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趕集》序 五九
作者:老舍
1931年10月
熱包子
本作品收錄於《趕集

  張丙,瘦得象剝了皮的小樹,差不多每天晚上來喝茶。他的臉上似乎沒有什麼東西;只有一對深而很黑的眼睛,顯出他並不是因為瘦弱而完全沒有精力。當喝下第三碗茶之後,這對黑眼開始發光;嘴唇,象小孩要哭的時候,開始顫動。他要發議論了。 

  他的議論,不是有統系的;他遇到什麼事便談什麼,加以批評。但無論談什麼事,他的批評總結束在「中國人是無望的,我剛說的這件事又是個好證據」。說完,他自動的斟上一碗茶,一氣喝完;閉上眼,不再說了,顯出:「不必辯論,中國人是無望的。無論怎說!」 

  這一晚,電燈非常的暗,讀書是不可能的。張丙來了,看了看屋裡,看了看電燈,點了點頭,坐下,似乎是心裡說:「中國人是無望的,看這個燈;電燈公司……」 

  第三碗茶喝過,我笑著說:「老張,什麼新聞?」 

  出我意料之外,他笑了笑——他向來是不輕易發笑的。「打架來著。」他說。 

  「誰?你?」我問。 

  「我!」他看著茶碗,不再說了。 

  等了足有五分鐘,他自動的開始:「假如你看見一個壯小伙子,利用他身體氣力的優越,打一個七八歲的小孩,你怎辦?」 

  「過去勸解,我看,是第一步。」 

  「假若你一看見他打那個小孩子,你便想到:設若過去勸,他自然是停止住打,而嘟囔著罵話走開;那小孩子是白挨一頓打!你想,過去勸解是有意義的嗎?」他的眼睛發光了,看看我的臉。 

  「我自然說他一頓,叫他明白他不應當欺侮小孩子,那不體面。」 

  「是的,不體面;假如他懂得什麼體面,他還不那樣作呢!而且,這樣的東西,你真要過去說他幾句,他一定問你:『你管得著嗎?你是幹什麼的,管這個事?』你跟他辯駁,還不如和石頭說幾句好話呢;石頭是不會用言語沖撞你的。假如你和他嚷嚷起來,自然是招來一群人,來看熱鬧;結果是他走他的,你走你的路;可是他白打了小孩一頓,沒受一點懲罰;下回他遇到機會還這樣作!白打一個不能抵抗的小孩子,是便宜的事,他一定這麼想。」 

  「那末,你以為應當立刻叫他受懲罰,路見不平……那一套?」我知道他最厭惡武俠小說,而故意斗他。果然不出我所料,他說:「別說《七俠五義》!我不要作什麼武俠,我只是不能瞪著眼看一個小孩挨打;那叫我的靈魂全發了火!更不能叫打人的占了全勝去!我過去,一聲沒出,打了他個嘴巴!」「他呢?」 

  「他?反正我是計畫好了的:假如我不打他,而過去勸,他是得意揚揚而去;打人是件舒服事,從人們的獸性方面看。設若我跟他講理,結果也還是得打架;不過,我未必打得著他,因為他必先下手,不給我先發制人的機會。」他又笑了;我知道他笑的意思。 

  「但是,」我問:「你打了他,他一定還手,你豈是他的對手?」我很關心這一點,因為張丙是那樣瘦弱的人。「那自然我也想到了。我打他,他必定打我;我必定失敗。可是有一層,這種人,善於利用筋肉欺侮人的,遇到自家皮肉上挨了打,他會登時去用手遮護那裡,在那一刻,他只覺得疼,而忘了動作。及至他看明白了你,他還是不敢動手,因為他向來利用筋肉的優越欺人,及至他自己挨了打,他必定想想那個打他的,一定是有些來歷;因為他自己打人的時候是看清了有無操必勝之券而後開打的。就是真還了手,把我打傷,我,不全象那小子那樣傻,會找巡警去。至少我跟他上警區,耽誤他一天的工夫(先不用說他一定受什麼別的懲罰),叫他也曉得,打人是至少要上警區的。」 

  他不言語了,我看得出,他心中正在難受——難受,他打了人家一下,不用提他的理由充足與否。 

  「他打人,人也打他,對這等人正是妥當的辦法;人類是無望的,你常這麼說。」我打算招他笑一下。 

  他沒笑,只輕輕搖了搖頭,說:「這是今天早晨的事。下午四五點鐘的時候,我又遇見他了。」 

  「他要動手了?」我問,很不放心的。 

  「動手打我一頓,倒沒有什麼!叫我,叫我——我應當怎樣說?——傷心的是:今天下午我遇見他的時候,他正拉著兩個十來歲的外國小孩兒;他分明是給一家外國人作僕人的。他拉著那兩個外國小孩,趕過我來,告訴他們,低聲下氣的央告他們:踢他!踢他!然後向我說:你!你敢打我?洋人也不打我呀!(請注意,這里他很巧妙的,去了一個「敢」字!)然後又向那兩個小孩說:踢!踢他!看他敢惹洋人不敢!」他停頓了一會兒,忽然的問我:「今天是什麼日子?」 

  「五九!」我不知道,為什麼我的淚流下來了。「嘔!」張丙立起來說:「怪不得街上那麼多的『打倒帝國主義』的標語呢!」 

  他好象忘了說那句:「中國人沒希望,」也沒喝那末一碗茶,便走了。

Copyright caution.svg 本作品的作者1966年逝世,在兩岸四地以及新西蘭屬於公有領域。但1931年發表時,美國對較短期間規則的不接受性使得本作品若1925年到1977年之間發表,在美國仍然足以認爲有版權到發表95年以後,年底截止,也就是2027年1月1日美國進入公有領域。若1977年或更早創作,但1978至2002年才出版發表,作品在美國仍認爲有版權至少到2047年12月31日。原因通常是1996年1月1日,作品版權在原作地尚未過期進入公有領域。依據維基媒體基金會的有限例外,本站作消極容忍處理,不鼓勵但也不反對增加與刪改有關內容,除非基金會行動必須回答版權所有者的撤下作品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