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苑珠林 (四部叢刊本)/卷第九十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第九十四 法苑珠林 卷第九十五
唐 釋道世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萬曆刊本
卷第九十六

法苑珠林卷第九十五

   唐上都西朙寺沙門釋道世玄惲撰

十惡篇第八十四之六

 瞋恚部

  述意

夫四虵躁動三毒奔馳六賊相侵百憂總萃或宿重

相嫌伺求長短素懐結忿專加相害了無仁義頓失

慈悲殺法殺緣教死讚死或復潛行毒藥密遣祝邪

遂使含毒腑藏鴆裂肝心令其衘悲長夜抱痛幽泉

宛轉何辭煩怨誰訴故經曰長者宅中多生毒樹羅

剎海上屢乞浮囊亦如乾薪萬束豆火能焚暗室百

年一燈便破故知瞋心甚於猛火行者應自防䕶劫

功徳賊無過斯害若起一念恚火便燒衆善功徳是

以惡性之人人畜皆畏不簡善人語則成毒好壊他

心令他猒惡人無愛者衆所畏棄如避狼虎現被輕

賤死墮地獄是故智者見此等過以忍滅之不畏衆

苦也

  引證

如正法念經雲若起瞋恚自燒其身其心噤毒顔色

變異他人所棄皆悉驚避衆人不愛輕毀鄙賤身壊

命終墮於地獄以瞋恚故無惡不作是故智者捨瞋

如火知瞋過故能自利益為欲自利利益他人應行

慈忍譬如大火焚燒屋宅有勇健者以水滅之智慧

之水能滅恚火亦復如是能忍之人第一善心能捨

瞋恚衆人所愛衆人樂見人所信受顔色清淨其心

寂靜心不躁動善淨𭰹心離身口過離心愁惱離惡

道畏離於怨憎離惡名稱離於憂惱離怨家畏離於

惡人惡口罵詈離於悔畏離惡聲畏離無利畏離於

苦畏離於慢畏若人能離如是之畏一切功徳皆悉

具足名稱普聞得現在未來二世之樂衆人觀之猶

如父母是忍辱人衆人親近是故瞋怒猶如毒虵如

刀如火以忍滅之能皆盡除能忍瞋恚是名為忍若

有善人能修行善應作是念忍者如寳應善護之但

諸衆生善惡現別愚人凌罵過他為勝智人下黙以

為第一愚人因起小諍遂成大怨若已得勝他怨轉

㴱若自理屈反加憂苦若能慎言不説人短縱他罵

我皆是往業非為橫報又六度集經雲昔者菩薩身

為象王其心𪪺逺照知有佛法僧常三自歸每以普

慈拯濟衆生誓願得佛當度一切從五百象時有兩

妻象王於水中得一蓮華厥色甚妙以惠適妻適妻

得華欣懌曰冰寒尤甚何緣有斯華乎小妻貪嫉恚

而誓曰㑹以重毒鴆殺汝矣結氣而殞䰟靈感化為

四姓女顔華絶人智意流通博識古今仰觀天文明

時盛衰王聞若茲娉為夫人至即陳治國之政義合

忠臣王悅而敬之每言輒從夫人曰吾夢覩六牙之

象心欲其牙以為珮幾王不致之吾即死矣王曰無

妖言人聞見笑爾夫人心生憂結王請議臣四人自

雲已夢曰古今有斯象乎一臣對曰無有之也一臣

曰王不夢也一臣曰嘗聞有之所在彌逺一臣曰若

能致之釋今詳於茲矣四臣即召四方射師問之南

方師曰吾亡父常雲有之然逺難致臣上聞雲斯人

知之王卽現之夫人曰汝直南行三千里入山行二

日許即至象所道邉作坑除汝鬚髪著沙門服於坑

中射之藏取其牙將二寸來象師如命行之象處先

射象卻著法衣服持鉢於坑中止住象王見沙門即

低頭言和南道士將以何事試吾軀命答曰欲得汝

牙象曰吾痛難忍疾取牙去無亂吾心令惡念生也

志念惡者死入太山餓鬼畜生道中夫懐忍行慈惡

來善往菩薩之上行也人即截牙象曰道士汝當卻

行無令羣象尋足跡也象適人去逺甚痛難忍躃地

大呼奄然而死即生天上羣象四來咸曰何人殺吾

王者行索不得還守王屍悲痛哀號師以牙還王覩

象牙心即慟怖夫人以牙著手中適欲視之雷電霹

𩆝椎之吐血死入地獄佛告諸沙門爾時象王者我

身是也大婦者裘夷是獵師者調達是夫人者好首

是菩薩執志度無極持戒如是又智度論釋提問佛

  何物殺安隱 何物殺無憂 何物毒之根

  吞滅一切善

佛答雲

  殺瞋則安隱 殺瞋則無憂 瞋為毒之根

  瞋滅一切善

又雜寳藏經偈言

  得勝増長怨 負則益憂苦 不諍勝負者

  其樂最第一

若行忍者則有五徳一無恨二無訶三衆人所愛四

有好名聞五生善道此之五徳名平和事又長阿含

經偈雲

  愚罵而智黙 則為住勝彼 彼愚無知見

  謂我懐恐怖 我觀第一義 忍黙為最上

  惡中之惡者 於瞋復生瞋 能於瞋不瞋

  為戰中最上 夫人有二緣 為己亦為他

  衆人有諍訟 不報者為勝 夫人有二緣

  為已亦為他 見無諍訟者 不謂為愚騃

  若人有大力 能忍無力者 此力為第一

  於忍中最上 愚自謂有力 此力非為力

  如法忍力者 於力不可沮

又修行道地經偈雲

  其口言柔輭 而心懐毒害 視人甚歡喜

  相隨如可親 口一而柔順 其心內含毒

  如樹華色鮮 其實苦若毒

又赤𭉨烏喻經雲昔有烏名曰拘耆梁言赤𭉨烏遊在叢

林樹産𡦗諸子在於樹上時有拘耆與一獼猴共為

親厚時叢樹間有一毒虵伺行不在啗拘耆子無復

遺餘拘耆失子悲鳴啼呼不知所在熟自思惟知虵

所啗獼猴歸見問之何為答曰虵啗我子了盡無餘

獼猴曰我當報之時毒虵行獼猴前嬈之虵怒纒獼

猴獼猴捉得頭曳至石上磨破而死棄擲而還拘耆

踴躍畜生尚有報何況於人又雜譬喻經雲昔有一

虵頭尾自諍頭語尾曰我應為大尾語頭曰我應為

大頭曰我有耳能聴有目能視有口能食行時在前

故可為大汝無此術尾曰我令汝去故得去耳若我

不去以身繞木三帀三日不已不得求食飢餓垂死

頭語尾曰汝可放我聽汝為大尾聞其言即時放之

復語尾曰汝既為大聽汝前行尾在前行未經數步

墮大㴱坑而死喻衆生無智強為人我終墮三塗又

僧祇律雲過去世時有一羣雞依榛林住有貍侵食

唯餘一雌烏來覆之共生一子子作聲時烏説偈言

  此兒非我有 野父聚落母 共合生兒子

  非烏復非雞 若欲學翁聲 復是雞所生

  若欲學母鳴 其父復是烏 學烏似雞鳴

  學雞作烏聲 烏雞若兼學 是二俱不成

此喻道俗雖持禁戒雜染不純相中似善口出惡言

欲喚是善口復出惡欲喚非善相復出家又伐毒樹

經雲昔舍衛國有官園生一毒樹人遊樹下皆悉頭

痛欲裂或患腰疼伐已還生樹中之妙衆人見喜不

知諱者皆來遭死有智語之當盡其根適欲掘根復

恐定死進更思惟出家學道亦復如是佛説偈言

  伐樹不盡根 雖伐猶復生 伐愛不盡本

  數數復生苦

心悟剋責即得初果又孛經説偈雲

  惡從心生  反以自賊  如鐵生垢

  消毀其形  樹繁華果  還折其枝

  蚖虵含毒  反害其軀

又善見説偈雲

  若人起瞋心 譬如車奔逸 車士能制之

  不足以為難 人能制瞋心 此事最為難

又修行道地經偈雲

  其有從瞋恚 怨害向他人 後生墮虵蚖

  或作殘賊獸 譬如竹樹劈 芭蕉騾懐妊

  還害亦如是 故當發慈心

又百緣經雲佛在王舍城迦蘭駝竹林時彼城中有

一長者名曰賢面財寳無量不可稱計多諸諂曲慳

貪嫉妬終無施心乃至飛鳥驅不近舍有諸沙門及

婆羅門貧窮乞匃從其乞者惡口罵之其後命終受

毒虵身還守本財有近之者瞋目猛盛怒眼視之能

令使死頻婆娑羅王聞已心懐驚怪今此毒虵見人

則害唯佛能調作是念已即將羣臣往詣佛所頂禮

佛足卻坐一面具白前事唯願世尊降伏此虵莫使

害人佛唱許可於其後日著衣持鉢往詣虵所虵見

佛來瞋恚熾盛欲螫如來佛以慈力於五指端放五

色光明照彼虵身即得清涼𤍠毒消除心懐喜悅舉

頭四顧是何福人能放此光照我身體使得清涼快

不可言爾時世尊見虵調伏而告本緣虵聞佛語㴱

自剋責葢障雲除自憶宿命作長者時所作惡業今

得是報方於佛前𭰹生信敬佛告之言汝於前身不

順我語受此虵形今宜調順受我教勑虵答佛言隨

佛見授不敢違勑佛告虵言汝若調順入我鉢中佛

語已竟尋入鉢中將詣林中王及羣臣聞佛世尊調

化毒虵盛鉢中來合國人民皆往共看虵見衆人𭰹

生慙愧猒此虵身即便命終生忉利天即自念言我

造何福得來生天即自觀察見在世間受毒虵身由

見佛故生信敬心猒惡虵身得來生此受天快樂今

當還報佛世尊恩齎持香華光明照曜來詣佛所前

禮佛足供養訖已卻坐一面聽佛説法心開意解得

須沱洹果即於佛前説偈讚佛

  巍巍大世尊 功徳悉滿足 能開諸盲冥

  尋得於道果 除去煩惱垢 超越生死海

  今𫎇佛恩徳 得閉三惡道

爾時天子讚歎佛已遶佛三帀還詣天宮時頻婆娑

羅王聞佛説慳貪緣時會諸人有得四沙門果者有

發無上菩提心者歡喜奉行又百緣經雲佛在驕薩

羅國將諸比丘欲詣勒𨙻樹下至一澤中有五百水

牛甚大凶惡復有五百放牛之人遙見佛來將諸比

丘從此道中行高聲叫喚唯願世尊莫此道行此牛

羣中有大惡牛極突傷人難可得過爾時佛告放牛

人言汝等今者莫大憂怖彼水牛者設來觝我吾自

知時語言之頃惡牛卒來翹尾低角刨地喚吼跳躑

直前爾時如來於五指端化五師子在佛左右四面

周帀有大火坑時彼惡牛甚大惶怖四向馳走無有

去處唯佛足前有少許地宴然清涼馳奔𧼈向心意

㤗然復無怖畏長跪伏首舐世尊足復便仰頭視佛

如來喜不自勝爾時世尊知彼惡牛心已調伏即便

為牛而説偈言

  盛心興惡意 欲來傷害我 歸誠望得勝

  反來舐我足

時彼水牛聞佛世尊説此偈已𭰹生慙愧欻然悟解

葢障雲除知在先身在人道中所作惡業倍生慙愧

不食水草即便命終生忉利天忽然長大如八歳兒

便自念言我修何福生此天上尋自觀察知在世間

受水牛身𫎇佛化度得來生天我今當還報佛之恩

作是念已齎持香華來詣佛所光明赫弈照佛世尊

前禮佛足卻坐一面佛即為其説四諦法心開意解

得須陀洹果遶佛三帀還乎天宮時諸五百放牛人

於其晨朝來詣佛所佛為説法心開意解各獲道跡

求索出家佛即告言善來比丘鬚髪自落法服著身

便成沙門精勤修習得阿羅漢果時諸比丘見是事

已而白佛言今此水牛及五百放牛人宿造何業生

水牛中復修何福值佛世尊佛告諸比丘汝等欲知

宿業所造諸惡業緣今當為汝等説偈雲

  宿造善惡業 五劫而不朽 善業因緣故

  今獲如是報

於賢劫中波羅奈國有佛出世號曰迦葉於彼法中

有一三藏比丘將五百弟子遊行他國在大衆中而

共論義有難問者不能通達便生瞋恚反更惡罵汝

等今者無所曉知強難問我狀似水牛觗突人來時

諸弟子咸皆然可各自散去以是惡口業因緣故五

百世中生水牛中及放牛人共相隨逐乃至今者未

得解脫佛告諸比丘欲知彼三藏比丘者今此羣中

惡水牛是彼時弟子者今五百放牛人是佛説是水

牛因緣時各各自䕶身口意業猒惡生死得四沙門

果有發無上菩提心者聞佛所説歡喜奉行

正報頌曰

  愚人瞋恚重 地獄被燒然 犲狼諍圍繞

  蚖毒競來前 齚怒目食 背脇縱橫穿

  自作還自受 恚火競相煎

習報頌曰

  怒心多毒害 沉沒苦惡道 出彼得人身

  餘報他還惱 見者求其過 憎嫌如毒草

  此既無冝利 愚瞋何所寳

感應緣略引十驗

梁曲阿人姓𢎞忘名

梁稜陵令朱貞

梁南陽樂葢卿

梁參軍羊道生

梁刺史張臯

周文帝宇文泰

陳中書舍人虞陟

陳庾季孫

梁武昌太守張絢

梁裴植

梁武帝欲為文皇帝陵上起寺未有佳材宣意有司

使加求訪先有曲阿人姓弘忘名家甚富厚乃共親

族多齎財貨往湘州治生遂經數年營得一栰可長

千步材木壯麗世所希有還至南津南津校尉孟少

卿希朝廷㫖用乃加繩墨弘氏所齎衣裳繒綵猶有

殘餘誣以涉道劫掠所得並劾造作過制非商估所

冝結正處死沒入其官栰以𠑽寺用奏遂施行臨刑

之日勑其妻子可以黃紙百張並具筆墨置棺中也

死而有知必當陳訴又書少卿姓名數十吞之可經

一月少卿端坐便見𢎞來初猶避捍後稍欵服但言

乞恩嘔血而死凡諸獄官及主書舍人預此獄事及

署奏者以次殂沒未出一年零落皆盡皇基寺營搆

始訖天火燒之略無纎芥所埋柱木入地成灰也

梁秣陵令朱貞以罪下獄廷尉平虞考覈其事結

正入重貞遣相聞與曰我罪當死不敢祈恩但猶

冀主上萬一𢎞宥耳明日既是墓日乞得過此奏聞

可爾與不答曰此於理無爽何為不然謹聞命矣

而朱事先入明日奏束便遇客共飲致醉遂忘抽

出文書且曰家人合束內衣箱中復不記比至帝

前頓足香橙上次第披之方見此事勢不可隱便爾

上聞武帝大怒曰朱貞合死付外詳決貞聞之大恨

曰虞小子欺網將死之人鬼若無知故同灰土儻

其有識誓必報之貞於市始當命絶而已見其來

自爾後時時恆見ဌ見來甚惡之又夢乘車在山下

貞居山上推石壓之月餘日除曲阿令拜之明日

詣謝章門闕下其婦平常於宅暴卒狼狽而還入

室哭婦舉頭見貞在樑上曰朱秣陵在此我婦豈

得不死言未訖而屋無故忽崩及男女婢使十餘

人一時併命右丞虞騭是其宗親經始喪事見

暫下堂避之僅得免難

梁廬陵王在荊州時嘗遣從事量括民田南陽樂葢

卿亦𠑽一使時公府舍人韋破虜發遣誡勑失王本

意及葢卿還以違悞得罪破虜惶懼不敢引𠎝但誑

葢卿雲自為分雪無訴也數日之間遂斬於市葢卿

號叫無由自陳唯語家人以紙筆隨斂死後少日破

虜在槽看牛忽見葢卿挈頭而入持一盌䔉虀與破

虜破虜奔走驚呼不獲已而服之因此得病未幾而

死杜嵸梁州刺史懐瑤第二子也任西荊州刺史性

甚豪忌新納一妾年貎兼美寵愛殊𭰹妾得其父書

雲比日困苦欲有求告妾倚𬖄讀之嵸外還而妾自

以新來羞以此事聞嵸因嚼吞之嵸謂是情人所寄

遂令剖腹取書妾氣未斷而書已出嵸看訖歎曰吾

不自意忩忩如此傷天下和氣其能久乎其夜見妾

訴嵸旬日而死襄陽人至今以為口實

梁太山羊道生為梁邵陵王中兵參軍其兄海珍任

溠州刺史道生乞假省之臨還兄於近路頓待道生

道生見縛一人於樹就視乃故舊部曲也見道生涕

泣哀訴雲溠州欲賜殺求之救濟道生問何罪答雲

失意逃叛道生曰此最可忿即下馬以珮刀刳其眼

精吞之部曲呼天號地須臾海珍來又勸兄決斬至

座良久方覺眼在喉內噎不肯下索酒嚥之頻傾數

盃終不能去轉覺脹塞遂不成醼而別在路數日死

當時見者莫不以為有天道驗矣

梁東徐州刺史張臯僕射永之孫也嘗被敗入北有

一土民與臯盟誓將送還南遂即出家名僧越臯供

養之及在東徐亦隨至任恃其勲舊頗以言語忤臯

臯便大怒𨒪遣兩門生一人姓井一人姓白皆不得

其名夜往殺之爾後夕夕夢見僧越雲報怨少日出

射而箭帖青傷指纔可見血不以為事後因破棃梨

汁漬瘡乃始膿爛停十許日膊上無故復生一瘡膿

血與指相通月餘而死

周文帝宇文泰初為魏丞相值梁朝喪亂梁孝元帝

為湘東王時在荊州時遣使通和禮好甚至與泰斷

金立盟結為兄弟後平侯景孝元即位泰猶人臣不

加崇敬頗行陵侮又求索無猒或不愜意遂遣兵襲

江陵虜傒朝士至於民度百四十萬口而害孝元焉

又魏文帝先納茹茹主郁久閭阿那SKchar女為後和親

殊篤害梁王之明年SKchar為齊國所敗破國率餘衆數

千奔魏而突厥舊與茹茹怨讎即遣餉泰馬三千疋

求誅SKchar等泰遂許諾伏突厥兵與SKchar謳㑹醉便縛之

即日滅郁久閭一姓五百餘人流血至踝茹茹臨死

多或仰天而訴明年冬泰獵於隴右得病見孝元及

SKchar為祟泰發怒肆罵命索酒與之兩月日死

陳主初立梁元帝第九子晉安王為主而輔載之㑹

稽虞陟本梁武世為中書舍人尚書右丞於時夢見

梁武謂陟曰卿是我舊左右可語陳公莫殺我孫若

殺於公不好事甚分明陟既未見有篡殺兆形不敢

言之數日復夢如此並語陟曰卿若不傳我意卿亦

不佳陟雖嗟惋決無言理少時之間太史啓雲殿內

當有急兵陳主曰急兵正是我耳倉卒遣亂兵害少

主自立爾後陟便得病又夢梁武曰卿不能為我語

陳主致令禍及卿與陳尋當知也陟方封啟敘之陳

主為人甚信鬼物聞大驚遣與迎陟面相訊訪乃尤

陟曰卿那不導奇事奇事六七日陟死尋有韋載之

怪也

陳庾季孫性甚好殺滋味漁獵故是恆事奴婢𠎝罪

亦或盡之常大篤病夢人謂曰若能斷殺此病當差

不爾必SKchar即於夢中誓不復殺驚寤戰悸汗流浹體

病亦漸瘳後數年有三門生竊其兩妾以叛追尋獲

之即竝嘔殺其夕復見前人來云何故負信此人罪

不至SKchar私家不合擅刑今改決無濟理投明嘔血數

日而終

梁武昌太守張絢常乘船行有一部曲役力小不如

意絢便躬捶之一下即無復活狀絢遂推置江

中須臾頃見此人從水而出對絢歛手曰罪不當死

官枉見殺今來相報即跳入絢口絢因得病少日而

SKchar

梁裴植隨其季叔叔業自南兗州入北仕於元氏位

至尚書植同堂妹夫韋伯鼎有學業恃壯業氣以自

才智常輕陵植植憎之如讎後於洛下誣告植謀為

廢立植坐此死百許日伯鼎病向空而語曰裴尚書

SKchar不獨見由何以怒也須臾而䘚萬納於中者北代

人仕魏世為侍中領軍明帝勲專權在內尚書僕射

郭祚尚書裴植乃共勸高陵陽王雍出中中聞之逼

有司誣奏其罪矯詔竝殺之朝野憤怒莫不切齒二

年中得病見裴郭為祟尋死右此十驗出㝠祥記

法苑珠林卷第九十五

校譌

 第五𥿄十行一南藏作言第十二𥿄六行用北藏作周

音釋

 鴆直禁切毒鳥也巨禁切閉也必益切仆也典禮切觸也歩交

 跳躑跳他弔切越也躑直炙切躍也五佳切齒不正也齚仕革切齧也

 切推窮罪人也分勿下革切考實也職日詰結切持也

 側嫁切州名伊甸切合飲也弦雞切奴也其季切心動也

 切洽扶歷切音昔欲死之貎

 太倉居士王瑞庭施貲刻此法苑珠林第九十五卷 呉江比丘明覺對 眞

 州沙彌了因書 長洲呉子章刻萬曆辛卯秋淸涼山妙德庵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