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朝文類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第二十四 國朝文類 卷第二十五
元 蘇天爵 編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卷第二十六

國朝文𩔖卷第二十五

 碑文

  丞相順德忠獻王碑    劉敏中

故太傅右丞相贈推誠履正佐運功臣太師開府

儀同三司立柱國順德忠獻王答刺罕旣薨之五

年皇慶改元之秋 上詔中書故丞相答刺罕弼

亮三朝功多不可以不顯其相地盧溝通逵旁勒

碑焉且詔臣敏中撰文臣𥨸惟有國致治難得賢

爲尤難是以古之聖主得一賢則信任之尊顯之

使得以盡其能又必褒崇之表異之示不可忘其

(⿱艹石)太常之紀⿱眀皿府之藏鼎彝之勒麟閣雲臺之

像不一而足重得賢之難也我元聖聖相承天佑

生賢相臣將臣炳烈相望人才之得於斯爲盛(⿱艹石)

夫懷逺圖而略近功先大綱而後小數藴江海之

負山嶽之重不威而令行不言而人服處難而

無所惑履變而不可奪端委雍容而朝廷尊安天

下受其賜則忠獻王其人乎 上之所以眷眷焉

不忘而王之所以荷此表異之渥也冝矣嗚呼聖

人言君使臣以禮臣事君以忠於茲焉見之臣謹

按王諱哈刺哈孫朔方人其族爲斡羅那氏襲號

答刺罕曽祖考諱啓昔禮贈推忠佐命宣力功臣

太師開府儀同三司上柱國追封順德王謚忠武

祖考諱博理察贈恊忠翊亮定逺功臣太師開府

儀同三司上柱國追封順德王謚忠毅考諱囊加

台贈宣忠効節保大功臣太師開府儀同三司上

柱國追封順德王謚忠愍曽祖妣哈刺眞氏祖妣

完者氏妣脫魯哈納氏並封順德王夫人忠武重

厚有英才遇

太祖皇帝於飛龍見躍之際知可汗將襲之趣告

帝爲備果至我兵縱擊大破之尋並其衆以功擢

千戸錫號答刺罕時官制惟左右萬戸次千戸非

勲戚不與答刺罕譯言一國之長 帝謂侍臣彼家

不識天意故來相害是人告我殆天所使我許爲

自在答刺罕矣因賜御帳什噐及宴飲樂節如宗

王儀是後所下郡國由奉聖大同至陜西西域土

畨雲南遼東未甞不從摧堅蹂強以死力自效壬辰

太宗皇帝略地河南忠武間出太行反擊燕有功

㑹病薨子十二人其三忠毅也以勇銳服衆從

睿宗皇帝取汴蔡滅金丙申錫分邑順德病薨二

子次爲忠愍果毅有謀以近侍從 憲宗皇帝伐

蜀多勞績戊午薨于軍於是王甫及歳而識悟異

凢兒目不視戱稍長善𮪍射尢習國書聞儒者談

輙喜至元壬申

世祖皇帝録勲臣後一見異之命襲號答刺罕長

宿衛百人夙夜共職惟謹甞從獵馬躓傷面上直如

常帝命醫視眷益重明年秋九月 帝御萬壽山

王侍賜金叚諭曰汝先世勲大朕且大用汝又明

年春丁母夫人憂哀毀踰禮是冬十月帝獵三不

刺歸語皇太子曰荅刺罕非常人比可善遇之乙

亥江左平賜廉欽二州益其邑乙酉拜大宗正賜

珠衣一襲時郡縣囚盜詐者上宗正決屬當遣使

決死囚諸道王重按獄詞小不具悉令覆勘奏決

者僅六十人耳尋赦下所活數百人大同民群闘

毆鷹房二人死近臣以變聞 帝怒亟遣王治止坐

其首闘者京師有以僞造楮幣連冨民百餘家王

盡釋之保定諸郡旱民當輸米京師多以輕資就

糴有司摭爲姦欲沒其産賞告者王得其情皆縱

去曰舎貴就賤民便事集又何罪爲柄臣擅威福

益橫知王惡已忌之數曲爲邀致竟不一徃其家

僮冒禁殺牛有司莫敢詰王致以法益忌謀撓王

以多事奏請江南囚亦𨽻大宗正蒞決王曰彼間

民教令未孚(⿱艹石)一切繩之恐生亂 帝是之而止辛

卯 帝念湖廣失治欲遣近臣往莫宜王臺臣奏答

刺罕在宗正決獄平即去恐難其人帝曰彼地朕

嘗駐蹕治非斯人不可王遂行隨賜以玉帶授榮

祿大夫湖廣省平章政事湖廣南瞰交趾占城西

掖蜀西南接南詔東連吳㑹境壤且萬里而八畨

兩江蠻獠布溪峒間虺蛇起伏跳踉小戾則相讎

殺攻剽無時故治視他省劇甚王至審利病度先

後簡僚佐撫兵民威行德流善遂頑革錢粟刑獄

井井有條自宋時有巨盜嘯黨出沒湖湘殆二十

年不可制王選士付以方略悉擒誅之江州𨽻江

西省有猾民餌官府恣虐凡剽船江中群盜皆與

爲根穴交通王知狀徑縛以來百救莫施卒寘於

死逺近震悚俄置行樞密院兵民政分𫝑不相營

姦㓂伺發溪峒以閧壬辰王入覲列其不便罷之

帝問王人言廉訪官反撓吏治朕巳令視之卿謂

若何王曰憲司職紏姦弊貪吏所疾妄爲謗耳

帝以爲然及還邊將征交趾出其境王戒曰無擾吾

民有奪民魚菜者杖其千夫長一軍肅然乃上奏

曰徃年逺征無功民瘡痏未蘇乃復有事非國善

謀也又發湖湘冨民屯田廣西爲圖交趾計王以

徙民瘴鄉事固難成必且怨叛遣使密奏吏抱劵

請署不答俄使還報罷民大恱已而廣西元帥府

請募南丹戸五千屯田𬓛要謂士不死瘴癘餽餉

有餘蓄實空荒之地爲邕管之蔽制諸蠻控交趾

其利有六王喜與之牛種農噐置長統焉聞諸朝

到於今便之湖廣舊無夏稅柄臣援唐末末世爲

徴王曰衰弊之政聖朝可行邪竟奏罷常澧辰等

州大水漂民廬多死者王亟發廩爲之賑慰凡災

皆如之甲午春正月 世皇登遐王謹斥候戒不

虞境內寜肅大德戊戌九月朝 成宗皇帝於上

都帝嘉其績授光祿大夫左丞相行省江浙視政

凡七日綱舉七十餘事民風吏習翕然爲變入爲

中書左丞相加銀青榮祿大夫杭之耆庶伏地攀

泣馬不得前王旣當鈞軸益以天下自任每退食

延見四方賔使訪以物情得失吏治否臧人材顯

晦年糓豐歉采可行行之凡論議先以國典參以

古制揆以時宜必當而後已其可否事猶元化之

運順無畱滯惟不言利不喜變更一以節用愛民

重名爵爲務京師先未有孔子廟而國學寓他署

王喟曰首善之地風化攸出不可怠乃奏營廟學

甞躬爲臨視旣成朝野瞻聳選名儒爲學官奏遣

近臣子弟入學而四方來學者益衆又郊禮乆未

遑王總羣議奏行之辛丑同列以或者議倡言

世祖皇帝以神武開一統功蓋萬世 陛下未有

伐國拓地之舉以彰休烈西南夷八百婦國弗率

可命將徃征王謂山嶠小夷去中國遼絶第可善

諭向化苟將非其人未見所利弗聽竟奏發湖廣

兵二萬人丁壯役餽輓數十萬將失紀律果無功

而還諸蠻要擊飢疫相仍比至將士存者𦆵十一

二會赦有司議釋將罪王曰徼名首釁䧟失士馬

非常罪比不誅無以謝天下奏誅之癸卯秋拜中

書右丞相加金紫光祿大夫王常言治道先守令

至是選掄益詳時號得人定官吏贓罪十二章及

丁憂㛰娉盜賊等制禁獻戸及山澤之利每歳春

大駕幸上都王必留守其重可知巳時 帝疾連歳

權移中闈群邪交扇𫝑熖翕忽王以身維之姦不

得逞事以無撓丙午加開府儀同三司監修國史

置僚屬奏修三朝皇后及宗室功臣傳冬十有一

月 帝弗豫王入侍醫藥出緫宿衛且理㡬務諸藩

王欲入侍疾王拒之丁未春正月宸御晚駕時

武宗皇帝撫兵居北王封府庫稱疾臥闕下理㡬

務如故中闈以姦臣謀絶北道驛欲行祔廟禮王格

其事密記授使間走踰兩驛始得傳馳報 武宗

諸懷詐者數欲害王王不爲動內外懍懍視王以

安㑹 今上皇帝皇太后至自懷姦臣希中㫖

謀爲不軌三月王賛 今上皇太后擒滅其黨發

使迎 武宗四月 今上皇太后如上都王繼徃

五月 武宗即大位加太保開府儀同三司録軍

國重事中書右丞相監修國史賜以 憲廟所御

白貂裘寳帶未㡬加太傅賜第見其子脫歡近侍

和林控北邊始置宣慰時諸部落降者百餘萬口

乃罷宣慰詔王以太傅爲左丞相行省事賜楮幣

十五萬緡黃金贏十二鎰白金二千五百兩帛四

百端乳馬六十疋 皇太后賜楮幣五萬緡帛二

百端至和林獲盜米商衣者即斬以徇攘𥨸屏息

行旅爲便分遣使發廩(「㐭」換為「面」)賑降口復奏請錢七千三

百萬緡帛稱是易牛羊給之又給網數千令取魚

食逺者厄大雪金山命諸部置傳車相去各三百

里凡十傳餽米數萬石牛羊稱之又度地立兩倉

積米以待來者全活不可勝紀有飢乏不能逹和

林徃徃以其男女弟姪易米以活皆贖歸之和林

歳糴軍餉恆數十萬主吏視利繆出納囊橐滋弊

乆矣立法以遏其源稱海屯田廢㢮重爲經理歳

得米二十餘萬斛益購工治噐擇軍中曉耕稼者

雜教部落又浚古渠漑田數千頃糓以恆賤邊政

大治至大改元戊申 帝賜大帳如親王制諸藩

稟命戎事則以宴之仍賜酒米百斛 皇太后

今上咸有賜焉天下傾耳以俟復召是冬十一月

遘疾召其屬曰吾不起矣不得報國矣汝曹各自

勉此間金糓勿貽朝廷慮其屬以聞 帝驚愕命

醫偕其子脫歡行以閏月某日薨於和林所居之

正寢春秋五十又二天雨木冰連日 帝大傷悼

遣近臣慰諭其子賜賻錢五萬緡 今上賻錢二

萬五千緡𠡠大興尹買葬地昌平陽山南之原曰使

天下後丗知吾賢相耳乃胥議爲石塜柩至以是

月二十有九日葬焉近而朝著逺而士民以及四

方慟哭流涕嗟悼懷慕及奠於冢者無有巳也明

年己酉八月有封謚之命先配孫都氏繼室扎刺

兒氏昭列氏扎刺兒氏怯列氏並追封順德王夫

人一子即脫歡由近侍爲太子賔客 今上御極

遷御史中丞進大夫官榮祿大夫襲號答刺罕博

貫經史特立正言得風憲軆皇慶改元壬子制加

王曽祖考而下三丗爵謚大夫之母完者氏封順

德太夫人王爲人神宇靖偉簡資重寡言覔喜慍

望之儼然知其爲公輔器其在宗正也從

丗皇北廵平宗王亂初入叛境王率三百𮪍猝與

敵遇徐整𮪍突出敵背連彀矢殪數人敵披靡遁

帝壯之其在中書也引儒生討論墳典至堯舜禹

湯文武之爲君臯夔稷契伊傅周召之爲臣歎曰

人生不知書可乎乃館士教其子學由是而觀王

之文武志略夲乎天性奮身逢時發於至誠故其

事業之見於世剛明正大巋巍煒燁如此嗚呼古

所謂大臣者王爲無愧矣臣旣述其事乃繫之以

詩曰

漢有文成難制將變元有忠武患去未見掖聖承

天偉績共貫忠武有孫維王忠獻維嶽降靈維王

以生雲風𩔖從近列以升穆穆

丗皇群材權衡孰大予任王予是稱利噐所施宗

正焉始挺然鶚立獄平政理朝有巨姦王不以齒

有媚不答姦氣爲褫 帝念湖廣控馭匪冝陟之鼎

司曰汝徃𨤲霜肅露濡化行(⿱艹石)馳島蠻海夷恱服

熈熈移杭未旬入緫大政民有怙恃事有龜鏡惡

者自懲善者相慶百度亹亹咸統於正 成宗上

仙囬邪譸張𫝑挾中闈構謀非常王翊潛龍寘彼

斧斨伊霍之重頼其胥匡 武皇嘉之康錫三接

朔方徃撫有聞赫赫一夕隕星山圯棟折遄歸之

望竟莫爾愜 天子曰嘻斯何人斯何紓予思其

碑而辭大書深刻九逵是向尚千萬年監此良相

  駙馬昌王丗德碑     張士觀

至治元年十二月癸亥制贈駙馬昌王阿失髙祖

孛禿爲推忠宣力佐命開國功臣太師開府儀同

三司駙馬都尉上柱國追封昌王謚忠武髙祖妣

公主帖木倫公主果真並追討昌國大長公主曽

祖鎻兒哈宣忠保大翊運開國功臣太師開府儀

同三司駙馬都尉上柱國追封昌王謚忠定曽祖

妣公主不海罕追封昌國大長公主祖扎忽兒陳

推誠靖逺佐運賛治功臣太師開府儀同三司駙

馬都尉上柱國追封昌王謚忠靖祖妣公主也孫

真追封昌國大長公主父忽隣効忠保德輔運佐

理功臣太師開府儀同三司駙馬都尉上柱國追

封昌王謚忠宣妣公主伯牙倫公主⺊蘭奚並追

封昌國大長公主公主益裏海涯追封皇姑昌國

大長公主旣頒䘏典又詔翰林文諸石臣士觀祇

奉明詔按丗系王族爲亦啓列氏以小字阿失行

忠武蚤逢興運從

太祖皇帝起朔方同諸豪傑飲水於黒河要結盟

誓經啓疆宇𥘉 太祖遣使四方詢訪人情至忠

武所時忠武止畜一牝羊烹其羔迎勞使者又以

使者馬瘠易以已之良馬使囬併烹牝羊餞之使

者復命具以忠武誠欵對 上嘉之遂以皇妹帖

木倫公主下嫁寔生忠定帖木倫公主歿繼尚皇

女果真公主嘗從征乃蠻翊衛左右未始少離

上閔其勞以所𫉬戸民多賜其部我師旣破長城

右遣國王木華黎經略北亰左遣忠武規取阿八

合亦馬合等城所得漢民即賜忠武且諭㫖曰諸

部各遣子弟入侍時火魯刺帶哈兒八台違㫖命

忠武提兵千人誅之以令衆復以所𨽻百姓賜之

迨上征河西扈蹕戎行備著勤勞師未旋鼎湖上

仙甫旬日忠武亦卒 太宗震悼不巳曰孛禿事

我 皇考宣力良多今已雲亡送還本土遂葬於

乞只兒仍禁其地三年如國家制忠定繼起擢爲

萬戸尚宗女不海罕公主緫戎南征攻嘉州破之

師還卒於道忠靖從 定宗皇帝討平萬奴有功

尚宗女也孫真公主忠宣先尚 憲宗女伯牙倫

公主以失列吉叛屢著戰功繼尚宗女卜蘭奚公

主征乃顔扈從乗輿忠勤備至 丗祖憐之賜名

霸突覇突譯雲驍勇也維亦啓列氏世篤忠貞積

慶流祉至王益大王生資英果年十五巳能從征

乃顔躬履行陣至今不懈𨚫敵奏功者屢矣是以

尚宗女撒児塔陳公主歳辛丑與都瓦戰射中其

足敗之 成宗録其功以皇女益裏海涯公主下

嫁是生 今上皇后及𣈆王妃亦隣真八刺繼尚

憲宗女孫買的公主 武宗即位襲爲萬戶賞賚

優渥頒金印封昌王仍置王府迨 仁宗朝賜文

豹及海東青白鶻歲以爲常 今上即位賜楮幣

二萬定西馬及七寳帶各一 太皇太后繼賜楮

幣萬定子七人曰失刺渾台尚宗王木南子東亦

勒真公主撒兒塔陳公主出也曰監藏八刺曰阿

刺納失里買的公主出也曰塔海曰汝奴朶兒只

監臧朶兒只臣𥨸惟由漢以來言世家者必曰𡊮

氏之四世五公髙密之重侯累將載在方䇿以爲

美談王家由髙曽以來載德象賢忠事我朝至於

奕丗封王一門尚主國家所以崇德報功斯亦至

矣其寵貴視𡊮氏鄧氏冝無少讓而隆名偉績則

又過之以之銘鍾鼎書竹帛其誰曰不然臣士觀

謹再拜稽首而獻銘曰

於皇聖元受命於天群雄入彀載造坤乾忠武崛

起儷景同飜翼佐王烈執銳𬒳堅矯矯忠定奮其

才賢光依日月躬屬櫜鞬四征弗庭所向無前在

定宗世孽竪擾邊乃命忠靖扈蹕周旋與謀帷幄

奏捷戎軒忠宣繼之不懈益䖍卻敵伐叛智勇兼

全篤生昌王於蕃於宣靖氛沙漠志力益殫惟

帝念勞追䘏其先何以寵之國姻世聮何以貴之王

爵世延詔紀金石誓肩河山特以表忠千載永傳

 曹南王世德碑      虞集

中書右丞相臣某等言 陛下入正大統道汴梁

命山東河北𫎇古軍都萬戸府都萬戸也速迭兒

以其兵從至京師以功拜河南等處行中書平章

政事於法官一品當贈三代官封也速迭兒曽大

父撥徹大父也栁干父阿刺罕嘗爲大將戰功多

又多死王事軍中冝追封以第一等爵制曰可有

司以詔書議贈所當得官按地定封於是故贈定

威佐運功臣榮祿大夫司徒上柱國曹國公謚忠

定撥徹加贈定威佐運功臣光祿大夫司徒上柱

國追封曹南王謚如故故𫎇古漢軍都元帥贈宣

忠靖逺功臣光祿大夫中書右丞相上柱國曹國

公也栁干加贈宣忠靖逺佐運功臣金紫光祿大

夫中書右丞相上柱國追封曹南王仍謚桓毅故

光祿大夫中書左丞相贈恊謀佐理功臣太師開

府儀同三司上柱國曹國公謚武定阿刺罕加贈

竭誠宣力定逺佐運功臣太師開府儀同三司上

柱國追封曹南王改謚忠宣曽祖母塔拜祖母滅

列母脫端濶濶倫皆先封曹國夫人改封曹南王

夫人制下有勑國史臣集其以曹南王丗家行事

歳月著文於碑臣受詔謹按撥徹𫎇古扎刺兒台氏

太祖皇帝初起朔方豪傑之士雲起響應而從之

爲之腹心爪牙者必皆有深智逺識有勇而善謀

是以東征西伐無不如志以成萬世之業者天爲

之生才而聖神善用之故也撥徹自其㓜年已在

宿衛爲火而赤火而赤者服御弓矢常侍左右者

又爲博而赤博而赤者親烹飪以奉上飲食者也

蓋非篤愼強敏見知而親信任使者不得預是以

屬車所向無不在行數以徇戰掠地著功受賞

太宗皇帝即位仍以其職從征行隴北陜西之役

攻城壁取郡縣率先戰士竟死之也栁干繼爲火

而赤博而赤膺其父之職也以 太宗之命事岳

里吉太子爲畨衛之長歳乙未濶出忽都禿太子

出師伐金遂侵宋有㫖出從戰戰有功拜萬戸方

是時察罕以 太祖所㧞重臣爲大將位望崇甚

而也栁干以天下馬歩禁軍都元帥爲察罕之副

揔領諸翼䝉古漢軍馬統領屯戍大軍南面之徵

最爲重兵矣於是取陜西掠河東踐河南歳乙卯

擣光壽大帥察罕歿 憲宗皇帝命也栁干代之

拜諸翼軍馬都元帥統大軍攻淮東西諸城歳戊

午帥師至揚州數出戰遂以戰死阿刺罕以諸翼

𫎇古軍馬都元帥統其父之軍從 世祖皇帝南

伐宋 憲宗崩 世祖北還即皇帝位從至末黎

伯顔孛刺之地阿里不哥阿藍䚟児渾都海興兵

爲亂不受詔命討之阿刺罕以其所部𫎇古軍擊

之北至昔門禿之地遂追之至河西功成而還中

統建元之歳賞功賜黃金五十兩二年濟南帥李

璮以山東反大發兵討之阿刺罕揔其衆次老倉

口以進戰明年濟南破璮誅山東平師還又明年

賞功賜黃金虎符一銀印一以舊官將其軍至元

初大軍伐宋五年師圍襄樊力戰數有功十一年

取宋大軍渡江阿刺罕以其師取鄂州泝江陵下

至荊口所至郡縣降其軍慰撫其民人明年拜昭

毅大將軍統其師發建康道溧水溧陽指獨松𨵿

抵杭州上方道與宋將吳某䓁戰斬之斬首七千

級又與宋將祝亮戰擒亮並其禆校七十二人斬

首三千餘級又與宋兵戰斬首七千餘級又斬逐

其援兵退走數十里宋將奉使吳某都統丁某揔

制趙某來逆戰敗之斬首三千級擒揔制谷某又

擒宋將張八及其禆校斬首二千級六月即軍中

拜中奉大夫行中書省參知政事是年宋亡明年

丞相伯顔以宋主入覲九月阿刺罕帥師東渡浙

取越明台溫衢婺處及閩中諸郡追宋宗室秀王

某道數戰皆敗之降其運使趙某提刑趙某五百

餘人至福州與宋軍轉戰四十餘里斬歩帥觀察

使李世逹䓁於陣殱其軍𫉬秀王及其家屬將吏

百八十餘人降其部曲淮卒三千人於是江南悉

平十二月有詔以中奉大夫中書參知政事授金

虎符行江東宣慰使郡縣新附民心未安威信所

孚莫不恱服十四年入覲 上嘉其功進拜資善

大夫中書左丞仍還宣慰江東十六年六月進拜

資善大夫中書右丞仍留宣慰江東十八年入覲

方是時海內悉巳平定舟車所至莫不服從而日

本蕞爾海島之間彌固自保有司以致討爲言

天子從之廼賜玉帶弓矢命爲中書左丞相行省

事統𫎇古諸翼軍馬四十餘萬徃征之師次明州

且渡海矣歿焉旣歿而子也速迭兒㓜拜降也速

迭兒之兄也襲世職爲萬戸揔其軍後以功僉書

江淮行樞密院事進拜江浙行省右丞福建行省

右丞河南行省平章政事仍領其先世萬戸軍馬

旣歿也速迭兒以元貞元年世其職受昭勇大將

軍左手𫎇古軍萬戶延祐三年覃恩加昭毅大將

泰定三年進昭武大將軍皆以萬戸揔其軍如

故後二年 今上皇帝南還京師將有大正於天

下道過汴梁今太保伯顔公方鎭汴省八月庚子

召也速迭兒帥其兵以行乙巳兵大集士卒感激

赴義車馬器械精備勇氣自倍丁未命爲本省參

知政事師行庚戌進平章政事仍兼山東河北䝉

古軍都萬戸府都萬戸九月庚申同知樞密院事

仍兼都萬戸壬申 皇帝即位大明殿建元天暦

明日拜知樞密院事授以樞密院印仍領其萬戸

事甲戌禿滿逹兒自遼東引兵㓂通州令也速迭

兒帥諸翼軍馬出禦之丙子王禪䓁之兵軍於北

皇后店也速迭兒移兵合擊敗之己卯哈刺赤渾

都帖木兒阿刺帖木兒之兵軍昌平縣東白浮村

帥師合擊敗之壬午昔寳赤大都之兵軍於昌平

縣東北又帥師合擊敗之凡來㓂之兵悉已敗(⿰血刄)

揔兵者或執或敗走北面悉平癸未太師右丞相

㑹諸將於龍虎臺下奏凱於朝有𠡠命也速迭兒

守居庸之北𨵿壘石以爲固十月己亥拜榮祿大

夫知樞密院事依前兼管都府事統領諸翼𫎇古

軍馬使出師禦㓂兵之西入者師次廣平磁州之

武安縣敗獲揔兵者也先帖木兒䓁而西南諸郡

以次告平庚子召還十一月丁亥樞密院奉𠡠散

諸軍行院官還京師明年二月以舊官復拜山東

河北𫎇古軍都萬戸府都萬戸五月 上之上都

也速迭兒仍帥其所統兵從十月癸卯 皇帝(⿱艹石)

曰也速迭兒屬櫜鞬以備干城恪恭職事朕用嘉

之其以爲河南行中書省平章政事十一月丙寅

以所統兵置大都督府命兼山東河北蒙古軍大

都督秩從二品刻銀印賜之已巳有封贈之命嗚

呼 上之所以待功臣將帥寵錫榮耀不亦盛乎

臣嘗聞之自昔國家所貴有勲舊之臣者以其君

臣之契深宗社之事諗逆順向背之道素定於見

聞而愛敬之誠自有不能已者故其得備戎行氣

決志憤以能成功也 世祖皇帝旣定海內以𫎇

古一軍留鎭河上與民雜耕橫亙中原故將委忠

君於國人備非常於他日其所以爲子孫計者深

且逺矣 今上皇帝以天縱之資歴造昧之乆奮

名義以致討夙逆應天人而歸履大位固歴數之

所在也若曹南王家自開基以來已入備禁衛出

死行陣者三世矣今平章以其世守之舊兵奉中

興之大業以致真王之封食所居之邑聲振大藩

受軍民之𭔃福祿方未艾也嗚呼偉哉敢再拜稽

首而爲之銘詩曰

昔在 太祖受命自天 聖子神孫師武用宣

世祖赫赫一是萬國虎臣孔多貴有世績忠定之

興承國肇基廼執干戈廼奉鼎彝不寧方來先後

奔奏盡瘁殞身以昌厥後有朅桓毅益信以崇

帝討王誅無往不從金氣旣衰宋亦就䠞兼弱攻昩

我帥我督截彼淮浦其流湯湯蹀血以終厲我國

殤克繼父祖忠宣之武天錫之功 世皇是輔肅

肅南征絶江擣城左纛振旅馳追不庭 世皇御

天於鑠如日式圍不遺聲教廼訖於時出師有專

有分江漢之間忠宣所軍𫎇衝載兵遡江薄海列

郡風靡有順無悔旋指江東進師合攻𨵿柵兒嬉

孰當吾鋒斬將連營覆卒盈野廼㑹元戎於城之

下孌孌孱𡠉解璽入朝掠其餘疆曽不崇朝旣定

甌越成功來告命以相臣持節東道治以歳成位

以序升入覲 天子龍光是承 天子曰嘻蠢彼

海裔爾相予左帥士以濟臨涯掦舲海(⿱艹石)弭靈天

不憗遺亟霣將星忠宣所統國人之勇留戍羅絡

齊魯梁宋鼔旗閒閒武帳在中旣世其官又世其

功今我 聖皇中興以正錫鑾在塗萬𮪍前乗誰

其將之不二之臣彼壘於郊摧之爲塵 聖皇賞

功寳玉鷹馬還長其鎭爲國召虎頟𬱃爾軍何以

表之爾建大府都督之旗爾家於曹有桑有土昔

公今王三世之祜豐碑列功備書三王咨爾多士

勸忠勿忘




國朝文𩔖卷第二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