瑯嬛記/卷下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卷中 瑯嬛記
卷下
 

姑蘇城鶴舞橋[編輯]

姑蘇城皮日休市有小橋名「鶴舞」。父老相傳時有二鶴在其地對舞,已而飛集金昌門靑楓橋東,化爲鳳凰,飛入雲際,今鳳凰橋是也。學士詩曰:「不如雙白鶴,對舞石橋邊。」侍郎詩曰:「願作江頭雙鳳凰,奮飛直向靑雲裏。」是一事。氏詩源》

宿習使誦[編輯]

施廕起自微,平生未嘗見書,僅識數字而已。一旦學誦殷願詩,隨誦隨悟,染指詩牘,便多驚人。昔人有不識字能誦《蓮花經》者,豈非宿習使然乎?《金剛鑽》

神粧[編輯]

膏神曰「鴈孃」,黛神曰「天軼」,粉神曰「子占」,脂神曰「與贅」,首飾神曰「妙好」,衣服神曰「厭多」。昔楊太眞粧束,毎件呼之,人謂之「神粧」。《採蘭雜志》

月華夢月墜粧臺[編輯]

月華夢月輪墜於粧臺,覺忽大悟。自幼聰慧,組織餴饎,不習而能,獨未嘗誦書。自此搦管便有所得。其所爲古文詞,妙絶當時。《本傳》

銀花[編輯]

蘇味道詩「火樹銀花合」。人謂「銀花」卽火樹中花,光明如銀,故曰「銀花」。殊不知「銀花」亦自有本。昔薛瓊至孝,父病嘗其溲,而家甚貧,嘗出求薪,遇老父以一物與之曰:「此銀實也。用四壁土種之銅盆中,置臥牀下,當得銀,足贍汝家。」歸,如言種之,旬日發苗,又旬日生花,花有銀色,若鈿螺,及結實,皆銀也。氏詩源》

夜合花[編輯]

杜羔氏,毎歳端午午時取夜合花置枕中,稍不樂,輒取少許入酒,令婢送飲,卽歡然,當時婦人爭效之。《採蘭雜志》

素綾神魚[編輯]

張芸叟臨江而居,其妻遺一素綾鯉魚,首尾宛然,腹藏短牘,但未畫鱗甲耳。芸叟試爲點染,便躍入江中,不知所之。後漁人網得白魚破腹無腸者賣之,買者命內人烹之,及熟啟視,不復存矣。自後網得者卽放去,謂神魚雲。芸叟舜民《子眞畫譜》

足下有文章[編輯]

申豫作詩文,恆繞室而走,得一佳句便拍案大呼,人謂其足下有文章。《採蘭雜志》

鎔金瀉鳳[編輯]

除夕,梅妃與宮人戲鎔黃金,散瀉入水中,視巧拙以卜來年否泰。梅妃一瀉得金鳳一隻,首尾足翅無不悉備。《膠葛》

渡河吉慶花[編輯]

薛瑤英於七月七日令諸婢共剪輕綵,作連理花千餘朵,以陽起石染之,當午散於庭中,隨風而上遍空中,如五色雲霞,久之方沒。謂之「渡河吉慶花」,藉以乞巧。致虛閣雜俎》

梅喬先生藏方[編輯]

金絲荷葉草搗汁服之,查塗患處,治蛇毒。
用烏骨白鷄血少許抹唇上卽活,治小兒驚風卒死。
用甘草濃煎汁,調地龍糞輕塗上,治小兒陰囊虛腫。
熊膽塗患處,治痔。
人中白火煆存性一錢、銅緑三分、麝香二分爲末,搽治小兒走馬牙疳。
端午日收桑葉,陰乾爲末,毎朝白湯下三五匙,治痔。
舊棕燒灰,又放在瓦上,收火氣。
侵晨溫茶調服三四錢,治婦人血山崩、血海敗。
千年運葉陰乾,炭火燒,存性酒送下,治腦漏。
鷄子白和百草霜,搽治小兒赤瘤。梅喬先生藏方

遠歸[編輯]

緑珠梁伯女,生而奕偞好音。嘗至山中,聞吹笛異於常聲,覓之弗得,忽聞空中語云:「汝女好音,欲傳一曲,遠歸乎?」以爲神仙,遂下拜。因語曰:「汝卽歸,芟取西北方草結一人形,被以袿服珠翠,設杯酒盂飯,命女呼我名曰『茵於』,至三更,我當至矣。」歸如法,至時果至,空中吹笛,音極要眇。緑珠聽之得十五曲,一字不差,因名笛曰「茵於」,又曰「遠歸」。遠歸,仙笛名。《志奇》

仙樂名[編輯]

瑟曰「文鵠」,笙曰「采庸」,鼓曰「送君」,鐘曰「華由」,磬曰「洗東」,皆仙樂也。致虛閣雜俎》

雷公[編輯]

雷威斵琴無爲山中,以指候之,五音未得。正躊躕間,忽一老人在旁指示曰:「上短一分,豐腰殺。巳日施漆,戊日設絃,則庶可鼓矣。」忽不見。自後如法斵之,無不佳絶,世稱「雷公琴」。賈子説林》

夜候祭星[編輯]

女星旁一小星名「始影」,婦女於夏至夜候而祭之,得好顏色。始影南並肩一星名「琯朗」,男子於冬至夜候而祭之,得好智慧。實菴紀聞》

張泌[編輯]

張泌,江南人,字子澄,仕南唐,爲內史舍人。初與鄰女浣衣相善,經年不復睹,精神凝一,夜必夢之。嘗有詩寄云:「別夢依依到家,小廊回合曲闌斜。多情只有春庭月,猶爲情人照落花。」浣衣計無所出,流淚而已。《虛樓續本事詩》

沈雲卿[編輯]

沈雲卿夢噉𡙡,仰見天上有「無二」兩字。明日以告金逈秀逈秀曰:「𡙡,無火也,非美乎?天無二字,非人乎?以鄙人觀之,君當有美人桑中之喜也。」是日果遇美人苗蘊,顏色絶代,才調無雙。有詩云:「十三學繡傍金窗,十六梳頭壓大邦。色比昭陽人第一,才同江夏士無雙。」調曰「子之占夢,卽索紞周宣不過也。」一曰沈雲甫玄散堂詩話》

更生花[編輯]

古有女子與人約,曰秋以爲期,至上冬猶未相從。其人使謂之曰:「菊花枯矣,秋期若何?」女戲曰:「疇曰上冬,正素節也。是花雖枯,要當更生。」明日,菊更生蘂。其人異之,因名曰「更生花」。《金剛鑽》

犬鷄鴨姓[編輯]

客有曰犬姓,鷄姓尚書曰:「鷄既姓,則鴨姓也。」坐上一人謂鴨姓,至今傳之。《採蘭雜志》

雙蓮節[編輯]

陳豐葛勃屢通音問,而歡會末由。七月七日,以靑蓮子十枚寄啗未竟,墜一子於盆水中,有喜鵲過,惡汙其上,遂棄之。明早有並蒂花開於水面,如梅花大。喜曰:「吾事濟矣。」取置几頭,數日始謝,房亦漸長,剖之,各得實五枚,如來數。卽書其異以報,自此鄕人改雙星節爲「雙蓮節」。賈子説林》

墨子[編輯]

墨子,其母夢日中赤烏飛入室中,光輝照耀,目不能正,驚覺生,遂名之。賈子説林》

除夕祭司書鬼[編輯]

司書鬼曰「長恩」,除夕呼其名而祭之,鼠不敢囓,蠹魚不生。致虛閣雜俎》

王舟太眞[編輯]

楊太眞生而有玉環在其左臂,環上有八分「太眞」二小字,故小名「玉環」。馬嵬變後,明皇朝夕思惟,形神憔悴。有道士以少君術求見,上極其寵待,冀得復見,卽死不憾。道士出袖中筆墨,索細黃絹,誦呪呵筆,畫一女人像,若天師所畫將符,僅類人形而已。使上齋戒懷之,凝神定意,想其平日,三日夜不懈。道士曰:「得之矣。」上出像觀之,乃眞貴妃面貌也。上喜甚,道士笑曰:「未也。」請具五色帳,結壇壁而供之,索十五六聰慧端正之女二十四人,齊聲歌子建《歩虛詞》。道士復焚符誦呪,吸煙呵像上,次命諸女一一如方呵之。至定昏時,請上自秉燭入帳中。先是,道士以五色石示上,謂之「衡遙」,以少許研極細,和以諸藥,令作燭,外畫五色花,謂之「還形燭」。上既入,道士命侍者出,反閉金扉以葳蕤鑰鎖之。於是太眞在帳中見上,泣曰:「以天下之主,不能庇一弱女,何面顏復見妾乎?沉香亭下月中之誓何在也?」上亦淚下,言馬嵬之變出於不意,其言甚多,太眞意少釋,與上曲盡綢繆,勝於平日,脫臂上玉環內上臂。天未明,道士啟扉曰:「宜別矣。」上出帳回視,不復更見,惟玉環宛然在臂耳。道士具言太眞所以屍解,今見爲某洞仙,甚悉,多所秘。道士姓,不知何許人,要其術過於李夫人是邪非邪遠矣。此説又與《長恨歌》異,存之備考。玄虛子仙志》

薛燭[編輯]

東美有古劍,其子得之,甚奇。上有篆書十六字,極古,不可辨。太白見之曰:「是薛燭劍也。其文曰『終歸之野,鑿鐵鍊精。薛燭是造,百日斯成。』」《採蘭雜志》

七星劍[編輯]

唐太宗有古劍,七星隱顯,隨於北斗。恆在燈下試之,使人視雲氣過斗,劍上逐星漸隱,頃刻不差。《膠葛》

古錢[編輯]

窈窕以古錢一枚贈叔良,靑緑色,徹骨而凸起者。叔良時置袖間,一日忽瑩潤而小凹,叔良苐謂弄久剝落耳,明日則又復靑緑凸起矣,心甚異之。後語窈窕窈窕言同。蓋窈窕有二古錢,贈一留一,留者乃極瑩潤而小凹,時復類贈者焉。自後察之,藏者隻日則靑緑而凸,藏者隻日則瑩潤而凹,乃二錢有靈,能來去耳。由是觀之,則之與,豈非夙定之奇遇也乎?《本傳》

純情舍利[編輯]

不得數見,藏其指甲,著闍婆錦囊中,佩之裙帶,時私啟視,恍如握手。一日覺錦囊差重,視之有物,若南蕃石榴子,私心異之。尋有老僧乞食,識其家有寶氣,借觀之,遂求買一粒,願與值五十金。言藥中用一ਤү܌便可延年起死,謂之「純情舍利」。反此爲想,便可昇天;反想入無,便爲佛菩薩也。《本傳》

留情石[編輯]

窈窕以相思子兩枚,書名其上,與叔良互藏一枚,謂之「留情石」。又作鸞鵲錦囊盛之,繡銘於上曰「兩心如石,萬載靡斁。」《本傳》

梁鱣[編輯]

梁鱣氏大雨中見火光自天降,中躍一物,赤色,形若鱣,飛入室中卽不見,是夜生,故名。及長,從孔子遊。賈子説林》

寡女絲[編輯]

蠶最巧,作繭往往遇物成形。有寡女獨宿,倚枕不寐,私傍壁孔中視鄰家蠶離箔。明日,繭都類之,雖眉目不甚悉,而望去隱然似愁女。蔡邕見之,厚價市歸,繅絲製琴絃,彈之有憂愁哀動之聲。問女曰:「此寡女絲也。」聞者莫不墮淚。賈子説林》

以蜜興富[編輯]

桃源女子呉寸趾夜恆夢與一書生合,問其姓氏,曰:「僕瘦腰郎君也。」女意其爲休文昭略入夢耳,久之若眞焉。一日晝寢,書生忽現形入女帳,既合而去,出戸漸小,化作蜂飛入花叢中。女取養之,自後恆引蜜蜂至女家甚眾,其家竟以作蜜興,富甲里中。寸趾以足小得名,天寶中事也。誠齋雜記》

衷衵[編輯]

蘇紫藭謝耽,咫尺萬里,靡由得親。遣侍兒假恆著小衫,晝則私服於內,夜則擁之而寢。知之,寄以詩曰:「蘇娘一別夢魂稀,來借靑衫慰渇饑。若使閑情重作賦,也應願作謝郎衣。」亦取女衵服衷之,後爲夫婦。玄散堂詩話》

窈窕[編輯]

窈窕毎得手札,必避人,於帳中觀之,積之盈笥,名《帳中集》。以爲類蔡邕之讀《論衡》,私呼爲「女伯喈」。窈窕有詩云:「數行心事鯉魚傳,輕放金鉤繡帳懸。不是嬌慵貪晝臥,眾中無處看花牋。」《本傳》

氏酒酣[編輯]

氏酒酣,假寐,月華命侍兒進以合歡竹鈿枕、溫涼草文席,皆月華閣中物也。《本傳》

殷願子解夢[編輯]

殷願夜夢牛皮上有二土,又有赤玉在其上。其子年十六,解曰:「牛皮,革也,二土是『圭』字,是『鞋』字也;赤,朱色,朱玉,『珠』字也。大人當得珠履乎?」果然。誠齋雜記》

遊仙酒[編輯]

女仙曉暈能釀遊仙酒,飲之而臥,夢歷蓬萊赤水,遇安期王喬王母飛瓊之屬,採芝爲車,驅龍爲馬,無所不至。又睹金書玉簡,字光灼爍,多至言妙道,初覺不轉身尚能記一二策,時有梵語者,則不能記耳。今人有遊仙呪曰「果齊寢炁八垓臺戾如律令勑」,誦七遍,書符酒上,飲臥,亦能如是。玄虛子仙志》

方卵無黃[編輯]

先君子言昔有少年博洽典籍,其兄爲商遠歸,攜一鳥卵,問其弟曰:「鳥卵皆圓,此獨方,何也?」少年曰:「鳥卵而方,有白無黃。」破之果然。問何以知之,曰「見成丁《百鳥志》」。《採蘭雜志》

卵石生龍[編輯]

水仙子南溟夫人侍者,手恆弄一圓石如鳥卵,色類玉。後以贈靑霞君靑霞君以爲經鎮。一日誦陰符經,忽大風雨,其石裂破,有一蟲走出,狀若緑螈,就硯池飲少水,乘風雨飛去,蓋龍也。石隨合,略無縫痕。《修眞録》

鶴別名[編輯]

鶴,一名「仙子」,一名「沈尚書」,一名「蓬萊羽士」。《採蘭雜志》

羊公鶴[編輯]

試鶯自言能作獨自舞,宋遷求其一舞而不可得,因呼爲「羊公鶴」。眞率齋筆記》

文君[編輯]

卓文君閨中庭內有一井,文君手汲則甘香,用以沐浴則滑澤鮮好。他人汲之,與常井等沐浴亦不少異。至今尚存,卽文君井也。《採蘭雜志》

點蒼山圓石[編輯]

張牧點蒼山,拾一圓石,徑寸,明於水晶。映月視之則有緑樹蔭,蔭下有一女子坐繩牀,觀白兔搗藥。兔不停杵,樹葉若風動,女子亦時時以手拂鬟髻或微笑,意其爲嫦娥也。一夕召客看,月出以視之,忽躍入空中,明於月,不知所之。《採蘭雜志》

等師勸修淨土[編輯]

等師勸修淨土,以信爲入門之要,一切世法亦不痛禁。第云勿談人過,飲酒不至醉,茹葷不至殺生,房室不至於邪,治本業。有餘暇隨地閉目端坐,心念佛號,目觀佛容,一年半載後念觀稍熟,卽行住坐臥皆可爲之,至於夢中亦得見佛,此乃必成之驗也。此僧又有奇術,與人共坐靜室,能攝其神,共遊安養境界,大都與阿彌經所説彷彿。是人既神遊一二次,則夢中所見往往類之,其夢遊既多,則臨終靈性自無他往,必西方無疑也。由是從者甚眾,皆得往生,大有奇驗,至有見形報其家者。然則淨土之説,固可不信乎?《安養記》

卸冠女子奉觀音[編輯]

有女子卸冠者,奉觀音大士甚肅,比丘尼往往勸其修淨土,云當作觀音觀,觀其法身,愈大愈妙。自此夜恆夢見之,然甚小,若婦人釵頭玉佛狀。一日其夫寄一玉觀音,類夢中所見,自是奉之益篤。《禪林實語》

奇童禮觀音[編輯]

大曆中有一奇童某,能詩,性至孝,讀書處供觀世音兩尊,平明焚香,禮大士爲父母。祝ਤҨذ年,兩大士俱現形,摩奇童頂曰:「汝勉終此志,吾默祐汝。」倏不見。因名其所居室曰「二觀齋」,文思大進。《禪林實語》

李少君請仙姝[編輯]

南水晶極佳者不分厚薄,映空若無。昔李少君謂武帝曰:「甲帳仙姝有欲現形與帝見者,第雲『世人濁氣不可得近,必齋戒,封閉殿門以須,我當昇於殿上空中一見耳。』」及期請帝見於殿前,於殿屋上見仙姝凌空而上,足懸三尺,身被五綵,繡帶飄颻,容色娟秀,世所未見。帝拜之。仙姝袖中出金字篆書擲下與帝,其言多秘,帝於是愈益思盡見諸神仙矣。後有人言少君以水晶設機,令其上可以立人,使一女子習之,著男服匿入殿中,及期如法行之。帝謂「眞仙姝也」。少君罔上,大都此類,上終不察焉。賈子説林》

周存改舊詩得通籍[編輯]

貞元中有周存者,性喜放生,嘗放一鯉魚,戲爲詩極佳,陸贄稱之。末云:「倘若成龍去,還施潤物功。」後入試,試題爲《白雲向空盡》。詩既成,苦於無結,忽憶鯉魚詩,因改二字云:「倘若從龍出,還施潤物功。」遂得通籍。《林下詩談》

文燕香爐[編輯]

楊景猷有文燕香爐。《採蘭雜志》

純陽寶鏡[編輯]

方喬既與紫竹遇,一睹其狀,更不可見,晝夜思之,面貌恍惚,中心拂鬱。毎入闤闠,見賣美女圖者,輒取視,冀其有相肖者。或狹邪妓館,無不留意,用計萬端,竟無其人。終日悲歎,幾成痼疾,有寄情詩曰「眉如遠岫首如螓,但得相思不得親。若使畫工圖軟障,何妨百日喚眞眞。」一日遇一道士出一錦囊,內有古鏡,謂喬曰:「子之用心誠通神明。吾有此純陽古鏡,藏之久矣,今以奉贈。此鏡一觸至陰之氣,留影不散。子之所遇少女至陰獨鍾,試使人照之,卽得其貌矣。然後令畫工圖之,何有也?所留之影,伺此女一得陽精,影卽散去,他物盡然。」又戒不可照日,一照卽飛入日宮,散爲陽氣矣。試之果然。{{ProperNoun|紫竹}]以白玉盤螭匣寶而藏之,鏡背有篆書雲「火府百鍊純陽寶鏡」。《本傳》

玄駒[編輯]

昔有一士人與鄰女有情,一日飲於女家,惟隔一壁而無由得近。其人醉,隱几臥,夢乘一玄駒入壁隙中,隙不加廣,身與駒亦不減小,遂至女前。下駒與女歡久之,女送至隙,復乘車而出。覺甚異之,視壁孔中有一大蟻在焉,故名蟻曰「玄駒」。賈子説林》

貓睛[編輯]

南蕃白胡山出貓睛,極多且佳,他處不及也。古傳此山有胡人,遍身俱白,素無生業,惟畜一貓,貓死埋於山中,久之貓忽見夢焉,曰:「我已活矣。不信者可掘觀之。」及掘,貓身已化,惟得二睛堅滑如珠,中間一道白,橫搭轉側分明,驗十二時無誤,與生不異。胡人怪之。夜又見夢,云埋此於山之陰,可以變化無窮,中一顆赤色有光者,吞之得仙。胡掘得,遂集山人,置酒食爲別,及吞,卽有一貓如獅子負之,騰空而去,至今此山最多貓睛。貓睛,一名「獅負」,仙女上玄宗獅負二枚,卽此。玄宗藏於牡丹鈿合中,以驗時。《志奇》

文士冠[編輯]

文士冠有文章,好讀書,鑿壁懸梁,無以逾也。嘗有客過,稱雲來頂上謝臨風,懷中出一書投之曰:「習此始可以爲文士之冠矣。」士冠覽而異之,問撰者姓名,不告,苐援筆書於髹几曰:「彼何人?斯三之右,金鉤煌煌,風吹草覆。」《採蘭雜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