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花緣/第041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目錄 鏡花緣
←上一回 第四十一回 觀奇圖喜遇佳文 述御旨欣逢盛曲 下一回→


  話說唐敏把序文取出道:「此序就是太后所做。你看太后原來如此愛才!」小山接過,只見上面寫著:

  前秦苻堅時,秦州刺史扶風竇滔妻蘇氏,陳留令武功蘇道質第三女也。名蕙,字若蘭。智識精明,儀容秀麗;謙默自守,不求顯揚。年十六,歸於竇氏,滔甚愛之。然蘇氏性近於急,頗傷嫉妒。

  滔字連波,右將軍于真之孫,朗之第二子也。風神秀偉,該通經史,允文允武,時論尚之。苻堅委以心膂之任,備歷顯職,皆有政聞。遷秦州刺史,以忤旨謫戍敦煌。會堅克晉襄陽,慮有危逼,藉滔才略,詔拜安南將軍,留鎮襄陽。

  初,滔有寵姬趙陽台,歌舞之妙,無出其右。滔置之別所。蘇氏知之,求而獲焉,苦加菙辱,滔深以為憾。陽台又專伺蘇氏之短,讒毀交至,滔益忿恨。蘇氏時年二十一。及滔將鎮襄陽,邀蘇氏同往,蘇氏忿之,不與偕行。滔遂攜陽台之任,絕蘇音問。

  蘇氏悔恨自傷,因織錦為迴文:五采相宣,瑩心耀目。縱橫八寸,題詩二百餘首,計八百餘言,縱橫反覆,皆為文章。其文點畫無闕。才情之妙,超古邁今。名《璇璣圖》。然讀者不能悉通。蘇氏笑曰:「徘徊宛轉,自為語言,非我家人,莫之能解。」遂發蒼頭齎至襄陽。滔覽之,感其妙絕,因送陽台之關中,而具車從盛禮迎蘇氏歸於漢南,恩好愈重。

  蘇氏所著文詞五千餘言,屬隋季之亂,文字散落,而獨錦字迴文盛傳於世。朕聽政之暇,留心《墳典》,散帙之次,偶見斯圖。因述若蘭之多才,復美連波之悔過,遂制此記,聊以示將來也。

  大周天冊金輪皇帝制。

小山看了道:「請問叔父:太后見了《璇璣圖》,因愛蘇蕙才情之妙,古今罕有,才做此序。但何以生出一段新聞呢?」唐敏道:「此序頒發未久,外面有個才女,名喚史幽探,卻將《璇璣圖》用五彩顏色標出,分而為六,合而為一,內中得詩不計其數,實得蘇氏當日製圖本心。此詩方才轟傳,恰好又有一個才女,名喚哀萃芳,從史氏六圖之外,復又分出一圖,又得詩數百餘首。傳入宮內,上官昭儀呈了太后,因此發了一道御旨,卻是自古未有一個曠典。我將此圖都匆匆抄來。」說罷,取出。小山接過,只見上面寫著:

            蘇氏蕙若蘭織錦迴文璇璣圖
             私淑女弟子史幽探謹繹

    琴清流楚激弦商秦曲發聲悲摧藏音和詠思惟空堂心憂增慕懷慘傷仁
    廊東步階西遊姿淑窕窈伯邵南周風興自后妃經離所懷歎嗟
    休桃林陰翳桑歸思廣河女衛鄭楚樊厲節中闈遐曠路傷中情
    翔飛燕巢雙鳩迤逶路遐志詠歌長歎不能奮飛清幃房君無家
    流泉情水激揚頎其人碩興齊商雙發歌我袞衣華飾容朗鏡明
    長君思悲好仇蕤葳粲翠榮曜流華觀冶容為誰英曜珠光紛葩
    愁歎發容摧傷悲情我感傷情徵宮羽同聲相追多思感誰為榮
    春方殊離仁君榮身苦惟艱生患多殷憂纏情將如何欽蒼穹誓終篤志貞
    禽心濱均深身懷憂是嬰藻文繁虎龍寧自感思形熒城榮明庭
    伯改漢物日我思何漫漫榮曜華雕旂孜孜傷情未猶傾苟難闈
    在者之品潤乎苦艱是丁麗壯觀飾容側君在時在炎在不受亂
    誠惑步育浸集我生何冤充顏曜繡衣夢想勞形慎盛戒義消作
    故昵飄施愆殃章時桑詩端無終始詩仁顏貞寒深興后姬源人
    遺親飄生思愆徽盛翳風平始璇賢喪物歲慮漸孽班禍讒
    舊聞離天罪辜恨昭感興蘇心璣別改知識微至嬖女因奸
    廢遠微地積何微業孟鹿氏詩圖行華終凋察大趙婕所佞
    故離隔德怨因元傾宣鳴辭理興義怨士容始松遠伐氏妤恃凶
    君殊喬貴其備悼思傷懷日往感年衰念是舊愆禍用飛辭恣害
    子我木平根嘗歎永感悲思憂遠勞情誰為獨居在昭燕輦極我
    惟同誰均難苦戚戚情哀慕歲殊歎時賤女懷歎防青實漢驕忠
    新衾陰勻尋辛知我者誰世異浮奇傾鄙賤何如萌青生成盈貞
    純貞志一專所當麟沙流頹逝異浮沉華英翳曜潛陽林西昭景薄榆桑倫
    微精感通明神馳若然倏逝惟時年殊白日西移滋愚讒漫頑凶
    雲浮寄身輕飛虧不盈無倏必盛有衰無日不陂蒙謙退休孝慈
    輝光飭粲殊文離忠體一違心意志殊憤激何施疑危遠家和雍
    群離散妾孤遺儀容仰俯榮華麗飾身將與誰為容節敦貞淑思
    悲哀聲殊乖分貲何情憂感惟哀志節上通神祗持所貞記自恭
    春傷應翔雁歸辭成者作體下遺葑菲採者無差從是敬孝為基
    親剛柔有女為賤人房幽處己憫微身長路悲曠感生民梁山殊塞隔河津

四圍四角紅書讀法:

  自仁字起順讀,每首七言四句;逐字逐句逆讀,俱成迴文:仁智懷德聖虞唐,貞妙顯華重榮章,臣賢惟聖配英皇,倫匹離飄浮江湘。

  仁智至慘傷。貞志至虞唐。欽所至穹蒼。欽所至榮章。貞妙至山樑。臣賢至路長。臣賢至流光。倫匹至幽房。倫匹至榆桑。

  倫匹由臣賢、由貞妙,至虞唐。餘倣此。

  湘江由皇英、由章榮,至智仁。餘倣此。以下三段讀俱同前:津河至柔剛。親所至蘭芳。琴清至慘傷。

中間井欄式紅書讀法:

  自欽字起順讀,每首七言四句:欽岑幽巖峻嵯峨,深淵重涯經網羅,林陽潛曜翳英華,沉浮異逝頹流沙。

  深淵至幽遐。林陽至兼加。沉浮至患多。麟鳳至如何。神精至嵯峨。身苦至網羅。殷憂至英華。

  自沉字起,逐句逆讀迴文。餘倣此:沉浮異逝頹流沙,林陽潛曜翳英華,深淵重涯經網羅,欽岑幽巖峻嵯峨。

  自沙字起,逐字逆讀迴文:沙流頹逝異浮沉,華英翳曜潛陽林,羅網經涯重淵深,峨嵯峻巖幽岑欽。

  間一句,間二句順讀或兩邊分讀,上下分讀,俱可。

  自初行退一字成句:岑幽巖峻嵯峨深,淵重涯經網羅林,陽潛曜翳英華沉,浮異逝頹流沙麟。

  淵重至遐神。陽潛至加身。浮異至多殷。鳳離至何欽。精少至峨深。苦惟至羅林。憂纏至華沉。

黑書讀法:

  自嗟字起,反覆讀,三言十二句:嗟歎懷,所離經;遐曠路,傷中情;家無君,房幃清;華飾容,朗鏡明;葩紛光,珠曜英;多思感,誰為榮?

  榮為至歎嗟。經離至思多。多思至離經。

  左右分讀:懷歎嗟,所離經;路曠遐,傷中情;君無家,房幃清;容飾華,朗鏡明;光紛葩,珠曜英;感思多,誰為榮?

  誰為至歎嗟、所離至思多、感思至離經。

  半段迴環讀,三言六句:嗟歎懷,傷中情;家無君,朗鏡明;葩紛光,誰為榮?

  榮為至歎嗟。經離至思多。多思至離經。

  半段順讀:懷歎嗟,傷中情;君無家,朗鏡明;光紛葩,誰為榮?

  誰為至歎嗟。所離至思多。感思至離經。以下三段,讀俱同前:游西至摧傷。兇頑至為基。神明至雁歸。

  左右間一句,羅文分讀:嗟歎懷,路曠遐;家無君,容飾華;葩紛光,感思多。

  榮為至離經。經離至為榮。多思至歎嗟。

  從中間一句,羅文分讀:懷歎嗟,路曠遐;君無家,容飾華;光紛葩,感思多。

  所離至為榮。誰為至離經。感思至歎嗟。

  中間借一字,四言六句:懷所離經,傷路曠遐;君房幃清,朗容飾華;光珠曜英,誰感思多?

  誰感至離經、所懷至為榮、感誰至歎嗟。

  兩分各借一字互用:懷所離經,踏傷中情;君房幃清,容朗鏡明;光珠曜英,感誰為榮?

  誰感至歎嗟。所懷至思多。感誰至離經。

  中間借二字,五言六句:歎懷所離經,中傷路曠遐;無君房幃清,鏡朗容飾華;紛光珠曜英,為誰感思多?

  為誰至離經。離所至為榮。思感至歎嗟。

  兩分各借二字,互用分讀:歎懷所離經,曠路傷中情;無君房幃清,飾容朗鏡明;紛先珠曜英,思感誰為榮?

  為誰至歎嗟。離所至思多。思感至離經。以下三段,讀俱同前:階西至摧傷。漫頑至為基。通明至雁歸。

藍書讀法:

  自中行各借一字,互用分讀,四言十二句:邵南周風,興自后妃;衛鄭楚樊,厲節中闈;詠歌長歎,不能奮飛;齊商雙發,歌我袞衣;曜流華觀,冶容為誰?情徵宮羽,同聲相追。

  情徵至后妃。周南至情悲。宮徵至淑姿。

  取兩邊四字成句,四言六句:興自后妃,厲節中闈;不能奮飛,歌我袞衣;冶容為誰?同聲相追。

  同聲至后妃。窈窕至情悲。感我至淑姿。

  兩邊分讀,四言十二句:興自后妃,窈窕淑姿;厲節中闈,河廣思歸;不能奮飛,遐路逶迤;歌我袞衣,碩人其頎;冶容為誰?翠粲藏蕤;同聲相追,感我情悲。

  同聲至淑姿。窈窕至相追。感我至后妃。

  兩邊各連一句,或兩邊遙間一句,俱可讀。以下三段,讀俱同前:惟時至成辭。佞奸至防萌。何辜至惟新。

  兩邊分讀,左右俱遞退,六言六句:周風興自后妃,衛女河廣思歸;長歎不能奮飛,齊興碩人其頎;華觀冶容為誰?情傷感我情悲。

  宮羽至淑姿。邵伯至相追。情傷至后妃。以下三段,讀俱同前:年殊至成辭、讒人至防萌、愆殃至惟新。

  互用分讀:周風興自后妃,楚樊厲節中闈;長歎不能奮飛,雙發歌我袞衣;華觀冶容為誰?宮羽同聲相追。

  宮羽至后妃。邵伯至情悲。情傷至淑姿。

  虛中行左右分讀,六言十二句:周風興自后妃,邵伯窈窕淑姿;楚樊厲節中闈,衛女河廣思歸;長歎不能奮飛,詠志遐路逶迤;雙發歌我袞衣,齊興碩人其頎;華觀冶容為誰?曜榮翠粲葳蕤;宮羽同聲相追,情傷感我情悲。

  情傷至后妃。邵伯至相追。宮羽至淑姿。

  左右連一句亦可讀。以下三段,讀俱同前:年殊至成辭、讒人至防萌、愆殃至惟新。

紫書讀法:

  自歲寒反覆讀,五言四句:寒歲識凋松,貞物知終始;顏喪改華容,仁賢別行士。

  士行至歲寒。松凋至賢仁。仁賢至凋松。

  自寒字蛇行讀:寒歲識凋松,始終知物貞;顏喪改華容,士行別賢仁。

  仁賢至歲寒。松凋至行士。士行至凋松。

  從外讀入:寒歲識凋松,仁賢別行士;顏喪改華容,貞物知終始。

  仁賢至華容。松凋至物貞。士行至喪顏。

  從內讀出:貞物知終始,顏喪改華容;仁賢別行士,寒歲識凋松。

  顏喪至行士。始終至歲寒。容華至賢仁。以下一段,讀俱同前:詩風至微元。

  自龍字起順讀,五言四句:龍虎繁文藻,旂凋華曜榮;容飾觀壯麗,衣繡曜顏充。

  從外讀入:藻文繁虎龍,充顏曜繡衣;麗壯觀飾容,榮曜華凋旂。

  充顏至飾容。

  從內讀出:榮曜華凋旂,麗壯觀飾容;充顏曜繡衣,藻文繁虎龍。

  麗壯至繡衣。以下一段,讀俱同前:衰年至異世。

  迴環讀:龍虎繁文藻,榮曜華凋旂;容飾觀壯麗,充顏曜繡衣。

  衣繡至虎龍。

  順讀:藻文繁虎龍,榮曜華凋旂;麗壯觀飾容,充顏曜繡衣。

  充顏至虎龍。以下一段,讀俱同前:衰年至奇傾。

黃書讀法:

  自詩情起,五言四句:詩情明顯怨,怨義興理辭;辭麗作比端,端無終始詩。

  詩始至情詩。辭麗至理辭。辭理至麗辭。端比至無端。端無至比端。怨顯至義怨。怨義至顯怨。

  自思感起,四言四句:思感自寧,孜孜傷情,時在君側,夢想勞形。

  形勞至感思。

  順讀:寧自感思,孜孜傷情;側君在時,夢想勞形。

  夢想至感思。以下三段,讀俱同前:愆舊至何如。嬰是至何冤。懷傷至者誰。

  從外讀入:寧自感思,夢想勞形;側君在時,孜孜傷情。

  夢想至在時。

  從內讀出:孜孜傷情,側君在時;夢想勞形,寧自感思。

  側君至勞形。

  從下一句間逆讀:孜孜傷情,寧自感思,夢想勞形,側君在時。

  側君至傷情。以下三段,讀俱同前:念是至獨居。懷憂至漫漫。悼思至感悲。

  自詩情起,四言四句:詩情明顯,怨義興理;辭麗作比,端無終始。

  始終至情詩。辭麗至興理。理興至麗辭。情明至始詩。麗作至理辭。無終至比端。義興至顯怨。顯明至義怨。比作至無端。

  餘如,「始終無端,顯明情詩。」迴環讀,仍得四言四句八首。

            蘇氏蕙若蘭織錦迴文璇璣圖
             私淑女弟子哀萃芳謹繹
    琴清流楚激弦商秦曲發聲悲摧藏音和詠思惟空堂心憂增慕懷慘傷仁
    芳廊     王      南      荒     嗟智
    蘭 桃    懷      鄭      淫    中 懷
    凋  燕   土      歌      妄   君  德
    茂   水  眷      商      想  容   聖
    熙    好 舊      流      感 曜    虞
    陽     傷鄉      徵      所多     唐
    春方殊離仁君榮身苦惟艱生患多殷憂纏情將如何欽蒼穹誓終篤志貞
    牆      加懷     繁     思岑      妙
    面      兼 何    華    傷 幽      顯
    殊      愁  是   觀   君  巖      華
    意      悴   冤  曜  夢   峻      重
    感      少    端 終 詩    嵯      榮
    故      精     平始璇     峨      章
    新舊聞離天罪辜神恨昭感興伯蘇心璣明別改知識深微至嬖女因奸臣
    霜      遐     氏詩圖     淵      賢
    冰      幽    辭 興 怨    重      惟
    齊      曠   懷  感  念   涯      聖
    潔      遠  感   遠   為  經      配
    志      離 戚    殊    懷 網      英
    清      鳳知     浮     如羅      皇
    純貞志一專所當麟沙流頹逝異浮沉華英翳曜潛陽林西昭景薄榆桑倫
    望     神龍      時      光滋     匹
    誰    輕 昭      盛      流 謙    離
    思   粲  德      意      電  遠   飄
    想  散   懷      麗      逝   貞  浮
    懷 哀    聖      哀      推    自 江
    所春     皇      遺      生     基湘
    親剛柔有女為賤人房幽處己憫微身長路悲曠感生民梁山殊塞隔河津

  自初行退一字,每首七言四句,俱逐句退成迴文:智懷德聖虞唐貞,妙顯華重榮章臣,賢惟聖配英皇倫,匹離飄浮江湘津。

  智懷至西林;至羅林;至璣心;至岑欽;至奸臣;至識深;至如林;至浮沉;至知麟;至恨神;至懷身;至繁殷;至始心;至苦身;至南音;至和音;至傷仁;至憂心;至唐貞。以下十五段,讀俱同前:所懷至芳琴。河隔至剛親。清流至傷仁。妙顯至梁民。生感至望純。清志至商秦。曲發至唐貞。賢惟至長身。微憫至霜新。故感至藏音。和詠至章臣。匹離至房人。賤為至牆春。陽熙至堂心。憂增至皇倫。

  自上橫行退一字成句,逐句逐字逆讀,俱成迴文:傷慘懷慕增憂心,堂空惟思詠和音,藏摧悲聲發曲秦,商弦激楚流清琴。

  傷慘至鄉身;至苦身;至始心;至何欽;至南音;至繁殷;至懷身;至恨神;至知麟;至浮沉;至如林;至識深;至璣心;至羅林;至奸臣;至章臣;至智仁;至唐貞;至憂心。以下十五段讀俱同前:芳蘭至所親。剛柔至河津。湘江至智仁。堂空至陽春。牆面至賤人。房幽至匹倫。皇英至憂心。藏摧至故新。霜冰至微身。長路至賢臣。章榮至和音。商弦至清純。望誰至生民。梁山至妙貞。唐虞至曲秦。

  自兩間行退一字成句,以下遞退一句成章,又縱橫返復讀:荒淫至生民。王懷至皇人。志篤至方春。桑榆至貞純。方殊至志貞。貞志至桑倫。岑幽至長身。加兼至剛親。何如至故新。陽潛至所親。羅網至和音。鳳離至清琴。苦惟至章臣。沙流至湘律。淵重至房人。遐幽至望純。多患至清純。浮異至牆春。峨嵯至曲秦。精少至陽春。憂纏至皇倫。華英至梁民。光流至剛親。龍昭至霜新。當所至芳琴。榮君至所親。鄉舊至故新。所感至清琴。蒼穹至湘津。西昭至長身。

  自中行退一字成句,以下遞退一句成章:南鄭至遺身。奸因至舊新。遺哀至南音。舊聞至奸臣。繁華至房人。識知至清純。浮殊至曲秦。恨昭至皇倫。詩興至剛親。蘇作至所親。始終至清琴。璣明至湘津。時盛至望純。辜罪至賤人。徵流至陽春。微至至梁民。

  自角斜退一字成句,以下遞退一句成章:嗟中君容曜多欽,思傷君夢詩璇心,氏辭懷感戚知麟,種輕粲散哀惑親。

  嗟中至貞純;至浮沉;至遐神;至遺身;至陽林;至沙麟;至舊新;至鳳麟;至加身;至基津;至桑倫;至生民;至淵深;至華沉;至廊琴;至方春;至王秦;至精神;至多殷;至奸臣;至羅林;至苦身;至南音;至基津;至圖心;至妙貞;至皇倫;至恨神;至知麟;至懷身;至繁殷;至如林;至思欽;至平心;至識深;至曲秦;至堂心;至憂心;至皇倫;至微深;至徵殷;至唐貞;至多欽。以下十五段同前:廊桃至基津。春哀至嗟仁。基自至廊琴。思傷至望純。懷何至梁民。知戚至憂心。如懷至陽春。氏辭至霜新。圖怨至長身。璇詩至和音。平端至故新。神輕至牆春。滋謙至房人。多曜至曲秦。傷好至清純。

  自中心詩興起,各頂字倒換互旋,八面分讀:詩興感遠殊浮沉,時盛意麗哀遺身,始終曜觀華繁殷,徵流商歌鄭南音。

  始終至遺身。璣明至舊新。蘇作至奸臣。

  四正左旋讀:詩興至舊聞。蘇作至南音。始終至識深。璣明至浮沉。

  四正右旋讀:詩興至奸臣。璣明至南音。始終至舊新。蘇作至遺身。

  四隅左旋讀:璇詩至廊琴。平端至春親。氏辭至基津。圖怨至嗟仁。

  四隅右旋讀:璇詩至基津。圖怨至春親。氏辭至廊琴。平端至嗟仁。

  雙句左旋讀:詩興至春親。氏辭至舊聞。蘇作至廊琴。平端至南音。始終至嗟仁。璇詩至奸臣。璣明至基津。圖怨至遺身。

  雙句右旋讀:詩興至基津。圖怨至奸臣。璣明至嗟仁。璇詩至南音。始終至廊琴。平端至舊新。蘇作至春親。氏辭至遺身。

  各行退一字,於八面各取一句,左旋顛倒迴文:南鄭歌商流徵殷,廊桃燕水好傷身,舊聞離天罪辜神,春哀散粲輕神麟。

  廊桃至時沉。舊聞至滋林。春哀至微深。遺哀至多欽。基自至徵殷。奸臣至傷身。嗟中至辜神。

  八面右旋讀:南鄭至滋林。嗟中至時沉。奸臣至神麟。基自至辜神。遺哀至傷身。春哀至徵殷。舊聞至多欽。廊桃至微深。

  各行退一字,四正面各取一句,左旋讀:南鄭歌商流徵殷,舊聞離天罪辜神,遺哀麗意盛時沉,奸因女嬖至微深。舊聞至微殷。遺哀至辜神。奸因至時沉。

  四正右旋讀:南鄭至辜神。奸因至徵殷。遺哀至微深。舊聞至時沉。

  四隅左旋讀:嗟中至滋林。廊桃至多欽。春哀至傷身。基自至神麟。

  四隅右旋讀:嗟中至傷身。基自至多欽。春哀至滋林。廊桃至神麟。

  小山看罷,不覺歎道:「蘇氏以閨中弱質,意欲感悟其夫,一旦以精意聚於八百言中,上陳天道,下悉人情,中稽物理,旁引廣譬,興寄超遠,此等奇巧,真為千古絕唱,今得太后制序,已可流傳不朽,又得史氏、哀氏兩個才女,尋其脈絡,疏其神髓,繹出詩句,竟可盈千纍萬,使蘇氏當日製圖一片巧思,昭然在目,殆無餘恨。這兩個才女如此細心,不獨為蘇氏功臣,其才情之高,慧心之巧,亦可想見。姪女生逢其時,得睹如此奇文,可謂三生有幸。不知太后有何曠典?」

  唐敏道:「太后自見此圖,十分喜受。因思如今天下之大,人物之廣,其深閨繡閣能文之女,固不能如蘇蕙超今邁古之妙,但多才多藝如史幽探、哀萃芳之類,自復不少。設俱湮沒無聞,豈不可惜?因存這個愛才念頭,日與廷臣酌議,欲今天下才女俱赴廷試,以文之高下,定以等第,賜與才女匾額,准其父母冠帶榮身。不獨鼓勵人才,為天下有才之女增許多光耀,亦是千秋佳話。因諭部臣議定條款,即於前次所頒覃恩十二條之外,續添考才女恩詔一條。聞得明年改元『聖歷』,大約來春正月頒行天下。考期雖尚未定,此信甚確。姪女須趕緊用功,早作準備。據你學問,要豎才女匾額,只算探囊取物。去年你曾問我女科。誰知此話今日果真應了。」小山不覺喜道:「天下竟有如此奇事!怪不得叔叔說是我們閨中千載難逢際遇,真是曠古少有。話雖如此,姪女何能有這福分,就豎才女匾呢。況學業未精,如何敢蔭妄想?此後惟有勉力習學,尚求叔叔不時教誨,或者可以前去觀光。如考期尚有時日,還有幾希之望,倘明年就要考試,姪女只好把這妄想歇了。」唐敏詫異道:「姪女此話怎講?」

  未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鏡花緣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