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俗通義 (四部叢刊本)/卷第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第四 風俗通義 卷第五
漢 應劭 撰 景常熟鐵琴銅劍樓瞿氏藏元刊本
卷第六

風俗通義十反第五

易記出處黙語書美九徳咸事同歸殊塗一

致百慮不期相反各有雲尚而已是故伯夷

讓國以採薇展禽不去於所生孔丘周流以

應聘長沮隱居而耦耕墨翟摩頂以放踵楊

朱一毛而不為干木息偃以藩魏包胥重壐

而存郢夷吾朱絃以三歸平仲辭邑而濯纓

惠施從車以百乘扈徒歩而祼形甯戚商歌

以干祿顔闔踰墻而遁榮髙柴趣門以避難

季路求入而隕零端木結駟以貨殖顔回屢

空而弗營孟獻髙宇以美室原憲蓬門而株

楹傳曰人心 同有 其面古今行事是則

然矣比其舛曰十反

     沛國劉 叔方父字叔遼累祖

      學敦 土名不休揚又無力

    仕 陵  叔方雅有髙問逺近

   偉之州郡辟請未嘗荅命徃來京師

   委質通門太尉徐防太傅桓焉二公

   嘉其孝敬慰愍契闊為之先後叔遼

   由此辟公府博士徴議郎叔方爾乃

   翻然改志以禮進退三登台袞號為

    宰○陽翟令左馮翊田煇叔都兄

    威都俱合純懿不隕洪祚叔都最

   為知名郡常欲爲察授之煇恥越賢

   兄懼不得免因縁他疾遂託病瘖家

   人妻子莫知其情人數恐灼持之有

   度後在田舎天連隂雨友人張子平

   吉仲考等宻共穿踰奪取衣衾窮夜

   獨處廹切至矣然無聲響徒喑喑而

   已子平因前抱持曰我某公也謂汝

   避兄耳何意眞然耶天䘮斯人吾儕

   將何效乎相對歔欷哀動左右間積

   四嵗威都果舉遷安定長史據輜垂

   緌還歴鄉里薦祀祖考叔都沃醊神

   坐頫仰因語是月司𨽻太尉大將軍

   同時並辟為侍御史舉茂才不幸早

   隕威都官至武都太守太尉掾○汝

   南范滂孟博天資聦叡辯於持論舉

   孝廉光祿主事京師歸德四方影附

   父字叔矩遭母憂旣葬之後饘粥不

   贍叔矩謂其兄弟禮不言事辯杖而

   起今俱匍匐號咷上闕奠酹下困餬

   口非孝道也因將人客於九江田種

   畜牧多所收獲以解債負土成冢

   祀三年服闋二兄仕進叔矩以自替

   於䘮紀獨寢墳側服制如初哀猶未

   歇郡舉至孝拜中司勾章長病去官

   博士徴兄憂不行司徒梁國盛允字

   子翩為議郎慕孟慱之德貪樹於有

   禮謂孟博 公區區欲辟大臣宜令

   邑人廉薦 孟博厲聲曰老夫年尊

   絶意世事又海內清髙當路非一退

   而告人子翩欲德我我不受也子翩

   亦以恨遂不得辟孟博病去受事而

  常幹宰相之職

謹按禮父為士子為天子武王建有周之號

諡大王王季言王業肇於此矣越裳重九譯

獻白雉周公薦陳祖廟曰先人之徳有天下

尊歸於父此人道之極前漢詔曰海內大亂

兵革並起朕被堅執鋭自率士卒犯危難平

暴亂偃兵息民天下大安此皆太公之教訓

也今上尊號曰太上皇春秋之義因其可褒

而褒之孝經曰敬其父則子恱叔矩則其孝

敬則粥身苦思率禮無違矣則其友於則褒

兄委榮盡其哀情矣則其學藝則家法洽覽

誨人不倦矣則其政事則施於已試靡有闕

遺矣君子百行子産有四凡在他姓尚宜褒

之況於父乎敬意之至猶用夷恱況於寵族

乎抗爽言以拒厚㫖抑所生以為己髙忍能

厲然獨享其榮若乃不令之下愚流貨財於

權嬖其罪人也田煇託疾上也劉矩屈體次

也范滂吾無取焉耳

   巴郡太守太山但望伯門為司徒掾

   同産子作客殺繫望自劾去星行電

   征數日歸趨詣府路首肉袒辭謝太

   守太尉李固謝與相見頓頭流血自

   說弟薄命早亡以孤為託無義方之

   教自陷罪惡自男穿旣與知情幸有

   微胤乞以代之言甚哀切李公逹於

   原度即活出之○髙唐令樂安周紏

   孟玉為大將軍掾弟子使客殺人捕

   得太守盛亮隂為𪧐留紏亦自劾去

   詣府亮與相見不乞請又不辭謝亮

   告賓客周孟玉欲作抗直不恤其親

   我何能枉憲乎遂斃於獄弟婦不哭

   死子而哭孟玉世人誤之猶以為髙

謹按春秋叔牙為慶父殺般閔公大惡之甚

而季子縁獄有所歸不探其情緩追逸賊親

親之道州吁旣殺其君而虐用其人石碏惡

之而厚與焉大義滅親君子猶曰純臣之道

備矣於恩未也君親無將王誅宜耳今二家

之子幸非元惡但望誠心內發哀情外露義

動君子合禮中矣周紏茍執果毅忽如路人

昔樂羊為魏伐中山歠其子羮文侯壯其功

而疑其心秦西巴蜀命放獸而孟氏旋進其

位麑猶不忍況弟子乎孟軻譏無惻隠之心

傳曰於厚者薄則無所不薄矣

   豫章太守汝南封祈武興泰山太守

   周乗子居為太李張所舉函封未發

   張病物故夫人於柩側下帷見六孝

   廉曰李氏𮐃國厚恩據重任咨嘉休

   懿相授嵗貢上欲報稱聖朝下欲流

   惠氓𨽻今李氏獲保首領以天年終

   而諸君各懐進退未肯發引妾幸有

   三孤足統䘮紀正相追隨蓬斆墳栢

   何若曜德王室昭顯亡者亡者有靈

   實寵頼之歿而不朽此其然乎於是

   周乗頋謂左右諸君欲行周乗當止

  者莫逮郎君盡其哀惻乗與鄭伯堅

  即日辭行祈與黃叔度郅伯嚮盛孔

  叔留隨轜柩乗拜郎遷陵長治無異

  稱意亦薄之某官與祈相反俱為侍

  御史公車令享相位焉

謹按孝經資於事父以事君君親臨之厚莫重

焉春秋國語民生於三事之如一禮斬衰公

士大夫衆生為其君乘雖見察授凾封未發

未離陪𨽻不與賔於王爵諸臨城社民神之

主也義當服懃關其祀紀夫人雖有懇切之

教蓋子不以從令為孝而乘囂然要勒同儕

去䘮即寵謂能有功異也明試無效亦旋告

退安在其顯君父徳美之有

   河內太守府廬江周景仲嚮每舉孝

   亷請之上堂家人宴飲皆令平仰言

   笑宴宴如是三四臨發贈以衣齊皆

   出自中子弟中外過歴職署踰於所

   望曰移臣作子於之何有

   河內太守司徒頴川韓演伯南舉孝

   亷唯臨辭一與相見無所寵㧞曰我

   已舉若豈可令恩偏積於一門乎

謹按春秋左氏傳夫舉無他也唯善所在親

踈一也祁奚稱其讎不為諂立其子不為比

舉其偏不為黨建一官而三物成晉國頼之

君子歸焉蓋人君者闢門開窓號咷慱求得

賢而賞聞善若驚無適也無莫也周不綜臧

否而務藴崇之韓演不唯善是務越以一槩

夫不擇而疆用之與可用而敗之其罪一也

   安定太守汝南胡伊伯建平長樊紹

   孟建俱爲司空虞放SKchar屬放遜位自

   劾還家郡以伊爲主簿迎新太守曰

   我是宰士何可委質於二朝乎因出

   門名戶占繫陳國紹曰桞下惠不去

   父母之國君子不辭下位獨行服事

   後公黃瓊大以爲恨移書汝南論正

   主者吏絶紹文書而更辟伊

謹按春秋尊公曰宰其吏為士言於四海無

所不綂焉孟軻稱不枉尺以直尋況於枉尋

以直尺栁下惠不枉道以事人故三黜而不

去孔子謂之不恭今紹見編會以禮遊引耳

其義不同於此伊心明審自求多福近靈帝

之末司徒掾𢎞農董君考上名典君事不得

自劾暫以家急假太 季崇請乞相見頫領

功曹與俱班録訖乃 遣時公袁隗意亦非

之然彈紏自是之後彌以滋甚郡用從事縣

用府吏上下溷淆良可穢也詩云雖無老成

人尚有典刑國之大綱也可不申勑小懲而

大戒哉

   宗正南陽劉祖奉為郡屬曹吏左騎

   校尉薛丞君卓為戶曹史太守公孫

   慶當祠章陵舊俗常以衣冠子孫容

   止端嚴學問通覽任頋問者以為御

   史時功曹白用劉祖祖曰旣託帝王

   肺腑過聞前訓不能備光輝胥附之

   任而當側身陪乗執䇿握革有死而

   已無能為役薛丞因前自白今明公

   垂出未有御者雖雲不敏敢充人之

   周旋進對補察時闕言出成謨大見

   敬重亦以祖為髙嵗盡俱舉孝廉

謹按周禮保氏掌 藝之教其一曰御論語

曰吾何執執御乎子適衛冉子僕有政事之

士列於四友然猶御者不為役也春秋左氏

傳晉悼公即位程鄭為乗馬御訓群騶知禮

今國家大駕大僕親御他出奉車都尉寜可

復言執䇿握革而辭譲之乎凡黔首皆五帝

子孫何獨今之肺腑當見優異也宗廟之人

或在甽畒人之化也何日之有舊時長吏質

樸子皆駕御故曰從兒君臣父子其揆一也

臣不肯御乎豈可然公子遂偃蹇不使下陵

上替能無亂乎劉祖倖免罪戾而見褒賞公

孫於是失政刑矣

   聘士彭城姜肱伯雅京兆韋著休明

   靈帝踐祚太后臨朝陳竇以忠見害

   中常侍曹節秉國之權大作威福兾

   寵名賢以弭已謗於是起家肱為犍

   為太守著東海相肱告其人吾以虛

   獲實藴藉聲價盛明之際尚不委質

   況今政在家哉遂乗桴浮海莫知其

   極而著驩以承命駕言宵征民不見

   徳唯戮是聞論輸左校

謹按易稱君子之道或出或處或黙或語傳

曰朝廷之人入而不能出山林之士徃而不

能返言各有長也孔子嘉虞仲夷逸作者七

人亦終隱約姜肱髙尚其事見得思義豈不

綽綽有餘裕哉韋著邁種其徳少有雲補可

也虐刑以逞民心怨痛徳薄位尊力小任重

古人懼旃鮮能不及矣

   趙相汝南李綂少㓜為兾州剌史■

   況所奏耳目不聦明股肱掾史咸用

   忿憤欲詣闕自理綂聞知之歴收其

   家遣吏追還曰相乆忝重任負於素

   餐年漸七十禮在懸車頃被疾病念

   存首丘比自乞歸未見聽許州家幸

   能為相得去實上願也居無幾果徴

   時兾州有疑獄章帝見問綂綂處當

   詳平克厭上心曰君大聦明刺史侵

   君綂曰臣受國厚恩官尊祿重不能

   自竭有以報稱乆抱重疾氣力羸露

   耳聾目眩守虛隕越自分奄忽填壑

   猥得承望闕廷親見御座不勝其喜

   權時有瘳辭出之後必復故也刺史

   不侵臣也上恱其遜即日免況拜綂

   侍中○司徒九江朱倀以年老為司

   𨽻虞詡所奏耳目不聦明見SKchar屬大

   怒曰顚而不扶焉用彼相君勞臣辱

   何用為於是東閤𥙊酒周舉曰昔聖

   帝明王莫不厯象日月星辰以為鏡

   戒熒惑比有變異豈能手書宻以上

   聞倀曰可自力也舉為創草臣聞易

   曰天垂象見吉凶觀乎天文以察時

   變臣𥨸見九月庚辰今月丙辰過熒

   惑於東井辟金光輝合併移時乃出

   經術淺末不曉天官見其非常昭昭

   再見誠切恠之誠懣憤夫月者太隂

   熒惑火星不冝相干臣聞盛徳之主

   不能無異但當變改有以供御孔子

   曰雖明天子熒惑必謀禍福之徴慎

   察用之孝宣皇帝地節元年月蝕熒

   惑明年有霍氏亂孔子曰火上不可

   握熒惑班變不可息志帝應其修無

   極此言熒惑火精尤史家所宜察也

   楚莊曰災異不見寡人其亡今變異

   屢臻此天以佑助漢室覺悟國家也

   臣誠懼史官畏忌不敢極言惟陛下

   深留聖思按圖書之文鑒古今之戒

   召見方直極言而靡諱親賢納忠

   誠應人猶影響也宋景公有善言熒

   惑徙舎延 益夀況乎至尊感不旋

   日書曰天威棐諶言天徳輔誠也周

   公將沒戒成王以左右常伯常任準

   人綴衣虎賁言此五官存亡之機不

   可不謹也臣願陛下思周旦之言詳

   左右清禁之內謹供養之官嚴𪧐衛

   之身申勑屢省務知戒慎以退未萌

   以此無彊謹匍匐自力手書宻上上

   覽倀表嘉其忠謨倀目數病手能細

   書詡案大臣苟肆私意詡坐上謝倀

   𮐃慰勞

謹按論語能以禮讓為國乎何有夫子溫良

恭儉讓以得之傳曰心苟不競何憚於病朱

倀位極人臣視事數年訖無一言彌縫時闕

又倀年且九十足以惛憒義當自引以避賢

路就使有枉欣以俟命耳何能乃發忿欲自

提理周舉為人謀而不忠維訖匡陳起自營

衛夫奉義順之謂禮愛人而不以德不可謂

仁信不由中文辭何為向遇中宗永平之政

救罪不暇何慰勞之有李綂內省不疚進對

溫雅明主是察終為長者

   蜀郡太守頴川劉勝季陵去官在家

   閉門卻掃嵗時致敬郡縣荅問而已

   無所褒貶雖自枝葉莫力太僕杜宻

   周甫亦去北海相在家每至郡縣多

   所陳說牋記括屬太守王昱頗厭苦

   之語次聞得京師書公卿舉故大臣

   劉季陵髙士也當急見徴宻知以見

   激因曰明府在九重之內臣吏惶畏

   天威莫敢盡情劉勝位故大夫見禮

   上賓俯伏甚於鱉蝟冷澁比如寒蜒

   無能徃來此罪人也清雋就義隱居

   篤學時所不綜而宻逹之寃疑勲賢

   成陳之罪所折而宻啓之明府賞刑

   得中令問休揚雖自天然之姿猶有

   萬分之一詩不云乎雨我公田遂

   我私人情所有庶不為闕旣不善是

   多見譏論夫何為哉於是昱甚恱服

   待之彌厚

謹按論語澹臺㓕明非公事未嘗至於偃之

室也君子思不出其位孟軻亦以為逹則兼

濟天下窮則獨善其身劉勝在約思純其靜

已甚若時意宴及言論折中亦無嫌也杜宻

婆娑府縣干與王政就若所云猶有公私旣

見譏切不蹵坐謝負而多伐善以為已力惟

顔之厚博而俗矣



風俗通義十反第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