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澈底」的底子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再論重譯 徹底」的底子
作者:魯迅
(署名:公汗
中華民國23年(1934年)7月11日於上海市
知了世界
本作品收錄於《花邊文學
本篇最初發表於一九三四年七月十一日《申報·自由談》。

  現在對於一個人的立論,如果說牠是「高超」,恐怕有些要招論者的反感了,但若說牠是「徹底」,是「非常前進」,卻似乎還沒有什麼。

  現在也正是「徹底」的,「非常前進」的議論,替代了「高超」的時光。

  文藝本來都有一個對象的界限。譬如文學,原是以懂得文字的讀者爲對象的,懂得文字的多少有不同,文章當然要有深淺。而主張用字要平常,作文要明白,自然也還是作者的本分。然而這時「徹底」論者站出來了,他卻說中國有許多文盲,問你怎麼辦?這實在是對於文學家的當頭一棍,只好立刻悶死給他看。

  不過還可以另外請一枝救兵來,也就是辯解。因爲文盲是已經在文學作用的範圍之外的了,這話只好請畫家、演劇家、電影作家出馬,給他看文字以外的形象的東西。然而這還不足以塞「徹底」論者的嘴的,他就說文盲中還有色盲,有瞎子,問你怎麼辦?於是藝術家們也遭了當頭一棍,只好立刻悶死給他看。

  那麼,作爲最後的掙扎,說是對於色盲瞎子之類,須用講演,唱歌,說書罷。說是也說得過去的。然而他就要問你:莫非你忘記了中國還有聾子嗎?

  又是當頭一棍,悶死,都悶死了。

  於是「徹底」論者就得到一個結論:現在的一切文藝,全都無用,非徹底改革不可!

  他立定了這個結論之後,不知道到那裡去了。誰來「徹底」改革呢?那自然是文藝家。然而文藝家又是不「徹底」的多,於是中國就永遠沒有對於文盲、色盲、瞎子、聾子,無不有效的——「徹底」的好的文藝。

  但「徹底」論者卻有時又會伸出頭來責備一頓文藝家。

  弄文藝的人,如果遇見這樣的大人物而不能撕掉他的鬼臉,那麼,文藝不但不會前進,並且只會萎縮,終於被他消滅的。切實的文藝家必須認清這一種「徹底」論者的真面目!

  (七月八日。)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6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區,屬於公有領域

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區,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