉

子贡束帛之币聘享诸侯所至国君无不分庭与之

抗礼终于齐 曽参有疾谓曽元曽华曰飞鸟以山

为卑而増巢其巅鱼鳖以渊为浅而蹷穴其中然所

以得者饵也君子茍能无以利害义则辱安从至乎

为官怠于成病加于少愈祸生于懈惰孝衰于妻子

察此四者终如始也 是岁齐郑伐卫 王崩子贞

定王介立

  贞定王

元年夏四月晋伐郑齐救郑 鲁哀公欲以越伐鲁

去三桓秋八月公逊于邾遂如越国人逆之复归薨

于有陉氏子悼公宁立是时鲁如小侯卑于三桓之

二年彗星见

三年晋空桐震七日台舍皆壊人多死

四年燕献公薨孝公立

五年晋荀瑶围郑入南里瑶谓赵无恤入之对曰主

在此曰恶而无勇何以为子对曰以能忍耻庶无害

赵宗乎襄子繇是惎知伯 知伯尝与襄子饮而批

其首大夫请杀之襄子曰先君之立我也曰能为社

稷忍羞岂曰能刺人哉 越王勾践薨子王鼫与立

后越迁琅邪与淮夷共征战夷遂陵暴诸夏侵灭小

邦

六年郑声公薨子哀公易立 晋河绝于扈

七年晋有虹围日

八年秦壍河旁伐大荔取其王城是时义渠大荔最

强筑城数十皆自称王 杞哀公薨湣公子出公敕

十年晋有虹青色五聚于日

十一年晋知伯与赵韩魏共分故范中行地以为邑

晋出公怒告齐鲁欲伐四卿四卿反攻公公奔齐道

死知伯欲尽并晋未敢乃立昭公曽孙骄是为哀公

初哀公大父雍号戴子雍生忌忌善知伯故知伯立

哀公是时知伯最强决晋国政哀公不得有所制

知伯尝欲袭卫佯使其太子颜亡奔卫南文子曰太

子甚爱而有宠非有大罪而亡必有故使人迎之于

境曰车过五乘勿纳也知伯遗卫君野马四白璧一

卫君大说群臣皆贺南文子有忧色卫君曰大国大

欢子何忧也文子曰无功之赏无力之货小国之礼

而大国致之不可不察也卫君以其言告边境知伯

果起兵袭卫至境而反曰卫有贤人先知吾谋也

知伯欲攻夙繇而无道铸大钟方车二𮜿以遗之夙

繇之君斩岸堙谿以迎钟赤章蔓枝諌曰知伯贪而

无信欲攻我而无道今师必随之君曰大国为欢而

子逆之不祥赤章蔓枝曰为人臣不忠贞罪也忠贞

不用逺身可也㫁毂而行至齐七月而夙繇亡

十二年蔡声侯薨子元侯立 晋河水赤三日

十三年齐平公薨子宣公积立 晋知伯荀瑶为室

美士茁夕焉知伯曰室美夫对曰髙山峻原不生草

木松柏之地其土不肥土木胜人臣惧其不安也

知伯约魏桓子韩康子将伐赵赵襄子告张孟谈曰

知伯三使韩魏而寡人不与措兵于寡人必矣吾安

居而可孟谈曰董安于简主之才臣治晋阳而尹铎

循之馀教犹存君其定居晋阳襄子曰诺至而行城

郭及五官之藏城郭不治仓无积粟府无储钱库无

甲兵邑无守具襄子惧曰何以应敌孟谈曰圣人藏

于民不藏于府库修其教不治城郭君其出令令民

遗三年之食馀粟入之仓遗三年之用馀钱入之府

有奇人使缮治城郭夕出令而明日仓不容粟府无

所积钱库不受甲兵居五日城郭已治守备已具㐮

子谓张孟谈曰无矢奈何对曰臣闻董子之治晋阳

公宫之垣皆以荻蒿楛楚墙之有楛其髙丈馀㐮子

发而用之其坚则箘簬之劲不能过也襄子曰矢足

矣无金奈何对曰董子治公宫令舍之堂皆以錬铜

为柱质发而用之有馀金矣号令已定守备已具知

伯帅韩魏之兵果至乘晋阳城战三月弗能拔因舒

军围之决晋水灌之张孟谈曰先主为重器也为国

家之难也盍无爱宝于诸侯乎㐮子曰吾无使孟谈

曰地也可㐮子曰吾不幸有疾不徳而贿地也求饮

吾欲是养吾疾而干吾禄也吾不与皆毙韩康子简

子之孙庄子之子魏桓子㐮子之孙也

十四年郑人弑哀公立声公弟丑是为共公

十六年知伯韩魏围晋阳三年城中巢居而处悬釜

而炊财食将尽士卒病羸赵襄子钻龟筮占兆以视

利害何国可降谓张孟谈曰吾不能守矣孟谈曰亡

不能有危不能安则无为贵知士也君释此计臣请

见韩魏之君孟谈阴见二君而约之孟谈入晋阳㐮

子迎而再拜之且恐且喜知果谓知伯曰二主色动

而意变行矜而志髙必背君不如杀之知伯曰晋阳

旦莫当拔而飨其利岂有佗心子勿复言知果曰不

然则遂亲之魏之谋臣曰赵葭韩之谋臣曰段䂓皆

能移其君之计君约破赵封二子万家之县各一则

二主之心可不变矣知伯曰破赵而三分其地又封

二子则吾所得者少不可赵与韩魏协谋灭知伯分

其地段规谓韩康子曰分地必取成皋康子曰石溜

之地寡人无所用之段䂓曰一里之厚而动千里之

权者地利也千人之众而破三军者不意也君用臣

言韩必取郑康子从之其后灭郑果繇成皋自是地

大于诸侯知伯之士曰长儿子鱼绝去二年将东之

越道闻知伯见杀谓其御曰还车反吾将死之御曰

绝属无别乎曰仁者无馀爱忠臣无馀禄吾闻知伯

之死而动吾心馀禄之加于我尚存遂反而死 赵

㐮子赏有功之臣五人髙赫无功而受上赏五人皆

怒群臣请曰晋阳之存张孟谈功也㐮子曰吾在忧

约之中惟赫不失臣主之礼佗人虽有功皆有骄侮

之心张孟谈谓㐮子曰主势能制臣无令臣能制主

故贵为列侯者不在相位将军以上不为近大夫今

臣名显而身尊权重而众服臣愿损功名去权势以

离众㐮子怅然曰辅主者名显功大者身尊任国者

权重忠信在已而众服焉子何为然对曰君之所言

成功之美也臣之所谓持国之道也天下之美同臣

王之权均而能美者未之有也君若弗图则臣力不

足乃纳地释事而耕于负亲之丘 㐮子使新稚穆

子伐狄胜左人中人遽人来告㐮子方食搏饭有忧

色左右曰一朝而两城下主之色不怡何也㐮子曰

江河之大不过三日飘风𭧂雨不终朝日中不须臾

徳不纯而福禄并至谓之幸夫幸非福非徳不当雍

雍不为幸吾是以惧君子曰赵氏其昌乎忧所以为

昌也喜所以为亡也胜非难也持之其难也 㐮子

饮酒五日五夜优莫曰君勉之纣饮七日七夜君不

及二日耳㐮子惧曰吾亡乎优莫曰桀纣之亡也遇

汤武今天下尽桀而君纣也焉能相亡然亦殆矣

初田恒成子卒子㐮子盘代为齐相相宣公至是与

三晋通使以其兄弟宗人尽为齐都邑大夫

十七年晋知开奔秦

十八年卫悼公薨子敬公弗立卫君尝问子思曰道

大而难明非吾所能也欲学术何如子思曰体道者

逸而不穷任术者劳而无功古之笃道君子生不足

以喜之利何足以动之死不足以禁之害何足以怨

之故明于死生之分通于利害之变虽以天下易其

胫毛无所概于志矣是以与圣人居使穷士忘其贫

贱使王公简其富贵君无然也卫君曰善 蔡元侯

薨子侯齐立 秦城南郑

十九年燕孝公薨成公立

二十年杞出公薨子简公春立

二十一年晋知寡奔秦

二十二年楚灭蔡蔡侯齐亡

二十四年楚灭杞杞小微其事不足称述 自越灭

吴不能正江淮北楚东侵广地至泗上遂灭莒自是

上距莒共公四世矣

二十五年秦伐义渠虏其王是时韩魏共灭伊洛阴

戎其遗脱者皆走西逾汧陇自此中国无戎冦唯馀

义渠种焉

二十六年日有食之昼晦星见 秦厉共公薨子躁

公立

二十八年王崩长子哀王去疾立三月弟叔袭杀哀

王而自立是为思王在位五月少弟嵬攻杀思王而

自立是为考王 秦南郑反

  考王

元年晋哀公薨子幽公柳立独有綘曲沃馀皆入韩

魏赵幽公畏三家反朝之

二年河水赤于晋龙门三日

六年日有食之 夏六月秦雨雪 是岁晋大风壊

七年燕成公薨湣公立

九年卫敬公薨子昭公纠立三晋强卫如小侯属之

 楚惠王薨子简王仲立

十年鲁悼公薨子元公嘉立 晋丹沁水出相反击

十一年义渠伐秦至渭南

十二年秦躁公薨弟懐公立

十三年晋无云而雷 冬晋桃杏实

十四年晋鲁㑹于楚丘

十五年王崩子威烈王午立 卫公子亹弑昭公自

立是为懐公

  威烈王

元年秦庶长龟与大臣围懐公公自杀太子昭子蚤

死大臣立昭子之子是为灵公 晋赵㐮子卒兄伯

鲁孙浣立是为献侯治中牟献侯少襄子弟桓子逐

献侯而自立 晋韩康子卒子武子立 魏桓子卒

孙文侯斯立

二年晋赵桓子卒国人复立献侯 郑共公薨子幽

公已立

三年冬十一月晋有火下于北方其声如鼓 是岁

晋韩武子伐郑杀幽公郑人立幽公弟骀是为𦈡公

或云骀幽公子也

四年夏四月晋大雨雪 是岁晋幽公夫人秦嬴贼

公于髙寝或云幽公淫夜窃出为盗所杀魏文侯以

兵诛晋乱立幽公子止是为烈公 秦作吴阳上畤

祭黄帝下畤祭炎帝

五年晋韩武子都平阳 赵献侯城SKchar

七年魏城少梁 楚伐晋南鄙

八年秦攻魏战于少梁 越灭郯

九年秦城壍河濒 齐伐赵东鄙围平邑

十一年卫敬公孙公子适之子颓弑懐公而自立是

为慎公秦城藉姑 秦灵公薨季父昭子之弟悼子

立是为简公

十二年初考王封其弟揭于河南以续周公之官职

是为西周桓公是岁辛子威公立

十三年秦与晋战败于郑下 齐伐晋毁黄城围阳

狐初齐田襄子盘卒子庄子白代为相卒子太公和

代为相皆相宣公 晋河崩壅龙门至于㡳柱

十四年自十三年十月至春正月大雨雪 是岁魏

文侯使其子击围繁庞 齐田昐及赵战于平邑获

赵将韩举取平邑 是时李悝为文侯作尽地力之

教以为地方百里治田勤谨则亩益三斗不勤损亦

如之为粟百八十万石善平籴者必观岁有上中下

孰小饥则发小孰之所敛中饥则发中孰之所敛大

饥则发大孰之所敛而粜之虽遇饥馑水旱籴不贵

而民不散取有馀以补不足也战国贵诈力而贱仁

谊先富有而后礼让悝行之魏国国以富强 李悝

为上地守下令曰人有狐疑之讼令射的中者胜不

中者负令下而人皆习射及与秦人战大败之 齐

伐鲁葛及安陵

十五年齐取鲁一城 赵取平邑城之

十六年日有食之 鲁元公薨子穆公显立 王命

韩赵伐齐入长城

十七年秦简公初令吏带剑壍洛城重泉 魏伐秦

筑临晋 晋韩武子卒子景侯䖍立 赵献侯卒子

烈侯籍立

十八年秦初租禾 魏攻秦至郑筑汾阴郃阳 鲁

穆公访于子思曰寡人嗣先君之业三年矣欲掩先

君之恶以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其善使谈者有术焉愿先生教之子思

曰私情之细不如公义之大故舜禹于其父弗敢私

有之公问可以利民者曰毁不居之室以赐穷民夺

嬖宠之禄以振困匮无令人有悲怨而后世有闻见

也 曽申谓子思曰屈已以伸道乎抗志以贫贱乎

子思曰道伸吾所愿也今天下王侯其孰能哉与其

屈已以富贵而制于人不若抗志以贫贱而不愧于

道 鲁人公仪僣砥节励行乐道好古恬于荣利不

事诸侯子思与之友鲁君因子思欲以为相曰公仪

子必辅寡人参分鲁国而与之一子思曰此公仪子

所以不至也君若饥渴待贤纳用其谋虽疏食水饮

伋亦愿在下风今徒以髙官厚禄钓饵无信用之意

公仪子之智若鱼鸟可也不然则彼将终身不蹑乎

君之庭且臣不佞又不任为君操竿下钓以伤守节

之士也 鲁公仪休者为相奉法循理无所变更百

官自正使食禄者不得与下民争利受大者不得取

小食茹而美㧞其园葵而弃之见其家织布好而疾

出其家妇燔其机云欲令农士工女安所售其货乎

穆公之时公仪子为政子柳子思为臣鲁之削也滋

甚 子上杂所习请于子思子思曰先人有训焉学

必繇圣所以致其材也砺必繇砥所以致其刃也故

夫子之教必始于诗书而终于礼乐杂说不与焉又

何请子上名白子思子也年四十七

 刘恕曰家语篇后叙孔子子孙及史记孔子世家

 皆云伋字子思年六十二孔丛子有子思与孔子

 相问答则孔子时子思已长矣孔子以周敬王四

 十一年壬戍卒至鲁穆公三年甲戍当威烈王之

 十九年距孔子卒七十三年子思葢九十馀矣汉

 蓺文志云子思鲁穆公师礼记檀弓云鲁穆公问

 子思旧君友服孟轲子思弟子亦言与鲁穆公同

 时必不妄则家语世家不当云子思六十二岁而

 孔丛子云子思居卫鲁穆公卒去此又三十一年

 子思葢百二十馀岁矣寿考若是当时莫之称道

 固可疑也

辛栎见鲁穆公曰昔太公封于营丘滨海阻山险固

之地故地日广子孙弥隆周公封于鲁无山林谿谷

之险诸侯四面以达故地日削子孙弥杀吾先君周

公不若太公之知也穆公惭不能对以语南宫子南

宫子曰成王之居成周曰余一人有善易得而见也

有不善易得而诛也周公卜居曲阜曰贤则茂昌不

贤则速亡夫贤者岂欲子孙阻山林之险长为无道

哉小人哉栎也 魏文侯尝借道于赵攻中山赵不

许赵利曰魏攻中山而不能取则魏罢而赵重魏㧞

中山必不能越赵而守是用兵者魏而得地者赵也

君不如许之彼知君利之必将辍行君不如借之道

而示不得已也 文侯轼假干木之闾曰干木光乎

德寡人光乎势干木富乎义寡人富乎财势不如德

财不如义干木未尝肯以已易寡人吾安敢髙之致

禄百万时往问之国人喜而诵之曰吾君好正假干

木之敬吾君好忠段干木之隆秦尝欲攻魏司马庾

谏秦君曰段干木贤者而魏礼之不可加兵秦君然

之干木子夏弟子也 文侯见段干木立倦而不敢

息及见翟璜踞堂而与之言璜不能文侯曰段干木

官之则不肯禄之则不受汝禄则千钟官则上卿既

受吾赏又责吾礼母乃难乎 师经鼓琴文侯起舞

曰使我言而无违者师经援琴而撞文侯不中文侯

问左右曰撞君者何罪曰当烹提师经下堂一等师

经曰臣一言而死昔尧舜唯恐言而人不违桀纣唯

恐言而人违之臣撞桀纣非撞吾君也文侯曰释之

是寡人之过也

 刘恕曰言而人违之善则改焉不善择焉止吾过

 而成吾美也言而人不违非畏其势则人所侮玩

 也畏势则长其恶侮玩则以儿童犬彘待之面誉

 背毁蠢然嗤笑以白为黑以败为成诗云维此良

 人弗求弗迪维彼忍心是顾是复好同恶异近佞

 逺直则莫能别善恶祸患继之而不悟其愚可胜

 道哉

魏西门豹为邺令文侯曰必就子之功而成子之名

豹曰敢问有术乎文侯曰有之乡邑老者敬之贤良

师事之求其好掩人之美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人之丑者而参验之夫

幽莠之㓜也似禾骊牛之黄也似虎白骨疑象武夫

类玉此皆似之而非也 文侯问李克吴所以亡对

曰数战数胜文侯曰国之福也曷为而亡克曰数战

则民罢数胜则主骄以骄主治罢民所以亡也骄则

恣恣则极物罢则怨怨则虑上下俱极吴之亡犹晩

也 李克谓文侯曰贵者贱恶之富者贫恶之知者

愚恶之文侯曰三者勿恶可乎李克曰贵而下贱则

众弗恶也富能分贫则穷士弗恶也知而教愚则童

䝉弗恶也文侯曰寡人虽不敏请守斯语 田子方

见老马于道其御曰公家之畜罢而不用出而鬻之

子方曰少尽其力老弃其身仁者不为也以束帛赎

之子方子夏弟子也 文侯与田子方语有两童子

青白衣侍于君前子方曰君之宠子乎文侯曰非也

其父死于战此其㓜孤也子方曰臣以君之贼心为

足今又滋甚君宠此子也又以谁之父杀之乎文侯

愍然曰寡人受令矣自是兵革罕用 文侯出游见

路人反裘而负刍文侯问之对曰臣爱其毛文侯曰

若不知其里尽而毛无所恃邪明年东封上计其入

三倍有司请赏其吏解扁文侯曰此无异反裘而负

刍者吾地不加广民不加众而钱布三倍何也解扁

曰以冬伐木春浮河而鬻之文侯曰民春耕暑耘以

秋收敛惟冬无事乃伐林而积之负轭而浮之河是

民不得休息也民已弊矣虽入三倍将焉用之 韩

伐郑取雍丘 齐伐鲁取郕 郑城京 楚简王薨

子声王当立

十九年齐伐卫取母丘 郑败韩于负黍

二十年夏五月晋有三大犬帅众犬数万聚于绛杀

一犬于东方杀一犬于西方

二十一年齐宣公薨子康公贷立 齐田㑹以廪丘

二十二年初宋昭公尝出亡谓其御曰吾被服而立

侍御者数十人无不曰吾君丽也吾发言动事朝臣

数百人无不曰吾君圣也内外不见吾过失是以亡

也乃改操易行二年而美闻于宋宋人迎而复之薨

子悼公购由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