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笈七签/08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录 云笈七签
◀上一卷 卷八 三洞经教部·经释 下一卷▶

释《三十九章经》[编辑]

《大洞真经》云:高上虚皇道君而下三十九道君,各著经一章,故曰《三十九章经》,乃大洞之首也。

第一章[编辑]

高上虚皇君曰:元气生于九天之上,名曰辟非。辟非之烟下入人之身而为明梁之气,居人五脏之中,处乎心华之下。此至气之所在,长烟之所托。能知辟非之由者,乃得领祖太无。领祖太无者,尽体虚玄之大,冠道素之标矣。益元羽童,乃人鼻之神也。众风乱玄,人鼻之气也。四清抚闲,乃鼻下口上之间也。当令鼻气恒闲。又当数加手按,读此篇,捻鼻间乃高上之正座,天岳之混气。气之来也解百结。鼻神翩翩,列坐绿室。绿室者,唇上人中之际也。以帝一上景摄烟连众,长契虚运,反华自然矣。易有者,九天之上西北之门名也。若既登易有之门,乃得升帝堂之会。然后五涂既化,森罗幽郁,音暗一云音响太和,万唱幽发。百混九回,还而顺一耳。太一隐生之宝,人之心也。乃明梁之所馆,辟非之所栖。是故七祖反生,道济帝简,高上之旨,理于此矣。读高上之洞经既毕,乃口祝曰:三蓝罗波逮台。此九天之祝言,高上之内名也。夫三蓝罗波逮台者,于地上之音曰天命长,人常宁也。易有者,于地上之音曰长台。

第二章[编辑]

上皇玉虚君曰:玄归者,于九天之音曰泥丸也。天晨、金霄,帝一雌雄之道。天晨为雌,金霄为雄。雄一之神曰晨,雌一之神曰霄。玉州黄箓者,帝之金简也。德刃者,九天之台名也。

第三章[编辑]

皇上玉帝君曰:玉帝有玄上之幡,一名反华之幡。皆玉帝之旌旗,招仙之号令也。以制命九天之阶级,征召四海五岳之神王也。九天真人呼日为“濯耀罗”。三天真人呼日为“圆光蔚”。玉清天中有树似松,名曰空青之林。得食其华者身为金光。自非妙寻云景,而金房不登;自非重诵洞章,而玉宾弗见也。若既陟其途,则可以窥森然晃朗之门,而手掇空青之华也。

第四章[编辑]

上皇先生紫晨君曰:太冥在九天之上,谓冥气远而绝乎九玄,惟读《大洞玉经》者可以交接其间也。故谓洞景寄以神道耳。又玉清天中有绮合台,下有万津之海,其水波涌,如连岳焉。

第五章[编辑]

太微天帝君曰:九天真人呼风为“浮”。金房在明霞之上,九户在琼阙之内,此皆太微之所馆,天帝之玉宇也。

第六章[编辑]

三元紫精君曰:紫精之天,处太无之中。三元之气,在上景之衢。秀朗者,玉清天中台名。太混者,玉清天中殿馆名。羽明者,上清天人之车名也。

第七章[编辑]

真阳元老玄一君曰:真阳者,上清之馆名。玉皇者,虚无之真人。逸宅者,真气之明堂。丹玄乃泥丸之所在也。若能七转洞经于震灵之上,三回帝尊于白气之中,则真人定录而魔王立到,则注生籍于玉阙,招五老于金台矣。太上有琼羽之门,合延为胎命之王,玄一为三气之尊,元老为上帝之宾,并扶兆身神台,刊名于福连之简也。太上金简玉札,名为福连之书。

第八章[编辑]

上元太素三元君曰:太素三元宫中,有三华之气,生于自然也。似芙蓉之晖。晨灯者,乃玉真天中明气之光,洞照于三元之台也。广灵堂者,上清之房名。兆若能存雌一于夙夜,诵洞章以万遍者,则太微小童负五图于帝侧,绛宫真人承五符于胎尊,合变于三素之气,得形于晨灯之光,则人无哭兆,终身不亡矣。

第九章[编辑]

上清紫精三素君曰:上清紫精天中有树,其叶似竹而赤,其华似鉴而明,其子似李而无核,名曰育华之林。食其叶而辟饥,食其华以不死,食其实即飞仙。所谓绛树丹实,色照五脏者也。自非长冥眇思,栖神太无,而育华之实不可得而食也。上清玉房生七宝之云,云色七重,其气九扇,以童子辟非、童女宣弥得乘此宝云,上入玉清之天也。而辟非者,太微之内神;宣弥者,玉清之神女。若兆能离合百神,间关帝一,变化九魂,混畅五七者,则辟非可赖,宣弥可致。七度死厄,三光所利。五老延日以曲照,太上三便以相入矣。三便者,太上金房之名也。

第十章[编辑]

青灵阳安元君曰:青灵者,真人之位号。八气者,云色之相沓。元君者,虚皇之司命。三华者,玉清之房名,乃阳安元君之所处也。

第十一章[编辑]

皇清洞真道君曰:皇清,乃上清三仙皇之真人也。洞真,乃上清元老之君也。皆俱合生于太无之外,俱合死于广汉之上。能生能死,是以皇清、洞真三帝合生,理出于此矣。日母者,玉清之老母,主胞胎于尊神也,名曰“正荟条”。兆能知日母之名,则胞结自解,七祖罪消。

第十二章[编辑]

高上太素君曰:高上皇人常宴紫霄之上。玉根者,玉清天中山名也,乃五老上真之所治。太素真人拂日月之光于帝一之前,太素天中呼日为“眇景”也。玉门、兰室,并是上清宫中门户名也。月中树名骞树,一名药王。凡有八树在月中也。得食其叶者为玉仙。玉仙之身,洞彻如水精琉璃焉。

第十三章[编辑]

皇上四老道中君曰:皇上四老真人,在日中无影。呼日名为“九曜”。生常乘明玉之轮,转宴于日中也。广霞者,玉清天中山名,乃九日之所出矣,日帝之所司也。

第十四章[编辑]

玉晨太上大道君曰:道君保形景于法化之内,回眄镜于上清之上,解襟带于玉映之室,乘八素入于四明之门,反日中之神王,并月中之高灵矣。玉映者,玉晨之宫名。四明者,上清玉帝之南门也。

第十五章[编辑]

太清大道君曰:太清天中有山名浮绝,三天神王之所治也。彼天人呼日为“太明”。又有金华楼,诸受真仙玉录者,皆在此楼之中。

第十六章[编辑]

太极大道元景君曰:太极有元景之王,司摄三天之神仙者也。太漠者,太清之外也。太极真人呼日为“圆明”。

第十七章[编辑]

皇初紫元君曰:皇初紫元之天,常有晖晖之光,郁郁如薄霞焉。乃九日之所出,有如一日之照耳。六渊者,乃元君之宫名。寒童者,山名也。故曰登寒童之岳,会六渊之中矣。

第十八章[编辑]

无英中真上老君曰:无英中真上老君处上真之宫,领五帝之籍,解兆五符于重结,化兆五神于胎骨,常游紫房明堂之内也。

第十九章[编辑]

中央黄老君曰:中央黄老君,三元之真皇也。圆华者,黄老之宫名也。玉寿者,太微天中之山名也。皆黄老君之理所。

第二十章[编辑]

青精上真内景君曰:青精之宫有上华之室。室中有自然青气,号曰返香之烟。逆风闻三千里。紫空者,内景之山名也。青精君常乘羽逸之车,携玄景之童,登紫空之山,入玉室之内也。

第二十一章[编辑]

太阳九气玉贤元君曰:太阳九气者,变化三晨之上,策驾紫軿于微玄之下。微玄者,日中之神,名曰主贤。天中或呼日为“微玄”也。开阴太漠者,是胎神之所在也。胎门既塞,乃滞血之所秽;胎门既开,而婴神之所栖。太漠为玄重之根,开阴为常生之源。若胎开而明洁,则帝一之气全也。若太漠之内修,则五老之宴欢。故云开阴太漠,长保阳源。阳源者,犹人之有势也。兆能使阳源不倾,玄泉不动,淡然渊停,潭然天静,亦回老驻年,与灵均气也。

第二十二章[编辑]

太初九素金华景元君曰:太初天中有华景之宫。宫有自然九素之气。气烟乱生,雕云九色。入其烟中者易貌,居其烟中者百变。又有庆液之河,号为吉人之津。又有流汩之池,池广千里,中有玉树。饮此流汩之水,则五脏明彻,面生紫云。

第二十三章[编辑]

九皇上真司命君曰:九皇上真者,玉虚之元君也。四司者,天帝之禁宫也。晨晖者,玉虚司命之宫名也。飞霞者,玉虚天中之山名。逸录者,仙皇之符箓也。

第二十四章[编辑]

天皇上真玉华三元君曰:天皇上真者,是上清真人之典禁主,玉华仙女之母,故号曰玉华三元君也。乘神徊之车,登云飙之宫,入流逸之室。神徊者,是真人一轮车名。九曲下户者,是男女之阴地也,男曰九曲,女曰下户。此阴地常生白云之气,以薰黄庭之间,是得道之候验也。

第二十五章[编辑]

太一上元禁君曰:太一上元君者,万仙之司,主方岳真气也。主除死籍,刻书生简。赤气王者,日中之上神,其名曰将车梁。能知赤气王名者不死。

第二十六章[编辑]

元虚黄房真晨君曰:元虚黄房者,是真晨仙君之所治也。玉宫者,是得道符籍之所在也。九元镇真者,是九元太帝之名也。太帝名镇,字真。兆能知之者不死。

第二十七章[编辑]

太极主四真人元君曰:太极元君乘凌羽之车,结云气以雕华,控九龙以齐骤,扬威于高上之天,转毂于太明之丘,鸣钟于朱火之台。

第二十八章[编辑]

四斗中真七晨散华君曰:玉清天中有散华之台,是四斗七晨道君之所治也。七晨天中有反生之香气,反冲于三宝之山。山在四斗之中,上有金琅之馆,名曰映清夷之宫。其中上皇真人皆项负宝曜,体映圆光,气合三宝,灵洞五藏也。洞经所谓香风扇三宝,五脏映清夷。

第二十九章[编辑]

辰中黄景元君曰:辰中真人带迎延之符,登太霄之庭,飞羽轮于沧浪之台,佩玉章之文于太霞之宫。

第三十章[编辑]

金阙后圣太平李真天帝上景君曰:金阙之中有上景之气,气色郁郁,晖照十方,乃后圣之灵都,太平之所会也。种年祚于日气之中,植三命于月宫之庭。五毒绝于沉没,解结生于天堂。

第三十一章[编辑]

太虚后圣无景彭室真君曰:太霞之中有彭彭之室。结白气以造构,合九云而立宇;紫烟重扉,神华所聚,故号曰彭彭之室,而太虚元君之所处焉。

第三十二章[编辑]

太玄都九气丈人主仙君曰:太玄都九气丈人乘晨徊之风,登荡滞之山,焕郁然之烟,入太晖之宫。伐胞树于死户,养胎气于冥初,济五毒于常关,定三命于金书。

第三十三章[编辑]

上清八皇老君曰:上清之天在绝霞之外,有八皇老君运九天之仙,而处上清之宫也。乘广琅之车,把凤羽之节,登华便之山,入太老之堂。上清真人呼日、月为“太宝”、“九华”。

第三十四章[编辑]

东华方诸宫高晨师玉保仙王曰:青童君东华者,仙真之州也,在始晖之间,高晨玉保王所治也。东华真人呼日为“紫曜明”,或曰“圆珠”。青童君乘雕玉之軿,御圆珠之气,登云波之山,入东华之堂。

第三十五章[编辑]

榑桑太帝九老仙皇君曰:九老京者,山名也。在榑桑之际。九老仙皇处榑桑之际,治九老之京。太帝君治榑桑之杪,会方丈之台也。二道君时乘合羽之车。合羽车者,云沓之色。登榑桑之杪,会九老之京,出灵户之符,召大魔之王矣。

第三十六章[编辑]

小有玉真万华先生主图玉君曰:小有玉真天中有万华之宫,小有先生主图玉君之所治也。此宫之中藏录上帝之宝经、玉清之隐书也。又有洞观之堂,悬在太无之中。重泉曲者,魔王之阴府也。兆既得洞一之道,乃拔死于泉曲之籍,书仙名于灵羽之录。

第三十七章[编辑]

玄洲二十九真伯上帝司禁君曰:玄洲有三溺之津,非飞仙而莫越也。又有羽景之堂,在太无之庭。又有绝空之宫,在五云之中,王灵仙母、金华仙女常所游也。司禁真伯上帝玉君时乘日月之軿,披虎文之裘,登重漠之山,入宴羽景之堂,濯缨帝川之池,会仙绝空之宫也。

第三十八章[编辑]

太无晨中君刊峨嵋山中洞宫玉户太素君曰:太无在洞景之表,太素在幽玄之上。九宫列金门于大素之表,丹楼沓七重于大无之庭,乃太素三元君所游也。

第三十九章[编辑]

西元龟山九灵真仙母青金丹皇君曰:昆仑山有九灵之馆,又有金丹流云之宫。上接璇玑之轮,下在太空之中。乃王母之所治也。西元龟山在昆仑之西,太帝玉妃之所在。

释《太上大道君洞真金玄八景玉箓》[编辑]

《经释》题曰:东华上仙名《太上八素隐书》,南华上仙曰《大洞真经》,西华上仙曰《金真玉光映天洞观玉经》,北华上仙曰《萧条九曜豁落七元上经》,玉皇中仙曰《太上高圣八景玉箓》,中央黄老君、南极元君藏录二经于太素瑶台玄云羽室,封以郁林之笈,玉清三元之章。乃命北寒金台龙华玉女七百人,又命白空虞宫西灵玉童七百人侍卫焉。晋永和十一年,岁在乙卯,九月一日夜半,受经于紫微王夫人。凡二万二百三十字。其《大洞真经》一万字。

释《上清高圣太上大道君金玄八景玉箓》[编辑]

上清高圣太上大道君者,盖二晨之精气,庆云之紫烟,玉晖辉焕,金映流真,结化含秀,苞凝玄神,寄胎母氏,育形为人。讳泬天真,字开元。母妊三千七百年,乃诞于西那天郁察山浮罗岳丹玄之阿。于是受书玉虚,眺景上清,位为太上高圣玉晨大道君,治蕊珠日阙馆七映紫房,玉童玉女各三十万人侍卫。于是振策七圃,杨青建朱,腾空舞旌,驾景骋飙,徘徊八烟,盘桓空涂,仰簪日华,拾落日珠,摘绛林之琅实,饵玄河之紫蕖,偃蹇灵轩,领理帝书。万神八拜,五德把符。上真侍晨,天皇抱图。乃仰空而言曰:子欲为真,当存日中君驾龙骖凤,乘天景云,东游桑林,遂入帝门。若必升天,当思月中夫人驾十飞龙,乘我流铃,西朝六领,遂诣帝堂。精根运思,上朝玉皇。荟荟敷郁仪以蹑景,晃晃散结璘以暨霄。双皇合辇,后天而凋。夫大有者,九天之紫宫;小有者,清虚三十六天之首洞。于是太上大道君初乘一景之舆,驾八素紫云,摄希微仓帝名录丰子,俱东行,诣郁悦那林昌玉台天,见玉清紫道虚皇上君,受九晖大晨隐符。

太上大道君次乘二景之舆,驾七素绛云,摄中微赤帝,名定无彦,俱南行,诣高桃厉冲龙罗天,见玉清翼日虚皇太上道君,受观灵元晨隐符。

太上大道君次乘三景之舆,驾六素红云,摄紫微白帝,名渠渊石,俱西行,诣碧空歌饮黎天,见玉清昌阳始虚皇高元君,受总晨九极隐符。

太上大道君次乘四景之舆,驾五素青云,摄玄微黑帝,名齐元旋,俱北行,诣加阜摩坦娄于医天,见玉清七静道生高上虚皇君,受沓曜旋根隐符。

太上大道君次乘五景之舆,驾四素黄云,摄始微上帝,名接空子,俱东北行,诣扶力盖浮罗天,见玉清太明虚皇洞清君,受玄景晨光隐符。

太上大道君次乘六景之舆,驾三素绿云,摄灵微中帝,名秉巨文,俱东南行,诣具谓耶渠初默天,见玉清始元虚皇太霄君,受合晖晨命隐符。

太上大道君次乘七景之舆,驾二素紫云,摄宣微下帝,名宏肤子,俱西南行,诣冲容育郁离沙天,见玉清七观无生虚皇金灵君,受齐晖晨玄隐符。

太上大道君次乘八景之舆,驾一素灵云,摄洞微真帝,名洄澄摅,俱西北行,诣单绿察宝轮法天,见玉清八观高元虚皇渟景君,受高上龙烟隐符。

太上大道君又乘洞景玉舆,驾太霞紫烟玄景之晖,摄九微内帝君,名申明闲,及上皇九玄九天诸真仙王等,俱仰登弥梵罗台霄绝寥丘飞元云根之都玉清上天,见玉清紫晖太上玉皇明上大道君,受高清太虚无极上道君隐符。

释《太上神州七转七变舞天经》[编辑]

神州在天关之北,日月回度其南,七星轮转其中央。昼左回八纬,夜右转七经。七星运周,天光回灵,此上皇紫晨受化之庭。修七转之法,位登于玉清。

七转七变之道,上皇紫晨君受于九天父母,修行道成,以传玄感清天上皇君。皇君以传三天玉童,玉童以传紫极真元君,紫极真元君传天帝君,天帝君传南极上元君,南极上元君传太微天帝君,太微天帝君传后圣金阙君,后圣金阙君传上相青童君。承真相系,皆经万劫一传。小有天王后撰一通以封于西城山中。得者皆奉迎圣君于上清宫,给玉童玉女各二十一人典卫灵文,营护有经者身。

《神州玉章》凡十四章。乃十四帝君洞野之曲,百神内名,玉天之玄象,三晨之精。诵其章,玉响激朗。上元诵之万遍,白日升天。

释《神虎上符消魔智慧经》[编辑]

神者,灵也。灵变无穷,阴阳不测,名之曰神也。虎者,威也。威震九遐之域,神光焕乎上清。上者,太上,秘乎灵都上宫,神虎七千,备于玉阙,因以为名。符者,信也。太上之信,召会群灵。消魔者,灭鬼也。凡有玉简紫名,得修上经,莫不为众邪所乘,鬼魔所试。兆当讽咏此经,则激百阳以生电,鼓千阴以吐威;六天失气,九魔消摧也。智者,日中之星也。慧者,宜以生生为急也。故慧字有两生,并而共乘一急之象者也。诵经五千遍,则神智开朗,圣慧明发。命八景以高登,骋神虎以飞升。此大威变之道,故以消魔为名。

释《太上素灵洞玄大有妙经》[编辑]

太者,大也。弥纶而不可极,故曰太也。上者,处乎无穷之表,故曰上也。是道君之号也。素灵者,房名也。洞者,洞天洞地,无所不通也。玄者,幽冥之所出也。大有者,宫名也。妙者,微之极也。经者,营也。弘畅幽极,经理神关,故谓之经。而有玄丹上化三真元洞之道,本与玄气同存,元始俱生,三精凝化,结朗玉章。构演三洞之府,总御万真之渊。乃秘在九天之上,大有妙宫金台玉室素灵之房。蓊蔼玄玄之上,萧萧始晖之中,是时上圣众帝,清斋三月,仰禀太冥,玄思感于大寂,积稔启于上清而受焉。因经所藏之处而以为名。

释《回元九道飞行羽经》[编辑]

回元者,运星元之纲轮也。轮空洞之大辐,调四气之长存。九道者,北斗九星也。九星之运,观涣五常。五行乘之以致度,万物禀之以得生,皆九道之运也。飞行羽经者,九天父母、太真丈人同宴景龙之舆,息驾无崖之端,忽致玄灵瑞降白鸾之车。黑翮之凤,口衔素章,登空步虚,经历无穷,因名《白羽黑翮飞行羽经》。

释《九灵太妙龟山元录》[编辑]

龟山在天西北角,周回四千万里,高与玉清连界,西王母所封也。元录者,九虚上真始生变化大妙之法,记为名录也。皆刻书龟山,流精紫闾金华琼堂。其旨隐奥,其音宛妙,盖九天书录,名题龟山。

释《大有八禀太丹隐书》[编辑]

大有,宫名也,在九天之上。八者,八节也。禀者,授节度也。太丹,南宫名也。隐,藏也。书,文也。言八节吉辰天上宴会,八禀开真大庆之日,其时乃万神集议,皆列言大有之宫。为学之士以其日清斋首过,即上生于南宫也。

释《七圣玄记回天九霄经》[编辑]

七圣者,高圣玉帝君、高圣太上大道君、上圣紫清太素三元君、上圣白玉龟台九灵太真西王母、上圣中央黄老君、上圣榑桑太帝君、后圣金阙帝君也。玄记者,七圣各逆注得道之人玄名也。回天者,太上道君携契玉虚紫宾,回天倾光,上登九层七映朱宫,徘徊明霞之上,萧条九空之中。列七范于仙录,刻王名于隐篇。九霄,九天也,一名九空。上圣帝君受命于九空,结飞气成自然之字,玄记后学得道之名。灵音韵合,玉朗禀真,或以字体,或以隐音,上下四会,皆表玄名。

释《曲素诀辞五行秘符》[编辑]

曲者,台名也。素者,八方之素也。玄都上有九曲峻嶒凤台,皆结自然凤气而成琼房玉室,处于九天之上、玉京之阳,虚生八会交真之气,十折九曲,洞达八方,上招扶摇之翮,傍通八素之灵,故以曲素为名。诀者,旨诣也。辞者,忧乐之曲也。结九元正一之气,以成忧乐之辞。上庆神真之欢,下悲兆民之忧,故曰忧乐之辞也。五行者,金、木、水、火、土也。秘者,藏于上清琼宫也。符者,文也。五色流精,凝而成文也。混化万真,总御神灵。

释《天关三图七星移度经》[编辑]

天关三图者,九天之上有关玉台,一名天关,一名天图,一名天开。是九天之生门,关之枢机也。其西五千里则金阙宫,东九千里则青华宫,上去玉清宫七千里,是众真之所经,神仙之所历,学者之所由也。七星者,斗星也。移度者,历转也。日月回周其境,七星历转其关,上运九天明皇之气,下润流洒梵行诸天。高上玉帝出入游宴之道,乃学者简录所通之门。上相所撰以挟后学。有知上帝宫馆之次第,上真所游处,克成真人也。

释《除六天玉文三天正法》[编辑]

除者,罢也。六天者,赤虚天、泰玄都天、清皓天、泰玄天、泰玄仓天、泰清天。此六天起自黄帝以来,民人互兴杀害,不禀自然,六天之理,于兹而兴。太上给以鬼兵,使于三代之中驱除恶民,而六天临治,转自伪辞。太上下玉文,遂截六天之气,更出三天正法,割恶救善。三天者,清微天、禹馀天、大赤天是也。

释《青要紫书金根众经》[编辑]

青要者,紫清帝君之别号也。紫书者,紫笔缮文也。金者,金简也。根者,日根也。众经者,科集众经之最要也。盖玉帝命高上侍真总仙君,科集宝目,采日根之法,合为众经,以紫笔缮文,金简为篇也。

释《石精金光藏景录形经》[编辑]

石精者,妙铁也。石者铁之质,精者石之津。治之为剑而发金光。金者,剑之干。光者,刃之神。藏景者,隐身也。录形者,代身也。

释《太上九赤斑符五帝内真经》[编辑]

太上者,是无极大道之号也。九赤者,乃九元之气也。九元者,五岳四海也。山海色杂,目之斑也。符者,真文也。五岳得之以镇,四海得之以润,五帝得之以灵,人得之以神仙也。

◀上一卷 下一卷▶
云笈七签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远远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