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乙集/卷0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目錄 甲乙集 卷一
作者:羅隱
卷二

曲江春感[編輯]

江頭日暖花又開,江東行客心悠哉。
高陽酒徒半凋落,終南山色空崔嵬。
聖代也知無棄物,侯門未必用非才。
一船明月一竿竹,家住五湖歸去來。

皇陂[編輯]

皇陂瀲灧深復深,陂西下馬聊登臨。
垂楊風輕弄翠帶,鯉魚日暖跳黃金。
三月窮途無勝事,十年流水見歸心。
輸他谷口鄭夫子,偷得閒名說至今。

寄鄭補闕[編輯]

夫子門前數仞牆,每經過處憶游梁。
路從青瑣無因見,恩在丹心不可忘。
未必便為讒口隔,只應貪草諫書忙。
別來愁悴知多少,兩度槐花馬上黃。

牡丹花[編輯]

似共東別有因,絳羅高卷不勝春。
若教解語應傾國,任是無情動人。
芍藥與君爲近侍,芙蓉何處避芳塵。
可憐韓令功成後,辜負穠華過此身。

黃河[編輯]

甲乙集/卷01
消歧義頁

這是一個消歧義頁——使用相同或相近標題,而主題不同的條目列表。如果您是通過某個內部鏈接轉到本頁,希望您能協助將該內部鏈接指向正確的主條目。

甲乙集/卷01可以指:

汴河[編輯]

當時天子是閒遊,今日行人特地愁。
柳色縱饒妝故國,水聲何忍到揚州。
乾坤有意終難會,黎庶無情豈自由。
應笑秦皇用心錯,謾驅神鬼海東頭。

西京崇德里居[編輯]

進乏梯媒退又難,強隨豪貴滯長安。
風從昨夜吹銀漢,淚擬何門落玉盤。
拋擲紅塵應有恨,思量仙桂也無端。
錦鱗赬尾平生事,卻被閒人把釣竿。

投所思[編輯]

憔悴長安何所為?旅魂窮命自相疑。
滿川碧嶂無歸日,一榻紅塵有淚時。
雕琢只應勞郢匠,膏肓終恐誤秦醫。
浮生七十今三十,從此悽惶未可知。

經張舍人舊居[編輯]

行塵不是昔時塵,謾向朱門憶侍臣。
一榻已無開眼處,九泉應有愛才人。
文餘吐鳳當年詔,樹想棲鸞舊日春。
從此恩深轉難報,夕陽衰草淚沾巾。

雒城作[編輯]

大鹵旌旗出洛濱,此中煙月已埃塵。
更無樓閣尋行處,只有山川識野人。
早得鑄金誇范蠡,旋聞垂釣哭平津。
舊游難得時難遇,回首空城百草春。

姑蘇城南湖陪曹使君遊[編輯]

水蓼花紅稻穗黃,使君蘭棹泛回塘。
倚風荇藻先開路,迎旆鳧鷗盡著行。
手裡兵符神與術,腰間金印彩為囊。
少年太守勳庸盛,應笑燕台兩鬢霜。

秋日有寄姑蘇曹使君[編輯]

多病無因棹小舟,闔閭城下謁名侯。
水寒不見雙魚信,風便唯聞五誇謳。
早說用兵長暗合,近傳觀稼亦閒遊。
須知謝奕依前醉,間阻清談又一秋。

送章碣赴舉[編輯]

蘋鹿歌中別酒催,粉闈星彩動昭回。
久經罹亂心應破,乍睹昇平眼漸升。
顧我昔年悲玉石,憐君今日蘊風雷。
龍門盛事無因見,費盡黃金老隗台。

寄楊秘書[編輯]

潮水平來見鯉魚,偶因烹處得瓊琚。
披尋藻思千重後,吟想冰光萬里餘。
漳浦病來情轉薄,赤城吟苦意何如?
錦衣公子憐君在,十載兵戈從板輿。

往年進士趙能卿嘗話金庭勝事見示敘[編輯]

會稽詩客趙能卿,往歲相逢話石城。
正恨故人無上壽,喜聞良宰有高情。
山朝佐命層層聳,水接飛流步步情。
兩火一刀罹亂後,會須乘興雪中行。

得宣州竇尚書書因投寄二首[編輯]

[編輯]

雙魚迢遞到江濱,傷感南陵舊主人。
萬里朝台勞寄夢,十年侯國阻趨塵。
尋知亂後嘗辭祿,共喜閒來得養神。
時見齊山敬亭客,不堪戎馬戰徵頻。

[編輯]

曾逐旌旗過板橋,世途多難竟蓬飄。
步兵校尉辭公府,車騎將軍憶本朝。
醉裡舊遊還歷歷,病中衰鬢奈蕭蕭,
遺簪墜履應留念,門客如今只下僚。

[編輯]

細玉羅紋下碧霄,杜門傾巷落偏僥。
巢居只恐高柯折,旅客愁聞去路遙。
撅凍野蔬和粉重,掃庭松葉帶酥燒。
寒窗呵筆尋詩句,一片飛來紙上銷。

暇日有寄舟蘇曲使君兼呈張郎中郡中賓僚[編輯]

嘉植陰陰覆劍池,此中能政動神祇。
湖邊觀稼雨迎馬,城外犒軍風滿旗。
融酒徒誇無算爵,儉蓮還少最高枝。
珊瑚筆架真珠履,曾和陳王幾首詩?

寄右省王諫議[編輯]

耳邊要靜不得靜,心裡欲閒終未閒。
自是宿緣應有累,可能時事更相關。
魚慚張翰辭東府,鶴怨週愚負北山。
看卻金庭芝術老,又驅車入七人班。

焚書坑[編輯]

千載遺蹤一窖塵,路傍耕者亦傷神。
祖龍算事深乖角,將謂詩書活得人。

始皇陵[編輯]

荒堆無草樹無枝,嬾向行人問昔時。
六國英雄漫多事,到頭徐福是男兒。

送沈先輩歸宋上嘉禮[編輯]

青青仙桂觸人香,白薴衫輕稱沈郎。
好繼馬卿歸故里,況聞山簡在襄陽。
杯傾別岸應須醉,花傍徵車漸欲芳。
擬把金錢贈嘉禮,不堪棲屑困名場。

春日葉秀才曲江[編輯]

江花江草暖相隈,也向江邊把酒杯。
春色惱人遮不得,別愁如瘧避還來。
安排賤跡無良策,裨補明時望重才。
一曲吳歌齊拍手,十年塵眼未曾開。

西京道德里[編輯]

秦樹團團夕結陰,此中莊舄動悲吟。
一枝丹桂未入手,萬里滄波長負心。
老去漸知時態薄,愁來惟願酒杯深。
七雄三傑今何在?休為閒人淚滿襟。

憶夏口[編輯]

漢陽渡口蘭為舟,漢陽城下多酒樓。
當年不得盡一醉,別夢有時還重遊。
襟帶可憐吞楚塞,風煙只好狎江鷗。
月明更想曾行處,吹笛橋邊木葉秋。

武牢關[編輯]

楚人曾此限封疆,不見清陰六里長。
一壑暮聲何怨望,數峰秋勢自顛狂。
由來四皓須神伏,大抵秦皇謾氣強。
欲學雞鳴試關吏,太平時節懶思量。

途中獻晉州孟中丞[編輯]

太平天子念蒲東,又委星郎養育功。
昨日隼旗辭闕下,今朝珠履在河中。
樓移庾亮千山月,樹待袁宏一搧風。
不及政成應入拜,晉州何足展清通。

長安秋夜[編輯]

遠聞天子似羲皇,偶舍漁鄉入帝鄉。
五等列侯無故舊,一枝仙桂有風霜。
燈欹短焰燒離鬢,漏轉寒更滴旅腸。
歸計未知身已老,九衢雙闕夜蒼蒼。

春晚寄鍾尚書[編輯]

宰府初開忝末塵,四年談笑隔通津。
官資肯便矜中路,酒盞還應憶故人。
江畔舊遊秦望月,檻前公事鏡湖春。
如今莫問西禪塢,一炷寒香老病身。

秋曉寄友人[編輯]

洞庭霜落水雲秋,又泛輕漣任去留。
世界高談今已得,宦途清貴舊曾遊。
手中彩筆誇題鳳,天上泥封獎狎鷗。
更見南來釣翁說,醉吟還上木蘭舟。

秋日有酬[編輯]

舊業傳家有寶刀,近聞餘力更揮毫。
腰間印佩黃金貴,卷裡詩裁白雪高。
宴罷嘉賓吟鳳藻,獵歸諸將問龍韜。
分茅裂土才三十,猶擬回頭奪錦袍。

所思[編輯]

梁王免苑荊榛裡,煬帝雞台夢想中。
只覺惘然悲謝傅,未知何以報文翁。
生靈不幸台星拆,造化無情世界空。
劃盡寒灰始堪嘆,滿庭霜葉一窗風。

送魏校書兼呈曹使君[編輯]

亂離無計駐生涯,又事東遊惜歲華。
村店酒旗沽竹葉,野橋梅雨泊蘆花。
讎書發跡官雖屈,負米安親路不賒。
應見使君論世舊,掃門重得向曹家。

四皓廟[編輯]

漢惠秦皇事已聞,廟前高木眼前雲。
楚王謾費閒心力,六里青山盡屬君。

浮雲[編輯]

溶溶曳曳自舒張,不向蒼梧即帝鄉。
莫道無心便無事,也曾愁殺楚襄王。

早發[編輯]

北去南來無定居,此生生計竟何如?
酷憐一覺平明睡,長被雞聲惡破除。

[編輯]

瀋水良樹食柏珍,博山爐暖玉樓春。
憐君亦是無端物,貪作馨香忘卻身。

鄴城[編輯]

臺下年年掩翠蛾,臺前高樹夾漳河。
英雄亦到分香處,能共常人較幾多。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遠遠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