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017 (1700-1725).djvu/70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此页尚未校对


约德庄,曰:今夜欲与君语,令阁必尽室出观灯,当清 净身心相候。德庄雅敬其为人,危坐三鼓矣。家人辈 未还,野夫亦竟不至。俄火自门而烧,德庄窘,持诰牒 犯烈焰而出。顷刻,数百舍为瓦砾之场。明目,野夫来 吊,且欣曰:令阁已不出,是吾忧,幸出,可贺也。德庄心 异野夫然,不欲诘之也。

《东京梦华录》:正月十五日元宵,大内前自岁前冬至 后,开封府绞缚山棚,立木正对宣德楼。游人已集御 街两廊下,奇术异能,歌舞百戏,鳞鳞相切,乐声嘈杂 十馀里。击丸蹴踘,踏索上竿,赵野人倒吃冷淘,张九 哥吞铁剑,李外宁药法傀儡,小健儿吐五色水。旋烧 泥丸子,大时落灰,药榾柮儿杂剧温大头。小曹嵇琴 党千箫管,孙四烧炼药方,王十二作剧术,邹遇田地 广杂,扮苏十孟宣筑球尹常,卖五代史刘百禽虫蚁, 杨文秀鼓笛。更有猴呈百戏,鱼跳刀门,使唤蜂蝶,追 呼蝼蚁。其馀卖药,卖卦,沙书地谜,奇巧百端,日新耳 目。至正月七日,人使朝辞出门,灯山上彩,金碧相射, 锦绣交辉,面北悉以彩结,山呇上皆画神仙故事。或 坊巿卖药卖卦之人,横列三门,各有彩结金书大牌, 中曰都门道,左右曰左右禁卫之门。上有大牌曰:宣 和与民同乐。彩山左右以彩结,文殊普贤、跨狮子白 象,各于手指出水五道,其手摇动用辘轳,绞水上灯 山尖高处用木柜贮之,逐时放下如瀑布状。又于左 右门上,各以草把缚成戏龙之状,用青幕遮笼,草上, 密置灯烛数万盏,望之蜿蜒如双龙飞走。自灯山至 宣德门楼横大街约百馀丈,用棘刺围绕。谓之棘盆。 内设两长竿,高数十丈,以缯彩结束纸糊百戏人物, 悬于竿上,风动宛若飞仙。内设乐棚,差衙前乐人作 乐、杂戏,并左右军百戏在其中驾。坐一时,呈拽宣德 楼上皆垂黄缘。帘中一位乃御座用黄罗,设一彩棚, 御龙直执黄盖掌扇列于帘外。两朵楼各挂灯球,一 枚约方圆丈,馀内燃椽烛,帘内亦作乐。宫嫔嬉笑之 声,下闻于外楼。下用枋木叠成露台一所,彩结栏槛 两边,皆禁卫排立,锦袍悫头簪赐花执骨朵子面。此 乐棚教坊钧容直露台。子弟更互杂剧近门,亦有内 等子班直排立。万姓皆在露台下观看,乐人时引万 姓山呼。

正月十四日,车驾幸五岳观迎祥池,有对御,赐群臣宴至 晚,还内围子。亲从官皆顶球头大帽、簪花红锦团,褡 戏狮子衫,金镀天王腰带,数重骨朵天。武官皆顶双 卷脚悫头紫上,大搭天鹅结带宽衫。殿前班顶两脚 屈曲向后,花装悫头著绯青紫三色,撚金线结带,望 仙花袍,跨弓?,乘马,一扎鞍辔缨绋,前导御龙直,一 脚指天,一脚圈曲。悫头著红方胜锦袄子,看带束,带 执御从物。如金交椅、唾盂、水罐、果垒、掌扇、?绋之类, 御椅子皆黄罗珠蹙,背座则亲从官执之。诸班直皆 悫头锦袄束带。每常驾出,有红纱贴金灯笼二百对, 元宵加以琉璃玉柱掌扇灯,快行家各执红纱珠络 灯笼。驾将至则围子数重。外有一人捧月样兀子锦 覆于马上,天武官十馀人簇拥扶策,喝曰:看驾头。次 有吏部小使臣百馀,皆公裳执珠络球杖,乘马听唤。 近侍馀官皆服紫绯绿公服。三衙太尉知阁玉带罗 列。前导两边皆内等子选诸军膂力者,著锦袄顶帽, 握拳顾望。有高声者,捶之流血。教坊钧容,直乐部前 引驾,后诸班直,马队作乐。驾后围子外,左则宰执侍 从,右则亲王宗室。南班官驾近则列横门十馀人击 鞭,驾后有曲柄小红绣伞,亦殿侍执之于马上。驾入 灯山,御辇院人员辇前喝随竿媚,来御辇团转一遭, 倒行观灯山,谓之鹁鸽。旋又谓之踏五花儿。则辇官 有喝赐矣。驾登宣德楼,游人奔赴露台下。

十五日诣上清宫亦有对御,至晚回内。

十六日车驾不出。自进早膳讫,登门乐作卷帘,御座 临轩宣。万姓先到门下者,犹得瞻见天表小帽红袍。 独卓子左右近侍,帘外伞扇执事之人,须臾下帘,则 乐作。纵万姓游赏,两朵楼相对,左楼相对郓王以次 彩棚幕次,右楼相对蔡太师以次执政戚里幕次。时 复自楼上有金凤飞下,诸幕次宣赐不辍,诸幕次中 家妓竞奏新声,与山棚露台上下乐声鼎沸,西朵楼 下,开封尹弹压幕。次罗列罪人,满前时,复决遣,以警 愚民。楼上时传口敕,特令放罪。于是华灯宝炬,月色 花光霏雾融融,动烛远近至三鼓。楼上以小红纱灯 球缘索而至半空,都人皆知车驾还内矣。须臾闻楼 外击鞭之声,则山楼上下灯烛数十万盏一时灭矣。 于是贵家车马自内前鳞切,悉南去游相国寺。寺之 大殿前设乐棚。诸军作乐两廊。有诗牌灯云:天碧银 河欲下来,月华如水照楼台。并火树银花合,星桥铁 锁开之诗。其灯以木牌为之,雕镂成字,以纱绢羃之, 于内密燃其灯,相次排定,亦可爱赏。资圣阁前安顿 佛牙,设以水灯,皆系宰执戚里贵。近占设看位最。耍 闹九子母殿及东西塔院。惠林智海,宝梵竞陈,灯烛 光彩争华,直至达旦。其馀宫观寺院皆放万姓烧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