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俗通義/1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山澤[編輯]

《孝經》曰:「聖不獨立,王不獨治。神不過天地,同靈造虛,由立五嶽,設三台。」傳曰:「五嶽視三公,四瀆視諸侯,其餘或伯或子男,大小為差。」《尚書》:「咸秩無文。」王者報功以次秩之,無有文也。《易》稱:「山澤通氣。」《禮》:「名山大澤不以封諸侯。」故積其類曰山澤也

五嶽[編輯]

東方泰山。《詩》云:「泰山岩岩,魯邦所瞻。」泰山,山之尊者。一曰岱宗。岱者,始也;宗者,長也。萬物之始,陰陽交代,雲觸石而出,膚寸而合,不崇朝而遍雨天下,其惟泰山乎。故為五嶽之長。王者受命易姓,改制應天,功成封禪,以告天地。孔子曰:「封泰山,禪梁父,可得而數七十有二。」岱宗廟在博縣西北三十裡,山虞長守之。十月曰合凍,臘月曰涸凍,正月曰解凍,皆太守自侍祠,若有穢疾,代行事法,七十萬五千,三牲燔柴上,福脯三十朐,縣次傳送京師。四岳皆同王禮。南方衡山,一名霍山。霍者,萬物盛長,垂枝布葉,霍然而大。廟在廬江灊縣。西方華山。華者,變也,萬物滋熟,變華於西方也。廟在弘農華陰縣。北方恆山。恆者,常也,萬物伏藏於北方有常也。廟在中山上曲陽縣。中央曰嵩高。嵩者,高也。詩云:「嵩高惟嶽,峻極於天。」廟在潁川陽城縣。

謹按《尚書》:「歲二月,東巡狩,至於岱宗,柴。」岱宗,泰山也。「望秩於山川,遂見東後。」東後,諸侯也。「合時月正日,同律度量衡,修五禮,五玉,三帛,二牲、一死贄。」「五月南巡狩,至於南嶽。」南嶽,衡山也。「八月西巡狩,至於西嶽。」西嶽,華山也。「十二月北巡狩,至於北嶽。」北嶽,恆山也。皆如岱宗之禮。中,嵩高也,王者所居,故不巡焉。巡者,循也;狩者,守也。道德太平,恐遠近不同化,幽隱有不得所者,故自親行之也。所以五載一出者,蓋五歲再閏,天道大備。嶽者,捔功考德,黜涉幽明也。

四瀆[編輯]

河出敦煌塞外崑崙山,發源注海。《易》:「河出圖,聖人則之。」《禹貢》:「九河既道。」《詩》曰:「河水洋洋。」廟在河南滎陽縣,河堤謁者掌四瀆,禮祠與五獄同。江出蜀郡,湔氏徼外崏山,入海。《詩》云:「江、漢陶陶。」《禹貢》:「江、漢朝宗於海。」廟在廣陵江都縣。淮出南陽平氏桐柏大複山,東南入海。《禹貢》:「海岱及淮,淮、沂其乂。」詩云:「淮水湯湯。」廟在平氏縣。濟出常山房子贊皇山,東入沮。《禹貢》:「浮於汶,達於濟。」廟在東郡臨邑縣。

謹按《尚書大傳》、《禮三正記》,江、河、淮、濟為四瀆。瀆者,通也,所以通中國垢濁,民陵居,殖五穀也。江者,貢也,所出珍物可貢獻也。河者,播也,播為九流,出《龍圖》也。淮者,均,均其務也。濟者,齊,齊其度量也。

[編輯]

謹按《詩》云:「殷商之旅,其會如林。」傳曰:「山林之士,往而不能反。」《禮記》:「將至泰山,必先有事於配林。」林,樹木之所聚生也。今配林在泰山西南五六裡,予前臨郡,因侍祀之行,故往觀之。樹木蓋不足言,猶七八百載間有衰索乎!

[編輯]

謹按《尚書》:堯禪舜,「納於大麓。」麓,林屬於山者也。《春秋》:「沙麓崩。」傳曰:「麓者,山足也」《詩》云:「瞻彼早麓。」《易》稱:「即鹿無虞,以從禽也。」

[編輯]

謹按《爾雅》:「丘之絕高大者為京。」謂非人力所能成,乃天地性自然也。《春秋左氏傳》:「莫之與京。」《國語》:「趙文子與叔向游於九京。」今京兆、京師,其義取於此。

[編輯]

謹按《詩》雲:「如山如陵。」《易》曰:「伏戎於莽,升其高陵。」又:「天險不可升,地險山川丘陵。」《春秋左氏傳》曰:「殽有二陵,其南陵,夏後皋之墓也;其北陵,文王之所避風雨也。」

殽在弘農澠池縣。其語曰:「東殽、西殽,澠池所高。」《國語》:「周單子會晉厲公於加陵。」《爾雅》曰:「陵莫大於加陵。」言其獨高厲也。陵有天性自然者,今王公墳壟各稱陵也。

[編輯]

謹按《尚書》:「民乃降丘度土。」堯遭洪水,萬民皆山棲巢居,以避其害。禹決江疏河,民乃下丘營度爽塏之堤,而邑落之。故「丘」之字,二人立一上。一者,地也。四方高,中央下,像形也。《詩》雲:「至於頓丘,宛丘之下。」《論語》:「他人之賢,丘陵也。」《爾雅》曰:「天下有名丘五,其三在河南,二在河北。」

[編輯]

謹按《尚書》:「舜生姚墟。」傳曰:「郭氏之墟。」墟者,虛也。郭氏,古之諸侯,善善不能用,惡惡不能去。故善人怨焉,惡人存焉,是以敗為丘墟也。今故廬居處高下者亦名為墟。姚墟在濟陰城陽縣,帝顓頊之墟。閼伯之墟是也。

[編輯]

謹按《詩》云:「如山如阜。」《春秋左氏傳》:魯公伯禽宅曲阜之地。阜者,茂也,言平地隆踴不屬於山陵也。今曲阜在魯城中,委曲長七八裡。雒北芒阪即為阜也。

[編輯]

謹按《春秋左氏傳》:「部塿無松柏。」言其卑小。部者,阜之類也。今齊、魯之間田中少高卬名之為部矣。

[編輯]

謹按《爾雅》:「藪者,澤也。藪之為言厚也,草木魚鱉所以厚養人君與百姓也。魯有泰野,晉有泰陸,秦有陽紆,宋有盂諸,楚有雲夢,吳有具區,齊有海隅,燕有昭余祁,鄭有圃田,周有焦濩。」今漢有九州之藪,楊州曰具區,在吳縣之西;荊州曰雲夢,在華容縣南,今有雲夢長掌之;豫州曰圃田,在中牟縣西;青州曰孟諸,不知在何處;兗州曰大野,在矩鹿縣北;雍州曰弦蒲,在汧縣北蒲穀亭;幽州曰奚養,在虒縣東;冀州曰泰陸,在鉅鹿縣西北;并州曰昭餘祈,在鄔縣北;其一藪推求未得其處。《尚書》:紂為逋逃淵藪。《春秋左氏傳》曰:「山藪藏疾。」又曰:藪之薪蒸。虞侯守之」是也。

謹按《尚書》:「雷夏既澤」。《詩》云:「彼澤之陂。有蒲與荷。」傳曰:「水草交厝名之為澤。澤者,言其潤澤萬物,以阜民用也。」《春秋左氏傳》曰:「澤之莞蒲,舟鮫守之。」《韓詩內傳》:「筍舜漁雷澤。」雷澤在濟陰城陽縣。

謹按《傳》曰:「沆者,莽也,言其平望莽莽無涯際也。沆澤之無水,斥鹵之類也,今俗語亦曰沆澤。

[編輯]

謹按《尚書》,《春秋公羊傳》:「齊景公循海而東,師大陷沛澤之中。」《左氏傳》:「齊景田於沛,招虞人以弓。」傳曰:「送逸禽之超大沛。」沛者,草木之蔽茂,禽獸之所蔽匿也。

謹按《春秋國語》:「伍子胥諫吳王:『與我爭五湖之利,非越乎?』」及越滅吳,范蠡乘扁舟於五湖。湖者,都也,言流瀆四面所隈都也,川澤所仰以溉灌也。今廬江臨湖、丹陽蕪湖縣是也。

[編輯]

謹按《傳》曰:「陂者,繁也,言因下鐘水以繁利萬物也。」今陂皆以溉灌,今汝南富陂縣是也。

[編輯]

謹按傳曰:「渠者,水所居也。」秦時韓人鄭國穿渠,孝武帝時,趙中大夫白公復穿渠。故其語曰:「田於何所?池陽、穀口。鄭國在前,白渠起後。舉鍤為雲,決渠為雨。涇水一石,其泥數鬥。且溉且糞,長我稷黍。衣食京師,數百萬口。」又鄭當時穿渠以利漕道,若此非一,官民俱賴其饒焉。

[編輯]

謹按《周禮》:「溝者,溝也,廣四尺,深四尺。」漠書高祖與項羽要割鴻溝以東為楚是也。鴻溝在滎陽縣。


[編輯]

謹按《周禮》:「十裡為成,成間廣八尺,深八尺,故謂之洫。」《論語》曰:「禹盡力乎溝洫。」