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石录 (四库全书本)/卷25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卷二十四 金石录 卷二十五 卷二十六

  钦定四库全书
  金石录卷二十五    宋 赵明诚 撰跋尾十五唐 伪周
  唐禇亮碑
  唐洛州刺史贾公清德颂
  唐欧阳询妻徐夫人墓志
  唐襄州刺史封公碑
  唐襄州孔子庙堂碑
  唐奉礼郎岑子舆墓志
  唐醴泉县令张仁蕴德政碑
  周武后升中述志碑
  周武后封中岳碑
  周升仙太子碑
  周大云寺碑
  周武士彟碑
  周孔昌㝢碑
  周崔敬嗣墓志
  唐祝府君碑
  唐秦州都督唐宗碑
  唐工部尚书姚璹碑
  后周宇文举碑
  唐魏叔瑜妻王夫人墓志
  唐兵部侍郎崔兢墓志
  唐中兴圣教序
  唐圣教序碑侧
  唐徐有功碑
  唐国子祭酒武承规墓志
  唐陜州刺史刘延景碑
  唐修封禅坛记
  唐禇亮碑
  右唐禇亮碑唐书云亮杭州钱塘人而碑云晋南迁家于丹阳按元和姓纂自有钱塘禇氏与亮族不同系唐史盖失之
  唐洛州刺史贾公清德颂
  右唐洛州刺史贾公清德颂按唐史循吏传贾敦頥敦实相继为洛州刺史长史有惠爱郡人皆为刻石号棠棣碑今敦实之碑亡矣此碑载初除洛州制书有云三川之境是称都会六条之寄尤属时英蒲州刺史贾敦𧷤体业强正识用优敏盖其名乃敦𧷤也又武后实录敦实传中亦作敦𧷤以此知唐史传写之误又按法书要录此碑王知敬书以知敬所书他石刻校之字画不类未知果知敬书否也
  唐欧阳询妻徐夫人墓志
  右唐欧阳询妻徐氏墓志云徐始以夫恩封渤海郡君㝷加渤海郡夫人最后以子恩封渤海太县君按本朝之制妇人既封郡君或郡夫人再以子贵加恩则直封为郡太君郡太夫人不复为县太君矣今徐既以夫贵封夫人后以子恩才封为太县君盖一时之制如此又不曰县太君而曰太县君与今名号亦异也唐世妇人封邑次叙史家不载偶见于此志耳
  唐襄州刺史封公碑
  右唐襄州刺史封公碑宋之愻书字画颇佳之愻之问弟也兄弟皆小人之愻奴事武三思三思五狗之愻乃其一以此知书特小技苟非其人亦何足贵哉
  唐襄州孔子庙堂碑
  右唐襄州孔子庙堂碑于敬之撰其前题鲁大司冦赠太师宣尼父孔丘庙堂碑铭春秋之法或书字或书名皆所以寓褒贬之意今敬之为孔子庙碑而斥其名何哉
  唐奉礼郎岑子舆墓志
  右唐岑子舆墓志云君讳子舆字安道南阳棘阳人也曾祖之象祖文本父曼倩按元和姓纂及新唐书宰相世系表载曼倩四子献羲仲翔仲休而无子舆今墓志云次弟献前太子典膳次弟羲前成均监主簿而无仲翔仲休墓志既云献羲等则不云仲翔仲休容有之惟子舆乃曼倩长子姓纂与世系表当书而阙者何也
  唐醴泉县令张仁蕴德政碑
  右唐醴泉县令张仁蕴德政碑长寿三年立醴泉尉颜真卿书按鲁公虽尝为此官然在开元间而鲁公以贞元元年为李希烈所害年七十六上距长寿三年实九十馀岁是时犹未生也又笔法与鲁公他书不类以此疑有姓名同者然碑武后时立而不用当时所制字或云碑虽建于长寿中至鲁公为尉重书而刻之未可知也据新史纪传鲁公以贞元元年被害年七十六而旧史德宗实录皆云没于兴元元年年七十七疑新史误
  周武后升中述志碑
  右周武后升中述志碑武后自撰睿宗书碑极壮伟立于嵩山之巅其阴锺绍京书字画皆工妙政和中河南尹上言请碎其碑从之
  周武后封中岳碑
  右周武后封中岳碑已残缺书撰人名皆不可考然验其笔迹盖薛稷书也
  周升仙太子碑
  右周升仙太子碑武后撰并书升仙太子者王子晋也是时张易之昌宗兄弟方有宠谄䛕者以昌宗为子晋后身故武后为葺其祠亲铭而书于其碑君臣宣淫无耻类如此可发万古之一笑也
  周大云寺碑
  右大云寺碑贾膺福撰并八分书其笔法精妙可喜按旧唐史云武后铸九鼎图写山川物像命工书人贾膺福薛昌容李元振锺绍京等分题之绍京之书世固多有膺福笔迹虽仅存然世亦未尝有称之者如昌容等书遂不得见以此知士所以自著于不朽者果在德而不在艺也
  周武士彟碑
  右周武士彟碑武后时追尊士彟为无上孝明皇帝命李峤为碑文相王旦书石焉戎幕闲谈载李德裕言昔为太原从事见公牍中有文水县牒称武士彟墓碑元和年忽失龟头所在碑上有武字凡十一处皆镌去之碑高大非人力所及未几武元衡遇害今此碑武字最多皆刻画完好无讹缺者以此知小说所载事多荒诞不可信类如此
  周孔昌㝢碑
  右周孔昌㝢碑载其世系甚详云宣尼父三十六世孙也十四世祖濳吴侍中生晋豫章太守竺竺生大尚书冲冲生大司农偘偘生秘书监滔滔生江夏太守俟俟生宋尚书左丞幼幼生尚书右丞遥之遥之生中书侍郎晔晔生齐散骑常侍珮珮生梁侍中休源休源生陈黄门侍郎宗范宗范生陈散骑常侍伯鱼伯鱼生隋秘书正字德绍德绍生昌㝢唐以前士人以族姓为重故虽更千百年历数十世皆可考究自唐末五代之乱在朝者皆武夫悍卒于是谱牒散失士大夫茫然不知其族系之所自出岂不可惜也哉故余详录于此使后学论姓氏者有考焉按此碑及梁史皆云休源冲八世孙而元和姓纂独以为七代孙误矣
  周崔敬嗣墓志
  右周崔敬嗣墓志云祖咸考表而元和姓纂以咸为𫍯表为仪表又新唐书崔光远传中宗在房州官吏皆不为礼光远祖敬嗣为刺史独尽诚推奉帝德之及反正有与敬嗣同姓名者毎拟官帝辄超拜后召见悟非是访敬嗣已死即授其子汪五品官汪生光远今以墓志考之敬嗣武后时实为房州刺史然墓志载敬嗣长子悦次子协而无名汪者而姓纂亦云悦生光远然则以悦为汪盖史误也敬嗣卒于证圣元年中宗反正其殁已久屡迁他人官而不悟可谓昏矣
  唐祝府君碑
  右唐祝府君碑府君讳𬘭钦明父也碑钦明自撰今南京有汉祝睦两碑其一言君兆自重黎祝融苗胄其一言其先高辛余按诸书重黎祝融皆帝高阳之后帝尧高辛之子睦碑既云出于重黎祝融又云出于高辛自相抵牾莫可究考而此碑引世本氏姓篇云祝氏轩辕之后也史记周本纪武王克殷而封黄帝之后于祝帝尧之后于蓟乐记云封黄帝之后于蓟帝尧之后于祝盖以黄尧本下阙一字同出有熊由此史传相交祝蓟互举参考世本马迁近之然司马迁史记于族系多采世本不知世本果可尽信否盖君子于学有所不知阙焉可也
  唐秦州都督唐宗碑
  右唐宗碑云君讳宗字征仁而唐书宰相世系表云名世宗碑又云祖讳子政而世系表作二政皆当以碑为正宗宰相休璟祖也仕隋为朔方郡丞行郡守事大业末为贼梁师都所杀神龙中赠秦州都督
  唐工部尚书姚璹碑
  右唐姚璹碑按新唐书璹列传云为夏官侍郎坐族弟敬节叛贬桂州长史而碑云自兵部侍郎以敬节犯法改授司府少卿检校定州刺史㝷即真转都督广循等二十三州诸军事广州刺史后替还仍以前累重贬桂州又璹为宰相时尝为西京留守而史不载璹以妖妄谄䛕事武后其事迹皆不足取而于官秩阙漏不可不记者所以正史官之失也璹微时所历官列传尤简略今皆不复载云
  后周宇文举碑
  右后周宇文举碑卢思道撰神龙中其曾孙敞追建以后周书考之官阀事迹多同惟碑云公讳举字神举而史但言名神举而已又史云其曾祖名求男而碑止言名求史云祖名显和而碑止言名和亦皆不同其卒也史云宣帝以宿憾杀之而碑称遘疾薨疑作碑者为讳其事当以史为正
  唐魏叔瑜妻王夫人墓志
  右唐王夫人墓志夫人魏叔瑜妻华之母也志无书撰人姓名验其笔法盖华自书华以草隶擅名一时然石刻见于今者绝少此志世尤罕传云
  唐兵部侍郎崔兢墓志
  右唐崔兢墓志云公讳兢字明慎祖敦礼父守业案旧唐书敦礼列传云孙贞慎神龙初为兵部侍郎元和姓纂新史宰相世系表所书亦同今以墓志考之其家世及名位皆合惟不著其名而以明为贞者皆唐史及姓纂之阙误也
  唐中兴圣教序
  右唐中兴圣教序中宗为三藏法师义浄所作唐奉一书刻石在济南长清县界四禅寺寺在深山中义浄真身塔尚存余屡往游焉得此文入录案御史台记奉一齐州人善书翰武后时为御史后坐诛翦皇族废
  唐圣教序碑侧
  右圣教序碑侧云则天尝得玉册上有名十二字朝野不能识义浄能读其文曰天册神皇万岁忠辅圣母长安证圣元年五月上之诏书褒答案宋莒公纪年通谱武后以证圣元年九月授天册金轮圣人之号故大赦改元先是司饩局人于水际得石函有玉册云神皇万岁忠辅圣母长安故改元协瑞其文与义净所载小异云余尝谓义净方外之人而区区为武后称述符命可笑也然陶弘景号称一代高士在梁武时亦屡上图䜟岂独义净哉
  唐徐有功碑
  右唐徐有功碑徐彦伯撰以新旧唐史考之其本末皆同惟旧史云长安二年卒年六十二碑云三年卒年六十八新史亦云年六十八与碑合
  唐国子祭酒武承规墓志
  右唐武承规墓志苏颋撰颜鲁公家庙碑载鲁公之父名惟贞字叔坚尝为太子文学今此志题太子文学颜叔坚书岂非以字行乎家庙碑又称叔坚受笔法于舅殷仲容特以草隶擅名云
  唐陜州刺史刘延景碑
  右唐刘延景碑延景女为睿宗妃生让帝者碑云夫人房氏以景云元年赠沛国夫人二年岁次丁亥袝窆于延景之墓按睿宗以景云元年六月即位改元岁次庚戌明年岁在辛亥而碑作丁亥误也碑载延景四子温玉承颜玙琪而元和姓纂以玙为瑗盖姓纂之谬
  唐修封禅坛记
  右唐修封禅坛记贾膺福书初余得膺福八分书大云寺记爱其笔法后又得此记字为小楷尤工妙可喜云






  金石录卷二十五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9年1月1日之前出版。

Public domainPublic domainfalsefal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