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陽記事/卷之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之一 球陽記事
卷之二
尚思紹王 尚巴志王 尚忠王 尚思達王 尚金福王 尚泰久王 尚德王
琉球國 蔡溫、尚文思、鄭秉哲等著
卷之三

目錄[編輯]

  • 尚思紹王
    • 二年,明成祖賜祭武寧,並詔思紹嗣王爵。
    • 六年,王請王茂陞國相兼長史事,並程復還鄉。
    • 九年,山南王兄達勃期謀弒汪應祖王。
    • 十年,冊封使陳季芳等齎詔至國,封為山南王。
    • 十一年,遣尚巴志滅山北王攀安知。
      • 明成祖寬使臣不謹之罪,特以遣歸。
  • 尚巴志王
    • 元年
    • 三年,創建下天妃廟。
      • 勅使周彝等賫勅至國。
    • 四年,明仁宗登極,改元洪熙,且冊封使柴山賫勅至國。
      • 王舅模都古等乞賜一舟歸國。
    • 五年,明宣宗登位,改元宣德。
    • 六年,宣宗遣使賜皮弁冠服並買生漆各色磨石。
    • 七年,創建國門,榜曰中山。
    • 八年,王起義兵滅山南王他魯每。
    • 九年,內官柴山、阮某至國,賜王尚姓。柴山創建大安禪寺。
      • 宣宗賜詔,褒嘉琉球一統。
    • 十一年,內官柴山創建千佛靈閣。
    • 十四年,改定貢使從人員數。
    • 十八年,蔡讓被龜鱣救命。
  • 尚忠王
    • 元年
    • 二年,通事沈志良徃爪哇國市胡椒蘇木。
    • 四年,冊封使余汴、劉遜齎勅至國。
  • 尚思達王
    • 元年
    • 四年,冊封使陳傳、萬祥等齎勅至國。
      • 貢使跟伴毆死,西番人抵命。
    • 王叔尚金福。附王舅馬權度進方物於英宗。
  • 尚金福王
    • 元年
    • 二年,國相懷機築長虹堤,以建長壽神社。
    • 三年,冊封使陳謨、董守宏齎勅至國。
      • 那霸威部竈。
  • 尚泰久王
    • 元年
    • 三年,冊封使李秉彜、劉儉等齎勅至國。
      • 始鑄天尊廟之鐘。
    • 四年,新鑄天妃二廟及萬壽寺等鐘。
    • 五年,阿摩和利、護佐丸。
      • 夏居數奉旨攻滅阿摩和利。
    • 六年,王命金丸授御物城御鎖側職。
      • 創建萬壽寺。
  • 尚德王
    • 元年
    • 二年,冊封使潘榮、蔡哲等齎詔至國。
    • 五年,明憲宗登極,改元成化。
      • 慶賀使臣在閩始學遊曆。
      • 程鵬封為議大夫。
    • 六年,王親自率軍征討奇界。
      • 王創建大寶殿於天界寺。
      • 吳弘肇妻獻水於王,以蒙褒嘉。
      • 始建泊地頭。
    • 七年,朝鮮王寄送方冊藏經。
    • 九年,王命輔臣鑄巨鐘,懸於相國寺。

尚思紹王[編輯]

神號:君志真物。【《遺老傳》有云:思紹之父名叫鮫川大主,乃葉壁人,移居於作敷間切新里村場天之地。遂娶大城按司之女,生一男一女:其男思紹也,女叫場天祝。思紹長成,移居於苗代村,當時之人稱苗代大親。苗代大親通於佐敷村美里子之女,而生佐敷小按司。小按司即巴志也。又曰:美里大親、平田大親,其兄弟也雲爾。然籍湮世遠,虛實難辨。故遵世譜凡例之定規,不敢強記。】

附紀:思紹為佐敷按司,時會琉球分如鼎足,兵爭不息。見其嫡子巴志英明神武,雄才蓋世;誠有治世安民之能。遂令巴志立爲佐敷按司,而自退養老。巴志果起義兵討中山,奉父思紹爲君,自能輔翼父王,發政施仁;有功者賞,有罪者罰。臣民皆悅,中山始安。

即位元年【明永樂四年丙戌】

二年,明成祖賜祭武寧,並詔思紹嗣王爵。尚思紹遣使以武寧薨訃告。成祖命禮部賜祭賻,詔思紹嗣王爵,並給皮弁冠服。【此時成祖不遣使,止賜詔封之。】

六年,王請王茂陞國相兼長史事,並程復還鄉。王遣使表賀元旦,時具疏言:「長史王茂輔翼有年,請陞王茂爲國相,兼長史事。」又疏言:「長史程復,饒州人,輔臣祖察度四十餘年,勤誠不懈。今年八十有一,請命致仕,還其郷。」成祖悉許之。[1]

九年,山南王兄達勃期謀弒汪應祖王。山南王承察度無嗣,臨終,遺命從弟汪應祖以攝國事。永樂二年,汪應祖受封於朝。其兄達勃期心甚痴之。永樂十二年,謀弒應祖纂位。【汪應祖在位十一年】各寨官並諸按司合兵誅達勃期,推應祖之長子他魯毎攝國事。

十年,冊封使陳季芳等齎詔至國,封為山南王。他魯每表請襲封。成祖遣陳季芳等齎捧詔文抵國,封他魯每為山南王,並賜誥命、冠服,及鈔一萬五千錠。

十一年,王遣尚巴志滅山北王攀安知。攀安知自恃武勇,淫虐無道。其臣名平原,本部人,勇力極強。其餘軍士,皆勇剛驍健之人。亦其城池甚係險阻,尤難攻撃。由是驕傲日盛,常有呑中山之意。自受封於朝以來,矜肆益甚。與平原議攻中山,毎日整頓兵馬。時中山王尚思紹,撫民以徳,施政以仁。羽地按司率兵來降,告急曰:「山北王作亂,請先動兵。若遲悞,悔之無及。」言未畢,國頭按司、名護按司亦率兵來投,報説如此。王命世子巴志急整軍馬,往征山北。巴志奉旨,便將浦添按司、越來按司、讀谷山按司、名護按司、羽地按司、國頭按司六路軍馬,分隊先往。隨後官軍大發,前至寒汀那港,擁兵渡江。攀安知原是武勇之人,兼有平原等協力督軍,防備甚密。巴志催兵攻城,城上放箭如雨,不可進攻。浦添按司大叫曰:「忠臣委身於國家,視死如歸。豈可拱手而送日乎!」言畢,奮勇先進。諸軍亦爭先攻撃。奈北軍恃固,兼得驍健之兵相助守城。攻戰數日,城不陷。巴志曰:「攀安知淫虐無道,雖有千軍,實非心服。其臣平原,有勇無謀,亦是貪欲之人。以計破之,何難之有!」遂召羽地按司等問其地勢。羽地按司曰:「此城三面皆險阻,難急攻破。而坤方尤係險阻。料是此處必怠於防備。」巴志大喜,令一人辨給者,從坤方處乘夜入城,裏把幣帛,贈平原,並以利害説之,以爲內應。次日,平原告攀安知曰:「久不出戰,敵軍必以我爲怯。請王與臣更番出戰,敵必敗矣。」攀安知從之,命平原守城,自率軍先出。巴志見北軍出城來,急傳令:「從坤方險阻處,分軍攻入。」卻催軍兵,從平坦處迎敵。攀安知武藝絶倫,奮勇衝殺,官軍敗走。攀安知趕追間,忽見城中火起沖天。攀安知大驚,急慌返兵入城。平原提刀來迎,大叱曰:「汝既無道,我降於中山。」攀安知大怒,戰不數合,斫爲兩段。始知平原心變作叛,悔之無及。只見官軍爭先攻入,如天摧地塌,無力可禦。時城中有一靈石,攀安知常拜爲神石。此日智盡力窮,叱其石曰:「予今死,汝豈獨生!」揮劍劈石,自刎而亡。由是山北復歸中山。【至今神石尚存,而有十字劈開之跡。劍名「千代金丸」,沈在於重間河。後葉壁人獲之。又:城門外一大石上有王所乘馬蹄之跡。皆山北古蹟也。】

明成祖寬使臣不謹之罪,特以遣歸。王嘗遣直佳魯,犯法坐誅。成祖勅諭王曰:「比王所遣直佳魯等來京,朕優待之。及還,至福建,乃肆狂悖,擅奪海舶;殺死官軍,毆傷中官,奪其衣物。直佳魯首罪,當寘大辟,已命法司如律。其阿勃馬結制等六十七人,與之同悪,罪亦當死。眷王忠誠,特遣歸,俾王自治。自今遣使,宜戒約之,毋犯朝憲。」

尚巴志王[編輯]

神號:勢治高真物。

附紀:巴志生得身體極小,長不滿五尺,故俗皆呼佐敷小按司。其幼年嘗遊於與那原,令鐵匠造劍。匠人急造農噐,造劒甚遲。巴志屢徃問求,匠人佯爲造劍之狀,巴志還則止。漸漸鍛錬,三年而後成。巴志得此劒,一日駕舟遊。忽然大鰐翻浪躍來,舟幾覆沈。巴志按劒而立,鰐魚畏退,不敢侵。時有異國商船裝載鐵塊,在與那原貿易,皆見其劒而要之。終以滿船所載之鉄買之。巴志得鉄許多,散給百姓,令造農噐,百姓感服。巴志爲人,膽大志高,雄才蓋世。洪武二十五年,歳二十一。父思紹謂巴志曰:「昔玉城王失徳廢政,國分爲三,勢如鼎足。自爾而後,殆及百年,兵戰不息,生民塗炭,未有若此時之甚者也。吾見當時諸按司,雖各據兵柄,皆守戸之犬,不足與有爲也。今之世,惟汝一人可以有爲。汝能代吾爲佐敷按司,拯民於水火中,吾願足矣。」巴志喟然嘆曰:「惟命是從。」即續父爲佐敷按司,調練兵馬。島添大里按司召群臣曰:「今諸按司,皆不足懼。惟佐敷按司之子巴志,英明神武,有擎天之翼。今續父領佐敷,吾甚懼焉。況吾與巴志不睦,如之何則可乎?」言未畢,喊聲大起,巴志早已領兵來攻。大里按司大驚,催兵拒禦。奈巴志希世英雄,兼多勇健之兵,無力可禦,竟爲巴志所滅。巴志得大里等處,威名大振。時乃中山武寧王,壞覆先君之典刑,臣民遁隱。諸按司相謂曰:「巴志得大里,而地與首里甚近。今王失徳,禍不遠矣。」各散隱不朝。巴志謂諸臣曰:「琉球自開闢以來,一王治世。山南、山北,皆假王也。今中山王失徳廢政,何時得平二山,而致一統之治乎?」諸臣皆曰:「武寧王失徳,國勢日衰。山南、山北強暴益甚。由此觀之,武寧王非救民之主,乃傷國之螟蟲也。請先伐中山,以建基業;然後平二山,以安社稷。是萬民之幸,天理之順也。」巴志便領大兵來問其罪。武寧慌忙催軍拒禦。時諸按司閉戸高枕,曾莫之救。武寧悔之無及,出城伏罪。諸按司推巴志爲君。巴志固辭,奉父思紹爲君。自能翼輔父王,興政理治。臣民及諸按司皆服。後滅山北,遂平山南,以致一統之治。

即位元年【明永樂二十年壬寅】,次男尚忠監守山北。山北城離首里遠,【城在今歸仁】地係險阻,人亦驍徤。恐其山北復恃嶮岨而生變也,故令尚忠監守,以拒變亂。

三年,創建下天妃廟。

附:杜公《錄》云:天尊廟,昔閩人移居中山者,創建廟祠,為國祈福。以此考之,上天妃廟、龍王殿亦此時建之歟?又曰:龍王殿,舊是建在於三重城,経歴既久,移建於唐榮上天妃廟前矣。

勅使周彝等賫勅至國。春,遣使以尚思紹訃聞於朝。成祖命禮部遣行人周彛等賫勅至國,賜賻以布帛。

四年,仁宗登極,改元洪熙,冊封使柴山賫勅至國。世子巴志遣使表賀成祖萬壽聖節。成祖崩,仁宗登極,時仁宗遣中官柴山賫勅至國,封世子巴志為中山王,仍賜冠帶,襲衣文綺。由是本國始知改元。

王舅模都古等乞賜一舟歸國。王舅模都古、長史鄭義才等隨天使入京謝恩,並進香長陵。時鄭義才具呈言:「海舟経年,被海風壞;臣等附內官柴山舟以得入覲。乞賜一舟歸國,且便朝貢。」宣宗命工部給之。【竊按《吾學編》云:「尚巴志王有左長史、右長史,左長史掌國政。」《梁氏家譜》曰:「天順庚辰,奉皇帝勅命,持陞中山王府長史司。」而歴年久遠,創建此職,莫從稽詳。】[2]

五年,明宣宗登位,改元宣德。前年,貢使何蒲察度歸言仁宗崩,宣宗登極,改元宣徳。由是,王遣王舅模都古、長史鄭義才、使者實達魯等,隨內官柴山至京,貢方物,謝襲封恩,並進香長陵。【仁宗陵名。】

六年,宣宗遣使賜皮弁冠服並買生漆、各色磨石。宣宗遣內官柴山賫勅至國,賜王皮弁冠服、妃綵幣等物。勅曰:「今遣內官柴山,前來賜爾皮弁冠服,並齎銅錢,收買生漆,及各色磨刀石。勅至,爾即領價収買,交付柴山進來。故諭。」

七年,創建國門,榜曰中山。【舊記曰:中山二字,內官柴山進以為額。】[2]

八年,起義兵滅山南王他魯每。他魯毎受封於朝,驕心稍動。其後奢侈日加,常拒忠諌,宴遊是好,不務政事。臣民怨之,諸按司不朝。他魯毎發兵問罪,諸按司畏懼,多投中山。他魯毎怒曰:「賊奴與巴志同謀倡亂,不悉誅滅,吾怒不息。」遂傳軍令,聚整兵馬。山南騒動,事聞於中山。巴志曰:「時至矣。」遂自率四方按司,親徃征之。山南百姓,喜躍拜迎。他魯毎益怒,率軍出戰,大敗而走。將入門,時城上放箭,閉門拒禦。他魯毎前後受敵,無力可施,被擄伏誅。由是琉球復歸一統。【《遺老傳》云:徃昔之世,球國大旱,鄉里無水,民以為憂焉。一日,人將泛舟出港,求水他處。忽見一犬從山中出來,渾身盡濕。人皆疑之:「今旱魃巴久,田野無水,不知此犬何故盡濕耶?」遂隨其犬所徃,深入山中,果然有水湧出極大,清潔且甘。則犬入水中,忽化為石。人大喜悅,高聲叫人曰:「此地有清水!來汲水,不可別去求水也!」於是求水之人盡來汲水,遂名之曰嘉手志川。從此之後,近村之人盡引此泉,注田為耕,大為民利。元延祐年間,國分為三,勢如鼎足,二山之主自稱為王,敷政施教,撫綏群民,而各遣使納款中朝。南山王傳至四世他魯每,驕傲愈盛,奢侈日加,臣民怒之。此時中山王尚巴志有金彩圍屏,粧飾甚美。他魯毎要之不止。巴志曰:「吾聞大里有泉,名曰嘉手志川。以此換之,如何?」他魯毎喜以換之。中山王自換得其泉,嚴禁其水不與人而汲之,惟從己者與之;不從者,不許用之。南山臣民及按司皆議其事,以相胥怒,暗從中山者不可勝數。於是乎中山王自率四方按司等親徃征之,他魯每被擄伏誅,遂滅山南雲爾。】

九年,內官柴山、阮某至國,賜王尚姓;柴山創建大安禪寺。明宣宗遣正使內官柴山、副使阮某賫勅抵國,賜王尚姓。時柴山損資,建寺於我國,名曰大安禪寺。至於景泰七年丙子,泰久王鑄鐘懸寺。然寺建何地,今不可考。柴山碑記云:「宣徳五年,正使柴山奉命遠造東夷。東夷之地,離閩南數萬餘里。舟行累日,山岸無分。茫茫之際,蛟龍湧萬丈之波,巨鱗漲馮夷之水;風濤上下,捲雪翻藍,險釁不可勝紀。天風一作煙霧,忽蒙潮瀾;渀湃波濤之聲,振於宇宙。三軍心駭,呼佛號天。頃之,忽有神光,大如星斗,高掛危檣之上。耿煥昭明,如有所慰。然後衆心皆喜,相率而言曰:『此乃龍天之庇,神佛之光矣,何以至是哉?是咸頼我公崇佛好善,忠孝仁徳之所致也。』迨夫波濤一息,河漢昭明,則見南北之峯,遠相迎衛。迅風順渡,不崇朝而抵岸焉。既而奉公之暇,上擇岡陵,下相崖谷。願得龍盤虎據之地,以爲安奉佛光之所,庶幾以答扶危之恵。於是掬水聞香,得其地於海岸之南。山環水深,路轉林密;四顧清芬,頗類雙林之景。遂闢山爲地,引水爲池。捄之陾陾,築之登登。成百堵之室,闢四達之衢。中建九蓮座,金容於上,供南方丙丁火徳於前。累石引泉,鑿井於後。命有道之僧董臨其事。內列花卉,外廣椿松。遠呑山光,平浥灘瀬。使巣居穴處者,皆得以覩其光焉。此酬功報徳者之所爲也。且東夷與佛國爲鄰,其聖跡海靈鍾秀者,有素矣。此寺宇之建,相傳萬世無窮,良有以。夫建寺者誰?天朝欽命正使柴公也。」

宣宗賜詔褒嘉球國一統。王遣使進貢,並具奏言:「我琉球國分為三者百有餘年,戰無止時,臣民塗炭。臣巴志不堪悲歎。爲此發兵,北誅攀安知,南討他魯毎。今歸大平,萬民安生。」宣宗賜詔,特嘉其功。

十二年,內官柴山創建千佛靈閣。明宣宗又遣內官柴山抵國。此時柴山復自損資,建閣於我國,名曰千佛靈閣,並立碑記。閣建何地,亦不可考焉。柴山碑記云:「粵自大明開基,混一六合。東漸於海,西被於流沙,聲教訖於四海。凡在遠方之國,莫不捧琛執帛而來貢焉。時東夷,遁居東海之東,阻中華數萬餘里。水有蛟龍之虞,風濤之悍;陸有丘陸之險,崖谷之危。無縣郭之立,無丞尉之官;汗樽抔飲,盡其俗也。雖然,亦屢貢所産於朝。永樂之間,亦常納其貢焉。洪煕紀年之初,遣正使柴山,曁給使中、行人等官,奉勅褒封王爵,頒賜冠冕。仍遣祭前王,使其知尊君親上之道,篤仁義禮樂之本。天朝之恩,無以加矣。當今聖人,繼登龍馭,率由舊章。宣徳二年,復遣正使山獨掌其事,蒞臨以詢之。則見其王欽己於上,王相布政於下。其俗皆循禮法,煕煕如也。宣徳三年,本國遣使,歸貢於朝。迨夫五年,正使山復承勅來,茲重宣聖化。淮海往還,滄波萬頃;舟檝之虞,風濤之患;朝夕艱辛,惟天是頼。恩無以表良心。遂三軍墾地營基建立佛寺,名之曰大安。一以資思育之勤,一以化諸夷之善。寺卒既成,六年卒事復命。迨宣徳八年,歳在癸丑,天朝甚嘉忠孝,特勅福建方伯大臣重造寶船,頒賜衣服、文物以勞之,日夜棲跡海洋之間。三軍有安全之歡,四際息風濤之患。或夜見神光,或朝臨瑞氣。此天地龍神護佑之功,何其至歟?於是重修弘仁普濟之宮,引泉鑿井,於宮之南,鼎造大安千佛靈閣。凡在諸夷,莫不向化。寳閣既成,佛光嚴整。八月秋分,又有白龍高掛,以應其祥。此嘉祥之兆,良有自也。遂立碑記,以紀其事,使萬世之下聞而知者,咸仰天朝徳化之盛,而同趾美於前人。因書爲記。建閣者:故柴山雲。」

十四年,改定貢使從人員數。禮部尚書胡濙奏曰:「此奉旨,節一切冗費,以安軍民。今四裔使臣,動以百數,沿途疲於供給。宜勅諸路總兵官,並都、布、按三司,繼今審其來者量,遣正副使、從人十二人赴京,餘悉留彼處,給待爲例。」宣宗從之。【本國貢使以二十人入京,自此而始。】

十八年,蔡讓被龜鱣救命。唐榮蔡讓,字盛亭,為慶賀通事赴中華。船到中洋,為颱風所壞,人多溺死。讓抱國簡浮在海面,萬無一生。時有一大龜忽來負讓,又有雙鱣在左右扶之。讓抱着國簡以坐龜背,任他走去。経二晝夜,走到一所。讓就登岸,乃南京之地也。讓揖龜鱣而言曰:「汝既救我,恩深難報。若我全命歸國,則教我子孫永誓,世世弗食汝肉。」龜鱣搖尾而去。讓手捧國簡,稟報官長,轉達禮部。禮部將讓奉表慶賀。時被颱風覆舟併龜鱣救讓等由,詳細具題以奏。自此之後,蔡氏之家不敢食龜鱣者也。【附:正統初年,讓遇過那霸,見市中有人將宰大龜,不忍視之,贖而放於海。蓋此報也歟?】

附:永樂年間,王定鼎丕敷教化,統御萬民,而改定國中里數,以紀廣狹險易遠近。且亦創建驛郵,以傳命令也。而萬民樂業,國家亦治焉。

尚忠王[編輯]

神號不傳。

附紀:尚巴志王恐山北恃固而復有變,特命尚忠監守山北,稱今歸仁王子。後尚忠踐祚,仍遵舊制,封子弟於今歸仁,世世監守,著爲定規。【尚徳王驕傲奢侈,覆宗絶祀。由是貴族之徒皆遁世而隱。即今歸仁間切下運天村所謂百按司墓者,其貴族之墓也。墓內枯骨甚多,又有水龕數個,以藏屍骨,修飾尤美,皆銘巴字金紋。而一個稍新者之壁,有字云:弘治十三年九月某日。以此考之,則其貴族至於尚真王代而老盡焉。此其証也。然人沒世遠,墓圯骨露。今人問之,則運天村人曰裔孫已絶,無有掃祭者。】

即位元年【明正統五年庚申】

二年,通事沈志良徃爪哇國,市胡椒蘇木。

四年,冊封使余汴、劉遜賫勅至國。英宗遣正使給事中余汴、副使行人劉遜齎勅至國,諭祭故王巴志,封尚忠爲中山王。仍賜王及妃皮弁、冠服、金織、襲衣、幣布等物。既而公務照例,全竣歸國。

尚思達王[編輯]

神號:君日。

即位元年【明正統十年乙丑】

四年,冊封使陳傳、萬祥等賫勅至國。明英宗遣給事中陳傳、行人萬祥齎勅至國,諭祭故王尚忠,封世子尚思達爲中山王,仍以皮弁、冠服、常服及金織、紵絲、羅緞等物賜王及妃。既而照例,全竣歸國。

貢使跟伴毆死,西番人抵命。王前遣使奉表入貢,其跟伴與四川長河西番人相毆會同舘門外,有重傷者。有司以其事聞。英宗命毆至死者抵死。

王叔尚金福附王舅馬權度進方物於英宗。王遣王舅馬權度等奉表貢方物,謝襲封恩。此時王叔尚金福附進方物。英宗賜馬權度衣幣、冠帶,仍命馬權度齎勅並綵幣,歸賜王、王妃及王叔。時馬權度具呈言,以所賜絹匹往蘇州府,易紗羅、紵絲,歸國服用。禮部以聞,英宗從之。馬權度齎勅並綵幣而歸。

尚金福王[編輯]

神號:君志。

即位元年【明景泰元年庚午[3],自造船於福建。王遣百佳尾等貢方物。時通事程鴻具呈言:「來船已壞,不能返國。願以所賜幣帛造船。」禮部奏,允其請。移文福建三司,聽其自造,不得擾民。[4]

二年,國相懷機築長虹堤,以建長壽神社。《遺老傳》記:首里那霸間有海阻隔。每勅使賁臨,集船架柱。景泰三年,封使至國時,尚金福王恐其徃來不便,特命國公懷機築長虹堤。公曰:「海深波大,難以築建,此非人之能所。必得神之威力,以完築建哉。」即設壇許願二夜三日。自翌日起,海水忽涸,海底出見。爰公卿大夫以至士民,晝夜抯石塊,自安里橋至伊邊嘉麻築長堤,設石橋七座並安里橋三座,在牧志、安里間叫待,兼橋以迎天使。懷機大設祭品還願,建神社奉天照大神。又創造精舍,名長壽寺,請僧滿叟為開山住持。【素為官寺。康熙八年己酉,池上院栽植樹木。時尚貞王將其寺院賜於池上院,啓上長老以為隱居之處。】

三年,冊封使陳謨、董守宏齎勅至國。景帝遣左給事中陳謨、【一作喬毅,未知孰是。】行人董守宏齎勅抵國,諭祭故王尚思達,封王叔尚金福爲中山王。頒賜如例。既而公務全竣歸國。【二年,尚金福稱王叔,始以尚思達訃告於中朝。由是今有遣封。】

附:《遺老傳説》:那霸長虹堤之南有威部竈。昔有瀨長按司者,乃王之駙馬也。其夫人有傾國之色、絕世之姿。大城按司竊窺見之,心甚慕之。一日謁瀨長城,乃請按司同徃海邊,設席飲酒,或釣或網,以為戲遊。入夜大醉。大城乗他醉時,奔去瀨長府,侵其夫人。已及數次,此事稍露,惹世人之譏。王遂聞之,奮然発怒,忽発精兵伏於道傍,而差使召他。大城按司不知其故,驟馬進來,已至長虹堤,為伏兵所殺。從人皆潰散,軍士將其屍骨葬於堤南。又一説:尚金福王命國公懷機築建長堤以便徃來。懷機以海底已深,無力可施,恭備祭品祈天告神。一七日間,海水乾涸,即令國內人民婦女運來石塊。此時有安波根祝女,倏添一症而斃去焉。人民深憫其斃,埋於堤畔地,至於後世,屢見靈効。竟築四圍石垣以為神嶽,名之曰威部竈雲爾。按此二説,歴世已久,未知孰是。

尚泰久王[編輯]

神號:那之志與茂伊,又稱大世主。

附紀:宣徳十年乙卯,巴志王封泰久于越來,爲越來王子。景泰四年癸酉,會尚金福王薨,世子志魯將立。時王弟布里威勢甚盛,乃言曰:「吾係巴志王之子,宜承父兄業而立。」志魯怒曰:「汝乃王弟,非世子也。豈可妄奪兄王之業乎!」布里大怒,發兵攻撃。志魯亦擁兵拒戰。兩軍混殺,滿城火起,府庫焚燒。布里、志魯兩傷倶絶。朝廷所賜鍍金銀印亦致鎔壞。國人議推王弟尚泰久就大位。

即位元年【明景泰五年甲戌】

三年,冊封使李秉彜、劉儉等賫勅至國。景帝遣正使李秉彜、【一曰嚴誠,未知孰是。】副使劉儉齎勅抵國,諭祭故王尚金福,封王弟尚泰久爲中山王,並賜王及妃冠服、綵幣等物。既而公務全竣歸國。

始鑄天尊廟之鐘。

附:景泰年間,一僧至國。諱承琥,字芥隱,日本平安城人也。王命輔臣新構三寺:一曰廣嚴,一曰普門,一曰天龍。令芥隱和尚爲開山正住持,而輪流居焉。王受其教,禮待甚優,而國人崇佛重僧。由是王大喜,景泰、天順間,卜地於各處,多建寺院;並鑄巨鐘,懸於各寺。朝夕令諸僧談經説法,參禪禮佛,以祈昇平之治,雖漢明、梁武亦無能出於其右焉。誠此我國佛法之明君也。【即今禁中或寺廟,所有巨鐘,乃景泰、天順間,尚泰久王所鑄也。】王又命輔臣創建末吉山熊野權現社。【其餘神社,何年建之,今不可考。疑是泰久王之世,其亦建之歟?】景泰年間,尚泰久王新建天界寺,而何年建之,今不可考。故俱附紀於此。

四年,新鑄天妃二廟及萬壽寺等鐘。

五年,阿摩和利讒害護佐丸。毛國鼎【護佐丸盛春】自素鎮居讀谷山城,以供藩職。護佐丸之女為尚巴志王妃,彼地與王都相隔已遙,由是王賜仲城地【在王城東三里。】築城邑,遷封中城按司。護佐丸賦性聰明,英雄絕倫,而誠實恭謹,正色立朝,不敢妄行。當時諸僚皆尊信之。而奸慝之黨深忌憚之,誠為一朝之大臣焉。天順年間,王有一駙馬名曰勝連按司【阿摩和利。】,才知有餘,德義無法。其口給能變黑白,其貪心無所不至,素有弒君奪國之心。然而護佐丸深知阿摩和利之志恆,整兵馬,備武噐,以供防戰之用。阿摩和利畏他武威,以無出師路,不敢動手。一日,阿摩和利密衆小舟至與那原,前來王城,克盡心力讒愬於王曰:「護佐丸要聚兵謀叛,宜發兵攻擊。若有遲延,悔之無及。」王曰:「護佐丸心存忠義,剛直誠實,此誠股肱之臣也。何有作亂之心耶?」亦巧言曰:「若非信臣言,伏乞遣使窺他。」王被讒惑,即從其言,令人徃窺於護佐丸府,果有預備兵馬之狀。差使妄以覆奏。王大驚,特命阿摩和利為大將,即發官兵寅夜攻伐。護佐丸欲奏聞實情,而無所倚告之門;亦要防禦官軍,而無所殺戰之義。遂攜妻子至墓前。其臣士等人大怒怨之,皆要出戰。護佐丸止之曰:「王命也,豈可違者哉!」遂仰天曰:「吾何罪如此!嗚呼!天神地祗鑒予心志,以兮誠偽。」言畢,夫人及二子俱在墓前自己殺害。近侍奴僕皆守忠義,相從而死不可勝數焉。獨有一養娘抱一少子逃去國吉邑地頭,查方山【國吉親雲上真元】深憫毛國鼎遭讒就死,隱居其家內也。阿摩和利凱旋復命。未幾時,將伐中山。夫人知其謀,叛走告中山。阿摩和利率軍趕來,遂圍王城。攻伐相戰於此。王大追悔之,遂命夏居數【俗叫大城】等征滅阿摩和利。自此之後,護佐丸之丹心明於中外焉。

夏居數奉旨攻滅阿摩和利。首里州有一忠臣,姓夏,諱居數,名乗賢雄,俗名大城。其為人也,忠義剛直,武勇無比,骨骼異人,勢如狼虎。由是當時之人叫鬼大城。此時王女踏揚按司嫁於勝連按司阿摩和利,大城為其僕臣赴於勝連。勝連按司身居儀賓而放辟邪侈,驕傲已極,恆有弒簒之志。時中城按司護佐丸已當要途,阿摩和利讒愬於王而親族滅亡焉。阿摩和利幸得其志,歡喜無窮。密召臣士相議,大整軍馬,謀攻中山。時居數知其機事,密告夫人。夫人大驚曰:「災禍不遠,為我計之。」居數俟夜靜時背負夫人逃去。其難赴乎首里。阿摩和利知夫人逃去,急令軍兵將趕殺之。居數過鱷真時,見兵卒炬火趕,遂甚急,無計可施,仰天伏地,大唱神歌。【俗雲御唄。】即暴雨大降,兵火悉滅。居數喜,負夫人跑到王城。天未曉曙,扣們稟報。王怒曰:「婦女與男乗夜而來,豈為貞節者乎!」夫人泣哭,將縊於押明森樹木。王改色,急令開門而入。夫人詳報其事,居數亦唱神歌。王頗信之,猶豫未決。從首里殿內獻奏神歌。王大喜其女不失節義,且知阿摩和利之叛逆,即急傳令招聚四境軍士。未幾,阿摩和利以機事不密,大城逃去,若不先動手,災禍難免。親率軍兵趕來,放火攻城甚密。殺戰極急。幸四境軍士皆來相救,寡不敵衆,阿摩和利大敗而走。王命夏居數為大將征討勝連。居數奉旨,率弟居忠、居勇及官士兵卒前赴勝連。其城西北嶮岨,南臨海濱,東角平易。而阿摩和利武勇之人,或出城殺戰,或閉門拒禦。居數大怒,令二弟率軍攻南門。兩軍混戰,矢石如雨。居數又分軍攻擊,銳氣甚熾。阿摩和利智力既窮,守城俟死。居數假粧婦人容貌,踰於東墻。阿摩和利倚堦而立。居數飛走斬首,大叫曰:「我斬城主阿摩和利,諸軍令以聞之,投誠降服。」此時二弟戰死,軍中居數凱旋復命。此日有諸神賀大平。即王大喜悅之,遂褒嘉其功,特授紫冠位,且將阿摩和利錦縀衣裳並勝連城門樓悉賜居數。其日,諸神皆唱神歌來賀大平。次後,居數拜授越來間切總地頭職,名稱越來親方。

六年,王命金丸授御物城御鎖側職。俗説云:徃昔之世設此官職,與開國政,兼掌異國及那霸、久米村事。至於近世,兼任取次職。未詳何世而始焉。

附:大明天順年間,宮古山有空廣者,生質敏捷,才智超群。自幼稚時供奉島大立大殿。【乳名真佐盛大殿】大殿恆寵愛之,恰如珍寶,將其家事悉委管焉。大殿已及老,使男後手盛及空廣攝治宮古之政事。至大殿病卒後,手盛繼父家統,陞為嵨主,貢朝中山,而歸來之時漂至姑米山,陡染疾病,早已棄世。空廣遂奉明主之命陞任島主職,稱豐見親。至於後年,空廣到中山以為觀朝。時蒙隆恩,賞賜金銀簪。弘治年間,八重山謀叛之時,具疏朝廷,率領子弟跟隨大將征討八重山,以致平治。空廣制定貢賦,亦入中山賀,獻治金丸、藻玉一顆。次男祭金豐見親擢為八重山頭役,鎮守彼嵨。三男知理真良跟從他兄,又到八重山,遂娶名田大知女棲居彼島,子孫繁昌,富貴榮華焉。

附:《舊記》云:[5]景泰年間,嘗有一僧名曰鶴翁,壯年赴日本國參禪學道。一日,向熊野神曰「貧衲學道成就,當詣熊野,以為焚香拜禮」雲爾。嗣後參禪修行功夫已成而歸國焉,既令鶴翁住持天界寺。此時鶴翁屢次奏請拜謁熊野寺,王不准其請。鶴翁有瞻仰熊野之思,晝夜不息。一夜,夢有人來而告曰:「我熊野權現也,今欲遂汝志。明日必徃北山,高呼一聲,果有應聲,則此神驗也。」遂化清風而去焉。鶴翁驚醒,伹有異香芬馥,瑞氣纏繞也。鶴翁大喜,明且到北峯,揚大聲。果然前山有聲。鶴翁即視其所響之地,崎嶇嶃岩,非人跡之所能到,暫時留步踟躕。即有一鬼面顯像出現。鶴翁叩首九拜焉。既而題奏於王庭。時王亦有靈夢相為,符合不有少差。即命輔臣創建宮社於此地。鶴翁徘徊此地,偶獲古鏡,靈光不常,便藏之於宮內以為崇信也。後亦創造寺院,名之曰大慶山萬壽寺,以為看守宮社之所。

尚德王[編輯]

神號:八幡之按司,又稱世高王。

即位元年【明天順五年辛巳】

三年,冊封使潘榮、蔡哲等賫詔至國。明英宗遣正使吏科右給事中潘榮、副使行人司行人蔡哲齎詔抵國,諭祭故王尚泰久,封世子尚德爲中山王。仍賜王及妃皮弁、冠服、綵幣等物。既而照例,全竣歸國。

五年,明憲宗登極,改元成化。

慶賀使臣存閩,始學造暦。【本國造暦自此而始。】[1]

程鵬封為正議大夫。程鵬奉命為進貢使,赴閩入京,明憲宗封為程鵬陞正議大夫。未知何世而始也。竊按徃昔之世,唐榮官員奉命為正使入貢時,勅命為大夫。且勅許國王有六員大夫,時建此官職也歟?然而歴年已久,莫從稽詳。[1]

六年,王親自率軍征討奇界。奇界島畔而不朝,連年發兵,屢征無功。王怒曰:「非啻無功,反見侮辱。吾宜親領軍兵,以平賊亂。」遂率二千餘兵。路歴安里村,見有一鳥,飛鳴而過。王把弓,仰天祝曰:「若我得平奇界,一矢射鳥落;若平不得,又射不得。」祝畢,絃響矢發,早已鳥落於地。王心大喜,分駕海船五十餘艘。二月二十五日,那覇開船。行至洋中,又見一巨鐘,在於波面浮沈。遂載於船,以爲八幡大菩薩之賜。二十八日,至奇界。賊兵於港口立柵築壘,矢石如雨,決不可進。王大怒,令軍兵進攻,死者無數。王愈怒不息。老臣一人出班而奏曰:「賊兵有勇無智,破之何難?請延數日,臣必有破賊之計。」王從其言。俟到三月初五日,煙雨霏霏,當夜天黒,對面難辨。老臣令數百軍人各駕小舟,多帶火把,佯爲分軍之狀,駕赴彼島背後。賊兵見之,果中其計,止令老兵守港口,皆往背後迎敵。王大喜,急令諸軍一齊上岸,放火燒屋,喊聲振天。賊兵大驚,魂不附體,降者無數。賊首謀盡力窮,被虜受誅。王別立酋長,令治百姓。本月十三日,開船而歸。由是,王命輔臣於射鳥處建宮藏鐘,名八幡宮;並構寺,名神德。又鑄巨鐘,懸於神德寺。【鐘今尚存】嗣而王驕傲愈盛,殘害益甚。諌者罪之,諛者悅之,國政日壞。臣士遁隱者,不可勝計。

王創建大寶殿於天界寺。尚泰久王創建天界寺,今尚德王續父王之志,加建大寶殿,以祈雍煕之治。又鑄巨鐘,掛於天界寺。【至今尚存】

吳弘肇妻獻水於王,以蒙褒嘉。尚德王親率軍兵征討鬼界島凱旋。而聖舟至於泊港,諸臣及男女出迎聖主,獨吳弘肇【泊里主宗重】之妻親自戴水迎於海涯,以獻於王。王問曰:「汝何人之妻,為何汲水而來哉?」對曰:「妾是吳弘肇之妻也。竊聞聖舟凱旋,恐有津中日久,水亦瀆濁,故妾戴此清水進之於王,以洗王之手足。」於是王大悅曰:「乃是女中忠臣也。」王用其水洗濯手足而清潔之。遂王召弘肇夫婦賜宴,即夫封為泊地頭,妻封為泊大阿母潮花司,而賜之田圃【高四石二斗八,合六夕六戈】於浦添間切名嘉瑠邑。【泊地頭與泊大阿母自此而始】

始建泊地頭。王命吳弘肇【泊里主宗重】始任泊地頭職,而掌管泊邑及大島、德島、鬼界、與論、永良部等嶋。至於近世,改稱泊町奉行。後亦仍稱泊地頭,兼任取次職。

七年,朝鮮王寄送方冊藏経。王遣使徃朝鮮,呈進鸚鵡、孔雀等物。使者囬日,朝鮮王李瑈仍以方冊藏経,亦托使者帶囬進王。

九年,王命輔臣鑄巨鐘,懸於相國寺。【寺今不在】

國人弒王世子,以葬於城外。王為人聰明勇猛,才力過人,智足拒諫,言足飾非。放辟邪侈,畧無忌憚。群臣畏懼而不敢言。王已薨,世子幼沖,法司欲奉世子立。國人皆叛。遂與弒世子,以葬于禁城外。【俗叫腓城】

附:《遺老傳説》:尚德王薨,世子幼沖,國人皆叛。王妃、乳母擁着世子,以避亂難,皆隱於真王城。軍兵追弒之,遂葬之於王城巖下。其屍骸至靈至明,㨗於影響,人皆到此地為求祈之處。至於近世,真壁郡真榮平邑之人寓居首里,供奉大姓家。一日,悞為事務,將堅重罪。其人日夜抱愁,不能自安,徃至腓城,誠愨許願曰:「願神能鑒此誠,垂憐野人,賜救起罪。請奉其骨於吾邑,孫孫子子世賴瞻仰。」則神靈果騐洪庇,已速寬恕其罪。真壁人喜出望外,恭備祭品謝恩還願。遂俟夜深人靜,竊至此地,盜取其骨骸,奉安於宮里嶽內。晝夜匪懈,世為崇信。時遺一腓骨,後世之人亦奉尊腓骨,尊之如神,名之曰腓城。【子孫之內選為根所殿主。時行焚香】至於今世,每年七月初九日,真壁人子孫俱聚於宮里嶽,奉獻燒酒及神酒等。子孫皆出庭中,七次環旋,敲鼓百次而祭祀焉。【真壁地別有二屍骸,或説一乳母、一侍婢。一説新垣邑每祭祀節,真榮平村祝女兼掌其事,由來已久。至於後年,新垣村人選擢村人,將設祝女。真榮平祝女不肯從之。遂二村人民諍論,不能決定。於是乎,二村相議曰:「兩祝同到神嶽,遂揷苦竹於地。若有竹生者,當授其職。」兩祝允諾,伹到宮里嶽,虔誠告祈,逆揷苦竹。新垣祝女所栽之竹癸巳枯死。真榮平祝女之竹已致繁盛。由是新垣祝女滿面含羞,自刎而死。其侍女亦致殉死焉。人皆憫恤之,將其二屍骸伹葬於此處。此之二説,歴年已遠,不知孰是。】[6]

註釋[編輯]

  1. ^ 1.0 1.1 1.2 此節見於筑波大學藏本,不見於日本內閣文庫藏本。
  2. ^ 2.0 2.1 小字旁註僅見於筑波大學藏本。
  3. 筑波大學藏本作「庚辛」,日本內閣文庫藏本作「庚午」,當以「庚午」為是。
  4. 日本內閣文庫藏本此節為:「即位元年【明景泰元年庚午】,王遣百佳尾等貢方物。」此處據筑波大學藏本補全。
  5. 日本內閣文庫藏本此段之首僅有一「附」字,今據筑波大學藏本補「《舊記》雲」三字。
  6. 此處小字旁註僅見於筑波大學藏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