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語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第十一 國語 卷第十二
吳 韋昭 解 景杭州葉氏藏明嘉靖翻宋本
卷第十三

晉語第十二 國語 韋氏解

趙文子冠文子趙盾之孫趙朔之子趙武也冠謂以士禮始冠見欒武子武子

曰美哉武子欒書也禮旣冠奠贄於君遂以贄見於卿大夫先生美美成人也昔吾逮

事莊主莊莊子趙朔之謚也大夫稱主趙朔嘗將下軍欒書佐之華則榮矣實之

不知請務實乎榮者有色皃也實之不知華而不實也見中行宣子宣

子曰美哉宣子晉大夫中行桓子之子荀庚也惜也吾老矣惜巳年老不見文子

德所至也見範文子文子范爕也文子曰而今可以戒矣夫賢

者寵至而益戒不足者爲寵驕知不足者得寵而驕故興王賞

諫臣逸王罰之吾聞古之王者政德旣成又聽於民

詢於芻蕘聽謗譽也於是乎使工誦諫於朝工矇𥉡也誦誦讀前世箴諌之語

在列者獻詩使勿兠列位也謂公卿至於列士獻詩以風也兠惑也風聽臚

言於市風采也臚傳也采聽商旅所傳善惡之言辨妖祥於謡辨別也妖惡也祥善

也行歌曰謡丙之辰檿弧箕服之𩔖是也考百事於朝百官職事問謗譽於路

有邪而正之盡戒之術也術道先王疾是驕也見郤

駒伯駒伯曰美哉駒伯晉卿郤錡也然而壯不若老者多矣

恃年自矜見韓獻子獻子晉卿韓厥也獻子曰戒之此謂成人成

人在始與善始與善善進善不善蔑由至矣蔑無

與不善不善進不善善亦蔑由至矣如草木之産也

各以其物物𩔖人之有冠猶宮室之有牆屋也糞除

而巳何又加焉糞除諭自脩潔見知武子武子曰吾子勉之

武子晉卿荀首之子荀罃也成宣之後而老爲大夫非恥乎成季子文

子曾祖趙衰也宣宣子文子祖父趙盾也言文子二賢之後長老乃爲大夫非恥乎欲其脩德蚤爲卿也

成子之文宣子之忠其可忘乎夫成子道前志以佐

先君道法而卒以政可不謂文乎道達也志記也佐助也先君文子也

以政得政也夫宣子盡諫於襄靈襄公文公子靈公父也以諫取惡

不憚死進也可不謂忠乎吾子勉之有宣子之忠而

納之以成子之文事君必濟濟成見苦成叔子苦成叔子

郤犨叔子曰抑年少而執官者衆執官爲大夫也吾安容子

見溫季子溫季子郤至也季子曰誰之不如可以求乎言汝不如

誰可以求其次不欲其髙逺也見張老而語之張老晉大夫張孟也張老曰善

矣從欒伯之言可以滋滋益范叔之敎可以大韓子

之戒可以成物備矣志在子物事也人事以備能行與否在子之志也

夫三郤亡人之言也何稱述焉不足稱述知子之道善矣

道訓是先主覆露子也先主謂成宣也露潤也

厲公將伐鄭厲公晉景公之子州蒲也伐鄭鄭從楚故也在魯成十六年範文子

不欲曰若以吾意諸矦皆畔則晉可爲也爲治唯有

諸矦故擾擾焉凡諸矦難之本也畔輒伐之故爲難本得鄭憂

滋長安用鄭楚必救之故憂益長郤至曰然則王者多憂乎文

子曰我王者也乎哉言俱諸矦也夫王者成其德而逺人

以其方賄歸之故無憂方所在方賄今我寡德而求王

者之功故多憂我晉子見無土而欲富者樂乎哉

求富行不得息

厲公六年伐鄭六年魯成十六年且使苦成叔及欒黶興齊

魯之師苦成叔郤犨欒黶欒書之子桓也郤犨如齊欒黶如魯皆乞師楚恭王帥

東夷救鄭恭王莊王之子葴也或作審東夷楚東之夷也楚半陳公令擊之

欒書曰君使黶也興齊魯之師請俟之郤至曰不可

楚師將𨓆我擊之必以勝歸將𨓆無𨷖心故可勝也夫陳不違

忌一閒也違避也忌謂晦也閒隙也晦隂氣盡兵亦陰故忌之經書六月甲午晦晉矦及楚子

鄭伯戰干鄢陵夫南夷與楚來而弗與陳二閒也南夷據在晉南也不

與陳不欲戰也夫楚與鄭陳而不與整三閒也雖俱陳不整齊也

其士卒在陳而譁四閒也譁囂夫衆聞譁則必懼五

閒也鄭將顧楚楚將顧夷莫有𨷖心不可失也公說

於是敗楚師於鄢陵欒書是以怨郤至怨其反巳專其美也

鄢之戰郤至以韎韋之跗注三逐楚平王卒三君雲一染曰

韎鄭後司農說以爲韎茅蒐染也韎聲也昭謂茅蒐今絳草也急疾呼茅蒐成韎也凡染一入爲縓跗注

兵服自要以下注於跗見王必下奔下下車奔𧺆也𨓆戰王使工尹襄

問之以弓工尹楚官襄其名問遺也曰方事之殷事戎事也殷盛也有韎

韋之跗注君子也屬見不穀而下無乃傷乎屬適也傷恐其

郤至甲冑而見客免胄而聽命免脫也脫之爲障耳曰君之

外臣至以寡君之靈閒蒙甲冑𫎇被也被介在甲冑之閒不敢當

拜君命之辱爲使者故敢三肅之禮軍事肅拜肅拜下手至地也

子曰勇以知禮禮軍禮也

鄢陵之役大夫欲爭鄭與楚爭鄭範文子不欲曰吾聞人

臣者能內睦而後圖外睦親不睦內而圖外必有內

爭盇姑謀睦乎姑且考訊其阜以出則怨靖訊問也阜衆也

靖安也言內且謀相親愛乃考問百姓知其虛實然後出軍用師則怨惡自安息也

鄢陵之役晉伐鄭荊救之荊楚大夫欲戰範文子不

欲曰吾聞君人者刑其民以刑正其民成而後振武於外

成平是以內龢而外威威畏今吾司寇之刀鋸日弊

刀鋸小人之刑也弊敗也日敗用之數也而斧鉞不行斧鉞大刑也不行不行於大臣

猶有不刑而況外乎夫戰刑也言用兵猶用刑也刑之過也

刑殺有過者過由大由大臣也而怨由細怨望者由小細民也故以惠誅

誅除以忍去過忍以義斷也細無怨而大不過而後可

以武刑外之不服者今吾刑外乎大人外者刑不及而忍

於小民忍行刑於小民將誰行武武不行而勝幸也幸僥幸也

以爲政必有內憂且唯聖人能無外患又無內憂距

非聖人必偏而後可距猶自也偏偏有一也偏而在外猶可救

在外外有患也疾自中起是難盇姑釋荊與鄭以爲外患

釋置

鄢陵之役晉伐鄭荊救之欒武子將上軍範文子將

下軍上下中軍之上下也傳曰欒書將中軍士爕佐之又曰欒范以其族夾公行欒武子

欲戰範文子不欲曰吾聞之唯厚德者能受多福無

德而服者衆必自傷也不義而彊其弊必速稱晉之德諸矦皆

叛國可以少安稱副也副晉之德而爲之宜諸爲皆畔不復征伐還自整脩則國可以少

唯有諸矦故擾擾焉凡諸矦難之本也且唯聖人

能無外患又無內憂距非聖人不有外患必有內憂

盇姑釋荊與鄭以爲外患乎諸臣之內相與必將輯

不復征伐無所爭也今我戰又勝荊與鄭吾君將伐知而多

力功也將自伐其知自多其功也怠教而重斂大其私暱而益婦

人田暱近也私近謂嬖臣也大謂増其祿也婦人愛妾也不奪諸大夫田則焉

取以益此諸臣之委室而徒𨓆者將與幾人徒空也與辭也

幾人言必多也戰若不勝則晉國之福也戰若勝亂地之秩

者也亂地亂故地也秩常也其産將害大盇姑無戰乎産生也言其生

變將害大臣欒武子曰昔韓之役惠公不復舍韓之役秦𫉬惠公在

魯僖十五年邲之役三軍不振旅楚敗晉師於邲在魯宣十二年師敗衆散故不

能振旅而入箕之役先軫不復命晉人敗翟於箕先軫死之故不反命於君在魯

僖三十三年晉國固有太恥三今我任晉國之政任當也武子時

爲上卿不損晉恥又以違蠻夷以重之違避也蠻夷楚也雖有

後患非吾所知也不能慮遠範文子曰擇福莫若重擇禍

莫若輕有二福擇取其重有二禍擇取其輕福無所用輕禍無所用重

晉國固有大恥與其君臣不相聽以爲諸矦笑也

聽謂惠公不與慶鄭相聽以殞於韓先縠不與林父相聽以敗於邲先軫不與襄公相聽以亡於箕

姑以違蠻夷爲恥乎欒武子不聽遂與荊人戰於鄢

陵大勝之鄢陵鄭地於是乎君伐知而多力怠教而重斂

大其私暱殺三郤而屍諸朝三郤錡犨至也屍陳也産將害大是也

其室以分婦人納取也室妻妾貨賄也於是乎國人弗蠲蠲潔也不

潔公所爲遂殺諸翼葬之翼東門之外以車一乗翼故晉都匠麗

氏也厲公侈多外嬖反自鄢陵欲盡去羣大夫而立其左右欲以胥童夷羊午長魚蟜爲卿故殺三郤長

魚蟜又以兵劫欒書中行偃將殺之公不忍而復其位魯成十七年冬厲公游於匠麗氏欒書中行偃執

公十八年正月使程滑殺公葬之以車一乗不成喪厲公之所以死者唯無德

而功烈多服者衆也烈業也服者衆謂魯成十二年㑹於𤨏澤敗狄於交剛十三年

敗秦於麻隧十五年盟於戚㑹吳於鍾離十六年敗楚於鄢陵㑹於柯陵伐鄭十七年同盟於柯陵

鄢陵之役荊厭晉軍厭謂掩其不備也傳曰甲午晦楚晨厭晉軍而陳軍吏

患之將謀謀所以距扞范匄自公族趨過之匄範文子之子宣子也自

公族爲公族大夫曰夷竈堙井非𨓆而何夷平也堙塞也使晉軍平塞井竈示

必死不復飲食非𨓆而何言楚必𨓆也傳曰塞井夷竈陳於軍中而䟽行首是也範文子執

戈逐之曰國之存亡天命也童子何知焉且不及而

言姦也必爲戮言義不及匄而匄言之是爲有姦故必爲戮苖棼皇曰善

逃難哉文子欲匄讓大臣不葢掩人是爲避難既𨓆荊師於鄢陵將穀

穀處其館食其穀也傳曰晉師三日館穀範文子立於戎馬之前公戎車馬前也

曰君㓜弱諸臣不佞佞才吾何福以及此吾聞之天

道無親唯德是授吾庸知天之不授晉且以勸荊乎

庸用也焉用知天不先授晉以福使勝楚而以勸楚脩德以報晉乎君與二三臣其戒

戒備夫德福之基也無德而福隆猶無基而厚墉

也其壊也無日矣隆盛也墉牆也

反自鄢範文子謂其宗祝宗宗人祝祝史也曰君驕㤗而有

烈功夫以德勝者猶懼失之而況驕㤗乎君多私

今以勝歸私必昭私嬖臣妾也昭顯也昭私難必作寵私必去舊去舊必

吾恐及焉凡吾宗祝爲我祈死祈求先難爲免

七年夏範文子卒晉厲公七年魯成十七年冬難作始於三郤

卒於公公殺三郤欒中行畏誅乃殺公旣戰𫉬王子發鉤發鉤楚公子茷也傳

曰囚楚公子茷欒書謂王子發鉤曰子告君使告晉君曰郤至使

人勸王戰及齊魯之未至也言勸楚王使與晉戰也晉乞師於齊魯時尚未

至言晉可敗也且夫戰也微郤至王必不免微無也言郤至見王必下趨故

王得吾歸子子告晉軍如此吾令子歸楚也發鉤告公公告欒書欒

書曰臣固聞之固乆郤至欲爲難使苦成叔緩齊魯

之師巳勸君戰巳郤至也戰敗將納孫周孫周悼公周也事不成

故免楚王然戰而擅舍國君而受其問不亦大罪乎

問謂弓也且今君若使之於周必見孫周公曰諾欒書使

人謂孫周曰郤至將往必見之郤至聘於周公使覘

之見孫周覘微視之是故使胥之昧與夷陽午刺郤至苦

成叔及郤錡胥之昧胥童也及夷陽午皆厲公嬖臣郤錡謂郤至曰君

不道於我我欲以吾宗與吾黨夾而攻之雖死必敗

國國敗君必危其可乎郤至曰不可至聞之武人不

勇而不義則不爲武知人不詐爲詐則不爲知仁人不黨不羣黨也夫利

君之富富以聚黨利君寵祿以得富得富故有徒黨利黨以危君君

之殺我也後矣後晩且衆何罪鈞之死不若聽君之

鈞等也等一死不欲爲亂也是故皆自殺傳曰三郤將謀於榭長魚蟜以戈殺之言

自殺取其不校自殺之道既刺三郤欒書殺厲公乃納孫周而立

之是爲悼公

長魚蟜既殺三郤乃脅欒中行謂與胥童共脅之也脅劫也欒欒書中行

中行而言於公曰不殺此二子者憂必及君言二子懼誅必

將圖公曰一旦而屍三卿不可益也對曰臣聞之亂

在內爲軌在外爲姦禦軌以德禦姦以刑禦止也以德以德綏

之以刑謂誅除也今治政而內亂不可謂德除鯁而避強不

可謂刑鯁害德刑不立姦軌並至臣脆弱弗能忍俟

也乃犇翟三月厲公殺魯成十七年十二月長魚蟜奔翟閏月欒中行殺胥童十

八年正月厲公殺

欒武子中行獻子圍公於匠麗氏匠麗氏晉嬖大夫也乃召韓

獻子獻子辭曰殺君以求威非吾所能爲也求威求立威也

威行為不仁事廢爲不知威行於君爲不仁事廢不成爲不知享一利

亦得一惡非所務也昔者吾畜於趙氏畜養也韓獻子見成養於

孟姬之讒吾能違兵孟姬趙盾之子趙朔之妻晉景公姊也與盾之弟樓嬰通

嬰兄趙同括放之姬譖同括於景公景公殺之時獻子能違其兵難卒存趙氏未可脅與殺君也在魯成

十八人有言曰殺老牛莫之敢屍而況君乎屍主

三子不能事君安用厥也中行偃欲伐之欒書曰不

可其身果而辭順果謂敢行其志也順無不行果無不徹

人從之故無不行果者志不疑故無不徹徹逹也犯順不祥伐果不𠑽𠑽勝

夫以果戾順行民不犯也戾帥也以果敢帥順道而行之故民不犯吾雖

欲攻之其能乎乃止


晉語第十二 國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