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園學古錄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十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第四十二 道園學古錄 卷第四十三
元 虞集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刊本
卷第四十四

道園學古錄卷之四十三   歸田藁十七

             雍虞集伯生

 墓誌銘

    臨川𨼆士孫君履當甫墓誌銘

孫君諱轍字履常其先自金陵來居臨川髙祖彥居官治獄

有隂德以子貴贈奉直大夫曽祖次康迪功郎祖果父震妣

蔡氏君未成童而孤以母敎知警䇿自樹立臨川文物之邦

自昔有行義文學政術之士相望於代宋亡故進士數人衣

冠偉儒爲衆庶儀表三四十年而後盡君之生後於諸公而

頌詩讀書檢身愼行𨼆然蚤有譽於州里郡人力足以致客

者具禮幣迎君於家塾身率子弟受學候問敬養如事父兄

乆之從學者日衆始即家居而講授焉一畆之宮近接闤闠

樹竹數個門庭蕭然外齊內燕嚴靖有恆戶外之屨常滿與

門人考德問學以孝弟忠信爲主本言溫氣和聞者油然而

自得虛驕𭧂厲之氣怱然消沮故雖童孺亦知所趨郷不違

𮜿轍而郡中俊彥有聲者𨓏𨓏皆自以爲出其門矣君居必

端坐出入有節待親戚郷里禮意周洽言論之間無幾㣲及

人過失長短而不經之瀆非理之干亦無自而至前矣士子

過郡者必來見多愛慕之不忍即去自部使者郡長吏以下

文武吏士仁且賢者莫不下車裴囬至於君之里君樂易莊

敬接之以禮言不及於官府而豈弟愛人之說則深致意焉

江西行省憲司聘辟皆不就  朝廷甞遣奉使分道問民

疾苦於天下齊太史履謙學者也實來江西以遺逸特舉君

一人學官歳時致廩(「㐭」換為「面」)餼皆卻不受自卿大夫至城市田野莫

不稱之曰澹軒先生雲君雖甚貧事母至孝母夫人性嚴君

承順甘旨不缺常足以致其歡心寡妹有三甥女皆養之親

側及笄審所宜歸而歸之女弟有痼疾居室無間言母夫人

年九十五而終君時年巳六十衰慕摧毀不敢自以爲衰君

子稱焉君以元綂甲戍十一月癸丑卒距其生之壬戍凡七

十有三年娶程氏郡名士之女也前二十年卒無子有女三

人適黃勲⿺辶商王瑜皆前卒其一未笄君歿時命從子継祖之

次子益爲巳後明年君之親戚門人與爲之後者以十二月

壬申葬諸臨川靈臺郷髙槁嶺之原使其甥女之子李彛來

求銘君有文集(⿱艹石)干卷其門人將刻而傳之故翰林學士崇

仁呉公伯清敘之曰所謂仁義之人其言藹如也於此可以

觀其人焉君有近體詩曰自是難容力那堪預作期勿忘仍

忽助非速亦非遲可以見其學之所至矣陸文安公生臨川

之金谿近時郡之學者益以爲慕郷呉公甞喟然於私曰陸

子之學如青天白日不可尚巳聞其風而恱之者或莫究其

實際而昧其指歸其失之逺矣深可嘆也吾觀孫君敎人篤

實平允守經循理庶幾不知者之不敢爲過髙自欺之說以

自詭而今亦亡矣噫吾將誰與歸乎爲之銘曰

化俗逹材本乎君子奕奕侯邦民庶來止孰敦吾涼孰廓吾

鄙躬行以率人用知恥有游有從觀感成美仁義之言其著

在此銘表其郷以勗髦士

    故臨川處士呉仲谷甫墓誌銘

臨川有𨼆君子呉仲谷先生者生故宋景定癸亥七十七年

而卒則  國家仍改至元之五年巳夘之十二月也其孤

肇營葬得地於其里長寕梅江之下保以明年庚辰十月甲

⿱穴之焉先事來求爲之銘其先居金陵南唐歸宋即來居臨

川東門買田金谿築室城東以居郡故多氏呉者別之爲東

門呉氏雲丗爲儒家而𨼆德不耀淳熈中金谿有大儒先生

陸文安公以卓絶之學尚友聖賢與新安朱子同時並起以

其學敎學者天下師尊之而文安公實娶於呉則諱漸府君

識文安於齠齓以其女歸之它日子孫祠府君於書堂以文

安公侑食名之曰清潤用𣈆人語也府君生武寕主簿文盛

武寕生惠子有書曰易論機衡其弟國史校勘正子有書曰

二禮經制書上送官並免本州文觧而校勘用薦者得召對

稱旨而著廷辟爲之屬矣是爲先生之大父而先生蚤䘮其

父瑀鞠於伯氏伯氏沒服伯氏之服而䘮之三年丗母朱氏

年八十六而卒服䘮禮亦如之先生之居是邦十丗四百年

官雖不甚𩔰而清脩文稚見稱於君子公卿大夫有過於清

潤堂之門者莫不見焉先生以貧而書堂不加葺而敬者不

衰則先生得以継之者先生當我  國家混一之盛野無

遺賢而端居講授郷里自江右之伯帥牧守御史部使者與

文學之吏薦辟相望終身不爲之動先生無妄交而學士大

夫過郡無不求見焉故楚國程文憲公見知於

丗祖皇帝凡所薦引起家臺閣風憲者數十人而甞貽書於

先生曰臨川士友及門者踵相接也獨相望足下耿耿如玉

人而不可得見程公好賢聞天下而先生待之猶如此則其

爲人可知巳郡人尊德而尚出謂諱漸府君曰東齋謂校勘

君曰石泉二禮君曰西泉謂先生曰北齋皆因所居而稱之

不以官不以字蓋其士風之美者乎先生諱定翁字仲谷弱

不好弄儼然如成人自長至老衣冠以居寒暑不懈讀其遺

書保其先業以長子老孫不求贏餘以自廣而族人子弟婚

嫁䘮葬竭力以𦔳之宋亡時有故淳安令平山曽子良退居

其郷先生從之游其要以爲求聖賢樂處崇仁甘泳中夫者

以雋邁而能𨼆以其卓識髙志悉寓於詩自以爲人莫之及

而人亦信之先生從之學詩尤得其音節氣岸乆而造於沖

雅則其自得也故翰林學士同郡呉公以爲有盛唐之風而

今學士豫章掲公㬅碩引以比諸涿郡盧公摯以爲盧公位

顕而氣完不(⿱艹石)先生之幽茂踈澹皆確論也先生𥘉與㬅碩

友同郡孟均盱江程百年劉時習皆其人也然後皆出仕或

至貴𩔰先生泊然自如又有孫君履常亦自金陵來徙者也

數十年來與先生同爲是邦之望而先生尤爲清苦詩特其

一學之美而巳集從先生寓是邦五十有餘年退而閑居者

八年始哭學士呉公先生又三年而哭孫先生又三年而哭

先生而郡之老成盡矣吾黨之小子學者將何所仰乎故不

辝而爲之書先生娶鄧氏継畢氏則知韶州允升之孫將仕

郎行之之女長子肇有文學𧰼州儒學正次端爲伯兄後又

次載女三人長適饒泰來次適張益㓜適徐禹玉孫男四人

湜濟元生還生女五人長適周士元次適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讓又其次適陳

曽㓜在室先生平日之言曰士無求用於丗唯求無愧於丗

蓋名言也其歿也目始病至寢疾飲食服薬如其常其將沒

召子孫申誨以先丗之所以乆逺者屬以輯其遺文而不及

它事沐浴具衣冠即席乆之翛然而逝可以見其爲學矣銘

曰先覺既遠學迷其宗危者爲崇願者爲恭不足之欺善黙

其容君子SKchar之孰爲汙隆我瞻青田卓哉獨識陽春髙秋青

天白日孰造其原不載以積吾儕困學毎病其窒皦皦先生

於學其傳安節躬行不矜不遷我詠其詩幽茂自然梅江有

藏𨼆君之阡

    亡弟嘉魚大夫仲常墓誌銘

元故嘉魚大夫虞槃仲常甫以泰定丁卯六月七日卒明年

孤宣葬之撫州崇仁縣禮賢郷廿六都之圓湖石鍾山後

十五年其兄集歸休而老始克敘先丗列行事著銘刻石於

其墓雲虞氏系出虞仲丗家㑹稽唐永興文懿公諱丗南陪

葬昭陵爲雍人後十一丗諱  從禧宗入蜀守仁壽郡因

家焉八傳爲五丗祖故宋乾道丞相贈太師雍國忠肅公諱

允文四丗祖直秘閣贈開府儀同三司曾大父利州路提刑

贈朝請大夫諱  大父故仁夀縣開國男食邑三百戶

國朝累贈嘉議大夫禮部尚書雍郡侯諱  考故國史院

編脩官累贈中奉大夫四川等處行中書省叅知政事雍郡

公諱汲妣雍郡夫人楊氏仲常以故宋咸淳甲戍六月十一

日生於臨安先夫人之父故宋給事中工部侍郎國子𥙊酒

眉山楊公文仲方拜太常卿而仲常生於舘故小字曰常明

年楊公出守海上我先人從之旣而宋亡

國朝至元戊寅之歳內附先君出海北還仲常巳五歳干戈

中旦暮不相保無書𠕋可攜先夫人置我兄弟於SKchar下口授

論語孟子詩書 又二年庚辰至長沙始得書之摹本而仲

常巳盡誦諸經略通其義矣蓋與集同學而勤苦尤過之又

七年至撫之崇仁先君有友曰呉公澄㓜清氏先夫人曰此

大儒非常人比故我兄弟雖學於家庭而仲常深究力攷巳

爲呉公所知二十娶潮州治中冝黃譚氏則姑氏之女也姑

氏遣女資裝頗治仲常不以動其心予家甚貧而其婦安之

仲常之身敎也其㓜時常讀柳子厚非國語以爲國語誠可

非而柳子之說亦非也著非非國語時人巳歎其識民間傳

聞  朝廷得李斯傳國璽者御史中丞崔彧使秘書丞楊

桓辨而上之乃著頌極其所欲言而未始進也時人美其才

稍從諸侯爲賔客署湖廣行省龍陽州儒學正全州清湘書

院山長除辰州路儒學敎授兾斗升以爲養然所至論學設

敎饘粥𥘉不給也辰州未上而延祐

科詔行歳丁巳以蜀逺就試江西明年

廷試賜同進士出身除吉安永豊丞丁郡公SKchar不及上仲常

之家居也無晝夜手不釋卷事親之暇內接親戚外交友朋

酬酢人事有方有節井井不紊於詩於書考諸傳註常病其

傳襲爲說而無以知古昔之意皆定著其說凡數十篇其學

尤粹於春秋以爲諸傳不足以得聖人之㫖亦別著爲書尤

病左氏之夸於辝而謬於實也遂並史漢之謬而論之其書

具存惜其平日愼重不發故知之者鮮而及其門者不足以

究其學之所至未有以傳之毎與呉公論其所學必爲所許

可讀呉公所著諸經說他人或未足盡知之而仲常輙得其

旨趣所在蓋其用力精深而有以得之非泛然也後之君子

有得其書而讀之始慨其人之不可得而哀其所見於丗者

僅此而巳先君之服除集復召歸次對而仲常除湘郷州判

官吾二人者雖志不在仕䆠而貧無以爲家慟哭爲別仲常

之治湘郷也問官多自進士出敏於爲官而仲常信所學頗

稱癖古有冨人殺人而使受役於巳者坐之上下莫不阿從

而坐者亦無他辭矣仲常獨不署而死者坐者卒皆不𡨚有

巫至其州稱神降告其人曰明日某方火即火又曰某方火

又即火民以火告者仲常皆赴捄至逹晝夜吿者數十寢食

盡廢而縣長吏以下皆迎巫至家而厚禮之又曰將有水與

兵且至州大家皆盡室以逃幾不成州巫大言惟虞公不信

我仲常聞之謂其吏曰吾未暇耳行當召問之明日得刼火

卒一人訊之盡得巫之黨所爲狀坐捕盜司召巫至鞠之無

敢施鞭箠者仲常命可吿語者二人謂之曰此將爲大亂此

安有神乎急治之盡得其奸狀與其黨數十人羅絡內外果

將爲變者以告諸長官同僚皆無敢出治曰君自爲之仲常

乃斷巫如法並其黨各歸諸其郷而官府民家以安始服儒

者之爲政如此秩滿如京師將與集相見而道中暑卒㓜子

豈從行殯諸桃源縣之北而奔告於集叔弟葉同在京師乃

營葬費使葉與豈歸其䘮未行而宣巳自臨川奉柩而歸諸

崇仁嘉魚令之命下仲常不及見矣嗟夫故宋衣冠之丗家

百年以來幾巳盡矣而遺經道學之傳尤鮮焉先君先夫人

抱先丗遺教於萬死一生之餘忍貧茹䟽使我兄弟得以就

學集之不肖雖竊祿食無以𩔰揚其親以仲常之積學立志

箸書立論有可傳者而所至止此此皆集不誠不明上負

考下負賢弟者也是以歸來數年之間宣等屢以斯文爲請

毎一執筆興思輙流涕而不能成章今年巳七十疾日加甚

恐終無以盡吾情者乃敘而銘之子宣次旦次豈皆國學生

孫𥙿貺埴樁桂塤女適賈熈次適𡊮州路錄事判官𡊮正有

諸經說(⿱艹石)干卷文集(⿱艹石)干卷藏於家銘曰

忠厚之心純明之敎我親孔艱保我視傚學而自信行而自

持乃克有爲我親之思同習異成不敏在予來先去後我哀

弗除精神何之託翳丘土明復爲人孰待來古

    皮棨維楨墓誌銘

皮棨字維楨臨江路淸江縣崇學鄉下熂里人也故宋叅知

政事龍榮之出家紹定巳丑進士宣敎郎知平江縣事巽之

曽孫郷貢進士內附  國朝嘉議大夫南雄路緫管府尹

兼勸農事一薦之嫡長孫廕受忠𩔰校尉前岳州路平江州

判官溍之子也母虞夫人則故丞相忠肅公之五丗孫

國朝贈嘉議大夫禮部尚書雍郡侯㠭之孫中奉大夫四川

等處行中書省叅知政事雍郡公汲之女而集之長女弟也

棨以大德丁酉閏十二月𥘉十日生弱冠以文學稱於郷娶

河東李氏故集賢侍讀學士中奉大夫倜之女也故翰林學

士資善大夫知制誥同脩國史臨川呉公澄之在朝也肈

開經筵進讀極一時之選其告老而歸猶拳拳以勸講爲重

事薦才爲巳任特爲書逹於  朝廷使俻檢討之選未報

故集賢大學士光祿大夫髙昌岳柱出爲江西行省平章政

事所部州郡有知名士皆禮而延之而棨爲之客甚見愛重

將署置幕府不屑也蓋其負志甚髙而母氏先歿李氏婦又

䘮其父不樂仕州縣屢遷官不以爲意二知巳鉅公又先後

去丗是以未能有所發也再娶同里徐氏蓋東漢𨼆君孺子

之裔孫子男一人西女三人長適同里楊某次女許適同里

姓某次㓜棨以至元丙子二月七日卒得年三十九後二年

戊寅三月十九日其父葬之龍興路富州奉化縣黃原坐未

向丑集爲紀其家丗歳月如此嗚呼前朝故家日逺而微其

起而際遇 國家之盛者其氏族不必因其舊也多矣棨內

外家文獻庶有足徵者棨又敏學意氣蓋有父風而翰墨幾

乎舅氏之似矣吾女弟止有子一人而止於是其可悲也夫

其可感也夫銘曰

金利玉輝鼎鉉弗施永瘞於茲噫

    故修職郎建昌軍軍事判官雷君墓誌銘

君諱昇字則順姓雷氏豫章豊城人雷氏自煥得寳劒於其

邑丗丗宗之爲望族故宋時有諱䕃者自邑之會昌遷居城

溪三傳生才才生震震生贈承事郎雲翔承事郎生通直郎

監南嶽廟賜緋魚袋璲通直生文林郎京西安撫司幹官贈

中大夫祁君以爲曽大父禮部尚書寳章閣學士通議大夫

廣東經略安撫使知廣州開國豊城宜中君以爲大父奉議

郎大社令通判韶州國乗君以爲父君本尚書公之弟諱憲

中之第五子也以景定辛酉九月十八日生前三夕尚書夣

得寳鼎於狀元坊旣而君生尚書語其弟曰是足當夣鼎之

祥矣我將奏之以官必以爲吾子之子六歳背誦論語孟子

無遺句稍長嶷如成人弱冠爲諸老所器重㑹德祐改元尚

書遣進表行在所𥙷將仕郎以歸時方多虞閫臣急於用材

闢建昌軍軍事判官出官修職郎是𡻕尚書起鎭廣州大社

從君留居家尚書在廣州劾悍將易正大而尚書亦以言罷

出廣州還至曲江道梗不能還適大社除倅韶奉尚書將入

城  國朝軍自湖南至大社死於兵而尚書南邁至於馮

村之地而止焉後三年比兵卒至尚書所居傷及尚書之身

兵去門人請療之尚書曰國事去矣吾何以生爲遂死踰年

訃始至於郷君服䘮如禮而族人或謂尚書家遺業甚盛將

爲不利於爲之後者君曰國破家亡固其宜也且族人固吾

祖父一身之分也何愛而不與之共乎即分與之有差巳取

其餘而巳獨歸櫬南海則以爲巳任毎一言及則慟哭流涕

不能寧處永申其情事歳在丙戌江南之內附巳十年矣而

嶺海之道始通君辤所生父而與之訣曰大社固巳無可柰

何萬一尚書旅襯不得則兒未有還期遂去至廣州留數月

訪諸故吏黎應豊得尚書殯處奉柩泛海及廣州遇海㓂洋

中隣舟人赴水死君手銘旌大慟號詣㓂曰故尚書雷經畧

之棺也㓂爲之感而問曰故宋雷尚書乎曰然爾爲誰曰尚

書孫也盜義而去之乃得逹而門生故吏猶有在廣州者迎

哭哀誄相屬於道北還數經險阻身先輿役行道之人哀之

而郷黨宗族咸謂尚書有孫矣是恃 朝廷録用宋故官及

其子孫程公蜚卿歸朝薦君爲清江丞不就遂終其身雲至

元戊寅尚書廣山之里第燬君奉神主抱遺書簮笏誥命以

避而不及其私居北園三十年求聖賢於方𠕋與名士爲交

游前進士范登氏題其齋曰止善表其爲學之志如此郷人

有蒙誣於官而不直者邑大夫適見君君爲道見誣之故大

夫從而直之其人感君恩懷白金爲謝君斥去不受大德至

大間里中飢至順庚午又飢君皆出巳粟賑之全活甚衆里

人爲之謡曰六十年前歳庚午雷氏出粟活飢者後庚午歳

歳復飢霜氏出粟如當時雷氏子孫力爲善文章貴重當復

見其丗澤可知矣即廣山爲居如尚書時規制人不以爲過

也國學進七國登者本君之同父兄也子泰禮孫民傑皆相

継歿無後君乃求諸伯兄將仕郎國賔之孫同康而立之以

成進士之志君娶同里曽氏房州知府光之孫女也資送充

厚而曽氏遭時艱家遽乏君盡歸所賫資以養之親䘮未葬

者葬之老而無子取其從兄之子焱以継之敎育之至成人

而後巳至順癸酉十一月卄九日卒曽夫人先十八年卒子

男二長鑄永新州蒙古字學正慶逺等處安撫司教授次濤

女四壻曰勅授安福州廵檢王葵胡克忠曰呉廷玉次未嫁

孫男四永吉終吉逢吉洪壽孫女六長適臨江路學正范復

祖次適徐理餘未嫁曾孫女一人將以某年某月某日葬君

於某處范復祖予甥之子也是以鑄介復祖來告曰鑄不忍

逺仕妨朝夕之養亟歸侍側不兩年而先君竟棄諸孤庶幾

其遺事之傳於不朽也敢以墓碑爲請集𮗚於故國丗家其

子孫漸以陵弱者多矣(⿱艹石)尚書大社皆死國難與君歸柩之

事皆可書且其婚姻家又皆前代簪纓之舊亦可尚矣故爲

之銘曰

赫赫宅里丗濟其美尚書之孫大社之子奉柩海濆妥其歸

䰟大社有子尚書有孫鍾鳴鼎食來爾姻戚生瞻令儀其藏

可式

    故奉訓大夫衡州路揔管府判官致仕楊君墓誌銘

眉山楊氏系出華隂漢太尉震至唐漢公居靖恭坊子孫益

𩔰僖宗之入蜀國子𥙊酒膳從之其弟勝爲丹稜主簿遂家

眉州歴五代宋歳乆族大丗有文學𩔰官及其季年尤盛叅

知政事諱棟以道學事理宗景定甲子論彗星忤時宰退居

台州以歿叅政之父諱端仲贈太師申國公而履之其仲子

也官至  大夫淮西安撫兼知和州文武才略勇毅過人

武將自行伍起者皆嚴憚之有子諱公畿內附

國朝以嘉議大夫爲南安路揔管兼府尹軍旅之餘江廣之

間綏撫鎭遏恩威並著蜀人士大夫在故郷時深苦兵㓂之

禍故在東南者皆走嶺海及知

丗祖皇帝神武不殺稍稍北還而家業狼狽僅保性命凡道

出度嶺者南安公必出私財以周濟之得不至顚沛其甚不

能自存者有全室養於楊氏者矣南安公之旣老一至杭州

盡以其田施諸族人而還居廬陵蓋自南安北還止此而不

能去也子曰壯行字伯學倜儻好學問喜交遊一時之名人

若故宋禮部侍郎鄧公中齋愽士劉公辰翁及郷人江西儒

學副提舉陳公黃裳皆忘年與之游和州有先業在杭之咸

林參政之退居甞聚族於斯也南安沒伯學始得至其處理

其蕪沒以施諸族人而還故江西平章政事淄萊李公世英

故江西叅知政事東平徐公琰知其才力薦之仕乃以父廕

除修武校尉韶州路仁化縣尹歴吉州稅務提領永新州判

官改承務郎邵武路邵武縣尹廣西慶逺南丹安撫司經歴

年方六十以疾吿老授奉訓大夫衡州路緫管俯判官致仕

娶王氏廬陵人生子昌文彬文昌文資爽異好讀書衡州公

之在仕也服勤左右克成父之志其歸老也以善事稱屢赴

江西卿舉不偶科舉廢始用衡州之廕授崇仁縣尉以至元

四年戊寅之歳七月七日上奉其父以來上數日即病以八

月二日卒衡州君年七十有一乆病聞尉之沒起撫棺大慟

遂以疾篤後十日卒嗟乎人生至此其爲厄亦酷矣哉尉知

集之自楊氏出也其始至即以父命來謁求通其譜於舅氏

之子者而𮗚之蓋我先雍郡夫人之父則故宋工部待郎國

子𥙊酒諱某其系則出于丹稜府君於屬則叅政其叔父也

寳祐景定間侍郎與叅政同朝諸父昆弟之愛敬無間言蓋

衡州君欲與集申論此事而不及見矣悲夫予始𡘜尉其子

樵號而以衡州君之命求志其墓䘮未行又哭衡州君而未

及書也彬文來奔䘮又號於集而求書衡州君之事如此邑

之人聞尉父子相継沒在殯未能去里巷莫不嗟掉而同僚

亦深念之況於集有郷里親戚之故其有愛於一言乎昌文

字貫道生至元丁亥娶蕭氏李氏而二子黃氏出也銘曰

西望故郷山川邈悠欎欎青原南安有立澤旣再傳而不克

永載柩江路連發其引喬木之家其餘幾何載其丗官表諸

山何有學有文則在孫子三丗之藏尚復多祉

    𡊮仁仲甫墓誌銘

𡊮君公壽字仁仲其先南豊人遷臨川之樓撫山居八丗兄

弟多至六十餘人君之曽大父泰其一也人父丗賢父士琮

母楊氏君以故宋寶祐甲寅之歳生娶呉氏郷貢進士獬之

女子四人長曰明善其次三人擇善主善継善與女一人皆

蚤卒獨明善有子曰啓女二君以大元至大四年十一月二

十九日卒葬其里之官莊故宅基之後地近鄰人之圃明善

懼它時耕鋤之及也卜至元丁丑六月甲申改葬君於陂原

紀家坑先塋之後坐丁向癸吉時集老病家居延明善於家

塾使子弟執經而學焉是以求集書其事於石以志今墓雲

君之父有惠於郷里郷人以爲長者至子孫不忘君八歳䘮

母二十䘮父值宋之亡㓂起旁近而官軍又狎至不能安居

而去之鄰屋率焚蕩衆善君父子故其室獨全五年㓂平廼

歸又有暴客卒來犯衆爲撃殺之吏按其事持爲患害家以

是益貧君不以動心爲學甚力自經史醫藥辨方卜日之書

靡不精究置書𠕋滿座有𨻶睱未甞廢讀郷之子弟以東脩

求誨毎盡心焉其爲敎尢以巳所不欲勿施於人之語爲切

要懇懇爲諸生言之又好施與宗族親戚之家有數䘮不能

葬君爲葬之力不足爲之葬亦隨而𦔳之且歿時有再從叔

母之䘮未葬猶念念圖畢其襄事其爲人大槩如此雲故翰

林學士臨川呉公澄之言曰爲人子者思有以𩔰其親與其

求虛文於人孰(⿱艹石)脩實學於巳眞孝子之事也予文不腆不

足以塞明善之志然而四方之士及吳公之門者多矣(⿱艹石)

善者從公生時晝有所受夜必知思及其歿也日記其遺言

緒論擴先賢之所未發者筆録而傳之篤信而脩之充其所

至庶幾呉公之所謂孝子𩔰親者乎銘曰

深藏之土厚溫天光發新子有聞

    故臨川𨼆士婁君太和墓誌銘

婁君志沖字太和其四丗祖諱郝宋嘉定叅政忠簡公機之

從兄弟也始自嘉興分居臨川生忠州文學必中文學生建

以詩經貢郡晩以特科對䇿歴官至監福州閩安鎭受知於

三衢徐公霖廣信徐公直方而與章貢曽原一浚儀趙崇擇

同郡林實夫叚信友六人者皆一時之名士閩安有四子伯

南良與其父同年舉進士第官至從政郎吉州司法叅軍而

宋亡仲起南寳祐乙卯舉郷貢進士叔文輔咸淳庚午舉郷

貢進士季起莘四子者各有子一人今信豊縣尹志淳司法

之子而君則寳祐貢士之子也故翰林承旨楚國公程公鉅

夫銘咸淳進士之墓而歎曰予過臨川登青雲之峰而永嘆

焉昔甞見其渠渠煌煌者今亡有矣亭榭花木巋然百年之

舊惟婁氏而巳與其兄弟遊行(⿱艹石)思坐(⿱艹石)遺言若不與丗相

𩔖而能保先丗之業者信乎忠厚之可長也夫信豊前主石

城簿時故翰林學士呉公澄贈之以言曰予以庚午舉郷貢

與其叔父偕視簿猶從子也是時司法巳歿見其仲叔季氏

鬚髪皓白儀觀甚偉如啇山老人畫像正至朔望深衣巍冠

領群子弟序列家庭接見賔友一如司馬文正公家範士大

夫家能存承平時禮法之餘風婁氏稱郷邦第一噫何其盛

也元綂癸酉冬予自禁林告歸僑居臨川之外邑明年有

旨復召還從使者至臨川而疾作留居城府再月詢故家遺

族得婁氏焉是時信豊猶官石城獨得見君與其弟(⿱艹石)子戶

庭肅然其中堂曰斑衣之堂者婁氏之先祠在焉相禮者道

予過堂下肅揖東行北折升君之新堂觴豆在列子弟序立

執事君時巳得末疾且愈猶從容相爲禮尚如呉公所言其

諸父時稍前出其中軒左圗右書竹葉森爽𮗚其安於文雅

不覺怳然而自失也去之三年君以仍改至元丙子之歳五

月甲戍晦卒距其生之歳乙酉得年五十二其孤榘等將以

明年丁丑之歳九月辛酉葬於臨川縣招賢郷増芳之原信

豊以其孤西行百里至予舎求予作其墓銘予從程呉二公

之文知婁氏家丗懿行又知信豊之治民眞有豈弟君子之

意且親甞從君於其堂也而甞歎曰其諸子同髙祖之兄弟

也而同居無別籍循循然奉承扶持略不見其有間郷里州

閭之間文獻故物凘盡安得不爲君銘之而著予之深感者

乎郡有耆徳君子吳君定翁長君二十年而還君之行甚詳

蓋以爲君㓜知孝敬生四年而母張氏卒巳知哀泣事継母

楊氏又九年而卒能治其葬郡人淳熈神童王克勤之諸孫

登龍者娶於余賢而無子有女一人擇壻得君君尚㓜女猶

待年而王氏之夫婦歿継立子不能䘮君以弱冠往治其䘮

無遺闕又因王氏之室立祠使王氏子得以奉之君有姊甞

許適舅氏之子張元哲逺遊歳乆不能自還君遣客賫裝以

之㱕厚遺而妻之及姊氏歿視其奩槖略無存者衣衾棺槨

君悉爲之具蓋君之資質謹敏而持重㓜而學之不煩程督

稍長能棄㓜志遇事如前所云者皆能咨稟於父而行之有

成人之道焉其間居儼然(⿱艹石)思不妄言𥬇家庭之間敦睦嚴

整居無它好坐無襍賔服無華靡室無妄媵凜然畏愼如恐

失之以順以安以終其身以遺子孫究而言之抑亦可以爲

完德嘉遯者矣子三人榘彬楫女三人孫男一人女一人其

銘曰

令德之門殆難爲賢𨼆君有能著自蚤年五十而衰其用弗

宣身脩於家如玉在淵我懷二人論德立言邦人信徴刻石

在阡

    劉宗道墓誌銘

宗道諱自城姓劉氏其先臨江人自三司磨勘贈太師式主

客郎中贈太師立之生公是公非兩先生是爲集賢學士贈

太師敞中書舎人贈太傅攽太傅之孫全州史君符遷金溪

生吉州史君龜從吉州生武岡主簿孟愽武岡生孝𩔰其曽

大父郷貢進士粹中其大父有傳其父也以至元辛巳生元

統甲戍二月十三日卒年五十四是年四月望其從兄自得

以其從子儆來見請書其墓石以文子先從自得得其家譜

知其自清江遷金溪之丗次思其先丗愽學大雅而觀其子

孫忠厚而衆多蓋爲之屢書其遺事茲又何靳乎乃得其從

叔父有容之言曰予於自誠生而愛之也深歿而哭之也哀

欲其乆有聞於來丗也故屬信辤以待於傳逺之文焉予乃

按而書之曰宗道㓜在父母之側容貌莊謹而敏於事時大

父故無恙也故家老人頌言先訓蓋不自知其文懿之及人

深也而子孫習於見聞脩飾靜好自有不期然而然者況人

能從師力學以自立其所成就豈起於一旦者所能及哉以

長子綜家務雖身任其勞而咨稟以時無敢專任內治田園

之生外應戶門之務不亟不徐條理井井不役役於利而用

恆足事旁午而至處之裕然一不以貽親憂使其親日休休

然觴詠爲樂故州里之所共愛慕者也皇慶壬子其父歿延

祐甲寅母某氏歿終䘮無違與其三弟居無間然也後四年

長弟自任歿踰年㓜弟自勉歿自任歿時子儆才七歳敎育

如巳子親爲加冠而授之室又十二年仲弟自重歿十餘年

間手足之念實鍾厥心曽不以家督之勞爲病也讀書之外

留意醫術病者來告診而與之藥輙愈人多感之廣先人之

廬以居務爲完美不加雕飾而古書名畫佳木脩竹有足樂

者延名師勝友與之遊是以有可閑之亭焉而人亦謂宗道

爲可閑矣娶周氏子一人伾女五人子伾居䘮方弱冠儆懷

伯父之撫巳也佐伾治㐮事惟謹族人善之是以請銘而儆

實來墓在某處葬以某年某月某日先宋文學大家在江右

者毆陽王曽劉相等今劉氏子孫獨可徵如此盛哉銘曰

墨莊之遺播於金川有苗有秀有實不堅匪今斯今幾三百

年濟濟衣冠豈弟之士鍾和流芳自宗道氏尚有紹之以耀

永丗

    故臨川黃君東之墓誌銘

至順四年予以疾得告歸臨川明年春有

旨遣使召還輿疾至郡城病益甚使者以其狀還予乃得求

郡士之工於醫者而議所以療焉有紅顴白須美眉目偉然

丈夫而來者曰游東之年將八十矣慷慨善論因予疾間而

言曰我本姓黃氏自髙祖託婚於游而曽大父成大父貴父

友直丗以游爲氏而黃氏之族昔同出於一人之身者遂爲

路人而與爲兄弟族人者則游氏也不亦誣其祖乎因著譜

去游復黃我娶危未有子以異母弟師孟爲子乆之殊不安

也不敢以爲子旣老猶無子而師孟有二子曰自省曰履信

取履信以爲子履信之子祿生而自省之子曰助勉勣勲具

著譜請一言以自信予廼爲之言曰知禮之所不可心之所

未安而能不憚於自返焉不亦君子之道乎後四年予客𡊮

君誠夫爲履信求銘東之墓誠夫故翰林學士呉先生髙第

而勉又從誠夫遊於予門者也其言曰東之名大明生宋寳

祐甲寅年二十時遭宋亡臨川旣內附兵盜旁起未寧其父

與㓜子避之它所遇害於盜東之守舎冒難以其䘮歸葬旣

而遇方外士得治小兒病方用之應驗郷人有許文叔兄弟

子姪皆善醫一家之間講明精到各有著述其治法非粗工

所知東之從之游盡得其學所療多十全著保嬰玉鑑四卷

傷寒揔要三卷脈法三卷集驗良方六卷藏於家於病家之

酬貧者無所取粗給者量受之力厚多貲者不復辤多或有

田二十五畒而求學東之者東之曰予學不易成不足以爲

貧子遽失田則無以爲業是不得此而反失於彼也弗受其

田來學者衆輙語之曰治予業不精不足以活人而易以殺

人非拒子不敎也同郡危素亦請學焉東之曰子則可矣古

書多簡奧意旨深逺子沉黙通愽庶幾得之沉審不忽易善

捄而不爲利則不輕於人命矣遂盡以吿之至於訓子孫尤

諄謹且卒又出集驗良方以授之而謂之曰學非止於此也

小心彊力而推充之庶乎家學之不廢矣卒之歳爲仍改至

元之丙子十一月二十一日戒其子孫曰予自揆平生無妄

醫以殺人之罪僧道士其勿用甞自擇葬地後知其弗善弗

用也更得里之淳湖坐乙向辛以明年六月甲申窆予觀東

之氣剛而才美禮審而善斷耆年康彊隠於醫以歿利澤之

遺將克昌其後嗣也夫爲之銘曰

聖人有言醫貴有恆恆謂彛倫弗斁弗陵禮由人心律亦附

禮徵或不安君子弗履善哉東之爲書孔多厚生愼微古人

同科古之爲治尊生辨𩔖以此捄傷是以足貴






道園學古録卷之四十三

    王母龔氏孺人墓誌銘

臨川益塘里王氏有九十一歳之母孺人龔氏則故儒士諱

敏學仲文氏之妻而靜孫及女適徐庭桂適饒次劉者之母

天福齊㑹及女適阮能任適鎦質適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好古及一在室者之

祖母泰定安童及九女子之曽祖母舉生及一女子之髙祖

母也孺人始嫁執婦禮旣𡠉辛苦成其家見四丗孫以上壽

終故其子孫欲有以示後人而於族人親戚郷里亦欲有聞

以爲𭄿也於是■以次劉從兄宗魯之狀來請銘宗魯郡名

士老而益篤於古文■事文學而甞   者也乃信而述

焉伸文前娶楊氏生一女而卒龔故盱江太守家愛其女擇

所歸旣長而仲文娶焉善事其君姑而撫其女如已出未幾

臨川內附 國朝郡縣吏皆軍帥所署置畏事長者多未出

而民間大家狃習怯懦不任力役以失其業而仲文獨能有

立室燬於㓂更徙而新成之皆孺人治其內以助之也旣而

姑氏與仲文皆卒即故山以營葬而有力者占之孺人攜其

孤行哭於道將理之有司行路之人感焉時法度𥘉定有司

義之按籍歸王氏旣葬靜孫𦆵五歳耳孺人持家內外肅然

受使令者執事毋敢怠其與居從子之婦張與媼之老於其

家者事纎悉無所遺闕而家以益𥙿猶篤於教子以事詩書

不墜先業爲務靜孫旣受室出文書數巨帙以授之則自丙

戍至戊申廿三年之日記也隂晴起居飲食租賦門戶之酬

應親戚之餽遺豪髪謹審無一日不可考見曰吾爲王氏婦

庶可以無愧矣然於族屬子孫之匱乏者皆留養之親視其

飢寒而爲之衣食令有所成立乃巳自是子婦不敢以苛煩

関白至於曽玄娛侍無倦孺人乃清靜以居讀佛書而求其

理又康徤者三十有餘年或𭄿其事佛良苦則告之曰我自

樂之不爲勞耳且非汝等所知也至正辛巳二月二十一日

舉家爲壽歡甚飲畢行後圃取杏核種之頋謂衆曰此以遺

汝等食吾不能待矣歸三日感㣲疾卻酒食弗御曰吾清靜

以俟終命醫至卻藥弗飲又四日召子孫告之曰吾將不起

吾平生無遺憾遺教數十語皆忠厚之言問日辰所值對曰

某甲子曰今日未佳俟來日耳夜參半命長女曰吾念西方

佛號數十百萬具著於圖與數珠皆取以來旣至則曰吾往

矣無怖於心無戀於丗戒勿遽𡘜歛衣危坐神色不亂乆之

翛然而逝則是月之廿九日也其孤將以明年九月甲子葬

諸金谿之鵞塘嗟乎勞瘁於事物有條理而志常定者四十

年及其老也寂靜專一者又三十年卒無怛於死生之變真

能順憂患而寕以歸者哉壽年之髙子孫之衆丗以爲貴而

不知其不可及者此也孺人曾大父諱某大父諱某父諱某

銘曰

百歳之間丗多險艱𥘉逢其罹卒獲其安齊斬聚身煢煢一

息載鞠載育式克自立更數十年四丗在庭𡻕時怡愉旣休

旣寕至於期頣忘昔憂患燕溫奉輿從以珎饌自約其豐幽

貞是居全歸泊然良史罕書壽母之阡著此令德來者源源

善視松栢

    同安縣主簿周君仁甫墓誌銘

集慶之屬縣上元有九丗同居者曰橫山里周氏也其先在

唐時曰惟長者與李太白遊子孫散處江東至宋𥘉有愛橫

山之勝築室面橫山以居者族日以繁及宋季年有三以箱

書薦於郡者曰霆龍實生故同安主簿勝孫字仁甫宋時亦

甞爲郷貢進士未及奏名而宋亡不以代易而廢學有聲縉

紳間 朝廷以東南新附海島荒逺有待於綏撫置行中書

省於閩海必用才能之人東平嚴公 以功臣丗家子僉省

事用爲屬郡文學三年辟爲泉州同安簿辝官歸於上元優

游山水之間將終身焉然憂民之志未忘也歳大饑出粟千

斛以助不給有司以新令上其事與官不就時人髙之又以

詔書舉遺逸亦弗屑也年六十七而沒葬之西岡十有七年

矣簿君之女弟之子趙雷澤爲臨川郡幕長其母族諸子吿

之曰子之仕國有前太史僑焉徴其文宜可得也遂遺書使

其客以爲請焉嘆夫故宋之用人必自進士起簿君父子皆

故國進士不得成其名簿君遊宦海表又不得大快其志故

君子之所惜也昔者宋南渡伊洛道學之傳緒多在閩嶠及

宋旣亡而前往行遺風流俗宜有存者誦詩讀書無間閭里

豈無可𮗚者哉簿君在閩時則至元廿四五間也日月於邁

其設施泯於知聞豈不重可感夫數十年來 朝廷置御史

行臺於茲郡自大夫中丞至於御史曁夫僚吏多名人是以

生乎是邦聲聞易於逹仕進易於起四方賔客遊士以才器

自許者亦莫不從事於斯而簿君之髙志退然不動其心𩔰

者豈不在子孫後人乎簿君生開慶巳未沒於㳟定乙丑葬

於明年之丙寅配夏氏子四人長文䔰卒次文榮次文榮亦

卒次復貴女二人長適李杼次適王宗禮孫男十有二人景

誠景純景星景祥景暘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景燠景曦餘未名女二人曽孫男八

人女五人夫爵位之不充名聲之日逺而書者缺焉則是爲

善者終無可以爲𭄿也故述所聞而爲之銘銘曰

爲善之實比諸吉金或汨於沙光耀弗沉有美簿君同居以

丗居以忠厚儼以嚴毅身退有時子學有師以昌其家源源

可知往者雖逺來者未巳追而書之天長地乆

道園學古録卷之四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