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石録 (四庫全書本)/卷2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卷二十四 金石録 卷二十五 卷二十六

  欽定四庫全書
  金石録卷二十五    宋 趙明誠 撰跋尾十五唐 偽周
  唐禇亮碑
  唐洛州刺史賈公清德頌
  唐歐陽詢妻徐夫人墓誌
  唐襄州刺史封公碑
  唐襄州孔子廟堂碑
  唐奉禮郎岑子輿墓誌
  唐醴泉縣令張仁藴德政碑
  周武后升中述志碑
  周武后封中嶽碑
  周昇仙太子碑
  周大雲寺碑
  周武士彠碑
  周孔昌㝢碑
  周崔敬嗣墓誌
  唐祝府君碑
  唐秦州都督唐宗碑
  唐工部尚書姚璹碑
  後周宇文舉碑
  唐魏叔瑜妻王夫人墓誌
  唐兵部侍郎崔兢墓誌
  唐中興聖教序
  唐聖教序碑側
  唐徐有功碑
  唐國子祭酒武承規墓誌
  唐陜州刺史劉延景碑
  唐修封禪壇記
  唐禇亮碑
  右唐禇亮碑唐書雲亮杭州錢塘人而碑雲晉南遷家於丹陽按元和姓纂自有錢塘禇氏與亮族不同系唐史蓋失之
  唐洛州刺史賈公清德頌
  右唐洛州刺史賈公清德頌按唐史循吏傳賈敦頥敦實相繼為洛州刺史長史有惠愛郡人皆為刻石號棠棣碑今敦實之碑亡矣此碑載初除洛州制書有雲三川之境是稱都㑹六條之寄尤屬時英蒲州刺史賈敦𧷤體業強正識用優敏蓋其名乃敦𧷤也又武后實録敦實傳中亦作敦𧷤以此知唐史傳寫之誤又按法書要録此碑王知敬書以知敬所書他石刻校之字畫不類未知果知敬書否也
  唐歐陽詢妻徐夫人墓誌
  右唐歐陽詢妻徐氏墓誌雲徐始以夫恩封渤海郡君㝷加渤海郡夫人最後以子恩封渤海太縣君按本朝之制婦人既封郡君或郡夫人再以子貴加恩則直封為郡太君郡太夫人不復為縣太君矣今徐既以夫貴封夫人後以子恩纔封為太縣君蓋一時之制如此又不曰縣太君而曰太縣君與今名號亦異也唐世婦人封邑次敘史家不載偶見於此誌耳
  唐襄州刺史封公碑
  右唐襄州刺史封公碑宋之愻書字畫頗佳之愻之問弟也兄弟皆小人之愻奴事武三思三思五狗之愻乃其一以此知書特小技苟非其人亦何足貴哉
  唐襄州孔子廟堂碑
  右唐襄州孔子廟堂碑於敬之撰其前題魯大司冦贈太師宣尼父孔丘廟堂碑銘春秋之法或書字或書名皆所以寓褒貶之意今敬之為孔子廟碑而斥其名何哉
  唐奉禮郎岑子輿墓誌
  右唐岑子輿墓誌雲君諱子輿字安道南陽棘陽人也曾祖之象祖文本父曼倩按元和姓纂及新唐書宰相世系表載曼倩四子獻羲仲翔仲休而無子輿今墓誌雲次弟獻前太子典膳次弟羲前成均監主簿而無仲翔仲休墓誌既雲獻羲等則不雲仲翔仲休容有之惟子輿乃曼倩長子姓纂與世系表當書而闕者何也
  唐醴泉縣令張仁藴德政碑
  右唐醴泉縣令張仁藴德政碑長壽三年立醴泉尉顔眞卿書按魯公雖嘗為此官然在開元間而魯公以貞元元年為李希烈所害年七十六上距長壽三年實九十餘歲是時猶未生也又筆法與魯公他書不類以此疑有姓名同者然碑武后時立而不用當時所製字或雲碑雖建於長壽中至魯公為尉重書而刻之未可知也據新史紀傳魯公以貞元元年被害年七十六而舊史德宗實録皆云沒於興元元年年七十七疑新史誤
  周武后升中述志碑
  右周武后升中述志碑武后自撰睿宗書碑極壯偉立於嵩山之巔其隂鍾紹京書字畫皆工妙政和中河南尹上言請碎其碑從之
  周武后封中嶽碑
  右周武后封中嶽碑已殘缺書撰人名皆不可考然驗其筆跡葢薛稷書也
  周昇仙太子碑
  右周昇仙太子碑武后撰並書昇仙太子者王子晉也是時張易之昌宗兄弟方有寵諂䛕者以昌宗為子晉後身故武后為葺其祠親銘而書於其碑君臣宣淫無恥類如此可發萬古之一笑也
  周大雲寺碑
  右大雲寺碑賈膺福撰並八分書其筆法精妙可喜按舊唐史雲武后鑄九鼎圖冩山川物像命工書人賈膺福薛昌容李元振鍾紹京等分題之紹京之書世固多有膺福筆跡雖僅存然世亦未嘗有稱之者如昌容等書遂不得見以此知士所以自著於不朽者果在德而不在藝也
  周武士彠碑
  右周武士彠碑武后時追尊士彠為無上孝明皇帝命李嶠為碑文相王旦書石焉戎幕閑談載李德裕言昔為太原從事見公牘中有文水縣牒稱武士彠墓碑元和年忽失龜頭所在碑上有武字凡十一處皆鐫去之碑高大非人力所及未幾武元衡遇害今此碑武字最多皆刻畫完好無訛缺者以此知小説所載事多荒誕不可信類如此
  周孔昌㝢碑
  右周孔昌㝢碑載其世系甚詳雲宣尼父三十六世孫也十四世祖濳呉侍中生晉豫章太守竺竺生大尚書沖沖生大司農偘偘生祕書監滔滔生江夏太守俟俟生宋尚書左丞幼幼生尚書右丞遙之遙之生中書侍郎曄曄生齊散騎常侍珮珮生梁侍中休源休源生陳黃門侍郎宗範宗範生陳散騎常侍伯魚伯魚生隋祕書正字德紹德紹生昌㝢唐以前士人以族姓為重故雖更千百年厯數十世皆可攷究自唐末五代之亂在朝者皆武夫悍卒於是譜牒散失士大夫茫然不知其族系之所自出豈不可惜也哉故余詳録於此使後學論姓氏者有考焉按此碑及梁史皆云休源沖八世孫而元和姓纂獨以為七代孫誤矣
  周崔敬嗣墓誌
  右周崔敬嗣墓誌雲祖咸考表而元和姓纂以咸為諴表為儀表又新唐書崔光逺傳中宗在房州官吏皆不為禮光逺祖敬嗣為刺史獨盡誠推奉帝德之及反正有與敬嗣同姓名者毎擬官帝輒超拜後召見悟非是訪敬嗣已死即授其子汪五品官汪生光逺今以墓誌考之敬嗣武后時實為房州刺史然墓誌載敬嗣長子悅次子協而無名汪者而姓纂亦云悅生光逺然則以悅為汪蓋史誤也敬嗣卒於證聖元年中宗反正其歿已久屢遷他人官而不悟可謂昏矣
  唐祝府君碑
  右唐祝府君碑府君諱綝欽明父也碑欽明自撰今南京有漢祝睦兩碑其一言君兆自重黎祝融苗胄其一言其先高辛余按諸書重黎祝融皆帝高陽之後帝堯高辛之子睦碑既雲出於重黎祝融又雲出於高辛自相牴牾莫可究考而此碑引世本氏姓篇雲祝氏軒轅之後也史記周本紀武王克殷而封黃帝之後於祝帝堯之後於薊樂記雲封黃帝之後於薊帝堯之後於祝蓋以黃堯本下闕一字同出有熊由此史傳相交祝薊互舉參考世本馬遷近之然司馬遷史記於族系多采世本不知世本果可盡信否蓋君子於學有所不知闕焉可也
  唐秦州都督唐宗碑
  右唐宗碑雲君諱宗字徵仁而唐書宰相世系表雲名世宗碑又雲祖諱子政而世系表作二政皆當以碑為正宗宰相休璟祖也仕隋為朔方郡丞行郡守事大業末為賊梁師都所殺神龍中贈秦州都督
  唐工部尚書姚璹碑
  右唐姚璹碑按新唐書璹列傳云為夏官侍郎坐族弟敬節叛貶桂州長史而碑雲自兵部侍郎以敬節犯法改授司府少卿檢校定州刺史㝷即眞轉都督廣循等二十三州諸軍事廣州刺史後替還仍以前累重貶桂州又璹為宰相時嘗為西京畱守而史不載璹以妖妄諂䛕事武后其事蹟皆不足取而於官秩闕漏不可不記者所以正史官之失也璹㣲時所厯官列傳尤簡畧今皆不復載雲
  後周宇文舉碑
  右後周宇文舉碑盧思道撰神龍中其曾孫敞追建以後周書考之官閥事跡多同惟碑雲公諱舉字神舉而史但言名神舉而已又史雲其曾祖名求男而碑止言名求史雲祖名顯和而碑止言名和亦皆不同其卒也史雲宣帝以宿憾殺之而碑稱遘疾薨疑作碑者為諱其事當以史為正
  唐魏叔瑜妻王夫人墓誌
  右唐王夫人墓誌夫人魏叔瑜妻華之母也誌無書撰人姓名驗其筆法蓋華自書華以草隸擅名一時然石刻見於今者絶少此誌世尤罕傳雲
  唐兵部侍郎崔兢墓誌
  右唐崔兢墓誌雲公諱兢字明愼祖敦禮父守業案舊唐書敦禮列傳雲孫貞愼神龍初為兵部侍郎元和姓纂新史宰相世系表所書亦同今以墓誌考之其家世及名位皆合惟不著其名而以明為貞者皆唐史及姓纂之闕誤也
  唐中興聖教序
  右唐中興聖教序中宗為三藏法師義浄所作唐奉一書刻石在濟南長清縣界四禪寺寺在深山中義浄眞身塔尚存余屢徃遊焉得此文入録案御史臺記奉一齊州人善書翰武后時為御史後坐誅翦皇族廢
  唐聖教序碑側
  右聖教序碑側雲則天嘗得玉冊上有名十二字朝野不能識義浄能讀其文曰天冊神皇萬歲忠輔聖母長安證聖元年五月上之詔書褒答案宋莒公紀年通譜武后以證聖元年九月授天冊金輪聖人之號故大赦改元先是司餼局人於水際得石函有玉冊雲神皇萬歲忠輔聖母長安故改元協瑞其文與義淨所載小異雲余嘗謂義淨方外之人而區區為武后稱述符命可笑也然陶𢎞景號稱一代高士在梁武時亦屢上圖䜟豈獨義淨哉
  唐徐有功碑
  右唐徐有功碑徐彥伯撰以新舊唐史考之其本末皆同惟舊史雲長安二年卒年六十二碑雲三年卒年六十八新史亦云年六十八與碑合
  唐國子祭酒武承規墓誌
  右唐武承規墓誌蘇頲撰顔魯公家廟碑載魯公之父名惟貞字叔堅嘗為太子文學今此誌題太子文學顔叔堅書豈非以字行乎家廟碑又稱叔堅受筆法於舅殷仲容特以草隸擅名雲
  唐陜州刺史劉延景碑
  右唐劉延景碑延景女為睿宗妃生讓帝者碑雲夫人房氏以景雲元年贈沛國夫人二年歲次丁亥袝窆於延景之墓按睿宗以景雲元年六月即位改元歲次庚戌明年歳在辛亥而碑作丁亥誤也碑載延景四子溫玉承顔璵琪而元和姓纂以璵為瑗蓋姓纂之謬
  唐修封禪壇記
  右唐修封禪壇記賈膺福書初余得膺福八分書大雲寺記愛其筆法後又得此記字為小楷尤工妙可喜雲






  金石録卷二十五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並且於1929年1月1日之前出版。

Public domainPublic domainfalsefal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