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安志 (四庫全書本)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長安志 巻一

  欽定四庫全書    史部十一
  長安志       地理𩔖七古蹟之屬提要
  等謹按長安志二十巻宋宋敏求撰敏求有唐大詔令己著錄是編皆考訂長安古蹟以唐韋述西京記疎畧不備因更博採羣籍叅校成書凡城郭官府山川道里津梁郵驛以至風俗物產宮室寺院纎悉畢具其坊市曲折及唐盛時士夫夫第宅所在皆一一能舉其處粲然如指諸掌司馬光嘗以為考之韋記其詳不啻十倍今韋氏之書久已亡佚而此志精博宏贍舊都遺事藉以獲傳實非他地誌所能及程大昌雍錄稱其引𩔖相従最為明晰然細細校之亦不免時有駁複如曲臺既入未央而又入之三雍是分一為二矣長門宮在都城之外長門亭畔而列諸長信宮內則失其位置矣況宮殿園囿又多空存其名不著事蹟則無可尋繹矣云云其説雖不為無見實則凌雲之才不可以寸朽為病也敏求尚有河南志與此凡例稍異而並稱贍博今已不存又楊慎丹鉛錄謂杜常華清宮詩見長安志詩中曉風乃作曉星檢今本實無此詩蓋慎喜偽托古書不足為據非此志有所殘缺惟晁公武讀書志載有趙彥若序今本無之則當屬傳寫佚脫耳乾隆四十六年六月㳟校上
  總纂官紀昀陸錫熊孫士毅
  總 校 官  陸 費 墀




  長安志原序
  雍之為都渉三代歴漢唐之全盛世統屢更累起相襲神靈所儲事變叢聚宜其較然有明冊大典暴天下耳目而圖牒殘脫宿老無傳求諸故志唯韋氏所記為一時全書遺文古事悉散入他說班班梗槩不可復完非好學深思博物善作孰能盡收其軼而追成之長安志者今史官諫議大夫龍圖閤學士常山公所定著也公以文章世家為朝廷名臣器業之餘紀述自命蓋考論都邑網羅舊聞詞人所銳精而載筆之先務也近代建國率繇西遷崤函之區陶冶渭洛實上游要會最重之地而陊毀零落寖就堙沒將無以自振校之本末先後二京巳録固不得獨闕於此前在河南旁接三輔嘗有意於搜采矣然猶未遑暇又踰二紀乃創屬體緒纘次其言窮傳記諸子鈔𩔖之語絶編斷簡靡不總萃𭬚括而究極之上下浹通為二十巻用備舊都古今之制俾其風壤光塵有以奮於永久故夫府縣有政官尹有職河渠關塞有利病皆干於治而施於用取諸地記集而讀之而後見其法敘列往躅逺者謹嚴而簡近者周宻而詳各有所因布規模猶親處其世畫里陌同經行之熟而後見其功自本而推始終大畧其所昭發又不特如是而已竊嘗望丹鳯門故址勢侔碣石疑非人力所為自想當時真偉觀也及驗未央建章殿堂宮闕之峻則其繁夥宏廓氣象飛動過大明逺甚以漢室之隆兼制夷夏非壯麗無以重威亦可信也復上觀於周唯有鎬京靈臺辟雍明堂豐宮詩所謂經始勿亟庶民子來又稱自西自東自南自北無思不服昔之與衆同樂遂物之性所以致之之效乃能至於此乎察其故專尚簡易儉約曾不言形勝強富益知仁義之尊道德之貴彼阻固雄豪皆有不足漢唐之跡更為可羞於乎盛夫若然得以貢於明朝監千載餘敝修豐鎬故事以澤吾人豈曰小補哉熙寧九年二月五日大常博士充集賢校理崇文院檢討原闕四字同知 丞事趙彥若撰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並且於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