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园学古录 (四部丛刊本)/卷第四十三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四十二 道园学古录 卷第四十三
元 虞集 撰 景上海涵芬楼藏明刊本
卷第四十四

道园学古录卷之四十三   归田藁十七

             雍虞集伯生

 墓志铭

    临川𨼆士孙君履当甫墓志铭

孙君讳辙字履常其先自金陵来居临川髙祖彦居官治狱

有阴德以子贵赠奉直大夫曽祖次康迪功郎祖果父震妣

蔡氏君未成童而孤以母教知警䇿自树立临川文物之邦

自昔有行义文学政术之士相望于代宋亡故进士数人衣

冠伟儒为众庶仪表三四十年而后尽君之生后于诸公而

颂诗读书检身愼行𨼆然蚤有誉于州里郡人力足以致客

者具礼币迎君于家塾身率子弟受学候问敬养如事父兄

乆之从学者日众始即家居而讲授焉一亩之宫近接阛阓

树竹数个门庭萧然外齐内燕严靖有恒户外之屦常满与

门人考德问学以孝弟忠信为主本言温气和闻者油然而

自得虚骄𭧂厉之气匆然消沮故虽童孺亦知所趋郷不违

𮜿辙而郡中俊彦有声者𨓏𨓏皆自以为出其门矣君居必

端坐出入有节待亲戚郷里礼意周洽言论之间无几㣲及

人过失长短而不经之渎非理之干亦无自而至前矣士子

过郡者必来见多爱慕之不忍即去自部使者郡长吏以下

文武吏士仁且贤者莫不下车裴回至于君之里君乐易庄

敬接之以礼言不及于官府而岂弟爱人之说则深致意焉

江西行省宪司聘辟皆不就  朝廷尝遣奉使分道问民

疾苦于天下齐太史履谦学者也实来江西以遗逸特举君

一人学官歳时致廪(“㐭”换为“面”)饩皆却不受自卿大夫至城市田野莫

不称之曰澹轩先生云君虽甚贫事母至孝母夫人性严君

承顺甘旨不缺常足以致其欢心寡妹有三甥女皆养之亲

侧及笄审所宜归而归之女弟有痼疾居室无间言母夫人

年九十五而终君时年巳六十衰慕摧毁不敢自以为衰君

子称焉君以元綂甲戍十一月癸丑卒距其生之壬戍凡七

十有三年娶程氏郡名士之女也前二十年卒无子有女三

人适黄勲⿺辶商王瑜皆前卒其一未笄君殁时命从子継祖之

次子益为巳后明年君之亲戚门人与为之后者以十二月

壬申葬诸临川灵台郷髙槁岭之原使其甥女之子李彛来

求铭君有文集(⿱艹石)干卷其门人将刻而传之故翰林学士崇

仁呉公伯清叙之曰所谓仁义之人其言蔼如也于此可以

观其人焉君有近体诗曰自是难容力那堪预作期勿忘仍

忽助非速亦非迟可以见其学之所至矣陆文安公生临川

之金谿近时郡之学者益以为慕郷呉公尝喟然于私曰陆

子之学如青天白日不可尚巳闻其风而恱之者或莫究其

实际而昧其指归其失之逺矣深可叹也吾观孙君教人笃

实平允守经循理庶几不知者之不敢为过髙自欺之说以

自诡而今亦亡矣噫吾将谁与归乎为之铭曰

化俗逹材本乎君子奕奕侯邦民庶来止孰敦吾凉孰廓吾

鄙躬行以率人用知耻有游有从观感成美仁义之言其著

在此铭表其郷以勖髦士

    故临川处士呉仲谷甫墓志铭

临川有𨼆君子呉仲谷先生者生故宋景定癸亥七十七年

而卒则  国家仍改至元之五年巳卯之十二月也其孤

肇营葬得地于其里长宁梅江之下保以明年庚辰十月甲

⿱穴之焉先事来求为之铭其先居金陵南唐归宋即来居临

川东门买田金谿筑室城东以居郡故多氏呉者别之为东

门呉氏云丗为儒家而𨼆德不耀淳熙中金谿有大儒先生

陆文安公以卓绝之学尚友圣贤与新安朱子同时并起以

其学教学者天下师尊之而文安公实娶于呉则讳渐府君

识文安于龆齓以其女归之它日子孙祠府君于书堂以文

安公侑食名之曰清润用𣈆人语也府君生武宁主簿文盛

武宁生惠子有书曰易论机衡其弟国史校勘正子有书曰

二礼经制书上送官并免本州文解而校勘用荐者得召对

称旨而著廷辟为之属矣是为先生之大父而先生蚤䘮其

父瑀鞠于伯氏伯氏没服伯氏之服而䘮之三年丗母朱氏

年八十六而卒服䘮礼亦如之先生之居是邦十丗四百年

官虽不甚𩔰而清脩文稚见称于君子公卿大夫有过于清

润堂之门者莫不见焉先生以贫而书堂不加葺而敬者不

衰则先生得以継之者先生当我  国家混一之盛野无

遗贤而端居讲授郷里自江右之伯帅牧守御史部使者与

文学之吏荐辟相望终身不为之动先生无妄交而学士大

夫过郡无不求见焉故楚国程文宪公见知于

丗祖皇帝凡所荐引起家台阁风宪者数十人而尝贻书于

先生曰临川士友及门者踵相接也独相望足下耿耿如玉

人而不可得见程公好贤闻天下而先生待之犹如此则其

为人可知巳郡人尊德而尚出谓讳渐府君曰东斋谓校勘

君曰石泉二礼君曰西泉谓先生曰北斋皆因所居而称之

不以官不以字盖其士风之美者乎先生讳定翁字仲谷弱

不好弄俨然如成人自长至老衣冠以居寒暑不懈读其遗

书保其先业以长子老孙不求赢馀以自广而族人子弟婚

嫁䘮葬竭力以𦔳之宋亡时有故淳安令平山曽子良退居

其郷先生从之游其要以为求圣贤乐处崇仁甘泳中夫者

以隽迈而能𨼆以其卓识髙志悉寓于诗自以为人莫之及

而人亦信之先生从之学诗尤得其音节气岸乆而造于冲

雅则其自得也故翰林学士同郡呉公以为有盛唐之风而

今学士豫章掲公㬅硕引以比诸涿郡卢公挚以为卢公位

顕而气完不(⿱艹石)先生之幽茂踈澹皆确论也先生𥘉与㬅硕

友同郡孟均盱江程百年刘时习皆其人也然后皆出仕或

至贵𩔰先生泊然自如又有孙君履常亦自金陵来徙者也

数十年来与先生同为是邦之望而先生尤为清苦诗特其

一学之美而巳集从先生寓是邦五十有馀年退而闲居者

八年始哭学士呉公先生又三年而哭孙先生又三年而哭

先生而郡之老成尽矣吾党之小子学者将何所仰乎故不

辝而为之书先生娶邓氏継毕氏则知韶州允升之孙将仕

郎行之之女长子肇有文学𧰼州儒学正次端为伯兄后又

次载女三人长适饶泰来次适张益㓜适徐禹玉孙男四人

湜济元生还生女五人长适周士元次适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让又其次适陈

曽㓜在室先生平日之言曰士无求用于丗唯求无愧于丗

盖名言也其殁也目始病至寝疾饮食服薬如其常其将没

召子孙申诲以先丗之所以乆逺者属以辑其遗文而不及

它事沐浴具衣冠即席乆之翛然而逝可以见其为学矣铭

曰先觉既远学迷其宗危者为崇愿者为恭不足之欺善黙

其容君子SKchar之孰为污隆我瞻青田卓哉独识阳春髙秋青

天白日孰造其原不载以积吾侪困学毎病其窒皦皦先生

于学其传安节躬行不矜不迁我咏其诗幽茂自然梅江有

藏𨼆君之阡

    亡弟嘉鱼大夫仲常墓志铭

元故嘉鱼大夫虞盘仲常甫以泰定丁卯六月七日卒明年

孤宣葬之抚州崇仁县礼贤郷廿六都之圆湖石锺山后

十五年其兄集归休而老始克叙先丗列行事著铭刻石于

其墓云虞氏系出虞仲丗家㑹稽唐永兴文懿公讳丗南陪

葬昭陵为雍人后十一丗讳  从禧宗入蜀守仁寿郡因

家焉八传为五丗祖故宋乾道丞相赠太师雍国忠肃公讳

允文四丗祖直秘阁赠开府仪同三司曾大父利州路提刑

赠朝请大夫讳  大父故仁寿县开国男食邑三百户

国朝累赠嘉议大夫礼部尚书雍郡侯讳  考故国史院

编脩官累赠中奉大夫四川等处行中书省叅知政事雍郡

公讳汲妣雍郡夫人杨氏仲常以故宋咸淳甲戍六月十一

日生于临安先夫人之父故宋给事中工部侍郎国子𥙊酒

眉山杨公文仲方拜太常卿而仲常生于馆故小字曰常明

年杨公出守海上我先人从之既而宋亡

国朝至元戊寅之歳内附先君出海北还仲常巳五歳干戈

中旦暮不相保无书𠕋可携先夫人置我兄弟于SKchar下口授

论语孟子诗书 又二年庚辰至长沙始得书之摹本而仲

常巳尽诵诸经略通其义矣盖与集同学而勤苦尤过之又

七年至抚之崇仁先君有友曰呉公澄㓜清氏先夫人曰此

大儒非常人比故我兄弟虽学于家庭而仲常深究力考巳

为呉公所知二十娶潮州治中冝黄谭氏则姑氏之女也姑

氏遣女资装颇治仲常不以动其心予家甚贫而其妇安之

仲常之身教也其㓜时常读柳子厚非国语以为国语诚可

非而柳子之说亦非也著非非国语时人巳叹其识民间传

闻  朝廷得李斯传国玺者御史中丞崔彧使秘书丞杨

桓辨而上之乃著颂极其所欲言而未始进也时人美其才

稍从诸侯为賔客署湖广行省龙阳州儒学正全州清湘书

院山长除辰州路儒学教授兾斗升以为养然所至论学设

教𫗴粥𥘉不给也辰州未上而延祐

科诏行歳丁巳以蜀逺就试江西明年

廷试赐同进士出身除吉安永豊丞丁郡公SKchar不及上仲常

之家居也无昼夜手不释卷事亲之暇内接亲戚外交友朋

酬酢人事有方有节井井不紊于诗于书考诸传注常病其

传袭为说而无以知古昔之意皆定着其说凡数十篇其学

尤粹于春秋以为诸传不足以得圣人之㫖亦别著为书尤

病左氏之夸于辝而谬于实也遂并史汉之谬而论之其书

具存惜其平日愼重不发故知之者鲜而及其门者不足以

究其学之所至未有以传之毎与呉公论其所学必为所许

可读呉公所著诸经说他人或未足尽知之而仲常辄得其

旨趣所在盖其用力精深而有以得之非泛然也后之君子

有得其书而读之始慨其人之不可得而哀其所见于丗者

仅此而巳先君之服除集复召归次对而仲常除湘郷州判

官吾二人者虽志不在仕䆠而贫无以为家恸哭为别仲常

之治湘郷也问官多自进士出敏于为官而仲常信所学颇

称癖古有冨人杀人而使受役于巳者坐之上下莫不阿从

而坐者亦无他辞矣仲常独不署而死者坐者卒皆不𡨚有

巫至其州称神降告其人曰明日某方火即火又曰某方火

又即火民以火告者仲常皆赴救至逹昼夜告者数十寝食

尽废而县长吏以下皆迎巫至家而厚礼之又曰将有水与

兵且至州大家皆尽室以逃几不成州巫大言惟虞公不信

我仲常闻之谓其吏曰吾未暇耳行当召问之明日得劫火

卒一人讯之尽得巫之党所为状坐捕盗司召巫至鞠之无

敢施鞭棰者仲常命可告语者二人谓之曰此将为大乱此

安有神乎急治之尽得其奸状与其党数十人罗络内外果

将为变者以告诸长官同僚皆无敢出治曰君自为之仲常

乃断巫如法并其党各归诸其郷而官府民家以安始服儒

者之为政如此秩满如京师将与集相见而道中暑卒㓜子

岂从行殡诸桃源县之北而奔告于集叔弟叶同在京师乃

营葬费使叶与岂归其䘮未行而宣巳自临川奉柩而归诸

崇仁嘉鱼令之命下仲常不及见矣嗟夫故宋衣冠之丗家

百年以来几巳尽矣而遗经道学之传尤鲜焉先君先夫人

抱先丗遗教于万死一生之馀忍贫茹䟽使我兄弟得以就

学集之不肖虽窃禄食无以𩔰扬其亲以仲常之积学立志

箸书立论有可传者而所至止此此皆集不诚不明上负

考下负贤弟者也是以归来数年之间宣等屡以斯文为请

毎一执笔兴思辄流涕而不能成章今年巳七十疾日加甚

恐终无以尽吾情者乃叙而铭之子宣次旦次岂皆国学生

孙𥙿贶埴桩桂埙女适贾熙次适𡊮州路录事判官𡊮正有

诸经说(⿱艹石)干卷文集(⿱艹石)干卷藏于家铭曰

忠厚之心纯明之教我亲孔艰保我视效学而自信行而自

持乃克有为我亲之思同习异成不敏在予来先去后我哀

弗除精神何之托翳丘土明复为人孰待来古

    皮棨维桢墓志铭

皮棨字维桢临江路淸江县崇学乡下熂里人也故宋叅知

政事龙荣之出家绍定巳丑进士宣教郎知平江县事巽之

曽孙郷贡进士内附  国朝嘉议大夫南雄路緫管府尹

兼劝农事一荐之嫡长孙荫受忠𩔰校尉前岳州路平江州

判官溍之子也母虞夫人则故丞相忠肃公之五丗孙

国朝赠嘉议大夫礼部尚书雍郡侯㠭之孙中奉大夫四川

等处行中书省叅知政事雍郡公汲之女而集之长女弟也

棨以大德丁酉闰十二月𥘉十日生弱冠以文学称于郷娶

河东李氏故集贤侍读学士中奉大夫倜之女也故翰林学

士资善大夫知制诰同脩国史临川呉公澄之在朝也肈

开经筵进读极一时之选其告老而归犹拳拳以劝讲为重

事荐才为巳任特为书逹于  朝廷使备检讨之选未报

故集贤大学士光禄大夫髙昌岳柱出为江西行省平章政

事所部州郡有知名士皆礼而延之而棨为之客甚见爱重

将署置幕府不屑也盖其负志甚髙而母氏先殁李氏妇又

䘮其父不乐仕州县屡迁官不以为意二知巳巨公又先后

去丗是以未能有所发也再娶同里徐氏盖东汉𨼆君孺子

之裔孙子男一人西女三人长适同里杨某次女许适同里

姓某次㓜棨以至元丙子二月七日卒得年三十九后二年

戊寅三月十九日其父葬之龙兴路富州奉化县黄原坐未

向丑集为纪其家丗歳月如此呜呼前朝故家日逺而微其

起而际遇 国家之盛者其氏族不必因其旧也多矣棨内

外家文献庶有足征者棨又敏学意气盖有父风而翰墨几

乎舅氏之似矣吾女弟止有子一人而止于是其可悲也夫

其可感也夫铭曰

金利玉辉鼎铉弗施永瘗于兹噫

    故修职郎建昌军军事判官雷君墓志铭

君讳升字则顺姓雷氏豫章豊城人雷氏自焕得宝剑于其

邑丗丗宗之为望族故宋时有讳䕃者自邑之会昌迁居城

溪三传生才才生震震生赠承事郎云翔承事郎生通直郎

监南岳庙赐绯鱼袋璲通直生文林郎京西安抚司干官赠

中大夫祁君以为曽大父礼部尚书宝章阁学士通议大夫

广东经略安抚使知广州开国豊城宜中君以为大父奉议

郎大社令通判韶州国乘君以为父君本尚书公之弟讳宪

中之第五子也以景定辛酉九月十八日生前三夕尚书夣

得宝鼎于状元坊既而君生尚书语其弟曰是足当夣鼎之

祥矣我将奏之以官必以为吾子之子六歳背诵论语孟子

无遗句稍长嶷如成人弱冠为诸老所器重㑹德祐改元尚

书遣进表行在所𥙷将仕郎以归时方多虞阃臣急于用材

辟建昌军军事判官出官修职郎是岁尚书起镇广州大社

从君留居家尚书在广州劾悍将易正大而尚书亦以言罢

出广州还至曲江道梗不能还适大社除倅韶奉尚书将入

城  国朝军自湖南至大社死于兵而尚书南迈至于冯

村之地而止焉后三年比兵卒至尚书所居伤及尚书之身

兵去门人请疗之尚书曰国事去矣吾何以生为遂死逾年

讣始至于郷君服䘮如礼而族人或谓尚书家遗业甚盛将

为不利于为之后者君曰国破家亡固其宜也且族人固吾

祖父一身之分也何爱而不与之共乎即分与之有差巳取

其馀而巳独归榇南海则以为巳任毎一言及则恸哭流涕

不能宁处永申其情事歳在丙戌江南之内附巳十年矣而

岭海之道始通君辞所生父而与之诀曰大社固巳无可柰

何万一尚书旅衬不得则儿未有还期遂去至广州留数月

访诸故吏黎应豊得尚书殡处奉柩泛海及广州遇海寇洋

中邻舟人赴水死君手铭旌大恸号诣寇曰故尚书雷经略

之棺也寇为之感而问曰故宋雷尚书乎曰然尔为谁曰尚

书孙也盗义而去之乃得逹而门生故吏犹有在广州者迎

哭哀诔相属于道北还数经险阻身先舆役行道之人哀之

而郷党宗族咸谓尚书有孙矣是恃 朝廷录用宋故官及

其子孙程公蜚卿归朝荐君为清江丞不就遂终其身云至

元戊寅尚书广山之里第毁君奉神主抱遗书簪笏诰命以

避而不及其私居北园三十年求圣贤于方𠕋与名士为交

游前进士范登氏题其斋曰止善表其为学之志如此郷人

有蒙诬于官而不直者邑大夫适见君君为道见诬之故大

夫从而直之其人感君恩怀白金为谢君斥去不受大德至

大间里中饥至顺庚午又饥君皆出巳粟赈之全活甚众里

人为之谣曰六十年前歳庚午雷氏出粟活饥者后庚午歳

歳复饥霜氏出粟如当时雷氏子孙力为善文章贵重当复

见其丗泽可知矣即广山为居如尚书时规制人不以为过

也国学进七国登者本君之同父兄也子泰礼孙民杰皆相

継殁无后君乃求诸伯兄将仕郎国賔之孙同康而立之以

成进士之志君娶同里曽氏房州知府光之孙女也资送充

厚而曽氏遭时艰家遽乏君尽归所赍资以养之亲䘮未葬

者葬之老而无子取其从兄之子焱以継之教育之至成人

而后巳至顺癸酉十一月卄九日卒曽夫人先十八年卒子

男二长铸永新州蒙古字学正庆逺等处安抚司教授次涛

女四婿曰敕授安福州巡检王葵胡克忠曰呉廷玉次未嫁

孙男四永吉终吉逢吉洪寿孙女六长适临江路学正范复

祖次适徐理馀未嫁曾孙女一人将以某年某月某日葬君

于某处范复祖予甥之子也是以铸介复祖来告曰铸不忍

逺仕妨朝夕之养亟归侍侧不两年而先君竟弃诸孤庶几

其遗事之传于不朽也敢以墓碑为请集𮗚于故国丗家其

子孙渐以陵弱者多矣(⿱艹石)尚书大社皆死国难与君归柩之

事皆可书且其婚姻家又皆前代簪缨之旧亦可尚矣故为

之铭曰

赫赫宅里丗济其美尚书之孙大社之子奉柩海𣸣妥其归

魂大社有子尚书有孙锺鸣鼎食来尔姻戚生瞻令仪其藏

可式

    故奉训大夫衡州路揔管府判官致仕杨君墓志铭

眉山杨氏系出华阴汉太尉震至唐汉公居靖恭坊子孙益

𩔰僖宗之入蜀国子𥙊酒膳从之其弟胜为丹棱主簿遂家

眉州历五代宋歳乆族大丗有文学𩔰官及其季年尤盛叅

知政事讳栋以道学事理宗景定甲子论彗星忤时宰退居

台州以殁叅政之父讳端仲赠太师申国公而履之其仲子

也官至  大夫淮西安抚兼知和州文武才略勇毅过人

武将自行伍起者皆严惮之有子讳公畿内附

国朝以嘉议大夫为南安路揔管兼府尹军旅之馀江广之

间绥抚镇遏恩威并著蜀人士大夫在故郷时深苦兵寇之

祸故在东南者皆走岭海及知

丗祖皇帝神武不杀稍稍北还而家业狼狈仅保性命凡道

出度岭者南安公必出私财以周济之得不至顚沛其甚不

能自存者有全室养于杨氏者矣南安公之既老一至杭州

尽以其田施诸族人而还居庐陵盖自南安北还止此而不

能去也子曰壮行字伯学倜傥好学问喜交游一时之名人

若故宋礼部侍郎邓公中斋博士刘公辰翁及郷人江西儒

学副提举陈公黄裳皆忘年与之游和州有先业在杭之咸

林参政之退居尝聚族于斯也南安没伯学始得至其处理

其芜没以施诸族人而还故江西平章政事淄莱李公世英

故江西叅知政事东平徐公琰知其才力荐之仕乃以父荫

除修武校尉韶州路仁化县尹历吉州税务提领永新州判

官改承务郎邵武路邵武县尹广西庆逺南丹安抚司经历

年方六十以疾告老授奉训大夫衡州路緫管俯判官致仕

娶王氏庐陵人生子昌文彬文昌文资爽异好读书衡州公

之在仕也服勤左右克成父之志其归老也以善事称屡赴

江西卿举不偶科举废始用衡州之荫授崇仁县尉以至元

四年戊寅之歳七月七日上奉其父以来上数日即病以八

月二日卒衡州君年七十有一乆病闻尉之没起抚棺大恸

遂以疾笃后十日卒嗟乎人生至此其为厄亦酷矣哉尉知

集之自杨氏出也其始至即以父命来谒求通其谱于舅氏

之子者而𮗚之盖我先雍郡夫人之父则故宋工部待郎国

子𥙊酒讳某其系则出于丹棱府君于属则叅政其叔父也

宝祐景定间侍郎与叅政同朝诸父昆弟之爱敬无间言盖

衡州君欲与集申论此事而不及见矣悲夫予始𡘜尉其子

樵号而以衡州君之命求志其墓䘮未行又哭衡州君而未

及书也彬文来奔䘮又号于集而求书衡州君之事如此邑

之人闻尉父子相継没在殡未能去里巷莫不嗟掉而同僚

亦深念之况于集有郷里亲戚之故其有爱于一言乎昌文

字贯道生至元丁亥娶萧氏李氏而二子黄氏出也铭曰

西望故郷山川邈悠郁郁青原南安有立泽既再传而不克

永载柩江路连发其引乔木之家其馀几何载其丗官表诸

山何有学有文则在孙子三丗之藏尚复多祉

    𡊮仁仲甫墓志铭

𡊮君公寿字仁仲其先南豊人迁临川之楼抚山居八丗兄

弟多至六十馀人君之曽大父泰其一也人父丗贤父士琮

母杨氏君以故宋宝祐甲寅之歳生娶呉氏郷贡进士獬之

女子四人长曰明善其次三人择善主善継善与女一人皆

蚤卒独明善有子曰启女二君以大元至大四年十一月二

十九日卒葬其里之官庄故宅基之后地近邻人之圃明善

惧它时耕锄之及也卜至元丁丑六月甲申改葬君于陂原

纪家坑先茔之后坐丁向癸吉时集老病家居延明善于家

塾使子弟执经而学焉是以求集书其事于石以志今墓云

君之父有惠于郷里郷人以为长者至子孙不忘君八歳䘮

母二十䘮父值宋之亡寇起旁近而官军又狎至不能安居

而去之邻屋率焚荡众善君父子故其室独全五年寇平迺

归又有暴客卒来犯众为撃杀之吏按其事持为患害家以

是益贫君不以动心为学甚力自经史医药辨方卜日之书

靡不精究置书𠕋满座有𨻶睱未尝废读郷之子弟以东脩

求诲毎尽心焉其为教尢以巳所不欲勿施于人之语为切

要恳恳为诸生言之又好施与宗族亲戚之家有数䘮不能

葬君为葬之力不足为之葬亦随而𦔳之且殁时有再从叔

母之䘮未葬犹念念图毕其襄事其为人大概如此云故翰

林学士临川呉公澄之言曰为人子者思有以𩔰其亲与其

求虚文于人孰(⿱艹石)脩实学于巳真孝子之事也予文不腆不

足以塞明善之志然而四方之士及吴公之门者多矣(⿱艹石)

善者从公生时昼有所受夜必知思及其殁也日记其遗言

绪论扩先贤之所未发者笔录而传之笃信而脩之充其所

至庶几呉公之所谓孝子𩔰亲者乎铭曰

深藏之土厚温天光发新子有闻

    故临川𨼆士娄君太和墓志铭

娄君志冲字太和其四丗祖讳郝宋嘉定叅政忠简公机之

从兄弟也始自嘉兴分居临川生忠州文学必中文学生建

以诗经贡郡晩以特科对䇿历官至监福州闽安镇受知于

三衢徐公霖广信徐公直方而与章贡曽原一浚仪赵崇择

同郡林实夫假信友六人者皆一时之名士闽安有四子伯

南良与其父同年举进士第官至从政郎吉州司法叅军而

宋亡仲起南宝祐乙卯举郷贡进士叔文辅咸淳庚午举郷

贡进士季起莘四子者各有子一人今信豊县尹志淳司法

之子而君则宝祐贡士之子也故翰林承旨楚国公程公巨

夫铭咸淳进士之墓而叹曰予过临川登青云之峰而永叹

焉昔尝见其渠渠煌煌者今亡有矣亭榭花木岿然百年之

旧惟娄氏而巳与其兄弟游行(⿱艹石)思坐(⿱艹石)遗言若不与丗相

𩔖而能保先丗之业者信乎忠厚之可长也夫信豊前主石

城簿时故翰林学士呉公澄赠之以言曰予以庚午举郷贡

与其叔父偕视簿犹从子也是时司法巳殁见其仲叔季氏

须髪皓白仪观甚伟如啇山老人画像正至朔望深衣巍冠

领群子弟序列家庭接见賔友一如司马文正公家范士大

夫家能存承平时礼法之馀风娄氏称郷邦第一噫何其盛

也元綂癸酉冬予自禁林告归侨居临川之外邑明年有

旨复召还从使者至临川而疾作留居城府再月询故家遗

族得娄氏焉是时信豊犹官石城独得见君与其弟(⿱艹石)子户

庭肃然其中堂曰斑衣之堂者娄氏之先祠在焉相礼者道

予过堂下肃揖东行北折升君之新堂觞豆在列子弟序立

执事君时巳得末疾且愈犹从容相为礼尚如呉公所言其

诸父时稍前出其中轩左圗右书竹叶森爽𮗚其安于文雅

不觉恍然而自失也去之三年君以仍改至元丙子之歳五

月甲戍晦卒距其生之歳乙酉得年五十二其孤矩等将以

明年丁丑之歳九月辛酉葬于临川县招贤郷増芳之原信

豊以其孤西行百里至予舎求予作其墓铭予从程呉二公

之文知娄氏家丗懿行又知信豊之治民真有岂弟君子之

意且亲尝从君于其堂也而尝叹曰其诸子同髙祖之兄弟

也而同居无别籍循循然奉承扶持略不见其有间郷里州

闾之间文献故物凘尽安得不为君铭之而著予之深感者

乎郡有耆徳君子吴君定翁长君二十年而还君之行甚详

盖以为君㓜知孝敬生四年而母张氏卒巳知哀泣事継母

杨氏又九年而卒能治其葬郡人淳熙神童王克勤之诸孙

登龙者娶于余贤而无子有女一人择婿得君君尚㓜女犹

待年而王氏之夫妇殁継立子不能䘮君以弱冠往治其䘮

无遗阙又因王氏之室立祠使王氏子得以奉之君有姊尝

许适舅氏之子张元哲逺游歳乆不能自还君遣客赍装以

之㱕厚遗而妻之及姊氏殁视其奁槖略无存者衣衾棺椁

君悉为之具盖君之资质谨敏而持重㓜而学之不烦程督

稍长能弃㓜志遇事如前所云者皆能咨禀于父而行之有

成人之道焉其间居俨然(⿱艹石)思不妄言𥬇家庭之间敦睦严

整居无它好坐无杂賔服无华靡室无妄媵凛然畏愼如恐

失之以顺以安以终其身以遗子孙究而言之抑亦可以为

完德嘉遁者矣子三人矩彬楫女三人孙男一人女一人其

铭曰

令德之门殆难为贤𨼆君有能著自蚤年五十而衰其用弗

宣身脩于家如玉在渊我怀二人论德立言邦人信徴刻石

在阡

    刘宗道墓志铭

宗道讳自城姓刘氏其先临江人自三司磨勘赠太师式主

客郎中赠太师立之生公是公非两先生是为集贤学士赠

太师敞中书舎人赠太傅攽太傅之孙全州史君符迁金溪

生吉州史君龟从吉州生武冈主簿孟博武冈生孝𩔰其曽

大父郷贡进士粹中其大父有传其父也以至元辛巳生元

统甲戍二月十三日卒年五十四是年四月望其从兄自得

以其从子儆来见请书其墓石以文子先从自得得其家谱

知其自清江迁金溪之丗次思其先丗博学大雅而观其子

孙忠厚而众多盖为之屡书其遗事兹又何靳乎乃得其从

叔父有容之言曰予于自诚生而爱之也深殁而哭之也哀

欲其乆有闻于来丗也故属信辞以待于传逺之文焉予乃

按而书之曰宗道㓜在父母之侧容貌庄谨而敏于事时大

父故无恙也故家老人颂言先训盖不自知其文懿之及人

深也而子孙习于见闻脩饰静好自有不期然而然者况人

能从师力学以自立其所成就岂起于一旦者所能及哉以

长子综家务虽身任其劳而咨禀以时无敢专任内治田园

之生外应户门之务不亟不徐条理井井不役役于利而用

恒足事旁午而至处之裕然一不以贻亲忧使其亲日休休

然觞咏为乐故州里之所共爱慕者也皇庆壬子其父殁延

祐甲寅母某氏殁终䘮无违与其三弟居无间然也后四年

长弟自任殁逾年㓜弟自勉殁自任殁时子儆才七歳教育

如巳子亲为加冠而授之室又十二年仲弟自重殁十馀年

间手足之念实锺厥心曽不以家督之劳为病也读书之外

留意医术病者来告诊而与之药辄愈人多感之广先人之

庐以居务为完美不加雕饰而古书名画佳木脩竹有足乐

者延名师胜友与之游是以有可闲之亭焉而人亦谓宗道

为可闲矣娶周氏子一人伾女五人子伾居䘮方弱冠儆怀

伯父之抚巳也佐伾治㐮事惟谨族人善之是以请铭而儆

实来墓在某处葬以某年某月某日先宋文学大家在江右

者殴阳王曽刘相等今刘氏子孙独可征如此盛哉铭曰

墨庄之遗播于金川有苗有秀有实不坚匪今斯今几三百

年济济衣冠岂弟之士锺和流芳自宗道氏尚有绍之以耀

永丗

    故临川黄君东之墓志铭

至顺四年予以疾得告归临川明年春有

旨遣使召还舆疾至郡城病益甚使者以其状还予乃得求

郡士之工于医者而议所以疗焉有红颧白须美眉目伟然

丈夫而来者曰游东之年将八十矣慷慨善论因予疾间而

言曰我本姓黄氏自髙祖托婚于游而曽大父成大父贵父

友直丗以游为氏而黄氏之族昔同出于一人之身者遂为

路人而与为兄弟族人者则游氏也不亦诬其祖乎因着谱

去游复黄我娶危未有子以异母弟师孟为子乆之殊不安

也不敢以为子既老犹无子而师孟有二子曰自省曰履信

取履信以为子履信之子禄生而自省之子曰助勉𪟝勲具

著谱请一言以自信予迺为之言曰知礼之所不可心之所

未安而能不惮于自返焉不亦君子之道乎后四年予客𡊮

君诚夫为履信求铭东之墓诚夫故翰林学士呉先生髙第

而勉又从诚夫游于予门者也其言曰东之名大明生宋宝

祐甲寅年二十时遭宋亡临川既内附兵盗旁起未宁其父

与㓜子避之它所遇害于盗东之守舎冒难以其䘮归葬既

而遇方外士得治小儿病方用之应验郷人有许文叔兄弟

子侄皆善医一家之间讲明精到各有着述其治法非粗工

所知东之从之游尽得其学所疗多十全著保婴玉鉴四卷

伤寒揔要三卷脉法三卷集验良方六卷藏于家于病家之

酬贫者无所取粗给者量受之力厚多赀者不复辞多或有

田二十五畒而求学东之者东之曰予学不易成不足以为

贫子遽失田则无以为业是不得此而反失于彼也弗受其

田来学者众辄语之曰治予业不精不足以活人而易以杀

人非拒子不教也同郡危素亦请学焉东之曰子则可矣古

书多简奥意旨深逺子沉黙通博庶几得之沉审不忽易善

救而不为利则不轻于人命矣遂尽以告之至于训子孙尤

谆谨且卒又出集验良方以授之而谓之曰学非止于此也

小心强力而推充之庶乎家学之不废矣卒之歳为仍改至

元之丙子十一月二十一日戒其子孙曰予自揆平生无妄

医以杀人之罪僧道士其勿用尝自择葬地后知其弗善弗

用也更得里之淳湖坐乙向辛以明年六月甲申窆予观东

之气刚而才美礼审而善断耆年康强隠于医以殁利泽之

遗将克昌其后嗣也夫为之铭曰

圣人有言医贵有恒恒谓彛伦弗斁弗陵礼由人心律亦附

礼征或不安君子弗履善哉东之为书孔多厚生愼微古人

同科古之为治尊生辨𩔖以此救伤是以足贵






道园学古录卷之四十三

    王母龚氏孺人墓志铭

临川益塘里王氏有九十一歳之母孺人龚氏则故儒士讳

敏学仲文氏之妻而静孙及女适徐庭桂适饶次刘者之母

天福齐㑹及女适阮能任适镏质适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好古及一在室者之

祖母泰定安童及九女子之曽祖母举生及一女子之髙祖

母也孺人始嫁执妇礼既𡠉辛苦成其家见四丗孙以上寿

终故其子孙欲有以示后人而于族人亲戚郷里亦欲有闻

以为𭄿也于是■以次刘从兄宗鲁之状来请铭宗鲁郡名

士老而益笃于古文■事文学而尝   者也乃信而述

焉伸文前娶杨氏生一女而卒龚故盱江太守家爱其女择

所归既长而仲文娶焉善事其君姑而抚其女如已出未几

临川内附 国朝郡县吏皆军帅所署置畏事长者多未出

而民间大家狃习怯懦不任力役以失其业而仲文独能有

立室毁于寇更徙而新成之皆孺人治其内以助之也既而

姑氏与仲文皆卒即故山以营葬而有力者占之孺人携其

孤行哭于道将理之有司行路之人感焉时法度𥘉定有司

义之按籍归王氏既葬静孙𦆵五歳耳孺人持家内外肃然

受使令者执事毋敢怠其与居从子之妇张与媪之老于其

家者事纎悉无所遗阙而家以益𥙿犹笃于教子以事诗书

不坠先业为务静孙既受室出文书数巨帙以授之则自丙

戍至戊申廿三年之日记也阴晴起居饮食租赋门户之酬

应亲戚之馈遗豪髪谨审无一日不可考见曰吾为王氏妇

庶可以无愧矣然于族属子孙之匮乏者皆留养之亲视其

饥寒而为之衣食令有所成立乃巳自是子妇不敢以苛烦

关白至于曽玄娱侍无倦孺人乃清静以居读佛书而求其

理又康徤者三十有馀年或𭄿其事佛良苦则告之曰我自

乐之不为劳耳且非汝等所知也至正辛巳二月二十一日

举家为寿欢甚饮毕行后圃取杏核种之頋谓众曰此以遗

汝等食吾不能待矣归三日感㣲疾却酒食弗御曰吾清静

以俟终命医至却药弗饮又四日召子孙告之曰吾将不起

吾平生无遗憾遗教数十语皆忠厚之言问日辰所值对曰

某甲子曰今日未佳俟来日耳夜参半命长女曰吾念西方

佛号数十百万具著于图与数珠皆取以来既至则曰吾往

矣无怖于心无恋于丗戒勿遽𡘜敛衣危坐神色不乱乆之

翛然而逝则是月之廿九日也其孤将以明年九月甲子葬

诸金谿之鹅塘嗟乎劳瘁于事物有条理而志常定者四十

年及其老也寂静专一者又三十年卒无怛于死生之变真

能顺忧患而宁以归者哉寿年之髙子孙之众丗以为贵而

不知其不可及者此也孺人曾大父讳某大父讳某父讳某

铭曰

百歳之间丗多险艰𥘉逢其罹卒获其安齐斩聚身茕茕一

息载鞠载育式克自立更数十年四丗在庭岁时怡愉既休

既宁至于期頣忘昔忧患燕温奉舆从以珍馔自约其丰幽

贞是居全归泊然良史罕书寿母之阡著此令德来者源源

善视松柏

    同安县主簿周君仁甫墓志铭

集庆之属县上元有九丗同居者曰横山里周氏也其先在

唐时曰惟长者与李太白游子孙散处江东至宋𥘉有爱横

山之胜筑室面横山以居者族日以繁及宋季年有三以箱

书荐于郡者曰霆龙实生故同安主簿胜孙字仁甫宋时亦

尝为郷贡进士未及奏名而宋亡不以代易而废学有声缙

绅间 朝廷以东南新附海岛荒逺有待于绥抚置行中书

省于闽海必用才能之人东平严公 以功臣丗家子佥省

事用为属郡文学三年辟为泉州同安簿辝官归于上元优

游山水之间将终身焉然忧民之志未忘也歳大饥出粟千

斛以助不给有司以新令上其事与官不就时人髙之又以

诏书举遗逸亦弗屑也年六十七而没葬之西冈十有七年

矣簿君之女弟之子赵雷泽为临川郡幕长其母族诸子告

之曰子之仕国有前太史侨焉徴其文宜可得也遂遗书使

其客以为请焉叹夫故宋之用人必自进士起簿君父子皆

故国进士不得成其名簿君游宦海表又不得大快其志故

君子之所惜也昔者宋南渡伊洛道学之传绪多在闽峤及

宋既亡而前往行遗风流俗宜有存者诵诗读书无间闾里

岂无可𮗚者哉簿君在闽时则至元廿四五间也日月于迈

其设施泯于知闻岂不重可感夫数十年来 朝廷置御史

行台于兹郡自大夫中丞至于御史曁夫僚吏多名人是以

生乎是邦声闻易于逹仕进易于起四方賔客游士以才器

自许者亦莫不从事于斯而簿君之髙志退然不动其心𩔰

者岂不在子孙后人乎簿君生开庆巳未没于㳟定乙丑葬

于明年之丙寅配夏氏子四人长文䔰卒次文荣次文荣亦

卒次复贵女二人长适李杼次适王宗礼孙男十有二人景

诚景纯景星景祥景旸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景燠景曦馀未名女二人曽孙男八

人女五人夫爵位之不充名声之日逺而书者缺焉则是为

善者终无可以为𭄿也故述所闻而为之铭铭曰

为善之实比诸吉金或汨于沙光耀弗沉有美簿君同居以

丗居以忠厚俨以严毅身退有时子学有师以昌其家源源

可知往者虽逺来者未巳追而书之天长地乆

道园学古录卷之四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