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谷外集詩註 (四部叢刊本)/卷十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十一 山谷外集詩註 卷十二
宋 史容 撰 景中華學藝社借照日本帝室圖書寮藏元刊本
卷十三

山谷外集詩注卷之十二

   讀曹公傳並序

曹公自以勲髙宰衡文對西伯蟬蛻揖譲之中而用漢室

於家巷

 離騷經雲五子用失乎家巷後漢延篤傳䔍以病免歸

 教授家巷

更黨錮之災義士忠臣耘除略盡獻靈之間北面朝者拱

而觀變漢魏何擇焉彼見宗廟社稷之無與也執大阿而

用其頴以司一丗之命左右無不得意引後宮於鈇銊如

刈蒲茅

 後漢獻帝伏皇后紀政在曹操操求董貴人殺之帝以

 貴人有𡜟累爲請不得後懷懼與父書言操殘逼狀

 宻圖之事露操逼帝廢后令華歆勒兵入宮收後後閉

 戸藏壁中歆就牽後出時帝在後殿後𬒳髮徒跣行泣

 過訣曰不能復相活𫆀帝曰我亦不知命在何時遂將

 後下𭧂室以SKchar

夫匹婦婢使得罪家人猶爲謝過而親北面受命之君自

以爲未知死所嗚呼癘憐王其誰曰過言

 𢧐國策楚語雲或說春申君曰孫子天下賢人也君何

 辭之春申君於是使人請孫子於趙孫子爲書謝曰癘

 人憐王此不恭之語也雖然不可不審察也此爲劫弒

 死亡之主言也夫人主年少而矜材無法術以知姦則

 大臣主斷楚王子圍以冠纓絞王殺之因自立也齊崔

 杼攻莊公射中其股遂殺之近代李兊用趙餓主父於

沙丘淖齒用齊擢閔王之筋縣於其廟梁夫癘雖㿈腫

抱疾上比前丗未至絞纓射股下比近代未至擢筋而

餓死也由此𮗚之癘雖憐王可也注云續韓非子諺曰

癘憐王

雖然終已恭譲腹毒而色取仁任丕以易漢姓者何也漢

之末造雖得罪於社稷骨鯁之臣而猶不得罪於民故猶

愛其名耳餘聞曰道揆以上惠不足而明有餘不在社稷

而數有功粢盛殆其不継哉感之作曹公詩一章

南征北伐報功頻劉氏親爲魏國賓畢竟以丕成霸業豈

能於漢作純臣

 獻帝紀建安二十五年正月庚子魏王曹操薨三月改

 元延康冬十月乙卯皇帝遜帝魏王丕稱天子奉帝爲

 山陽公公奏事不稱臣左傳君子曰頴考叔純孝也注

 曰純猶篤也傳又雲君子曰石碏純臣也

兩都秋色皆喬木二祖恩波在細民

 班固作兩都賦辝曰有西都賓問東都主人云雲孟子

 曰所謂故國者非謂有喬木之謂也二祖謂髙祖丗祖

 杜詩莫恠恩波隔又雲恩波錦帕舒

駕馭英雄雖有術

 杜詩君王自神武駕馭必英雄又雲君王無所措駕馭

 英雄材

力扶宗社可無人

   𮦀詩

古風䔥索不言歸貧賤交情冨貴非

下邽翟公爲廷尉賓客填門及廢門外可設雀羅後復

爲廷尉客欲往翟公大書其門曰一死一生乃知交情

 一貧一冨乃知交態一貴一賤交情乃見見鄭當時傳

丗祖本無天下量子陵何慕釣魚磯

後漢嚴光傳光字子陵與光武同遊學及光武即位変

 姓名𨼆身不見帝令以物色求之後齊國上言有一男

 子披羊裘釣澤中帝疑其光乃備安車聘之三反而後

 至竟不屈子陵髙抗皆丗祖之量有以客之也(⿱艹石)丗祖

 有貧冨交情之異則嚴光豈慕此哉此語必有爲而發

   同謝公定攜書浴室院汶師置飯作此

竹林風與日俱斜細草猶開一兩花天上歸來對書客

作卷愧勤僧飯更煎茶

   謝人恵茶

一規蒼玉作蜿蜒

 此言龍團退之南海神碑雲蜿蜿蜒蜒來享飲食

藉有佳人錦叚鮮

 張平子四愁詩云美人贈我錦綉叚

莫𥬇持㱕淮海去爲君重試大明泉

 唐張又新水記雲水之與茶冝者凡七品淮南路揚州

 大明寺水第五

   暮到張氏園和壁間舊題

邵平不見見園𤓰三徑還㝷二仲家莫道暫來無所得未

秋先見碧蓮華

 邵平二仲見上髙僧傳求𨚗跋■於別室入禪累日不

出寺僧遣沙彌候之亙室瀰漫生靑蓮花

   從人求花

舎舎北勃姑啼

 桞子厚聞黃鸝詩此時晴煙最𭰹處舎南巷北遙相語

 杜詩舎南舎北皆春水勃姑見上

體中不佳隂雨垂

 晉王湛傳兄子濟嘗詣湛見牀頭有周易問何用此爲

 湛曰體中不佳脫復看耳

欲向黃梅問消息背隂合有兩三枝

 傳燈録慧能大師傳智逺禪師謂曰西域菩提達磨傳

 心印於黃梅汝當往彼參決師辝決直造黃梅之東禪

 詩含此意李白詩聞道春還未相識走傍寒梅訪消息

 祖庭事𫟍曰經律異相雲有噉人SKchar捉得一人日方欲

 出人謂SKchar曰君何以靣白背黒曰我SKchar性畏日也其人

 向日而走旣得脫因說偈言勤學第一道勤問第一方

道逢羅剎難背隂向太陽

   懋宗奉議有佳句詠冷庭叟野居庭堅於庭叟有

   十八年之舊故次韻贈之

    庭叟有佳侍児因早朝而逸去乃挿藩甚SKchar

城西冷叟半忙閑

湘山野録雲楊大年爲閑忙令丗上何人最好閑丗上

 何人最好忙

人道王陽得早還

漢王吉字子陽爲諫議大夫謝病㱕琅邪

四望樓䑓皆我有一原花竹住中間𥘉無狗盜偷籬落

 史記孟嘗君客最下坐有能爲狗盜者入秦宮藏中取

 狐白裘

底事娥眉失鎻関毎爲朝天三十里時時驚枕夢催班

 杜詩汝陽三斗始朝天

   李濠州挽詩

循吏功名兩漢中平生風義最雍容魚遊濠上方雲楽

 見上

鵩在承塵忽告凶

 西漢雜記雲賈誼在長沙鵩鳥集其承塵而鳴長沙俗

 以鵩鳥至人家主人死𧨏作鵩鳥賦齊死生等榮辱以

 遣SKchar累焉

掛劒自知吾已許

 吳丗家季扎過徐君徐君好季扎劒口弗敢言季扎心

 知之爲使上囯未獻還至徐徐君已死乃解其寶劒繫

 之徐君冢木而去曰始吾心已許之豈以死背吾心哉

脫驂不爲涕無從

 檀弓雲孔子之衛遇舊館人之䘮入而哭之哀出使子

 貢脫驂而賻之子貢曰於門人之䘮未有所脫驂脫驂

 於舊館無乃巳重乎夫子曰予向者入而哭之遇於一

 哀而岀涕予惡夫涕之無從也小子行之

百年窮逹都㱕盡淮水空圍墓上松

禮數最優徐孺子

 見上

風流不減謝宣城

 見上

那知此別成千古未信斯言隔九京

 禮記晉獻文子曰從先大夫於九京注謂晉卿大夫之

 墓地在九原京蓋字之誤

落日松楸隂隧道西風簘鼔送銘旌善人報施今如此隴

水長寒嗚咽聲

 史記伯夷傳或曰天道無親常與善人若伯夷叔齊可

 謂善人者非𫆀積仁潔行而餓死天之報施善人何如

 哉楽府有隴頭歌古詞雲隴頭流水鳴聲幽咽遙望秦

 川心肝斷絶

   寄家

近別幾日客愁生固知逺別難爲情

 文選王昭君詩傳語後丗人逺嫁難爲情退之詩人間

 有累不可住依然離別難爲情

夢回官燭不SKchar

 後漢巴祗與客暗坐不然官燭杜詩浩歌淚SKchar把又雲

 SKchar把那須滄海珠檀道鵉續晉陽秋曰陶潛九月九日

 無酒於宅邊菊叢中摘SKchar把見白衣人送酒

猶聽嬌兒索乳聲

 退之詩嬌女未絶乳念之不能忘忽如在我前耳若聞

 啼聲

   衛南

今年畚鍤棄春耕折葦枯荷繞壞城

 杜詩菱荷枯折隨風濤陸龜蒙鵁鶄詩不似閑棲折葦

白烏自多人自少

 嘗聞東坡知登州有一主簿白事不巳公頗倦謾雲晚

 可見過主簿不測其意至晚獨入公強出見之因閱杜

 詩問雲江湖多白烏天地足靑蠅白烏鷗鷺之屬耶主

 簿曰白烏乃蚊蚋以況贓吏江湖之間去朝廷逺多贓

 吏耳天地之間君子少而小人多公即改𮗚厚待之按

 月令群烏養羞注云羞謂所食也夏小正曰九月丹烏

 羞白烏說曰丹烏謂丹良也白烏謂閩蚋也又按金樓

 子云白烏蚊也齊桓公臥栢寢謂仲父曰一物失所寡

 人悒悒今白烏營營是必飢耳閩音文人少字蓋用杜

 詩䔥條四海內人少豺虎多也

汙泥終濁水終淸

 杜詩濁河終不汙淸濟退之詩清溝映汙渠

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旗鼔千人集漁戸風煙一笛橫唯有鴟鴞古祠栢對

人猶是向時情

   酒

江形圜似阮家盆

 丗說阮仲容至宗人間共集以大盆盛酒

山勢岺如北海樽

 孔融傳樽中酒不空

戸有浮蛆春盎盎奴松一路醉郷門

 唐王績有醉郷記楞嚴經頌雲十方薄伽梵一路𣵀槃

  門

   急雪𭔃王立之問梅

紅梅雪裏與蓑衣莫遣寒侵鶴SKchar

 吳都賦家有鶴SKchar戶有犀渠藉此以言梅友之瘦也

老子此中殊不淺

 𢈔亮在武昌諸佐吏乗秋夜共登南樓俄而亮至諸人

 將起避之亮曰老子於此處興復不淺

尚堪何遜作同時

 杜詩東閣𮗚梅動詩興還如何遜在揚州按三輔決録

 何遜在揚州見官梅亂發賦四言詩人得傳冩司馬相

 如傳朕獨不得與此人同時哉

   又𭔃王立之

南人羇旅不成歸夢遶南枝與北枝安得孤根連夜發要

當雪月並明時

 花湏連夜發南北枝並見上

   歳寒知松栢

    此詩效進上躰元祐間作有兩篇其一見前集

松栢天生獨青靑貫四時

 禮記曰其在人也如竹箭之有筠也如松栢之有心也

 貫四時而不改柯易葉莊子受命於地唯松栢獨也在

 冬SKchar靑靑

心藏後凋節歳有大寒知

 論語歳寒然後知松栢之後凋也

慘淡氷霜晚輪囷澗壑姿

輪囷見上

或容螻蟻穴

老杜古栢行苦心豈免容螻蟻

未見斧斤遲揺落千秋靜婆娑萬籟悲鄭公扶正𮗚已不

見封彛

 唐魏證傳帝曰此證𭄿我行仁義旣効矣惜不令封德

 彝見之

   效進士作𮗚成都石經

    成都記孟蜀時僞宰相母昭裔以俸金刻九經

    於石

成都九經石歳乆麝煤寒

 麝煤寒見上

字畫參工拙文章可鍳𮗚危邦猶𭄿講

 後漢楊秉傳以明尚書徴入𭄿講注云猶侍講也

相國校凋刋羣盜煙塵後諸生竹帛殘

 劉向典校書籍皆先書竹改易刋定可繕冩者以上帛

 見御覽簡門

王春尊孔氏

 孔子作春秋首書春王正月

乙夜詔甘盤

 漢官儀中黃門持五夜謂甲夜至戊夜杜陽雜編文宗

 視朝後即閱群書謂左右曰(⿱艹石)不甲夜視事乙夜𮗚書

 則何以爲人君𫆀說命舊學於甘盤

願比求諸野

 漢蓺文志仲尼有言禮失求諸野

成書學上官

 尚書序悉上送官藏之書府漢文翁爲蜀郡守起

 學官於成都市中學官謂學舎

   送徐景道尉武寕

李苦少人摘

 見上

酒醇無巷深

 古語美酒無曲巷

當官莫避事

 左傳當官而行

爲吏要清心

 淸心見上

葛藟松千尺

 國風綿綿葛

寒泉綆百㝷

 莊子綆短者不可以汲深

公朝有汲引

 漢劉向雲禹稷皐陶轉相汲引

吾子茂徽音

 詩大姒嗣徽音

黃綬𥙷一尉

 朱博傳刺史不察黃綬注丞尉職卑皆黃綬

還依水竹居身隨南渡馬

退之詩一馬南渡開新主此摘其字

書𭔃北來魚風俗諳鄰並艱難試事𥘉官閑莫歌舞教子

誦詩書

 鄰並事𥘉使俗語所謂以俗爲雅也

   杜似吟院兩首

日長吟院無公事燕入花開必有詩莫道南風吹鴈去春

來亦有北風時

吟院虛明如畫舫想成檻外是長冮杜郎忽作揚州夢雨

帶風沙打夜䆫

 唐杜牧之詩十年一斍揚州夢嬴得靑樓薄行名

   奉送劉君昆仲

遊子㱕心日夜流

 漢髙祖紀謂沛父兄曰遊子悲故郷

南陔香草可晨羞

 束廣微補亡詩云循彼南陔言採其蘭又雲馨爾夕饍

 絜爾晨羞

平原曉雨半槐夏汾上午風𥘉麥秋

 歐陽詩話雲趙學士師民詩思光精如麥天晨氣潤槐

 夏午隂清前丗名流皆所未到也

鴻鴈要須翔集早脊鴒無憾急難求

 詩鴻鴈於飛集於中澤常棣雲脊鴒在原兄弟急難論

 語翔而後集

欲因行李傳家信姑射山前是晉州

 劉君兄弟當自德州㱕晉故稱平原汾上時山谷在德

平也按寰宇記晉州所治臨汾縣有平山一名壷口禹

貢所謂壷口治梁及歧也今名姑射山在縣西八里莊

子藐姑射之山有神人焉即此

   𭄿交代張和父酒

風流五日張京兆

 漢張敞傳敞使賊曹SKchar絮舜有所按験舜以敞奏當免

 不肯爲敞竟事曰吾爲是公盡力多矣今五日京兆耳

 安能復案事

今日諸孫困小官作尹大都如廣漢

 趙廣漢張敞皆京兆尹所爲大略相似

畫眉仍復近長安

 敞爲婦畫眉長安人傳張京兆眉憮欲得官近長安唐

 人語也

三人成虎事多有

 孔融臨終詩三人成市虎浸漬解膠⿰氵𭝠

衆口鑠金君自寛

 鄒陽書雲衆口鑠金積毀銷骨

酒興情親俱不淺賤生何取罄交歡

   楊朴墓

三尺孤墳一布衣人言無復似當時千秋萬𡻕來還此

 千秋萬歳見第一卷末注

月笛煙莎丗不知

 元注云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朴喜吹笛嘗作莎詩極工按范文正公詩話

 雲楊朴字契玄鄭州人善爲詩不仕少與畢相同學薦

之 大宗召見面賦莎衣詩云狂脫酒家春醉後亂堆

漁舎晩晴時除官不受聽歸山以其子從政爲長水尉

東坡雲昔年過洛見李公簡言真宗東封訪天下隠者

聞鄭人楊朴能爲詩召對自言不能上問臨行有人作

詩送卿否朴曰唯臣妻有一首雲更休落魄躭盃酒且

莫猖狂愛詠詩今日捉將官裏去這囬斷送老頭皮上

大𥬇放還山

   次韻李士雄子飛獨逰西園折牡丹憶弟子竒絶

   二首

西園春色才扽李蜂巳成圍蝶作團更欲開花比京洛放

教姚魏接山丹

歐陽公花品雲姚黃魏紫以姓著⿱⺾⿰𩵋禾門下種山丹詩云

淮陽千葉花到此三百里城中衆名園㘽接比桃李乗

秋種山丹得兩生可喜山丹非佳花老圃有深意𪧐根

巳得土絶品皆可𭔃又種花詩云山丹得春雨艷色照

庭除末品何曽數群芳自不如今秋接千葉試取

桃李隂中五兄弟扶將白髪共傳盃風吹一鴈忽南去空

得平安書信囬

 扶將傳盃見上

   戱和舎弟船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探春二首

雨餘禽語摧天曉月上棃花放夜䦨莫聽遊人待妍暖十

分傾酒對春寒

百舌解啼泥滑滑

 梅聖俞禽言四首其一竹雞雲泥滑滑苦竹岡雨蕭蕭

馬上郎泥滑滑蜀人號爲雞頭鶻東坡詩泥深厭聽雞

頭鶻

忽成風雨落花天城南一叚春如錦喚取詩人到酒邊

   戲荅李子眞河上見招來詩頗誇河上風物𦕅以

   當嘲雲

渾渾舊水無新意漫漫黃塵涴白鷗安得江湖忽當眼臥

聽禽語信船流

   同景文丈詠蓮塘

塘上鈎簾對晚香半斜紅日已侵床江妃羞出凌波韈長

在髙荷扇影涼

 吳都賦江妃於是往來洛神賦凌波微歩羅韈生塵

   從丘十四借韓文二首六言

吏部文章萬丗吾求善本徧窺散帙雲䆫棐幾同安得見

丘遲

 謝靈運詩散帙問所知太白詩得憇雲䆫眠王羲之傳

 詣門生家見棐幾滑浄因書之南史丘靈鞠傳子遲詞

 采麗逸同安今舒州也

中有先君手澤

 禮玉藻父沒而不能讀父之書手澤存焉耳

丹鈆㸃勘書詩

 退之秋懷詩不如覷文字丹鈆事㸃

莫惜借行千里他日還君一鴟

 一鴟見第三卷聞胡朝請多藏書借書目詩注

   次韻題粹老客亭詩後

客亭長短路南北

 長亭短亭見哀江南賦

袞袞行人那得知惟有相逢即相別一杯成喜只成悲

 古樂府木蘭歌父母見木蘭喜極成悲傷

   次韻寅菴四首

    寅菴山谷兄大臨元明也其詩序雲𩀱井弊廬

    之東得勝地結茅菴居命曰寅菴喜成四詩𭔃

    魯直可同魏都士人共和之可見山谷時在北

    京也

四詩說盡菴前事𭔃逺如開水墨圗略有生涯如谷口

 楊子法言云谷口鄭子真耕乎巖石之下而名震於京

 師

非無卜肆在成都

 漢書蜀有嚴君平卜筮於成都市

旁籬榛栗供賓客滿眼雲山奉宴居

 禮記仲尼燕居

閑與老農歌帝力

 帝王丗紀帝尭之時天下大和老人擊壌於道𮗚者歎

 曰大哉帝之德也老人曰吾日岀而作日入而息鑿井

 而飮耕田而食帝何力於我哉

年豐村落罷追胥

 周禮小司徒之職乃㑹萬民之卒伍而用之以比追胥

 注追逐㓂也胥伺捕盜賊也又雲凡起徒役毋過家一

 人以其餘爲羨唯田與追胥竭作

兄作新菴接舊居一原風物萃庭隅陸機招隠方傳洛

陸機有招隠詩

張翰思㱕正在吳

 晉張翰呉郡呉人齊王囧辟爲東曹SKchar見秋風起思

 呉中菰菜蓴羹鱸魚遂命駕而㱕

五斗折腰慚僕妾

 見陶潛傳

幾年合眼夢郷閭

 樂天詩春來夢何處合眼到東川

白雲行處應垂淚

 唐狄仁傑授并州法曹參軍親在河陽仁傑登太行

 山反顧曰白雲孤飛謂左右曰吾親舎其下瞻悵乆

 之雲移乃去

黃犬㱕時早𭔃書

 見上

(⿱艹石)塘邊擉網魚

 莊子則陽篇冬則擉鼈於江擉𥘉角切

小桃源口帶經鋤

 漢児寛傳帶經而鋤

詩催孺子成雞柵

 老杜有催宗文樹雞柵詩

茶約鄰翁掘芋區

 𤓰疇芋區見蜀都賦

苦楝狂風寒徹骨黃梅細雨潤如酥

楝風梅雨並見上注退之詩天街小雨潤如酥

此時睡到日三丈

 南齊天文志永明五年日出三竿盧仝詩日髙丈五睡

 正濃杜牧之詩白頭扶不起三丈日還髙

自起開関招酒徒

 史記酈食其叱使者曰走復入言沛公吾髙陽酒徒耳

未怪窮山寂寞居此中常與丗情踈誰家生計無閑地太

半㱕來已白須不用看雲眠永日

 老杜雲看雲莫悵望又雲時獨靑雲淚橫臆

㑹思臨水𭔃𩀱魚

 見上

公私逋負田園薄未至妨人作楽無

 見上

   送楊SKchar鴈門省親二首

    從予學易業未成辝㱕

執㦸老翁年七十人看生理亦無𦕅草玄事業窺周易作

賦聲名動漢朝

 楊雄事見上本傳無執㦸字文選曹子建與楊得祖書

 雲楊子雲先朝執㦸之臣耳注云爲郎皆執㦸

今見逺孫勤翰墨還持遺藁困簞瓢

 見論語

三年郷校趍晨鼓

 入北京郡庠也

一日邊城聽夜刁

李廣傳不擊刀斗自衛邊城謂代州鴈門也

野飯SKchar盤厭蔥韭

莊子徐無SKchar篇徐無SKchar見武侯武侯曰先生居山林食

 芋栗厭蔥韭以賓寡人

春風半道解狐貂

 楊子舉丗寒貂狐不亦燠乎

㱕時定倒迎門屣問鴈安能學度遼

 後漢王符傳度遼將軍皇甫規解官㱕安定郷人有以

 貨得鴈門大守者亦去職還家刺謁規規臥不迎旣入

 而問卿前在郡食鴈美乎有頃又白王符在門規素聞

 符名乃驚遽而起衣不及帶屣履出迎退之後漢三賢

 賛雲皇甫度遼聞至乃驚衣不及帶屣履出迎豈(⿱艹石)

 門問鴈呼卿

蜀客出衰丗

 蜀客謂楊子雲蜀人也而客於京師

獨升鄒魯堂

 言其學孔孟如論語所言由也升堂矣未入於室也

蚊虻觀得失

 莊子云蚊虻𠾱膚淮南子云毀譽之於已也猶蚊虻之

 一過也子雲於得失亦然

虎豹擅文章

 易革卦九五大人虎変象曰其文炳也上六君子豹変

 其文蔚也

吾子已強學

儒行雲夙夜強學以待問

草玄冝不忘江河須畎澮

書益稷禹曰予決九川距四海濬畎澮距川此言積畎

澮而成江河𭄿其博學

松栢要氷霜馬䇿路千里鴈門書數行㫖甘君有婦

 內則雲慈以㫖甘玉䑓新詠使君自有婦

尺壁愛分光

 見上

   次韻謝公定王丗弼贈荅二絶句

何用苦吟肝腎愁

 退之贈崔立之雲𭄿君韜飬待徴招不用雕𤥨愁肝腎

但知把酒更無SKchar聲名本不関人事看取青門一故侯

 曹參傳載邵平平東陵𤓰事三輔黃圗長安城東門曰

 靑門昔邵平種𤓰靑門𤓰美云云

酒因咀嚼還知味詩就呻吟不要工王謝風流看二妙病

夫直欲臥墻東

 後漢逸民逄萌傳與同郡王君公相友善君公遭亂儈

 牛自隠時人爲之語曰辟丗墻東王君公

   次韻公定丗弼登北都東樓四首

    此詩及前後數詩皆北京作

日著䦨干角風吹濯澣衣

詩葛覃服澣濯之衣

喜同王季哲

文選謝玄暉和王主簿怨情一首注云王主簿名季哲

更得謝玄暉淸興俱不淺

 興復不淺見上注

長吟無用㱕月明南北道猶見驛塵飛

 杜詩使塵來驛道

真皇多廟勝 仁祖用功深

 景德元年契丹舉國來㓂遂䧟德清以犯天雄真宗用

 㓂凖計決䇿親征旣次澶淵兵始接射殺其驍將撻覧

 虜懼請和時諸將皆請以兵㑹界河上邀其㱕以精甲

 躡其後殱之虜懼求哀於上上曰契丹幽薊皆吾民也

 何多以殺爲遂詔諸將按兵勿伐縱契丹㱕國自是通

 好守約三十有九年及元昊叛兵乆不決契丹之臣教

 其主投詞以動我欲得晉髙祖所與関南十縣慶曆二

 年聚重兵境上遣使聘宰相舉知制誥冨弼報聘増幣

 二十萬而契丹平孫子曰夫未𢧐而廟筭勝者得勝筭

 多也退之書雲用功深者其収名也逺

卜宅遷九鼎

 史記太史公曰學者皆稱周伐紂居洛邑綜其實不然

 武王營之成王使召公卜居居九鼎焉而周復都豊鎬

破胡藏萬金

 此卷先有河朔謾成八首其一雲萬金捐 --捐費物皆春蓋

 指歳幣也破胡藏萬金藏疑作捐 --捐

百年休戰士當日縱前禽欲斷匈奴臂不如留此心

 張騫傳是斷匈奴臂也文選沈休文詩命師誅後服授

律緩前禽注云易曰王用三驅失前禽也王弼注易雲

三驅之禮禽逆來𧼈已則舎之背已而走則射之愛於

來而惡於去也故其所施常失前禽

都城礙飛烏軍幕臥𧴀貅

 曲禮曰前有鷙獸則載𧴀貅杜詩大城鐡不如小城萬

 丈餘連雲列𢧐格飛烏不能踰此所謂礙飛烏也

柴葚知蠺

 衛國風氓雲於嗟鳩兮無食桑葚釋音雲葚亦作椹音

 甚桑實也柳子厚詩西林紫椹行當熟

黃雲見麥秋接天雙闕起伏地九河流耆老深望幸鑾輿

不好遊

 司馬相如封禪書雲大山樑父設壇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望幸元稹連昌

 宮辝老翁此意𭰹望幸老杜江陵望幸雲望幸歘威神

 相如上林賦乗法駕建華旗鳴玉鵉禮經解雲升車則

 有和鵉之音注鵉與和皆鈴也杜詩鵉輿駐鳯翔

漢皇勤逺略晚節相千秋

 見車千秋傳

不足中原地猶思一𢧐収

 杜詩胡虜三年入乾坤一𢧐収

聖朝方北頋斜日𠋣東樓廟筭知無敵寒儒浪自愁

 廟筭見上

   李右司以詩送梅花至潞公予雖不接右司想見

   其人用老杜和元次山詩例次韻

    潞公時留守北京老杜有和元結舂陵行兼賊

    退示官吏作二首其序雲簡知我者不必示之

凡花俗草敗人意

 俗物已復來敗人意見王戎傳

晚見瓊蕤不恨遲江左風流尚如此春功終到歳寒枝

   次韻張祕校喜雪三首

落月煙沙靜渺然好風吹雪下平田瓊瑤萬里酒増價桂

見上一炊人少錢學子已占秋食麥廣文何憾客無氈

 才名四十年坐客寒無氈此老杜贈鄭廣文山谷以自

 況

睡餘強起還詩債臘裏春𥘉未隔年

巷深朋友稀來往日晏兒童不掃除雪裏正當梅臘盡民

飢可待麥秋無

 杜詩梅蘃臘前破月令孟夏麥秋至

寒生短棹誰乗興

 晉王徽之傳嘗居夜雪𥘉霽月色淸㓪忽憶戴逵逵時

 在剡便夜乗小舡詣之經𪧐方至造門不前而反人問

 其故徽之曰本乗興而來興盡而反何必見安道耶

光入踈櫺我讀書

 宋齊語曰孫康家貧映雪讀書文選曹子建詩流焱激

  軒注軒䆫間也

官冷無人供美酒

 杜詩廣文先生官獨冷

何時卻得歩兵廚

 阮籍聞歩兵廚人善醸求爲歩兵校尉

滿城樓𮗚玉䦨干小雪晴時不共寒潤到竹根肥臘筍

 杜詩宻竹復冬筍

暖開𬞞甲助春盤

 杜詩自鋤稀菜甲

眼前多事𮗚游少

 𮗚游見上

胷次無憂酒量寛聞說壓沙棃巳動㑹須鞭馬蹋泥看

 退之詩走馬來看立不正

   呻吟齋睡起五首呈丗弼

棐幾坐淸晝博山凝妙香

 棐幾博山見上杜詩心淸聞妙香

蘭牙依客土栁色過鄰墻巷僻過從少官閑氣味長江南

一枕夢髙臥聽鳴桹

 文選潘安仁西征賦鳴桹厲響

學省非簿領

 文選沈休文學省愁臥一首注云梁書齊明帝即位沈

 約遷國子𥙊酒學省國子也山谷時爲北京國子監教

 授故得稱學省

臥痾常閉関

 謝靈運詩臥痾對空林

雨餘樓閣靜風晩鳥烏還賞逐四時改

 沈休文詩山中咸可恱賞逐四時移

心安一味閑古人雖已往不廢仰髙山

 詩髙山仰止

𬞞食吾猶飽曲肱哦古今

 論語子曰飯𬞞食飮水曲肱而枕之樂亦在其中矣

酒傾因好事

 揚雄傳好事者載酒肴從之

絃絶爲知音

 楊雄解難雲鍾期死伯牙絶絃破琴而不肯與衆鼓詳

 見上

妬櫱長春木爭巢喧暮禽長懷阮校尉北望首陽岑

 文選阮嗣宗詩歩出上東門北望首陽岑

已把社公酒

 退之憶昨行社公禮罷元侯廻

春寒那得嚴厭聽鵶啄雪喜有燕穿簾璞玉深藏器

 孟子今有璞玉於此易君子藏器於身

嚢錐立見尖

 史記平原君謂毛遂曰賢士之處丗(⿱艹石)錐之處囊中其

 末立見先生不能毛遂曰使遂蚤得處囊中乃頴脫而

 出非特其末見而已

兒時愛談道

 衛玠談道見上注

今日口如箝

 退之苦寒雲口角如衘箝

墻下蓬蒿地児童課剪除蔓萵隨分種𣏌菊未須鉏河水

傳烽火交州報捷書

 交趾入㓂蓋熈寕八年連歳進討至十年乃降時山谷

 未離北京也

無能落閑處

 唐司空圖耐辱居士歌雲頼是長交閑處着退之詩如

 今到死得閑處遂有詩賦歌康哉

慙愧飽春𬞞

   送蛤䖽與李明叔諸公

雪屋吹燈然豆萁

 煑豆然豆萁用曹子建語詳見上

古來壯士亦長飢廣文不得載酒去且詠大玄庖蛤䖽

 退之聮句庖霜鱠玄鯽摘庖字

   戲贈丗弼用前韻

盜跖人肝常自飽

 莊子盜跖篇膾人肝而餔之

首陽薇蕨向來飢

 見史記伯夷傳

誰能著意知許事且爲元長食蛤䖽

 南史王融字元長嘗遇沈昭略昭略曰主人是何年少

 融殊不平謂曰僕扶桑入於陽谷照耀天下孰雲不

 知而發此問昭略曰不知許亊且食蛤䖽融曰物以羣

 分方以𩔖聚君長隅居然應嗜此族

   丗弼病方家不善論蛤䖽之功戲荅

伯樂無傳𩦸空老

 伯樂見上

重華不見士長飢

 淵明詩重華去我乆賢士丗相㝷

從來萬事乖名實豈但薬翁論蛤䖽

   次韻師厚萱草

從來占北堂

 衛國風伯兮雲焉得諼草言樹之背毛雲諼草令人忘

 SKchar背北堂也釋音雲諼本作萱

雨露借恩光

 文選江淹大王恵以恩光

與菊亂佳色

 淵明詩秋菊有佳色裛露掇其英

共葵傾太陽

 文選曹子建表(⿱艹石)葵藿之傾葉太陽雖不爲𢌞光然向

 之者誠也

人生真苦相物理忌孤

 顔延年𥙊屈原文物忌堅芳人諱明絜退之詩異質忌

 處群孤芳難𭔃林

不及空庭草榮衰可兩忘

   次韻師厚雨中晝寢憶江南餅麴酒

雨砌無車馬風簾灑靜便

 老杜詩秋風灑靜便字本出謝康樂詩

忽思江外酒凖擬醉時眠

 退之北湖詩凖擬醉時來

𨼆幾唯𮗚也化

 莊子齊物篇南郭子綦隠幾而坐仰天而噓云云篇末

 言莊周夢爲胡蝶周與胡蝶則必有分矣此之謂物化

開書屢絶編

 漢儒林傳序孔子晚而好易讀之韋編三絶

遙知煙渚夢遣騎喚漁船

 遣騎見上

   和師厚郊居示里中諸君

籬邊黃菊関心事

 杜詩幽事頗相関

䆫外靑山不丗情

 羅鄴詩年年㸃檢人間事唯有春風不丗情施肩吾詩

 冮神也丗情爲我風色好太白詩相看兩不厭只有敬

 亭山

江橘千頭供歳計

 三國志注李衡種橘千株臨終勑其子曰吾有千頭木

 奴可以不貧

秋蛙一部洗朝酲

 兩部鼓吹見上

㱕鴻往燕競時節𪧐草新墳多友生

 檀弓上曽子曰朋友之墓有𪧐草而不哭焉

身後功名空自重眼前樽酒未冝輕

 晉張翰傳使我有身後名不如即時一盃酒太白詩且

 楽生前一盃酒何須身後千載名

   和師厚秋半時復官分司西都

    實録熈寕十年詔復都官郎中謝景𥘉權藩郡

    通判和師厚  詩皆北京作

遙知得謝分西洛

 曲禮大夫七十而致仕若不得謝注云謝聽也蓋師厚

 丐閑故分司西京

無復肯彈冠上塵

 漢王吉傳吉字子陽與貢爲友丗稱王陽在位貢禹彈

 冠

園地除𤓰猶入市

 老杜有除架詩又雲靑門𤓰地皆凍裂

水田収秫未全貧

 陶潛傳在縣公田悉令種秫杜詩錦里先生烏角巾園

 収芋栗未全貧

杜陵白髮垂垂老

 一缾一鉢垂垂老貫休詩也

張翰黃花句句新

 張翰字季鷹晉書有傳文選有雜詩一首雲莫春和氣

 應白日照園林靑條若揔翠黃花如散金

還與老農爭坐席

 莊子寓言篇其往也舎者避席煬者避竈其反也舍者

 與之爭席矣

青林同社賽田神

 退之賽神絶句雲麥苗貪穟桑生葚且向田頭楽社神

 又南溪始泛雲願爲同社人雞豚燕春秋

   和外舅夙興三首

    寓大雲寺作

𤓰蔓巳除壟苔痕猶上墻蓬蒿貪雨露松竹見氷霜卷幔

天垂斗披衣日在房

 退之詩惟時月𩲸死冬日朝在房

無詩歎不遇千古一潛郎

 董仲舒有士不遇賦文選司玄賦雲尉厖眉而郎潛兮

 逮三葉而遘武注云漢武故事顔駟漢文時爲郎至武

 帝輦過郎署見駟厖眉皓髪上問曰叟何時爲郎荅曰

 文帝時爲郎文帝好文而臣好武至景帝好美而臣貌

 醜陛下好少而臣已老是以三丗不遇上感其言擢拜

 㑹稽都尉

風烈僧魚響霜SKchar郡角悲短童疲灑掃落葉故分披水凍

食鮭少

 食鮭見上

甕寒浮蟻遟

 文選曹子建七啓雲盛以翠樽酌以彫觴浮蟻鼎沸酷

 烈馨香李善曰釋名雲酒有泥齊浮蟻在上汎汎然

朝陽烏鳥楽安穩記禪枝

 烏鳥聲楽見上杜詩禪枝𪧐衆鳥漂轉暮㱕愁孟浩然

 東寺詩禪枝悕鴿棲

暑逐池蓮盡寒隨塞鴈來

 月令孟春仲秋皆曰鴻鴈來而孟春注曰鴈自南方來

 將北反其居詩言暑盡當是仲秋也

衣裘雖得暖狐貉正相哀

 論語衣敝緼𫀆與衣狐貉者立而不恥

僧汲轆轤曉車鳴関鏁開不因朝鼓起來帙亂書堆

 杜詩書亂誰能帙杯乾自可添

   陪師厚遊百花洲槃礴范文正公祠下道羊曇哭

   謝安石事因讀生存華屋處零落㱕山丘爲十詩

    此詩及前篇併後七八篇皆在鄧州作蓋百花

    洲萊公范公祠皆在鄧而師厚家南陽山谷自

    北京解罷改官回至南陽見師厚也

憶在昭陵日

 仁宗葬永昭陵

傾心用老成功㱕仁祖廟政得一書生

 謂文正公

羊生但着鞭勿哭西州門故有不亡者南山相與存

 羊曇事在謝安傳着鞭見劉琨傳莊子曰凡之亡也不

 足以䘮吾存

慶州自不惡籍甚載聲華忠義可無憾公今有丗家

 仁宗時元昊反文正公自請守鄜延徙知慶州又以爲

 環慶路經略安撫使決䇿取橫山復靈武而元昊稱

 請和文正仲子忠宣公純仁字堯夫熈寕七年十月知

 慶州所謂丗家者此也 哲宗即位又自河中徙慶州

 此詩未也不惡見上

公歸未百年SKchar巢荒古屋我吟殄瘁詩悲風韻喬木

 詩人之雲亡邦國殄瘁

傷心祠下亭在時公燕處臨水不相猜江鷗㑹人語

公有一杯酒與人同醉醒遺民能記憶欲語涕飄零

委徑問謡俗髙丘省佃作昔游非苟然今花幾開落

在昔實方枘成功見圎機

 離騷經雲不量鑿而正枘兮固前修以菹醢九辯雲圜

 鑿而方枘兮吾固知其鉏鋙而難入文正平生鉏鋙不

 合多矣參知政事亦以不合出而其臨邊隨宜制變未

 始不圎也文中子曰安得圓機之士與之言九流哉

九原尚友心

 見上

白首要同㱕

 潘安仁詩投分𭔃石友白首同所㱕文正公岳陽樓記

 其末雲其必曰先天下之SKcharSKchar後天下之楽而楽乎

 噫微斯人吾誰與㱕詩意端指此

人去洲渚在春回花草班

 杜詩重岩細菊班又雲春風花草香

清談值淵對發興如江山

落日衘城壁

 太白詩靑山猶衘半邊日

祠東更一游

 文正守鄧三年後人祠之

悲來惜酒少安得董糟丘

 南史陳暄與兄子秀書曰速營糟丘吾將老焉

   和師厚接花

妙手從心得接花如有神根株穣下土

 鄧州治穣縣

顔色洛陽春雍也本犂子

 史記仲尼弟子傳冉雍字仲弓子曰雍也可使南面仲

 弓父賤人子曰犂牛之子騂且角雖欲勿用山川其舎

 諸

仲由元鄙人

 仲由字子路性鄙好勇力冠雄雞佩貑豚陵𭧂孔子孔

 子設禮稍誘子路後儒服委質

升堂與入室只在一揮斤

 論語子曰由也升堂矣未入於室也莊子匠石揮斤成

 風見上注言以洛陽牡丹接鄧州所種花如化犂牛子

 鄙人爲良士也

   和師厚栽竹

大𨼆在城市

 文選王康琚詩大𨼆𨼆朝市

此君真友生根須辰日斸

 蓺𫟍雌黃雲種竹多用辰日山谷所謂根須辰日斸也

筍要上畨成

 杜詩無數春筍滿林生柴門宻掩斷人行㑹須上畨看

 成竹客至從嗔不出迎畨字元注云去聲蓋用蜀人方

 言也山谷始作平聲

龍化葛陂去

 用費長房竹化爲龍事見上

鳯吹阿閣鳴

 漢律暦志黃帝伶倫自大夏之西崑侖之隂取竹之解

谷斷兩節間而吹之以爲黃鍾之宮制十二筩以聽鳯

之鳴其雄鳴六雌鳴亦六帝王丗紀黃帝時鳯巢阿閣

草荒三徑斷歳晚見交情

 用翟公書門事見上

   次韻外舅喜王正仲三丈奉詔相南兵回至㐮陽

   捨驛馬就舟見過三首

漢上思見龐德公

 龐德公㐮陽人以況師厚王正仲見第一卷末注

別來悲歎事無窮聲名籍甚漫前日湏鬢索然成老翁

 並見上注

家醸已隨刻漏下

 晉何充字次道劉惔雲見次道飲令人慾傾家釀

園花更開三四紅相逢不飲未爲得

 唐李敬方詩相逢不飲空㱕去洞口桃花也𥬇人見復

 齋謾録

聽取百烏啼怱忽

能來問疾

 見維摩經

好音傳蹇歩昏花當日痊烹鯉得書增目力

 烹鯉見上孟子旣竭目力焉

呼兒扶立候門前

師厚首唱雲倒着衣裳迎戶外盡呼兒女拜燈前見第

 一卷末注㱕去來詞雲稚子候門

游談取重慙犀首

 犀首公孫衍也史記有傳

居物多贏昧計然

 史記貨殖傳越王勾踐困於㑹稽乃用范蠡計然注計

 然范蠡師也漢張湯傳居物致冨與湯分之

惟有交情等金石

 金石交見韓信傳

白頭忘義復忘年

 忘年忘義見莊子齊物篇

語言少味無阿堵

 馬援傳過是恐少味矣阿堵見上

冰雪相看有此君燈火詩書如夢寐麒麟圖畫屬浮雲

 漢單于入朝上思肱股之美圖畫功臣於麒麟閣

平章息女能爲婦

 息女見漢髙紀老杜送封主簿詩序余與主簿平章鄭

 氏女子垂欲納采書至女子巳許他族

𭭕喜兒曹解綴文

 漢劉韻賛綴文之士

憂楽同科唯石友

 見上

別離空復數朝曛

 韓詩吾徒幸無事庻以窮朝曛

   百花洲雞題

    文正公集中有荅王源叔憶百花洲見𭔃雲芳

    洲名冠古南都又獻百花洲圗上陳州晏相公

 雲穣下勝游少此洲聊入詩百花爭窈窕一水■漣漪

 鄧州南陽郡東漢爲南都也

范公種竹水邊亭漂泊來遊一客星

 老杜上漢中王雲西漢親王子成都老客星老杜以自

 喻山谷亦用此意客星本出嚴光傳

神理不應從此盡百年草樹至今青

 用老杜齊魯靑未了之意

   竹下把酒

竹下傾春酒愁隂爲我開不知臨水語更得幾回來

   砌䑓晚思

目極江南千里春誰今灑筆可招魂

 宋玉有招魂一篇

向人猶作故時面翠竹蒼煙一萬根

 此卷先有衛南詩落句雲唯有鳴鴟古祠栢對人猶是

向時倩與此同意晉劉惔傳惔字真長禇裒謂孫悼曰

 真長生平何嘗相比數而卿今日作此面向人𫆀


山谷外集詩注卷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