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俗通义 (四部丛刊本)/卷第五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四 风俗通义 卷第五
汉 应劭 撰 景常熟铁琴铜剑楼瞿氏藏元刊本
卷第六

风俗通义十反第五

易记出处黙语书美九徳咸事同归殊涂一

致百虑不期相反各有云尚而已是故伯夷

让国以采薇展禽不去于所生孔丘周流以

应聘长沮隐居而耦耕墨翟摩顶以放踵杨

朱一毛而不为干木息偃以藩魏包胥重壐

而存郢夷吾朱弦以三归平仲辞邑而濯缨

惠施从车以百乘扈徒歩而祼形甯戚商歌

以干禄颜阖逾墙而遁荣髙柴趣门以避难

季路求入而陨零端木结驷以货殖颜回屡

空而弗营孟献髙宇以美室原宪蓬门而株

楹传曰人心 同有 其面古今行事是则

然矣比其舛曰十反

     沛国刘 叔方父字叔辽累祖

      学敦 土名不休扬又无力

    仕 陵  叔方雅有髙问逺近

   伟之州郡辟请未尝答命往来京师

   委质通门太尉徐防太傅桓焉二公

   嘉其孝敬慰愍契阔为之先后叔辽

   由此辟公府博士徴议郎叔方尔乃

   翻然改志以礼进退三登台衮号为

    宰○阳翟令左冯翊田辉叔都兄

    威都俱合纯懿不陨洪祚叔都最

   为知名郡常欲为察授之辉耻越贤

   兄惧不得免因縁他疾遂托病喑家

   人妻子莫知其情人数恐灼持之有

   度后在田舎天连阴雨友人张子平

   吉仲考等宻共穿逾夺取衣衾穷夜

   独处迫切至矣然无声响徒喑喑而

   已子平因前抱持曰我某公也谓汝

   避兄耳何意真然耶天䘮斯人吾侪

   将何效乎相对歔欷哀动左右间积

   四岁威都果举迁安定长史据辎垂

   緌还历乡里荐祀祖考叔都沃醊神

   坐𫖯仰因语是月司隶太尉大将军

   同时并辟为侍御史举茂才不幸早

   陨威都官至武都太守太尉掾○汝

   南范滂孟博天资聦睿辩于持论举

   孝廉光禄主事京师归德四方影附

   父字叔矩遭母忧既葬之后𫗴粥不

   赡叔矩谓其兄弟礼不言事辩杖而

   起今俱匍匐号啕上阙奠酹下困糊

   口非孝道也因将人客于九江田种

   畜牧多所收获以解债负土成冢

   祀三年服阕二兄仕进叔矩以自替

   于䘮纪独寝坟侧服制如初哀犹未

   歇郡举至孝拜中司勾章长病去官

   博士徴兄忧不行司徒梁国盛允字

   子翩为议郎慕孟慱之德贪树于有

   礼谓孟博 公区区欲辟大臣宜令

   邑人廉荐 孟博厉声曰老夫年尊

   绝意世事又海内清髙当路非一退

   而告人子翩欲德我我不受也子翩

   亦以恨遂不得辟孟博病去受事而

  常干宰相之职

谨按礼父为士子为天子武王建有周之号

谥大王王季言王业肇于此矣越裳重九译

献白雉周公荐陈祖庙曰先人之徳有天下

尊归于父此人道之极前汉诏曰海内大乱

兵革并起朕被坚执锐自率士卒犯危难平

暴乱偃兵息民天下大安此皆太公之教训

也今上尊号曰太上皇春秋之义因其可褒

而褒之孝经曰敬其父则子恱叔矩则其孝

敬则粥身苦思率礼无违矣则其友于则褒

兄委荣尽其哀情矣则其学艺则家法洽览

诲人不倦矣则其政事则施于已试靡有阙

遗矣君子百行子产有四凡在他姓尚宜褒

之况于父乎敬意之至犹用夷恱况于宠族

乎抗爽言以拒厚㫖抑所生以为己髙忍能

厉然独享其荣若乃不令之下愚流货财于

权嬖其罪人也田辉托疾上也刘矩屈体次

也范滂吾无取焉耳

   巴郡太守太山但望伯门为司徒掾

   同产子作客杀系望自劾去星行电

   征数日归趋诣府路首肉袒辞谢太

   守太尉李固谢与相见顿头流血自

   说弟薄命早亡以孤为托无义方之

   教自陷罪恶自男穿既与知情幸有

   微胤乞以代之言甚哀切李公逹于

   原度即活出之○髙唐令乐安周紏

   孟玉为大将军掾弟子使客杀人捕

   得太守盛亮阴为𪧐留紏亦自劾去

   诣府亮与相见不乞请又不辞谢亮

   告宾客周孟玉欲作抗直不恤其亲

   我何能枉宪乎遂毙于狱弟妇不哭

   死子而哭孟玉世人误之犹以为髙

谨按春秋叔牙为庆父杀般闵公大恶之甚

而季子縁狱有所归不探其情缓追逸贼亲

亲之道州吁既杀其君而虐用其人石碏恶

之而厚与焉大义灭亲君子犹曰纯臣之道

备矣于恩未也君亲无将王诛宜耳今二家

之子幸非元恶但望诚心内发哀情外露义

动君子合礼中矣周紏茍执果毅忽如路人

昔乐羊为魏伐中山歠其子羮文侯壮其功

而疑其心秦西巴蜀命放兽而孟氏旋进其

位麑犹不忍况弟子乎孟轲讥无恻隠之心

传曰于厚者薄则无所不薄矣

   豫章太守汝南封祈武兴泰山太守

   周乘子居为太李张所举函封未发

   张病物故夫人于柩侧下帷见六孝

   廉曰李氏𮐃国厚恩据重任咨嘉休

   懿相授岁贡上欲报称圣朝下欲流

   惠氓隶今李氏获保首领以天年终

   而诸君各懐进退未肯发引妾幸有

   三孤足统䘮纪正相追随蓬敩坟柏

   何若曜德王室昭显亡者亡者有灵

   实宠赖之殁而不朽此其然乎于是

   周乘頋谓左右诸君欲行周乘当止

  者莫逮郎君尽其哀恻乘与郑伯坚

  即日辞行祈与黄叔度郅伯向盛孔

  叔留随轜柩乘拜郎迁陵长治无异

  称意亦薄之某官与祈相反俱为侍

  御史公车令享相位焉

谨按孝经资于事父以事君君亲临之厚莫重

焉春秋国语民生于三事之如一礼斩衰公

士大夫众生为其君乘虽见察授凾封未发

未离陪隶不与賔于王爵诸临城社民神之

主也义当服勤关其祀纪夫人虽有恳切之

教盖子不以从令为孝而乘嚣然要勒同侪

去䘮即宠谓能有功异也明试无效亦旋告

退安在其显君父徳美之有

   河内太守府庐江周景仲向每举孝

   廉请之上堂家人宴饮皆令平仰言

   笑宴宴如是三四临发赠以衣齐皆

   出自中子弟中外过历职署逾于所

   望曰移臣作子于之何有

   河内太守司徒颖川韩演伯南举孝

   廉唯临辞一与相见无所宠㧞曰我

   已举若岂可令恩偏积于一门乎

谨按春秋左氏传夫举无他也唯善所在亲

踈一也祁奚称其仇不为谄立其子不为比

举其偏不为党建一官而三物成晋国赖之

君子归焉盖人君者辟门开窗号啕慱求得

贤而赏闻善若惊无适也无莫也周不综臧

否而务蕴崇之韩演不唯善是务越以一概

夫不择而疆用之与可用而败之其罪一也

   安定太守汝南胡伊伯建平长樊绍

   孟建俱为司空虞放SKchar属放逊位自

   劾还家郡以伊为主簿迎新太守曰

   我是宰士何可委质于二朝乎因出

   门名户占系陈国绍曰桞下惠不去

   父母之国君子不辞下位独行服事

   后公黄琼大以为恨移书汝南论正

   主者吏绝绍文书而更辟伊

谨按春秋尊公曰宰其吏为士言于四海无

所不綂焉孟轲称不枉尺以直寻况于枉寻

以直尺柳下惠不枉道以事人故三黜而不

去孔子谓之不恭今绍见编会以礼游引耳

其义不同于此伊心明审自求多福近灵帝

之末司徒掾𢎞农董君考上名典君事不得

自劾暂以家急假太 季崇请乞相见𫖯领

功曹与俱班录讫乃 遣时公袁隗意亦非

之然弹紏自是之后弥以滋甚郡用从事县

用府吏上下溷淆良可秽也诗云虽无老成

人尚有典刑国之大纲也可不申敕小惩而

大戒哉

   宗正南阳刘祖奉为郡属曹吏左骑

   校尉薛丞君卓为户曹史太守公孙

   庆当祠章陵旧俗常以衣冠子孙容

   止端严学问通览任頋问者以为御

   史时功曹白用刘祖祖曰既托帝王

   肺腑过闻前训不能备光辉胥附之

   任而当侧身陪乘执䇿握革有死而

   已无能为役薛丞因前自白今明公

   垂出未有御者虽云不敏敢充人之

   周旋进对补察时阙言出成谟大见

   敬重亦以祖为髙岁尽俱举孝廉

谨按周礼保氏掌 艺之教其一曰御论语

曰吾何执执御乎子适卫冉子仆有政事之

士列于四友然犹御者不为役也春秋左氏

传晋悼公即位程郑为乘马御训群驺知礼

今国家大驾大仆亲御他出奉车都尉寜可

复言执䇿握革而辞譲之乎凡黔首皆五帝

子孙何独今之肺腑当见优异也宗庙之人

或在圳畒人之化也何日之有旧时长吏质

朴子皆驾御故曰从儿君臣父子其揆一也

臣不肯御乎岂可然公子遂偃蹇不使下陵

上替能无乱乎刘祖幸免罪戾而见褒赏公

孙于是失政刑矣

   聘士彭城姜肱伯雅京兆韦著休明

   灵帝践祚太后临朝陈窦以忠见害

   中常侍曹节秉国之权大作威福兾

   宠名贤以弭已谤于是起家肱为犍

   为太守着东海相肱告其人吾以虚

   获实蕴藉声价盛明之际尚不委质

   况今政在家哉遂乘桴浮海莫知其

   极而著驩以承命驾言宵征民不见

   徳唯戮是闻论输左校

谨按易称君子之道或出或处或黙或语传

曰朝廷之人入而不能出山林之士往而不

能返言各有长也孔子嘉虞仲夷逸作者七

人亦终隐约姜肱髙尚其事见得思义岂不

绰绰有馀裕哉韦著迈种其徳少有云补可

也虐刑以逞民心怨痛徳薄位尊力小任重

古人惧旃鲜能不及矣

   赵相汝南李綂少㓜为兾州剌史■

   况所奏耳目不聦明股肱掾史咸用

   忿愤欲诣阙自理綂闻知之历收其

   家遣吏追还曰相乆忝重任负于素

   餐年渐七十礼在悬车顷被疾病念

   存首丘比自乞归未见听许州家幸

   能为相得去实上愿也居无几果徴

   时兾州有疑狱章帝见问綂綂处当

   详平克厌上心曰君大聦明刺史侵

   君綂曰臣受国厚恩官尊禄重不能

   自竭有以报称乆抱重疾气力羸露

   耳聋目眩守虚陨越自分奄忽填壑

   猥得承望阙廷亲见御座不胜其喜

   权时有瘳辞出之后必复故也刺史

   不侵臣也上恱其逊即日免况拜綂

   侍中○司徒九江朱伥以年老为司

   隶虞诩所奏耳目不聦明见SKchar属大

   怒曰顚而不扶焉用彼相君劳臣辱

   何用为于是东阁𥙊酒周举曰昔圣

   帝明王莫不历象日月星辰以为镜

   戒荧惑比有变异岂能手书宻以上

   闻伥曰可自力也举为创草臣闻易

   曰天垂象见吉凶观乎天文以察时

   变臣𥨸见九月庚辰今月丙辰过荧

   惑于东井辟金光辉合并移时乃出

   经术浅末不晓天官见其非常昭昭

   再见诚切怪之诚懑愤夫月者太阴

   荧惑火星不冝相干臣闻盛徳之主

   不能无异但当变改有以供御孔子

   曰虽明天子荧惑必谋祸福之徴慎

   察用之孝宣皇帝地节元年月蚀荧

   惑明年有霍氏乱孔子曰火上不可

   握荧惑班变不可息志帝应其修无

   极此言荧惑火精尤史家所宜察也

   楚庄曰灾异不见寡人其亡今变异

   屡臻此天以佑助汉室觉悟国家也

   臣诚惧史官畏忌不敢极言惟陛下

   深留圣思按图书之文鉴古今之戒

   召见方直极言而靡讳亲贤纳忠

   诚应人犹影响也宋景公有善言荧

   惑徙舎延 益寿况乎至尊感不旋

   日书曰天威棐谌言天徳辅诚也周

   公将没戒成王以左右常伯常任准

   人缀衣虎贲言此五官存亡之机不

   可不谨也臣愿陛下思周旦之言详

   左右清禁之内谨供养之官严𪧐卫

   之身申敕屡省务知戒慎以退未萌

   以此无强谨匍匐自力手书宻上上

   览伥表嘉其忠谟伥目数病手能细

   书诩案大臣苟肆私意诩坐上谢伥

   𮐃慰劳

谨按论语能以礼让为国乎何有夫子温良

恭俭让以得之传曰心苟不竞何惮于病朱

伥位极人臣视事数年讫无一言弥缝时阙

又伥年且九十足以惛愦义当自引以避贤

路就使有枉欣以俟命耳何能乃发忿欲自

提理周举为人谋而不忠维讫匡陈起自营

卫夫奉义顺之谓礼爱人而不以德不可谓

仁信不由中文辞何为向遇中宗永平之政

救罪不暇何慰劳之有李綂内省不疚进对

温雅明主是察终为长者

   蜀郡太守颖川刘胜季陵去官在家

   闭门却扫岁时致敬郡县答问而已

   无所褒贬虽自枝叶莫力太仆杜宻

   周甫亦去北海相在家每至郡县多

   所陈说笺记括属太守王昱颇厌苦

   之语次闻得京师书公卿举故大臣

   刘季陵髙士也当急见徴宻知以见

   激因曰明府在九重之内臣吏惶畏

   天威莫敢尽情刘胜位故大夫见礼

   上宾俯伏甚于鳖猬冷涩比如寒蜒

   无能往来此罪人也清隽就义隐居

   笃学时所不综而宻逹之冤疑勲贤

   成陈之罪所折而宻启之明府赏刑

   得中令问休扬虽自天然之姿犹有

   万分之一诗不云乎雨我公田遂

   我私人情所有庶不为阙既不善是

   多见讥论夫何为哉于是昱甚恱服

   待之弥厚

谨按论语澹台㓕明非公事未尝至于偃之

室也君子思不出其位孟轲亦以为逹则兼

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刘胜在约思纯其静

已甚若时意宴及言论折中亦无嫌也杜宻

婆娑府县干与王政就若所云犹有公私既

见讥切不蹴坐谢负而多伐善以为已力惟

颜之厚博而俗矣



风俗通义十反第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