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花缘/第041回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录 镜花缘
←上一回 第四十一回 观奇图喜遇佳文 述御旨欣逢盛曲 下一回→


  话说唐敏把序文取出道:“此序就是太后所做。你看太后原来如此爱才!”小山接过,只见上面写著:

  前秦苻堅時,秦州刺史扶風竇滔妻蘇氏,陳留令武功蘇道質第三女也。名蕙,字若蘭。智識精明,儀容秀麗;謙默自守,不求顯揚。年十六,歸於竇氏,滔甚愛之。然蘇氏性近於急,頗傷嫉妒。

  滔字連波,右將軍于真之孫,朗之第二子也。風神秀偉,該通經史,允文允武,時論尚之。苻堅委以心膂之任,備歷顯職,皆有政聞。遷秦州刺史,以忤旨謫戍敦煌。會堅克晉襄陽,慮有危逼,藉滔才略,詔拜安南將軍,留鎮襄陽。

  初,滔有寵姬趙陽台,歌舞之妙,無出其右。滔置之別所。蘇氏知之,求而獲焉,苦加菙辱,滔深以為憾。陽台又專伺蘇氏之短,讒毀交至,滔益忿恨。蘇氏時年二十一。及滔將鎮襄陽,邀蘇氏同往,蘇氏忿之,不與偕行。滔遂攜陽台之任,絕蘇音問。

  蘇氏悔恨自傷,因織錦為迴文:五采相宣,瑩心耀目。縱橫八寸,題詩二百餘首,計八百餘言,縱橫反覆,皆為文章。其文點畫無闕。才情之妙,超古邁今。名《璇璣圖》。然讀者不能悉通。蘇氏笑曰:「徘徊宛轉,自為語言,非我家人,莫之能解。」遂發蒼頭齎至襄陽。滔覽之,感其妙絕,因送陽台之關中,而具車從盛禮迎蘇氏歸於漢南,恩好愈重。

  蘇氏所著文詞五千餘言,屬隋季之亂,文字散落,而獨錦字迴文盛傳於世。朕聽政之暇,留心《墳典》,散帙之次,偶見斯圖。因述若蘭之多才,復美連波之悔過,遂制此記,聊以示將來也。

  大周天冊金輪皇帝制。

小山看了道:“请问叔父:太后见了《璇玑图》,因爱苏蕙才情之妙,古今罕有,才做此序。但何以生出一段新闻呢?”唐敏道:“此序颁发未久,外面有个才女,名唤史幽探,却将《璇玑图》用五彩颜色标出,分而为六,合而为一,内中得诗不计其数,实得苏氏当日制图本心。此诗方才轰传,恰好又有一个才女,名唤哀萃芳,从史氏六图之外,复又分出一图,又得诗数百馀首。传入宫内,上官昭仪呈了太后,因此发了一道御旨,却是自古未有一个旷典。我将此图都匆匆抄来。”说罢,取出。小山接过,只见上面写著:

            蘇氏蕙若蘭織錦迴文璇璣圖
             私淑女弟子史幽探謹繹

    琴清流楚激弦商秦曲發聲悲摧藏音和詠思惟空堂心憂增慕懷慘傷仁
    廊東步階西遊姿淑窕窈伯邵南周風興自后妃經離所懷歎嗟
    休桃林陰翳桑歸思廣河女衛鄭楚樊厲節中闈遐曠路傷中情
    翔飛燕巢雙鳩迤逶路遐志詠歌長歎不能奮飛清幃房君無家
    流泉情水激揚頎其人碩興齊商雙發歌我袞衣華飾容朗鏡明
    長君思悲好仇蕤葳粲翠榮曜流華觀冶容為誰英曜珠光紛葩
    愁歎發容摧傷悲情我感傷情徵宮羽同聲相追多思感誰為榮
    春方殊離仁君榮身苦惟艱生患多殷憂纏情將如何欽蒼穹誓終篤志貞
    禽心濱均深身懷憂是嬰藻文繁虎龍寧自感思形熒城榮明庭
    伯改漢物日我思何漫漫榮曜華雕旂孜孜傷情未猶傾苟難闈
    在者之品潤乎苦艱是丁麗壯觀飾容側君在時在炎在不受亂
    誠惑步育浸集我生何冤充顏曜繡衣夢想勞形慎盛戒義消作
    故昵飄施愆殃章時桑詩端無終始詩仁顏貞寒深興后姬源人
    遺親飄生思愆徽盛翳風平始璇賢喪物歲慮漸孽班禍讒
    舊聞離天罪辜恨昭感興蘇心璣別改知識微至嬖女因奸
    廢遠微地積何微業孟鹿氏詩圖行華終凋察大趙婕所佞
    故離隔德怨因元傾宣鳴辭理興義怨士容始松遠伐氏妤恃凶
    君殊喬貴其備悼思傷懷日往感年衰念是舊愆禍用飛辭恣害
    子我木平根嘗歎永感悲思憂遠勞情誰為獨居在昭燕輦極我
    惟同誰均難苦戚戚情哀慕歲殊歎時賤女懷歎防青實漢驕忠
    新衾陰勻尋辛知我者誰世異浮奇傾鄙賤何如萌青生成盈貞
    純貞志一專所當麟沙流頹逝異浮沉華英翳曜潛陽林西昭景薄榆桑倫
    微精感通明神馳若然倏逝惟時年殊白日西移滋愚讒漫頑凶
    雲浮寄身輕飛虧不盈無倏必盛有衰無日不陂蒙謙退休孝慈
    輝光飭粲殊文離忠體一違心意志殊憤激何施疑危遠家和雍
    群離散妾孤遺儀容仰俯榮華麗飾身將與誰為容節敦貞淑思
    悲哀聲殊乖分貲何情憂感惟哀志節上通神祗持所貞記自恭
    春傷應翔雁歸辭成者作體下遺葑菲採者無差從是敬孝為基
    親剛柔有女為賤人房幽處己憫微身長路悲曠感生民梁山殊塞隔河津

四围四角红书读法:

  自仁字起顺读,每首七言四句;逐字逐句逆读,俱成回文:仁智怀德圣虞唐,贞妙显华重荣章,臣贤惟圣配英皇,伦匹离飘浮江湘。

  仁智至惨伤。贞志至虞唐。钦所至穹苍。钦所至荣章。贞妙至山梁。臣贤至路长。臣贤至流光。伦匹至幽房。伦匹至榆桑。

  伦匹由臣贤、由贞妙,至虞唐。馀仿此。

  湘江由皇英、由章荣,至智仁。馀仿此。以下三段读俱同前:津河至柔刚。亲所至兰芳。琴清至惨伤。

中间井栏式红书读法:

  自钦字起顺读,每首七言四句:钦岑幽岩峻嵯峨,深渊重涯经网罗,林阳潜曜翳英华,沉浮异逝颓流沙。

  深渊至幽遐。林阳至兼加。沉浮至患多。麟凤至如何。神精至嵯峨。身苦至网罗。殷忧至英华。

  自沉字起,逐句逆读回文。馀仿此:沉浮异逝颓流沙,林阳潜曜翳英华,深渊重涯经网罗,钦岑幽岩峻嵯峨。

  自沙字起,逐字逆读回文:沙流颓逝异浮沉,华英翳曜潜阳林,罗网经涯重渊深,峨嵯峻岩幽岑钦。

  间一句,间二句顺读或两边分读,上下分读,俱可。

  自初行退一字成句:岑幽岩峻嵯峨深,渊重涯经网罗林,阳潜曜翳英华沉,浮异逝颓流沙麟。

  渊重至遐神。阳潜至加身。浮异至多殷。凤离至何钦。精少至峨深。苦惟至罗林。忧缠至华沉。

黑书读法:

  自嗟字起,反复读,三言十二句:嗟叹怀,所离经;遐旷路,伤中情;家无君,房帏清;华饰容,朗镜明;葩纷光,珠曜英;多思感,谁为荣?

  荣为至叹嗟。经离至思多。多思至离经。

  左右分读:怀叹嗟,所离经;路旷遐,伤中情;君无家,房帏清;容饰华,朗镜明;光纷葩,珠曜英;感思多,谁为荣?

  谁为至叹嗟、所离至思多、感思至离经。

  半段回环读,三言六句:嗟叹怀,伤中情;家无君,朗镜明;葩纷光,谁为荣?

  荣为至叹嗟。经离至思多。多思至离经。

  半段顺读:怀叹嗟,伤中情;君无家,朗镜明;光纷葩,谁为荣?

  谁为至叹嗟。所离至思多。感思至离经。以下三段,读俱同前:游西至摧伤。凶顽至为基。神明至雁归。

  左右间一句,罗文分读:嗟叹怀,路旷遐;家无君,容饰华;葩纷光,感思多。

  荣为至离经。经离至为荣。多思至叹嗟。

  从中间一句,罗文分读:怀叹嗟,路旷遐;君无家,容饰华;光纷葩,感思多。

  所离至为荣。谁为至离经。感思至叹嗟。

  中间借一字,四言六句:怀所离经,伤路旷遐;君房帏清,朗容饰华;光珠曜英,谁感思多?

  谁感至离经、所怀至为荣、感谁至叹嗟。

  两分各借一字互用:怀所离经,踏伤中情;君房帏清,容朗镜明;光珠曜英,感谁为荣?

  谁感至叹嗟。所怀至思多。感谁至离经。

  中间借二字,五言六句:叹怀所离经,中伤路旷遐;无君房帏清,镜朗容饰华;纷光珠曜英,为谁感思多?

  为谁至离经。离所至为荣。思感至叹嗟。

  两分各借二字,互用分读:叹怀所离经,旷路伤中情;无君房帏清,饰容朗镜明;纷先珠曜英,思感谁为荣?

  为谁至叹嗟。离所至思多。思感至离经。以下三段,读俱同前:阶西至摧伤。漫顽至为基。通明至雁归。

蓝书读法:

  自中行各借一字,互用分读,四言十二句:邵南周风,兴自后妃;卫郑楚樊,厉节中闱;咏歌长叹,不能奋飞;齐商双发,歌我衮衣;曜流华观,冶容为谁?情征宫羽,同声相追。

  情征至后妃。周南至情悲。宫征至淑姿。

  取两边四字成句,四言六句:兴自后妃,厉节中闱;不能奋飞,歌我衮衣;冶容为谁?同声相追。

  同声至后妃。窈窕至情悲。感我至淑姿。

  两边分读,四言十二句:兴自后妃,窈窕淑姿;厉节中闱,河广思归;不能奋飞,遐路逶迤;歌我衮衣,硕人其颀;冶容为谁?翠粲藏蕤;同声相追,感我情悲。

  同声至淑姿。窈窕至相追。感我至后妃。

  两边各连一句,或两边遥间一句,俱可读。以下三段,读俱同前:惟时至成辞。佞奸至防萌。何辜至惟新。

  两边分读,左右俱递退,六言六句:周风兴自后妃,卫女河广思归;长叹不能奋飞,齐兴硕人其颀;华观冶容为谁?情伤感我情悲。

  宫羽至淑姿。邵伯至相追。情伤至后妃。以下三段,读俱同前:年殊至成辞、谗人至防萌、愆殃至惟新。

  互用分读:周风兴自后妃,楚樊厉节中闱;长叹不能奋飞,双发歌我衮衣;华观冶容为谁?宫羽同声相追。

  宫羽至后妃。邵伯至情悲。情伤至淑姿。

  虚中行左右分读,六言十二句:周风兴自后妃,邵伯窈窕淑姿;楚樊厉节中闱,卫女河广思归;长叹不能奋飞,咏志遐路逶迤;双发歌我衮衣,齐兴硕人其颀;华观冶容为谁?曜荣翠粲葳蕤;宫羽同声相追,情伤感我情悲。

  情伤至后妃。邵伯至相追。宫羽至淑姿。

  左右连一句亦可读。以下三段,读俱同前:年殊至成辞、谗人至防萌、愆殃至惟新。

紫书读法:

  自岁寒反复读,五言四句:寒岁识凋松,贞物知终始;颜丧改华容,仁贤别行士。

  士行至岁寒。松凋至贤仁。仁贤至凋松。

  自寒字蛇行读:寒岁识凋松,始终知物贞;颜丧改华容,士行别贤仁。

  仁贤至岁寒。松凋至行士。士行至凋松。

  从外读入:寒岁识凋松,仁贤别行士;颜丧改华容,贞物知终始。

  仁贤至华容。松凋至物贞。士行至丧颜。

  从内读出:贞物知终始,颜丧改华容;仁贤别行士,寒岁识凋松。

  颜丧至行士。始终至岁寒。容华至贤仁。以下一段,读俱同前:诗风至微元。

  自龙字起顺读,五言四句:龙虎繁文藻,旗凋华曜荣;容饰观壮丽,衣绣曜颜充。

  从外读入:藻文繁虎龙,充颜曜绣衣;丽壮观饰容,荣曜华凋旗。

  充颜至饰容。

  从内读出:荣曜华凋旗,丽壮观饰容;充颜曜绣衣,藻文繁虎龙。

  丽壮至绣衣。以下一段,读俱同前:衰年至异世。

  回环读:龙虎繁文藻,荣曜华凋旗;容饰观壮丽,充颜曜绣衣。

  衣绣至虎龙。

  顺读:藻文繁虎龙,荣曜华凋旗;丽壮观饰容,充颜曜绣衣。

  充颜至虎龙。以下一段,读俱同前:衰年至奇倾。

黄书读法:

  自诗情起,五言四句:诗情明显怨,怨义兴理辞;辞丽作比端,端无终始诗。

  诗始至情诗。辞丽至理辞。辞理至丽辞。端比至无端。端无至比端。怨显至义怨。怨义至显怨。

  自思感起,四言四句:思感自宁,孜孜伤情,时在君侧,梦想劳形。

  形劳至感思。

  顺读:宁自感思,孜孜伤情;侧君在时,梦想劳形。

  梦想至感思。以下三段,读俱同前:愆旧至何如。婴是至何冤。怀伤至者谁。

  从外读入:宁自感思,梦想劳形;侧君在时,孜孜伤情。

  梦想至在时。

  从内读出:孜孜伤情,侧君在时;梦想劳形,宁自感思。

  侧君至劳形。

  从下一句间逆读:孜孜伤情,宁自感思,梦想劳形,侧君在时。

  侧君至伤情。以下三段,读俱同前:念是至独居。怀忧至漫漫。悼思至感悲。

  自诗情起,四言四句:诗情明显,怨义兴理;辞丽作比,端无终始。

  始终至情诗。辞丽至兴理。理兴至丽辞。情明至始诗。丽作至理辞。无终至比端。义兴至显怨。显明至义怨。比作至无端。

  馀如,“始终无端,显明情诗。”回环读,仍得四言四句八首。

            蘇氏蕙若蘭織錦迴文璇璣圖
             私淑女弟子哀萃芳謹繹
    琴清流楚激弦商秦曲發聲悲摧藏音和詠思惟空堂心憂增慕懷慘傷仁
    芳廊     王      南      荒     嗟智
    蘭 桃    懷      鄭      淫    中 懷
    凋  燕   土      歌      妄   君  德
    茂   水  眷      商      想  容   聖
    熙    好 舊      流      感 曜    虞
    陽     傷鄉      徵      所多     唐
    春方殊離仁君榮身苦惟艱生患多殷憂纏情將如何欽蒼穹誓終篤志貞
    牆      加懷     繁     思岑      妙
    面      兼 何    華    傷 幽      顯
    殊      愁  是   觀   君  巖      華
    意      悴   冤  曜  夢   峻      重
    感      少    端 終 詩    嵯      榮
    故      精     平始璇     峨      章
    新舊聞離天罪辜神恨昭感興伯蘇心璣明別改知識深微至嬖女因奸臣
    霜      遐     氏詩圖     淵      賢
    冰      幽    辭 興 怨    重      惟
    齊      曠   懷  感  念   涯      聖
    潔      遠  感   遠   為  經      配
    志      離 戚    殊    懷 網      英
    清      鳳知     浮     如羅      皇
    純貞志一專所當麟沙流頹逝異浮沉華英翳曜潛陽林西昭景薄榆桑倫
    望     神龍      時      光滋     匹
    誰    輕 昭      盛      流 謙    離
    思   粲  德      意      電  遠   飄
    想  散   懷      麗      逝   貞  浮
    懷 哀    聖      哀      推    自 江
    所春     皇      遺      生     基湘
    親剛柔有女為賤人房幽處己憫微身長路悲曠感生民梁山殊塞隔河津

  自初行退一字,每首七言四句,俱逐句退成回文:智怀德圣虞唐贞,妙显华重荣章臣,贤惟圣配英皇伦,匹离飘浮江湘津。

  智怀至西林;至罗林;至玑心;至岑钦;至奸臣;至识深;至如林;至浮沉;至知麟;至恨神;至怀身;至繁殷;至始心;至苦身;至南音;至和音;至伤仁;至忧心;至唐贞。以下十五段,读俱同前:所怀至芳琴。河隔至刚亲。清流至伤仁。妙显至梁民。生感至望纯。清志至商秦。曲发至唐贞。贤惟至长身。微悯至霜新。故感至藏音。和咏至章臣。匹离至房人。贱为至墙春。阳熙至堂心。忧增至皇伦。

  自上横行退一字成句,逐句逐字逆读,俱成回文:伤惨怀慕增忧心,堂空惟思咏和音,藏摧悲声发曲秦,商弦激楚流清琴。

  伤惨至乡身;至苦身;至始心;至何钦;至南音;至繁殷;至怀身;至恨神;至知麟;至浮沉;至如林;至识深;至玑心;至罗林;至奸臣;至章臣;至智仁;至唐贞;至忧心。以下十五段读俱同前:芳兰至所亲。刚柔至河津。湘江至智仁。堂空至阳春。墙面至贱人。房幽至匹伦。皇英至忧心。藏摧至故新。霜冰至微身。长路至贤臣。章荣至和音。商弦至清纯。望谁至生民。梁山至妙贞。唐虞至曲秦。

  自两间行退一字成句,以下递退一句成章,又纵横返复读:荒淫至生民。王怀至皇人。志笃至方春。桑榆至贞纯。方殊至志贞。贞志至桑伦。岑幽至长身。加兼至刚亲。何如至故新。阳潜至所亲。罗网至和音。凤离至清琴。苦惟至章臣。沙流至湘律。渊重至房人。遐幽至望纯。多患至清纯。浮异至墙春。峨嵯至曲秦。精少至阳春。忧缠至皇伦。华英至梁民。光流至刚亲。龙昭至霜新。当所至芳琴。荣君至所亲。乡旧至故新。所感至清琴。苍穹至湘津。西昭至长身。

  自中行退一字成句,以下递退一句成章:南郑至遗身。奸因至旧新。遗哀至南音。旧闻至奸臣。繁华至房人。识知至清纯。浮殊至曲秦。恨昭至皇伦。诗兴至刚亲。苏作至所亲。始终至清琴。玑明至湘津。时盛至望纯。辜罪至贱人。征流至阳春。微至至梁民。

  自角斜退一字成句,以下递退一句成章:嗟中君容曜多钦,思伤君梦诗璇心,氏辞怀感戚知麟,种轻粲散哀惑亲。

  嗟中至贞纯;至浮沉;至遐神;至遗身;至阳林;至沙麟;至旧新;至凤麟;至加身;至基津;至桑伦;至生民;至渊深;至华沉;至廊琴;至方春;至王秦;至精神;至多殷;至奸臣;至罗林;至苦身;至南音;至基津;至图心;至妙贞;至皇伦;至恨神;至知麟;至怀身;至繁殷;至如林;至思钦;至平心;至识深;至曲秦;至堂心;至忧心;至皇伦;至微深;至征殷;至唐贞;至多钦。以下十五段同前:廊桃至基津。春哀至嗟仁。基自至廊琴。思伤至望纯。怀何至梁民。知戚至忧心。如怀至阳春。氏辞至霜新。图怨至长身。璇诗至和音。平端至故新。神轻至墙春。滋谦至房人。多曜至曲秦。伤好至清纯。

  自中心诗兴起,各顶字倒换互旋,八面分读:诗兴感远殊浮沉,时盛意丽哀遗身,始终曜观华繁殷,征流商歌郑南音。

  始终至遗身。玑明至旧新。苏作至奸臣。

  四正左旋读:诗兴至旧闻。苏作至南音。始终至识深。玑明至浮沉。

  四正右旋读:诗兴至奸臣。玑明至南音。始终至旧新。苏作至遗身。

  四隅左旋读:璇诗至廊琴。平端至春亲。氏辞至基津。图怨至嗟仁。

  四隅右旋读:璇诗至基津。图怨至春亲。氏辞至廊琴。平端至嗟仁。

  双句左旋读:诗兴至春亲。氏辞至旧闻。苏作至廊琴。平端至南音。始终至嗟仁。璇诗至奸臣。玑明至基津。图怨至遗身。

  双句右旋读:诗兴至基津。图怨至奸臣。玑明至嗟仁。璇诗至南音。始终至廊琴。平端至旧新。苏作至春亲。氏辞至遗身。

  各行退一字,于八面各取一句,左旋颠倒回文:南郑歌商流征殷,廊桃燕水好伤身,旧闻离天罪辜神,春哀散粲轻神麟。

  廊桃至时沉。旧闻至滋林。春哀至微深。遗哀至多钦。基自至征殷。奸臣至伤身。嗟中至辜神。

  八面右旋读:南郑至滋林。嗟中至时沉。奸臣至神麟。基自至辜神。遗哀至伤身。春哀至征殷。旧闻至多钦。廊桃至微深。

  各行退一字,四正面各取一句,左旋读:南郑歌商流征殷,旧闻离天罪辜神,遗哀丽意盛时沉,奸因女嬖至微深。旧闻至微殷。遗哀至辜神。奸因至时沉。

  四正右旋读:南郑至辜神。奸因至征殷。遗哀至微深。旧闻至时沉。

  四隅左旋读:嗟中至滋林。廊桃至多钦。春哀至伤身。基自至神麟。

  四隅右旋读:嗟中至伤身。基自至多钦。春哀至滋林。廊桃至神麟。

  小山看罢,不觉叹道:“苏氏以闺中弱质,意欲感悟其夫,一旦以精意聚于八百言中,上陈天道,下悉人情,中稽物理,旁引广譬,兴寄超远,此等奇巧,真为千古绝唱,今得太后制序,已可流传不朽,又得史氏、哀氏两个才女,寻其脉络,疏其神髓,绎出诗句,竟可盈千累万,使苏氏当日制图一片巧思,昭然在目,殆无馀恨。这两个才女如此细心,不独为苏氏功臣,其才情之高,慧心之巧,亦可想见。侄女生逢其时,得睹如此奇文,可谓三生有幸。不知太后有何旷典?”

  唐敏道:“太后自见此图,十分喜受。因思如今天下之大,人物之广,其深闺绣阁能文之女,固不能如苏蕙超今迈古之妙,但多才多艺如史幽探、哀萃芳之类,自复不少。设俱湮没无闻,岂不可惜?因存这个爱才念头,日与廷臣酌议,欲今天下才女俱赴廷试,以文之高下,定以等第,赐与才女匾额,准其父母冠带荣身。不独鼓励人才,为天下有才之女增许多光耀,亦是千秋佳话。因谕部臣议定条款,即于前次所颁覃恩十二条之外,续添考才女恩诏一条。闻得明年改元‘圣历’,大约来春正月颁行天下。考期虽尚未定,此信甚确。侄女须赶紧用功,早作准备。据你学问,要竖才女匾额,只算探囊取物。去年你曾问我女科。谁知此话今日果真应了。”小山不觉喜道:“天下竟有如此奇事!怪不得叔叔说是我们闺中千载难逢际遇,真是旷古少有。话虽如此,侄女何能有这福分,就竖才女匾呢。况学业未精,如何敢荫妄想?此后惟有勉力习学,尚求叔叔不时教诲,或者可以前去观光。如考期尚有时日,还有几希之望,倘明年就要考试,侄女只好把这妄想歇了。”唐敏诧异道:“侄女此话怎讲?”

  未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镜花缘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