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御覽 (四部叢刊本)/卷之五百七十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之五百七十八 太平御覽 卷之五百七十九
宋 李昉 等奉勅撰 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京都東福寺東京靜嘉堂文庫藏宋刊本
卷之五百八十

太平御覽卷第五百七十九

樂部十七

     琴下

三禮圗曰琴第一絃爲宮次爲啇次爲角次爲徴次爲羽

次爲少宮次爲少啇

廣雅曰伏羲氏琴長七尺二寸上有五絃

孫登別傳曰孫登字公和汲郡人清靜無爲好讀易彈琴

頽然自得觀其風神(⿱艹石)遊六合之外者當魏末居北山中

石窟爲宇編草自覆阮嗣宗見登𬒳髪端坐岩下逍遙然

皷琴嗣宗自下趍進兾得與言嗣宗乃長嘯與琴音諧㑹

登因嘯和之妙響動林壑

SKchar記曰帝𢘆夕望東邊有青雲俄見𩀱白鵠集於䑓上

倐忽變爲二神女舞於樓下握鳯管之簫舞落霞之琴歌

清吳春波之曲也

劉向別録曰雅琴之意事皆出龍德諸琴𮦀事中趙氏者

渤海趙定人也宣帝時元康神爵間丞相奏能皷琴者渤

海趙定梁國龍德皆召入見溫室使皷琴時閑燕爲散操

多爲之涕泣者

樂府解題曰魏武帝宮人有盧女者故將軍隂叔之姨也

七歳入漢宮學皷琴琴特鳴異善爲新聲

阮籍樂論曰漢帝聞楚琴𠋣扆而悲慷慨長息曰善哉爲

(⿱艹石)此而足矣昔季流向風而皷琴聽之者涙下

列仙傳曰稷丘公華山道士漢武帝封禪公乃冠章甫擁

琴來迎

靈異志曰嵇中散神情髙邁任心遊憇甞行西南出去洛

數十里有亭名華陽投𪧐夜了無人獨在亭中此亭由來

殺人𪧐者多㓙至一更中操琴先作諸弄而聞空中稱善

聲中散撫琴而呼之曰君何以不來此人便 雲身是古

人幽沒於此數千年矣聞君彈琴音曲清和故來聽耳而

就終殘毀不冝以接侍君子向夜髣髴漸見以手持其頭

遂與中散共論聲音其辝清辯謂中散君試過琴於是中

散以琴授之旣彈悉作衆曲亦不出常唯廣陵散絶倫中

散纔從受之半夕悉得與中散誓不得教他人又不得言

其姓也

琴書曰昔者至人伏羲氏王天下也仰觀象於天俯察法

於地逺取諸物近取諸身始畫八卦削桐爲琴

又曰自堯相傳善琴者八十餘人有八十餘様雖少有差

大體相似皆長三尺六寸法朞之數也上圎而歛象天也

下方相平法地十三徽配十二律餘一象閏也夲五絃宮

啇角徴羽也加二絃文武也至後漢蔡邕又加二絃象九

星在人法九竅其様有異傳於代四所象鳯首翅足尾南

方朱雀爲樂之主也五分其身以三爲上以二爲下三天

兩地之義也上廣下狹尊卑之象也中翅八寸象八風腰

廣四寸象四時軫圎象陽轉而不窮也臨樂承露用𬃷脣

用梓未逹先賢𭰹意也

又曰琴髙以琴飬性𥘉學於羅浮山後遊四海或傳禽髙

非也

又曰舜彈五絃之琴以歌南風之詩豈唯道在思親志兼

憂民養萬物故感之

又曰穎陽西北界李氏處女年十五六天寳八年二月遘

疾七月不食魂飛𡨋𡨋如昇上景在雲霧中 女仙人蘆

藕苗間受琴清風弄等五十曲至天寳十五載五月留守

悲逈御史中丞蔣列馹𮪍上聞玄宗度爲女道士賜琴三

面留內供奉琴德絃妙旁行不流所感無𢘆也

又曰師㳙紂之樂官也善皷琴感四馬噓天仰秣或曰師

曠傳雖二疑即是一

風俗通曰琴者樂之統也君子所常御不離於身非(⿱艹石)

皷陳於宗廟列於簴懸也以其大小得中而聲音和大聲

不諠譁而流漫小聲不湮滅而不聞適足以和人意氣感

發善心也

琴書曰堯大德堯彈感天神降聽儼然言和之至也故堯

制神人暢

瑞應圗曰師曠皷琴通於神明而白鵠翔

竹林七賢傳曰嵇康臨死頋視日影索琴彈之曰𡊮孝尼

甞從吾學廣陵散吾無惜固不與廣陵散於是絶矣

司馬相如美人賦曰上客何國之公子所從來無乃逺乎

遂設旨酒進鳴琴撫絃爲幽閑之曲

張茂樞響泉記曰余家丗所寳琴書圗晝廣明之亂散失

蕩盡其中二琴一名響泉一名韻磬皆希代之寳也

宋玉賦曰臣甞行僕飢馬疲正值主人門開主人翁出獨

有主人女在欲置臣堂上太髙堂下太卑乃便爲蘭房奧

室止臣其中其中有鳴琴焉臣援琴而皷之爲秋竹積雪之曲

吳均續齊諧記曰王彥伯㑹稽餘姚人也善皷琴仕爲東

宮扶侍赴告還都行至吳郵亭維舟中渚秉燭理琴見一

女子披幃而進二女從焉先施錦席於東床乃就坐女取

琴調之似琴而聲甚哀雅有𩔖今之登歌女子曰子識此

聲否彥伯曰所未曽聞女曰此曲所謂楚明光者也唯嵇

叔夜能爲此聲自此以外傳習數人而巳彥伯欲受之女

曰此非艶俗所冝唯岩棲谷隠可以自娯耳當更爲子彈

之幸復聽之乃皷琴且歌歌畢止於東榻遟明將別各𭰹

怨慕女取四端錦臥具繡臂囊一贈彥伯爲別彥伯以大

籠並玉琴以荅之而去

說苑曰雍門周以琴見孟甞君孟甞君曰先生皷琴亦能

令我悲乎周曰臣烏能令足下悲哉所能令悲者先貴而

後賤先冨而後貧不(⿱艹石)身才髙妙適遭𭧂亂不(⿱艹石)處之隠

絶不及四隣屈折擯𡑅無所告訴臣一爲之徴操琴則涕

零矣今足下千乗之君廣廈䆳房下羅帷來清風闘象旗

舞鄭妾麗色滛目流聲娛耳水遊則連方舟載旗野遊則

馳弋獵平原廣囿入則撞鍾擊皷乎𭰹宮之中雖有善琴

者固未能使足下悲也然臣所爲足下悲者一也千秋萬

歳之後宗廟必不血食髙䑓旣巳壞曲池旣巳壍墳墓旣

巳平嬰児竪子採樵者躑躅其足而歌其上曰夫以孟甞

君尊賢乃(⿱艹石)是乎於是孟甞君泣焉垂臉周引琴而皷之

徐動宮徴拂羽角孟甞君涕泣増哀下而就之曰聞先生

皷琴立(⿱艹石)破國亡邑之人也

鄭緝之東陽記曰晉中朝時有王質者常入山伐木至石

室見童子四人彈琴而歌質因留斧柯而聽之童子以

一物與質狀如𬃷核質取而含之便不復飢遂復少留亦謂

俄頃童子曰汝來己乆何不速去質承而起所坐斧柯爛

盡旣歸計離家巳數十年矣舊宅遷移室宇靡存遂號慟

而絶

韓子曰昔衛靈公之晉於濮水之上𪧐夜聞有皷琴聲者

恱之問左右盡不聞乃召師㳙而告謂之曰有皷新聲者

子爲我聽而冩之師㳙靜坐撫琴冩之明日報曰臣得之

矣公遂之晉晉平觴之虒祈之臺靈公召師㳙令坐師曠

之傍援琴皷之未終師曠曰此師延之作紂爲靡靡之樂

及武王伐紂延東走至於濮水而自投聞此聲者必於濮

水之上先聞者其國削不可遂此平公曰此何聲也曰此

所謂清啇也公曰清啇固冝悲乎師曠曰不如清徴公曰

清徴可得聞乎師曠曰不可古之聽清徴者皆有徳義之

君今主君德薄不足以聽之平公曰願試聽之師曠不得

巳援琴一奏之有玄鶴二八南方來集於郎門之邑再奏

之列三奏之延頸而鳴舒翼而舞平公大恱提觴而起爲

師曠壽曰音莫悲於清徴乎師曠曰不如清角平公曰清

角可得聞乎師曠曰不可昔者黃帝合鬼神於西山之上

駕象車六蛟龍畢方並館蚩尤居前風伯進掃雨師灑道

虎狼前在䖝蛇伏地鳯皇覆上大合鬼神作爲清角今主

君德薄不足以聽之平公曰願試聽之師曠不得巳而皷

之一奏之有雲從西北方起再奏之大風至大雨隨之裂

帷幕破爼豆墮廊瓦坐者散走平公恐懼伏於廊室晉國

大旱赤地

西京雜記曰趙後有寳琴曰鳯皇皆以金玉隠起爲龍鳯

螭鸞古賢列女之象亦爲歸風送逺之操

淮南子曰孟春東宮御女青色采衣皷琴瑟琴瑟木也春木王

桓譚新論曰神農氏爲琴七絃足以通萬物而考理亂也

又曰八音之中唯𢇁最爲宻而琴爲之首

應邵風俗通曰琴者樂之與八音並行君臣以相御也

孔叢子曰孔子晝息於室而皷琴閔子自外聞之以告曽子

曰嚮子之音清微而和淪入至道今也更爲幽沉之聲幽

則欲上所爲發也沉則貪德之所爲施也夫子何所感一

(⿱艹石)斯乎吾從子入而問焉曽子曰諾二子入問孔子孔子

曰然如是也吾有之嚮見狸方取䑕欲其得之故爲音汝

二人者孰識諸曽子對以閔子夫子曰可以聽音矣

家語曰孔子遊於泰山見榮啓期行郕之野鹿裘帶索抱

琴而舞孔子問曰先生爲樂何也對曰天生萬物唯人爲

貴吾旣爲人一樂也男尊女卑吾旣爲男二樂也人生有

不見日月不免襁褓吾行年九十五歳矣三樂也貧者士

之常死者人之終處常得終又何憂乎孔子曰善

呂氏春秋曰伯牙皷琴鍾子期聽之方皷琴志在泰山鍾

子期曰善哉乎皷琴巍巍乎如泰山志在流水鍾子期曰

善哉乎皷琴茫茫乎(⿱艹石)流水鍾子期死伯牙擗琴絶絃終

身不復皷琴以爲丗無足以皷琴也

列仙傳曰華山毛女獵即見常居岩彈琴

桓譚新論曰神農氏継宓羲而王天下亦上觀法於天下

取法於地近取諸身逺取諸物於是始削桐爲琴䋲𢇁爲

絃以通神明之德合天人之和焉

琴書曰師曠晉之樂官也上於琴能易寒暑召風雨爲晉

平公皷之感玄鶴六下舞

西京雜記曰張安丗十五爲成帝侍中善皷琴能爲𩀱鳯

離鸞之曲

說顧彥先平生好琴及䘮家人常以琴置靈牀上張季

鷹性哭顧不勝慟遂徑上牀皷琴作數曲而去

又曰㑹稽賀思令善彈琴常夜在月中坐臨風鳴絃忽有

一人形皃甚偉著械有𢡖色在中庭稱善便與共語自雲

是嵇中散謂賀雲卿手下極快但於古法未備因授以廣

陵散遂傳之於今不絶

大周正樂曰勝之逸人也常挾琴牧羊巨澤漢王知其賢

將聘焉委以國政勝之曰王廢牧羊之任而委四海之務

是錯亂天地顚倒人倫竟逃於隂山之中

又曰琴所以脩身理性反其天真也君子所以常御不離

於身非(⿱艹石)鍾皷陳於宗廟列於簴懸也以其大小得中而

聲音和大聲不諠譁而流漫小聲不湮滅而不聞適足以

和人意氣感發善心也

又曰瓠巴六國時人也工琴好古因夏日俯於池亭皷之

感魚躍潛藻而聽焉

又曰嵇康字叔夜有邁俗之志爲中散大夫或傳晉人非

也常𪧐王伯通館忽有八人云吾有兄弟爲樂人不勝覉

旅今授君廣陵散甚妙今代莫測

又曰凡琴曲和樂而作命之曰暢暢者言其道之羙暢從

不敢自安也憂愁而作命之曰操操者言困阨危迫猶不

失其操也

又曰清角黃帝之琴鳴廉脩況藍脅自鳴空中號鍾齊桓

公琴繞梁楚莊王琴緑綺司馬相如琴焦尾蔡邕琴鳯皇趙

飛鷰琴

又曰賀韜吳人也常夜彈琴感鬼神見舞數曲斯亦妙之

至也

十二國史曰周師經仕魏文侯善皷琴文侯躭之起舞經

怒以琴撞文侯文侯怒使人曵下殿將殺之經曰乞申一

言而死文侯曰何經曰臣撞桀紂之君不撞堯舜之主文

侯曰寡人過矣乃捨之懸琴於壁以爲戒

晉紀曰孫登字公和不知何許人散髪宛地行吟樂天居

白鹿⿱⺾⿰𩵋禾門二山彈一絃琴善嘯每感風雷嵇康師事之三

年不言

樂纂曰趙耶利居士唐𥘉天水人也以琴道見重於海內

帝王賢貴靡不欽風舊錯謬十五餘弄皆削凢歸雅無一

徴玷不合於古𫐠執法象及胡笳五弄譜兩卷弟子逵者

三人並當代翹楚貞觀十年終於曹壽七十六弟子宋孝

臻公孫常數百年內常傳於馬氏

國史𥙷曰張弘靜少時㑹名客觀鄭宥彈琴宥調二琴至

切各置一榻動宮則宮應動角則角應稍不切乃不應宥

師董庭蘭尤善汎聲

又曰李汧公勉雅好琴常斵桐又取⿰氵𭝠䇶爲之多至數百

張永者與之有絶代者一名響泉一名韻磬自寳於家京

師又以樊氏路氏爲第一路氏有房太尉石枕損之不理

蜀氏斵琴甞自品第一上者以玉次者以琴瑟又次以金

徽螺蚌

唐書樂志曰趙師字耶利天水人也在隋爲知音至唐貞

觀𥘉獨歩上京遽入琴苑疇之嵇氏累代居曹遂今曹郡

琴者所修五弄具列於曹妙傳濮州司馬氏琴道不墜於

地也師雲吳聲清宛(⿱艹石)長江廣流緜緜徐逝有國士之風

蜀聲躁急(⿱艹石)擊浪奔雷亦一時俊決也

說曰晉戴顒字仲(⿱艹石)父逵髙尚不仕顒年十六遭憂不

忍傳父之琴與兄勃各造新弄勃五部顒十五部又制長

弄一部並傳於丗



太平御覽卷第五百七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