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皇極典/第200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一百九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二百卷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二百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皇極典

 第二百卷目錄

 登極部彙考二十六

  明二太祖洪武一則下

皇極典第二百卷

登極部彙考二十六[編輯]

明二[編輯]

按明昭代典則甲辰春正月高皇帝建國號曰吳丙寅朔李善長徐達等屢表勸進帝曰戎馬未息瘡痍未蘇天命難必人心未定若遽稱尊號誠所未遑今[編輯]

「日之議且止,俟天下大定,行之未晚。」群臣固請不已, 乃即吳王位,置中書省官屬,以李善長為右相國,徐 達為左相國,常遇春、俞通海為平章政事,汪廣洋為 右司郎中,張昶為左司郎中,諭達等曰:「卿等為生民 計,推戴予。然建國之初,當先正紀綱。元氏昏亂,紀綱 不正,主荒臣專,威福下移。由是法度不行,人心渙散, 遂致天下騷亂。今將相大臣當鑒其失宜,協心為治, 以成功業,毋苟且因循,徒取充位而已。」又曰:「禮法,國 之紀綱。禮注立則人志定,上下安。建國之初,此為先 務。吾昔起兵濠梁,見當時主將皆無禮法,恣情任私, 縱為暴亂,不知馭下之道,是以卒至於亡。今吾所任 將帥,皆昔時同功一體之人,自其歸心於我,即與之 定名分、明號令,故諸將皆聽命,無有異者。爾等為吾 輔相,當守此道,無謹於始而忽於終也。」二月乙未,帝 以諸將圍武昌久不下,復親往視師。辛亥,至武昌,督 兵攻城。先是,陳理太尉張定邊見事急,遣卒夜由觀 音閣縋城走岳州,告其丞相張必先使入援。至是,必 先引兵至,去城二十里,軍於洪山。帝命常遇春率精 銳五千,乘其眾未集擊之,敵兵大敗,遂擒必先。必先 驍勇善戰,人號為「潑張」,城中倚以為重。至是縛至城 下,示之曰:「汝所恃者潑張,今已為我擒,尚何恃而不 降耶?」必先亦呼定邊謂之曰:「吾已至此,事不濟矣,兄 宜自圖,速降為善。」定邊氣索不能言。武昌城東南高 冠山,下瞰城中。帝問諸將誰能奪此傅?友德請行,遂 率數百人一鼓奪之,城中益喪氣。後數日,帝乃遣友 諒舊臣羅復仁入城,諭陳理及張定邊等曰:「理若來 降,當不失富貴。」復仁因請曰:「主上推好生之仁,惠此 一方,使陳氏之孤得保首領,而臣不食言,臣雖死不 憾矣。」帝曰:「吾兵力非不足,所以久駐此者,欲待其自 歸,免傷生靈耳。汝行必不汝誤。」復仁至城下號哭,理 驚,召之入,復相持痛哭。哭止問故。復仁諭以帝意,詞 旨懇切。理與定邊等遂請降。癸丑,陳理銜璧肉袒,率 其太尉張定邊等出降。理至軍門,俯伏戰慄,不敢仰 視。帝見其幼弱,起挈其手曰:「吾不爾罪,勿自懼也。」命 宦者入其宮傳命,慰諭友諒父母,「凡府庫儲蓄,令理 悉自取之」,遣其文武官僚以次出門,妻子資裝,皆俾 自隨。王師圍武昌,凡六閱月而降,士卒無敢入城,市 井晏然。城中民饑困,帝命給米賑之,召其父老復撫 慰之,民大悅。於是漢、沔、利、岳郡縣相繼降。乙卯,立湖 廣行中書省,以樞密院判楊璟為參政。故陳友諒兄 友才來降,友才始以友諒命,與左丞王忠信守潭州, 聞帝親征武昌,遣忠信援之,忠信戰敗而降,帝授忠 信參政,俾仍守潭州。友才聞其降而復來,率兵拒於 益陽之高山,忠信巽辭開諭之,於是友才亦降,與其 子大俱送建康。二月丙辰,帝發武昌,命常遇春發遣 陳理官屬赴建康。三月乙丑,帝至建康。丙寅,封陳理 為歸德侯。下令諭臣民曰:「予以眇躬,荷天地百神之 眷,託於億兆臣民之上,戡定綏寧,疆宇日闊。乃者陳 友諒弒主僭逆,罪惡貫盈,自起兵端,犯我邊境,爰舉 問罪之師,以慰來蘇之望。賴天地之靈,兵之所至,罔 不克捷。江西諸郡,一鼓而下。友諒稔惡不悛,仍合餘 燼,於癸卯七月,頓兵洪都城下。予乃總率舟師,親與 決戰。友諒敗死,將士悉降。進攻武昌,其子理歸命,於 是湖廣諸郡次第皆平,滔淊江漢,遂底安流。總總黎 元,克全生樂,布告中外,咸使聞知。」六月丁丑,我師克 廬州,執其部將吳副使並左君弼母妻及子送建康, 以指揮戴德守之。己卯,左君弼部將許榮以舒城來 降。帝令榮還守舒城,改廬州路為府,令江淮行省平 章俞通海攝省事以鎮之。八月戊戌,我師復吉安,乃 引兵取贛州。九月,我師取江陵,故陳友諒平章姜玨 以城降,且曰:「當死者玨耳,百姓無辜。」達善其言,下令 安輯居民,禁民侵優,列郡聞之,望風歸附。尋改江陵 為荊州府。乙酉,我師取夷陵,故陳友諒守將楊以德 率耆民出降。歸州故陳友諒守將楊興以城來降。十 月己未,張士誠丞相張士信以兵侵長興,守將耿炳 文破之,獲其元帥宋興祖。士信恚怒,復益兵圍長興是月辛巳,命平章湯和率師救長興。湯和師至,張士 信以兵拒戰,自巳至申,我師「內外夾擊,敗之,擄其士 卒八千餘人,獲馬五百餘匹」,湯和師還。十二月庚寅, 我師克辰州,遂克衡州。乙巳春正月,王師克贛州,故 陳友諒守將熊天瑞出降。常遇春兵至贛州,熊天瑞 固守不下。高皇帝命平章彭時中以兵會遇春等共 擊之。又命中書右司郎中汪廣洋參謀軍事。諭廣洋 曰:「汝至贛,如城未下,可與遇春等言:熊天瑞固處孤 城,猶籠禽阱獸,豈能逃逸!但恐城破之日,殺傷過多, 要當以保全生民為心,一則可以為國家用,一則為 未附者勸。且如漢將鄧禹,不妄誅殺,得享高爵,子孫 昌盛,此可為法。向者鄱陽湖之戰,陳友諒既敗,生降 其兵,至今為我用。縱有逃歸者,亦我之民。我前克湖 廣,禁軍士無入城,故能全一郡之民。苟得郡,無民何 益?廣」洋至贛,見《遇春》等傳帝命。時天瑞拒守益堅,遇 春乃浚濠立柵以困之。遇春圍贛州久,以帝命勿殺, 故欲困服之。天瑞子元震竊出覘兵勢,遇春亦從數 騎出,猝與相遇。元震來襲,遇春遣將士揮刀擊之。元 震奮鐵撾以拒,且鬥且卻。遇春曰:「壯男子也。」舍之。至 是,天瑞援絕糧盡,遣元震出降。天瑞尋亦肉袒詣軍 門,盡獻其地。遇春送天瑞至建康。帝聞遇春克贛不 殺,喜甚,遣使褒諭之曰:「予聞仁者之師無敵,非仁者 之將不能行也。今將軍破敵不殺,是天賜將軍隆我 國家,千載相遇,非偶然也。捷書至,予甚為將軍喜,雖 曹彬之下江南,何以加之。將軍能廣宣威德,保全生 靈,予深有賴焉。」先是,天瑞據贛,常加賦,橫斂民財。及 其既降,有司仍舊徵之。帝曰:「此豈可為額耶?」命罷之, 並免甲辰秋糧之未輸者。元震本姓田氏,為天瑞養 子,善戰有名。遇春喜其才勇,薦之指揮,後復姓田氏。 左相國徐達遣千戶胡海洋取寶慶路,克之,元守將 唐道隆遁去。於是靖州軍民安撫司及諸長官司皆 來降,達等賞賚而遣之。帝以湖、湘既平,命達班師還 京。甲戌,故陳友諒韶州守將張秉彝等、南雄守將孫 榮祖等皆來降。平章常遇春進師南安,遣麾下危止 踰嶺南招諭韶州諸郡,未下。於是韶州守將同僉張 秉彝、院判郭容、參政李如章、僉事張鵬飛、總管錢旭 及南雄守將張榮祖等,各籍其兵糧來降。遇春令指 揮王璵守南雄,令秉彝仍守韶州。常遇春軍還,帝御 戟門,頒賞勞之。二月己丑,蒙古福建行省平章陳友 定侵我處州,參軍胡深擊遁之,復追敗之,遂下浦城。 丙午,張士誠遣李伯昇寇諸全之新城,嚴州右丞朱 文忠擊敗之。夏四月己丑,參軍胡深進攻建寧之松 溪,克之,獲陳友定守將張子玉而還。庚寅,命平章常 遇春取湖廣襄、漢諸郡。帝嘗與徐達、常遇春論襄、漢 形勢,謂曰:「安陸、襄陽,跨連荊、蜀,乃南北之喉襟,英雄 所必爭之地。今置不取,將遺後憂。況沔陽新附,城中 人民多皆陳氏舊卒,壤地相鄰,易於扇動。譬之樹木, 安陸、襄陽為枝,沔陽為幹。幹若有損,枝葉亦何有焉! 今宜增兵守沔陽,而出師取安陸、襄陽,庶幾不失其 宜。」至是遂命遇春將兵以往。五月乙亥,我師克安陸, 遂克襄陽。先是,帝命遇春往取安陸及襄陽,諭之曰: 「堅城之下,難以猝攻,緩之則頓三軍之銳氣,急之恐 驅人以冒矢石。宜相機招徠,以輯寧其民。」復調江西 行省右丞鄧愈為湖廣平章政事,領兵繼其後,使人 謂愈曰:「今遣遇春取安陸、襄陽,汝當以兵繼之。凡得 州郡,汝宜駐兵以撫降附近聞王保保集兵汝寧,彼 之所為,如築堤壅水,惟恐滲漏。汝之往也,能愛軍恤 民,則仁聲義聞,被於遠邇,人心之歸猶水走下,正如 穿穴其堤,使所聚之水洩漏,用力少而成功多。」愈奉 命遂行。至是,遇春攻安陸,其守將任亮出拒戰,遇春 擊敗之,執亮,遂克其城,以沔陽衛指揮吳復守之。己 卯,常遇春至襄陽,守將棄城遁,遇春追擊之,俘其眾 五千,獲馬一千八百餘匹,糧八百餘石。元僉院張德 山、羅明以穀城降。遇春遣人送德山等赴建康。丁酉, 我師克安福,故陳友諒將饒鼎臣射死。壬子,我師克 溫之樂清,擒方國珍。鎮撫周清等,械送建康,命戍常 州。我師克崇安,遂進攻建寧,參軍胡深為陳友定將 阮德柔所執,遇害。秋,七月,丁巳,命降將張德山歸襄 陽,招徠未附山寨。帝諭之曰:「自古豪傑識幾於未形, 故夏將亡而終古先奔於商,殷將亡而向藝先歸於 周。若待其跡之著見而後來歸者,此常人,非豪傑也。 汝能審存亡之機,推誠歸我,實有可嘉。汝之才如美 箭利鏃,必求善射者用之,庶不枉其才;儻付之於不 善射者,豈不重可惜哉!今令爾歸襄陽,招徠未附,當 曉以大義,告以成敗之由,俾知所以圖存,能全眾而 來,功亦不細矣。」因厚賜而遣之。又賜鄧愈書曰:「予命 爾戍守襄陽,法度既定,切宜謹守。已遣張德山招徠 山寨,若其來降,嘗為兵者,仍俾為兵,舊為民者,宜歸 之有司,俾安農業;軍人小校,亦令屯種。且耕且戰,古 有成規,可以取法。且爾所守之地,鄰於王保保,若汝 之惠愛加於民,法度行於軍,則彼之部曲協從者,望風來歸,如脫虎口以就慈母。吾之與汝,義雖君臣,恩 同骨肉,所以諄諄告語,以成事甚難而僨事甚易,故 欲汝謹法度,施惠愛,勿妄殺無罪,若有罪者,亦宜詳 審。古之良將,以仁義為先,勇略次之。汝能自勉,則邊 境可寧,而予無外顧之憂矣。」辛酉,以王天錫為湖廣 行省都事,諭之曰:「汝往襄陽,贊助鄧平章設施政治, 當參酌事宜,修城池,練甲兵,樽節財用,撫綏人民,處 事貴於果斷,御眾必以鎮靜,密以防奸,謹以待敵,敵 至則堅壁清野以乘其弊,慎勿輕犯其鋒。方鎮之寄, 固在將帥,贊畫之助,實資幕僚。恪盡厥心,毋負吾委 任之意。」乙丑,元思州宣撫使兼湖廣行省左丞田仁 厚遣其都事林憲、萬戶張思溫來獻。鎮遠、吉州軍民 二府,婺川、功水、常寧等十縣,龍泉、瑞溪、沿河等三十 四州,皆其所守地也。於是命改宣撫使為思南、鎮西 等處宣慰使司,以仁厚為宣慰使。八月,平章鄧愈取 襄陽之竹山縣,蒙古平章餘思志以其眾降。冬十月 戊戌,帝以張士誠屢犯疆場,欲舉兵征之,下令曰:「王 者征伐,應天順人,所以平禍亂而安生民也。張士誠 假元之命,叛服不常,天將假手於我,是用行師,以致 天討。況士誠啟釁多端,襲我安豐,寇我諸全,連兵搆 禍,罪不可逭。今我大軍致討,止於罪首在彼,軍民無 恐無畏,毋妄逃竄,毋廢農業。已敕大將軍約束官軍, 毋致殺掠,違者以軍律論罪。布告中外,體予至懷。」辛 丑,命左相國徐達、平章常遇春等取泰州。時張士誠 所據郡縣,南至紹興,與方國珍接境;北有通、泰、高郵、 安、徐、宿、濠、泗,又北至濟寧,與山東相距。帝欲先取通、 泰諸郡縣,翦士誠肘翼,然後專取浙西,故命達總兵 取之。達兵既出江口,帝遣使諭達曰:「邇聞王保保兵 入關中,為李思齊、張良弼逐出潼關,還至汴梁,復東 取樂安,又為俞寶所敗,追過清河,溺死者甚眾。今王 保保驅其人民已北遁矣。孔興、脫烈伯、妖保奴兵走 三晉、汴梁、唐鄧、南陽之間,餘兵據守,尚未寧息。河南 洛河水決,漂蕩三千餘家,天下擾擾如此,當何時可 定也?此迤北消息,汝宜知之。夫軍旅重事,尤宜加慎。 如獲張士誠將校遣來,吾自處之。」乙巳,徐達兵趨泰 州,浚河通州,師遇張士誠兵,擊敗之,獲馬三十匹,船 二百艘,遂駐軍於海安壩上。丁未,徐達兵圍泰州新 城,擊敗士誠湖北援兵,獲其元帥王成卒四百餘人。 己酉,士誠淮安李院判來援泰州,常遇春又擊敗之, 擒萬戶吳聚等一百二十九人。時江陰水寨守將康 茂才報,「張士誠以舟師四百艘出大江,次范蔡港,別 以小舟於江中孤山」,往來,出沒無常,疑有他謀,請為 之備。帝即日遣使諭徐達曰:「近得康茂才報,張士誠 以舟師往來江中。吾度此寇非有次江陰直趨上流 之計,不過設詐疑我,使我陸寨之兵還備水寨。我兵 既分,彼將乘我水軍疾趨陸寨,擣吾之虛。此寇一計 也,爾宜備之。又聞常遇春出海安七十餘里,擊寇之 兵不過萬人,此非抗我大軍之勢,蓋欲誘遇春深入。 俟我軍去泰州既遠,彼必潛師以趨海安,或趨泰州, 令我軍勢分,首尾橫決,不及救援,此又寇一計也。《兵 法》致人而不致於人爾。宜審慮使至,即令遇春駐師 海安,慎守新城,坐以待寇。彼若遠來趨敵,吾以逸待 勞,可一戰而克。泰興以南並江寇舟,宜亦」設法備之。 又占候此月二十九日,堅壁勿輕出。若彼來攻,則當 速戰,及十一月初十日、十一日,皆慎勿出兵,至二十 三日乃可用師。己未,帝復遣使諭徐達曰:「寇兵初駐 范蔡港,吾度其有詐,今觀望猶豫,不敢即泝上流,其 為詐益明。然寇計不過欲分我勢,非有決機攻戰之 謀。宜遣廖永忠還兵水寨,大軍勿輕動,此寇徘徊江 上,自老其師,乘其怠慢,此月必克泰州。泰州既克,江 北瓦解,寇不戰自潰,但宜謹備之耳。」閏十月戊辰,王 師克永新,執周安等送建康,伏誅。初,周安據永新,陳 友諒亡,安即來附,命仍守永新。及我師入安福,討饒 鼎臣,安疑而復叛,仍與諸山寨相結拒命。平章湯和 進兵攻之,安出拒戰,和擊敗之,克其十七寨,遂圍其 城。帝遣使諭周安曰:「爾本我之武臣,分守境土。近因 大軍征討逆賊饒鼎臣,爾等心懷疑懼,故至於此。逆 拒王師,已及三月,糧盡力絕,欲遁則無所歸,欲降則 懼不受,以此偷生旦暮。予聞之,惻然於懷,恐城下之 日,玉石不分,使我赤子肝腦塗地,咎有所歸。」令「到之 日,果能革心效順,棄甲來歸,悉宥前愆。」安等仍猶豫 未決。至是,湯和克永新,執周安等送建康,斬之。庚辰, 徐達、常遇春克泰州,擄張士誠將嚴再興、夏思忠、張 士俊等凡十四人,卒五千,馬一百六十餘匹,以所俘 五千人送建康報捷,復以守城事宜為請。帝遣使諭 達曰:「新舊二城,自度可否,以便宜處之。其未下諸城, 宜乘勝進取。」癸未,命以徐達所送泰州俘五千人,安 置潭、辰二州。時天寒,命人賜衣一襲,婦女亦皆賜衣 履鍼線布帛。初,眾自以抗拒必不免,及得賜,又妻子 完聚,咸感悅,拜呼萬歲而去。十一月,張士誠遣兵寇 宜興,命徐達率兵擊敗之。十二月,張士誠遣兵寇吉安,我守將費子賢擊卻之。丙午三月,徐達自宜興還 兵,攻高郵,其守將俞同僉堅守不下。時張士誠遣其 左丞徐義由海道入淮,援高郵。義怨士誠,以為陷己 死地,屯崑山之太倉,三月不進。徐達遣使請以指揮 孫興祖守海安,平章常遇春督水軍,以為高郵聲援。 帝皆可之。復敕徐達曰:「張士誠兵多有渡江者,宜且 收兵駐泰州。彼若來攻海安則擊之。」庚辰,復遣使諭 徐達曰:「張士誠由高郵嘯聚,以有吳越,高郵蓋其巢 穴也。大軍攻之,彼必來救。今聞徐義兵已入海,徐義 舟師或由鄱陽湖,或出瓠子角,或出寶應,以趨高郵, 不可不備。通州有士誠從子火眼張,乃疑兵必不敢 出。然軍之勝敗,在主將賢否。徐義狠愎自用,軍無紀 律,以我節制之師當之,可以必勝。爾但秣馬厲兵,謹 俟其至而已。」三月庚寅,復遣使諭徐達曰:「聞寇在高 郵者不過五千,淮安兵僅六千,興化民自為守。宜令 常遇春還軍海安,埧巡略四境,別遣將以兵三千守 海安城,通州鹽場諸處,亦宜慎守。汝於揚州、泰州二 軍分取二萬,以攻高郵,令別將取淮安、興化。敵見吾 兵攻淮安,深入重地,必來乘我。若不攻海安,與常遇 春求戰,必將攻掠鎮江,此須令常遇春知之。凡軍馬 除攻高郵及取淮安、興化,餘悉以付遇春,使得有以 備之。吾料其勢如此,爾等又當臨機處置,毋執一也。」 先是,徐達援宜興,令馮國勝統兵圍高郵。張士誠將 俞同「僉詐遣人來降,約推女牆為應。」國勝信之,夜遣 康泰率兵五千人踰城而入,皆為所殺。帝聞之,怒,責 國勝及達自宜興還,益督兵攻之。至是,遂拔其城,戮 俞同僉等,俘其官將一百三十七人,士卒一千一百 七十五人,馬三百七十三匹,民一千三百九十七戶, 糧八千石。帝命以所俘將士悉遣戍沔陽、辰州,仍給 衣糧,有妻子者賜夏布,人五匹,無者半之。夏四月,師 克淮安,遂克興化。三月丁未,帝遣使以書諭徐達曰: 「近大軍下高郵,可乘勝取淮安。兵不在眾,當擇取精 者而用之。宜以步騎一萬五千,舟師一萬,水陸並進, 勿失機也。其餘軍馬,悉令常遇春統之,令守泰州、海 安,應援江上。」徐達兵至淮「安,張士誠將徐義軍在馬 騾港,夜率兵往襲之,破其水軍,義泛海遁去,獲船百 餘艘,俘其院判錢富等及兵二千餘人。舟師進薄城 下,其右丞梅思祖、副樞唐英、蕭成籍軍馬府庫出降, 得糧四萬石,兵萬人,馬五百匹,民四千餘戶。達宿兵 城上,民皆安堵。」令指揮蔡仙、華雲龍守其城。戊午,徐 達率兵取興化。先是,帝命達圖泰州、興化、海安、通州、 高郵山川地形要害以進。覽之,見瓠子角為興化要 地,寇兵所出之路,令達以兵絕其隘,達如旨進兵。至 是遂取興化,淮地悉平。辛酉,命朱文忠往達軍會議 淮安城守事宜,諭達曰:「大軍既克淮安,足以保障江、 淮,控制齊、魯。然將士新附,軍士移戍者多,留鎮者少。 今就於其屬選將簡卒,人人望長,其屬不得則易怨。 將軍在處置得所,使上下相安,則吾無閫外之憂矣。」 淮安降將梅思祖等至建康,帝諭之曰:「汝等多故,趙 均用部曲,往往皆受重名,繼歸張氏,復食其祿。今來 歸我,寧無舊主之思乎!」思祖等對曰:「草昧之際,誠欲 擇豪傑以自附。今幸去彼而從主上,猶出昏暗睹天 日,豈敢有反復乎?」帝曰:「汝豈真知我之可附哉?」思祖 等曰:「臣觀主上豁達大度,英明果斷,推赤心以任人, 輟衣食以賞士,令行禁止,真命世之主。臣等誠得所 歸。」帝曰:「爾等既無二心,當戮力建功,以保富貴。」思祖 等皆頓首謝。庚申,我師剋濠州,得軍一千四百九十, 民九百三十九戶,馬一百五十匹。甲子,高皇帝發建 康,往濠州省陵墓,增土以培其封。陵旁居民汪文、劉 英於帝有舊,召至慰撫之,遂令招致鄰黨二十家以 守陵墓,命有司復其家。濠州父老經濟等來見,帝與 之宴,謂濟等曰:「吾與諸父老不相見久矣,今還故鄉, 念父老鄉人遭罹兵難以來,未遂生息,吾甚憫焉。」濟 等對曰:「久苦兵爭,莫獲寧居。今賴主上威德,各得安 息,勞主上憂念。」帝曰:「濠,吾鄉父母墳墓所在,豈得忘 之!」諸父老宴飲極歡,帝又謂之曰:「諸父老皆吾故人, 豈不欲朝夕相見!然吾不得久留此。父老歸,宜教導 子孫為善,立身孝弟,勤儉養生。鄉有善人,由家有賢 父兄也。」濟等頓首拜。帝又曰:「鄉人耕作交易,且令無 遠出。濱淮諸郡尚有寇兵,恐為所抄掠,父老等亦宜 厚自愛,以樂高年。」於是濟等皆歡醉而去。方國珍遣 其經歷劉庸來貢白金。元徐州守將樞密院同知陸 聚,聞徐達已克淮安,以徐、宿二州詣達軍請降。事聞, 帝甚喜,以聚為江淮行省參政,仍守徐州,賜文綺三 十匹、白金三百兩勞之。陸聚尋遣院判曹國器攻沛 縣漁臺,下之,獲張同僉等官五十人。聚又遣院判司 正率兵取邳州,敗其守將張侍郎,於是邳、蕭、宿遷、雎 寧諸縣皆降。辛未,我師克安豐。初,帝往濠州,遣使諭 徐達曰:「聞元將竹貞領馬步兵萬餘,自柳灘渡入安 豐,其部將漕運自陳州而南,給其餽餉。我廬州俞平

章見駐師東正陽,修城守禦,宜令遣兵巡邏,絕其糧
考證.svg
道。安豐糧既不給,而竹貞遠來之軍,野無所掠,與我

軍相持,師老力疲。爾宜選劉平章、薛參政部下騎五 百,並廬州之兵,速與之戰,一鼓可克。不然,事機一失, 為我後患。」達聞命,即統率馬步舟師三萬餘至安豐, 分遣平章韓政等以兵扼其四門。晝夜攻之,不下,乃 於城東龍尾壩潛穿其城二十餘丈,城壞,遂破之。忻 都、竹昌、左君弼皆出走,我師追奔四十餘里,獲忻都 並賁元帥而還。竹昌、君弼皆走汴梁。至日晡時,元將 竹貞引兵來援,政等復與戰於南門外,大敗之,竹貞 遁去。凡得兵四千,馬千匹,遂立安豐衛,留指揮趙勝 宗守之。癸酉,帝遣使諭徐達曰:「比聞王保保欲侵徐 州,今將攻安豐,吾料以大軍蹴之,必有餘力,可分精 銳急趨徐州,為陸參政應援。彼不知吾有備,輕來侵 犯,破之必矣。」仍具軍勢虛實以聞。比使者至,達已克 安豐,即分兵趨徐州。既而王保保兵至徐州,果大敗 而去。五月壬午,高皇帝還自濠州,諭中書省臣曰:「吾 往濠州,所經州縣,見百姓稀少,田野荒蕪。由兵興以 來,人民死亡,或流徙他郡,不得以歸鄉里,骨肉離散, 生業蕩盡,此輩寧無怨嗟?怨嗟之起,皆足以傷和氣 爾!中書其命有司遍加體訪,俾之各還鄉土,仍復舊 業,以遂生業,庶幾斯民不致失所。」癸亥,帝諭群臣曰: 「國家休戚,我與卿等同之。曩者群雄並起,東西」角立, 孰不欲成大業?然不數年,徐氏以柔懦滅,陳氏以剛 暴亡。今惟張氏存。來者咸謂「政事縱弛,親昵奸回,上 下蒙蔽,民心離亂而費用無經,士卒困敗而徵調不 息,此將亡之時也。夫察於亡者,然後可與圖存;審於 危者,然後可以求安。彼昧乎存亡安危之機而能有 成者鮮矣。若吾之君臣,傲怠不戒,亦終蹈其覆轍,豈 可不慎!卿等宜竭忠宣力,以匡不逮,欽哉,毋怠!」八月 辛亥,命中書左相國徐達為大將軍,平章常遇春為 副將軍,帥師二十萬伐張士誠。帝御戟門,集將佐諭 之曰:「古人立大功於天地間者,必因其時以行其志。 如伊尹佐湯以伐桀,呂望佐武王以翦商,皆得其時, 而志在於天下蒼生也。自大亂以來,豪傑並起,所在 割據,稱名號者,不可勝數。江南亂雄,西有陳友諒,東 有張士誠,皆連地千里,擁眾數十萬。吾介乎二人之 間,相與抗者十餘年。觀二人所為,其志豈在於民?不 過貪富貴,聚淵藪,劫奪寇攘而已。」友諒敗滅,獨士誠 據有浙西,北連兩淮,恃其強力,數侵吾之疆場。賴諸 「將連歲征討,克取兩淮之地。今惟浙西、姑蘇諸郡未 下,故命卿等討之。卿等宜戒飭士卒,毋肆擄掠,毋妄 殺戮,毋發丘隴,毋毀廬舍。聞張士誠母葬姑蘇城外, 慎毋侵毀其墓。汝等毋忘吾言,諸將帥務在輯睦,勿 縱左右欺陵軍士。凡為將之功,必資士卒,善撫恤之。」 大抵克敵者必以成功為效,樹德者「必以廣恩為務, 卿等勉之。」諸將皆再拜受命。遂為戒約軍中事,命人 給一紙。既而帝御西苑,復召達、遇春諭之曰:「今師行, 苟張氏全城歸命,不勞吾師,吾必全之。若用師,城破 之日,收其將士,撫其人民,毋妄殺戮。有可用者,即選 用之。」達等既受命,將發,帝問諸將曰:「爾等此行,用師 孰先?」遇春對曰:「逐梟者必覆其巢,去鼠者必熏其穴。 此行當直擣姑蘇。姑蘇既破,其餘諸郡可不勞而下 矣。」帝曰:「不然。士誠起鹽販,與張天騏、潘原明等皆強 梗之徒,相為手足。士誠苟至窮蹙,天騏輩懼俱斃,必 併力救之。今不先分其勢而遽攻姑蘇,若天騏出湖 州,原明出杭州,援兵四合,難以取勝。莫若出兵先攻 湖州,使其疲於奔命。羽翼既破,然後移兵姑蘇,取之 必矣。」遇春猶執前議,帝作色曰:「攻湖州失利,吾自任 之;若先攻姑蘇而失利,吾不汝貸也。」遇春不敢復言。 帝乃屏左右,謂達遇春曰:「吾欲遣熊天瑞從行,俾為 吾反間也。」天瑞之降,非其本意,心常怏怏。適來之謀, 戒諸將勿令天瑞知之,但云直擣姑蘇,天「瑞知之,必 叛,從張氏,以諭此言。如此,則墮吾計矣。」癸丑,大將軍 徐達等率諸將發龍江。辛酉,師至太湖。己巳,常遇春 擊張士誠兵於太湖港內,擒其將尹義、陳旺,遂次洞 庭山。帝聞之,喜曰:「勝可必矣。」癸酉,進湖州之毗山,又 擊敗士誠將石清、汪梅,擒之。張士信駐軍湖上,不敢 戰而退。指揮熊天瑞叛降於士誠。甲戌,師至湖州之 三里橋,士誠右丞張天騏分兵三路以拒我師,參政 黃寶當南路,院判陶《子寶》當中路,天騏自當北路,同 僉唐傑為後繼。達兵進攻之,有術者言今日不宜戰, 常遇春怒曰:「兩軍相當,不戰何待!」於是達遣遇春攻 黃寶,王弼攻天騏,達自中路攻陶院判,別遣驍將王 國寶率長鎗軍直扼其城。遇春與黃寶戰,寶敗走,欲 入城,城下釣橋已斷,不得入,復還力戰,又敗被擒,並 獲其元帥胡貴以下官二百餘人。張天騏、陶子寶皆 不敢戰,斂兵而退。士誠又遣司徒李伯昇來援,由荻 港潛入城,我軍復四面圍之,伯昇、天騏閉門拒守。達 遣國寶攻南門,自以大軍繼之,其同僉余得全、院判 張德義、陶子寶出戰,復敗走。士誠又遣平章朱暹、王 晟,同僉戴茂、呂珍,院判李茂及其第五子號「五太子者,率兵六萬來援,號「三十萬」,屯城東之舊館,築五砦 自固。達與遇春、湯和等分兵營於東阡鎮南姑嫂橋, 連築十壘,以絕舊館之援。李茂、唐傑、李成懼不敵,遁 去。士誠壻潘元紹時駐兵於烏鎮之東,為呂珍等聲 援,我師乘夜擊之,元紹亦遁,遂填塞溝港,絕其糧道。 士誠知事急,乃親率兵來援。達等與戰於皂林之野, 又敗之,擄其戴元帥及甲士三千餘人。張士誠復遣 其同僉徐志堅以輕舟出東阡鎮,覘我師,欲攻姑嫂 橋。常遇春遇之,與戰。會大風雨,天晦甚,遇春令勇士 乘划船數百突擊之,復破其兵,擒志堅,得眾二千餘 人。乙未,帝諭朱文忠曰:「徐達等取姑蘇,張士誠必集 兵以拒。今命汝攻杭州,是掣制之也。我師或衝其東, 或擊其西,使其疲於應戰,其中必有自潰者。爾往宜 慎方略。」己亥,蜀明昇遣使來聘。冬十一月甲申,我師 克湖州,左丞廖永忠、參政薛顯將游軍至湖州之德 清,遂取之,獲船四十艘,擒其院判鍾正。張士誠自徐 志堅兵敗,懼甚,乃遣其右丞徐義至舊館覘形勢,將 還報,常遇春以兵扼其歸路,義不得出,乃陰遣人約 士誠弟士信出兵,與舊館兵合力來戰。士誠又遣赤 龍船親兵援之,義始得脫,與潘元紹率赤龍船兵屯 於平望,復乘小舟潛至烏鎮,欲援舊館。遇春由別港 追襲之,至平望,縱火焚其赤龍船,軍資器械一時俱 盡,眾軍散走。自是張氏舊館兵援絕,饋餉不繼,多出 降。十月辛亥,徐達以所獲張士誠將士徇於湖州城 下,城中大震。壬子,常遇春兵攻烏鎮,張士誠將徐義、 潘元紹拒戰不勝,復退走。遇春追至昇山,遂攻破其 平章王晟六寨,餘軍奔入舊館之東壁,其同僉戴茂 乞降,我師馳入之。是夕,王晟亦降。戊寅,徐達復攻昇 山水寨,顧時引數舟繞張士誠兵船,船上人俯視而 笑。時覺其懈,率壯士數人躍入其舟,大呼奮擊,餘舟 競進,薄之。士誠五太子盛兵來援,常遇春稍卻,薛顯 率舟師直前奮擊,燒其船,其眾大敗,其五太子及朱 暹、呂珍等以舊館降,得兵六萬人。遇春謂薛顯曰:「今 日之戰,將軍之力居多,吾固不如也。」五太子者,士誠 養子也,本姓梁,短小精悍,能平地躍起丈餘,又善沒 水,朱暹、呂珍亦善戰,士誠倚之,至是皆來降,士誠為 之奪氣。十一月甲申,徐達遣馮國勝以降將呂珍、王 晟等徇於湖州城下,語李伯昇出降。伯昇在城上對 曰:「張太尉養我厚,我不忍背之。」抽刀欲自殺,為左右 抱持,得不死。左右語伯昇曰:「援絕勢孤,久困城中,不 如降。」伯昇俯首不能言。其左丞張騏、總管陳昧等以 城降,伯昇遂亦降。己丑,朱文忠率指揮朱亮祖、耿天 璧攻桐廬,降其將戴元帥。復遣袁洪、孫虎略富陽,擒 其同僉李天祿,遂合兵圍餘杭,遣人語謝五曰:「爾兄 以李夢庚小隙歸於張氏,非爾謀也。爾乃我之戚臣, 若降,可保以不死,仍享富貴。」謝五答曰:「我誠誤計,若 保我以不死,我即降。」文忠許之,乃與弟姪五人出降。 文忠遂進兵杭州,未至,張士誠平章潘原明懼,遣員 外郎方彝詣軍門請納款。文忠曰:「吾兵遠至此,勝負 未分,而遽約降,無乃計太早乎?」對曰:「此城百萬生靈 所係,今天兵如雷霆,當者無不摧破。若軍至城下,雖 欲降,恐無及。故使彝先來請命。」文忠留之宿,明日遣 還報,而駐兵以待。原明即日以款狀來獻。文忠至杭 州,潘原明及同僉李勝奉士誠所授行省及樞密院、 浙西、江東兩道廉訪印,並執蔣英、劉震出降,伏謁道 左,以女樂導文忠,叱去之。進原明等,宣帝命慰諭之, 禁戢士卒,城中晏然。凡得兵二萬,糧十一萬,馬六百 匹,執元平章丑的、長壽等與蔣英、劉震,皆送建康,並 遣原明以下官屬入朝。帝以丑的、長壽歸之於元,而 誅蔣英於市,以潘原明全城歸降民,不受鋒鏑,仍授 平章,守舊城,從朱文忠節制。庚子,張士誠紹興守將 李思忠以城降,命駙馬都尉王恭、千戶陳清、李遇守 之。張士誠嘉興守將宋興以城降。壬寅,海陵州降。癸 卯,王師圍蘇州。徐達既下湖州,即引兵向姑蘇,至南 潯,張士誠元帥王勝降。辛卯,至吳江州,圍其城,參政 李福、知州楊彝降。癸卯,徐達等兵至姑蘇城南鯰魚 口,擊張士誠將竇義,走之。康茂才至尹山橋,遇士誠 兵,又擊敗之,焚其戰船千餘艘及積聚甚眾,達遂進 兵圍其城。達軍葑門,常遇春軍虎丘,郭子興軍婁門, 華雲龍軍胥門,湯和軍閶門,王弼軍盤門,張溫軍西 門,康茂才軍北門,耿炳文軍城東北,仇成軍城西南, 何文輝軍城西北,四面築長圍困之。又架木塔與城 中浮屠對,築臺三層,下瞰城中,名曰「敵樓。」每層施弓 弩火銃於上,又設《襄陽》砲以擊之,城中震恐。有楊茂 者,無錫莫天祐部將也,善沒水,天祐潛令入姑蘇與 士誠相通,邏卒獲之於閶門水柵旁,送達軍,達釋而 用之。時姑蘇城堅不可破,天祐又阻兵無錫,為士誠 聲援。達因縱茂出入往來,因得其彼此所遺蠟丸書, 由是悉知士誠天祐虛實,而攻困之計益備。達時督 兵攻婁門,士誠出兵拒戰,武德衛指揮副使茅成戰

死。十二月,帝以國之所重,莫先宗廟郊社,遂定議以
考證.svg
明年為吳元年,命有司建圜丘於鍾山之陽,以冬至

祀昊天上帝,建方丘於鍾山之陰,以夏至祀皇土地 祇,及建廟社,立宮室。己巳,典營繕者以《宮室圖》來進, 帝見其有雕琢奇麗者,即去之。我師圍沅州,故陳友 諒守將李興祖出降。丁末吳元年三月,我師取灃州 石門縣,故陳友諒守將鄧義亨來降。九月甲戌朔,命 參政朱亮祖帥師討方國珍。方國珍既入貢,復陰泛 海北通元擴廓帖木兒,南交陳友定。王師討姑蘇,而 國珍擁兵坐視,實假貢獻,覘勝敗為叛服計。帝以國 珍反,覆命參政朱亮祖帥馬步舟師討之。辛巳,我師 克姑蘇,執張士誠以歸。徐達之圍姑蘇也,帝初不欲 煩兵,但困服之耳。至是久不下,乃以書遺張士誠曰: 「成湯放桀,武王伐紂,漢祖滅秦,歷代帝王之興,兵勢 相加,乃為常事。當王莽之亡,隋之失國,豪傑乘時蜂 起,圖王業,據土地,及其定也,惟歸於一。天命所在,豈 容紛然。雖有智者,事業弗成,亦當革心,畏天順民,以 全身保族,若漢之竇融,宋之錢俶是也。自古皆然,非 今獨異。爾能順附,其福有餘,毋為困守孤城,危其兵 民,自取敗亡,為天下笑。」士誠不報。士誠被圍既久,欲 突圍以戰,覘城左方,見陣嚴整,不敢犯,欲掩襲。大軍 轉至閶門,將奔常遇春營。遇春覺其至,分兵北濠截 其兵,復遣兵與鬥,戰良久未決,士誠復遣參政黃哈 喇八都等兵千餘人助之,又自出兵山塘為援。山塘 路狹塞不可進,麾令稍卻。遇春撫王弼背曰:「軍中皆 稱爾為猛將,能為我取此乎?」弼應曰:「諾。」即馳鐵騎揮 雙刀往擊之,敵眾稍卻,遇春因率眾乘之,士誠兵大 敗,人馬溺死沙盆潭甚眾。士誠馬驚墮水,幾不救,肩 輿入城。壬子,士誠復率兵突出胥門索戰,鋒甚銳。遇 春禦之,兵稍卻。士誠弟士信方在城樓上督戰,忽大 呼曰:「軍士疲矣,且止且止!」遂鳴金牧軍。遇春因乘勢 奮擊,大破之,追至城下,攻之益急,復築壘迫其城,自 是士誠不復得出矣。士信張幕城上,踞銀椅與參政 謝節等會食。左右方進桃,未及嘗,忽飛砲碎其首而 死。時城圍既久,而天瑞教城中作嚴砲以擊我師,多 所中傷。城中木石俱盡,至拆祠廟民居為砲具。徐達 令軍中架木若屋狀,承以竹。軍伏其下,載以攻城, 矢石不得傷。至是,達督將士破葑門,常遇春亦破閶 門新寨,遂率眾渡橋,進薄城下,其樞密唐傑登城拒 戰,士誠駐軍門內,令參政謝節、周仁立柵以補外城, 傑知不能敵,投兵降,周仁、徐義、潘元紹及錢參政皆 降晡。時士誠軍大潰,諸將遂蟻附登城。城已破,士誠 猶使副樞劉毅收餘兵尚二三萬,親率之,戰於萬壽 寺東街,復敗,劉毅降。士誠倉惶歸,從者僅數騎。初,士 誠見兵敗,謂其妻劉氏曰:「我敗且死,若曹何為?」劉氏 曰:「君勿憂,妾必不負君。」乃積薪齊雲樓下。及城破,驅 其群妾、侍女登樓,趣其自盡,令養子辰保縱火焚之, 劉氏遂自縊死。士誠獨坐室中,左右皆散走。達遣士 誠舊將李伯昇至士誠所諭意。時日已暮,士誠距戶 經伯昇決戶,令降將趙世雄抱解之,氣未絕,復蘇。達 又令潘元紹以理曉之,反覆數四,士誠瞑目不言,乃 以舊盾舁之,出葑門,途中易以戶扉。舁至舟中,凡獲 其官屬:「平章李行素、徐義,左丞饒介,參政馬玉麟、謝 節、王原恭、董綬、陳恭、周僉、高禮,內史陳基,石丞潘元」 紹等所部將校,及杭、湖、嘉興、松江等府官吏家屬及 郡流寓之人,凡二十餘萬,皆送建康。士誠在舟中,閉 目不食,至龍江,堅臥不肯起,舁中書省相國李善長 問之,不語。已而士誠言不遜,善長怒罵之。帝欲全士 誠,而士誠竟自縊死。賜棺以葬之,叛將熊天瑞伏誅。 乙酉,我師克通州,故張士誠守將張右丞以城降姑 蘇。捷至,帝即命平章政事胡廷瑞帥師取無錫。丁亥, 無錫莫天祐以城降。辛丑,朱亮祖師至天台,縣尹湯 盤以城降。亮祖進攻台州,方國瑛出兵拒戰,我師擊 敗之,指揮嚴德戰死。亮祖入其城,遂徇下善居諸縣。 冬十月,王師克黃巖,守將哈兒普降,方國瑛遁之海 上。癸丑,命湯和為征南將軍,吳去疾為副將軍,帥師 討方國珍於慶元。甲子,帝將命諸將北伐,謂信國公 徐達等曰:「自元失其政,君昏臣悖,兵戈四興,民墜塗 炭。予與諸公仗義而起,初為保身之謀,冀有奠安生 民者出。豈意大難不解,為眾所附,乃率眾渡江,與群 雄相角逐,遂平陳友諒,滅張士誠。閩、廣之地將以次 而定。尚念中原擾攘,人民離散,山東則有王宣父子, 狗偷鼠竊,反側不常;河南則有王保保,名雖尊元,實 則跋扈,擅爵專賦,上疑下叛;關隴則有李思齊、張思 道,彼此猜忌,勢不兩定。且與王保保互相嫌隙,元之 將亡,其機在此。今欲命諸公北伐,計將如何?」鄂國公 常遇春對曰:「今南方已定,兵力有餘,直搗元都,以我 百戰之師,敵彼久逸之卒,挺竿而可以勝也。都城既 克,有破竹之勢,乘勝長驅,餘皆建瓴而下矣。」帝曰:「元 建都百年,城守必固。若如卿言,懸師深入,不能即破, 頓於堅城之下,餽餉不繼,援兵四集,進不得戰,退無 所據,非我利也。吾欲先取山東,撤其屏蔽;旋師河南斷其羽翼;拔潼關而守之,據其戶檻,天下形勢,入我 掌握,然後進兵元都,則彼勢孤援絕,不戰可克。既克 其都,鼓行而西,雲中、九原以及關、隴,可席捲而下。」諸 將皆曰:「善。」帝顧謂信國公徐達曰:「兵法以廟算勝者, 得算多也。卿其識之。」於是命達為大將軍,遇春為副 將軍,率甲士二十五萬,由淮入河,北取中原。復召諸 將諭之曰:「征伐所以奉天命,平禍亂,安生民,故命將 出師,必在得人。今諸將非不健鬥,然能持重,師有紀 律,戰勝攻取,得為將之體者,莫如大將軍達;當百萬 之眾,勇敢先登,摧鋒陷陣,所向披靡,莫如副將軍遇 春。然吾不患遇春不能戰,但患其輕敵耳。吾前在武 昌,親見遇春纔遇數騎挑戰,即輕身赴之。彼陳氏如 張定邊者何足稱數,尚據城指揮,遇春為大將,顧與 小校爭能,甚非所望,切宜戒之。若臨大敵,遇春須領 前鋒;或敵勢強,則遇春與參將馮宗異分為左右翼, 各將精銳以擊之。右丞薛顯、參政傅友德皆勇略冠 諸軍,可各領一軍,使當一面。或有孤城小敵,但遣一 將有膽略者,付以總制之權,皆」可成功。達則專主中 軍,策勵群帥,運籌決勝,不可輕動。古云:「將在軍君,不 與者勝。汝等其識之。」又諭達曰:「閫外之事,汝實任之。 茲行必自山東次第進取山東,古雲十二山河之地, 師行之際,須嚴部伍,明分數,一眾心,審進退之機,適 通變之宜,戰必勝,攻必取,我虛而彼實則避,我實而 彼虛則擊之。將者三軍之司命,立威者勝,任勢者強。 威立則士用命,勢重則敵不敢犯。吾與諸豪傑並馳, 觀其取敗者,未有不由威不立而勢輕也。汝其慎之。」 又諭友德曰:「此行汝當努力。昔漢高與項羽爭衡,彭 越宣力山東,今用師自山東始,汝其勉之。」是日,帝親 祭上下神祗於北門之屯裡山。祝畢,復大召諸將士, 諭之曰:「今命爾諸將各率所部,以定中原。爾等師行, 非必略地攻城而已,要在削平禍亂,以安生民。凡遇 敵則戰。若所經之處及城下之日,勿妄殺人,勿奪民 財,勿毀民居,勿廢農具,勿殺耕牛,勿掠人子女。民間 或有遺棄孤幼在營,父母親戚來求者,即還之。此陰 騭美事,好共為之。」命中書平章胡廷瑞為征南將軍, 江西行省左丞何文輝為副將軍,率師取福建,以湖 廣參政趙德隨征。命湖廣平章楊璟、左丞周德興、參 政張彬率師取廣西。帝諭廷瑞曰:「汝以陳氏丞相來 歸,事吾數年,忠實無過,故命汝總兵往取福建。何文 輝為汝之副,湖廣參政戴德從汝調發。二人皆吾親 近之人,勿以此故廢軍政。凡號令征戰,一以軍法從 事。吾昔微時在行伍中,見將帥統馭無法,心竊鄙之。」 及後握兵柄,所領一軍皆新附之士。一日驅之野戰, 有二人犯令,即斬以徇,眾皆股慄,莫敢違吾節度。「人 能立志,何事不可為?聞汝往年嘗攻閩中,必深知其 地理險易。今總大軍進征,凡攻圍城邑,必擇便利可 否,為之進退,無失機宜。克定之功,全賴於汝。」復諭璟 等曰:「南方之地,皆入版圖,惟淮北、山東尚未寧一,兩 廣、八閩尚未歸附。已命丞相徐達、平章常遇春等北 定中原,平章胡廷瑞分道南征,以取八閩。俟八閩既 定,就以其師航海取廣東。故命爾等率荊、湘之眾,進 取廣西。兩軍合勢,何征不克,何堅不摧!爾其務靖亂 止暴,撫綏順附,使遠人畏服。懋建乃勛,毋替予命。」諸 將皆頓首受命,各引兵發。十一月,徐達克徐州。初,揚 州興化人王宣,元末為司農掾,會黃河決,元以宣為 淮南淮北都元帥府都事,齎楮幣募丁夫,統領治河。 功成命為招討使,率丁夫從也速復徐州,授淮南淮 北義兵都元帥,移鎮山東。益都田豐兵侵益都,宣子 信從察罕帖木兒。田豐復令宣與信還鎮沂州,於是 權勢日重,因乘隙收掠山東,遂竊據沂州。至是,徐達 師至淮安,遣人往沂州,以書諭王宣父子使來降。王 信得書,乃遣使納款,且奏表賀平張士誠。帝遣徐唐 臣、李侍儀等往沂州,授信為榮祿大夫、江淮行中書 省平章政事,令以兵從大將軍征討。信與其父陰持 兩端,內實修備,外佯請降。帝知之,乃遣人密諭徐達 曰:「王信父子反覆,不可遽信,宜勒兵趨沂州,以觀其 變。如王信父子開門納款,即分兩衛軍守其地,王信 父子及部將各同家屬遣至淮安。若益都、濟寧、濟南 俱下,各令信軍五千及我軍萬人守之,其餘軍馬分 調於徐、邳各州守城,然後發遣其家屬與居,惟土兵 勿遣。分調之後,仍選其馬步精銳者,從大軍北伐,苟 閉門拒守,即攻之。」唐臣等至沂州,宣意不欲從征,乃 令其子信密往莒、密等州募兵,為備禦計,而遣其員 外郎王仲剛及信妻父老馮等詐來犒師,以緩大軍。 大將軍徐達受而遣之。仲剛等既還,宣即以兵夜劫 徐唐臣等,欲殺之,眾亂,唐臣得脫走達軍。達聞之,即 日率師徑抵沂州,營於北門。達猶欲降之,復遣梁鎮 撫往說宣。宣曰:「吾降,吾降。」梁既還報達,宣復閉門拒 守。達怒,遂進攻,分兵營其南門。都督馮宗異令軍士 開埧放水。明日,達督軍急攻其城。宣待信募兵未還, 自度不能支,甲申,乃開西門,以元所授沂國公印及子信宣命出降。達令宣為書,遣鎮撫孫惟德招降信。 信不從,殺孫鎮撫,與其兄仁,走山西。於是嶧州右丞 趙《蠻子》、莒州周黼、海州馬驪及沐陽、日照、贑榆諸縣 並隨、信將士,皆相繼來降。達以宣反覆,並怒其子殺 孫鎮撫,遂執宣,杖而戮之,並戮王仲剛、常郎中等。命 指揮韓溫守沂州,湯和克慶元。朱亮祖自黃巖進兵 溫州,陳於城南七里。方國珍部將率兵拒戰,我師擊 敗之,追北至城下,餘兵奔入城。亮祖復遣指揮張俊、 湯克明攻其西門,徐秀攻東門,指揮柴虎將游兵往 來應援,晡時克其城,方明善先已挈其妻子遁去。亮 祖入城,撫安其民,分兵徇瑞安。樞密同僉謝伯通以 城降。亮祖遂率舟師襲方明善於樂清之盤嶼,敗之, 追至楚門海口,遣百戶李德招諭之。湯和兵先自紹 興渡曹娥江,進次餘姚,降其知州李樞及上虞縣尹 沈煜,遂進兵慶元城下,攻其西門,府判徐善等率官 屬耆老自西門出降,方國珍部下乘海舟遁去。湯和 率兵追之,國珍以眾逆戰,我師擊敗之,擒其偽副樞 方惟益、元帥戴廷芳等,獲海舟二十五艘,馬四十一 匹,國珍率餘眾入海。湯和徇下定海、慈谿等縣,得軍 士三千人,戰艦六十三艘,馬二百餘匹,銀印三,銅印 十六,金印二,銀六千九百餘錠,糧三十五萬四千六 百石。方國珍部將徐元帥、李僉院等率所部詣湯和 降。國珍見諸將叛,不得已,於是亦遣郎中承廣、員外 郎陳永奉書於湯和乞降。已而又遣其子明克、明則、 從子明鞏等納其省院及諸銀印、銅印二十六,並銀 一萬兩、錢二千緡於和。丙申,朱亮祖兵至黃巖,方國 瑛及其兄子明善率家來降,送之建康。於是方國珍 及弟國珉率部屬謁見湯和於軍門,得其「部卒九千 二百人,水軍一萬四千三百人,官吏六百五十人,馬 一百九十匹,海舟四百二十艘,糧一十五萬一千九 百石」,他物稱是。繼而元「昌國州達魯花赤闊里吉思 亦來降,得糧六萬九千石,馬五十匹,船四百八十二 艘,送國珍等赴京師。」帝以國珍為廣西行省左丞,不 之官,食祿居京師。辛丑,徐達克益都。先是,帝遣使諭 大將軍徐達曰:「聞將軍已下沂州,未知勒兵何向。如 向益都,當遣精銳將軍於黃河扼衝要,斷其援兵,使 彼外不得進,內無所望。我軍勢重力專,可以必克。若 未下益都,即宜進取濟寧、濟南二城。既下,益都,山東 勢窮力竭,如囊中之物,可不攻而自下矣。然兵難遙 度,隨機應」變。尢在將軍時,金、火二星會於丑分,望後 火逐金,齊、魯之分。占曰:「宜大展兵威。」故有是諭。徐達 先命平章韓政略榆行、梁城諸鎮寨,繼又令政分兵 扼黃河,以斷山東援兵。政遣千戶趙實率兵略滕州, 元守將楊瓊遁去,遂克其城。徐達師至臨城,守將丁 玉明遁。及至益都,玉明復來降。達因遣玉明入城,諭 平章老保等不下。達謂諸將曰:「老保所恃者,河上援 兵耳。吾已分兵扼黃河,斷其右臂,彼尚不知,為釜魚 之計。」即督兵填壩,攻其城,拔之,執老保等。平章普顏 不花不屈死。遂徇下壽光、臨淄、昌樂、高苑等縣及濰、 膠、博、興等州,獲將士一萬五百餘人,馬騾一千六百 餘匹,糧一十八萬九千餘石。令「指揮葉國珍守之,老 保送建康。」壬寅,胡廷瑞度杉關,略光澤縣,下之。十二 月丁未,大都督同知汪興祖率師至東平,元平章馬 德棄城遁。興祖遣指揮常守道、千戶許秉進至東阿, 元參政陳璧以所部五萬餘人降。秉復以舟師趨安 山鎮,元右丞杜天祐、左丞蔣興以眾降。孔希學者,孔 子五十六世孫也。聞大軍至,率曲阜縣尹孔希舉、鄒 縣簿孟思諒等,迎見興祖於軍門,興祖禮之。於是兗 州以東州縣皆降。以希學襲封衍聖公。己酉,大將軍 徐達至濟南。元平章忽林台、詹同、脫因帖木兒聞之, 先驅人民,引軍遁去。平章達朵兒只、進巴等以城降。 收其將士二千八百五十五人,馬四百二十九匹。命 指揮陳勝守之。帝遣人諭大將軍徐達、副將軍常遇 春曰:「聞將軍已下齊、魯諸郡,中外皆慶。予獨謂勝而 能戒者,可以常勝;安而能警者,可以常安。戒者雖勝 若死戰,警者雖安若履危。夫屢勝之兵易驕,久勞之 師易潰。能慮於敗,乃可以無敗;能慎於成,乃可以有 成。必須固防謹密,常若臨敵,勿生懈怠,為人所乘,慎 之!慎之!」胡廷瑞克邵武,蒙古守將李宗茂以城降。庚 戌,汪興祖克濟寧,蒙古守將陳秉直棄城遁。癸丑,中 書省左相國李善長等勸上即帝位,上未之許。善長 等力請曰:「陛下起濠梁,不階尺土,遂成大業,四方群 雄,劃削殆盡,遠近之人,莫不歸心,誠見天命所在,願 早正位號,以慰臣民之望。」帝曰:「我思功未覆於天下, 德未孚於人心,一統之勢未成,四方之塗尚梗。若遽 稱大號,未愜輿情。自古帝王之有天下,知天命之已 歸,察人心之無外,猶且謙讓,未遑以俟有德。常笑陳 友諒初得一隅,妄自稱尊,志驕氣盈,卒致亡滅,貽譏 於後。吾豈得更自蹈之。若天命在我,固自有時,無庸 汲汲也。」至是,復率文武百官奉表勸進曰:「開基創業, 既宏盛世之輿圖;應天順人,宜正大君之寶位。蒼生咸仰,紅日方升。蓋聞以道化民者謂之皇,以德教民 者謂之帝。惟首出於庶物,用光建於鴻名。由是繼百 王而立國家,定四海而總綱紀。事聞在昔,運際當今。 欽惟陛下智勇自天,聰明冠世。掃除六合」之風塵,拯 救兆民於水火。擁樓船而西上,孺子奉璽而出迎。命 將帥以東征,偽主束身而受縛。由是天下歸赴,若江 海之朝宗;邦域肇隆,如金湯之鞏固。既膺在躬之曆 數,必當臨御於宸居。上以答於天心,下以符於民望。 俯從眾請,早定尊稱。臣善長等爰順群情,躬自勸進, 對明廷而虎拜,翊聖主之「龍飛;發政施仁,參贊兩間 之化育;制禮作樂,開拓萬世之太平。謹奉表勸進以 聞。」帝曰:「始吾即王位,亦不得已,勉從眾言。今卿等復 勸即帝位,吾恐德薄不足以當之。」群臣皆頓首請曰: 「天生聖人,以為民主,殿下之即王位,天命已有歸矣。 今又三四年,若不正大位,何以慰天下臣民之望?昔 漢高帝既誅項籍,群下勸進,亦不違其請。今殿下除 暴亂,救生民,功塞宇宙,德協天人。天命所在,誠不可 違。臣等敢以死請。」帝固卻之。明日,善長等復請曰:「殿 下謙讓之德,著於四方,感於生民。願為天下計,早徇 群臣之請。」帝曰:「中原未平,軍旅未息,吾意天下大定, 然後議此。而卿等屢請不已,此大事當斟酌禮儀而 行,不可草草。」丁巳,胡廷瑞克建陽,蒙古守將曹復疇 出降。戊午,敕征南將軍湯和、副將軍廖永忠帥舟師 自海道取福州。帝御戟門,與大都督府臣諭各處用 兵曰:「胡廷瑞已得邵武,今命湯和又從海上取福州, 其勢必得。既得福建,當留兵守要害,俾由海道取廣 東。楊璟兵取廣西。既克,就以其兵西取蜀。中原赤地 千里,人民艱食,軍馬所經,糧餉最急,當令往徐、邳運 糧,兵精糧足,所向必克,卿等以為何如?」皆曰:「善。」己未, 廣信衛指揮沐英破分水關,略崇安縣,克之。辛酉,中 書省左相國李善長率禮官進即位禮儀。甲子,大將 軍徐達遣參政傅友德取萊陽。庚午,湯和克福州。初, 陳友定環福州,「城外,皆築壘為備,每五十步更築一 臺,嚴兵守之。」聞我師入杉關,乃留同僉賴正孫、副樞 謝英輔、院判鄧益以眾二萬守福州,友定自率精銳 守延平以拒。時湯和等舟楫自明州乘東北風徑抵 福州之五虎門,駐師南臺河口,遣人入城招諭,為元 平章曲出所殺。我師登岸將圍城,曲出領眾出南門 拒戰,指揮謝得成等擊敗之,眾潰,入城拒守。是夜,參 政袁仁密遣人納款。黎明,我師於臺蟻附登城,遂開 南門。和擁兵入,鄧益拒戰於水部門,擊殺之。正孫、英 輔自西門走延平,曲出搭海木兒、杭者不花,左丞鄧 住,中丞鐵木烈思等皆懷印綬,挈妻子遁去,參政尹 克仁赴水死。時僉樞柏鐵木兒居候「官,聞大軍攻城 急,遂自剄湯。和入省署,撫輯軍民,獲馬六百三十九 匹,海舟一百五十艘,糧一十九萬九千五百餘石,金 一千四百五兩,銀二萬四千餘兩,胡椒六千三百餘 斤。」和遣袁仁暨員外余善招諭興化、漳、泉諸路,其福 寧等州縣之未附者,分兵徇略之。戊申洪武元年春 二月乙亥,高皇帝祀天地於南郊,即皇帝位,定有天 下之號曰「大明」,建元洪武。追尊四代祖考、皇高祖考 尊號曰元皇帝,廟號德祖,妣曰元皇后;皇曾祖考尊 號曰恆皇帝,廟號懿祖,妣曰恆皇后;皇祖考尊號曰 祐皇帝,廟號熙祖,妣曰祐皇后;皇考尊號曰淳皇帝, 廟號仁祖;皇妣陳氏曰淳皇后。立妃馬氏為皇后,世 子標為皇太子,大赦天下。

按《明會典》高皇帝登極儀:洪武元年圜丘告祭禮成, 校尉設金椅於郊壇前之東,南向,設冕服案於金椅 前。候望瘞畢,丞相諸大臣率百官於望瘞位跪奏曰: 「告祭禮成,請即皇帝位。」群臣扶擁至金椅上坐。百官 先排班,執事官舉冕服案、寶案至前,丞相諸大臣奉 袞冕跪進,置於案上。丞相等就取袞冕,加於聖躬。丞 相等入班。通贊唱:「排班」,班齊鞠躬,樂作。拜,興,拜,興,拜, 興,拜,興,平身。樂止。百官拜,興如之。通贊唱「班首詣前」, 引禮引丞相至上位前。通贊唱「跪,搢笏」,丞相跪,搢笏。 承傳唱眾官皆跪。百官跪。捧寶官開盝,取玉寶跪授 丞相。丞相捧寶上言:「皇帝進登大位,臣等謹上御寶。」 尚寶卿受寶,收入盝內。通贊唱「就位」,拜,興,平身。百官 拜、興如之。通贊唱「復位」,引禮官引丞相自西降,復位。 通贊唱「鞠躬」,拜,興,拜,興,平身,搢笏,鞠躬,三舞蹈,跪左 膝,三叩頭,山呼,山呼,再,山呼,跪右膝,出笏。贊「俛伏」,興, 平身;鞠躬,拜,興,拜,興,拜,興,拜,興,平身。皇帝解嚴。通贊 唱「捲班」,百官退,禮畢,具鹵簿,導從詣太廟,奉上冊寶, 追尊四代考妣,仍告「祀社稷。」還,具袞冕,御奉天殿,百 官上表稱賀。前期,侍儀司設表案於丹墀中內道之 西北,設丞相以下百官拜位於內道上下之東西,每 等異位,重行北面。捧表官、宣表官、展表官位於表案 之西,東向。糾儀御史二人位於表案之南,東西相向; 宿衛鎮撫二人位於東西陛下,護衛百戶二十四人 位於宿衛鎮撫之南,稍後;知班二人位於文武官拜 位之北,東西相向。通贊贊禮二人位於知班之北,通贊在西,《贊禮》在東;引文武班四人位於文武官拜位 之北,稍後,皆東西相向;引殿前班二人位於引武班 之南;舉表案二人位於引武班之北;舉殿上表案二 人位於西階之下,東向。「其丹陛上,設殿前」班指揮司 官三員侍立位於陛上之西,東向;宣徽院官三員侍 立位於陛下之東,西向;儀鸞司官位於殿中門之左 右,護衛千戶八人位於殿東西之左右,俱東西相向; 鳴鞭四人列於殿前班之南,北向;將軍六人位於殿 門之左右,天武將軍四人位於陞上之四隅,皆東西 相向。殿上尚寶司設寶案於正中,侍儀司設表案於 寶案之南。文官侍從班、起居注給事中、殿中侍御史、 尚寶卿位於殿上之東,西向。武官侍從班、懸刀指揮 位於殿上之西,東向。受表官位於文官侍從班之南, 西向。內贊二人位於受表官之南,捲簾將軍二人位 於簾前,俱東西相向。是日清晨,拱衛司陳設鹵簿,列 甲士於午門外之東西,列旗仗於奉天門外之東西。 龍旗十二,分左右,用甲士十二人。北斗旗一,纛一居 前,豹尾一居後,俱用甲士三人。虎、豹各二。馴象六,分 左右左右。布旗六十四門旗,日旗、月旗,青龍、白虎旗, 風、雲、雷、雨、江、河、淮濟旗,天馬、天祿、白澤、朱雀、《元武》等 旗,木、火、土、金、水、五星、五嶽旗,熊旗、鸞旗及二十八宿 旗各六行,每旗用甲士五人,一人執旗,四人執弓弩。 設五輅於奉天門外,玉輅居中,左金輅,次革輅,右象 輅,次木輅,俱並列丹墀左右布。黃麾仗,黃蓋、華蓋、曲 蓋、紫方傘、紅方傘、雉扇、朱團扇、羽葆幢、豹尾龍頭竿、 信旛、傳教旛、告止旛、絳引旛、戟氅、戈氅、儀鍠、氅等各 三行。丹陛左右陳幢節、響節、金節燭籠、青龍、白虎幢, 班劍、吾杖、立爪、臥爪、儀刀、鎧、杖、戟、骨朵、朱雀、元武幢 等各三行。殿門左右設圓蓋一,金交椅、金腳踏、水盆、 水罐團、黃扇、紅扇,皆校尉擎執。侍儀舍人二人舉表 案入就殿上。鼓初嚴,百官具朝服。次嚴,各依品從,齊 班於午門外,以北為上,東西相向。通班贊禮及宿衛 鎮撫等官入就位。諸侍衛官各服其器服,及尚寶卿、 侍從官入。鼓三嚴,丞相以下文武官以次入,各就位。 皇帝袞冕陞御座,大樂、鼓吹振作,樂止。將軍捲簾,尚 寶卿以寶置於案。拱衛司鳴鞭,引班引文武百官入 丹墀拜位,北面立。初行樂作,至位樂止。知班唱:「班齊。」 贊禮唱「鞠躬,拜。」樂作,四拜興,平身,樂止。捧表以下官 由殿西門入。內贊唱:「進表」,捧表官捧表跪進於案前, 受表官搢笏,跪於案東,受表置於案,出笏,興,退立於 殿內之西,東向。內贊唱:「宣表」,宣表官至案前,搢笏,取 表,跪宣於殿內之西。展表官搢笏,同跪。展宣訖,展表 官出笏,一人以表復置於案,俱退立於位。宣表官俯 伏,興。同捧表以下官出殿西門,降自西階,復位。贊禮 唱「鞠躬」,樂作,四拜,樂止。唱「搢笏,鞠躬」,三舞蹈。唱「跪」,唱 「山呼」,各拱手加額呼萬歲者三。樂工軍校齊聲擊鼓 應之。唱「出笏,俯伏興」,樂作,四拜。賀畢,遂遣官冊皇后、 冊立皇太子以即位,詔誥天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並且於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並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識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協議(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複製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