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记/13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录 邯郸记
←上一出 第十三出 望幸 下一出→


【梨花儿】〔净扮驿丞上〕陕州喏大的新河驿。老宰今年六十七。承差之时二十一。嗏。巴到尚书还要百个十。

小子陕州新河驿驿丞。生来祖代心灵。幼年充县门役。选去察院祗承。也是其年近贵。那一位察院爷有情有情。赏我背褡一个。与我承差一名。差到东西两广。不说南北二京。承差的威风休论。役满赴考铨衡。选中了吏部火房。干事又犯了些不了事情。三年飞天过海。偸选了陕州新河驿驿丞。驿系潼关出口。钱粮津贴丰盈。几领轿。几抬扛。几匹驴头。律令般的纸牌勘合。十斤肉。十锺酒。十个鸡子。脓血样的中火下程。本等应付少。也要落几段。折色分例多。则是没一成。因此往来公役。常被他唬吓欺凌。真乃一报还了一报。承差惯打驿丞。几番要逃要死。贪些狗苟蝇营。各处送来徒犯。便是送我几个门生。入门有拜见之礼。着禁有卖免之情。不完月钱打死。费一张白纸超申。纵有查盘点视。除了刺字替身。日久上司官到。摇船摆站缺人。到头天样大事。撞着一个老太岁游神。〔内介〕老爷。是那位过往官到。〔净〕哎也。你道是谁。当今开元皇帝。不安本分闲行。又不用男丁摆橹。要一千个裙钗唱着采菱。本州太爷亲选了九百九十八个。少了的是押殿脚的头稍二名。老驿丞无妻。少女寻不出。逼出了人的眼睛。迟误了钦依当耍小子。有计了。西头梁断处一条性命烂绳。〔吊颈介贴丑扮囚妇出救介〕怎么了。本官老爷纵不为蝼蚁前程。也为这条狗性命么。〔净醒介〕便是这条狗命。说甚么蚁役前程。〔叩头介〕你二位不是干娘义妹。怎生这救苦难观世音。〔贴丑〕奴家两人都是本驿囚妇。〔净〕哎。有这等姿色的囚妇。一向躲在那里。不来参见本官。且问你丈夫那里去了。〔贴〕我丈夫叫短包儿。翦绺去了。〔净〕怎么说。〔贴〕是老爷放他去。好还月钱。〔净〕多承了。〔丑〕我丈夫是胡哈儿。吊鸡去了。〔净〕好生意哩。〔丑〕也是老爷教他去。〔净〕我要鸡怎么。〔丑〕下程中火呢。〔净〕罢了。早是不曾选着你。摇九龙舟去。若见老皇帝。说知此事。那皇帝连我的鸡都怕吃了。话分两头。且问二位仙鄕何处。〔贴丑〕江南人氏。〔净〕会打歌儿哩。〔贴丑〕也去的。〔净〕一发妙。如今万岁爷到来。九龙舟选下一千名殿脚菱歌女。止欠二名。恰好你二人运到。劳你打个歌儿。将月儿起兴。歌出船上事体。每句要弯弯二字。中两句要打入帝王二字。要个尾声儿有趣。〔贴〕使得。〔贴歌介〕月儿弯弯贴子天。新河儿弯弯住子眠。手儿弯弯抱子帝王颈。脚头弯弯搭子帝王肩。帝王肩。笑子言。这样的金莲大似船。〔净〕歌的好。歌的好。中子君王之意。〔向丑介〕你要四个尖尖。中间两句也要帝王二字。也要个悄尾声儿。〔丑〕污耳了。〔歌介〕月儿尖尖照见子𨥨。铁钉儿尖尖纂子篙嘴儿尖尖好贯子帝王耳。手儿尖尖摸子个帝王腰。帝王腰。着甚么乔。天上船儿也要俺地下摇。〔净〕妙妙妙。就将你两人答应老皇帝。则怕生当些触误了圣体。要演习演习才好。〔贴丑〕没个演习所在。〔净〕便把我当老皇帝演一演何如。〔丑笑介〕使得。〔净〕我唱口号二句。你二人凑成。〔歌介〕俺驿丞老的似个破船形。抹入新河子听水声。〔贴丑歌介〕一橹摇时一橹子睡则怕掘篙子撑不的到大天明。〔内向道介净〕快走快走。州里太爷来了。

【西地锦】〔生引队子上〕峡石翻摇翠浪。茅津细吐金沙。打排公馆似仙家。昼夜瞻迎鸾驾。

〔净见生介〕〖西江月〗〔生〕鸾驾即时巡幸。新河喜得完成。东都留守报分明。祗候都须齐整。〔净〕一要钱粮协济。诸般答应精灵。普天之下一人行。怎敢因而失敬。禀爷万岁爷爷若起岸而行。住何宫馆。〔生〕原有先年造下绣岭宫。三宫六院。见成齐备。扈从文武。俱有公馆。帐房人役钱粮。也有东京七十四州县津分帖济。则有一千名棹歌女子。急切难全。怎生是好。〔净〕止欠二名。驿丞星夜家中搬取嫡亲姊妹二名。教他打歌摇橹。已勾一千之数。〔生〕驿丞费心了。〔众禀介〕驿官谎爷。是两名囚妇。〔生〕好打。〔净叩头介〕虽则囚妇。颇有姿色。又能唱歌。急忙难讨这等一对。〔生〕也说得是。驿丞听我分付。

【一封书】东来是翠华要曲柄红罗伞一把。〔净〕驿里到没有这一件。〔生〕绣岭宫鸾驾库里借来。御筵排怎么绕龙盘尽插花。〔净〕则怕珍羞不齐。老皇帝也只得随鄕入俗了。〔生〕我自有象牙盘上膳千品。外间所献。预备赏赐而已。〔净〕还怕扈驾文武老爷管接不周。文武官员犹自可。有那等势𦦨的中貂怎奈他。〔生〕不妨。有个头。有个头儿高公公。我已差人送礼。他自能约束。则我这里要精细哩。休当耍。莫争差。吃不尽直驾将军一个瓜。

还一事。分付各路粮货船千百馀艘。着以五方旗色。编齐纲运。逐队写着某路白粮某州奇货。每船上焚香。奏其本地之乐。〔净应介官走上报介〕禀爷。掌头行的老公公到了。圣驾已驻三百里之外。〔生忙介〕快看马来。迎驾去。
地脉三河接。    天临万乘通。
有星皆拱北。    无水不朝东。
Arrow l.svg上一出 下一出Arrow r.svg
邯郸记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远远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