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贪泉赋(以“言饮此泉,心终不易”为韵)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饮贪泉赋(以“言饮此泉,心终不易”为韵)
作者:胡权 唐
本作品收录于《全唐文/卷0759

吴隐之拥节南海,停骖石门,遇贪泉之广陌,若旨酒于污樽。由是征图籍所载,考耆旧古之言。云注兹而难穷地理,或饮者而能移性原。公乃斯言已察,其事惟审。十目所视,表执心而不回;一勺之多,遂举杯而就饮。重言曰:所执在我,宁由此泉。泻泠泠而反同洁已,恃惴惴而过甚防川。恬淡相资,渐滂沱于德泽;清廉是守,何汨没于情田。将正浮俗而去彼,睹滥觞而在此。临川而不觉起予,命酌而甘从率尔。盈科即挹,聊抒思以盘桓;健笔忽飞,写缘情之绮靡。既而威临俗镇,尘静边空。阖境而皆知响化,四方而靡不趋风。量比沧溟,能控清而引浊;心如白水,可原始而要终。当其境接遐荒,郡维幽僻。山川而多含瘴雾,草木而少蒙膏泽。道之云远,人不愿适。公藏器以俟时,方遇君之侧席。泉云饮而名乃益彰,心秉直而誓当不易。则如真清特立,瑕秽莫侵。人饮酒而荡志,我饮泉而洗心。胡不夸于一石,而不愧于千金。于以明好恶,定能否。不贪为宝而可怜,不饮盗泉而非偶。懿哉君子之鸿名,竹帛永垂于不朽。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远远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